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援疆日记

2016-09-26 11:07:30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715

援疆日记

 闵师林

【编者按】20102013年,本文作者闵师林从繁华的国际大都市奔赴新疆边陲,担任上海支援新疆指挥部副总指挥。在这约3年半的援疆日子里,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作者以一位作家的情怀,真实地记录下了在那里的生活、工作、见闻和感受,生动地反映了祖国各地包括上海与新疆各民族间的兄弟情谊。这些饱含豪情、热血且富有生活情趣的优美文字,后来被集结成一部40余万字的日记体纪实文学作品——《援疆日记》,并公开出版发行。本刊特选载其中的部分日记,以飨读者。

201091 周三 喀什

到新疆,也就是到喀什,已过一周了。

这还是我今生第一次踏上这片广阔而神秘的土地。

这一次援疆三年,正值壮年。遥想班超当年,告别家人,投笔从戎,亲率三十六位英雄,直驱西域。千秋业绩,青史留名。吾辈既有出征疆场的自豪,比较先人,也就气短许多,不值一提了。但这三年,毕竟是大好年华和时机,扬鞭催马,志不可怠。热血男儿,岂可偷闲。相信自己这三年,来前雷厉风行,去后无怨无悔。  

822日鸡未鸣即起,抵喀时,已临近上海的傍晚时分了。喀什地委、行署的欢迎仪式在喀什噶尔宾馆友谊厅举行。地区歌舞团表演了充满民族特色的精彩节目。当一位清瘦的塔吉克族男子深情演唱著名的歌曲《怀念战友》时,我凝神倾听这熟悉的旋律和歌词,激情难抑,竟禁不住淌下了两行热泪。我也是一位冰山上的来客。我感觉,这片土地我似乎来过,也许是前世,也许是梦中。

之后,随市领导赴上海受援的四县,一程一程将上海援疆干部送到目的地。县委、县政府的欢迎仪式简朴而热烈,每一次,我都感到一种振奋的动力,一种责任的份量。

从和田到阿拉尔,首次穿行塔克拉玛干大沙漠。无限雄浑广阔的沙漠,充满生命意象的胡杨,蜿蜒伸展平坦的公路,愈显神秘深邃的天空,还有一路的沉思和冥想,都使自己的身心飘荡在一种久违的感动之中。

以前离开上海,从未超过一个月。在都市里生长和飞翔,那天地精致而显窄狭。而今,荒漠戈壁,绿洲山脉,茫茫无际,那飞翔的轨迹和感觉,将会是怎样的神奇?

到喀什地委大院指挥部自己的宿舍,已是一周之后。我的两个托运的箱包,还未打开。但新的富有挑战的生活,已时不我待。

想起王蒙《青春万岁》里的那首诗:“所有的日子,所有的日子都来吧!我要用青春的缨络,编织你们……”

所有的日子都来吧,那每一天都会给新疆这片土地带来新的神奇。

 

915  周三  喀什  莎车

位于莎车阿扎提巴格乡,有一个大约400亩的巴丹姆果园。据说是一个美籍华人投资的。汉族司机,一个小伙子,把美籍华人误说成了“美人华籍”,让人事后回味,忍俊不禁。一位清瘦、黧黑的男子看见我们在园里逗留,老远走了过来。听说我们来自上海,来观赏果园,他挺热情,引领我们到一棵果实累累的树下,让我们尽情地享用。扁扁的,桃似的外皮,不知道的错以为是桃子呢。它倒真有一个学名,叫扁桃。这名字名副其实。外皮很容易撕开,内壳要找到口子,是一个几厘米长的缝隙,再顺势剥开,也不用多大的劲。里面的肉,杏仁一样,薄薄的绿衣里面,裹着的是洁白的一片。闻闻,馨香扑鼻,如上海崇明岛上的甜芦粟的味儿。嚼在嘴里,淡然中有一丝清甜、香脆。

看管果园的程师傅是河南周口人,到这儿来侍候巴丹姆,也有十年了。他一天四次给巴丹姆浇水,还经常施肥(氮肥),巴丹姆还是很耐旱的一个树种。这400亩果林,大约一亩有36棵树,整个就超过了上万棵。一棵树每年能收获67万斤。他说这巴丹姆营养丰富,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上。

身边同伴笑说,是“壮阳”的,程师傅笑着,默然。

在莎车有一个与巴丹姆有关的笑话。一个七十岁的老人又娶了第五任妻子,妻子30来岁。婚后不久,新婚妻就找乡长投诉了,说这老头简直是疯狂,每天要与她行房事,一晚三次,把她给吓住了。据说前四位就是受不了,而落荒而逃的。乡长把老头找了去。老头老实相告,自己每天吃一个核桃,还有五粒巴丹姆。

说到这,有人又提起当地的一个笑话。说有一个干部老下乡,妻子不满意了,疑是上级领导欺负自己老公,就不让老公下乡了。后来,老公被派到莎车出差,在十二木卡姆餐厅,吃了鸽子汤,走时还带了鸽肉回家。因夜色很晚,妻子早把门闩紧了,叫了好多声,还加了一句:“带了好吃的。”妻子才开了门。两人大嚼美味,后来又干了好事,这一晚,妻子特满意。没几天,老公又要出差了,老婆双目圆瞪:“去哪儿!”老公忙回道:“是莎车呀!”妻子立即转怒为喜:“是莎车呀,那快去快回!”烤鸽子是莎车的一个名吃。

去阿扎提巴格乡察看一个富民安居村。因为洪水,这个村很多民宅被侵蚀了,县里在一片戈壁高地,规划了400亩地,新建了一个居民安居点。每户居民至少有80平方米的住宅面积,另有养殖区和种植区。新建住宅均是一层楼,用的是塑钢门窗,中空玻璃,倒是蛮先进了。

到这个村去的路,好几段都是土路,尘灰飞扬。一路上,我们车队人为制造了阵阵沙尘,看见行路的当地人,停步让车驶过,被风尘包裹得密密匝匝,却并不在意,我的心里不是滋味。

司机小李说,南疆有句话,每天要吃二两土,白天不够,晚上补。说得挺形象,不禁会心一笑。

我的嗓子咳个不停,痒痒的,也如同受了刺激,怕是这漫天的沙尘惹的祸吧。

2011221 周一 上海   喀什  

春节假期很快结束了。

今天集体返喀。南航上午925分的飞机。

飞抵乌鲁木齐机场。俯瞰舷窗外,雪白一片,漫天遍野。也许是阵雪,也许是灰蒙蒙的乌云,地上看上去不那么洁白,有些灰暗。到了喀什则是另一番景象。大片的土色,只有村落显得绿幽幽的。是叶尔羌河吧,细长条,蜿蜒曲折,像一条宽窄不一、自然飘逸的公路线,闪着些微银光。飞机接近地面了,才看清是河面结了冰。除此之外,地面呈现的是一片土黄,依稀看见了稀疏的行道树,无枝无叶,单薄地站立着。飞机下降了,沙漠般的土地扑面而来。

喀什有9℃,暖和。滑雪衫真是多余了。阳光很好,空气也新鲜。今天真是难得的好天气。

我带来的一罐红烧肉,让大家直叫好。可惜,三、四十个人无法人人都品尝到了。

晚餐,煮热的黄酒,大伙儿兴致高涨。

我致的词是:我们很高兴,我们又从万里之遥返回到了喀什。我还要欢迎第一次来喀什的上海兄弟(指的是市委宣传部来挂职的两位同志)。2011年属于你们,为大家团团圆圆、愉愉快快,干杯!

晚饭后到科技宾馆察看了一下,与地委王纯幸秘书长电话联系了。希望将宾馆包租下来,不要经营了。就29间房,市建委来了十位干部,还有一些短期工作的,加上山东新增的一拨人,完全可以包租下来。虽然极简陋,但集中居住,又挨着地委大院,可以安全一些。纯幸秘书长雷厉风行,很快又来电话,说已安排负责此项工作的同志,明上午即与我们具体商议。

喀什的今天,还是有春节的余兴。也许是我们心里的感觉。

今天即兴记述了一段感受:初涉戈壁荒漠,就有一种直觉,胡杨是雄性强悍的象征,红柳则是女性柔媚和坚韧的绽放。她是耐得住寂寞的,也极具绚烂之美。她是卧着的森林,睡着的冰,其绝大部分潜藏蜿蜒在地底下,与泥土交融,神秘、幽深、执着,摄人心魂。红柳的根须有多大,天地就有多大。我赞美胡杨,更赞美红柳。

226  周六  喀什

半夜里又停电了。老是停电,大约是城市发展期的一个标志了。幸亏床边备了手电筒。一大早起床,屋里仍漆黑一片。窗外蒙蒙亮。九时许,喀什的早晨来得晚。继续停电。热水器也自行关闭了,不见显示小灯闪烁。到食堂,有5分钟的路。雪飘飘洒洒依然在下。地面全是洁白的雪,地委大院的树缀上了洁白果实一般。楼前屋后也是大堆的雪。女服务员穿着蓝衣黑裤,在埋头清除我们到办公室小径上的积雪。地上溜滑。

食堂里黑乎乎的。工程组的同志们先用餐了。烛光摇曳,人影憧憧,倒是另有一番景象。这也是十分难得的烛光早餐了。后来只听服务员惊喜地一叫,灯亮了。这次是整个地委大院停电,科技宾馆在外,还有电。

下了一整天的雪,雪缠绕在发上肩上衣服上,欢快地旋舞着,让人无法气恼。我想,昨天地委史大刚书记说,乌鲁木齐下大雪,下一点到喀什就好了。果然,雨和雪都来。这是一场瑞雪,对庄稼地也十分有益。

见了史大刚书记,说了这,说是他把雪唤来的。他快人快语,笑着说了几句话,仔细听了,才明白,确实是他唤来的。还是他昨天下令打的降雪弹,人工降雪,由此引来喀什开春以来的第一场雪。

连老喀什人也说此雪很罕见。

喀什的街头雪景甚美。这也是我们进喀第一次亲眼所见。

下午450分,一辆从援都江堰指挥部转来的双龙车和两辆面包车,二十余人的队伍向叶城进发了。我陪同上海市规划专家们下县调研。陈总特意来送行。雪花飘落,似乎也在为我们壮行。

这一路确实比较辛苦,雪天路滑,连续作战几天,人已疲惫。315国道改建段还未交付使用,路上的颠簸,让瞌睡虫都吓得无影无踪了。

到了英吉沙,还都满目是雪。沙枣树和红柳衬染上雪花之后,显得晶莹剔透,童话一般充满梦幻。在道路两旁展现,奇美壮观。到了莎车,地面的两侧有点湿润,积雪不见了。待到叶城,又是遍地皆雪。叶城县委书记李国平说,本来局部有雪,人工降雪之后,面积就广阔了。这场雪对农作物来说,确实太好了。

晚上八点二十分到县城,小车走得还比较顺利。晚九点开饭。怕吃得太饱,脑子供氧不足,只吃了半碗米饭,几口面汤(是不错的上树鸡与面皮汤)。车上吃过一只原上海市规划局夏丽卿老局长带着的苹果,在宾馆洗过,用餐巾纸包着,相当细心。夏局长已70岁了,如此奔波辛劳,很不容易。

10点多钟,召集开了两个小会。一个是维吾尔医院的配套建设推进会。县发改委、建设局、维吾尔医院等单位的负责同志都参加了,指挥部工程组、社会组、分指挥部等均参加。市建科院汇报清晰,我请大家发言,最后的要求也十分明确,有问必答,有难必解,明确责任,明确要求,五点意见单刀直入,掷地有声。大家的士气似乎因会议气氛的感染,也高涨许多。我提出项目要确保昆仑奖,争取天山奖。4月上旬必须正式开工。

后又召集工程组会议,对分工作了安排。分工是初步的,还可能会调整。分工不分家。要求团队具有合作意识,要主动积极开展工作,还明确交钥匙工程为重中之重,同时对富民安居、牧民定居、新城建设和交支票项目涉及建设内容,要全面关心,全力推进。晚1140分会议结束。有的小伙子已明显人困马乏了。

与上海《解放日报》记者在招待所周围快走了约40分钟。街上行人稀落,夜晚的霓虹灯倒比以往璀璨了许多。雪花时而飘落下来,拂过脸面,柔软而略有一丝清凉。

县委招待所进门处的几棵松树灯光装饰得很耀眼。两棵是流星雨,有一种滑落的美感,银光闪闪。还有三棵较矮的小树木,依次排列着,灯饰也各具特色。一棵是紫色的,色如罗兰。一棵是玫瑰红,还有一棵是菊花黄,把招待所点缀得寂静中有一份绚丽,倒真有小城美人的风姿了。

31 周二 莎车 巴楚  

这两天喀什渐渐下沙土了,今天天地一片灰蒙蒙的,沙尘飘浮,阳光显得软弱无力。车上的积土浓密厚实,足见土下的力度。这样的天将持续伴随我们数十天,度过本来阳光明媚、空气清新和暖融融的春天。几位援友已明显感觉鼻孔里进沙了,呼吸不适了。我不知是因为夜晚在寒冷的街头快走受了点凉,还是下土的关系,鼻子又嗞嗞的不顺畅了。

这几天,温度也下降了。早上才发现陈总凌晨1时发来的短信。

贾副县长陪同,在莎车县委招待所吃了早餐,便向巴楚出发了。

色力布亚镇号称南疆第一镇。当地人对外介绍,据说都是直截了当地说,中国色力布亚镇。每逢周四,周边地区的人员都到这里的巴扎或卖或买,商贾云集,人流荟合,最多时有1万多人。而这里的城镇人口仅4.8万人。参与贩毒的色力布亚人也不少,某一次10多名孕妇参与贩毒被抓,仅色力布亚的就有10名之多。现在管理严格了,情况大为好转。镇党委崔副书记与安副书记、穆副书记接待我们。请他们介绍了色力布亚镇的现状、同济规划院的色力布亚镇的进展情况。从原6.4平方公里扩大到10平方公里,色力布亚镇建设突出商贸,应该是有特色的。规划还需优化。以后还得研究。一个规划做好,先抓几个项目,巴扎及交易大厅等先突显起来,之后每年推出一些项目,新市镇会逐步建成。

由上海代建的S215省道,离色力布亚镇中心约78公里,这段位于戈壁滩上。场地多半尚可,只是施工人员得每天上下班接送了,集中居住在镇里比较安全。我如此想。另外,看来要将联合党建(施工方与当地乡镇)模式在沿线和交钥匙项目中推行。此事得好好设计一下。

昨天上午陈总短信告知,他往和田方向赶去时,雪天路滑,他车子刹了车,但打了一个S型,才总算停住。与迎面而来的重型卡车,只差1秒就会相撞,实在危险。他叮嘱我们注意安全。幸好今天巴楚无雪,路上疾驰,从莎车到巴楚相距207公里,仅用了不到三个半小时。

到巴楚,立即察看了几个项目的选址,之后在县委会议室召开会议研究,县委龚书记参加了。劳动力培训中心项目由上海建科院代建。其建管公司成副总提出5月底开工太紧,很多事尚未落实。龚书记认为应在四月份开工。我听了情况,定的是确保58日,争取428日。对项目的工期安排、基本要求、功能定位、责任分解、具体事项都做了明确。龚书记则要求县里各部门将此项目作为自己的建设项目,更多给予支持,说得比较到位。

住巴楚县委招待所,打开淋浴器的水龙头,流出的竟是锈红的泥浆水,四五分钟后还未能将息。洗脸盆的自来水也是一样的品质,但稍过一会儿就变成清澈的水了。

晚上上网一小时之后,在门口的乒乓桌旁打了半个多小时。比前天打得顺些,不过灯光太暗淡了,老是抓不着球,眼睛特别吃力。出了一身汗,又在走廊正走倒走,应该也消耗了不止200千卡路里了。再开水龙头,水是清澈许多,却许久不见一点热度,用冷水稍稍洗抹了一下。

今天在微博上即兴写道:一路戈壁,积雪先是若有若无。只是点缀,后来愈加浓密。原先还见几篷虬劲的从雪被中挣脱的红柳,现在则是白茫茫一片。唯积雪主宰了。远处的山峦在雾霭中朦朦胧胧,因为雪的披挂,有遮有露,倒像卧着的巨大的斑马,凝然不动。有几棵榆树树杈苍然,又一溜沙枣树,雪团锦簇,像许多大小猴子顽皮地栖息着,千姿百态,煞是好看。

327 周日 喀什 莎车 叶城

早上在饭桌上,关照综合组催促安排一下,把请款手续3月底都办齐了。这样,财政预拨的资金一到账,4月上旬就可拨下去。陈总也来了,谈及分指挥部办公楼的费用及安排,嘱红军与管平同志进一步落实好。

出发到叶城。先到莎车。一路上迷蒙的浮尘,又遮住了艳丽的阳光。在车上构思了几首诗,在汽车的摇晃中,几首自感不赖的小诗诞生了。有一首下午上了微博。挺不错,枯燥的旅程,单调的戈壁在我的眼里变得美丽。不这样作为,漫长而又颠簸的路程是十分乏味的。人得学会找到快乐的兴奋点。

约两个半小时到了莎车县委招待所。石峰、震文等一拨人正等候着。县委何书记也在,热情握手,几乎拥抱。原来史大刚书记带队来考察,县四套班子要换届了。中午吃了饭,稍作休息,即在招待所召集会议,先商议莎车办公楼的建设。很遗憾,莎车分指挥部的同志们主要还是缺乏经验,推进比较缓慢,供热、设计、食堂等设备,还都没有考虑。巴莎指挥部提出了相关建议,包括搭建临时设施的方案。我原则首肯了,但对他们倾向的以两层临设作为中间割离的方案予以否决。我的理由:一是从安全角度来讲,多设置了门,反而不够安全;二是中间一阻隔,平面破坏了。我还笑说,这把风水都挡住了。他们同意按第一方案,即布置在两侧,开一门,中间可用灌木材等绿化稍作分割,显得相对独立一些。我要求一周内由设计单位将供暖等设计好,食堂可找上海餐饮公司来帮助设计,甚至于承包服务。石峰同志即在我会后安排专题会议研究落实。

之后又将新城规划、牧民定居等方案一议,主要为后天返莎具体研究做好准备。

下午6点出发到叶城。与分指挥长剑秋先一聊,明确控制造价,适当减少不必要的设备,中央空调还应该做些调整。后在招待所二楼会议室召集代建、设计单位听取情况,进一步明确要求。各位还是很努力的,施工许可证已拿到,地区和县也给予了很大支持。我表示了感谢,并在招待所食堂宴请各参建单位及参加明天开工活动的有关人员。

最近一次见烤全羊,是在喀什交警支队那次。端上桌的全羊披着红绸,嘴里含了一把芹菜。为此曾请教司机老瞿。老瞿是个有心人,还专门咨询别人,随后告诉了我。烤全羊,是给尊贵客人的礼物,披红戴绿则象征吉祥,为客人们祈求平安顺利,荣华富贵。这个意思还是准确的。

这首穿越戈壁时即兴创作的小诗,尚令自己满意:

戈壁是一只手掌/天空是另一只手掌/手指轻触/围合一个世界空空荡荡/一个浸淫泥巴/另一个也沾满了尘沙/我在戈壁上像一滴水/沿着纹路缓缓流淌/阳光眼神迷蒙/浮尘俯身过来探望/这顽童的手掌/玩着泥土的芬芳/也惹我一身童年的想象/当暮色渐起/上面的手掌正徐徐沉降/我鸟一般地逃离了/我听见妈妈唤我回家

612  周日  喀什  泽普

六月,戈壁滩又有了新的生机。路旁的红柳竞相开花了。红柳开的花是一串串柳絮,一棵树上渐次绽放,粉红色的,色泽并逐渐变深。满目红柳,一眼望去,煞是好看,是别具一格的美丽。下了车端详片刻,嘱咐助理拍了些照。上网一查,得知这红柳种植三年就开花了,一年两次。戈壁因她而生动。

315新建的公路还未投入使用,为防止车辆上路,施工单位用土堆设了一道道关卡,公路边上堆了好大一溜,真的水泄不通了。车辆绕了半天,找不着薄弱的可以突破之处。我吩咐司机还是走老路吧。时间耽搁了。才走不久,见一辆小货车又上了一道路埂,停车远望。它顺捷地开了好大一段路,但快到新路时,车停住了。又往一边看了一段。又停车了。之后,开始沿来路后撤。我们笑了,这像是在为我们探路呀,失败了,快收了这番企图,走老路吧。

下午到泽普实训基地。代建、设计、施工(监理包括投资监理),人员都在。听了情况,主要的问题还是没解决。二期本可以明确了。

这个项目准备明年投入使用,二期部分必须跟上,八月前动工。另外概算报告也须近日出来并加调整,否则项目超支就成必然。

玉买尔江县长在金胡杨公园的连廊请我们用餐。摄影家尔东强和上海工程技术管理学校袁副校长等一行一同参加。金胡杨的湖泊在夕阳下很是美丽,柳树成行。柳树外可见高高的青杨树。湖面水波不兴,映出的柳树倒影似真似幻。尔东强技痒,钻进树林里拍了好一阵照片。

后步行公园一段路,玉买尔江县长顺便带我们到了杏树集中处,他一摇树,核桃大小的杏果纷纷坠落。又攀上树,脚一蹬树干,又落下不少。

我也试着爬上树,蹬了一下腿,腿劲不够,只掉下三只,真不好意思。

杏子如杏雨一般撒落,人在其间,即予俯拾,用嘴轻轻一吹,或者用手一捋,就放嘴里了。酸甜适宜,清香满口,挺有野趣。

当晚,在旷野一般的公园银杏旁一侧,点起了篝火。公园的员工,不少维吾尔族女孩也来了,翩翩起舞,玉买尔江县长带头,也很有号召力,气氛很快推上高潮。我好久没上场了,扭了两下,一维吾尔族女孩对我说,你这是现代舞,不是维吾尔舞。不小心,踩着节拍,就跳出了迪斯科了。

一位老汉弹起了热瓦普。唱得投入、动人。

尔东强俯地拍篝火,是趴在地上,好久。地区人大党组书记高建军与陈旭光书记也赶来了,原来他闻知尔东强到了,也迅速放下碗筷赶来了。他很佩服尔,过来一聊,还跟着他一起摄影。让人鼓捣篝火,让火势腾起,火星四溅。尔东强的镜头里显现出一片烟火腾飞的壮观场面。

今天本不见月。云雾遮天。但渐渐的,星星在苍穹显露出来了,愈来愈清晰。我笑说:“老天开眼了。”

这场篝火晚会气氛甚烈。

今晚住的是正在试营业的金胡杨酒店。没热水,用冷水稍冲洗一下。泽普金胡杨公园是个好去处,只是有些设施还得完善。

615 周六 喀什

这两天身子不太舒服,像是肠胃炎,有点低热。喝的多是稀粥,就吃了点菜蔬。今天稍好点,就利用这两天地区无安排,下县查看项目和调研。

先去莎车,到图文中心查看。图文中心正在申报鲁班奖,上海建工集团安排的150多名工人在现场整改作业,对局部细节精雕细刻,尽量不留遗憾。看得出,整改的部位确实精细多了。倒真体现了上海水平。还有一批当地职工正在装修市民中心,也处于收尾阶段了。我叮嘱再三,要确保质量。一定要与我随行的《东方早报》记者小顾后来说:“你在现场前后共提到八次‘质量’这两个字。”是呀,对一个建筑项目来说,质量万不可疏忽的。这是百年大计呀。何况这么一项援疆的标志性建筑。

在喀群渠首,我又在水闸上稍作伫立。从喀喇昆仑山冰川融化汇成的叶尔羌河,在这里喧虺奔突,因水闸断流分渠,分成三股河流,各自向泽普、莎车和巴楚等中下游奔去。它在滋润着这一流域的万千生命。它让我想起了数千公里之外的都江堰。

喀群乡我来过几次,这次来前,原地委委员、莎车县委书记、现任地区人大副主任的王铁民向我推荐,说那里值得一去,有与其他麦西来甫不同、自有特点的舞曲,八分之一拍的,叫赛乃姆,属于国家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

很向往,但也很遗憾,还未在村庄真切领略过。车过村庄,灰土色的农舍外,正显出夏日下午的宁静。幸好莎车分指挥部援疆干部给了我一张碟片,是自己录的村民们在村头河畔多人跳着赛乃姆的画面,虽然声音放不出来,但这比较缓慢而又富有生活气息的舞姿,还是显示出它独特的魅力来。

从喀群乡到泽普的金胡杨公园,仅20分钟车程。离那里不远,有一个塔吉克族人聚集的乡村,叫布依鲁克乡二村,72户塔吉克族人的抗震定居房及相关配套已近尾声。我这两年到此已来过三、四次了:开工之初、建设之中、初具形态,和现在的即将竣工。心中自有欣慰。我在入口正在安装的巨大雄鹰雕塑前留影,当地干部要让安装工人暂时离开,我阻止了,让工人继续留在那儿施工,并让他侧过脸来,面对镜头,我站在他的下方,留了几张相片。我想这是对他工作的一种尊重。雄鹰是塔吉克族的吉祥物,这个雄鹰据说是用玻璃钢制作的,展开的双翼长度大约近四米,姿态英武,栩栩如生。还是在乌鲁木齐制作运输而来的。

72户牧民,即将入住的是两层小楼房。当年上海滑稽戏里的72家房客与此真是天壤之别了。

有一位当地人挎着照相机和摄像机在拍着我们一行。后来一聊,这位黑黝黝的壮年人叫阿布力米提·尤力瓦斯,也是这里的一居民,新房正在装修。他带着兴奋的口吻说,他们全家根本没想到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他说,原先村里一半以上的人家从不锁门,因为家里没什么东西,现在条件改善了,防盗门也都装上了。我明白他的话义,他是为生活的富裕而形象地诠释着。他说他50岁,有三个孩子,他已当上爷爷了。那嘴边咧开的欣喜,很纯粹,也令人歆

1121 周四 叶城 泽普 莎车

清早,指挥部一行到叶城烈士陵园祭奠。我主持了简短仪式。陵园已较去年清明我来时整洁许多。坟头和坟碑都整齐划一、修葺一新了。原先大小不一,参差错落的面貌已完全改观。有人说:“烈士在天堂也平等了。”

从叶城出发,还未到泽普,就见狂风大作,树叶和尘土漫卷。到了泽普,风沙更大,站在室外查看明年项目现场,人被风沙裹卷,很快头发和鼻孔里尽是沙粒,镜片上也蒙上了一层薄沙。秋冬季节,喀什也刮的是西北风,加上随处可见的树林都萧瑟枯萎,灰不落拓的,就有一点“萧瑟秋风今又是”的感慨了。

汽车行驶在乡村公路上。这是一段新铺的沥青路,宽约7米余,长9公里,一端与村大队部连接处还没砌好。公路两侧,一边是窄窄的水渠,另一边是林地农田。这条路就是“最美村官”刘国忠多次呼吁建设的,也是他与老伴驾驶电动车骤遇意外之路。这未免令我们唏嘘感慨。据说,网上悼念这位最基层村官的点击已过2千万人次。对他的赞扬无一丝杂音。我想,这是对来自最基层的这位村干部的由衷信服和赞叹!最实在的,也是最难能可贵的。

接替刘国忠村支书一职的,是乡党委副书记,也是一位汉族干部,他表示,要将刘国忠对村民承诺但未完成的任务,踏踏实实地去做好!这种表达,同样实在和感人。

陪同我们的县委刘四宏书记说:“县里已决定建一个刘国忠事迹展示馆。”我甚为赞同,应该为他建馆宣传,这是为一个平凡人所作出的不凡贡献歌功颂德,也是为促进汉维民族交融的又一次助推。想起两年前曾在泽普与他一聊,其情其景历历在目。他貌不惊人,言语朴实,但全村维吾尔族村民对他的信任和厚爱,让他的眸子有一种独特的闪亮。完全可以相信,这样一个平凡的人,是具有人格魅力的,他是用自已的热诚和平常的一言一行,走进了民族兄弟姐妹的心里。

公路在向前延伸,刘国忠的形象在我脑海不时浮现。我想,这条公路是否就可命名为“刘国忠路”呢?不只是纪念一个人,更是弘扬一种爱国爱民的精神,这种精神在这片土地,太迫切需要了!

中午是食堂便餐。但得知我们带有集体告别意味的活动时,刘四宏书记激动了,一次又一次深情地表达,让我们也都心潮澎湃。

作者简介:

闵师林,笔名安谅、明人、思霖等,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上世纪六十年代生人,上海人,曾在学校企事业单位和机关工作,经济学博士,高级经济师,嗜爱文学,善于哲思,自幼笔耕不辍,对散文、小说、诗歌、话剧、音乐剧等都有涉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省市级以上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并在著名报刊开设专栏,计有二十余个,发表专著二十余本,著有“明人系列”(小说、随笔等两集)“青春轨迹系列”(小说、诗歌、散文、报告文学等四集)“寻找系列”(散文三集、话剧)“沙枣花香系列”(诗歌、散文等两集,话剧、音乐剧等)及其它经济类专著等,数十篇作品获全国奖或被选入全国年度排行榜。其小说集《阳台上的微笑》、《明人日记》,诗歌集《沙枣花香》,散文集《寻找幸福的感觉》、《戈壁滩上的真相》、《寻找生命的感动》,长篇纪实文学《援疆日记》,随笔《明人明言微语录》等,均有广泛影响,被广为转载,深受好评,拥有众多读者粉丝。

责任编辑/周武峰

 

相关文章

2016-09-26 11:14:05
2016-09-26 11:12:46
2016-09-26 11:10:37
2016-09-26 11:07:30
2016-09-26 11:05:47
2016-09-26 11:04:48
2016-09-26 11:03:36
2016-09-26 11:02:37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