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12月号 >> 阅读文章

下沙,一个世界瞩目的地方

2016-12-15 09:39:02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699

下沙,一个世界瞩目的地方

 裔兆宏

楔子

2016年的初秋。天高气爽。东海波涌。钱江潮起。

此时,世界的目光正聚焦G20杭州时间”。历史的时空,镌刻下清晰的“杭州坐标”。

当电视屏幕的镜头,不仅仅扫描美丽的西子湖畔,而是一次次展示钱塘江畔的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当世界舞台的聚光灯,频频投向钱塘江畔的金色圆球般的国际会议中心……

这意味着,杭州这座古城的聚变,即从波光潋滟的西湖时代进入到气势磅礴的钱塘江时代。

由此,世界的目光聚焦到了钱塘江畔,也瞩目到一个钱塘潮起的美丽地方——下沙。

其实,不仅仅是G20杭州工商峰会,将世界的目光聚焦在了下沙。

下沙——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所在地。如今,它已经成了一个让杭州人自豪的地方,一个让浙江人骄傲的高新区,一个让中国开发区荣耀的明星。

下沙,一个创新的王国;下沙,一个智慧的王国;下沙,一个高校的王国;下沙,一座大美的新城……

下沙,世界500强企业有近70个在此投资;下沙,有14所高等院校在此落户;下沙,在全国200余个开发区中名列前十强;下沙,一座国际化的制造新城;下沙,国家级开发区转型升级的示范区。

然而,时光倒流25——

下沙,还是一片盐碱滩涂,荒滩茫茫。

下沙,一个与钱塘潮命运攸关的名字。

钱塘江,浙江人的母亲河。她,最早见名于《山海经》。富有韵味的是,钱塘江,古称浙江,浙江下游杭州段,始称之为钱塘江。钱塘江,是浙江省最大的河流,也是吴越文化的主要发源地之一。

钱塘江潮奔腾入海前,在杭州东部恋恋不舍地转了个弯,留下一片滩涂,被诗意地称为“下沙”。这就是如今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的所在地。

大自然新陆地的形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伴随着人类的血泪而形成的。

史料记载,早在东汉起,钱塘江北岸就已筑起防海大塘。自宋至清,钱塘江河口段虽左右摇摆,但总的趋势则是江道北移,北坍南涨。民国期间,钱塘江主槽一直南北迁徙不定,两岸此坍彼涨,极不稳定。

下沙区域滩涂陆地,清末称之为北沙。20世纪30年代,为杭州市皋塘区北沙村。民国初年,始有人开发垦殖。在30年代初期,萧山沙地人开始迁移过江,首在七格盘头落脚,随后形成移民高潮,下沙、中沙、高沙等诸多地名也随之产生。

钱塘江带来的潮汐,是浪漫而诗意的。

“海神东过恶风回,浪打天门石壁开。”这是李白眼中的钱塘潮。

“红旗青盖互明末,黑沙白浪相吞屠。”这是苏东坡口中吟诵的钱塘潮。

“八月涛声吼地来,头高数丈触山回。”这是刘禹锡观赏到的钱塘潮。

……

钱塘大潮,举世闻名,历代文人墨客总是赞赏有加。

但是,在沿江百姓的眼中,钱江潮带来的却是灾难。官民千百年来为之争斗,历尽艰难,但钱江水害却从未得到彻底根治。仅从解放后的记录来看,重大灾害就有三次,每次都造成田毁人伤、大片房屋倒塌的悲惨结局。

钱江潮,不仅潮猛流急,而且夹带大量泥沙,加上昼夜两次周而复始,如果遇到大潮、台风、暴雨三碰头的气候,江潮、海啸加上钱塘江上游下来夹底搅的洪水,一起袭来,钱江两岸的土地和百姓更是厄运难逃。大水一来,堤岸坍塌,田地瞬间成片地坠入激流之中。大水过后,江槽改道,岸线崩退,两岸滩涂哀鸿遍地,百姓被迫流离失所。

现代的下沙区域滩涂陆地,其形成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历史,主要是经过三个过程:一是钱塘江河口段江道变迁;二是滩涂涨坍;三是历经人工围垦。

1949年刚解放时,下沙地区属杭县乔司区,有新元、下沙、四格三个乡,没有稳定的江堤,钱塘江潮水时常肆虐这块土地。

1952年,钱塘江江道北移,七格至海宁老盐仓段滩地开始坍塌。大片滩涂坍失,盐田和农作物也受到了破坏,百姓叫苦不堪。也就是从这一年起,当地有组织的围垦行动正式开始,称为第一次围垦。

在水利专家的指导下,村民们采用浆砌护坡的方法筑坝,防止潮水抽空坝底。

历经18年的第一次围垦行动,形成了3号大堤以西的下沙围垦滩地,人称老围垦区。

19712月至198010月,余杭县先后组织下沙、乔司、九堡、翁梅等10个乡,开展第二次围垦行动。

对一代老下沙人来说,围垦是一件苦乐兼具的事情。苦的是没日没夜的挖泥造堤、抛石固塘;乐的是每次围垦都能或多或少地收获一块良田。

围垦筑堤,就要挖起地上的泥土,一层一层地往堤坝上垒。数九寒天,村民们往箩筐里填满泥土或石料,赤着双脚上上下下地运送筑坝材料。下沙人干活都实在,每一担都有两百多斤重。

为了节省时间,大多数人的吃住都在堤塘边。搭几块砖石,铺上茅草,一间简陋的茅草屋,就是住处。大锅炖煮的白菜、萝卜配早米饭,是最常见的饱腹之餐。

一般来说,男人都直接住那里,第二天天一亮就起来干活了。女人要照顾家里的小孩、老人,喂养猪羊牲口,所以吃完晚饭就回家。在一辆自行车都是奢望的年代里,女人们从围垦处走到家里,最远的要走上两个多小时。

1974819日的一场强台风、暴雨、大潮“三碰头”灾难再次袭击下沙,一万一千多米大堤和圩内万亩田地被冲得荡然无存,几年辛苦化作一片汪洋,满眼尽是凄凉疮痍。各公社指挥所,大队、生产队居住点,畜牧场、指挥部的渔业队及农家具全部被卷入钱塘江,逃出来的灾民在残存的堤岸上哭嚎,江面上漂浮着家什、农具和落水者挣扎着的身影……

这场灾难,不仅让几年围垦的成果付之东流,而且又使下沙百姓付出了惨重的生命和财产代价。

面对潮水过后的惨状,余杭县委总结了过去的围垦教训,直接参与了下沙围垦的组织和指挥工作。下沙围垦增加了以基干民兵为骨干的数万生力军,他们以军人的作风投入战斗,起早摸黑,你追我赶,仅用五天时间,就修复被毁大堤两千余米。在他们的感召下,原先参围的四个公社“老围垦”们也不甘示弱,两万多人参战,仅用七天时间,就重新围涂一万多亩。

特别是7号大堤,一次性筑就江堤近万米,围涂达两万四千多亩,其场面之壮阔,环境之艰苦,斗志之高亢,让老围垦至今想来,仍历历在目:人山人海的围垦工地,草舍茅棚,万头攒动;红旗招展,号子呼应;挑泥、运石、筑坝,你追我赶,奋勇争先。

下沙28年的围垦过程,是下沙人的抗灾史。在这场史无前例的余杭造地史上,下沙的每一寸土地,都浸透着围垦人的生命之血;下沙的每一粒沙子,都镌刻着围垦人献出的青春,还有献出生命者的英名。

下沙,命中就是一片不平凡的土地。

在今日的杭城美图中,“美丽东部湾”,成了许多杭州人的热门关键词。

这个美丽的东部湾,就是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即下沙。

25年前相比,这里不仅崛起为华东沿海一带经济发展的前沿重地,还成了一座新城,一个杭州的副城。

抬头仰望天空,蓝天白云传递着秋日的热情和气爽。低头刷朋友圈,随手拍的风景张张都是美丽杭州代言照。

放眼四望下沙新城,除了一批批商贸综合体、写字楼拔地而起,一幢幢外形亮丽、配套齐全的回迁安置小高层住宅同样引人注目,彰显现代繁华的都市气息。

走进金沙湖畔,葱郁的棕榈下,波光粼粼的湖水畔,仿佛令人置身南国的海滨一角,展示出下沙新城的迷人一面。

……

然而,从茫茫滩涂到现代新城的崛起,并非一朝一夕的事。

城市是什么?对于下沙来说,建设新城就意味着砥砺奋进,意味着走进现代文明的驿站,意味憧憬美好幸福生活的天堂。

今年67岁的开发区管委会原办公室主任张保灿,这是位出身行伍的老同志,虽然年事已高,但身材依然伟岸,精神依然抖擞,说话办事始终洋溢着激情。

199310月的一天,当张保灿从杭州军分区预备役团副参谋长转业至开发区时,面对下沙,他的眼中竟然满目荒凉的景象。

然而,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就是敢打胜仗。

刚到开发区,张保灿负责后勤保障等一堆子杂事。然而,当时的开发区真可谓“一穷二白”,要钱没有,要人没有,仅有的五辆汽车全部是借来的,就连扫帚、畚箕、纸笔这些东西,也都是工作人员从原单位要来的。

199210月,开发区成立保卫处时,没有一个警察,发生案件,只能求助邻近的派出所。张保灿只好通过关系,从下沙农垦抽调14名职工,这才组成了一支治安联防队。

他清楚地记得,1994年初,在下沙二号路窨发现一具男尸,管委会请来余杭乔司派出所的一位警察前来侦破,不明原由的警察,竟然当面将时任杭州市副市长、管委会主任的张明光训斥了一通,搞得大家十分尴尬。

为了强化辖区的治安管理,19945月,开发区管委会决定设立10个治安联防执行岗亭,为联防队配备两辆三轮摩托车,实行24小时执勤巡查。

1994年国庆节时,张保灿特地组织了一次联防队员的升国旗仪式。这位军人出身的领导,唯一的心愿,就是提升大家的士气,体现对这片国土的忠诚!

经过张保灿的多次沟通协调,19975月,开发区终于成立了公安派出所。1998年初,开发区投资四十多万元,首次在六个路口设立信号灯,管理5000平方米之内的交通。

……

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当时要迎接重要客商或上级领导来考察检查,管委会领导都得与干部职工一起拔草、扫马路;无论是为摸清区内雨污水排放规律,还是检查道路竣工验收,委领导还得经常钻窨井,在充满臭气的管道里爬行检查;而每逢台风、暴雨、暴雪等恶劣天气,委领导与机关干部都得深入最危险的地方,组织抢险救灾,将群众疏散到安全的地方。

……

宜居宜业,是身居城市的居住者发自内心的渴盼。而建好一座城,犹如走好一盘棋,需要在众多路径中,寻找到一条最为合适、便捷的路径。

下沙的发展日新月异,下沙的渴望也日益增长。下沙需要腾飞,更需要华丽转身。

开发区的领导们懂得,在杭州市“构筑大城市、建设新天堂”的战略决策中,下沙将是一个工业基础雄厚、高新技术产业集聚的国际制造业基地,是人才科研优势凸显、产学研紧密结合的新世纪大学科技城,是功能配备完善、城市个性鲜明的花园式生态型杭州副城。

于是,一个个造城的奇迹在发生,一幕幕生活与创业的精彩故事正在悄然演绎。

杭州顶津食品有限公司的女工唐丽俊,生长在淳安县的一个小山村。1999年,当她来到下沙时,还只是一名20岁的淳安技校毕业生。

当时,顶津公司缺20个季节工,一百多人应征,唐丽俊被录用了。杭州顶津食品有限公司,是大名鼎鼎的“康师傅”系列饮料生产基地。唐丽俊没有大学文凭,也没有任何工作资历,但是一进“康师傅”,她就给自己定下了硬任务,一定要成为“康师傅”的正式一员。凭着从小养成的吃苦精神,唐丽俊付出了比别人多得多的努力。

叉车工一般是男性的天下,小唐为干好叉车工付出了双倍的努力。常常是当别人都下班了,她还在苦练技能,甚至连一般人都避而远之的叉车维修与保养,她都学得津津有味。

她的技术提高很快,还学会了简单的检修与保养。过硬的技术,使她在这一岗位站稳了脚跟。

唐丽俊,是个勤奋努力的女孩。在开叉车之余,她开始学习仓管员收发货业务。这样,她坚持一个月练习,就掌握了仓管员的工作流程。

不过,长期以来,唐丽俊有一个难以泯灭的大学梦。刚到下沙时,她也曾经想到利用业余时间上大学。然而,下沙离杭州市区几十公里,怎么筹划,她总觉得不方便,最终只能打消这个念头。

企业发展升级,离不开员工素质的提高。

开发区的领导们看到,在下沙的企业中,有20万的外来务工者,一线年轻员工学历不高。他们的发展,就是企业的发展;他们的成长,就是开发区的成长。下沙有14所高校,何不利用这个广阔的舞台?

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管委会果断决定,实施“蓝领成才”工程,开展与高校合作,实施人才培训工程。

2003年,唐丽俊赶上了这班快车,她考上了杭州职业技术学院成人大专计算机专业,如愿以偿圆了大学梦。就这样,唐丽俊在“厂门口上了大学”。她白天上班,晚上还要去攻读夜大,生活虽然忙碌,但觉得很充实。

知识武装了她,给她提供了更广阔的舞台。到2005年,唐丽俊竟然调任到公司的总经理助理岗位。唐丽俊深刻地体会到:是知识改变了她的命运。

在下沙的企业中,像唐丽俊一样在“厂门口上了大学”的,还有一万多名工人。

下沙创造了经济的奇迹,更塑造了人的精神之美。

开发区越来越完善的配套设施,循环良好的创业环境,美丽生态的花园新城,让40万下沙居民的幸福感越来越高。

历史告诉未来,幸福在于比较。

下沙新城的崛起,给当地人带来了生活的巨大变迁。

时尚的衣着,不失现代都市女性的典雅,这是下沙居民沈秋英给人的第一印象。

从小在下沙农村长大的沈秋英,怎么也想不到,正是开发区的变化,让她改变了传统农村妇女在家务农、相夫教子的人生轨迹。

二十多年前的下沙智格村,很小。村民沈秋英白天打工,放工后还要忙地里的活,一家人辛苦劳作一年,所得收入不过万元。

回忆过去,沈秋英唏嘘不已。“过去下沙的环境也不好,全是泥路和石子路,到哪里都不方便,虽然下沙离杭州不远,但难得进几回城。88年生孩子的时候,由于泥巴路难走,交通不方便,我是被板车推到社区卫生院生的小孩。

现在可不一样,她说:“我的媳妇生小孩是哪里好,送到哪里去。”

沈秋英的人生为什么会发生那么大的变化呢?

沈秋英说,1993年经济技术开发区成立后,村里的地块被纳入到了征用范围。

现在的生活有多好呢?沈秋英说,村子变成了新城,她家已经有了两辆轿车,每年光收房子租金就有10万元,不仅个人富裕了,周边的环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路宽了,楼高了,医院、学校、商场、超市,都建到了家门口。

过去,沈秋英想买套新衣服很难,订制一套衣服就像是买了奢侈品,现在生活条件好了,在下沙就有很多可以逛街的地方,没事的时候就去逛逛,什么都能买到。想去杭州逛街,沿着新开通的之江东路,十几分钟就到万象城了,很方便。

物质条件丰富以后,沈秋英也开始追求自己的精神生活。周末的时候带上家人,约上朋友开着车去附近玩玩。她去了泰国,接下来还计划去欧洲旅游。沈秋英说,现在的生活真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

像沈秋英这样土生土长的下沙人,不仅见证了这片盐碱地的变迁,更折射出开发区的发展给下沙带来的巨大变化。

沈秋英仅是下沙居民幸福生活的一个缩影,她见证了开发区的转变,也完成了自己生活的蜕变。

生活的精彩在于分享。

随着下沙副城建设的推进,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新杭州人,扎根下沙,在这里工作、学习、生活。

下沙的居民究竟有多幸福?这些幸福感又来自哪里?

新杭州人陈文文这样描述自己的生活:“我最喜欢顺着沿江大道慢跑,空气清新,一边是壮阔的钱塘江,一边是大树绿荫。或者到金沙湖的人工沙滩,踩踩沙子,散散步,也是很舒服的。累了,还可以找家有情调的咖啡吧,悠闲地坐一会……”

的确,下沙的环境非常优美。“道路两边都是风景线。”陈文文说,还有被称为杭州“最绿”的之江东路,顺着江堤蜿蜒,两旁大树林立,银杏、水杉、香樟,还有各个品种的灌木和花卉。大片大片的草坪上,孩子们快乐的奔跑。

而湿地里成片成片的芦苇荡,更是吸引了很多野鸟们在这里安家。沿江的高档楼盘,高楼林立,平添了许多城市风光。在这里生活的居民,享受的是江景与湿地公园的双重景观。

在下沙,不仅环境优美,还没有主城区居民所遭遇的堵车烦恼。在下沙高教园区毕业后,选择留在下沙创业的邓勇说,开发区道路宽敞、车也少,从下沙东到下沙西大约也只需要十几分钟。

“作为公司,一定要选择交通便利的地方”邓勇说,“在下沙,去上海、宁波、绍兴、温州等各个地方都非常方便,去机场开车只需要20分钟,还有机场大巴可以坐。

过去,从下沙到杭州主城区,仅有一条下沙路;2012年底,地铁1号线开通;2013年底,德胜快速路直达下沙;2015“五一”期间,随着之江东路跨运河二通道桥通车,这条“最美沿江大道”将下沙与钱江新城无缝连接。

沿着绿树成荫的沿江大道,从下沙一路驱车往西,过了跨运河二通道桥,再沿之江东路向西,十多分钟就到了钱江新城。除了沿江大道,下沙市民还可以通过同步开通的聚首路上下桥。下沙进一步融入杭城半小时生活圈。

更为重要的是,随着地铁1号线的开通,下沙与主城区的联系进一步紧密。坐地铁到武林门25分钟,到客运中心站2站路6分钟,到火车东站15分钟。

……

给邓勇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是市民中心的投入使用,工商、税务、社保、房管等配套机构纷纷入驻,在市民中心可以办理各类事项近400项,开公司创业让邓勇经常要跑各个机构,市民中心办事的方便快捷,让他庆幸自己留在了下沙。

“开发区的创业环境很好,机会多,还有政府对我们大学生创业企业的资助,办事又方便。”如今,邓勇的公司已经步入正轨,发展势头不错,对于在下沙的生活,他充满了信心。

……

除了这些,下沙居民在精神上也更加富裕了。

拆迁之前,这里的居民过着单调的生活,他们的业余生活大多是,在晚饭后打麻将消耗时间。

而如今,每天早晚广场的文化活动列入了他们的日程安排。他们不仅每天跳跳广场舞,社区里还经常搞搞纳凉晚会,文艺演出,以此来活跃社区居民的业余文化生活。

那天晚上,在附近的市民广场,我们几位外地作家随着杭州作家溜达,果真有幸观赏到了一出社区的纳凉文艺晚会。

还有,这里的房价才一平方两万元出头,这比起杭州市区五六万一平方来说,不知实惠了多少。

更有意味的是,过去,下沙人去杭州城办事,从不愿承认自己来自下沙,认为说自己是下沙人,似乎就是“低人一等”。而如今,再向人介绍自己的身份时,则自豪地称自己就是“下沙人”。

在如今的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不辞长作“下沙人”,绝不是人们的口头笑谈,而是发自内心的承诺。

……

人们看到,在下沙钱塘江畔沙嘴地带,伴随着隆隆的桩机声,一个规模宏大的总部基地项目正在紧张施工之中。杭州东部湾总部基地,作为开发区重点建设的功能园区之一,将被打造成“创业创新”浙商企业总部基地。东部湾总部基地大楼共由五幢塔楼组成,楼高达198米,建筑面积22万平方米。目前,桩基任务已基本完成。预计2018年竣工后,将成为杭城东部钱塘江畔的标志性建筑。

位于开发区中心区单元的金沙湖中央商务区,是集行政办公、商业金融、产业总部于一体的城市综合体,对提升副城环境品位,促进开发区转型发展,都将发挥重要带动作用。

地处钱塘江东部湾畔的下沙副城,占据了得天独厚的江湾湿地资源,在美丽副城建设史上挥写了精彩的一笔。

钱塘江畔最美的“升级版”景观带,即将展现在人们的眼前。

尾声

钱江潮如雪,横亘万古新。

漫步于钱塘江畔,在这个激情的季节,看着潮水起伏万变,一次一次地澎湃,让人的惊羡之声不绝于耳;一次一次地排山倒海,倒海翻江……

25年,下沙,一次次惊人的裂变!

25年,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一次次砥砺前行!

书写着精彩,描绘着传奇。

25年来,下沙人不仅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也积淀了宝贵的精神财富。如果说杭州开发区的空间是躯体,经济是血肉,那么下沙精神就是灵魂,是杭州开发区的核心价值观和文化软实力的集中体现,是全体杭州开发区人的精神家园和力量源泉。

下沙人崇尚实干,崇尚行动。

“十三五”开局,已经擂响战鼓;G20峰会,拉开机遇的大幕。下沙,再次走上了世界经济大潮的律动舞台。

展望“十三五”,这个外商云集、名企林立的资深级国家开发区又一次站上创新转型的潮头。

创新驱动基地。

高端智造基地。

创业创新港湾。

美丽智慧副城。

……

打造杭州城东“智造大走廊”建设引领区、国家级开发区转型升级示范区和一流的国际化新城。

我们有理由期待,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一定能够实现:

与世界一起联动!

与全球分享精彩!

作者简介:

裔兆宏,笔名金陵栖、照泓。江苏盐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著名报告文学作家。

责任编辑/卢旭

上一篇:聂耳从军记

相关文章

2016-12-15 09:40:16
2016-12-15 09:37:25
2016-12-15 09:23:55
2016-12-15 09:21:41
2016-12-15 09:20:31
2016-12-15 09:19:50
2016-12-15 09:16:17
2016-12-15 09:15:38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