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1月号 >> 阅读文章

金色山川---【李炳银】

2017-02-15 11:58:5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689

金色山川

—走读金川记痕

 李炳银

你有春天里梨花般的绚烂,

你有秋日里青稞般的饱满,

你有风雨中雄鹰般的勇敢,

你有古道上骏马般的矫健,

你有蓝天下云朵般的舒展,

你有大地上山寨般的温暖,

你有记忆中锅庄般的神奇,

你有眷恋中美酒般的甘甜,

——

金川,金色的山川,

你是那和谐祥瑞的安宁家园,

你是那生机无限的厚土高天 高天——

一路上,我们伴随着著名藏族男歌手蒲巴甲深情悠扬的歌曲《金色山川》的旋律,带着对金川的美好记忆,带着深情的依恋感情离开了金川。

我们中国作家采风团一行8人(李炳银、李春雷、陈歆庚、许晨、陈启文、余艳、王成章、刘秀娟)是在2016322——24日,正值金川一年一度的“梨花节”期间来到金川的。22日,从成都驱车西北行,穿越在川西北高原的峡谷,抵汶川、过理县、越马尔康,进入金川地界的时候,就渐渐地看见道旁沟沿,山坡寨边,陆续不断出现着零散或成片的梨树绵延不断,雪白的梨花正盛,花团锦簇,姿态万千,直将蜿蜒的山间峡谷装点得如同一幅幅俏丽淡雅的水彩画一般,绚烂无比。接近金川县城的时候,自德胜村起,峡谷很快显出宽阔,有天开地阔之感。这时,只见山地在弯曲的大渡河两岸逐渐地向山上缓慢延伸,形成一个长长的开阔通道。数以十万计的梨树,在这阔谷各地,伴随着自然形成的高低错落的地形和村寨人家,就像是天造地设,无规则却充满生机和奇妙的布局。眼前,周边,远处,目力所及,到处是雪白的花海,直将这逶迤的山间,变成了梨花的缤纷世界。即使,湍急的大渡河河水中滚动的雪白浪花,也似乎汇进了这花的开放与欢快之中。这时,不由使人想起唐人岑参的诗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在还没有动身从北京出发之前,金川女作家韩玲就在微信上给我传来了梨花的消息和图片。当时的北京还没有走出冬天的寒冷与干枯灰黄时令,看见照片中那雪白细腻绽放的情景,真是叫人心颤和喜欢。可是,并没有想象得到,竟有如此花海雪浪般的阵势。如今,穿行在这梨花如雪的通道上,如同在向一个似梦如幻的神秘地方走进,立即就都忘记了一路上长途颠簸的疲劳,移情和陷入到喜悦与兴奋当中。

据说,在每年的春天,人们都会围绕着梨花开放举办各种各样的活动。其中“神仙会”就是其中的一个重要活动。当春天梨花盛开时节,居住在这里的嘉绒人都要祭祀一位传说中的巨人。其时,男女老少穿着节日民族盛装,携带美酒佳肴,在神仙包上转经烧香,点起一排排的酥油灯。人们一个个连臂牵手,在草地上欢歌跳跃,神奇的锅庄舞,悠扬的藏歌,非常热闹。如今的梨花节,也许就是这样一年年的演化而来。梨花雪白,暗香浮动,在金川这样清新透彻的环境,更是有如仙气四溢。当梨花开放的季节,就有人捡拾起飘落的花瓣,将其穿成项链,送给心爱的人,以示忠心或纯洁的友谊,传达高洁的情意,带给对方吉祥和安康。等等。

真是孤陋寡闻,此前一点也不知道在这个高山深壑的金川县,竟然有这样的鲜果美味。“金川雪梨”是金川的名片之一,也是金川的骄傲。金川的梨树,不像内地的梨树,体型比较矮,枝叶呈圆状展开,这里的梨树是粗壮向上,像古代兵器铁戟一般冲天生长,高大威猛,气势不凡。看着满山遍野的梨花和一株株经历过沧桑岁月的高大古老梨树,你似乎可以观察和感受到她的久远历史和沧桑的身世。

看着我们不住地稀奇感叹,接待我们的金川县委宣传部长郑刚笑着说:“金川雪梨”,已经有很久远的历史,也有很多的神奇传说。相传,很早的远古时期,这一带气候炎热,土地十分贫瘠,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为了生存,时常从事非常艰难的劳作。由于常年苦辛,很多人患病、死亡,情景非常凄惨。但金川人勇于吃苦勤劳的情形,感动了大雪山神,山神随后恩赐“雪梨种子”,从此这里就开始生长品质奇特多样的雪梨了。自此,人们不仅减轻了劳动的艰难,疾病也渐渐地减少,变得安闲和顺起来了。还有传说,说是唐代的贞观年间,文成公主进藏与松赞干布联姻,路过金川时,在此吃了从长安带来的梨,结果落下梨子,后经当地人们精心培育,再加上金川特有的地质土壤和气候环境,就成了后来的金川雪梨。为了纪念文成公主,人们也将这种雪梨称为“公主梨”。

听说金川的雪梨有鸡腿梨、秤砣梨等多种形状大小不同的品种二十几种。这里的雪梨,冰脆香酥,甜蜜醇厚,是消炎解渴润燥的理想水果。来到金川,还没有住下,金川就用这样绚烂的笑脸欢迎我们,采访团的人们都有说不尽的喜悦和激动。金川,我们向你靠近,我们已经为你着迷!

金川县位于逶迤浩荡的川西北高原地带,地处大渡河上游,因为沿河川不少处有砂金可采,故称金川。金川周围与马尔康、壤塘、小金县、丹巴县等接壤。这里是嘉绒藏族聚居地。曾有文字记载,这里“万山丛矗,中绕汹溪,皮船笮桥,曲折一线。”这里山势雄奇,圣湖瑰丽。出名的就有墨尔多神山、四姑娘山、夹金山、巴郎山、索乌山等。山水壮丽,河流湖光峻险迷人。这个具有远古神秘偏远的地方,早先多少年似乎和内地缺少往来,自己相对独立地生活进程在自己的世界里。

但是,在这个远离朝廷中枢管辖,身处万山皱褶沟谷间的人们,却也不是一个完全处于静止中的原始部落。这里曾经有过古老的人类文化遗迹表现。有历史遗迹和文字记载的“东女国”人类文化内容就十分的特殊和珍贵。历史文献记载,“谢嘉莫查瓦绒”,也就是如今人们简称的“嘉绒”,其意也被认为是“东方女王统治的温暖河谷农耕王国”,这是唐时吐蕃人对“东女国”的称呼。在公元六至七世纪时,在大小金川出现过女性统治的东女国,其文化最突出的特点之一,就是以女性为中心和女性崇拜的社会制度。《旧唐书》有“俗重妇人而轻丈夫”,《新唐书》有“俗轻男子,女贵者咸有侍男”的记载。即使今天,在这里还是能够从人们的生活习俗中发现流传下来的一些重女的风俗习惯。很有传奇故事色彩,也是古老文化的一种记忆。

这里曾经是本波教中心地域。本波教祖师相传为东巴·辛绕米沃大师。本教教义的核心是“真善美是”,即求真、求善、求美、求是。也许是因为自成一体,也许是因为其它复杂的原因。当年西藏吐蕃强盛时,极力打击排斥本教,实行“灭本兴佛”措施,大量本波教徒只好从西藏东迁来到这一带。后经雍忠拉谢艰难朝佛寻觅,终在大渡河一个自然神秘的“三弯”处建寺落脚。一段时间里,雍忠拉顶寺本教成为了与吐蕃佛教对垒的中心。这个寺庙,就是处于现在金川县安宁乡的早先的雍忠拉顶寺,今天的广发寺(该寺兴旺时有僧侣2000余人。后因本波教人员很深地参与土司叛乱,于1776清乾隆四十一年,第二次金川之战后,清廷强令废本波教,改兴佛教格鲁派,清高宗亲改寺名为广法寺)。

清雍正元年(1723年),金川贵族莎罗奔因随清军将领年羹尧、岳钟琪入藏平叛,战功卓著被清政府授予大金川安抚司印信,成为朝廷认可的大金川土司。在大小金川辽阔的地域内,曾经有大小不同的土司群落好多家。他们各自盘踞一地,自成体系。作为当地的直接统治者,号令一切。

说起土司,就需要了解土司制度的缘起和流变。元朝开始在各地边远少数民族地区实行土司制度,最早是寄希望与这些地方势力通过相对传统的自我管理实现平稳发展。但是,土司制度,弊病很多,它等于认可了各地土司族长的权力和独立统治的相对合法性。从而导致土司对内实行残暴统治,对中央叛服不常,除不断骚扰与之接壤的汉民地区之外,各土司之间也不断发生利益争夺的搏斗以至大小不一的战争。为了解决日久相沿的土司割据的积弊,明清两朝的统治者,大多主张实行“改土归流”政策。即在条件成熟的地方,取消土司世袭制度,设立府、厅、州、县,由朝廷派遣有一定任期的流官进行管理。“改土归流”是中国历史上的一件大事。“改土归流”的时间各地也先后不一,存在着几百年的时间差,其中以清雍正年间的改土归流规模最大,地域最广,时间最集中。

在川西北高原地带,金川的河谷比较开阔。似乎比那些更多地生活在狭小河谷山皱里的人们有更大一些的活动空间。再加之此地海拔不高,气候、土地资源也相对较好,莎罗奔土司家族就在得到中央政府庇护下迅速地强盛壮大和疯狂起来了。甚至连势力很大的本波教方面,也彼此相依互动。经过20多年的积蓄发展,到了1746年,莎罗奔土司,已经是青藏高原东部几乎最有实力的土司之一。也因为具有这样的实力,就不断与周边的其他土司家族进行土地、财产、草场等地盘利益冲突争夺。搞得这里冲突格斗厮杀不断,仇恨和怨愤气氛浓厚。

欲望是一个最难满足的沟壑。当莎罗奔土司家族感到自己的实力已经足够强大的时候,他们不但时常侵夺欺压周边弱小的土司,也已经置中央政府的脸色于不顾了。但是,这种目空一切,独断专行行动的结果,终于开始点燃了金川地区的战争火苗,一场大清王朝和金川土司之间的较量不可避免。如果说,在金川的历史上有很多的刻痕,也许大清朝乾隆年间高宗二战金川,留下的刻痕更重更粗壮一些。这也因影响巨大而构成今天金川的一个部分。

据金川当地文史学者郑刚记述:乾隆十一年(1746),莎罗奔土司与小金土司发生冲突,相互展开激烈厮杀。交战中,莎罗奔竟然劫持了小金土司泽旺,并夺其印信。像这样以强凌弱,以大欺小,目无王法的行为,自然不会不引起中央朝廷的注意。在得知事件发展到如此严重的情况下,清政府的四川总督出面干涉了。在四川总督府的压力下,莎罗奔这才被迫放还了泽旺。但是,政府这样的的态度,并没有让这个自视有力,独断专行多少年的土司家族感到惧怕和收敛。放掉小金土司泽旺的第二年(1747),莎罗奔又再次发兵攻打临近的革布什扎、明正两土司。四川总督府生气了,巡抚纪山干脆派出军队进行弹压。可令人震惊和奇怪的是,去平乱的军队却被莎罗奔击败了。这可是惊天的大事件。莎罗奔敢与朝廷天兵对抗,而且朝廷兵败,大清朝朝野上下大震。

金川本来就是个处于大山深谷里的边远地方。对外交通运输非常不便。再加上当地特殊的宗教文化环境及人烟稀少,供给困难等恶劣的自然条件,还有各个土司村寨多年因相互争斗早已修建起的坚固石屋碉楼等,自然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或许恰是因为这些情形,莎罗奔才敢蔑视朝廷,膨胀疯狂,一再地在当地横行劫掠。对于这样竟然敢于同中央朝廷为敌的反叛行为,岂能容得。

很快,乾隆皇帝就下诏,命在云南贵州地区“征苗有功”的云贵总督张广泗统兵进剿。可是,又没有预料到的是,这次进剿,依然久攻不下,损失惨重。在得知莎罗奔的“碉楼易守难攻实为祸害”,是造成军队失败的重要原因时。高宗亲自下令,从金川各地抓捕一批会造碉楼的工匠,并远途押来北京,让其在北京西山仿照当地建造碉楼,以供军队训练。而且还特诏:“命八旗御前锋护军内,选择年壮人丁才勇健者千人,特命大臣监视操演。”这些经过严格艰苦操练出来的士兵,就是后来清军中有名的“健锐营”前身。可是,就在这些训练有素的健锐兵丁,正准备开拔去川西前线的时候,莎罗奔土司却畏于新启用的老将岳钟琪的威名而突然宣布投降了。乾隆十四年(1749)命将金川俘获的一批俘虏押解北京,在西山建造“番子营”用以关押拘禁这些降俘。第一次征战金川结束。

在相对安定了十年左右的时间以后。莎罗奔病故,大金川的一切事务由大金川新土司朗卡管理。这朗卡,也着实不是一个安分的主。得权不久,即在土司之间新生事变,搞得周边不得安宁。朝廷先后指派四川总督开泰和继任阿尔泰给予讨伐。可是开泰对上两面三刀,对土司却企图相互利用,结果使局面更加糟糕。开泰本人被免了职。阿尔泰也没有搞明白乾隆希望永除后患,坚决铲除致乱根源的意图,又是集结各地土司联合攻打大金川。还是以求暂时的稳定。即使如此,也没有使朗卡、小金川土司僧格桑等人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依然一意孤行,相互仇杀,猖狂依旧。金川地区,一片混乱。

到了1771年,此前大清王朝十分关注的中缅战争已经结束。朝廷立即将注意力和重点转向金川地区,决心彻底解决这里土司犯乱,相互血腥掠夺纷争的动乱局面。清高宗在发现阿尔泰在攻打小金川时犯有弄虚作假,谎报军情,渐染绿党恶习,专务虚夸等罪责后,当机将其查办撤职,留军效力。并于七月二十四日,终于做出最终决策,第二次进剿金川。下谕说:“小金川因大金川与革布什扎相仇,又复滋事,其情甚为可恶。即两处情形而论,也判然不同。朕意总宜先办小金川,擒其凶渠,治以重罪,则金川自然闻风畏怯,钦边归巢,斯为一举两利,阿尔泰何意见不及此,何况小金川介众土之间,势非强盛,又非若金川有险可凭,前次剿金川时,我师曾取道小金川径行,并无险阻,且自用兵至今不过20余年,从前随征弃兵必有者,路径自然熟识,应可用为向导,官兵更无难深入。”皇上不但下达了进剿的命令,连情势及战法行进路线等都给予指明了。

这次还新任命前云贵总督德福到任四川总督,随德福同时到任的还有副督统铁保和副将军温福及满兵200名。可惜的是,这些人还是没有吃透圣上的心思,尤其是温福,主张不应大动干戈。其主张上送后高宗愤怒,立时就将温福革职。又让文绶补授四川总督一职。此后又经过不断的进兵和激励对垒厮杀,及各种官员将领的升免存留情形之后,到了1773年时,战况却仍然极其糟糕。经过一年多的征战,数以千万计的军饷,数以万计的生命,全部耗在了金川地域。可是,官军初定的小金川全境和鄂克什等地也全部失陷(曾活捉小金川土司泽旺,并将其押解入京)。至此,官军征剿金川暂告阶段性失败。官军失败的原因会有很多,但其中的一个独异因素,据传说关系不小。传说莎罗奔之女阿扣貌美性悍,是为“金川妖姬”。正是由她多次以美色私下勾引官军各级将领,探得官军布兵计划,进军时间路线,而后再提供给土司各部预先准备,导致官军多次遭受伏击失败。这样的传说,是否真实,已经很难证实,但似乎也不能够证伪。

这样的结局朝廷如何接受得了。1773年的六月,高宗决定派京师健锐营、火器营数千精兵出征。又从云南、贵州、湖南、湖北、陕西、甘肃等省调配11000多官兵,这样征剿金川的兵员总人数就达到38000人众。一时间,各路大军将金川像铁桶一般团团围住。这次还有一个特别,高宗让自己的女婿马尔珠尔亲自带兵出征。军队还配备了大炮等重型火器。乾隆三十八年十月二十七日,时任四川总督阿桂再次擂响了进剿金川的战鼓。

此后,官军势如破竹,只用七天就又全部攻占小金川。然后再乘胜续攻大金川各地,进入1774年后,战果随时间推进不断扩大。期间大金川土司曾派人乞降,高宗汲取此前教训不允,继续征讨。十二月将地处勒乌围的噶拉依官寨层层包围,大金川头目索诺木的母亲、姑姑、姐姐等亲属出寨乞降。但索诺木等头领依然顽强抵抗。清军随使用大炮轰击,火光冲天,废墟一片。来年二月初四日,大金川土司索诺木跪捧印信,带领莎罗奔甲尔瓦沃杂尔、阿木鲁绰窝斯甲、都角喇嘛、业隆喇嘛等男女老幼2000余人投降。金川战役宣告结束。

获知战事胜利结束消息后,清高宗特别脱下穿在身上的御披黑狐黄马褂,让信使赐予阿桂将军,以示犒赏。后又授阿桂为协办大学士尚书,在军机处行走,并准其在紫禁城内骑马。后又于四月二十七日,在京城举行犒劳大典。次日在故宫的午门前举行献俘礼。高宗身着龙袍,称颂自己武功。在丰泽园亲审索诺木及岗达克后,降旨将各重犯凌迟处死,其家口及年未满成年者永远监禁,其余妇女分赏厄鲁、索伦三姓之家为奴。

1776年(清乾隆四十一年),第二次金川征战结束后。清政府废除大金川土司制度,改派流官治理。下设阿尔古直隶厅,噶拉依、马尔邦粮务,派重兵镇守。从此在这里“改土归流”政策落实。

乾隆年间,清王朝两次用兵大小金川,历经漫长的29年(1747-1776),貌似强大的大清王朝军队在动用兵勇十多万人,耗帑银九千多万两之后,方才击败人口只有四万人的金川土司,使其臣服。这样的战果尽管看似不怎么光鲜和辉煌,但考虑到在那个没有现代化交通工具和武器的年代,在金川那个高山峡谷,激流转绕的地方,在各土司均有坚固碉楼守护和地形熟悉,后勤补给方便等环境下,胜利亦甚属不易。因此,乾隆皇帝在总结自己一生武功的时候,共列十项,而两战金川均在其中,十之占二。而且被列为“十全武功”第一(所谓“十全武功”为:11747平大小金川、21755平准葛尔部、31757再平准部、41759平回部、51769平缅甸、61776再平大小金川、71788平台湾、81789平越南、91791平尼泊尔、101792再平尼泊尔。),可见其对两征大小金川结果的看重。对于乾隆自己十分欣赏满意,明显不无得意的武功宣示,自然有不同的立场、角度和认识分析结论,但作为历史,却是一种已经的存在。

为了彰显自己的武功,乾隆除当时在京城隆重庆典外,还特意在金川当地竖立记事记功碑。在如今金川的安宁乡,就存有“御制平定金川勒铭噶喇依之碑”。

323日下午,伴着午后明亮的日光,我们先是到地处大渡河边有“三弯”地貌的地方,参观广法寺。下车后,穿过一架垂挂满藏族各色经幡的铁索桥后,就看见了房顶一片金黄的寺庙了。这一片金黄的屋顶,就在说明着这座寺庙的地位和价值(也有人称此寺为“皇庙”)。来到寺门的前面,抬头上望,牌楼上有“雍忠拉顶广法寺”字样。经打问,方知,“雍忠拉顶”乃乾隆年清军征战金川之前的寺名。在征战之后,因为该寺喇嘛僧人有不少直接参与对抗官军的战争,就强令废本波教、改兴佛教格鲁派。并在修复战乱残迹重建后下旨更名为“广法寺”,还亲书“政教恒宣”匾额一块悬挂于大雄宝殿之上。如今仍然存留“雍忠拉顶”字样,也许是对寺庙前身的一种记忆吧!进得寺来,只见僧房环绕,正面就是高大雄伟的主殿。殿内经幡佛帐层层垂挂,雕塑各路僧像主持遗像很多,讲佛高台矗立,佛缘香气浓烈,便知此乃不常之地矣!

在广法寺盘桓一时后,即转向去在金川非常有名的地方——乾隆御碑亭。亦即“御制平定金川勒铭噶喇依之碑”。沿大金川河车行不到十分钟,就来到了安宁乡的一个叫炭厂沟的地方。下车即可看见,在一个据说有一百五十三级花岗岩台阶的小山梁上,顺山势面向西南矗立着一个中式亭台。此时,已近夕阳西下时候。但是天光依然明亮,山的沉默和水的涌动都可以观察感受得到。拾级而上,来到这古色古香的木结构穿斗式梁架亭阁之前,看介绍,方知这是一座亭高12米、由约40厘米直径、16根柏木大柱落脚,成三进三开式传统建筑。上有“御碑亭”三个大字。建筑结构寓意三三见九,是皇族特权九五之尊的象征。亭中的托鼋座上,竖立着高4.50米,宽1.35米,厚0.25米的重达数吨的高大碑体。碑体为优质青石材质。此碑被誉为雪域高原第一碑。此碑不独体量高大,而且雕工也特别讲究。碑头有二龙戏珠云纹浮雕和两个硕大的“御制”篆体文字。碑文由汉、满、蒙、藏四种文字书写同样的内容。内容是简要记述平定金川的缘起经过和结果的内容。共480个汉字。面对此碑时,感到非常的有气势和震撼力。自然也会引人想象当年那个漫长战争的繁杂曲折,惊心动魄,血腥惨烈情形。历史的战乱局面已经发生和过去,如今站在这梨花环绕的碑亭旁,感受生活的宁静和生机焕发的地方,就使这到访变成了一种沉思和庆幸,惟愿生活安宁美满永远。

在金川各地,时常吸引人关注的就是到处可以看见的各种形态的古老碉楼。这些被当地人称为碉、土碉、石碉、四角碉、八角碉等甚至高达几十米的碉楼,默默沉稳地站坐在金川的各处寨屋、山间道旁,似乎日夜在讲述着悠远古老的故事。

碉楼的起始,据说有个传说:说很久以前,大金川妖魔猖獗,四处为害作恶。搞得人们无法安定的生活与劳作。为了解救民众于水火,有一对兄弟挺身而出,与群魔展开殊死搏斗,最终因力不敌妖魔而死亡了。在生命最后的时刻,两兄弟便在心中祈祷:“把我们变成石碉吧,压住这些无恶不作的妖魔!”很快,天神被他们无私勇敢的献身精神行动所感动,刹那间,两兄弟化作了两座巍然屹立的石碉,制伏了妖魔。从此嘉绒人就开始不断地在各地修建各种式样大小不同的石碉。用以自保,也用作权力和财富的象征。据说,在马尔邦关有东西两座大碉。东碉高28米,西碉高50米,被称为中国碉王。晨光下,夕阳里,看见这些静静地矗立在各处的大小碉楼,如同面对一个个老者,都在沉默中将历史凝固成为无数的雕像。

但非常令人惋惜的是,这里原本曾是个碉楼林立的地方。可是因为历史上两次金川战役的毁损和人为拆除,减少了很多。后又在农业学大寨年间,再将不少碉楼拆除,用其石材造地。使古老碉楼又遭祸害。

如今,这些尚存的碉楼,已经成为一种非常有历史和表现力的物质文化对象,也成为金川地区的一种标志性的地貌标识,令人见之难忘!

你有春天里梨花般的绚烂,

你有秋日里青稞般的饱满,

你有风雨中雄鹰般的勇敢,

你有古道上骏马般的矫健,

你有蓝天下云朵般的舒展,

你有大地上山寨般的温暖,

你有记忆中锅庄般的神奇,

你有眷恋中美酒般的甘甜,

——

金川,金色的山川,

你是那和谐祥瑞的安宁家园,

你是那生机无限的厚土高天 高天——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一个金川。

金川,永远会使我回忆思念的地方!

(本文在写作中参考和引用了郑刚、张定国等人及相关金川文史资料。特别说明致谢!)

责任编辑/魏建军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