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耄耋重生

2016-09-26 11:14:0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882

耄耋重生

 邢小俊

吴胜明,是一团时刻在寻找绽放的能量!

又似乎一个巨大的谜!

相对于大多数平稳、平庸的生命,她丰富、跌宕起伏的一生,让所有人都会嘘唏不已……

从大上海千万富姐到阶下囚,身陷囹圄18年,7次减刑,70岁出狱成为郑州市一名厕所清洁工,74岁再创业,重归富有……

人生匆忽,她似乎潜藏能量,从不向命运低头,永不服输,永不服老。

她是中国年龄最大的打工者,年龄最大的创业者,她心态乐观,78岁时自称39公岁”,80岁时自称80”,82岁时仍在打拼,自称28芳龄”,83岁口口声声“小女子”……

她的情感聚散无常,两岁时母亲远走台湾,初恋被“棒打鸳鸯”,中年时丈夫无情背叛,女儿绝望自杀,73岁被37岁年轻男人苦苦追求……

现实版吴胜明

从头再来从郑州公厕保洁员到西安街头俏老太——

“叮当当……”公厕门口,随手扔出两枚1毛的硬币,投向门外桌上的铁罐子,老人的心应声揪紧,不由得双臂紧抱,身子微微发颤。她害怕这声音,觉得自己像个乞丐;她又盼望这声音,投向铁罐里的钱,是她当时的谋生之本……

“这不是打扫公厕的那个老太太吗?”

偶然看凤凰卫视,郑州市西陈庄前街商户顾先生有了意外发现:屏幕上,一张熟悉的面孔,老太太衣着光鲜,讲述自己的坎坷经历,开导创业路上迷茫的年轻人——人像,可衣着、神态,与当年判若两人。

是她吗?

“是我。”

2016219日上午,西安市明光路裕华老年公寓,端坐在办公桌前的吴胜明笑着说,今天是她83岁的生日。

因投机倒把等罪名入狱18年的吴胜明七次减刑,终于2003728日走出牢狱,此时的她已经70岁。

她孑然一身,四顾凄惶,古稀之年的她不愿去养老院,在户籍所在地郑州市铭功路街道办事处、派出所帮忙下,当起了公厕保洁员,每月四百元左右的收入。

失去了千万富姐的优越感,失去了家和亲人,吴胜明知道,莫斯科不相信眼泪。她唯一还没有失去的,是生活的勇气……

从郑州火车站向北,或从二七纪念塔向西,约1公里,有个西陈庄,是郑州闹市里的一处偏僻地。西陈庄前街,是一条窄窄的街道,熙熙攘攘,路两边店铺林立,耳边传来各种叫卖声、火车的轰隆声和二七塔的钟声……街道尽头,有一处不起眼的公厕,一位老人,守在公厕门口,安静地打着毛衣,对周边的嘈杂毫无所动。

一个身影闪到公厕门口,随手扔出两枚1毛的硬币,投向门外桌上的铁罐子,“叮当当……”老人的心应声揪紧,不由得双臂紧抱,身子微微发颤。

她害怕这声音,觉得自己像个乞丐;她又盼望这声音,投向铁罐里的钱,是她当时的谋生之本……

这位老人就是吴胜明,西陈庄前街这个公厕,是她人生最低谷的安放地。那是她一生中,最落魄的时间。

如今,西陈庄前街熙攘依旧,经过扩路改造,她当年打扫的公厕已拆,留给她的小屋落锁已多年。街道西头,循着“西陈庄前街97”门牌,拐进一排低矮房屋的胡同,有座两层小楼,楼下是公厕,楼上落锁多年的小屋里,存放着她的东西。路边那棵老槐树,依然枝丫遒劲,朝着天空倔强生长……

但是,这里的人还记得爱干净的南方老太太。

人生跌入谷底时,郑州人一声“吴老师”的称呼,让她重拾尊严,温暖至今……她是一个内心真正感恩的人。她说郑州是自己的第二故乡。

在这里,每天清晨5时,吴胜明起床打扫公厕,活儿又脏又累,她干得一丝不苟。事情做完后,她就开始埋头整理自己一生起伏坎坷的故事,写成20万字的自传。女儿的照片放在案头,有女儿陪伴,她一点也不觉得劳累。

“女儿在天有灵的话,看着你的妈妈。你为我而离开世间,我为你而延续生命。”这是她自传里写在第一页的一段话。

巴顿将军曾说过,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准,不是看这个人站在顶峰的时候,而是看这个人从顶峰跌落到低谷之后的反弹力!

一个富婆,变成了扫厕所的阿婆,住的地方也只有5平方米。虽然女儿艳艳早已经死了,但是,她还是每天写信,写好了,放在盒子里。偶尔,小花狗跑了过来,她会把她当成艳艳,对她说“去玩去,妈妈工作呢!

多么慈祥的一位老母亲,她的眼里含着泪。但她是笑的,女儿活在了她的心里。她拿出在监狱里收到的女儿写的信,好厚好厚,也好重,是女儿含泪写的,每封信上都有泪打湿过的痕迹……她也不是没有考虑到放弃。

她不仅要自己活下去,还要带着女儿留下的光阴,帮她,活下去……

如今,她乐观地过好每一个今天,不断为梦想打拼走出低谷。她受到了凤凰卫视、中央电视台夕阳红栏目、上海卫视等媒体的长期关注,也多次以励志形象亮相荧屏,讲自己的坎坷经历,从千万富姐到一无所有,从不放弃希望,一大把年纪仍在打拼,来激励他人。

办公桌旁的挂历上,有吴胜明的靓照。她的手机里,这类照片存得更多,穿长裙、戴墨镜,摆POSE80岁了?没人肯信。

78岁时说我是39公岁’,80岁我叫自己80’,82岁时自称28芳龄,如今83岁啦’”吴胜明笑语里满是自信。

坐在旁边的是吴胜明77岁的闺蜜杨老太。她说:“吴姐心态一直很年轻,开口闭口自己是‘小女子’。”

“我是中国年龄最大的打工者,年龄最大的创业者!”充满活力和时尚的吴胜明说。她目前给朋友帮忙管理这个老年公寓,她只是打工,每月挣工资。

公寓住着一百多个老人,这是西安较早的老年公寓,平均收费是1500元到2100,用她的话说住的全是“平民百姓”。

绽放的生命爱美爱时尚,是她骨子里天生就有的——

她会用亮色的丝巾点缀深色的外套,她戴的珍珠项链与珍珠耳环很协调,她即使每月拿着200元低保,仍然坚持每天摆出三只小杯,冲上几杯雀巢咖啡……

走过人生的低谷和寒冬,她优雅地走进又一个春天!

如今的她,打扮得很俏丽:大红圆顶坤帽,粉色丝巾,长款黑色毛领大衣,牡丹绸缎长袍、紧身打底裤。紫色眼影,桃粉色的口红,闪闪亮的五星水钻耳环。戴着海水蓝大戒指的手,不时摆弄一下新款的三星手机。

起身走动时,咖啡色的小短靴轻轻敲打地面,“哒哒”作响,有种“老上海”的华贵和优雅。

“我爱美,美也是一种正能量!”

在郑州当公厕保洁员时,没钱买护肤品,她就用1元钱的宝宝霜;淘来便宜的眉笔、腮红,化个淡妆;没有香水,就喷花露水。她很清楚,有一些人认为自己是“老骗子”、“爱打扮的老太太”。

吴胜明不在乎别人的理解,她会用亮色的丝巾点缀深色的外套,她戴的珍珠项链与珍珠耳环很协调,她即使每月拿着200元低保,仍然坚持每天摆出三只小杯,冲上几杯雀巢咖啡……

如今,条件好了,她每天化妆,还随身带着兰蔻化妆盒,随时补妆,包里还有多个项链、戒指的首饰盒,根据衣服颜色、款式时常变换。

“你扫一下二维码,好,加载成功……”吴胜明热情地邀请我成为她的微信好友。采访中,一有空闲,她就娴熟地划拉着手机玩微信,说自己有几百个微信好友。

装扮讲究的吴胜明,描述起自己的住处,说:很乱。当有生疏人提出能不能去看看?她笑着回绝,“别看了,就给我留点儿面子吧。”

“一位命运多舛身世传奇的女性。”这是2010年《鲁豫有约》节目专访吴胜明的第一句解说词。因为她身上与生俱来的优雅和爱美的气质,在她坎坷的一生的不同阶段,都吸引着男性追求。

出生于浙江富商世家的吴胜明,2岁家庭离异,失去母亲疼爱,12岁被人抢亲逃婚离乡,18岁碰到初恋情人,留下了一段凄美且刻骨铭心的恋情,最后受到叔叔阻碍,有情人未能眷属,上演了电视剧中一样的情节:叔叔为拆散两人,将吴胜明强行开车带走,那一刻,深爱的初恋情人不忍她的离去,在后面追着车跑,车停下后,心上人送她一首表达爱意的诗,“碌碌奔波为人谋,长江一去无回浪,但看西水向西流”,命运将他们在此时分开,“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60年过去了,吴胜明还记得那首诗,30年后,这一对苦情恋人奇迹般地在火车包厢里巧遇,已有家室的吴胜明理智地没有相认苦苦寻觅她的初恋情人,最后留下了一张写有“碌碌奔波为人谋,长江一去无回浪,但看西水向西流”的字条,悄然离去。多情自古伤离别!此地一为别,孤蓬万里征。

2010年凤凰卫视77日《鲁豫有约》节目专访时,陈鲁豫说:那现在您的生活当中呢,您现在还是一个人,但我知道因为您很漂亮,有好多人都喜欢您现在是吧。据说您的追求者30岁的也有,80岁的也有是吗?

吴胜明:有一个是,今天还给我打电话了,我觉得是笑话。

陈鲁豫:真的?

吴胜明:给我打电话来了,他就说非常想念我,他说在等我,我说你等我干什么,你做我,你做我的孙子可以,做其他的绝对不可以,我说你妈妈只有五十几岁,娶我七十几岁,我叫她妈,还是她叫我妈,对不对。

陈鲁豫:那其他如果八十多岁的人追您呢?

吴胜明:有五十多岁的,有七十多岁的。

陈鲁豫:那还行。

吴胜明:也有高干,也有教授,也有画家,多了。

情感上,这位近耄耋之年的老太说,还有38岁的男人向她求爱,更不缺50岁以上的人士,我们不想揣测这些人的真正意图和真心,但在吴胜明老人心中,还对18岁遇到的初恋情人恋恋难忘,似乎还在等待好梦重圆的奇迹。

办公室的电饭锅里,煮着银耳红枣枸杞羹,这个富家出身的大小姐说,自己从小就喝这些补品,深谙保养之道。

创实业、做公益、玩微信80”仍然在拼

“我为什么要管别人怎么看!我告诉你,生命是一个过程,人应该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即使我失败了,将来在天堂见到女儿,我也可以说,我努力过。”

如今的吴胜明,很忙。

18年的牢狱之灾,失去的最宝贵的东西不只是时间,还有尊严,吴胜明是个内心高傲的人。她不喜欢别人用同情怜悯的神情看着她。她知道,给她一个舞台,她能演出最精彩的大戏。

创实业、做公益、玩微信的80”老太太吴胜明,在人生第二春中,仍在不断为梦想打拼。

她不时接听电话,聊的大都是合作做公益的事儿,不到两天,接连约见了三拨人,还经常出去参加活动。有商家打算和吴胜明合作开展公益活动,约在咖啡厅见面……有的邀请吴胜明又来到朱雀大街一写字楼参加活动。

屋里有“吴妈妈爱心俱乐部”的牌子,还有一家基金会西北地区爱心工作站的标牌。几个人围坐在吴胜明周围,听吴胜明聊着下一步开展公益活动的打算。该爱心工作站主任代女士,和吴胜明结识3年,目前在联合搭建爱心平台。

吴胜明的办公桌上,有一个“最美心灵志愿者吴胜明”的奖杯,是一家公益基金会去年10月给她颁发的。

吴胜明笑着说,201312月初,在西安举行的第五届救助贫困先心病患儿大型公益盛会,就是由她发起的。

成名之后,她变成了一个情感倾诉中心,因为人们从她身上开始反思自己,每天都会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信。

这位83岁的老人,也多次以励志形象亮相荧屏,讲自己的坎坷经历,从千万富姐到一无所有,从不放弃希望,一大把年纪仍在打拼,来激励他人。

前不久,她被邀请到上海一家电视台参加节目,给年轻人指点迷津:有个男孩儿大学毕业,父母想让他做公务员,他不愿意,想自己创业,经营放心菜,后来房租一直涨,保不住本,不知道怎么办……吴胜明给对方指了出路,协调关系,让男孩去海南发展。

“我忙得已经停不下来了,这把年纪做公益,是另一种创业。”吴胜明说,每天从早到晚,除了在老年公寓工作,其他时间和精力几乎都用来忙公益。忙碌之余,她还不忘看电视、看书、看报,了解时事,给自己充电。

她的其中一张名片上,印有两家公司的名字。但她告诉记者,一家公司交给别人打理了,一家转租了。在接受电视专访时,吴胜明聊到出狱后再度打拼,据说又有千万资产。她说,最好别再说她有千万资产的事儿。因为,不断有人打电话让她援助,可她其实真的没那么多钱。

走过人生的低谷和寒冬,她优雅地走进又一个春天!但是,公益之路,吴胜明走得并不平坦。

按照吴胜明的计划,将来自己要创办一家养老院,收60位像她一样无儿无女的老人,免费吃住。

而在2013年,吴胜明也往河南新县的陡山河乡跑了五次,如今陡山河乡的养老院已经挂上了“吴妈妈老年公寓”的牌子。吴胜明说:“陡山乡的妇女主任在电视上看到我在媒体上多次表示,为感激河南人民当年收留和帮助,想为河南出点力,她就来西安找到了我。”

吴胜明专程去陡山河乡考察后,就和乡政府签了一个协议,募捐一所养老院。刚刚过去的中秋节,吴胜明还给陡山河养老院送去了4000块月饼。

“他们好比珍珠,我就做串起珠子的绳子。”不过,吴胜明觉得,单靠一己之力,不可能帮到更多人。“做慈善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心的问题。”她说,她遇到很多想做慈善又苦于无门的人,她想把这些人组织起来。

怎么做“绳子”?吴胜明想到了网络。她拿出自己的另一部三星手机,熟练地划出界面,让记者看自己的电子名片。

有一段时间,“吴妈妈的微博”走红网络,让她有了两千多网友,其中包括很多知名企业家。“如果这些企业家和有经济能力的网友都能出点力,就能资助更多的老人了。”

除了管理老年公寓,吴胜明有时也接受邀请去给大学生、企业或培训机构讲课。“他们让我讲什么我就讲什么。”说这话的时候,她的脸上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他们要讲失败,我就讲我的经历,告诉他们如何从失败中站起来;他们要讲成功,我就讲如何能重新取得成功。”

三年前的一个春天,西安当地媒体报道,80岁的吴胜明为还女儿遗愿,由她参与创办的夕阳红老年公寓在西安市长安区子午镇台沟村开业,有中国首善之称的陈光标专程赶来参加开业典礼。劳模等四类特殊人群可免费入住该公寓,共可容纳120人。

“现在已经关了。”11日,吴胜明不无遗憾地说。

为什么?她说,这家养老院是租朋友的房子,想做好事,顺便吸引爱心人士投些钱,可并没获得资金上资助,就停办了。

“是暂时停办,还是彻底停了?”面对询问,她解释说,主要是天太冷,养老院设备不行,不适合居住,天暖后也可以召集老人小住几日。

20059月,骗子张京强的出现颇具戏剧性。对方电话里说得很诚恳:“你有心愿,我的心愿和你一样,我在湖北襄樊有几十亩的葡萄园,但我不懂经营,大姐你不一样,咱俩合作,成功了,咱们的心愿不就实现了。”

吴胜明没想到,这却是从商以来的第一次上当——张京强不仅骗了自己借来的30多万元,更可恶的是,他竟然打着自己的旗号,以投资葡萄园为名,骗走了另外几位朋友的30多万元,共计近70万元。

邻居小乔说,这次打击后,让吴胜明看起来苍老不少,也不像以前那样爱出门了。

“他(张京强)为啥骗我一个无依无靠的老人?”骗子落网让吴胜明感到些许安慰,但她还是有点想不通。

事后吴胜明回忆:“我创业的愿望太迫切了,想抓住一切可能的机会。根本没想到像我这样一无所有的老太婆竟有人来骗。”

但是世间还是好人多,吴胜明杨凌葡萄园的项目从运作开始,上海的陈女士投入了50万元,那是她的养老钱;开封的一位先生投了约10万元,同样是倾尽家产。

吴胜明一直不愿向外人解释怎么有那么多的好心人愿意帮助自己。她指着一旁看望她的郑州市民宋女士:“你可以问问她。”

今年2月,宋女士得知吴胜明没钱为葡萄园交租金了,立刻回家与丈夫商量帮助吴胜明。结果,宋女士卖了一些股票,帮吴胜明渡过难关。

20055月,“干儿子”杨钻友跟其他“干儿子”一样从电视上认识了吴胜明,这位成都家具店老板激动得根本没法过夜,当晚就给老人打来电话。“震惊、同情,给我的创业带来巨大的鼓舞。”

杨钻友多次飞来郑州看望吴胜明,虽然他不太赞成葡萄园项目,但仍然拿出了3万元。

“我做生意那么多年从没看走眼过,我不会怀疑自己。”吴胜明说,“我的人生既不幸又幸运,这么多好心人的支持,我怎能放弃?我绝对不能倒下去,我得给所有人一个交代。”

“为帮我的人而努力。”

“为了你的心愿,拿了那么多好心人的钱,没担心过赔了怎么办?”

吴胜明感到有些意外:“没有想过,所以我没法回答你的问题。因为当时觉得一定能赚钱,到现在我仍然坚信自己的眼光,如果是我自己的钱同样会做。”

她并没有意识到,巨大的人情债与现实的经济压力,已经迫使她不断地将生意做大。她最新运作的项目,是引资在葡萄园所在的杨凌园区建一个生态园,集旅游、观光、种植为一体,拟打造成当地生态农业开发的一大亮点。

吴胜明还是那个解释:“我做的事有价值,我有这个能力,他们相信我,愿意帮我。”

“我为什么要管别人怎么看!我告诉你,生命是一个过程,人应该为自己的梦想而奋斗,即使我失败了,将来在天堂见到女儿,我也可以说,我努力过。”

邻居小乔祝福她:“要是葡萄今年夏天能挂果,吴阿姨就熬出来了。”

“到现在,我还没实现女儿的遗愿。”吴胜明叹息。她说,办养老院、孤儿院,需要不少钱,目前她在老年公寓挣的工资,仅够维持自己的生活,名下两家公司,但效益有限,不足以支撑这么大的开支。要实现女儿的遗愿,也许需要5年,也许更长,她盼着有更多的爱心力量支持。

“女儿的遗愿,她还没有实现。我只和诚心想做好事儿的人合作。”吴胜明对周围人强调说,畅想着在社区开展老人服务项目,改善老人处境,也让志愿者有所回报。

8、从千万富翁到厕所清洁工

2003年的夏,中原大地,阳光明媚。

在狱中,她一次次努力争取减刑,7次减刑,最终服刑18年。728日,70岁的吴胜明终于走出高墙。那一刻,她老泪纵横。从千万富姐到阶下囚,那18年,是怎么过来的?很多人问过吴胜明同样的问题,她却不愿再多说。

吴胜明被安排回了户籍所在地郑州市。铭功路派出所和街道办事处为她联系了一份打扫公厕的工作,每月工资400元。社区为她安排了一间18平方米的小屋。

18年牢狱生活结束,当年的“大姐大”,守在郑州一条偏僻街道的公厕门口,搁一个小铁桶收钱,听着如厕人施舍般把硬币扔进小铁桶的声音,“响一次,我心里‘咯噔’一下。那时候我就这样,不敢看人,低头打毛衣……”至今,回想那种声音,吴胜明仍觉得心里发颤。过去经商时,吴胜明在几个城市置办了住房,曾拥有4辆轿车、4个专职司机、3个家庭保姆……如今住在厕所一隅,一条咸鱼,半碗米饭,她很知足。

“艳子,妈妈今后为你还愿……”从这里起步,吴胜明开始完成女儿的心愿。

每天早晨5点,吴胜明起床打扫公厕。活儿又脏又累,她干得一丝不苟。事情做完后,她就开始整理自己一生起伏坎坷的故事。女儿的照片就放在案头。有女儿陪伴,她一点也不觉得劳累。

“他们都叫我吴老师。”刚从监狱出来的吴胜明,对这种称呼倍感温暖。她说,感受到了人格上的尊重。

那是她一生中,最落魄的时间。

“郑州人对我有恩。郑州是我的第二故乡。”吴胜明说,“感谢在我无家可归的时候收留了我。”

她至今记得,铭功路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对她的好:帮忙安置工作、找房子、申请低保等,能想到的都想到了。那时正值夏天,见屋里没空调,邵书平还专门买了台电扇送来,临走交代:吴老师,有啥困难就找我。

最困顿时的温暖援助,让吴胜明感激至今。

“女儿在天有灵的话,看着你的妈妈。你为我而离开世间,我为你而延续生命。”这是她写在自传第一页的一段话。

2004年初,吴胜明被街道评为优秀清洁员。

20041016日,由朋友牵线,上海一位商人来到郑州,希望通过投入资金与吴胜明合作完成艳子的心愿,来帮助一些无家可归的人们过上幸福生活。

20053月,吴胜明在劳动间隙写下了20万字自传小说。郑州电视台对此进行报道后,立刻引来如潮反响,小小的厕所变得门庭若市。吴胜明与女儿的动人故事,打湿了人们的眼睛,许多人愿意做她的女儿,陪72岁的老人过晚年。

“吴胜明?我记得,她现在有事儿还会给我打电话。”原铭功路街道办事处人民武装部部长、现为二七区交通局副局长的邵书平,对这位老人也印象深刻。邵书平回忆说,吴胜明从2006年开始在各地奔波,之后离开郑州。“东西在,可人好几年没回来过了。”西彩社区主任孙小仙,还和吴胜明保持联系,“三无”老人吴胜明,是她关注的对象。她只知道对方在西安,听说过得还不错。

如今,西陈庄知道吴胜明的很少,“想起来了,之前在这儿打扫公厕,是南方来的老太太。人随和,爱干净。”环卫工贾世清叫不出老人的名字,却对她记得清楚。

时隔多年,如今一身俏打扮、担任老年公寓院长的吴胜明,追忆那段打扫公厕的经历,说,人生中那段最落魄的日子,内心饱受煎熬——

谈及将来的打算,吴胜明说,活一天就要活出个样子,不为别的,就为了女儿。她说假如有可能,她还会做些生意,目的就是了却女儿生前的遗愿,建一个养老院,尽自己所能,让那些孤寡老人老有所养。

吴胜明说,在她的内心深处,一直觉得女儿还活着。虽然她看不到,但她能感觉得到。说到动情处,她索性大声吟诵起自己给女儿写的一首诗:

就这么静静地去了,在一个烟雨凄迷的午后,如一朵娇嫩的玫瑰,在最艳丽的时节告别了花季。那天该是你来接见的日子,你却超然地去了,去寻找理想中的净土,把绝望和悲哀统统留给了我,将我的心碾成碎片,再也无法拼凑。千百次在心里狂呼,是谁扼杀了你年轻的生命?回答只有一个:是我,一个深爱你却不知如何爱你的母亲……本来,你可以有个温暖的家,有一对疼你爱你的双亲,可以和其他女孩儿一样有梦,有一个玫瑰般的人生,可是你什么也没有,只有倔强以及无奈……假如有来生,让我们来生再续母女缘……

这一切,对吴胜明,都是一种于内于外的涅

2016219日,亦是农历猴年的正月十二,古城西安,虽然阳光还不硬朗,但是到处都似乎孕育着春天。这天是吴胜明的生日。她收到千里之外一位老板邮寄来的鲜花和祝福,也不停地接到全国“干儿子”“干女儿”们的问候短信和电话。

这时,老年公寓的工作人员陆陆续续轮休着回去享受最后的年味。吴胜明却一直陪着这些无家可归的孤寡老人一起过完这个年。她说有家回的老人:“她们有婆家、娘家,我只有这个养老之家。”她说这话时,没有一点悲戚之色。

她说:“我有三个名字:吴安娜,是老师给起的;吴如英,是家族名字;逃婚后我给自己改名吴胜明,就是相信,今天一定会胜过明天。过好每一个今天,明天也会更好!”

她还说:人生,何时都不晚!

作者简介:

邢小俊,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中国散文学会会员,鲁迅文学院24期高研班学员。入选陕西省首届“百青人才”扶持计划。

第六届全国冰心散文奖、第三届柳青文学奖、陕西省首届年度文学奖得主。

长篇纪实文学《十年》《中国的隐士》获中国作协2015年重点项目扶持计划。

责任编辑/魏建军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空 巢

相关文章

2016-09-26 11:14:05
2016-09-26 11:12:46
2016-09-26 11:10:37
2016-09-26 11:07:30
2016-09-26 11:05:47
2016-09-26 11:04:48
2016-09-26 11:03:36
2016-09-26 11:02:37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