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12月号 >> 阅读文章

开发区的学子

2016-12-15 09:37:2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606

开发区的学子

 朱晓军 屠雅铭

北纬30°,东经120°有一开发区——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这是特殊的开发区,位于杭州市的东部,亦称下沙。

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特殊就特殊在集制造业基地、高教园区、科技研发、居住为一体。制造业与科技研发在一起不稀奇,科技要转化为生产力嘛;科技研发与居住为一体也不稀奇,科技人员也需要有生活空间嘛,稀奇就稀奇在开发区与大学城,制造业与高校在一起。

于是,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成为全国惟一拥有大学城的开发区,下沙高校园区也成为惟一建在经济技术开发区的大学城,这里拥有14所高校,20万学子。

这里的高校自称下沙高校、开发区高校。有一所大学自定位为:“立足开发区,服务杭州市。”校长说,我们是开发区的高校,我们的人力资源、智力资源、体育设施、图书馆都向开发区的企业和居民免费开放。下沙的居民可以到他们的图书馆借书,开发区的企业可以在学校的体育场举办足球赛,他们还为开发区的职工办培训班……

这是高校的大气。

开发区在每一所高校栽27棵树,开发区管委会主任说,把这些树栽在高校,就是栽在开发区!

这是开发区的胸怀。

下沙高教园区的学子也就是开发区的学子。

一、抱着兄弟上大学

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位于下沙高教园区的东区,这是浙江省首批省级示范高职建设院校。201073日,这所学校的党委副书记和数字信息技术学院的党总支书记一起来到杭州市萧山第四职业高中,把那年的第一份录取通知书交到了考生翁建光的手中。

翁建光有什么不同寻常的背景,让校领导亲自登门送录取通知书?他父亲是高官,还是他是众校争夺的高考状元?

都不是,他是一位患有残疾的考生。他患有小儿麻痹症和先天脆骨症。不知去过多少医院,看过多少医生。医生无奈地说,他这辈子也挣不脱了,身体只能越来越差。他被这可恶病魔缠住了,他的骨头比干枯的树枝还脆弱,出生刚三个月就开始骨折,至今不知骨折过多少次,光那条右腿就骨折过二十多次,有时一个星期骨折两三次。他身上的骨头几乎都是接过的,难以找到没有骨折过的。

两岁时,他的双下肢开始萎缩,随之脊背也跟着弯曲了;三岁时,比他晚出生几个月的孩子都已经满街跑了,他却失去了直立行走的能力,要双手拄着板凳,蹲在地上一点点挪动。

10岁,他才上学读书,母亲沈秀凤把他送到学校,他就坐在自己的坐位上,直到母亲来。

他也能上大学?

跟他同时录取的还有一个考生,他叫李阳。如没有李阳,翁建光将与大学失之交臂——他将放弃填写高考志愿。高考结束时,母亲为难地说,你读小学时,离家近,妈妈可以一天过去看你几次,读初中时就离家远了,妈妈可以把你送到学校,放学去接。你读高中时,妈妈已力不从心了,一是妈妈年纪大了,二是你个头没怎么长,比课桌高一头,可是身重却增加了。你本来可以考取更好的高中,为了离家近,只好选择萧山第四职业高中。那所学校离家也不近啊,骑电动车要半个多小时,妈妈风风雨雨地送你三年。现在你要读大学,离家最近的大学也有十几公里,妈妈哪能放下家,丢下你父亲和弟弟去学校照顾你?

李阳是翁建光萧山第四职业高中的同班同学,比翁建光小三岁,是位充满阳光的男生,他提出抱着翁建光读大学!

李阳家在萧山河庄村,是个90后。中考失利,没能考上普高,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委屈地进了萧山区第四职业高中计算机307班,跟翁建光成了同班同学。

对参加过中考的学生来说,连普高都没考上,这是败笔,或者说是件沮丧事,这年头哪个学生和家长不想上省重点、市重点,哪怕这两“点”整不上,整上个区重点也行啊,考个职高,大学梦就像风筝似的,还没等升起来就刮到电线杆子上了,凄然地随风抖动。这风筝要与不要都没啥意思,够下来也破烂不堪,即使还能放也飞不高了。进了职高,北大、清华、浙大、复旦等名校想都别想,连浙江工业大学、浙江理工大学等二本高校都没什么希望,顶多考个职业学院,什么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浙江经贸职业技术学院、浙江经济职业技术学院之类的专科。

9月份开学,那天戴着黑框眼镜的大男孩李阳无可奈何地晃进计算机307班,一进教室就看见了坐在第一排的翁建光。他个儿比课桌高一头,耷拉着脑袋、佝偻着身子,胳膊像只受伤麻雀似的蜷曲在桌上,关节突兀。他的脸上却挂着笑容,笑得有几分顽皮。这班怎么有这么个同学?

同学大都跟李阳似的,情绪不高,找个座坐了下来,他就坐在翁建光的身后。

班主任张琪青像刚出炉面包似的热情洋溢,先对同学们表示欢迎,然后给大家介绍翁建光,她说:我给大家介绍一位特殊同学,他叫翁建光,患有先天性脆骨症。他的骨头撞一下就会骨折,同学们千万不要跟他打闹……”

脆骨症?这个词对李阳来说既陌生又新奇,他以新奇的目光重新打量一下个子还没有七八岁孩子高的翁建光。他身高1.7米,接近中等身高,如出现在翁建光面前肯定十分高大。

下课,班级像劲风刮进静谧的竹林,生动和活跃起来。一位同学抱起翁建光去上厕所。翁建光手里还拎着一只小板凳,看来他不能行走。旁边的一个同学见李阳有点儿疑惑就解释道,别看翁建光个儿矮,年纪却是班里最大的,他是班里惟一的80后。他手里拎的小板凳就是他的腿和脚,他的腿不仅不能吃力,而且还容易骨折。

“你怎么知道的?”李阳问。

“我跟他是初中同学。”

同是天涯沦落人哪,考进职高的学生,在社会上不就像翁建光似的可怜可悲么。

李阳是中考发挥失常掉进了这所职高的。大学梦破灭了,他就像得了流感似的,怎么都提不起精神。其他同学也跟他差不多,只有那个“瓷娃娃”整天是乐呵呵的,像中了头彩似的。他高兴个什么劲啊,难道考进职高也值得庆幸?

一天下课,李阳突然对碰不得的“瓷娃娃”说:“光光,让哥抱一下好吗?”

“哥”不是哥,不代表充大,而是网络流行语,“光光”是班里同学对翁建光的爱称。

面对李阳的盛情“邀请”,翁建光有点儿受宠若惊,终了还是点头接受。

李阳伸出两只手,两膀一运力就把翁建光抱了起来。李阳在家是独生子,从小到大没抱过别人,这是他第一次抱别人,有点儿新奇感。“没我想象那么重嘛!”他说罢,将翁建光放回座位,然后真就像哥似的大手一挥:“光光,以后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叫哥好了。”

那天有计算机课,他们教室在教学楼南楼的二层,计算机教室在实训楼的五层,李阳自告奋勇要把翁建光抱上去。开始走几步,他没觉得沉,翁建光体重本来也没多重,仅五十多斤。李阳从小到大没干过体力活,上两层楼后就有点气喘吁吁,两腿渐渐发软,手越来越抱不住。这还不说,手背还像爬了一群蚂蚁痒得难受。他知道把翁建光抱起来就不能放下,那两条小腿弯弯的,软软的,放下没准就压骨折了。可是,越抱越沉,越抱手还就越痒,渐渐痒的不是手背了,好像在心上。心痒的滋味实在难受,可是他得咬牙忍着,不能撒手,不能挠痒。他把翁建光抱到计算机教室放在座位时,累得差点儿坐在地上。

没想到,抱了几次之后,李阳就有了长进,上楼也不喘了,腿也不软了,手背也不痒了。俩人混熟了,彼此有了了解。翁建光是1988年出生的,比李阳大三岁。他在三个月就出现了骨折,两岁时下肢出现萎缩,慢慢脊柱也弯曲了。三岁时,被确诊为先天性脆骨症,路还没走稳就没路可走了。那时,别的孩子跑来跑去,爬上爬下,他只能用小胳膊支撑着脑袋,可怜巴巴地坐在门槛看着。

别看翁建光残疾了,他却很可爱,开朗,幽默,温和,重感情,热心肠,不论谁在学习上遇到难题都热情帮助,同学都很喜欢他,李阳就更别说了,每次都抢着抱他。一来二去,他们俩成了铁哥们儿,没有了什么避讳。

一次,李阳抱翁建光上厕所,他撸起裤管给李阳看,他的右腿幼儿胳膊似的孱弱,像被风刮得倒伏芦苇似的弯着。他告诉李阳,他从小到大骨折过多少次已记不清了,仅这个右小腿就骨折过二十多次。骨折最多的是读小学的时候,有时一周骨折两三次。起先骨折了就要去医院,后来妈妈渐渐学会了接骨。接骨是件非常痛苦的事儿,先要把错位的骨头强行拉开,对接上,然后用两块木板夹好用布条捆紧。他在接骨时痛得撕心裂肺,小时候就大喊大叫,大汗淋漓,现在不喊不叫了,不论多痛都要忍着,喊叫都没用,该痛还得痛。

最痛苦的还不是骨折,是什么?痒。那像无数只像热锅蚂蚁似的小虫在身上爬,你要是不挠它就从身上爬到心上,那滋味比痛还难受。挠痒也是一种幸福,你看到老头儿,老太太挠痒时往往眯着眼睛,那是在享受挠痒的痛快。可是,翁建光只能享受痒,不能享受痛快。一次,他忍受不了,没有听妈妈的话,用手使劲儿挠,痛快倒是痛快了,结果呢,却把骨头给挠了出来。脆骨病是世界疑难病,也是让人恐惧的病,得了这种病就等于接到死神发来的预报,得这种病的人通常活不过30岁。

李阳惊呆了,没像到这个整天乐呵呵、特别阳光的翁建光竟承受如此苦难与不幸。

李阳问翁建光:“你怎么笑得出呢?”

翁建光平静地说:“开心过是一天,不开心过也是一天,我为什么不开心?再说,你开心了,你的亲朋好友也都开心了。即使为了他们,你也要开心。”

李阳服了,服得五体投地。自己为什么没像翁建光那样为别人着想呢?他跟翁建光一样,也是农家子弟,家住萧山河庄村,父亲是木匠,母亲在绣花厂打工,他们供他读书也不容易。李阳周末回家说起翁建光,父母叮嘱道:“你帮人要说到做到,尽心尽力。”

他们没什么文化,像中国其他父母一样,把文化寄托在儿女身上,希望他们能成为专家、学者,能成为有文化的人。中国父母往往以为儿女读了大学,或读到硕士、博士就有文化了,其实不然,这些年来我们培养了许多有文凭没文化的大学生,他们有知识,却没有过去那些小学毕业或中学毕业的人有文化。

文化与教养有关,没教养的人注定是没有文化的。李阳的父母意识到这一点,可是李阳初中就住校,有些独生子女的毛病没来得及帮他改掉。谁知遇到翁建光之后,李阳学会了照顾别人,让父母喜出望外。

翁建光的乐观、开朗与向上的精神犹如冷寂荒野里的一团篝火,温暖了李阳他们那个群体——计算机307班的15个男生。他们课余时间就聚集在翁建光身边,跟他聊天或下棋。当然,15个男生也温暖着翁建光。这是一群活泼可爱的高中生,学习成绩没有省重点、市重点学校的学生好,却有着一颗包容和向善之心,有着一付热心肠。下课,他们争先恐后地抱翁建光上厕所;中午,他们先跑去帮翁建光打回饭;早晨630分,他们准时从教学楼南楼跑到校门口去接翁建光,风雨无阻;晚上,他们再把他抱到学校门口,放在他母亲的电动自行车上……

几句流行话在这个班流行起来:“光光,哥抱你上厕所。”

“光光,哥抱你上楼。”

……

抱的次数多了也就默契了,翁建光的脚勾一下小凳子,甚至看一眼门口,那就是要上厕所了,他们就过去,抱起他就走。他们手一伸,他的两个胳膊像翅膀似的抬起来,然后将手夹紧。他们不仅知道抱的哪个姿势他舒服,哪个姿势他不舒服,还知道怎么避免碰撞与磕着。他们抱他就像抱一只价值连城的明代瓷瓶,哪怕自己摔个鼻青脸肿也不能把他碰伤,不能有任何闪失,否则还不如不抱。他读初中时发生过这种事情,一同学抱着他进教室,另一位同学急三火四地往外跑,撞了他腿一下,“咔嚓”一声骨折了。

进职高后的第一次期中考试,李阳的成绩从前几名掉到第15名,翁建光却稳居第一。

李阳那段期间没心思读书,没事就躲在寝室看闲书,上课也打不起精神。前途渺茫了,这书还读得有什么劲呢?在这现实社会,功利色彩相当地浓,谁干虚无缥缈的事?

翁建光却像没心没肺似的,李阳他们苦恼时,他学习;李阳他们学不下去时,他学习;李阳他们玩得热火朝天,他还学习。这就纳闷了,他为什么就不能开开心心地玩一玩,充分享受一下美好人生和灿烂的青春呢?难道学习对他就那么重要?他就是门门考一百分,将来能考上北大、清华又怎么样?职高毕业时,他已22岁,接近他的黄昏和日落。

时间长了,翁建光道出了缘由。他7周岁那年,该上学读书了,母亲沈秀凤骑着自行车驮着瘦小的他跑遍附近所有小学,没有一所肯接收他,一是怕他成为学校和老师的累赘,二怕学生玩耍时把他撞骨折,学校和老师要承担责任。八周岁和九周岁那两年,体重仅四十多公斤的母亲又驮着他跑遍周边的学校,仍然没一所肯接收他。十周岁那年,他再不上学就没机会了,妈妈求爷爷告奶奶,好说歹说,一再保证他在学校发生任何意外都不让学校负责,盛乐村小学才接收他。开学前,他不知把书包背了几次,把本子掏出来看过多少遍。他没想到读书会那么苦,那么难,最苦最难的自然是母亲。母亲为他上学放弃了打工,怕他上学迟到,凌晨5点钟母亲就骑着自行车驮去学校,冬季夜幕还没拉开,寒风打在母亲的脸上和身上。其他学生的父母早晨把孩子送到学校,晚上去接也就行了,他的母亲中间还要去学校七八次,要给他送水送饭,要抱他上厕所,还要帮他活动肢体。读小学三年级时,母亲生下了弟弟,母亲更忙了,要照看弟弟,要做家务,还要去学校照顾他,母亲不论怎么忙从来没耽误他上学。十来年来,不论刮风还是下雨,他都没迟到过。

苦难让他早熟,让他善解人意,让他读懂父母的艰辛,他说自己花的每一分钱都是老父亲在建筑工地打工赚的。父亲已年近花甲,风里来雨里去赚钱不容易,脸晒得黝黑,皱纹爬满额头和眼角……他怎会不珍惜学习?从小学到初中,他的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年年拿回两个奖状,一是学习成绩优秀,二是优秀少先队员或优秀团员。

凭他的中考成绩本可以去比这好得多的学校,他心疼母亲,学校离家远,母亲接送跑得就远。母亲将他从小抱到19岁,从盛乐村小学抱送到长山初中,九年三千多个日子,尽管他体重没怎么长,可是母亲的年纪一年比一年大,抱他越来越吃力了。这所职高是离他家最近的学校,半个多小时路程。他选择计算机专业就是想开网店,或者做广告设计,他要赚钱养活父母。

李阳的心再次被震撼了。他在假期去了翁建光家,那是十几年前造的萧山式农宅,上下三层。翁建光上下楼不便,他的房间在一层的西边,比他小13岁的弟弟跟他住在一起。

在翁建光家,李阳看到九个凳腿磨平的小板凳。

翁建光有几分自豪地说:“这都是我用过的小板凳,我每年要一个。”

九个九年。他不能行走,要坐在小板凳上一点点挪动,一点点地蹭动。

李阳的眼泪差点儿没掉下来了,翁建光“走”多少路才能磨去八厘米的凳腿?

翁建光这么艰难还能开开心心地活着,刻苦地学着,自己有何理由放弃?李阳变了,将翁建光当成朋友,又当成竞争对手。有了“竞争对手”,他学习劲头足了。高二时,他的成绩上升到年级第三,被选为班长,入了团。

三年的光阴流水似的过去。201067日,计算机307班的同学迎来了高考。

他们班在同一考点,李阳的考场在四楼,翁建光的在三楼。李阳和几位同学考试前把翁建光抱进他的考场,再去自己的考场。考完之后,他们还要下楼把他抱出来。

三、在培育“马云式”人物的平台上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是杭州市属高校,也就是这所学校提出“立足开发区,服务杭州市。”校长叶鉴铭说,我们是开发区的高校,我们的人力资源、智力资源、体育设施、图书馆都向开发区的企业和居民免费开放。

这所学校还提出一个口号:“我们可能没有马云式的人物,但必须要有培育马云式人物的平台。”他们还提出,“创业成功是我们教学成果,创业失败也是我们的教学成果。他们每年拿出100万元设立了“护犊资金”,大胆地鼓励学子创业,帮助创业失败的学子重新扬起风帆,继续远航,走向成功。

沈康强是这所学校05级学生,学的是软件开发。2008年临毕业时,在一家公司实习了几个月,那家公司想把他留下。学校的老师也给他介绍了几家公司,那几家公司也都对他挺感兴趣。可是,他却选择了自主创业。在2007年,杭州职业技术学院在“学生发展必须融入专业发展”的基础上提出“创新创业能力是高职学生的核心能力之一”的理念。他们邀请企业家和创业成功人士进入学校,对学生进行创新创业指导,将学生创新创业能力培养融入人才培养各环节和全过程,构建了实战训练和检验阶段、创业准备和技能提升阶段、创新意识和能力提升阶段、知识普及和兴趣激发阶段的“四阶段”渐进式创新创业教育体系。

2007年底,杭州职业技术学院还拿出三幢教学楼,总面积一万多平方米,与开发区共建了高职学生创业园。这三幢楼属于教学划拨用地,学生用于创办公司不能注册,开发区专门下文,临时将用地性质变为综合用地,这样一来,这个创业园在全国首开学生在校内真实注册公司进行创业之先河,并得到教育部领导的肯定:“这在我们大学生创业教育改革中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

这个创业园在沈康强的一生中也是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有了这个创业园,他的公司就可以在校园安营扎寨。还有三个月就要毕业,离开学校时,他跟本校同专业的几位学长聊天,没想到越聊越投机,最后一拍即合:三个人投资50万元创办一家公司。

他要出15万元钱,这对浙江省德清县普通农家来说不是个小数,何况他的父亲经商失败回到农村,靠种地为生。可是,沈康强想,创业对他来说是背水一战,不创业是没有出路的。看看公司那些员工就知道了,做10年,甚至20年也在杭州买不起房子,扎不下根。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男孩,不仅想到自己未来的家庭,还想到父母,怎么让家人过上好日子,让他们活得体面点儿。他必须创业,必须成功。

父亲很支持,在家里负债的情况下,从亲戚那给他借了这笔钱。这样,杭州网匠科技有限公司就这样成立起来,沈康强占30%的股份,出任总经理,另外两个股东一个也占30%股份,一个占40%的股份,他们都有自己的工作,不参与管理。

公司成立刚两个月,沈康强接到高职学生创业园老师的电话,说欢迎他们公司进入。沈康强琢磨了一下,入住创业园是件利好的事儿,一是房租低,二是用人成本也会降低,许多活儿可以让实习生做,三是技术上有什么困难,可以找老师帮助。于是,沈康强欣然地把公司迁入创业园。

杭州职业技术学院的叶鉴铭院长对他们说,我们杭职院可能没有马云式的人物,但必须要有培育马云式人物的平台。他说,我不指望学校能出多少个百万富翁,千万富翁,我希望学生在创业园能得到锻炼,哪怕失败也好,成功也好,这些经历肯定会在你人生的书上画上很重的一笔。创业园的目的,也不是让学生一毕业就去创业,只希望创业园能影响整个学校的学生,告诉他们还有一条路可以走,那就是创业。

创业时,公司的六七个员工都是沈康强的同班同学,彼此了解,也愿意在一起干。不过当时很艰苦,大家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干在一起,尽管艰辛,也很有意思。对一家公司而言,50万元的投资属于低成本运作,大的项目做不来,况且公司的员工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没有什么经验和阅历。沈康强决定从小做起——给企业单位做网站。这是辛苦活,做一个网站收费三至五千元,两个员工要一二周才能完成,除去成本仅赚一千多元钱,去掉房租水电费,几乎不挣。不过,沈康强对未来却充满信心——客户资源需要一点点地积累,案例需要一点点地积累,经验需要一点点地积累,技术也需要一点点地积累……他相信自己的公司会发展壮大的。

没过多久,他们找到了杭州一家有名的广告公司,他们帮上市公司做平面设计,给房地产公司做宣传文案。在他们的业务中会包括企业网站,可是他们有设计人员,没有技术人员。沈康强他们是有技术,不懂设计。网站的好坏,关键是设计,报价高低也取决于设计。沈康强他们主动要求合作,对方出设计,他们来实施。他们的合作空前成功,业务量一下就爆了,利润也上去了,熟能生巧,他们越做越熟练,过去一二周做完的网站,两三天就做好了。

第二年2月,沈康强想,既然生意这么好,也有钱赚,干嘛不趁机扩大规模?网匠公司开始招兵买马,员工很快就扩大到十六七人。随之公司的业务范围也扩大了,不仅仅做网站,还有了设计部门,过去做一个网站报价仅四五千元,现在可以报一两万元了。沈康强在跟广告公司合作时就很懂得借力,谈好版权共享,案例即是广告公司的,也是他们网匠的。这样一来,他们可以拿出许多案例供客户选择。

2009年,他们获得了杭州市大学生创业无偿资助,给了他们五万元。接着,网匠又被授予杭州市高新技术企业,开发区又奖励他们五万元。高职学生创业园有许多大学生企业获得了资助,总额达四百多万元。

没想到创业如此顺利,五四青年节,时任杭州市市长的蔡奇到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视察,来到了网匠公司,对沈康强他们说,杭州市政府和开发区将会出台更多的优惠政策,来支持你们创业。你们要好好干,我以后还会来看你们的。沈康强感到莫大的欢欣鼓舞,决心一定要把网匠做大做强……

网匠不能仅做网站,他们与国内一家比较知名的汽车生产商合作开发新的导航仪。传统的导航仪只能把你引导到目的地,他们开发的新产品会根据路况自动避开拥堵和施工路段。另两个股东对这个项目不看好,表示反对。沈康强认为,网站的生意不错,可是并不怎么赚钱,这样技术弱的小公司越来越多,竞争也越来越激烈,没有新产品就要被市场淘汰,这个公司一定会死的,所以必须要转型升级。三个股东的意见不统一,最后那两个股东退出,沈康强出三十多万买下他们的股份。

2010年初,网匠成为沈康强独资的公司。这时,企业的问题渐渐显现,新招聘的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缺乏经验和阅历,技术也不成熟,做的网站客户越来越不满意,不断地返工。这时,开发的导航仪项目也失败了,他们的想法太超前了,当时的网络不支持。

年底,员工纷纷离去,公司除沈康强之外,只剩下一个员工……房租和水电费交不上了,沈康强只好找创业园主任,请求缓一缓,过年后再交。主任爽快地说,没关系,学校刚刚设立“护犊资金”,你的情况很符合。你申报一下,专家审定一下。

春节一天天逼近,沈康强的口袋像洗过似的,连一元钱都没有。在湖州农村的父亲一遍遍地打电话催他回去过年,可是他连车票钱都没有怎么回去,再说就是回去了,也无颜见江东父老,借亲戚们的15万元钱,一分都没还。

父亲知道了他的情况,托人给他捎来600元钱,腊月二十九的下午,他才回到家。

那一年,沈康强获得五万元“护犊资金”。采访时,他说,那个时候我挺感动的,这个钱虽然不多,不能解决我所有的问题,在困难时候帮我一把,我觉得还是蛮有归属感的,至少我觉得这个学校没把我当成外人。在那之前,我有点儿浑浑噩噩,拿到那笔钱后,觉得自己也不能这么下去了,就觉得人家都这么帮我了,还有什么话好说。

沈康强调整了业务方向,开始从事仓库管理系统、人事考核系统和财务管理系统的开发。失败是成功之母,导航仪的研发为他积累了大量的技术资源。他们做的是定制,根据客户的要求来做,而不是做产品卖给客户,也就是说客户要求做怎么样的,他们就做成什么样的。从此,生意顺风顺水地起来了。

对网匠来说,迁进学校的创业园是关键的、正确的选择,这里有事可以找学校,比如法律方面、用人方面、技术方面,以及遇到的工商问题等等,学校都会视为自己的事情,全力以赴去解决,绝不会走过场,摆样子。创业园的企业若与客户产生法律纠纷,被客户起诉了,学校会出面找法律专家,帮忙协调与解决。沈康强说,自己找律师有可能钱付了,服务却不到位,学校给找就不一样了。每届学生毕业,学校都会对他们宣传创业园内的企业,“我们这里的企业做得好,又是你们的学长办的,可以优先来考虑……”

在技术层面上,创业园的公司可以与学校互动,比如教学或实验上遇到什么技术问题,网匠这些公司的技术人员可以随时帮忙。公司遇到什么技术问题,公司可以去请学校的专家。有一年,沈康强他们公司做一个项目——根据地理位置自动考勤软件,即用手机打卡,要研发这个软件可能要花很长时间,学校有位老师正好有现成的技术解决方案,他又是这方面做得比较牛的。那位老师带六七个学生,将他的技术融合了公司的意图,解决了这一技术难题。

2015年,网匠拥有了许多分公司,年营业额已达2200万元,利润四五百万元,沈康强不仅买了奥迪A6,还在萧山区买下一百四十多平米的房子。

沈康强说:“我觉得杭职创业园跟其他的创业园真不一样,现在有很多人来找我,叫我入驻他们的园区,给我很好的条件,免三年,免几年,跟我讲得很好的条件,但是我觉得一个园区如果没有生命力的话,我去干吗呢,我为什么喜欢杭职创业园,我觉得它是一个有生命力,活着的园区,思想还是很超前。”

作者简介:

朱晓军,辽宁沈阳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著名作家。

责任编辑/卢旭

 

相关文章

2016-12-15 09:40:37
2016-12-15 09:38:21
2016-12-15 09:35:26
2016-12-15 09:24:37
2016-12-15 09:23:21
2016-12-15 09:21:17
2016-12-15 09:20:12
2016-12-15 09:17:24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