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1月号 >> 阅读文章

海南记行---【董新明】

2017-02-15 11:53:2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616

临高观瀑

2015102日 星期五

临高县在海南西部,与儋州毗邻。临高境内除了著名的临高角、碧桂园等自然或人文景点,还有一处吸引游客的瀑布——临高居仁瀑布。

上午,蓝天佩戴着朵朵白云,太阳也把自己的脸蛋涂得红扑扑的,我们十几个湖北松滋老乡接受临高创新学校龚校长热情邀请,吃了一顿丰厚的早餐后,临高思源学校的马君见天气晴好,提议去皇桐乡的居仁瀑布看看。大家齐声叫好。随即,三辆私家车载着我们朝居仁方向绝尘而去。

马君一边稳稳地开车,一边兴致勃勃地介绍居仁瀑布。他说瀑布位于皇桐乡居仁村西部,距县城20公里,古称“古银瀑布”。那里是个大潭,有居仁“三潭九曲”美称。瀑布是由平川落差形成的。

清风拂着车窗,阳光在前面导航。驶过宽阔的快速路,车子拐上了一条铺着麻砂的乡间小道。看两旁的地形地貌和生长的绿色植物,我疑似是在松滋老家的丘陵地带穿行。朝前又驶了一程,在一个岔路口,领路的马君突然停下车,说居仁瀑布就在前面,估计只有一里多路了。

我们钻出车子,徒步前行。刚才还明晃晃的天空,刹时被一团团乌云遮掩了。屯昌思源的程君瞅了瞅天色,说可能要下雨。但对居仁瀑布的好奇与向往,驱使老乡们不禁加快了脚步。拐弯,下坡,路变得难走了。马君夫人李女士说瀑布就在下面,叫大家脚下小心些。不多时,我就听到了哗哗的水响。水声激越处,只见几条长长的银练飞泻而下,看上去约有20米的落差。大伙儿惊呼着,冲下坡去,赶紧拍照的拍照,录视频的录视频,生怕错过了机会。

我在一块大石头上站定,正欣赏眼前的瀑布,突听程君夫人谭女士喊“董老师,转过来”,我下意识地一转身,就听“咔嚓”一响,我便与居仁瀑布有了一个“亲密接触”。再看翰正教育培训中心的丁女士,她俨然一位摄影师,正抢拍镜头,或推,或拉,或摇,或移,仿佛把十八般武艺全用上了。你看啊,风大起来,原先贴着崖壁垂落的瀑布突然被揉成烟,掸成雾,随即天女散花般地落进崖下的潭里。潭水接纳了新成员,比先前更活跃了,它们你挤我搡的,漫过砾石,跌入深涧,流向远处。

我正为丁女士拍的视频“点赞”,突然感觉脸上有一点湿润润的。猛听琼中思源的邓君大喊:“下雨了。快躲雨。”说话间,就见白亮亮的雨点从天而降,把刚才开心观瀑的老乡们全撵到了近旁的大树下。立刻,在飞瀑的前方,出现了这样一幅画面:几个女士撑开了伞,任豆大的雨点把伞面砸得啪啪作响。男同胞挤在伞下,却有半边肩膀露在雨中。万宁思源的陈君戴着草帽倚靠着树,看上去有一点“另类”。柔枝被风戏弄得一颤一颤的,把簌簌落下的雨点弹到我们的背上、腿上。王女士的伞太小了,我不便与她挨近。谭女士于是钻进来,与她几乎抱成一团。程君把伞伸过来,和我比肩而立,这下好了,刚才还湿漉漉的心情顿时有了几分暖意。对面的瀑布悻悻地打量着我们这一群观瀑遇雨的老乡,赶紧借雨助兴,靠风给力,似乎更张扬、更狂放了。那激昂的水声似千军万马在厮杀,在鏖战。乳白色的水雾升腾着,飘逸着,伸出手仿佛就可以掬上一把。刷刷的雨声越奏越带劲,越唱越有味,似乎不想停下来。临高思源的艾君揩了一下镜片上的水珠,担心地问:“山洪该不会下来吧?”

十几个人挤在几把伞下,好几个人被雨暴淋着。马君突然想起车上还有几把伞,便戴上陈君的草帽,一头钻入了雨帘,高一脚低一脚地取伞去了。不一会儿,浑身差点淋成落汤鸡的马君返身把伞递过来,告诉我们:“上面的雨下得很小哦。”这天公真奇了怪了。早不下晚不下,偏偏我们观瀑布时不讲情面地下,并且坡上稀稀拉拉地下,把雨全集中在这儿下,这不是存心与我们作对吗?可是退一步想,兴许这场不期而至的骤雨,反倒为我们这群老乡们营造了雨中观瀑的绝佳意境呢。若在晴朗无云的日子里赏景,是否就少了那份与大自然贴得更近、体验更深的韵致?

雨势渐渐弱了,雨声慢慢疲了,只有居仁瀑布的轰鸣声还在一个劲地造势,那幅面越来越宽的水帘还在继续编织它的豪迈与奔放。

拜谒东坡书院

20151018日 星期日

(一)

“董老师,早上好。”

儋州三中校长郑燕康给我打来电话。他是我9月上岛后结识的第一位儋州朋友。96日,我到儋州二中报到的当晚,他在“天下农家乐”为我设宴接风。席间,他不停地劝菜劝酒,尽显东道主的热忱,这让抛家别舍、跨越千山万水来海南任教的我顷刻间拥有了一份归属感。谈吐间,我提及了来时看见的“东坡书院”路牌,郑校长马上说,东坡书院是一个文化气息很浓的地方,目前正在开展的“东坡文化体验之旅”激活了儋州的旅游业。以后有空他会约我去看看。今天这个电话,说的就是去东坡书院游玩的事情。

“董老师,今天我有空,请你和小田(同为儋州二中引进的语文骨干教师,四川人)去东坡书院逛逛,中午吃农家饭。”依然是一个多月前的慷慨、豪爽。我与他素昧平生,两人颇有一见如故之谊。

约好8点在二中校门口见面,一起去海航新天地酒楼吃早餐,然后驱车前往东坡书院。“新天地”的早点实在丰富,我和小田的肚腹立刻被撑得鼓鼓的。生于斯长于斯、久经海岛热辣辣阳光熏染的郑兄,黝黑的脸上又漾起开心的笑容。

(二)

东坡书院位于儋州中和镇,距儋州市府所在地45公里。公元1097年,唐宋八大家之一、宋代豪放派大词人苏东坡从临高角古老的渡口登岸,一路辗转,最终停留在千年古郡的中和镇——“问汝平生功业”的最后一站。而此时仍处于文化鸿蒙时期的中和古镇,轻轻拂去苏东坡远道而来、贬谪而行的一身尘埃,接纳了这个漂洋过海、已近风烛残年的六旬老者。

往事越千年,中和换了人间。

车子穿过由椰树、榕树点缀的市中心广场,驶过花团锦簇的省级快速大道,拐上通往东坡书院的乡镇公路。秋日的中和农村,没有一丝萧瑟的意思。车子经过一片青翠茂盛的香芋地,看见芋农们正头顶烈日在田间劳作时,健谈的郑校长便不知不觉打开了话匣子。他告诉我们,儋州种植香芋据说已有一千多年的历史,当年苏东坡谪居儋州时,冬季大陆的粮船来不了海南,他只好与当地的百姓一道吃芋头、喝白水充饥度日,而从前用于果腹的香芋,今日成了儋州优质农业的重点品牌。稳稳开车的司机小符在一旁插话,说香芋营养丰富,它的食用方法很多,煮、蒸、烤、烧、炒、烩、炸均可,最常见的做法是把芋头煮熟或蒸熟后蘸糖吃。还有,用香芋做成的排骨火锅,秋冬时节颇受食客青睐。

郑校长抬眼瞧了一下手表,兴奋地说:“等到了东坡书院,你们抓紧时间看看。中午的农家饭,我们就点香芋排骨。”

说话间,前方古木森森处传来了诵读诗词的声音。是东坡书院到了吧?

(三)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流利、洪亮的诵读声是从东坡书院侧门旁传来的。这儿有一拨游客正排着队,等候去登记处背诵东坡诗词。

“水枕能令山俯仰,风船解与月徘徊。”

“君看道旁石,尽是补天余。”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一个干部模样的游客背完三首,拿上一张东坡书院奖励门票,喜滋滋地进去了。

吟诵东坡诗词的琅琅书声时时响起,一个个有文化修养的游客在此顺利“过关”,然后手持奖励票免费游园。

2015年新年伊始,自从儋州市政府与恒大集团联合启动“东坡文化体验之旅”以来,来自上海、新疆、黑龙江等地的游客汇集在东坡书院,背诵东坡诗词,感受先生的情怀,与先生来一次穿越时空的对话。据《今日儋州》报道,“东坡文化体验之旅”开展以来,效应凸显,前三季度全市纳客86万人,揽金5.8亿元。

20151017日,民进儋州市委会组织部分会员到东坡书院开展东坡诗词背诵赛和表演赛,一时好评如潮。

轮到我和小田了。我思忖了一下,选背了《念奴娇·赤壁怀古》《惠崇<春江晚景>》和《定风波》,得到了一张奖励票。小田背《水调歌头·明月几时有》时,背漏了“此事古难全”一句,我赶紧小声提示了一下。“别舞弊啊。”一名女工作人员开了个友好的玩笑。

迈进东坡书院的朱漆大门,绕过一方小巧的荷塘,我们来到东坡书院文化广场。此时这里热闹非凡,舞台上,一群穿着北宋服装的男女正表演儋耳调声《东坡情》。中间的东坡居士,着粗布长衣,戴一顶斗笠,穿一双木屐,与黎汉百姓载歌载舞,共谱民族团结的佳话。台下,乐师们用鼓乐之声与舞者交流、传情。观众们热情高涨,有的手舞足蹈,有的即席应和,台上台下,一时澎湃起“东坡文化体验之旅”的汹涌浪花。

保亭乡村一日游

2016515日 星期日

我曾用一首诗概括海南各市县的自然或人文特征。“保亭雨林温泉暖”一句就是写给保亭的赞语。不过,此次与新州中学严振军校长、白马井中学梁万章校长等一同到保亭中学周小华校长高就的“一亩三分地”上走访,虽然没有专门观赏保亭的雨林风光,却在周校长的热情引导下来了一次保亭乡村游,吃了别具特色的农家饭。

(一)

早上7点刚过,周小华校长打来电话,邀我们几个儋州的客人到入住的温泉酒店地下餐厅就餐。“周校长起得好早哦。他昨晚陪客,不是喝高了么?”正在洗漱的妻子忍不住插了一句话。

是的,昨晚宾主痛饮的一幕还在我眼前晃动,只不过我因咽喉炎犯了,未参加“战斗”,只好作壁上观。周校长是去年八月从江西引进的优秀校长,以治理、盘活薄弱学校而著称。应聘保亭中学校长后,最初几个月,他以“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精神,做了一系列卓有成效的工作,使保亭中学校容校貌大大改观。海南日报记者张惠宁认真挖掘了他的事迹,并在“引进人才风采”专栏予以报道。此次几位校长慕名前来,主要是实地了解、学习取经。“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更何况“同是琼岛筑梦人,相逢何必曾相识”。在富有保亭特色的宴席上,东道主与来宾无不“激情燃烧”……撤席时,几人都感觉“太投入”了。

我和爱人到达地下餐厅时,周校长早就等候在那里了,依旧是那副笑吟吟的亲切模样。老梁、老严昨晚“太尽兴”,此时还“千呼万唤不出来”。趁这空隙,周校长指指窗外的美好风景,如数家珍:“保亭属于热带雨林气候,这绿色植物,真是出奇的茂盛。”我看过《海南日报》关于保亭的系列报道,知道保亭这个少数民族自治县自然条件好,地热资源丰富,靠近三亚,有利于发展旅游事业,并且此地的房价得三亚之便而“水涨船高”。

说话间,老梁、老严这才从楼梯上一步三晃地下来了。酒店的早餐花色、品种齐全,适合各地的游客享用。大家“各取所需”,然后一边赏景,一边就餐,心里有说不出的畅快。

(二)

保亭县城不大,可看的景点不多,但特别整洁。周校长是生物教师出身,他喜爱大自然,喜好乡村游,几乎每个周末都会到乡下采风、走访。早餐后,他提出引领我们去乡间看看,体验一下生态旅游。我们当然赞成,毕竟乡村游呼吸的是更纯净、更天然的空气。

驱车驶出花团锦簇的中心城区,在浓荫掩映的省级快速大道上驶出一程,周校长的向导车便拐上了一条乡间水泥公路。水泥公路深处,大概就是周校长安排的“乡村游”的地带。路的左边,是三三两两的农家房舍;右边,是小块的稻田,绿莹莹的一片,都在五月的阳光下蓄积能量,默默生长。车子在一个三岔路口停了下来,周校长下车看了看,显然是在找避荫的地方。这时前面一栋小楼里走出一位六旬老人,他赶紧叫周校长把车开过去,停在他家场院上——几棵高大的榕树撑起一片繁盛,洒下阵阵荫凉。

谢过老人,周校长领我们踏上乡间小路,边走边看。深谙自然物种的周校长不时地介绍着路边的花和草,令我们大开眼界。这时,前面一位大嫂挑着的菜篮吸引了我们的注意力:篮里躺着十几个碧绿的瓜。我试探地问:“是木瓜吧?”“是的。”周校长肯定地说。木瓜这物种,在我国种植历史悠久,《诗经》里“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瑶”,这先民的吟唱,想必就是“木瓜”种植由来已久的一个印证。我上岛以前,曾天真地想,木瓜也是长在藤蔓上的,跟大陆的南瓜、冬瓜等差不多。后来去屯昌拜访老乡,参观了他老婆种的菜园,看到了枝上挂着的油光碧绿的木瓜,这才为自己的孤陋寡闻而哑然失笑。“青的木瓜做排骨火锅最佳。”周校长一语出口,同行的两位女士兴趣大增,赶紧挑选了几个,说拿回去煨排骨汤尝尝。

越往里走,山间的人家渐渐寂寥,偶尔传来鸡啼犬吠,路边小溪里的水也哗哗地唱起来了,与鸡犬之声相应和。哦,好一个“以动衬静”,不是更增添了乡村的宁静么?

周校长在前面带路,手一指前方:“喏,去那边看看。”熟路熟景。也许他已来过、看过了。水漫过石头,汩汩有声。有几块石头拱出水面,人可以小心地踩着过去。一个女士鞋跟太高,踩上去晃悠悠的。周校长赶紧扶了她一把。

前面是一个由山泉汇成的水塘,水不是很深,但清清泠泠的。几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光着屁股在戏水,一见陌生人来到,便扎猛子沉到水中。老严、老梁与我相视一笑。那意思好像是说,这是孩子的天性,我们小时候不也在水塘里表演过这“节目”?有啥害羞的呢?我蹲下身来,用手掬了一捧清水,润了润喉咙,哇,好爽呵。山里的孩子热了泡泡山泉,打打水仗,城里的孩子能享受么?靠近城市的沟渠堰塘,大都会被污染成“劣三类”“劣五类”,而山间的水塘水质如此之好,让这里的住户享用不尽,也让我们这些岛外来客好似“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三)

绕过这口清洌的水塘,我们随周校长在山间小路上迤逦前行。面前是一座小山,山势并不高,也不陡,朝山顶看去,蓝天白云似乎就挂在那上面,大团大团的絮云看上去让人心醉。

山上种植的是槟榔,一位70多岁的老人背着背篓,手拿铁钩在巡山。

打量着高大的槟榔树,“高高的树上结槟榔,谁先爬上谁先尝”的歌儿在我心底响起。据说万宁一带的男女青年还把槟榔果当作爱情的信物哩。

熟悉这一带风土民情的周校长与巡山老人边走边聊。从老人嘴里得知,他家种植的槟榔,年收入不低于12万元,足以养活一大家人,真可谓“靠山吃山”。但老人有眼光:一是把富日子穷过,二是重视子孙的读书求学。据他介绍,他的几个儿女都读过中专、大专,几个孙子、孙女已经或正在上大学。老人重视对后代的教育,考虑长远,这让我们几个海南教育人十分佩服。

“槟榔好销么?”老梁笑着与老人搭话。

老人说,海南槟榔产量高,需求量大,不愁销路。

老人补充说:“槟榔可以加工入药。”

老严笑着说:“岭南、海南一带的人都喜欢鲜嚼槟榔。”

一位女士说:“长沙一带的人喜欢嚼烤槟榔。”

烤槟榔?是的,有些小作坊土法加工槟榔,浓烟四起、残渣堆积,既污染空气,又影响水源,《海南日报》《国际旅游岛商报》曾追踪报道,有关部门对多地“榔”烟四起的现象进行了严肃查处。

“前年,我们这儿也有人土法烤槟榔,害人不浅。幸亏被政府取缔了。”老人说着,挥动铁钩把槟榔树上的一根枯枝钩下来,扔到一旁。

是的,海南的天空这么蓝,白云这么美,这么好的环境,需要人人用心呵护哦。

(四)

午饭地点,保亭郊外“阿宝农庄”。这里靠近省道,交通便利;毗邻几栋开发中的楼盘,闹中取静。坐在阿宝农庄的凉亭里,清风拂面,还携着淡淡的花香。旁边一口清水塘,倒映着蓝天白云和楼群的侧影。

周校长自个儿掏腰包请我们吃农家饭。店主人拿来了菜谱单。周校长笑吟吟地说:“我点五脚猪肉,其余的客人点。”怕点多了违背“光盘”原则,我们几个合计点了几样野菜。店主人手脚麻利,不多时,一盘色、香、味俱佳的五脚猪肉就被送到了餐桌上。周校长劝每个人动筷子品尝。“为什么叫五脚猪呢?”随行的一位女士夹了一小块肉,忍不住发问。

周校长说:“本地一种猪,爱用嘴拱土觅食,加上四条腿,不就成五脚猪了?”

“哦哦,是这样啊。”大家都会心地笑了,开始享受“舌尖上的美味”。

我听琼中的朋友说起过五脚猪,它的毛色黑白相间,琼南地区各市县多有养殖,而保亭、琼中两县数量很多。这种肉猪的养殖,大概也成了保亭、琼中两地的特色经济增长点吧。

几样保亭特色的农家野菜随后一一上了餐桌。我们置身田园,沐浴清风,品尝野菜,觉得这次保亭乡村游既饱了眼福,也享了口福。

回城的途中,一种奇异的现象引起了我的注意:路边,两棵高大挺拔的榕树底部,各砌了一个专供祭拜的垛口。可能时间久了,祭拜烧过的纸钱、香烛把垛口都熏黑了。周校长告诉我们,这是当地人的“祭树神”,大概是感恩老树给他们带来的福祉,祈盼它们永远根深叶茂、郁郁葱葱。“祭树神”作为一种民俗,是无可非议的,但我认为,人与自然相处,不必如此拘礼,只要用“心”来呵护就行。

保亭乡村一日游,尽享眼福、口福、更有心福。

作者简介:

董新明,男,19621月出生,湖北松滋人。华中师大本科学历。系中学高级教师,湖北省优秀教师,湖北省特级教师,海南省引进骨干教师。从教35年,所教班级中、高考语文成绩优良。参与或主持省、国家级科研课题三项,取得优秀两次。在省级、国家级刊物发表教研论文800多篇,获省、国家级一等奖20余项。领办两个文学社团,辅导学生发表作文900多篇,作文获奖600多人次,培养多名全国优秀文学少年。开发校本教材十余种,均公开出版。发表文学作品150篇,获得省级、国家级大奖10次。

责任编辑/周武峰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