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10月号 >> 阅读文章

南宋刺史张金城

2016-11-17 10:54:20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948

南宋刺史张金城

——湖南芷江张氏迁沅始祖张金城家史及谱牒考证

 张良材  张剑

国史五千年,风流人物不胜枚举,江山代有人才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各显峥嵘,气象万千。但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一代名流作古之后,往往是荒冢一堆草没了,即使是显赫的皇陵,也逃不过时代兴替的风吹雨打,玩味其中的人世沧桑、世态炎凉,常常令人扼腕浩叹。在地处偏僻的五溪之地,却有一位德高望重之士,他就是南宋张氏迁沅始祖——张金城。

据史料记载,这位金城公出身太学,进士及第,曾任翰林院检讨,升文林郎,通判黔州,纠弹刺史,悉天象风水,且通医术,为一代医家,在补卢阳令任上,为南宋江山赴国殇,选葬于湖南芷江桃溪金杯山。张金城当年的宋侍卫后人,一代接着一代,守墓至今,长达740年之久,堪称最忠诚的卫士。

历史得到证实,芷江在创建历史文化名城过程中,经县政府及政府办、民宗局、文化局、文管所、档案馆、县史志办等领导和专家的重视与调研考证,“宋张金城墓”被批准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宋张金城后裔,在中国乃至世界近一亿张氏人口中,是最重要的一支。从人口发展规律,到迁徙变化,到生活习性、典故传奇、人物春秋,许多往事值得后人研究。

走近桃溪,访问张金城的守墓人

张金城葬在湖南省芷江县西南郊桃溪金杯山,古时称金杯扑地。周边有来龙山、青龙坡、瓶坡、筷子山、调羹山,自然天成,奇伟于世,如同酒壶、酒杯、筷子、调羹等。东西南北,自然景物,连绵三、五公里,通过桃溪之水环金杯山一转,连成一体。千百年来,青山依旧在,溪水天际流;桃溪环抱着金杯山,越过千百年,经历南宋、元、明、清、民国,至及今天的共和国,跨越六个朝代的时空更迭。云山苍苍,江水泱泱;沅州桃溪,山高水长!

张金城陵墓的守墓人——宋家族人,现在仍然居住在张氏庄屋的土地上。解放后,张家人祭祖扫墓被迫中断六、七十年,宋家人依然如故坚守着张家的老庄屋遗址。2010年清明,张家首次集中宗亲扫墓,当时没有同宋家联系,张家三、五百宗亲自备酒菜到张金城坟上祭奠。2011年春,张家恢复了传统,前往宋家走访,宋家老小热情接待了张家人。宋家八十高龄的宋纪和老人,说话中气十足,言语清楚,不快不慢,一边回忆一边说:“我同桃溪的人说过,张家人一定会回来扫墓的。今天来了,我们宋家,每年为张家多准备些柴火,还要宰杀一头肥羊祭奠。”“祖先交代,传诵到我,张家先祖五兄弟,是宋家的救命恩人;劫元军法场,救我宋家祖先的命,不能忘记张家的恩德;从此,就以张家的庄屋为家,一直住在庄屋里;解放前,稻谷满仓,牛羊成群;每年张家来祭祖扫墓,住上三日,宋家管酒管饭管住;现在,没有庄田了,实在对不住。”朴实的回话,让张家人心里热乎乎的。

宋家——一个简易的小龙门,不远处土坎上几株高高的白杨和杨柳随风摆弄着,配对五柱四瓜木屋,厅堂的水泥地面和两边的住房楼板油得闪闪发亮,前院开阔,面对一大坝稻田。八十年代末,宋纪和的儿子先军,跑贵州、下广东,长途贩运牛羊,积累了几十万元,2013年春,动手建了四百多平方米的大别墅。宋家人就住在楼房里,楼上挂满了苞谷,左边配为厨房,右边设牛栏猪栏,农村十八种农具全部整齐堆放在一起。只是看不到张氏庄屋的影子了。

张家后人张良材对张良其说:“兄弟,名义上你是修坟组组长,其实就是族长,完全可以胜任。芷江得有人管事,有人站出来,不论辈分,不论出生,你就是张家的人才,不可多得,大家相信你。现在,张家人居住分散,联络不到位,许多后生不清楚历史,要努力把家族的事办好,随时恭候张家后裔的到来。”良其回复:“良材哥,我是村组干部,是一言九鼎的男人,请放心,我会想办法,团结宗亲,先干上几年,有合适人选,我会主动让给能人接手。”笔者深思:“也许,当张氏后裔络绎不绝,又来到宋家院子,往门口一站,久久伫立,圣地在即的庄严肃穆之感慨,会油然而生。让人立马想起自南宋以来,宋家守陵墓、守庄屋,承接张家数百年扫墓香火的事宜,这在中国也是绝无仅有的。张氏子孙万代,会对宋家人在特别困难的岁月里,依然如故坚守张金城陵墓,很真诚地说一声‘谢谢’!”

宋纪和说:“以前,庄屋就像一个小村,上下数排,廊腰迂回,檐牙高啄,高低冥迷,小巷地面全部铺着芷江明山红条石,房与房相通,门与门对接,可同时容纳数千人开流水席。庄上任何一间小屋,那开席的酒香,立即传到庄屋的每个角落。”宋纪和回忆:“那时,清明节扫墓,人头涌动,近千人席地而坐,每十人一小堆,推杯换盏。大家从早上豪饮至傍晚,哪有不醉之理。戏台不断传来悠扬的乐器声,点缀着宋家老酒纯香,实在是令人陶醉!”县衙害怕出麻烦,每年必出公告:“张家清明祭祖,请关好店门三天,打坏东西,衙门不理,张家不赔。”

从宋家,也就是庄屋,到金城公墓仅400米,中间一条小溪,称为桃溪,溪水之上建有一座古石拱桥。古桥没有碑文记载,从石头用料、雕刻工艺观察,石桥至少有六、七百年历史,是张氏古时祭祖、群贤毕至之路。现在,当地农民进山种地,基本改为走水坝过河,石桥成了摆设,像一个垂暮老人,任你东南西北风,稳稳地坐在溪上。千年扫墓古道,原本用青石板砌成,后被村民拆去修了小水坝,路面被毁。清明系雨水季节,进山之路的确难行,张家宗亲牢骚满腹,逐提出:“良材,一定要修复好千年扫墓古道,先铺水泥,每人出5块钱。”张家正在组织第七次续修谱,便铺上青石板,恢复古道的风姿。

再说说宋先军父子。实在忠厚的个性,显示在宋家父子宽阔的额头上。老庄主纪和、现庄主先军、先军的儿子宋剑东,那看人的眼神,都是那么机警而威武,就像侍卫官。现在的宋家人,依然继承了“忠、孝、智、勇”和“仁、义、礼、智”的做人准则。宋家的风骨,宋家的精神,宋家人的忠诚,值得张家人欣慰,值得张氏后裔敬仰!现在,宋家太过弱小,人少分不到什么山地,也占不到什么有利资源,过得很苦。宋家人不容易,记住张家的好,绵绵水长,知恩图报。2011年,笔者在金杯山祭祖扫墓时,在坟上祈祷:“请始祖金城公在天显灵,让先军多生个崽,壮大宋家实力。”巧的是,不久,先军媳妇艳平又添了一个男丁,起名宋冰泉。宋家现有了两个男丁。”

张家后人张学海这样对笔者介绍:“宋家三代同堂,言语简单,句句实在,胸无半点城府。”“走近宋家,宋纪和宽厚实在,善良勤奋,是过日子的典型老农,仁义义气忠诚有礼。其妻邓长英婆婆,一脸的笑容,春风和蔼,慈祥待人。先军的妻子张艳平,身材瘦小,言语平和,贤惠之人。宋家全家老少热诚待人,随时恭候着张家人的到来。”偶然,也有张家的宗亲到桃溪扫墓,急办一、两桌菜,招待宗亲。因没祭田,张家宗亲个个现场捐款,不忘送上利是,慰问宋家,感谢宋家的忠诚义气之举。“利川、罗甸、永顺、恩施、镇远、玉屏、天峨少数宗亲,已经有几百人现场表示了利是,以后每年都要继续,勿间断。”张家祭祖,现在是借宋家的房屋,多年来开席聚会有数万人次,都聚会于宋家。

当地村会计张成建很有远见地说:“张家人,根在桃溪,总得想办法买地,重建庄屋。”“解放前,宋家人管理那么多长工、祭田、物业,应该有些文化;选种育种,春种冬藏,也都不容易,都得有点农业知识。张家长老,也会时常骑马光临桃溪宋家,协助与指导。”“解放后,宋家人读书不多,宋先军完小毕业,宋剑东小学未读完,十五、六岁的孩子,熟练开挖机了。宋家的日子在改变,正在向上发展,这是希望之所在!”笔者有言:“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接筋,各地张氏宗亲有工程项目的,请邀请宋家人参与,照顾宋家,扶持宋家,分一杯小羹。宋家人好,张家必须坚持长期性对口扶持帮助!只有宋家过得好,才有能力守住张家的根。”“尊重历史,人人出资捐款,买地买物业,交宋家管理,守住不可多得的历史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后人。”

 

南宋刺史张金城

——湖南芷江张氏迁沅始祖张金城家史及谱牒考证

 张良材  张剑

国史五千年,风流人物不胜枚举,江山代有人才出,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各显峥嵘,气象万千。但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一代名流作古之后,往往是荒冢一堆草没了,即使是显赫的皇陵,也逃不过时代兴替的风吹雨打,玩味其中的人世沧桑、世态炎凉,常常令人扼腕浩叹。在地处偏僻的五溪之地,却有一位德高望重之士,他就是南宋张氏迁沅始祖——张金城。

据史料记载,这位金城公出身太学,进士及第,曾任翰林院检讨,升文林郎,通判黔州,纠弹刺史,悉天象风水,且通医术,为一代医家,在补卢阳令任上,为南宋江山赴国殇,选葬于湖南芷江桃溪金杯山。张金城当年的宋侍卫后人,一代接着一代,守墓至今,长达740年之久,堪称最忠诚的卫士。

历史得到证实,芷江在创建历史文化名城过程中,经县政府及政府办、民宗局、文化局、文管所、档案馆、县史志办等领导和专家的重视与调研考证,“宋张金城墓”被批准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宋张金城后裔,在中国乃至世界近一亿张氏人口中,是最重要的一支。从人口发展规律,到迁徙变化,到生活习性、典故传奇、人物春秋,许多往事值得后人研究。

走近桃溪,访问张金城的守墓人

张金城葬在湖南省芷江县西南郊桃溪金杯山,古时称金杯扑地。周边有来龙山、青龙坡、瓶坡、筷子山、调羹山,自然天成,奇伟于世,如同酒壶、酒杯、筷子、调羹等。东西南北,自然景物,连绵三、五公里,通过桃溪之水环金杯山一转,连成一体。千百年来,青山依旧在,溪水天际流;桃溪环抱着金杯山,越过千百年,经历南宋、元、明、清、民国,至及今天的共和国,跨越六个朝代的时空更迭。云山苍苍,江水泱泱;沅州桃溪,山高水长!

张金城陵墓的守墓人——宋家族人,现在仍然居住在张氏庄屋的土地上。解放后,张家人祭祖扫墓被迫中断六、七十年,宋家人依然如故坚守着张家的老庄屋遗址。2010年清明,张家首次集中宗亲扫墓,当时没有同宋家联系,张家三、五百宗亲自备酒菜到张金城坟上祭奠。2011年春,张家恢复了传统,前往宋家走访,宋家老小热情接待了张家人。宋家八十高龄的宋纪和老人,说话中气十足,言语清楚,不快不慢,一边回忆一边说:“我同桃溪的人说过,张家人一定会回来扫墓的。今天来了,我们宋家,每年为张家多准备些柴火,还要宰杀一头肥羊祭奠。”“祖先交代,传诵到我,张家先祖五兄弟,是宋家的救命恩人;劫元军法场,救我宋家祖先的命,不能忘记张家的恩德;从此,就以张家的庄屋为家,一直住在庄屋里;解放前,稻谷满仓,牛羊成群;每年张家来祭祖扫墓,住上三日,宋家管酒管饭管住;现在,没有庄田了,实在对不住。”朴实的回话,让张家人心里热乎乎的。

宋家——一个简易的小龙门,不远处土坎上几株高高的白杨和杨柳随风摆弄着,配对五柱四瓜木屋,厅堂的水泥地面和两边的住房楼板油得闪闪发亮,前院开阔,面对一大坝稻田。八十年代末,宋纪和的儿子先军,跑贵州、下广东,长途贩运牛羊,积累了几十万元,2013年春,动手建了四百多平方米的大别墅。宋家人就住在楼房里,楼上挂满了苞谷,左边配为厨房,右边设牛栏猪栏,农村十八种农具全部整齐堆放在一起。只是看不到张氏庄屋的影子了。

张家后人张良材对张良其说:“兄弟,名义上你是修坟组组长,其实就是族长,完全可以胜任。芷江得有人管事,有人站出来,不论辈分,不论出生,你就是张家的人才,不可多得,大家相信你。现在,张家人居住分散,联络不到位,许多后生不清楚历史,要努力把家族的事办好,随时恭候张家后裔的到来。”良其回复:“良材哥,我是村组干部,是一言九鼎的男人,请放心,我会想办法,团结宗亲,先干上几年,有合适人选,我会主动让给能人接手。”笔者深思:“也许,当张氏后裔络绎不绝,又来到宋家院子,往门口一站,久久伫立,圣地在即的庄严肃穆之感慨,会油然而生。让人立马想起自南宋以来,宋家守陵墓、守庄屋,承接张家数百年扫墓香火的事宜,这在中国也是绝无仅有的。张氏子孙万代,会对宋家人在特别困难的岁月里,依然如故坚守张金城陵墓,很真诚地说一声‘谢谢’!”

宋纪和说:“以前,庄屋就像一个小村,上下数排,廊腰迂回,檐牙高啄,高低冥迷,小巷地面全部铺着芷江明山红条石,房与房相通,门与门对接,可同时容纳数千人开流水席。庄上任何一间小屋,那开席的酒香,立即传到庄屋的每个角落。”宋纪和回忆:“那时,清明节扫墓,人头涌动,近千人席地而坐,每十人一小堆,推杯换盏。大家从早上豪饮至傍晚,哪有不醉之理。戏台不断传来悠扬的乐器声,点缀着宋家老酒纯香,实在是令人陶醉!”县衙害怕出麻烦,每年必出公告:“张家清明祭祖,请关好店门三天,打坏东西,衙门不理,张家不赔。”

从宋家,也就是庄屋,到金城公墓仅400米,中间一条小溪,称为桃溪,溪水之上建有一座古石拱桥。古桥没有碑文记载,从石头用料、雕刻工艺观察,石桥至少有六、七百年历史,是张氏古时祭祖、群贤毕至之路。现在,当地农民进山种地,基本改为走水坝过河,石桥成了摆设,像一个垂暮老人,任你东南西北风,稳稳地坐在溪上。千年扫墓古道,原本用青石板砌成,后被村民拆去修了小水坝,路面被毁。清明系雨水季节,进山之路的确难行,张家宗亲牢骚满腹,逐提出:“良材,一定要修复好千年扫墓古道,先铺水泥,每人出5块钱。”张家正在组织第七次续修谱,便铺上青石板,恢复古道的风姿。

再说说宋先军父子。实在忠厚的个性,显示在宋家父子宽阔的额头上。老庄主纪和、现庄主先军、先军的儿子宋剑东,那看人的眼神,都是那么机警而威武,就像侍卫官。现在的宋家人,依然继承了“忠、孝、智、勇”和“仁、义、礼、智”的做人准则。宋家的风骨,宋家的精神,宋家人的忠诚,值得张家人欣慰,值得张氏后裔敬仰!现在,宋家太过弱小,人少分不到什么山地,也占不到什么有利资源,过得很苦。宋家人不容易,记住张家的好,绵绵水长,知恩图报。2011年,笔者在金杯山祭祖扫墓时,在坟上祈祷:“请始祖金城公在天显灵,让先军多生个崽,壮大宋家实力。”巧的是,不久,先军媳妇艳平又添了一个男丁,起名宋冰泉。宋家现有了两个男丁。”

张家后人张学海这样对笔者介绍:“宋家三代同堂,言语简单,句句实在,胸无半点城府。”“走近宋家,宋纪和宽厚实在,善良勤奋,是过日子的典型老农,仁义义气忠诚有礼。其妻邓长英婆婆,一脸的笑容,春风和蔼,慈祥待人。先军的妻子张艳平,身材瘦小,言语平和,贤惠之人。宋家全家老少热诚待人,随时恭候着张家人的到来。”偶然,也有张家的宗亲到桃溪扫墓,急办一、两桌菜,招待宗亲。因没祭田,张家宗亲个个现场捐款,不忘送上利是,慰问宋家,感谢宋家的忠诚义气之举。“利川、罗甸、永顺、恩施、镇远、玉屏、天峨少数宗亲,已经有几百人现场表示了利是,以后每年都要继续,勿间断。”张家祭祖,现在是借宋家的房屋,多年来开席聚会有数万人次,都聚会于宋家。

当地村会计张成建很有远见地说:“张家人,根在桃溪,总得想办法买地,重建庄屋。”“解放前,宋家人管理那么多长工、祭田、物业,应该有些文化;选种育种,春种冬藏,也都不容易,都得有点农业知识。张家长老,也会时常骑马光临桃溪宋家,协助与指导。”“解放后,宋家人读书不多,宋先军完小毕业,宋剑东小学未读完,十五、六岁的孩子,熟练开挖机了。宋家的日子在改变,正在向上发展,这是希望之所在!”笔者有言:“血浓于水,打断骨头连接筋,各地张氏宗亲有工程项目的,请邀请宋家人参与,照顾宋家,扶持宋家,分一杯小羹。宋家人好,张家必须坚持长期性对口扶持帮助!只有宋家过得好,才有能力守住张家的根。”“尊重历史,人人出资捐款,买地买物业,交宋家管理,守住不可多得的历史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后人。”

 

相关文章

2016-11-17 11:00:48
2016-11-17 10:58:03
2016-11-17 10:57:20
2016-11-17 10:56:31
2016-11-17 10:55:39
2016-11-17 10:54:00
2016-11-17 10:51:24
2016-11-17 10:58:23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