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10月号 >> 阅读文章

千年帝都杏林春

2016-11-17 10:58:2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665

千年帝都杏林春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前世今生

 夏坚德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是一座闻名遐迩的大医院,它究竟来自哪里?它为什么会选择在古老城市西安南面的一隅开始建设?首台手术是如何成功的?犹如一个新生的婴儿,在19569月的一天,它用第一声独特的啼哭,带来第一步接着一串串踉踉跄跄的脚印,就有了第一次令人畅快开怀的欢呼与欢笑,以及60年来医学事业的发展、壮大与巨大飞跃性的变化。

1、风云变幻中的迁徙和命名

追溯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的起源,它曾命运多舛,几易其地,几易其名,像个爹娘离去、收养更迭的孩子,从少年、青年、中年人、壮年人、老年人、耄耋之人、太岁成精……百年历史,分合离散,起伏不定,直至60个岁月沧桑,它的名字还在改变。

1956年建院后的60年,它伴随着新中国的心跳茁壮成长。它自身坚定的脚步从来都不曾犹豫。它扎扎实实地立足本院,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奋发有为,向着太阳,向着光明,向着世界医疗技术高端冲击,前进、前进、前进进。它始终遵循“研究高深学术、培养医学专门人才”、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建院初心,紧紧围绕着大众的疾病痛苦和精神解脱不断再学习、再探索、再研究,努力创造奇迹。

黎锦熙在《国立西北大学校史》中写道,光绪二十九年,即1903年,京师大学堂设立医学实业馆。1912年改设北京医学专科学校。1924年改为北京医科大学。1928年并为国立北平大学医学院。这是当时中国最负盛名的高等医科学校之一,被公认为“汇集了一大批卓有成就的国内外知名学者,他们代表了当时我国医药卫生各学科的最高水平”,对中国现代医学教育发展影响深远。1937“七七”卢沟桥事变爆发,平津相继沦陷,日军迅速对我国文化教育机构进行疯狂破坏,妄图在精神文化上毁灭中国。一时间风雨如晦,人心惶惶。当此国家民族生死存亡之际,保护和抢救中华文化之根基以及近现代科教文卫事业发展之成果,已成燃眉之急。时任国立北平大学校长的徐诵明(中国高等教育先驱、中国现代医学教育奠基人之一,中国病理学科开山鼻祖)按国民政府教育部910日令,号召全校西迁,与北平师范大学、北洋工学院合组国立西安临时大学,以保留高教火种,培养抗战力量,收抗战复兴之效。时任北平大学医学院院长、内科专家的吴祥凤,召集王同观、蹇先器、颜守民等教授在自己家中开会,传达教育部训令,并当场签名表示“要保持民族气节,坚决不为日伪服务,即日内迁西安办学。”19371018日,国立西安临时大学正式成立,设文、理、法商、教育、工、农、医623系。北平大学医学院改称国立西安临时大学医学院。依当时体制,医学院与附属教学医院为一体,同时迁陕。这一天,即为该医院的创立之时。

19383月,日军攻占山西临汾之后,轰炸西安。43日,该医学院师生们徒步半月,翻越秦岭,迁往汉中。到了汉中,也只能借汉中联立中学校舍和交通银行房屋进行教学,借南郑县卫生院32间房屋开办附属诊所,作为群众看病和学生实习基地。当时,汉中地处偏僻,交通不便,办学条件极其简陋,临时校舍多次被日机炸毁,人员、财产损失惨重。但广大师生不屈不挠,愈挫愈强。西安临时大学南迁汉中后,教育部令国立西安临时大学改名为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医学院。52日,西北联大正式开学。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医学院与南郑卫生院、洛阳军分校医院挂钩成立附属诊所,作为学生实习基地。抗战迁陕后的医学院虽仓促建校,设施简陋,但师资力量堪称当时国内一流,教授多为海归博士。师生们忍辱负重,不忘教学为抗战服务。当年12月,医学院组织抗日宣传队赴宝鸡、汉中等地,行程千里,宣讲抗日救亡运动,讲解防空防毒知识,为群众看病解难,受到沿途民众和当地政府的热烈欢迎和鼎力支持。

1939529日,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医学院附属诊所从汉中南郑县迁至东郊文家庙,附属诊所改称国立西北联合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即国立西北医学院。88日,国民政府行政院决定,改国立西北联合大学为国立西北大学,医学院独立设置,称“国立西北医学院附属医院”。

1942年,医学院学生达到近300人,附属医院设各类病床80张,日门诊量300余人次。学校遵“研究高深学术、培养医学专门人才”之宗旨,建立多个基础学科研究室及多个临床专科诊察室,还举办战时救护、公共卫生训练班,指导当地医院诊所工作,组织乡村巡回医疗,研究开发国药,治疗了大批从前线下来的伤员,成为抗战时期大后方四大医学院之一。教师们自编自印教材,秉烛备课研读,教辅学生一丝不苟,诊治疾患兢兢业业;学生认真读书学习,心系民族危亡,立志服务社会、服务抗战。汉中办学期间,数位国内外知名的医界名流在医学院工作,如儿科教授颜守民、眼科教授刘新民、皮肤科教授蹇先器,还有在日军轰炸中牺牲的耳鼻喉科教授杨其昌、内科教授李宝田、外科教授万福恩等,他们儒雅的学者风范、高超精湛的学术造诣,诲人不倦的师德,为这所医学院留下了优良宝贵的学术传统。

194681日,该院由汉中迁至西安崇礼路(后改称西五路)157号。国立西北大学医学院附设大学医院简称为“西北大学医院”。

1950428日,中央人民政府教育部决定,国立西北大学医学院改称为国立西北医学院附设医院,行政管理归西北军政委员会卫生部领导。

1950128日,奉西北军政委员会令,该院改名为西北医学院附设医院。

195341日起,又归中央卫生部直接领导,根据中央卫生部83日批复精神,从当年91日更名为西北医学院附属医院。

1956528日,经卫生部批准,新建于南郊的附属医院定名为第一附属医院,原附属医院改名为第二附属医院。91日,接国家教育部卫生部通知,改名为西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

19586月,行政关系变更为陕西省高教局。

19781月,确定实行国家卫生部、陕西省政府双重领导,以卫生部为主的领导体制。1985年,又改为西安医学院、西安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20002月,经国务院批准,西安医科大学、陕西财经学院与西安交通大学合并,该院成为现在的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说到这里,可真有点累了。你说什么名字需要如此繁复地变更15次,改来改去?其实还不就是一座城市里的一所大医院嘛。只是,让人很疑惑的问题出现了:为什么1956年新建于南郊的子附属医院定名为第一?而原来就有的母附属医院改名为第二?也许有个地域传说,可以说明这个“第一”和“第二”颠倒的关系问题。

5.令人欣慰的第一台手术

1956917日,一附院人克服重重困难,成功实施建院后第一例完美的手术!在电梯尚未安装到位、病人病情危急之际,全院医务人员硬是靠手、靠肩膀,用担架将手术患者抬上抬下。虽然条件艰苦,但是手术过程非常顺利,术后病人未出现感染,康复出院。

1956910日,是西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开诊的第三天,负责开着医院仅有的一辆救护车的老李师傅与往常一样,一大早出车,先将部分医生送到二附院上门诊,然后直奔火车站东边的临时接待点,医院派了几位医护人员每天在这里“蹲点”,一是宣传一附院开诊,二是接收病人。

或许是9月秋季多雨的缘故吧,老李师傅刚把医务人员送到火车站,天上就下起雨来。不到一会儿秋雨纷纷,越下越大。几位年轻的医务工作者并没有因这清凉的雨意而高兴,反而皱起了眉头。医院开诊,病员稀少,学生怎么实习,又怎样实现让老百姓认可的“最好医院”的目标?面对突如其来的大雨,看着门可罗雀的火车站前广场,大家的担忧“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此时,在火车站西出口处的人流中,一位头戴破烂灰蓝色帽子、身穿蓝色劳动布衣的中年男子正边走边东张西望。他50多岁,中等身材,右手提着一个布袋子,袋子很小,看上去瘪瘪的,不像是出远门的样子。男子的神情很焦急,一直在环顾四周,像是在寻找什么人,虽然步子不紧不慢,但走路姿势细看起来,不像正常人那般轻松自如。因为下雨的缘故,男子的衣服上落了零零星星的雨点,裤脚和布鞋也被泥水打湿了。

他绕着火车站广场走了快一圈的时候,抬头发现了一条横幅“西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横幅的下面摆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桌子周围站着几个身穿白大褂的年轻人。男子加快步伐向这几个人走去。

“你们是医院的人吗?”

“是,我们都是。”一名医务人员赶紧上前示意这位男子坐下,并微笑着说:”您好!有什么需要我们帮忙的?您是要看病吗?”

男子一边用手扶了扶已洗得发白的帽檐,一边激动地说:“哎呀,终于找到你们了!俺生病了,县医院治不了,说是太复杂了。西安是大城市,有好医院,一定能治好俺的病。”

医务人员热情地说:“我们会尽力而为的。您先说说您的具体情况吧。”

这位中年男子名叫高树芳,时年53岁,河南温县人,是当地一家农机厂的一名普通工人。早在14年前,他发现自己右侧腹股沟外有一较柔软的肿块,刚开始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也就没有当回事,因为一躺到床上,那个肿块便神奇地消失、不见了。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一使劲或者咳嗽、站起时,肿块就突出来,而且越来越难以缩回去。有一天,在厂里上班时,他猛一伸腰,一股酸痛从大腿根部发出,瞬间传遍全身,疼得他差点晕倒。他赶到县医院去做检查,被诊断为疝气。用疝气带压、吃药打针,在当地几家医院都看过了,因为他血糖高,被怀疑是糖尿病,要是做手术的话,风险很大,所以一直都没能根治。加之自己家在农村,孩子多,又有老人,几张嘴都等着他,哪儿来的钱看病?本打算放弃的时候,他听工友说,陕西西安新开了一家规模很大、医疗水平很好的医院,还安排了医务人员在火车站接送来自各地的病人。抱着试试看的想法,他买了99号从温县到西安的火车票,来碰碰运气,如果还是治不好,就当天返回,所以随身没有带太多的行李。

听完患者的自述,医护人员表示,会尽最大努力帮患者治好病。高树芳似乎看到了希望,信心倍增。十点钟左右,医护人员用专车将他送往医院。

从火车站到医院,路途较远。当时开通的只有一条3路公交线路。当救护车穿过人群熙攘的城市,来到满眼泥土路、麦子的郊区,又行使了10分钟,除了偶尔看到几间小平房,见不到医院的影子,本来心情稍有舒缓的高树芳顿时紧张起来。他透过车窗望向外面,见四周十分偏僻和荒凉,很少看到行人,便急忙问旁边的医务人员:“大夫,俺们这是去医院的吧?还得多久才能到啊?”医务人员解释道:“没错的,同志,去医院的路就这么一条,过了小寨,离医院就不远了。”果然,车刚一转弯,高树芳远远地就看到了新修的医院大楼轮廓。

高树芳跟随几位医务人员下了车,穿过一片麦田,一座高大的楼宇完整地呈现在他眼前。他第一次看到这么高大漂亮的新楼房,而且这座大楼看上去像一架准备起飞的飞机,他觉得很新奇。

高树芳怀着复杂的心情走进了医院大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圆形的喷水池,哗啦啦的水声听上去是那样悦耳。数十棵小松树和冬青树环绕着喷泉,构成一圈像太阳光晕般的花坛。绕过花园,进入后面的住院大楼。高树芳被带到了主楼东侧一层的12病区外科病房,接诊他的主治医生是年轻的万恒麟、党正祥和胡启和医师。

翻开一附院的第一份住院病历,已泛黄的笔迹记录着如下内容:“高树芳,男,53岁,河南温县人,于1956910日中午12点入院,患者于14年前发现右侧腹股处有一包块,柔软,每次用力时肿块出现频繁,平卧或者用手压时可以推入腹腔,因包块逐渐增大,所以患者经常用疝气带压着,否则腹部不舒服,后来影响工作,自得病以来,有腹疼历史,大小便正常,初步诊断为右侧腹股沟斜疝。

经过初步诊断之后,高树芳被要求住院治疗,他成为一附院开张以来第一位住院患者。刚踏进病房,他感到陌生而拘束,自己住进了招待所?不,这里比县招待所可高级多了:病房宽敞,窗明几净,阳光普照,洁白的墙面,如镜面般发亮的地面,房内东西向各摆放着4张钢丝床,白色的被子,被子上面是一条棕黄色的毛毯。床上铺着白色的床单,整齐地叠放着被子。他从护士手里接过一套病号服和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护士特别叮嘱他:“高师傅,一会儿您先去洗个澡,然后将病号服换上。今天您先好好休息,明天早晨我们会给您安排检查项目。”

还能洗澡?对于来自于工厂、家住农村的高树芳来说,一年能洗一次澡就跟马上要过年了似的。高树芳一边应着一边看病号服,似乎想起了什么,突然叫住了正要走出病房的护士:“护士,给你说件事。你看,俺出门的时候没做什么准备,家里人也不知道俺能在你们这里治病,俺能不能先回趟家,然后带个家人再过来。俺以后做了手术,身边要有人照应。”

“高师傅,您不用担心没人照顾,我们这里不光有给您看病的主治医生,还有住院医师、实习医生,另外还有24小时值班的护士。您有什么需要给我们说就行,我们会照顾您的。医院有规定,患者家属不能一直陪同。不过您可以和您家人联系一下,告诉他们您的情况,让他们放心。

第二天早晨8点,实习医生和护士走进高树芳的病房,对他进行住院后第一次体温测量、三大常规检查。

腹股沟疝是指腹腔内脏器通过腹股沟区的缺损向体表突出所形成的疝,俗称“疝气”。根据疝环与腹壁下动脉的关系,腹股沟疝分为腹股沟斜疝和腹股沟直疝两种。依据解剖学上“肌耻骨孔”的概念,腹股沟疝包括斜疝、直疝、股疝、复合疝及较为罕见的股血管前、外侧疝等。它是临床常见病,成人疝是不可能自愈的,手术是唯一有效的治疗方法。如不及时诊治,轻者影响劳动力,重者可因疝嵌顿和绞窄威胁生命。

最早有关疝的论述出现于公元前1552年。我们翻阅资料目前所查到的关于疝治疗的报告是19549月发表在《中级医刊》上滕公浩撰写的《坏疽疝之认识和外科处理》。虽然医学发展迅速,现在腹股沟疝修补术已成为普外科最常见和最普通的手术之一,但在五十年代的中国,对于外科临床工作而言,其手术具有挑战性。这就是当地县级医院没有给高树芳做手术的原因。

“救死扶伤,实行革命的人道主义”是医务人员的神圣职责,更何况是要救治一位“无产阶级工人老大哥”。对一所刚建立的医院而言,对一群年青的医务工作者而言,有巨大压力,更充满无限动力!

一位“阶级兄弟”患者、一份病历,让医护人员围坐到了一张桌子旁,病程长,病症重,是否患有糖尿病?病人的身体条件能否忍受手术?几经反复斟酌,多次讨论,院方最终决定:在各项检查指标正常的条件下,准备为高树芳进行疝修补术。

由于高树芳是河南人,吃不惯食堂的饭菜,起初每到饭点他都不怎么吃饭,细心的护士发现后,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回宿舍给高树芳熬了一碗小米粥。高树芳看到还在冒着热气的粥,情不自禁地落泪了,他对护士说:“没想到在这儿还能喝上小米粥。谢谢你,谢谢你!”护士将粥递给高树芳后说:“照顾您是我的职责,您健康就是我们这些医务人员最大的快乐。一碗粥不算什么,只要您身体能够早日恢复,这才是最重要的。”

住院的第三天,医生查房时发现患者左小腿外侧有一癍如指头大红肿,已经化脓,医生当即给予了局部封闭性治疗。此后检查时,发现患者小便含糖为阳性,有三个加号,糖尿病被确诊,手术时间被迫延迟,随后进行膳食疗法,将普通的饮食改为第八号糖尿治疗膳食。916日,也就是患者住院的第7天,其尿含糖为一个加号,大便检查呈隐血阳性。医生会诊之后,决定次日也就是917日早晨8点,给患者做腰麻下腹股沟疝修补术。

接到即将做手术的通知,手术室的几名护士马上行动起来,开始了术前准备工作。手术室打扫好了,消毒到位;简单的仪器设备调试到位;手术要用的纱布、敷料用手洗了一遍又一遍,消毒水浸泡、晾干折叠,灭菌处理也准备到位。可以说是“万事俱备,只等手术”。

由于是边建设边开诊,大楼并未完全竣工,住院部的电梯还没有安装。怎样将病人送到手术室?只能靠人力了。外科十二病区的医生、实习生和护士将患者从病房抬至手术室,虽说只是向上爬三层楼,但是要将病人安全稳妥地抬到手术室,还真是一件费劲的活儿。平地上抬着人走都不是很容易,更何况是一阶一阶地走楼梯!大家一边调整抬病人的姿势,一边还要考虑病人的安全。七手八脚,你扛我顶,用担架把病人安全地送进了手术室。虽然条件艰苦,可是为了病人的健康,为了这位远道而来的“工人老大哥”,大家自觉地团结一致、齐心协力地扮演了“人工电梯”的角色。

手术室门前的红灯闪亮。在胡启和医生顺利实施麻醉后,由万恒麟主刀、党正祥及胡启和作为助手,开始进行腹股沟疝修补术:常规皮肤准备及铺巾消毒,在腹股沟韧带上一指,自髂前上嵴内侧到耻骨结节的方向,作与腹股沟韧带平行的切口,长约7-9厘米,分离、切断,环形缝合,结扎止血,盐水冲洗,纱布包敷……不到2个小时,手术顺利结束。

做完手术,大家依照术前的方式将高树芳抬出手术室送到病房。术后,他的血压、呼吸、脉搏等生命体征很稳定,没有出现任何的不适之感。术后的当天晚上,医生们本该可以下班回宿舍休息,但他们在食堂吃完饭后又不约而同地回到了病房。

一进病房,万恒麟就问:“病人情况怎么样了?各项指标正常吗?”值班护士拿出记录回答道:“患者情况基本平稳,到目前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党正祥、胡启和则叮嘱道:“半夜的时候多观察一下病人的情况,刚做完手术,一切都要多加注意。有什么情况,立刻到隔壁值班室找我们。”

手术后的次日,患者吃饭正常,无恶心呕吐症状,能够自主下床活动,小便检查为阴性,血糖定量正常。随后的几天,医生查房检查伤口,恢复得很好,没有化脓感染的现象,也没有出现发热。检查结果显示,患者的尿常规含糖为阴性,其他检查均无阳性。

经过8天细心治疗和精心护理,925日,高树芳要出院了。临别时,他向医生护士逐一道别。没有鲜花和感谢信,一句“谢谢你们!”,质朴地表达了一位普通患者的心声。最后,高树芳眼眶湿润,和医护人员挥手道别,心里装着无限感激。他感谢医生们的高超医术,感谢护士们的关爱照顾,感谢一附院给了他开始新生活的希望……

就这样,在医务人员的共同努力下,成功实施了一附院开诊后第一例手术。

六十年后,再回眸这一历史瞬间,现代人看似一台普通的手术,因为当时条件有限、医学技术有限,而一附院人能迎难而上,开拓创新,在一附院的发展进程中,是一个非常良好的开端,留下了极其珍贵、浓墨重彩的一笔!

责任编辑/周武峰

 

上一篇:企 魂

相关文章

2016-11-17 10:58:23
2016-11-17 10:57:41
2016-11-17 10:56:58
2016-11-17 10:56:08
2016-11-17 10:54:20
2016-11-17 10:53:36
2016-11-17 11:00:48
2016-11-17 10:58:03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