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2月号 >> 阅读文章

且看巫峡唱大风---【钱犁 胡素华】

2017-03-08 10:34:0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668

——写在第10“巫山国际红叶节”落幕之际

 钱犁 胡素华

201611月下旬的一天,距第10“巫山国际红叶节”正式落幕还有一些时日,也是巫峡难得的一个晴天。

上午10时许,笔者从新近打造而成的“瑶台”景观拾级而上,站在高处鸟瞰大江东去,高峡平湖如染,江水似海洋一般湛蓝;深冬本是寒风呼啸季节,可眼下让人感受到的却是火一样的热情,放眼峡江两岸,漫山遍野经过霜风雪雨洗礼过的红叶,似炽热的火焰,无遮无掩地在百里峡江蔓延、升腾;似飘忽的祥云,在“神女”身旁轻轻地、柔柔地起伏、舒卷;又似大海掀起的阵阵狂潮,裹挟起惊天的涛声,浩荡东去,一泄千里。

若非一层挨着一层、一浪高过一浪雾幔的遮掩与阻隔,我恨不能此时此刻张开双臂,与“瑶台”近在咫尺的“巫山神女”尽情相拥,一起融入到这片写满真情、写满爱恋、写满神话的浪漫世界之中。

正当如醉如痴、奇想云游,耳畔再次传来那久违而又亲切的歌声:“满山那个红叶呀似彩霞,彩霞年年映三峡……”

歌声由近及远,由清晰而模糊,把笔者的思绪一下子带到了上世纪80年代初那个遥远的岁月。

第一章:一条静静流淌的大宁河,竟让三位国家旅游局长诗兴大发,他们饱醮浓墨写下的诗行,使得大宁河小三峡由此流金淌银,誉满全球。

1

这是一条静静的河流,一条至今也没有航标的河流。

它从现今渝东与鄂西结合部的千山万壑间一路走来,悠悠荡荡,一路轻歌曼舞,低吟浅唱,显得是那样地轻松、洒脱、自如与悠闲。

它来得漫长,来得久远,也来得有几分神秘。自打它由山间小溪集结成势,闯过千山万壑,穿过莽莽丛林,闯过无数险滩恶流,化作一条温顺的小河从远古走来,一路流经巫溪,流向巫山,流入长江,最终扑入大海的怀抱,谁也没有认真地考察过,它究竟流自哪朝哪代,哪年哪月,至今也没留下可供依据的准确记忆或时代符号。只是当地上了点年纪的人可以这样向你表述,这条河流发端于数百里外陕西镇平那荒山野岭之间。

这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版图上的大宁河!

可就是这条多少年前还名不见经传的河流,以前又总是与流经地庶民百姓的贫穷与苦难相伴而行。

尽管那时的山还是那一座座山,美得让人发癫发狂;水还是那一道道水,秀得使人入心入梦,可生息繁衍于大宁河两岸的人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不企求、也不敢企求这条河流能给自家命运带来多少改变,更不会想到这条河流日后会跃登“大雅之堂”,把它的名字与全世界连同一起,让大山大水之外、大江大河之外、大海大洋之外的人们也怀着朝圣般的心情踏上这方山水,这条河流;他们更不会想到,这条静静的河流日后会变成一条流金淌银的河流;就连它们祖祖辈辈吃腻了红薯、洋芋、玉米这些当地人称“三大坨”的玩意儿,在“勾勾鼻子蓝眼睛”的外国人那儿会一下子变得身价百倍,一只普通不过的煮玉米棒子、几个刚刚出炉的烤红薯、烘洋芋会从外国人手中换回美元、英镑、法币等花花绿绿的现钞。

清代诗人傅家瑜曾给巫山留下一首不朽的诗句:“万峰磅礴一江通,锁钥荆襄气势雄。田野纵横千嶂里,人烟错杂半山中。”

如果说这诗的前两句写下了巫山、巫峡的磅礴与气势,显出诗人的大手笔、大气魄,那么,后两句则更是入木三分、恰到好处地描写了巫山僻野、贫穷的地理概貌与生活场景,显出了诗人的悲悯情怀。再如果将后两句描写“移位”于当今中国改革开放前的大宁河小三峡两岸的丛山峻岭间,也显出几分真实与贴切。你看那宁河两岸的高山深壑间,壁陡的山梁上看不到象样的良田沃土,看不到五谷飘香、牛羊成群的富庶与殷实,而是东一块、西一坨零零散散的“巴掌田”、“鸡窝地”;偶见悬崖上、山腰间几间茅屋飘荡起缕缕炊烟,那可不是文人笔下乡愁的记忆,而是当地人实实在在的贫穷与困苦的标识。因了一个“穷”字,他们缺衣少食,他们自卑自弃,他们观念落后,他们行为保守。他们祖祖辈辈穷惯了,也穷怕了。他们就像是做了错事的懵懂小孩,在外人、在大人面前总觉矮人三分,抬不起头,直不起腰……

终于有那么一天,他们看到山脚下这条河流终于变得不再寂静,人们从中国、从外国坐着马达声声的游船闯进了这片世外桃源,从他们看到这一弯美山秀水兴奋得如醉如痴的那张脸,到山里人一时还听不懂的那一连串OK”、“哇噻”之类的赞语声,当地人方才渐渐地明白:这条河流变了,这个世道也变了!

从那时起,他们开始把自家的命运与这条河流的命运联系起来。他们开始怯生生地走下河滩,用一身使不完的力气为外国人撑船拉纤;他们立在山头或峡口,扯开嗓子与外地人、外国人一起放歌、对歌;他们甚至连家带口在峡区河滩上寻一空白处搭起帐棚,支起锅灶,为南来北往的游人烹煮可口的美食;他们也支起小货摊,将峡中河滩上的小石子捡来当作“纪念品”,学会与游客们讨价还钱……

2

草堂春睡足。

历史老人注定要让这条沉睡的河流走向苏醒。当然,这种苏醒需要天时、地利与人和。

回顾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中华人民共和国这个国度发生了一系列震惊世界的重大事件: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胜利召开;十年“文革”的结束;“四人帮”被粉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等等,等等.

这一系列重大事件带来的是春风徐来,冰雪消融,万物复苏,国门洞开.中华大地上又一次百花盛开,桃红柳绿,生意盎然.

这是一个令当地人永远也忘不了的日子。

1979621日,几位来自北京、上海、重庆的“重量级”作家、诗人、画家、艺术家,在当地人毫无思想准备的情况下,从巫峡口乘一叶“柳叶舟”逆流而上,来到了大宁河小三峡深处。

这群艺术家、诗人、作家中,就有赫赫有名的雷加、杜宣、姜彬、菡子、梁上泉、周月华、郑伯侠等人。

来的那天,正值盛夏酷署,天气特别地炎热。可无论天气多热,也挡不住大宁河小三峡给他们心灵深处带来的那种诱惑与震撼。他们一进入峡区,由于两岸及水上的风光太美太绝,仅管汗珠子牵线般地往下流,湿透了衣衫,用来擦汗的毛巾换了一张又一张,可他们手中的相机和画笔却一刻也没有停下过。

他们不停地照,不停地写,不停地画,经过一整天的实地采风,诸如“天泉飞雨”、“赤壁摩天”、“观音坐莲”、“龙门峡”、“巴雾峡”、“滴翠峡”这些个别致高雅又生动形象的名字便从他们的笔墨间流淌出来,传承至今。

紧接下来,又由于他们的妙笔生花,一篇篇散文、诗歌、摄影作品便陆续出现在国内一些影响深远的报刊上。其中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篇刊载于《四川日报》上的游记散文:《不是三峡胜似三峡》。

他们的盛夏之旅为下一步大宁河小三峡走向全国、走向世界作了最为原始、最为有力的铺垫。

1981年春深时节,时任国家旅游局副局长万复来到大宁河小三峡考察后,兴奋不已,当即挥毫写下了这样的诗句:

“两岸无石不奇秀,悬岩有水尽飞花。

且看九龙盘玉柱,更喜观音裹轻纱。

赤壁摩天无觅处,天泉飞雨独一家。

自古桂林甲天下,尔今应让小三峡。

作为一位诗人,他的作品文采飞扬,激情荡荡,极具感染力;作为国家旅游局的高官,他见多识广,阅历丰富,他对一地一域一景一观的评点和定位,极具权威性。从他笔下流淌出的不仅仅是发自内心的对大宁河的由衷赞叹,更是向全国旅游业界传递出这样一个“画外音”:桂林山水美不美?肯定美!但万事万物都得有个比较,有比较才能作出鉴别,“各领风骚数百年”嘛!但即使你再奇再美,对不起,从现在起,你该让让贤、挪挪位了,应当“让位”于大宁河小三峡了!

是不是因为万复先生以一首诗的形式给大宁河小三峡打了“满分”从而引起的连锁反应?反正,他的佳作刚一问世,以著名报告文学作家、《哥德巴赫猜想》一文作者徐迟及著名老作家公刘为首的50多位全国知名作家、艺术家一行50多人便来到小三峡考察采风,并忙里偷闲与当地文化界人士亲切座谈;紧接着,天津、上海、广东、成都等全国11省(市)的80多名诗人代表团也来到小三峡挥洒激情并集体赋诗:“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宁河不是峡;五岳归来不看山,宁河归来不看峡!”

无独有偶。就在万复先生考察小三峡并为这里留下美好诗句一年之后,时任国家旅游局局长的韩克华又踏上了巫山这片热土。经过一番实地考察之后,又挥笔题诗,为小三峡唱起了赞歌:

“舟行小峡更奇观,赤壁摩天横云端。

悬崖栈道多险峻,群猴林中舞翩跹。

俯视清流见彩石,仰首峡谷赏飞泉。

自古人道三峡绝,岂知天外还有天。

韩局长的一首诗颠覆了多少年来人们对大自然形成的三峡景观的认知。

“自古人道三峡绝,岂知天外还有天!”这“天外之天”不就是大宁河小三峡么?

这首诗与万复先生“自古桂林甲天下,尔今应让小三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斗转星移,光阴如梭。就在前两位中国旅游界“掌门人”相继为巫山小三峡留下“墨宝”之后,也就是国家正式确定大宁河小三峡对外开放的第八个年头,又一位时任国家旅游局局长的刘毅乘兴而来,泛舟清流,放眼青山,再一次为大宁河小三峡写下赞美诗:

“大三峡雄小三峡秀,双峰奇伟如诗胜景”。

这三位国家旅游局的局长如此钟爱同一方胜景,绝非一时心血来潮,偶然为之。

他们都是在饱蘸心血,为大宁河小三峡这条普通而又非凡的河流奉献出无价的、无形的广告词。

从某种意义上讲,万复、韩克华、刘毅就是时间最早、级别最高、影响最大、效果最佳的大宁河小三峡的“形象代言人”。

他们都以相同的心境、相近的语言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为这里日后成为“中国旅游胜地40”和国家“5A级景区”投下了无声的、庄重的一票。

第四章:一条环环紧扣的“旅游链”,好似一条金钱串起璀灿明珠;历经险滩激流磨砺的胆识,凭借精心谋划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外,化险为夷。

1

纵观巫山旅游近些年的发展态势,说它“前有堵截、后有围追”,一点儿也不为过。

且不说“重庆周边游”带来的“金佛山”、“仙女山”的蓬勃崛起,就像两座“大山”压迫在巫山人的心头,就是与他们近在咫尺的“云阳龙缸”、奉节“天坑地缝”、巴东“神农溪”、开州“汉丰湖”、万州大瀑布等地旅游开发的力度和势头令他们一刻也不能松懈,一点儿也不敢小觑,一个新形势下的“乌龟与兔子赛跑”的寓言正在三峡内外不断上演和翻新。再加上实际工作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20165月初在调研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时提出的“着力推进以巫山为中心的巫山——奉节——巫溪旅游板块发展,全面提升三峡库区旅游业发展水平,带动更多群众增收致富”的总要求还有不小的差距,三峡库区旅游“金三角”资源的整合与利用也还需作出进一步的探索与努力。

但是,人们欣喜地看到:近些年来巫山旅游业无论遭遇到什么样的艰难险阻,遇到什么样的大风大浪,他们都会脸上无惧色,胸中有良谋,脚下有方寸,超前谋划,前瞻决策,走上步看下步甚至走一步看几步,往往能在要害关头出奇制胜,一颗“棋子”、一个“妙招”走活一盘棋局,运筹帷幄,决胜千里,转危为安,化险为夷。

十年前,在整个三峡旅游还处于低迷的大背景下,巫山人却围绕一片小红叶做起了振兴旅游的“大文章”,不仅使巫山旅游绝处逢生,走出低迷,而且还推动了全县旅游业发展的转轨变型,华丽转身。

为了改变巫山旅游“过境游”、游客“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现状,巫山县决定从加快基础设施建设、扮靓一座旅游新城入手,让旅游者由“匆匆过客”变成引得来、留得住的“常住宾客”,县上可是既动了真情,又动了真格。

自光顾过2007年首届“巫山红叶节”后来又连续多年“故地重游”的人士用新奇的目光打量巫山之后,发现每年都会从这儿看到新的变化,感受到新的惊奇。

一座新城靓丽多了。以“神女大梯道”为中轴线,将“平湖路”、“广东路”、“净坛路”紧紧相连,融汇贯通;宽敞笔直的“滨江大道”两旁绿树成行,映天蔽日;满城灯饰古色古香,别具一格;每当入夜,一座江边县城流光溢彩映衬着高峡平湖,如梦如幻;近几年崛起于县城周边的“朝云公园”、“暮雨公园”、“文峰公园”、“望霞公园”既传承和再现了巫山的历史永脉,又为巫山的未来融入了新的文化内涵。

食住行游方便多了。在吃的方面,巫山高中低档餐厅已发展到900多家,到巫山不仅可以大饱眼福看美景,还可大饱口福品美食,白天,曲尺的纽荷尔脐橙、黛溪老磨坊粉条、大昌的雪枣、红椿的庙党及“水口面”,你可尽情地买,尽情地吃;傍晚,“南山一条街”飘香的烤鱼、小巷深处腊猪脚炖土鸡可让你吃得只享今生,不思来世;在住的方面,县城大小宾馆酒店旅馆床位已由“首届红叶节”时的3000多张发展到今天的7000多张,其中具有“三星级”以上宾馆酒店20家,有“农家乐”500多家,其中星级“农家乐”60余家;在行的方面,重庆至巫山全程高速公路417公里,湖北宜昌到巫山高速公路173公里,县城到各主要景区道路全部实现了油化或硬化,游人不再受攀援之苦,受“颠簸”之累;在游的方面,增加了多样性和选择性,你既可乘车上山,随新建的景区公路盘旋而上,一览众山红叶于眼底,亦可乘船饱览三峡红叶于两岸,还可徒步山间红叶小道,与红叶亲密接触,在红叶丛中寻找诗的灵感,享受摄影的快乐,还可采撷几片红叶标本,制作成精美的节日贺片,连同相思,遥寄远方情人。

车辆拥堵少得多了。头几届“红叶节”,由于客源的猛增,巫山城连续几年“一票难买”、“一床难求”、“一车难停”。为了走出这种尴尬,巫山县先是加强城内自身交通整治的力度,不乱停,不乱放,不乱调头,不乱鸣笛,文明行车,礼貌让车,宁可让自家的车辆受一些“委曲”,也要为外地游客车辆的顺畅出行挤出一定的空间。同时,在有条件的地方千方百计地增加停车位,到目前为止,县城室内外停车位已由10年前的几百个增加到4310个,大大缓解了“停车难”。更加令人欣喜的是,为了增加城市人口和外来旅游者的容量,3年前,巫山已启动江东新城的建设,这个位于巫峡口上“渝东第一门户”移民新城的“姐妹篇”,将以更加绰约的风姿展现在世人面前。城市常住人口也将由现在的10万人增加到20万人,增量达到50%以上。人们更有理由相信:巫山“江东新城”崛起之时,也就是整个巫山县城告别“一车难停”、拥堵不堪历史的宽松和畅之日。

文旅融合精彩多了。20161118日开幕的第10“红叶节”开幕的当晚,由重庆市歌舞团承办的开幕式晚会,以“巫山·因爱而生”为主题,通过红叶串起一个遥远的神话传说、一个凄婉的爱情故事、一个永恒的爱恋主题,使与会观众从中感受到一幅幅历史、山水、城市和人民的剪影;1114日至1127日,在“神女景区”开展的以“爱上红叶、恋上巫山、神女景区、升级狂欢”为主题的“音乐文化周”,将具有巫山特色的民俗文化、经典山歌、神话故事、精品歌舞一起搬上新近打造的“柳黄路”沿线的广阔舞台,雅俗共赏,引人入胜,有效地弘扬和传承了巫山红叶精神;全总文工团以巫山为背景、以红叶为元素创作的精品话剧,在北京民族文化宫大剧院成功进行首场公演后,在巫山“红叶节”期间,原班人马在巫山影剧院展开连续三天的巡演,效果极佳;1211日在巫峡口上举行的“长江三峡国际越野赛”,分为52公里越野、9公里登高、2公里健身三个项目展开,赛事开展当日,巫峡口上观者如云,人声鼎沸。

行到巫山必有诗,行到巫山必有情,行到巫山必有爱。在第10“巫山红叶节”期间,这里别出心裁地组织了一系列以“爱”与“情”为主题的系列文旅活动,打造了一个个寓意深远的“红叶爱情之旅”,组织起30“爱情旅行团”和8“爱情自驾游团”登上巫峡山巅,人们心手相牵,相依相偎,“红叶传情,山盟海誓”,由此步入不寻常的人生之旅;接下来就是从外地定向选择、征集的30“红叶新人,”到“神女之乡”举行“神女赐福神圣婚礼”;再就是面向“神女峰”,庄严地许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爱情承诺。

由于人们纷纷笃信“巫山红叶”将会使得他们一生“红运高照”,近年来,来自天南地北的男男女女,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朝着巫山这方山水,奔着艳丽的峡江红叶、奔着这浪漫的色彩,奔着这火红的命运一路走来,不停步,不回头,始终在一起,在路上……

2

自从上世纪80年代初巫山旅游不断兴起之后,无论当时所处一种什么样的条件和背景,围绕如何把巫山旅游产业做大盘强,历届县委、县政府的领导都亮出了自己的妙招,使出了浑身解数。比如“旅游兴县”的提出,比如“旅游富县”的实施,比如打造巫山旅游“不夜城”、“不夜港”的构思,比如“泛三峡旅游”、“打造三峡旅游超市”的萌动等等,这些思路或妙招经过不断地碰撞和升华,在实践中显得更加地成熟和理智,对推动巫山旅游这艘“大船”破浪前行,产生了巨大的作用和影响。他们不争论,不徬徨,不“闪火”,不停步,一届一届接着干,一届一届加力干,使得巫山的旅游业不断地超越自我,上档升级,不断地脱胎换骨,走向新生。

“如果说,当年的大宁河小三峡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创下了奇迹,那么,开办‘红叶节’以来,巫山今天的旅游则是在一种新的历史条件下,进一步走向纵深、走向辉煌的重头戏和神来之笔”。在巫山县旅游局担任过多年副局长、刚刚走马上任县文化委党组书记的覃麟,以巫山旅游业发展的参与者、实践者、见证者的多重身份向笔者如是坦言。

在第10“巫山国际红叶节”开幕后不几天,笔者一行走进巫山县长曹邦兴的办公室,听了他在一幅“巫山旅游发展态势图”前的一番侃侃而谈,让我们实打实地领略到了巫山正在挥洒的旅游发展“大手笔”所表现出的宏大气势。

“巫山是渝东北生态涵养发展区,旅游是巫山发展的重要支柱。未来,我们将以建设巫山为中心的长江三峡旅游目的地,建成‘一城两轴三片’的全域旅游示范区”。

曹邦兴十分平静地展开了他的深思熟虑,并把我们的注意力一下子聚焦在“一城两轴三片”的发展战略上:

“所谓‘一城’,就是依托高唐、江东、早阳三个城市组团及琵琶湖、凝翠湖这两个湖面,建设山水港湾旅游新城,把县城打造成为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服务中心”。

“所谓‘两轴’,一是以长江沿线为‘轴’,打造世界级山水峡谷、高峡平湖、云雨奇观旅游精品;二是以大宁河沿线为‘轴’,打造亲水观光、民俗风情体验和三峡腹地原生峡谷群落,建成全国独具特色的生态旅游观光长廊。”

“所谓‘三片’,就是北部峡谷群落旅游片区、东部神女文化旅游片区及西部远古科考旅游片区”。

“再过两年,也就是到2018年,我们力争实现全县年接待游客1500万人次,旅游业对全县GDP的综合贡献率达15%以上,旅游新增就业20%以上,旅游税收占地方财政税收10%左右,农民因旅游发展直接受益达20%,全县20%的建档立卡贫困户通过旅游业的发展实现脱贫”。

巫山旅游发展的远景规划是如此地令人震撼。接下来,曹邦兴谈起下步如何将这些远景规划变成可实现的目标同样魅力无穷。

“为了把巫山真正的打造成有特色、有温度、有记忆的生态美丽巫山,我们将大力开展‘蓝天、碧水、宁静、绿地、田园’五大行动,把巫山这方好山好水好文化好红叶变成丰富的旅游资源,把绿水青山变成金山银山,我们将着重推出这样几个举措来确保美好蓝图的实现:一是打造精品景区,提档升级小三峡、小小三峡国家5A级景区品质,推动大宁湖、大昌湖旅游资源综合开发,不断丰富旅游业态,强力推进‘神女景区’建设,打造长江南北水陆环线,按照5A级景区标准打造当阳大峡谷,推动文峰观、大昌古城、巫山博物馆等一批4A级景区创建;二是建设三级游客服务集散中心,在县城江东新区建设县城游客集散中心,涉旅乡镇建设游客服务中心,为自驾车游客提供规范引导和信息服务,同时在国道、省道、县道等交通主干道规划建设100个驿站中心,为游客提供‘一站式’咨询、休息等标配服务;三是培育特色风情小镇,形成‘一镇一特色’、‘一镇一风情’、‘一镇一产业’的新格局;打造特色民宿,合理开发利用农村闲置房屋和老百姓自住房,将文化创意与民宿打造相融合,使之形成具有历史记忆、乡愁氛围的特色民宿,重点推出特色民宿‘三峡院子’,在今年的‘红叶节’期间已开始迎客,投入使用,其目的就是要使游客体验到‘人在旅途,处处是景点,路路是景观’的全域旅游新形象”。

县上的旅游发展蓝图与下步实施步骤并非凭空想象。

前些年,巫山红叶的出现同样显得形单影只。

没想到,仅仅几年的功夫,巫山红叶好似生出了翅膀一样,由高山“飞”到了坪地,由峡谷“飞”出了山野。

一时之间,县上纷纷接到各地飞马传报:“我们这里发现了红叶,面积大、品质好”;

“我们这里也发现了红叶,色彩更为斑斓,品种更加奇特”;

于是,在巫山全县的土地上,就先后冒出了“建坪红叶山”、“官渡红叶坡”、“大昌红叶寨”、“庙宇红叶沟”、“抱龙红叶谷”……

一个又一个与红叶相关联的景观、景点,就这样掀开了“红盖头”。

一片红叶给巫山旅游以先机和灵感,从而启迪了巫山人推进旅游业发展的思维空间,进一步拉开了巫山全域旅游的崭新格局。

于是,经过县上统一筹划,一个以“春赏花、夏避暑、秋观红叶冬滑雪”的特色乡村旅游的序幕已徐徐拉开:以曲尺为代表的江北李花、以官渡为代表的江南菜花,以大溪为代表的樱桃花,以大昌为代表的郁金香花,一年四季花开不败,一年四季果香四溢;同时,以望天坪、梨子坪、红椿大坪为代表的高山旅游避暑区、以葱坪为代表的高山湿地旅游区、,以朝阳坪为代表的高山草甸和原始森林旅游区,一个接一个走出“深闺”,浮出“水面”。

这一个又一个特色乡村旅游的出现,让一些祖祖辈辈被一个“穷”字压得喘不动气、伸不直腰的山区农民得到了实惠,看到了希望,体味到了旅游业的兴起可以让他们几乎在一夜之间即可脱贫致富奔向小康的现代神话。

当阳乡忍子村因山道阻隔,以前连一条猪也赶不下山。2014年,随着当阳大峡谷连接湖北“神农架”56公里旅游公路的开通,当年就新建起20多个“农家乐”。当地村民说,改革开放这些年我们肚子吃饱了,身上穿暖了,就是一年上头很少见到过钱是什么样。可现在一家人经营一处“农家乐”,一年下来挣个两、三万元的票子已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

笔者在县上去年刚刚投入巨资打造的神女景区“柳黄路”旁,见到一位名叫黄彪的巫峡汉子,年轻时应征入伍,在祖国边疆前哨当兵5年,学到一手好厨艺,但以前并无“用武之地”,退伍后在广东沿海闯荡10多年,还是一身行囊,两手空空。2016年他瞅准“柳黄路”开通的机遇,在“黄龙景区”开办起一家“万山宏农家乐”,时运陡转。从“红叶节”开幕那天起,他每天要办20多席,最多一天30席接待游客,由于手艺不错,给客人品尝的又多是“烘洋芋”、“菜豆腐”、“腊猪蹄”之类地道的农家菜,这里经常是座无虚席,有时还需提前预订。问起收入,他笑笑说:“以前在外打工,一个月最多三千来元。可我现在只要稍稍努力,一个月下来的总收入比过去辛辛苦苦挣一年还要多。”

一个山上山下、峡谷内外、山间田园、平湖水面组成的“旅游交响曲”正在巫峡大地这个广阔的舞台上隆重上演。

3

“红叶节”期间前往巫山采访,正遇上县旅游局领导班子的调整交接。

本想同新来的局长见上一面,聊上一聊,听听他对巫山未来旅游业发展的一些高见,可他初来乍到就为工作上的事儿外出奔波忙碌去了,一去就是数日,我们只得失之交臂,留作遗憾。

采访刚刚卸任的前旅游局局长税华倒是如愿以偿。虽然几十年未曾谋面,以前只知道他大学毕业后一直在旅游部门高就,自2003年从上几届局长手中接过巫山旅游发展的“接力棒”,就开始担任巫山县旅游局副局长、局长、党委书记,后来因县旅游局与风景管理局合二为一,他就一直局长、书记“一肩挑”,有力地撑起巫山旅游这片风帆,在风云变幻的旅游市场上打下了一个又一个的难仗、恶仗、险仗,被人称为三峡旅游业界的“年轻少帅”。可这次一见面,却看到这位年仅40多岁的“少帅”头发早白了一圈。这让笔者不仅感叹:看来,巫山旅游局长这个活儿也同样不好干啊!

个中甘苦只有天知、地知、税华知,还有从巫山旅游部门一路走来的新老“旅游人”知。

可是,一到巫山旅游部门采访,笔者听到的却是另外一种声音:这些年,巫山“旅游人”的确干得很苦,可相比之下,巫山县的党政领导为了旅游事业的大发展却干得更苦。可以说,为了巫山旅游的超越式发展,他们少有节假日或星期天。尤其是近两年,“神女景区”的开发,“当阳大峡谷”的延伸,“柳黄路”的建设,没有哪一处不牵动着他们的心。无论是县委书记李春奎、县长曹邦兴、分管旅游的副县长熊伟等县领导,都无时不刻地关注着建设工地的质量、进度和安全,可说是事无巨细,全身心投入。

“可以说,对于他们的苦,在巫山可说是路人皆知。但更为重要的是一种难:难就难在推进巫山旅游业不断向前发展的顶层设计和机制创新,难就难在一些面上工作的整合协调,难就难在一些重大项目的资金筹集及有序推进。在推进巫山旅游健康发展的道路上,他们每走一步都在攻坚克难:为了解决面上工作的统筹协调,县上专门建立了‘旅游工作委员会’,由县上主要领导直接兼任‘旅工委’主任,这就有效地减少了中间环节,避免相互推诿和掣肘,大大减轻了旅游工作协调整合中的难度;为了有效改变以前单一靠政府部门的行政职能推进旅游为机制创新、产业融合,靠市场运行的威力推进旅游业的发展以及重点项目的推进,精品景区的打造,促进整个旅游上档升级,县上新近组建了‘巫山县旅游发展集团’,这就是巫山县委书记李春奎、县长曹邦兴以及相关方面集思广益,博采众长,经过沉思熟虑,精心谋划、大胆实践的又一大杰作。可以说,这是巫山旅游业彻底摆脱困境、取得成功、走向更大辉煌作出的历史性抉择。”

刚刚履新“巫山旅游发展集团”董事长的税华先生如此这般拉开了与笔者交谈的“开场白”。紧接着,他又将“巫山旅游发展集团”诞生前夜的经过与未来发展的走向作了如是描述——

2016930日,巫山县人民政府与重庆渝富集团、重庆市旅游局签署了一个共同打造巫山旅游的框架协议:由重庆市和巫山县分别成立旅游文化投资平台公司,重庆、巫山市县两级投资平台公司与重庆渝富集团按2:8(县上占20%,渝富集团占80%)比例共同出资,发起成立巫山旅游发展基金,基金规模为25亿元人民币,用于巫山县整个旅游项目的开发建设。由于平台一开始就显示出巨大的魅力,“万达集团”、“海南航空”、“中国青年旅行社”等全国知名企业,纷纷注入资金进入这一平台。

“巫山旅游发展集团”将形成这样一个新的基本架构,在“旅发集团”统领下的有:专事景区开发建设的开发建设公司;将景区游船、观光车、高空索道、观光电梯全部纳入其内的交通服务公司;将“文峰观”、“朝云公园”、“三峡院子”等涉旅文化资产项目一起划拨“旅发集团”旗下的文旅类子公司;再加上景区管理公司、旅游商品开发公司等“五驾马车”共同托起和推进的“巫山旅发集团”,将与重庆渝富集团中新基金联合成立起运营公司,为下一步在沪深主体板块挂牌上市进行前期的铺垫和准备。

“这家新的旅游发展企业完全按照股份制公司化运作,平行股权,政府相对控股。运营公司成立之后经过半年运行,将旗下优质资产逐步实物入股,然后‘借壳上市’。通过这种体制机制的改革,将会从根本上扭转以前旅游开发中存在的资金、人才匮乏的困局。使得巫山全域旅游开发和以巫山为中心的长江三峡旅游‘金三角’的打造有序推进。”

“巫山旅游发展集团”就是在这一特定历史背景下应运而生的。

就在此次巫山采访行即结束之际,刚刚落幕的第10“巫山国际红叶节”传来好消息:自20161118日宣布开幕到12月底闭幕期间,整个“红叶节”期间巫山境内各景点共接待海内外游客42.6万人次,同比增长12%;实现旅游收入3.4亿元,同比增长14.3%,再次创下历届“红叶节”历史新高。

对巫山旅游的采访收获满满,对巫山红叶的感受欣喜满满,对巫山旅游未来的发展态势信心满满。

临行前,笔者欲与税华董事长有个约定:什么时候巫山旅游业在现在的基础实现新的腾飞、拥抱新的辉煌之时我们再重走巫峡路?

只见这位年轻而又老成的“旅游少帅”抬手指向巫峡两岸的巍巍群山,高峡平湖的浩浩大江,然后主动伸手前来握别:

“等到满山红叶时!”

责任编辑/孙明星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