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6年12月号 >> 阅读文章

聂耳从军记

2016-12-15 09:39:39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830

聂耳从军记

——当兵郴州由文学转向音乐的传奇人生

 张式成

人之一生,各相异同,均自有心理轨迹、思惟节点、机缘旅程、命运通道。

——作者题记

世界上最令人起敬、庄严动听的音乐,是各国国歌;对中华民族来说,最振聋发聩、壮美肃穆的音乐,是《义勇军进行曲》。这召唤心灵、凝聚魂魄的的宏巍圣神的非物质文化艺术宝塔,由田汉同聂耳精诚携手构筑。前些年,全国文联原党组成员兼副秘书长、田汉基金会副会长、北京国歌广场组委会副主任、湘南郴州老乡邓兴器先生,电话知会我:“云南报来一个信息,说是发现聂耳曾到过郴州。”乍听之下,十二分惊奇,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谱曲者竟然到过南岭之中、湖湘一隅?为什么这个信息以前从未公开?难道聂耳家乡的学者没有研究?

想开了脑壳,终于明白了一点什么,那就是云南人聂耳,与湖南人田汉情同弟兄不分你我。而在“阶级斗争”“文化大革命”的非正常年代,田汉被披着“主席夫人”外衣的“革命文艺旗手”江青忌恨、打倒、批判批臭为快!这对聂耳而言即陷于一种尴尬境界,谁也不好钻研,哪个也不敢把问题挑开。改革开放恢复了《宪法》规定的国民基本权利的尊严,云南的文化部门、专家学者才得放开手脚……想透这一点,愈发激起了我的好奇心。推开斑驳沉寂的历史大门,踏入风尘掩盖的时光小道,觉察到聂耳与湖南的不解之缘,不仅仅是与他的革命文艺领路人、国歌词作者田汉之间的忘年之交、合作伟观,还有着异乎寻常的特殊关联。一国之歌的曲作者,英年早逝,人生旅程委实有限,哪里能发现他一点点蛛丝马迹,都弥足珍贵。当时云南有关方面正在发掘相关史料,由是我开始了对他这行足迹的追踪探寻。

资料显示,聂耳走出家门、校园和云南,独立步入社会,是在湘南郴州,在此度过两个年头、17岁周岁,与马家巷名叫首美的文艺青年等人结交为友。然而,当我找到南塔岭下马家巷,整条巷子随同湘粤古道起始处的裕后街、干城街等历史文化老街巷,已当作“棚户区”轰然拆除,正投巨资“打造”仿古街,宝贵线索就此切断。无奈,只有到聂耳的老家云南玉溪、昆明采集相关史料。好在昆明的聂耳故居得到保护,2012年举办“纪念聂耳百年图片展”,他在昆明、湘南郴州、上海、日本度过的四个人生阶段的丰富内容,被整理陈列出来。他投军郴州穿过的军装和在郴州写给母亲、兄长的信件等文物史料,格外夺人眼球。

又,当我虔诚捧读“电视文学”长篇小说《聂耳》,认真观看电视连续剧《聂耳》,力图多获得一些资料,岂料大失所望。聂耳只活了24个年头,投军湘南郴州就两个年头,但从上两部作品中这一段来看,并没有严格按聂耳本人日记、书信、亲友忆述等珍稀史料真实写作,而是将一位文化名人、国歌作曲家编排、演变成虚拟为主的戏说故事,令人深感遗憾。其实,仅就聂耳从军湘南郴州一段,就可以拍出一部精彩电影,又遑论他生命的终结也在另一处叫“湘南”(日本神奈川县南部海岸)的地方呢。

笔者现以《聂耳日记》为主线,结合其信件、其亲友回忆,及聂耳故居、云南省博物馆档案,云南、昆明、五华区、玉溪学者的研究材料,还有本人叔父、婶婶透露的情况,爬梳剔抉、参互考寻,争取尽可能理顺资料、还原历史,拼绘出一个真实可信的聂耳。以下的文字,有他从军郴州改变人生走向的变化,有他在特殊年代与湖湘、郴州结下的的特殊缘份,有他与周围人群的关系,有奠定他日后创作国歌曲式基础的历史、文化、机遇、心理、兴趣因素等等(下文括号中,无“注”者为聂耳原文及原英文日记译文,带“注”字的即本作者注语)。

三岁看十八,幼年兴趣何在

人的一生,有的相似,有的不同。尤其名人的一生,各有各的心理轨迹、思惟节点、机缘旅程、命运通道。

似乎上天的安排,5岁的云南幼童守信,就被一个湖南人在云南的惊天动地牢牢吸引,那是蔡锷将军参与孙中山、黄兴领导的辛亥革命,于191199日发动云南“重九起义”、推翻清王朝统治的壮举,被滇人口耳相传。第二年,玉溪人、中医师鸿仪的最小的崽出生,取名“守信”,字“子义”。

聂耳回忆他儿时极爱听母亲讲那个枪声四起的故事,……在先东边放一枪,然后西边又放一枪。继续响着两抢、三枪……天哪!炸豆般的枪声实在怕人!我忙把窗子关起,抱着你三哥跑下楼来……桌子底下有个面盆还飞来一颗枪子哩!”聂耳的妈妈富有表情地把一颗流弹飞进他家中的惊险故事讲出来,孩子们吓一跳后,反应居然是“我们喜欢得跳起来”。

“这是我未满六岁的时候,听到妈妈讲这样有趣的一个‘反正’的故事。当时我觉着太可怕,然而又非常爱听。我为了要把这故事深深地印在脑里,曾无数次地要求过妈妈再讲而哭过几次。”他甚至在母亲面带愁容追思死去的父亲时,也会请求妈妈讲“蔡锷反正”的故事,于是母亲又重述一次,讲完后“依然又把我抱到她的怀里给与一个温存的甜吻。”

俗话说“三岁看十八”,童年守信开始是在懵懂中对做军人的兴趣不减。

1927-1928,守信向往文学

1927年下半年,守信由昆明联合中学考入云南省立师范英语专业,他这时被文学、戏剧所吸引,10月的一天就抄录了3段关于文学的理论:

“罗家伦(注:“五四运动”的命名者,思想家、教育家):文学是什么?

文学是人生的表现和批评,从最好的思想里写下来的,有想象、有感情、有体裁、有合于艺术的组织;集此众长,能使人类普遍心理都觉得它是极明了、极有趣的东西。

Hunt  韩德(注:亨特,美国学者)说:

文学是写下来的思想的表现(writen  expression of thought),有想像(imagination)、有感情(feeling)、有风格(taste),能使普遍人类的心理都觉得明了,感着有趣,却非专门学艺的形式(untechnical form)。

近来许多大学者说:

‘文学是人生的表现和批评(interpretation  and criticism of life)。’”(注:叶圣陶先生《文艺谈·三》)

1928年,中国处在北伐成功之后的革命洪流中,文学艺术随着思想的开放异常活跃。守信看话剧看电影,练小提琴演节目,他甚至学翻译英文诗歌,将《The Spanish Cavalier》译为中文《西班牙的武士》:

一间退隐所里,站定了一个西班牙的武士,

甜美的音乐声,自那六弦琴上传递出来,

我的爱人呀!甜美的音乐呀!

我不是这样就要停止,我要把它多奏几次,

我的爱人呀!这是我国的幸福和你的恩赐。

啊!这是我的劝告,我最钟爱的劝告,

当我远离了,远离了,

我的爱人呀!你要随时的念及我。

清朗的晴天,甜蜜的生活,快要衰落了,

我的爱人呀!你切记我所说的话,就是金玉良言。

我要出战去了!我实在要出战去了!

我的爱人呀!

这次的战争,完全是为我的你和我的国家。

假使我一败涂地了,

我哀怜地狂叫,也无效,

我的爱人呀!

这是我国的幸福和你的福德。

假使这次的战争得胜了,

我将再回到我的祖国,

再来看望我的爱人;

假使我被敌人杀了,

你来找我也是无效,

就是你到战地来找我还是无效。

这个天才少年第一次翻译英文,就是关于武士与战争的,当然还有爱人与祖国。同时,他被创造社出版的文学刊物《创造月刊》所吸引。这年,守信16岁,他爱上写作,晨起读《天方夜谭》,睡前看《三国演义》,想走文学之路。

当他把翻译的英文诗寄给青年会老师汪西林,汪大为赞赏,回信鼓励:“守信弟:……你译的一首诗,已经看过,万分称慕你文学的天才!读时我脑海里幻显着未来的著家的一个。希望你趁着你黄金的青年,努力发展你的文学天才吧!

911日他正在宿舍翻《创造月刊》,好友邓象涟(注:比他年龄大的同学,中共地下党员)来上课了,守信就专门跟邓象涟谈起这个理想。当晚,他郑重其事地写日记:“我以后的生活,我想一定是一个新生活。我的同志涟,他也极端赞成我向文学的路上走。”

年底,少年守信却向另外一条路上走去。

构思军旅生活的长篇小说

还在41日郴州宜章县与广东乐昌县交界的坪石镇的一家旅社,守信翻开日记本,写下7句话1.我与涟(注:邓象涟)在滇之生活;2.自滇至郴途中之经过;3.士兵生活;录事(注:连队文书)生活;5.四哥(注:守信排行家男孩老四,人称四哥);6.洋花子(注:因他学英文、玩西洋乐器,学友们给他这个绰号);7.到郴后之感想。”这7句话,系他打算创作从军郴州的自传体长篇小说《兵》的线索、草案。直到赴上海从事音乐工作之初,他仍然按原来在郴州的构思,再“拟出一个计划来”,详尽之极:

“题材:以我由云南至广、湖的实际生活为取材,写成一篇长篇小说。

意识:以一个青年学生的对社会仅有浅薄的认识,而感情地走入士兵群众中生活,赤裸裸地暴露他的思想的无系统。但因客观环境的成熟使他渐渐理解他的现生活、现社会,因此他才坚决确定了中心思想,踏上一条正确的大道。这是它的中心意识。

结构:车别为开始,以邓(注:好友邓象涟)的送行的话,介绍出主人公的第一个性——嗜好文艺、动的个性、纯感情的。叙述招兵时相约报名的情形,多么踊跃地、高热地、有生气地,结果只剩一个人,显露出李、邓(注:邓象涟支持他参军,自己却没报名)、郭、胡的胆小、畏缩。在此结束云南省的记述。

滇越铁路的北端,昆明车站的月台上,拥挤着人群。紧靠月台旁这一长条列车,将在二十分钟后开向安南去。

由海防至广东一段全是实生活的描写,以一个弟兄请写信一直联系到底。在每封信里都有悲愤的情感,尤其在他阵亡前的一封家信里,充满了血和泪,他始终是一个可怜的人。

到广东发新兵衣服,生了很大的感动,自己觉着今后的生活会可怕起来。但因旅途所见一切新的气象,在极吃苦的时候总觉是无上的快乐,那些可怖的幻想早已幻灭了。

入郴城后所遇到的眼光,恐怖的想象实现在眼前。到营里无意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原是旧友。这时的情感,一面是得到蕴藉,一面是深悔为什么不在广东开小差。一时莫名的眼泪雨水般的涌将出来,也不怕难为情。

接着是一大段新兵生活的描写,直到开小差为止。此时期的主角是赵、陈、他三人。

由新兵至文书上士的生活的转变,此刻如登天堂。连长室堆着没人盖的被,勤务兵来烧火盆,从此没有人凶巴巴地叫你的名字,耳旁只听见些师爷的称呼。

客观环境中有兵变,年三十晚,毙人,狱中,小孩的歌唱,女人的租贷,农民的谈话。

录事生活的思想是:暂时的安息,想再度学生生活,遇旧友桂(注:以桂仰之为原型),谈话,借书看,思想上起了很大作用。刊物的影响(注:指桂仰之、首美等大小朋友借他的,和他自己在郴州街上买的进步书、刊),想入x军(注:井冈山朱毛工农红军),想从事文艺生活,想编常识问答,想当电影明星,想开飞机、汽车,但没有想到当官。实生活是:预备功课、写短文、讨论问题、追密司(注:追小姐,谈恋爱)、和陈进行开小差的事,请假不成,请拨入军官团。

换连长,一个是摆架子,新来的,我可以摆他的架子。新连长的恋爱史,请我代写情书。(这时期的思想和行动都是混乱的,尤其在对x半知不解的时刻。)

描写录事生活,多半偏重赵(注:学友赵江)、耳(注:守信本人)二人对小资产阶级的幻想的失败,到加入军官团时已有比较健全的意识,一切行动都是有意义地干。

坐大木船至北江(注:由湘南郴州武水与粤北浈水、连江汇成的珠江北源)、韶关,上滩的拉船想起Volga的船夫曲(注:俄罗斯民歌《伏尔加船夫曲》)。离郴时,出发情形有西线无战事意味(注:《西线无战事》,德国一部描叙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长篇小说,后改编成经典电影),妻室女儿的送别。他俩经第二营,勤务兵叫师爷。老赵途中的赌钱,北江的挫折,鼓起勇气提着箱子便走,身上只有一元多钱,只想以后脱离这种生活,到广东去做工都干,结果又入军官团。

时局转变,他俩都被遣散,拿着旅费住小旅馆,这是新的生活的开展。

二人同到上海,箱子里的书闯了祸,请保人才算了结。平安旅馆,亭子间生活,有关系,杨四姐,都会的早晨,两年以后,到湖北去。

同时思考“对于我的音乐生活的转变,也想做一个有系统的文字。”

从这个放大了构思、扩充了架构的一千多字篇幅的“计划”来看,一部长篇小说简直呼之欲出。按这个基本内容写完出版,肯定将一鸣惊人。聂耳雄心勃勃地将自己与本省名诗人做了个比较:“说起云南的柯仲平的创作精神,使我觉到我自己也可能做出和他差不多的作品,我有的是充分的材料。”然而,《兵》最终没有写下去,主因即他从军郴州后的思维、理想的逐步变更。说到底,对聂耳而言,文学与音乐的两条道路的选择,虽然两难,但与生俱来的基因,再加上多一个对表演感兴趣的因素,已暗中左右了行进的偏向。他曾不无痛苦地提到“作小说是要有充裕的时间,像我每日的基练(注:小提琴、钢琴、曼陀铃等乐器的基本功练习)几占一日工作时间的一半,不知所理想着要写的小说要几时才能完成!”结果自然是,聂耳虽然参军当兵一次,却没能发表一篇军旅小说和散文。

音乐之路走向伟大的辉煌

从军湘南郴州之旅最终改变了聂守信的人生走向。19295月初他返归昆明,日思夜想儿子的彭大娘心石落地。17岁的文艺青年提前成年知事,重入省立师范原来的班级继续学业,加入学校戏剧研究会学表演,对文学忍痛割爱,对音乐量身打造。他身心浸润于7个音符无极限组合的无穷趣味中,他刻苦练习西洋小提琴、键盘乐器,尝试作曲。音乐和表演,首先是他立身社会解决生计的一门匠活特长,这是最实际的需要,然后再成为他的理想追求。    

19307月,18岁的守信毕业,“离滇赴沪经商”,顶替三哥叙伦到云南“云丰”商号申庄分店做店员,并坚持每天练小提琴几个钟头。19313月在云丰商号歇业后将冬衣送进当铺的日子,曾又动起赴南京考军校的念头。

“山穷水尽疑无路”时,偏“柳暗花明又一春”,328日《申报》刊登联华影业公司音乐舞蹈学校的招生启事。于是他用字号“子义”的谐音取“紫艺”的艺名,前去报考。该校即中国流行音乐奠基人黎锦晖创办的大名鼎鼎的原“明月歌舞剧社”,黎锦晖亲自主考聂紫艺的弦乐基本功——小提琴演奏、五线谱知识,认为他小提琴水平还不行,问:“你还会什么呢?”守信回答:“我会拉二胡。”黎锦晖于是让他拉一曲,结果二胡比小提琴水平强,守信又自告奋勇说还喜欢表演,并即兴把英语、云南话和学到的几句郴州话、上海话编了个演说。于是黎锦晖认为他是可造之材,决定破格录用。几天后聂守信收到通知,心中一片亮腾,“从此刻起,努力创造新生吧。”一念既出,他像军人战斗般地发狠训练,3个月后,小提琴水平上台阶。

人生圈子开阔起来,黎锦晖是湖南湘潭人,上海时为全国文化中心,聚集了一批湖湘籍文化人士。于是他结识一班湖南师友:中国革命文艺先驱之一、中国话剧主要奠基者、“左翼作家联盟”与创造社领导人田汉,中国流行音乐之父、儿童歌舞剧及儿童歌舞音乐开拓者黎锦晖、弟弟黎锦光等全家大小、著名电影演员王人美(注:王人美父亲王正枢乃湖南第一师范名家,亦是毛泽东的老师)与小提琴家三哥王人艺(注:教过聂耳)等、音乐家贺绿汀、吕骥(注:原全国音协主席),田汉女友、词作家安娥(注:与聂耳合作《卖报歌》)、张国基(注:原全国侨联主席);还了 “大湖南主义(注:聂耳语)”的干妈(注:钱壮飞烈士女儿、电影演员黎莉莉的母亲张振华)等。爱才如命的“田老大”田汉将这个小自己14岁的老弟吸收进中共、左联音乐小组,遂成忘年莫逆之交。

当过兵的守信,鬼马机灵,浑身是劲,年轻生命焕发出巨大能量,能做的事都抢着去做而且力争做好,成了法资百代唱片公司乐队队长、联华影业公司二厂音乐部主任。活泼热情的守信,才华横溢,笑容灿烂,很快跟上海文艺界一众名流打成一片,认识了夏衍、阳翰笙、金焰、秦怡、赵丹、周璇、胡蝶、黎莉莉、徐来、孙瑜、孙师毅、袁牧之、任光、吴永刚、蔡楚生、郑君里、司徒慧敏、许幸之、王为一、孟波,还有“傻瓜唐”(注:江青前夫、影评家唐纳,本名马骥良,与聂耳合作《自卫歌》《塞外村女》等作品)等影视、戏剧、音乐名人。

由于他爱好表演,耳朵特灵,乐感极好,又姓三个耳字相叠的”,更绝的是两个耳朵能移动,又爱表演,“非洲黑人讲演”加动耳朵,逗众人开心不已,大家都叫他“耳朵先生”。他干脆把名字“守信”改成“耳”字,如此,连“紫艺”的艺名,最终也让位于4个耳”了。

青年聂耳用勤奋创作加音乐天才,开启了人生旅程最绚丽的一幕,实现了自己的诺言“以后将更勇敢地去实践人生,在这里面取得伟大材料,创造伟大的作品。”而在这里面,文学爱好和郴州军旅生活及大量练笔,保全并提升了他的艺术腕力,例如为电影《风云儿女》谱写主体插曲时,采用了军乐特点的行进曲式(注:当时叫“行进曲”,后来改叫“进行曲”),在田汉的歌词3“前进”之后,意犹未尽地加上一个“进”字,则运用了文学的节律、音韵写法。

毋庸多言,聂耳走出家门、校园、云南,从军湘南郴州、踏上社会第一步的人生体验,由向往军旅、憧憬文学到不舍音乐的特殊经历,为他积储了一笔难得的精神财富,为他以文艺战士的姿态迈向音乐之路,以军号的旋律、军鼓的节拍,强劲谱就中华民族挺立脊梁、团结一心、奋勇抗击侵略的伟大作品《义勇军进行曲》,奠定了一块厚重深沉、力鼎万钧、天地不移的闪光基石。

责任编辑/魏建军

 

相关文章

2016-12-15 09:24:37
2016-12-15 09:23:21
2016-12-15 09:21:17
2016-12-15 09:20:12
2016-12-15 09:17:24
2016-12-15 09:16:00
2016-12-15 09:15:21
2016-12-15 09:14:36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