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1月号 >> 阅读文章

乌孙:迎风怒放的天山雪莲---【高洪雷】

2017-02-15 12:42:14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780

乌孙:迎风怒放的天山雪莲

 高洪雷

编者按:20139月和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自此以后,相关“一带一路”的话题和经济活动日见活跃。

2000多年前,亚欧大陆上勤劳勇敢的人民,探索出多条连接亚欧非几大文明的贸易和人文交流通路,后人将其统称为“丝绸之路”。千百年来,“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的丝绸之路精神薪火相传,推进了人类文明进步,是促进沿线各国繁荣发展的重要纽带,是东西方交流合作的象征,是世界各国共有的历史文化遗产。

“丝绸之路”最初的开通过程中,汉武帝时的博望侯张骞发挥了非常重要的积极作用。是张骞受命出使西域,周旋于西域各国,经过艰辛和曲折复杂的努力,“凿通”西域,实现相互交流沟通。张骞在这其中的见闻和经历情形,是认识和感受历史及后来被人们称为“丝绸之路”的重要内容,非常具有历史和现实认识意义。著名历史文化学者高洪雷,在其长篇纪实文学《大写西域》中,对此有非常深入精彩的描述,本刊获作者允诺刊载其《乌孙》一章,以飨读者。

乌孙在大宛东北可二千里,行国,随畜,与匈奴同俗。控弦者数万,敢战。故服匈奴,及盛,取其羁属,不肯往朝会焉。

——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二十三

一、乌孙是谁?

公元前119年,37岁的汉武帝刘彻发起了规模空前的“漠北战役”,卫青、霍去病率大军向匈奴大本营发起了疾风骤雨似的攻击,其中卫青一路直达今蒙古杭爱山脉,霍去病的兵锋甚至延伸到今贝加尔湖,给了匈奴帝国以致命打击,河西与漠南再也见不到匈奴骑兵的身影。

劲敌远遁,心愿已了。一连几天,刘彻都在忙着封赏战役中的有功将士和臣僚,长安城未央宫里充溢着大胜后的骄傲与惬意。这天,初冬的太阳移到中天,繁杂的政务已经处理完毕,刘彻也感到肚子咕咕叫了。突然,当值太监传报:“张骞求见——”

“张骞?!他不是废为平民了吗?”要在往常,刘彻肯定不会见他,因为他第一次出使西域尽管没有完成与大月氏结盟的任务,刘彻还是给了他太中大夫的职位,并在四年前将他封为博望侯。可惜,这位外交家不知珍惜,在两年前与飞将军李广出击匈奴时,因为迷了路没有率主力如期赶到目的地,致使李广的前锋部队陷入敌人的重围,由此,张骞战后被夺了爵位,一直赋闲在家。按说,削职为民的人是没有资格面见皇帝的,但今天刘彻心情不错,于是问:“他为何要面见朕?”

“他说有一条妙计,能对付逃亡西域的匈奴。”

刘彻点了点头,他倒要听听原博望侯有什么高招。

张骞进殿后,直截了当地说:“陛下,卫青与霍去病大败匈奴,迫使匈奴逃亡西域与漠北,的确可喜可贺。但如不乘胜进击,就会给对方以喘息之机。所以,罪臣建议,应该抓紧派出使团出使乌孙,与乌孙联手砍断匈奴的‘右臂’!”

“乌孙?”当张骞提到这个西域国家时,刘彻不免一怔。张骞出使西域归来时,似乎曾经提到过这个字眼,但7年过去了,这个字眼在他的脑海里早已洗白。

“乌孙是谁?你怎么会认定乌孙会与我朝结盟?”刘彻急切地问。于是,张骞只得耐住性子,给圣上讲述这个远方的国家。

从战国到汉初,河西走廊及其周边生活着三个游牧部落,“本为塞种”的乌孙游牧在瓜州一带的绿洲上,讲吐火罗语的月氏几乎占据着整个河西走廊,而匈奴已经将触角向西伸展到了今腾格里沙漠。其中最强盛与凶悍的,是月氏。

邻里关系,是世上最难处的关系之一。渐渐地,月氏与乌孙这对相貌近似的邻居由口角发展为械斗进而演化为战争。月氏攻杀了乌孙部落首领难兜靡,乌孙民众被迫逃亡匈奴。在逃难途中降生的难兜靡之子猎骄靡,也被匈奴单于王庭收养起来。

在猎骄靡健康成长的日子里,月氏同样经历了两次噩梦般的战争。公元前176年,匈奴右贤王奉单于之命,发大军击败了西部的月氏。时隔两年,老上单于发兵攻入月氏,杀死了月氏王。在焉耆、龟兹落脚的大月氏人只能继续向西部天山逃亡。在那里,恰如亡命徒一般的大月氏人杀败了当地的塞人,占据了美丽富饶的伊犁河、楚河流域,迫使无数的塞人部落仓皇南迁。

公元前161—前160年,已经被乌孙人推举为昆莫的猎骄靡,请求老上单于允许他西攻大月氏,以报杀父之仇。老上单于也想假借昆莫之手消耗大月氏,于是痛快地答应了他,并派出部分精兵助战。

昆莫与匈奴联军从天山北麓率部杀入伊犁河流域,砍掉了大月氏王的头颅。战斗的进程异常惨烈,大月氏付出的代价更为惨痛,流传至今的一首月氏民歌仍氤氲着血的味道:

孩子,你要是渴了,莫饮河水。

河水里,敌人下了毒;

你就喝敌人的血吧!

孩子,宁死,也莫屈服,

死了,不要让我看到你睡在棺材里,

你的尸首一定要躺在盾牌上被抬了回来。

战后,惨败的大月氏被迫翻越天山,进入妫水(今阿姆河)以北。昆莫收服了未及撤走的塞种人和大月氏人,使域内居民达到了数万户,军队也达到了5万人以上。

昆莫大仇得报,又有了新的基地,一时心满意足,便数次告诫子嗣贵胄:“非匈奴无以复国,须秉持感恩之心。”他不仅对老上单于尊崇有加,而且对前来敲诈的匈奴贵族也一味忍耐。考虑到昆莫一直恭顺有加,老上单于也从来没有难为他。

但随后继任的老上单于之子——军臣单于就不客气了。一天,军臣的一个命令像一顿重拳猛击到昆莫心上。原来,军臣单于设置了二王分治河西,一为休屠王,一为浑邪王。据语言学家考证,休屠是月氏的转音,休屠王就是月氏王;而浑邪是昆莫的转音,浑邪王就是昆莫王。单于明知先前的大月氏之地已为乌孙占据,却任命自己的部下以月氏、乌孙两族王者自居,无疑是对昆莫独立地位的挑战和人格的侮辱。

一气之下,昆莫不再按期朝会匈奴。军臣单于不甘心昔日的臣属与自己平起平坐,便兴兵讨伐。

胜利属于敢于牺牲的一方。尽管来犯者气势汹汹,但防守者众志成城,双方各有死伤,来犯者并未占到什么便宜。经此一战,匈奴认为昆莫有神相助,从此打消了与乌孙为敌的念头。

不久,一座精美、坚固的城池——赤谷城(今吉尔吉斯伊什提克一带)在伊塞克湖东南部拔地而起,昆莫宣布恢复失国数十年的乌孙。这个新政权东接匈奴,南靠焉耆、龟兹、姑墨、温宿、尉头,西和西北与大宛、康居为邻,统治区纵横5000里。

张骞最后说,乌孙是一个与匈奴有仇的国家,也是一个有战斗力的国家,我愿意再次出使西域,说服乌孙与我朝结盟,也算是戴罪立功吧。望着一脸诚恳的张骞,刘彻挥了挥手,说:“容朕想想!”

二、张骞二使西域

次日,刘彻下诏,任命45岁的张骞为中郎将,率领300人的使团,携带数车金币丝帛与万头牛羊二使西域。因为占据河西的匈奴浑邪王投降,汉已与西域接壤,所以使团顺利到达了乌孙。

昆莫在第一时间接见了张骞。如同外交辞令中常说的那样,宾主进行了热情友好的谈话。张骞建议双方联合夹击匈奴,许诺在战后允许乌孙回祁连山旧地居住。但乌孙距匈奴近,大臣皆畏惧匈奴;距汉朝远,不知汉之大小,因而不敢下决心与汉朝结盟,更不愿盲目东归。据理力争已没有任何意义,张骞再一次在宿命面前败下阵来。

令张骞稍显安慰的是,昆莫派人送张骞的副使分别访问了大宛、康居、大月氏、大夏、安息、条支、奄蔡、身毒等国。这位副使到达安息帝国时,正值数万安息军队在东北边境集结,准备与邻国接战。当时闹出的笑话是,张骞的副使还以为是安息王特意派大军迎接他们。当副使返回时,自认强大的安息王也派出使节来到汉朝,以便证实汉朝是否像副使介绍的那样广袤而富饶,还将鸵鸟蛋和罗马杂技艺人作为礼物送给了刘彻。

这是一个多么令人鼓舞的景象啊!当公元前115年张骞返回长安时,随同张骞返程的,居然有上百名西域国王的使者。据记载,昆莫派数十名使臣携礼陪同,到长安窥探虚实。

宽阔的大道、辉煌的宫殿、如织的人流,令乌孙使臣眼界大开,瞠目结舌。其情其景比张骞的描述有过之而无不及。使臣回国后,将观感如实报告给昆莫,使之萌生了与汉朝结盟的强烈欲望。

张骞二次出使西域,虽然未能达到与乌孙合击匈奴的目的,但以艰难困苦为代价,使中原人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于西域的丰富知识,使汉朝的声威和汉文化的影响传播到了当时中原人世界观中的西极之地,沟通了一条通向中亚、西亚和南亚乃至欧洲的陆路通道。此后,中亚、西亚、南亚诸国陆续派使节随张骞的副使来到汉朝。与此同时,汉朝商人接踵西行。大量丝绸、瓷器、铜镜、桃、梨、杏、姜、桂、茶、白矾、砂糖、樟脑不断西运。西域的植物苜蓿、葡萄、无花果、安石榴(因产于安国和石国而得名)、胡桃(核桃)、胡麻(芝麻)、胡豆(蚕豆和豌豆)、胡瓜(黄瓜)、胡蒜(大蒜)、芫荽(香菜)、绿豆、波斯草(菠菜)、胡萝卜、番红花、酒杯藤、茴香、葱等进入中原;动物大宛马(波斯草马)、驴、绵羊、犀牛、狮子、大象、安息雀、瘤牛、大狗、沐猴、鹦鹉、鸵鸟、孔雀、黑貂等传入内地;其他物产包括青金石、琉璃、珊瑚、琥珀、象牙、玳瑁、珠玑、犀角源源不断地传入汉地。无怪乎一位诗人感叹:“不是张骞通西域,安能佳种自西来?”

丝路的开通,令刘彻喜不自胜。于是,他拜张骞为大行,负责掌管汉朝各族事务。一年后,博望侯张骞因长年在外奔波而病逝于大行任上。

三、扬州美女

闻听故土东方的汉富甲天下,美女如云,昆莫便派遣使者返回长安,声明取消王号向汉称臣,并以珍贵的西域良马作为聘礼请求和亲。

不久前,刘彻就在一次占卜中得到了“神马当从西北来”的兆示。乌孙良马一到,刘彻立即将它命名为天马,答应了乌孙王永结姻好的要求,并兴致勃勃地作了一首《西极天马歌》:

天马徕兮从西极,经万里兮归有德。

承灵威兮降外国,涉流沙兮四夷服。

比昭君出塞早了72年的细君出塞的故事拉开了序幕。

其实,细君不是公主,而是一位翁主。她的生父是刘彻之兄刘非的儿子——江都(今江苏扬州)王刘建。刘建私刻玉玺,大造兵器,图谋不轨,后来东窗事发,在公元前121年自缢身亡,他的妻子也因同谋罪被杀,江都国从此改为广陵郡。父母死时,襁褓中的细君因年幼逃过一劫。公元前117年,广陵王刘胥派人找到了流落民间的刘细君。5岁的细君被送入宫中,和皇家姐妹一起学习典章、音乐、歌舞及其礼仪。

春来如兰,秋去如画。渐渐地,细君不仅出落得雪乳玉腕,丰姿绰约,娇若春花,艳若朝霞,而且出人意料地成长为汉代诗坛和乐坛上一株凄美的修篁。据说,她精通音律,妙解乐理,是乐器琵琶的首创人。琵琶创制的直接原因,是汉武帝“念其行道思慕”,让远行千里的细君“作马上之乐”。于是,细君“裁琴、筝、筑、箜篌之属”,兼裁各种乐器之长,别创新声,发明了“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琵琶。她的诗也远在姐妹之上,她的芳名传遍了京城长安。

公元前108年,刘彻决定让芳名昭昭的细君远嫁乌孙,下诏赐封细君为汉江都公主。此前的西汉曾先后7次送宗室之女嫁给外邦,但从未留下这些女子的姓名。如果细君顺利远嫁,将是第一位名载史册的和亲公主。

此时的细君美丽、柔弱而轻盈,如清晨滴着晨露的栀子花,在微风中打开了柔软的花苞,像是呼吸又像是颤抖。将这样一位深宫里的娇花移植到风沙浩渺的西域——承载一个国家的和亲使命,的确有些难为她了。况且,她舍不得繁华绝代的长安,舍不得朝夕唱和的诗友,舍不得锦衣玉食的温馨生活。

但老人们告诉她,命是掌心的纹,肤上的痣,无言以对的神秘。她只有认命。

公元前105年,细君正值16岁的花季,被刘彻送出了巍峨而繁华的长安,成为一位素昧平生的远方君主的新娘。长安城外,车轮滚滚、翠华摇摇,一支庞大的送亲队伍逶迤西去,随嫁人员多达数百人,既有宫娥彩女、乐工裁缝,也有技艺工匠、护卫武士,陪嫁物饰之丰更是前所未有。

就这样,在一个百草萌动的季节,中原所有的花,已举给蝴蝶去数;无数的蕊,已交给蜜蜂去嗅;夹岸的柳,已送给暖风去抚。一支和亲的马队却走向无色而寂寞的西部。

长安渐行渐远,天色越来越暗,车轮铿铿,细雨蒙蒙,雨水夹着泪水,她战栗的心田湮没在无边的苍茫之中。迢迢长路上,“和亲”的车辇碾过玉门的冷月,碾过戈壁的苍凉,碾过西域的蛮荒,走完了短暂的春天和长长的夏天……

为了显示汉的威风和恩赐,朝廷对公主远嫁乌孙一事大肆渲染,以至于公主还未启程,周围国家就得到了消息。事实无情地证明,汉朝过度的宣传是多么愚蠢。得到细君启程的消息,匈奴单于赶紧把女儿嫁给了昆莫,被昆莫收为左夫人。细君到达乌孙后,最尊贵的左夫人一位已被占据,她只能屈居右夫人之位。好在正处二八年华的她太漂亮了,乌孙人都称她为“柯木孜公主”,意思是“白净美丽得如同马奶酒一样的公主”。

不管怎么说,一开始就不顺利,加上公主不懂胡语,过不惯异族生活,可能也对嫁给年迈的昆莫心存遗憾,她开始以诗歌寄托自己的心志,一不小心吟唱出一首千古铭传的《悲愁歌》(又名《黄鹄歌》):

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

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

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

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第一首边塞诗。它冲破了“诗言志”的樊篱,给暮气沉沉的诗坛吹进了一股和煦的春风,标志着古代诗歌从“诗言志”向“抒情诗”的回归。80年后,班婕妤的《怨歌行》完成了抒情诗由骚体向五言的转变。耐人寻味的是,抒情诗在汉代的复苏与兴起,是女诗人从中扮演了担纲和旗手的角色。而细君,无疑是披荆斩棘的先锋。

细君一度丰盈的日子在陌生的西域骤然瘦弱。于是,她的心如投宿一根寒枝,想到风,风吹她身;想到枝,枝摇她心。

对于一位在深宫中长大的嫩苗,我们不能从政治的高度求全责备她。刘彻也很挂念她,不仅令随嫁的工匠为她在夏都——今昭苏草原修建了一座汉式宫殿,而且每隔一年就派使臣带着帷帐锦绣前往探视。

不合适的人生活在一起的难度,胜过再找一个。老乌孙王显然深谙此道,因此有意把她改嫁给自己的继承人——孙子岑陬。猎骄靡共有十几个儿子,以中间的一个儿子大禄最强,善于领兵打仗,率领万余军队住在王城以外的地方。猎骄靡的太子早死,太子临死前,向父亲猎骄靡提出了唯一的要求:“必以军须靡为太子。”猎骄靡答应了他,立长孙军须靡为继承人,授予了岑陬之职。大禄大怒,挟持弟兄们联合反叛,积极谋划攻击父亲猎骄靡。为此,猎骄靡分拨给孙子军须靡万余骑兵,到别处驻扎;自己也带领万余骑兵,以应付儿子们的进攻。于是,乌孙国一分为三,在名义上归猎骄靡节制。

军须靡不但是王位继承人,而且比老乌孙王年少和英俊多了。但一下子降了两辈,和一位叫自己奶奶的人结婚,这对于深受孔孟之道熏陶的细君来说是难以接受的。于是,她上书汉武帝,用“难为情”之类的理由推辞了老乌孙王的“美意”,提出了回归家乡的请求。

驿站快马传来了刘彻的亲笔回信,回信规劝细君为了国家大义“从其国俗”。而且,为了有效地卫侍公主,经猎骄靡同意,汉派出数百名士卒在xián)雷(地处伊犁河谷)屯田,这是汉在西域最早的屯田点。

细君只有屈尊改嫁。

人生于她,只余下远方的长天和永恒的沉默,那种不再望归的悲楚,恰如荒漠深处被摈弃的小羊。她只能为了国家利益和民族大义做出牺牲,以自己柔弱的肩膀承载起乌汉联合的重任,将自己的青春与梦乡永驻在遥远的西域。她从此心硬如铁吗?我们难以臆测。她时时以泪洗面吗?我们无法知晓。

猎骄靡病逝后,孙子军须靡继任。细君和军须靡生有一女,名叫少夫。刚刚生下女儿,细君就因身体虚弱撒手人寰。如烟花般绚烂,却在最美时消失,这就是她生命的写照。

有人说,细君是久被冷落的罪臣之女,刘彻让她远嫁是对她的信任。这句话放在一般女子身上确有道理,但这位罪臣之女是一位彪炳史册的文学家和音乐家,一位才女的远嫁带给外族的冲击力绝非一般美貌女子可比。君不见,细君出嫁后,不仅赢得了乌孙上下的一片赞誉,而且为这个蛮荒之地送去了东方的文明。从此,这里方才有了琵琶、房屋、种植甚至墓冢。

有人说,她一直对远嫁西域心存幽怨,她心中或许本来就没有什么国家大义。她心中怎么想,我们永远难以臆测,退一万步讲,即便是她心存幽怨,即便梦牵故乡,但她的远嫁在客观上促成了乌汉的军事同盟,为公元前72年乌汉联军一举击垮匈奴,西域最终纳入中国版图,发挥了保证金和奠基石的作用。基于此,她称得上是中国公主中第一位有记载的民族英雄。

还有人说,她之所以被历史记住,不是因为她的美丽、她的诗作和她的琵琶,而是她为祖国做出的牺牲。此人就是将细君写入《汉书》的班固。

十三、伊犁将军府

乾隆时代的清朝,跨过了100岁门槛,步入了一个王朝的中年,成熟而刚硬。平定准噶尔叛乱与和卓叛乱之后,如何有效而恒久地统治流淌着不驯服基因的西域,成为乾隆的一大难题。

“久拖不决总不是办法呀!”于是,在176210月,乾隆颁布诏书,设立总统伊犁等处将军,简称伊犁将军,作为派驻西域的最高军事行政长官,统辖全疆和哈萨克各部。也就是说,乾隆推出的,是军政合一、以军事为主的体制。

伊犁将军的管辖范围是,额尔齐斯河、斋桑泊以南、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天山南北直至帕米尔高原地区。这一区域与汉西域都护府辖区基本一致。

伊犁将军以下,设都统,参赞、办事、领队各级大臣。在军事重地伊犁、塔尔巴哈台、喀什噶尔、乌鲁木齐设立了参赞大臣,在较大的城镇阿克苏、乌什、库车、叶尔羌、辟展(今鄯善县境内)、库尔喀喇乌苏(今乌苏市)设立了办事大臣,在其他城镇如和阗、巴里坤、巴彦岱(今伊宁市巴彦岱镇)、英吉沙尔、古城(今奇台县)设立了领队大臣。

伊犁将军府最初设在规模较小的绥定城,为了适应扩军与固疆的需要,伊犁将军从1763年开始,组织军民建设了一个庞大的军事城池网。它们以伊犁河北岸的惠远城(位于今霍城县惠远乡南7千米)为中心,西有广仁城(今霍城县芦草沟)、瞻德城(今霍城县清水河镇)、拱宸城(今霍城县老县城)、绥定城(今霍城县境内,惠远城西15千米)、塔勒奇城(今霍城县水定镇,绥定城西5千米),东有惠宁城(惠远城东北35千米,今伊宁市巴彦岱镇)、熙春城(位于惠远城与宁远城之间,今伊宁市西城盘子)、宁远城(在今伊宁市境内),形成了“八星(卫星城)拱一月(惠远城)”的军事格局,史称“伊犁九城”。1765年,伊犁将军移驻新建的惠远城。

大清驻军分驻防军和换防军两种,驻防军长期驻守此地,官兵可携带家眷;换防军3年或5年一轮换。因天山北路西接强悍的游牧民族哈萨克与布鲁特,北邻步步紧逼的俄罗斯,所以驻防军主要集中在北疆,换防军主要集中在南疆。

北疆驻防军以伊犁、乌鲁木齐为中心。伊犁部分以惠远城为中心,包括伊犁河两岸和博罗塔拉河流域,驻惠远城满营兵4370人,驻惠宁城满营兵2204人,驻伊犁河南岸的锡伯营1018人,驻伊犁河北岸的索伦达呼尔营1018人,驻博乐、温泉一带的察哈尔营1837人,驻昭苏、特克斯一带的厄鲁特营700人,驻瞻德、拱宸、绥定、塔勒奇、惠宁、熙春、广仁等城及塔尔巴哈台为绿营兵(大清在统一全国过程中收编的明军及其他汉兵编成的军队,以绿旗为标志,称为绿营,又称绿旗兵。为大清常备军,士兵可以父死子继)。乌鲁木齐部分由乌鲁木齐都统管辖,驻乌鲁木齐满营兵3500人,绿营马步兵3500人;驻古城满营兵1100人,绿营兵400人;驻巴里坤满营兵1000人,绿营兵2000人;吉木萨尔绿营马步兵900人;玛纳斯协营马步兵1600人;喀喇巴尔噶逊(今达坂城)绿营兵300人;库尔喀喇乌苏和精河各驻绿营马步兵300人。

天山南麓的换防军,派驻喀什噶尔满营兵330人,锡伯营和索伦营各96人,绿营兵625人;派驻英吉沙尔满营兵80人,绿营兵200人;派驻叶尔羌满营兵206人,绿营兵680人;派驻和阗绿营马步兵223人;派驻阿克苏满营兵60人,绿营兵698人;派驻乌什满营兵140人,绿营马步兵505人;派驻库车绿营兵302人;派驻喀喇沙尔(今焉耆)绿营兵600人;派驻吐鲁番满营兵500人,绿营兵600人。另外,在哈密,有驻防军2000人。

伊犁将军府设立初期,南北疆共有驻军38700人;到嘉靖年间,伊犁各营军人增加到98300人。

终清之世,先后担任伊犁将军的共有34人。将军府设立初期影响较大的,有首任伊犁将军明瑞,他不仅主持修建了惠远、宁远、惠宁等城,而且成功组建了满营、绿营、厄鲁特营(由厄鲁特蒙古部组建,主要成分为投降大清的准噶尔蒙古人)、察哈尔营(由察哈尔蒙古部组建,17621763年从今河北张家口外分两批迁来,官兵及家眷在6000人左右)、索伦营(由黑龙江的土著民族达斡尔部与鄂温克部组建,1763年从黑龙江迁来,官兵1000人,另有家眷1000余人)、锡伯营(由拓跋鲜卑后裔锡伯族组建,1764年从今辽宁沈阳迁来,官兵与家属共4000余人)“宣国威于边疆,开一代之胜举”;二任伊犁将军阿桂,兴建了绥定、塔勒奇二城,还在军屯与民屯上大做文章,对开发伊犁与巩固国防立下了不朽功绩;三任伊犁将军伊勒图,妥善安置了从伏尔加河回归祖国的土尔扈特蒙古各部,在塔尔奇沟口外修筑了一系列城堡,在边防上屡有建树;1825年上任的伊犁将军长龄,先后平定了张格尔叛乱与玉素普叛乱,成为分裂势力啃不动的一块硬骨头。

在鸦片战争之前,你几乎找不出一位“狗熊”与“病猫”般的伊犁将军。

十四、虎口索食

嘉靖之后的大清,酷似老寡妇慈禧,始终哭丧着一张驴脸。

1870年,尽管中原没有大的战事,但天津所发生的民众焚烧天主教堂、打死外国传教士事件(史称“天津教案”),还是令朝廷左右为难,焦头烂额。直到曾国藩和李鸿章亲自出面,将20名民众杀头,将天津知府与知县撤职,付出了49万两银子的赔款,派出钦差远赴法国赔礼道歉,事件方才勉强平息。

就在大清与法国苦苦周旋之际,被称为“中亚屠夫”的浩罕贵族阿古柏已经攻陷了乌鲁木齐,成为新疆的新主人。第二年,俄军发动突然袭击,赶走了伊犁将军衙门,占领了新疆耕地最为肥沃、人口最为稠密、工商业最为发达的伊犁地区。

事后,俄国向清朝解释说,因为大清已经无法在那里行使主权,所以基于朋友的道义,暂时代为管理,以免落入叛军之手;一旦新疆叛乱平息,俄国就将双手奉还。在他们看来,大清再也不可能回到新疆,伊犁并入俄国已成定局。

有人把清末的中国看作一口密封的大缸,缸里的物质已经高度霉变,正赶上一群打劫的强盗自西而来,驾着神话里庞大而快捷的轮船,扛着中国人从未见过的火枪,为了争夺缸里的奇珍异宝,他们几枪托就砸开了这口古老的大缸。

要我说,颓废懦弱的大清其实是一块免费的蛋糕,列强们手持钢刀围坐在一起,喜形于色地争相切割。一个老太太和一群头戴红顶子的男人表情麻木,只有一个清吏圆睁着一双老眼,拍案而起。

他叫左宗棠,一位极富正义感与爱国心的湖南人,官衔是陕甘总督。在65岁的多病垂暮之年,他接受了“钦差大臣、督办新疆军务”的重任,率6万湖湘子弟西行,短短一年就扫荡了阿古柏并收复了天山南北的大片国土。

1876年,丙子年,属鼠,大清发生了三件喜事:中国第一位驻外使节郭嵩焘派到英国,中国第一条铁路——淞沪铁路全线开通,清军出兵新疆打了一个久违的胜仗。特别是第三件事,令俄国十分惊诧。依俄国过去所做的承诺,必须无条件地从伊犁撤退。俄国人实在无法拒绝撤退,就要求谈判撤退的条件。好比一个抢占了别人住房的强盗,却在搬出所抢的住房时,要求房主支付看护费。

按照惯例,谈判地点应在两国边界或第三国,但俄国却硬将谈判地点定在自己的首都圣彼得堡。

大清于1879年派遣满洲权贵崇厚前往俄国,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派遣使者到外国首都办理交涉。这位满脑袋浆糊的使者认为,只要收回伊犁就算完成了任务。临行前,他通过占卦得知此行不利。因此,他到达俄国后,很快签订了包括赔款白银280万两、割让霍尔果斯河以西和特克斯河流域5万平方千米土地给俄国,斋桑湖以东重新划界在内的《里瓦几亚条约》。然后,仓促回国。

按照条约,大清只收回了一个伊犁孤城,城西和城南的土地全部丧失,从伊犁到天山南麓必经的特克斯河也被切断。此时的清朝已经略懂国际事务,加上英国暗中出谋划策,于是作出了三个决定:一是拒绝批准这个条约,二是将没有接到训令就擅自回国的崇厚判处死刑(卦象果然应验),三是令左宗棠集结军队准备进攻伊犁。

尽管俄国人不甘示弱,但他们还没有西伯利亚铁路,从国内运兵要浪费很多时间,而且新征服的中亚有同清朝联合反抗的苗头,最后,两个国家重开谈判。这一次,清朝没有再派满洲权贵,而是派出精通英文、擅长外交的汉人曾纪泽为全权代表,与俄国谈判修改崇厚擅订的《里瓦几亚条约》。对于曾纪泽这个名字,读者肯定有些陌生,但他的父亲尽人皆知,就是大清名臣曾国藩。由于曾国藩的长子早死,身为次子的曾纪泽已经在两年前曾国藩病故后承袭了一等毅勇侯爵。

曾纪泽抵达俄国后,与俄外交部及驻华公使等前后谈判历时10个月,正式会谈辩论有记录可查者达51次,反复争辩达数十万言。1881年,《中俄伊犁条约》(又称《中俄改订条约》《圣彼得堡条约》)终于诞生,与崇厚所签订的条约比较,虽然霍尔果斯河以西2万平方千米的土地割让给了俄国,但乌宗岛山及伊犁南境特克斯河一带均予收回,取消了俄国人在大清境内进行经济活动等条款。不过,赔偿增加到500万两白银。

不管怎么说,新疆总算重新回到祖国的怀抱。“虎口索食”的曾纪泽也得以提升为宗人府府丞、左副都御史,成为与大清首位驻外公使郭嵩焘齐名的外交家。

两年后,自感吃了亏的俄国人再次跟清廷勘定斋桑泊以东的边界,通过《科塔界约》割走了3万平方千米的土地。至此,哈萨克人的生活区域基本被并入俄国版图。大清境内的哈萨克人只剩下中玉兹的克烈部和乃蛮部。

公元1954年,中国在哈萨克聚居区成立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辖伊犁、塔城、阿勒泰3个地区24个县市,还设立了新疆木垒、巴里坤哈萨克自治县、青海海西蒙古族哈萨克族自治州、甘肃阿克塞哈萨克族自治县。中国哈萨克人至今已达130万。

往事的华幕已然合拢,崭新的世界渐行渐近,我们已经听得到新丝绸之路经济带清脆的足音,感受得到从太平洋西岸风尘仆仆而来的经伊宁市、霍尔果斯市直达阿拉木图的运输车队的轰鸣,看得见它那鸟瞰绵延万里的欧亚大陆的锐利眼睛,以及缓缓张开的青春焕发的翅膀。

责任编辑/周武峰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