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2月号 >> 阅读文章

生长的土地---【何宇红】

2017-03-08 11:10:5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896

 何宇红

引子

这是一片滋滋作响的土地,这是一片热气腾腾的土地。

这片土地生长过十婆桥的传说,十个并不富裕的婆婆省吃俭用,为过河的人们建起一座美德的桥,普度众生。

这片土地生长过雷锋,那个十八岁的年轻人开着拖拉机在这里耕耘,浓墨重彩地书写他的青春,给这片土地输入第一把正能量。

这片土地生长着一个村落的奇迹,32个人的队伍变成今天三千六百人的村庄,这片土地将荒无人烟生长为人丁兴旺。

这片土地生长一群不倦的劳动者,他们不相信眼泪不依靠他人,他相信自己的双手可以创造未来,他们用双手化荒凉为繁华。

这片土地也生长爱情,在汗水里在劳动中爱情和稻子一起成长,从绿色生长为金黄,春华秋实,顺其自然,却格外持久芬芳。

此刻,我正行走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她五彩的画卷在我眼前铺展,她温热的大地在我的脚下呼吸,她藏在树梢里的乡村别墅对我微笑,她的子民们从我身边意气风发地经过,对我热情地问好。

“何老师,你又走路上班啊?”

“是啊,我正好可以一边散步,一边欣赏团山湖的美景呢。”

是的,这个地方就是我的家乡团山湖,在中国的版图上可能只是一个比蚂蚁还小的地方,我在一岁的时候随着当赤脚医生的父亲来到这片热土,从此就没有离开这里,我愿意一辈子守在这里,我愿意我的脚步每天轻叩她的肌肤,我愿意走过千山万水走进千家万户去采写她的传奇,我愿意一遍遍把这片土地上的故事讲给你听。

第一章 沩水河畔红旗飘

六十年前,这里只生长湖草和荒凉。

一条不太听话的沩水河,绵延几十里,弯曲的河床,长期无人治理让河道多次改道,一群累不死的望城人,他们要把弯曲的河道截直,他们要把高高的河床掏空,他们要把低矮的大堤抬高,他们要改变山河的模样。

河的两岸,最显眼的就是鲜艳的红旗,隔着几里路远,就看见这如霞似火的红旗,红旗招展映红了望城的半边天。天晴了红旗飘扬,下雨了红旗不倒,尤其是冰冻的日子,红旗如钢似铁地屹立在天空下。

红旗下面是像蚂蚁一样在大堤上劳动的人群,他们来自望城的各个乡镇,集中了望城的所有青壮年劳力。他们没有任何机械化,靠的就是肩挑手提,一双手就是挖掘机,两只脚就是拖拉机,大石硪就是压路机。看着新的河道日日成型,看到新的大堤渐渐升高,他们很辛苦,但是他们很快乐。

他们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他们在太阳还没有升起的时候就开始劳动,他们在月亮升起的时候还在工作。其实,他们不是在劳动,不是在工作,他们是在打战。

这场战斗叫作治理沩水,这场战斗的指挥长叫作赵阳城。

1、威风凛凛的指挥长

去采访赵阳城之前,我一直有些纠结,因为来之前,赵指挥伴随着“威武”“严厉”这些词字反复地摩擦着我的耳朵。

“赵指挥长那可威风啦,一骂人两根眉毛就竖起来了。大家都说他带着双枪,不过我没有见过。”

“赵指挥是个老八路,做事就是一幅军人作派。”

“赵指挥那个时候挺凶的,很严肃,下面的人都怕他,我见过他的枪,不过从来没有见他打过枪。”

听着这些话,我的心里也敲起了小鼓,为了万无一失,采访前一天,我给赵老打电话想问清楚他家的具体地址,他操着浓重的河北口音和我说话,因为几个词的河北腔太重我听不清,让我纠结了好一会儿,他竟然在那边说:“怎么这都搞不清,省人大常委会大院,知道吗?不是省人大社区,门口是有武警叔叔站岗的!”

原来这个赵指挥真的蛮严肃啊,隔着一根电话线,我已经体会到赵阳城的不怒而威!我赶紧说知道了,刚刚准备挂电话,赵老反复强调说:“你明天得早些来,九点以前必须来。”我在电话这边赶紧点头,心想:“是不是赵老上午还要出去呢?这个赵老真是有些军人遗风啊!”

第二天,为了不挨批评,我八点就到了赵老家里。赵老已经早早地吃过早饭,为了怕我这个路盲在大院还找不到他的家,他打开窗户对着下面四顾张皇的我中气十足地大喊:“小何,我在这里呢!看到我了吗?三楼,三楼。”在赵老的指引下,我直扑那个洪亮的声音而去,赵老已经威武地站在门口了,笑呵呵地说:“恩,不错,守时、守时!”

“你不知道吧?我是石家庄那边的土八路,说话一是一,二是二,昨天批评了你,不过今天表扬你来得早。”他一边把我引进门,一边解释。

我连连点头,说已经领略到了1957年他做治沩指挥长时,指挥两万大军治理沩水的魄力和风采了,而且对他的历史已经搞得一清二楚了。

“您是河北省井陉县人,1928年出生。您解放前就参加革命的老八路,1949年随部队南下入湘。历任望城县委副书记、书记,长沙市委副书记,韶山区委副书记、书记,韶山管理局局长、党委书记,郴州地委书记,省第六、第七届人大常委会委员、副秘书长,省人大民族华侨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共十二大代表。

我把赵阳城的这些情况脱口而出,赵老连忙点头:“都对,都对,你这个态度就能把文章写好。”

听着赞扬,我受宠若惊,幸亏来之前做足了功课。

走进屋子坐下来,我仔细打量赵老,身材高大,满面红光,精神矍铄,看上去就像七十岁的样子。我特意看他的眉毛,是不是像人们说的那样竖起来,眉形还是竖着的,但是已经有些垂下来了,因为眉毛已经长成了寿眉,眉毛是白白的,长长的。这样的眉毛长在红润的脸庞上,倒是显出几分慈祥。

也许是刚才得了表扬,我不再害怕赵老了,觉得他倒更像一位可亲可敬的将军。

再看饭桌边,保姆正在忙着给一个老人准备早餐,我心里正在嘀咕老人的身份,赵阳城随手一指:“这是我老伴,她叫作李承训,比我大三岁,可惜腿不好,走不得路,治沩的时候,我担任指挥长,我老伴担任会计,她本来是望城县银行里的干部,治沩的时候借调到治沩指挥部来了,我们俩经常在一起回忆治沩的那些事啊!”

听着赵老的介绍,我心里一算,李承训老人已经是九十岁的人了,除了腿脚不方便,脸色也是红光满面,皱纹稀少,老革命真的都是不老松啊!

“治沩的105万工程款,每一分钱都从我老伴手中过,硬是一分不差呀!”赵老一边招呼我坐下一边补充说。

等我坐下,赵老搬出了一叠资料,拿出纸和笔,像要给学生讲课的架势,为了我能够更清楚治沩的情况,赵老找到当年治沩的一张图,告诉我哪里是沩水河,哪里是八曲河,哪里是大众院,哪里是杲山庙,为什么要治理沩水,怎么治理等等,这一大堆的问题,他竟然思路清晰,吐词清楚。

在赵老激情满怀的讲述里,我穿越到了58年前的团山湖。

团山湖其实是洞庭湖的湖尾子,在很多年前可能还是八百里洞庭湖的一部分。这里土地肥沃,如果治理了洪水,那都是良田。可58年前的团山湖没有人气,只有湖草的气息铺天盖地。湖草一望无际,在沼泽里蔓延,湖草茂盛的时候,人可以站在上面行走。团山湖的北面有一条沩水河,中央有一条八曲河,这两条河啊,一到夏天就开始作怪。整个湖中心荒无人烟,在湖岸边的高地上,会搭建一些人字形的茅草屋,因为湖的高处会有很少的湖田,总有一些胆子大的不怕死的被地主的租逼得无处藏身的人住在那里耕种,他们用泥巴修筑一些矮矮的堤岸,试图挡住湖水。

可是,湖水总是挡不住。几场暴雨下来,沩水河就像喝饱了的醉汉一样摇摇晃晃地向团山湖扑来,一个晚上就吞没了湖田汉子修筑了一年的堤岸,卷走了茅屋;这个时候,再来几场暴雨,八曲河又开始泛滥,最后和沩水河连城一片汪洋,这些种田汉子为了生活只好到处流浪和乞讨。

沩水河和八曲河为什么如此作威作福?让我们先来看看沩水的源头和走向吧。

其实,沩水也是洞庭湖的支流。沩水发源于宁乡大托口流经石头口进入望城,进入到望城境内后,沩水的尾闾分支为南北两支,北支流入望城团山湖、大众院,经过靖港注入湘江;南支流入沱市后又分两支,一支经荷左、十合垸,一支经白沙围、杨柳围到新康,最后注入湘江。

解放前,由于国民党政府对沩水疏于管理,上游水土流失严重,河堤淤泥堵塞,河床越抬越高;加上各个围垸的人们各自围垦,以致堤垸错综复杂,港汊密如蛛网,河道迂回曲折,导致沩水越来越没容量。天晴不到十天,沩水河就会干涸,遇到两场暴雨就要发洪灾。

沩水河真是一条盛不住水的烂河呀!沩水如此,那八曲河也好不到哪里去。

八曲河,发源于望城境内的雨敞坪镇,流经惊马桥、满翁桥、麻石桥、洪山庵、周家坝、徐家桥、八曲河、十婆桥、在梅树港和沩水一起汇入湘江,八曲河的河道迂回曲折,小的转弯不计其数,大的转弯有八处,所以得名八曲河。八曲河沿途植被破坏也很严重,每到雨季,泥沙随着激流而下,到了下游的团山湖一带,泥沙沉积,长年累月使湖底不断上升堆高。

每年夏天,八曲河河水暴涨淹没农田,和沩水河连成一片,有时候甚至倒灌进湘江,让河湖江变为馄饨一体,团山湖成了一片汪洋泽国,把人们求生的希望淹没得干干净净。

两条河的前后夹攻还不算,河水还送给团山湖的人一个礼物,那就是寄居水里的血吸虫,这份礼物常常会要团山湖人的命,血吸虫常常依附在钉螺里,只要有人下水,无孔不入的血吸虫就爬到人的身上,从毛孔里钻到身体里,然后突破血管,在人的肝脏繁殖,在小肠内吸血,那些下湖打渔的渔民如果感染了血吸虫病,就会吃药无效,下神不应,大着肚子,等着死神的光临。

干旱、洪水、血吸虫病像魔鬼一样掌控着团山湖,让团山湖人只生长湖草和荒凉,在团山湖一带流传着这样的话:“团山湖,地方穷,财神不来来瘟神,十户人家搬进去,九户人家无子孙。”

这是一片疾病丛生的土地,盼望有人来医治她的顽疾。

这是一片人烟稀少的土地,盼望春风来把她唤醒耕耘。

2、这就是一场战斗

“看,十婆桥这里是要堵住改道的,大众垸旁边这些小垸子都是要合围在一起的,大众垸对岸的团山湖,在治理沩水以后要重新围垦,建立一个新农场。”赵阳城在一张纸上给我画着示意图,这个时候的赵老回到了1957年那叱咤风云的年代。

1957年,团山湖人盼来盼去,终于盼来了新中国,盼来了赵阳城和他的治沩大军。

新中国成立后,洪涝灾害十分严重。1949年,全国发生大面积水灾,严重威胁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而要恢复国民经济,大力发展农业,兴修水利亦是亟需之务。于是,我们国家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改造大自然治理水患的运动,其中比较成功的是淮河的治理,以治淮工程为标志,新中国由此开始了一场向大自然宣战、治理江河洪水、兴修水利的声势浩大的人民战争。

在众多的大型水利建设中,国家在1952年和1954年对南洞庭有了两次大的整治,南洞庭位于湘阴、沅江、望城3县,绝大部分在湘阴县境内,正是这两场对湖区防汛抗旱过程的治理,大大改变了南洞庭湖区域的面貌,减轻了湘、资尾闾地区历史性的洪水威胁,可使南洞庭湖区域72万亩良田丰收得到保障。这些都为1957年望城县对沩水河的彻底治理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195792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今冬明春大规模地开展兴修农田水利和积肥运动的决定》。决定提出:“为了更好地迎接第二个五年计划的到来,实现进一步发展农业生产的需要,我们一定要在今年冬季,集中大力开展一个大规模的农田水利建设运动和积肥运动。”在这种形势下,望城县的治沩工程拉开了序幕。

作为湘江的支流,南洞庭的主要水脉,沩水在望城境内流域面积达15万亩,流经十多个垸子。人们认识到不治理好沩水这条贯穿境内的大河,就无法根治望城的水患,望城的国民经济都是空谈。为了根治沩水,扩大耕地面积,消灭血吸虫病害,望城县县委设计了“围湖改河,开垦农田,把团山湖建设成鱼米之乡”的宏图,19571025日,原中共望城县委员会、望城县人民委员会做出了“关于彻底整治沩水尾闾洪道及围垦团山湖的决定”。

这项工程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是整治沩水洪道。其实就是要废除以前那些迂回曲折的洪道,开辟出一条截弯取直的新洪道。具体做法是:上堵石头口,下赌靖港,新康出口处,沿途共堵住出口11处,将老沩水河变成哑河。另外再从石头口至新康南侧,开挖一条新洪道,将四合围、谭家湖、黄栗湖、李公塘、左家围,杨柳围、荷叶围、长黎围等和大众垸合并成一个大垸叫大众垸,大堤由原来的120公里缩短为41.8公里,保护农田面积20多万亩。

工程的第二部分就是围垦团山湖。将穿过湖中的八曲河尾闾上移,上堵周家坝,下赌十婆桥,沿着团山湖南、北、东三面合拢,新筑大堤13.4公里,将原来的一个个小围子合成团山湖垸,这样一来扩大耕地面积14300亩。

工程如此浩大,望城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为了加强对治沩工程的领导,成立了望城县治沩工程指挥部。县委决定由时任县委书记的张兴玉担任政委,当时的县长赵阳城担任指挥长,县委肖介凡、吴华、吕尚武、李石秋任副指挥长,郑明旺、李庆发、任副政委,治沩指挥部就设在当时还属于新康乡的杲山庙。

杲山庙,那可是有着一千多年历史的老庙,取名“杲杲日出之意”,沩水河自西向东从其北面流过,并向北突起挽一道弧围着这座禅寺;杲山庙座北朝南,南隔八曲河及沩水河南源支流,正对隔河相望的团山。因为杲山庙地理位置适中,处于治沩的中心位置,南是团山湖垸,北是大众垸,而且还有空房子十几间,食堂饭厅都一应俱全,虽然条件简陋,但是治沩指挥部正好需要一个这样的场所。

指挥部设在杲山庙以后,立刻铺开了场面,只见庙门两侧的对联这样写道:“两万大军奋神威,叫沩水河让开道路;一百整天齐苦战,令团山湖变成粮仓。”

“这对联写得可真有气势啊,讲到这里,我觉得奇怪了,为什么叫作“两万大军”呢?又不是真的打战?对了,县委那么多干部,怎么派您来担任指挥长?”慢慢地,我不怕赵老了,提出心中的疑惑。

“说起我为什么会担任指挥长,这有几个方面的原因。治理沩水,这可是望城人民独立完成的一项大型水利工程啊!而且时间短,任务重,只能抓住秋冬枯水季节来进行,没有雷厉风行的魄力,没有扎扎实实办事的作风,没有吃苦耐劳的精神,是难以完成任务的。而我,一是因为我是主管农田水利事业的县长,参加并指挥过1954年的修复大众垸的工程也算有些经验;二是我作为一个参加过抗日战争的老八路,在这样的关键时候,自然要挺身而出。我和张书记主动请战,考虑到我当时一直有些水土不服患了重感冒,张书记还有些犹豫不决,最后县委开会一致认为我是最好的人选,这可能和我的性格、作风有关吧。

“难怪,您是军人出身,所以虽然不是打战,您把治沩整得和打战差不多。”

“怎么不是打战,就是打战嘛。”赵老涨红了脸有些激动地看着我,“这就是打的一场人和自然的战斗!”

在赵老严肃的表情里,我赶快端正了态度,连连点头,在赵老的介绍里,这确实是一场硬战一场恶战啊,让我们来看看这场战斗的阵容吧!完全是部队作战的架势。

指挥部设在杲山庙,指挥部下设办公室、政治、工程、供应、卫生五个科室,共调干部467人,以乡或联乡为单位组织11个工程大队,一个建闸指挥部,组织动员24个乡的19000多个劳动力参加战斗,其中有19个乡是非受益乡,普通劳动力再加上指挥部的以及五个科室的干部,正好是两万多人的样子。

指挥部选好了,指挥长赵阳城跨马上任了,他干脆日日夜夜驻守在指挥部,各级指挥官纷纷就位。接下来,一场望城人们改造大自然的战斗打响了。这是一场改变山河模样的战斗,这也是一场降服洪水的战斗,这更是一场人类战胜大自然的凯歌。

4、百年难遇的奇迹

如果不是1998年,人们都快忘记了团山湖外还有洪水。

19986月,百年难遇的洪水袭来,全国各大水系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水灾,团山湖也不例外,湘江超历史水位达到39.18,而沩水河河堤两岸大堤高度只有39米,河水漫过了大堤,从地势低洼一点的地方往团山湖内灌,湖内各处的田里已经有半米深的积水,稻子全部在水中浸泡一个星期以上,脱落的稻子开始发芽。

最开始老人们对着那些被积水浸泡的稻子愁眉苦脸,眼看着就要到手的收成却泡了汤,当看到不断上升的水平面,人们又开始在大堤上日夜巡逻,所有的青壮年无论男女都上堤了,男的不分日夜地用砂石、泥土修筑子堤,阻拦那溢满大堤的水;女的上堤查看险情,对有安全隐患的地段,砍掉堤坡上的杂草灌木,仔细查看每一条缝隙,及时堵住涵洞。

暴雨没有要停的趋势,大堤上传来的每一个消息都让人心惊肉跳:

“又涨水了,这一次只怕大堤不垮,洪水也会倒灌到湖内啊!”

“大众垸那边出现了一个裂口了!

1969年决口的油麻口又决口了,正在堵!

“胜利垸告急!胜利垸告急!”

胜利垸和团山湖垸是邻居,两个院子隔堤相望。胜利垸内坐落着望城县县城高塘岭镇,是望城县的政治经济中心,望城多年的防洪方案都写着,如果胜利垸出现险情,为了保住胜利垸,只能牺牲团山湖垸,让团山湖垸成为泄洪区。

每当出现这个情况,团山湖人从来都没有异议,他们在大是大非面前,从来就是顾全大局的,老人们在家里一边整理东西,一边流泪:“这一次,团山湖只怕保不住了。”

在这个关键的时刻,人民解放军来了。

“人民解放军来了!解放军叔叔来了!”人们擦去眼角的泪水,争相奔走传播者着这个消息。

解放军来了,湖南炮兵学院的来了,湖南省军区副政委黄祖示将军来了。

黄祖示,不就是那个1964年的时候,全军、全国开展向“廖初江、丰福生、黄祖示”学习的活动中的名人吗?还有人在连环画上看见过他呢!人们奔走相告!

是的,确实是黄将军来了,这位湖南籍的和雷锋同年的将军,5岁给地下党站岗放哨,16岁当生产队长,20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年到1998年,黄祖示在湖南省军区任副政委8年间,有5年的汛期是在抗洪第一线度过。他常常带着部队战斗在第一线,被誉为“追着洪水走的将军”。

1998年夏天,正在北京住院准备做心脏搭桥手术的黄祖示,从广播里听到湖南又遭洪灾、望城县大众垸决口的消息,不顾医生劝阻,连夜赶回长沙抗洪总指挥部,组织抗洪抢险。20097月,黄祖示被评为100位新中国成立后为国防和军队建设作出重大贡献、具有重大影响的先进模范人物”。

1998年夏天,担任湖南省军区任副政委的黄祖示,正在北京住院准备做心脏搭桥手术,从广播里听到湖南又遭洪灾,湘江超过百年水位,沩水遭遇百年难遇的洪水,望城县大众垸堤决口、团山湖垸出现险情,胜利垸的告急的消息,不顾医生劝阻,连夜赶回长沙抗洪总指挥部,组织抗洪抢险。

黄将军风尘仆仆地赶往望城,他站在大堤上对战士们训话,黄将军的讲话的样子很威武,听得下面的将士热血沸腾,听得旁边围观的团山湖人激情澎湃,讲话的具体内容大家记不清楚了,但是有一句大家都牢牢记住了,那就是:“我们要一不怕苦,二不怕死,誓死守住望城的大堤!”

战士们连夜开展工作,于是,大堤上,迷彩服组成了一道草绿色的风景,解放军来了,局面就开始逆袭了。一直赶不上洪水高度的子堤加快了修筑速度,终于将洪水拦在大堤外面,甚至超出洪水几十厘米;各处险情都得到了控制,排查更加严密,哪怕是大堤下的池塘冒一个泡,都被重点关注,只要有一丁点儿险情,都会被全力排除。解放军的到来,增添了团山湖人的信心,男人们和解放军一起并肩战斗,女人们给解放军做好吃的,改善将士们的伙食。

黄将军的到来还大大改善了当地干部作风。

在团山湖的老百姓口中传说着一件事,老百姓说起来大快人心。

有一次,当地村民发现一处管涌,报告上级有关领导以后没有得到及时处理,被黄将军知道了,他拔出抢来对着池塘中的那处管涌对那个负责的干部说:“你马上跳下去,把那处管涌堵上,你如果牺牲了,可以追认你为烈士,如果老百姓出了任何事,就地正法!”

结果那位干部吓得屁滚尿流,说自己不会游泳,连夜抽掉池塘中的水和当地村民一起堵住管涌。

黄将军一身正气,面对类似事件,严惩不贷,曾经当场撤掉两个不负责任的干部。从此以后,望城的每年防汛抗旱,每一个干部都不敢掉以轻心,常常连夜驻守大堤,险情不退不下大堤。

眼看着抗洪局面已经维稳,忽然临近三岔河桥的附近大堤裂口,三岔河桥横跨沩水和八曲河,连接着团山湖和县城,这个裂口如果决堤,既威胁着县城的安全,也威胁着团山湖垸的安全。

大敌当前,黄将军指挥千军万马集中到这个决口,要打一场硬战。解放军迅速组织,有的运送石头、有的拆门板,有的运泥巴,因为面积小人员多,干脆组成了几条堵口的流水线,一两百斤的装着石头的蛇皮袋,就那样在战士和群众手里传递着,有人的手磨破了皮,有人的手磨出了血,有人累得晕倒了,只是躺下来休息一下喝一口水又奔赴战场。

就这样奋斗了二十一个小时,解放军和所有的人民一起,组成一支血肉长城,决口终于堵住了。

慢慢地,随着雨水的减弱,洪水逐渐退去。这个时候,黄将军又提醒战士们不能麻痹大意,要防止退水的时候,因为大堤两岸的压力不一而跨堤。在退水的时候,解放军一直和老百姓一起严防死守,一直到洪水退到警戒水位以下。

百年难遇的洪水,在这片土地上成为百年难遇的奇迹。

最让人感动的是,当时解放军驻扎在团山湖小学,将士们在抗洪的同时看到团山湖小学条件还比较简陋,每间教室都没有电风扇,于是他们捐款给团山湖小学买了十二台钻石牌吊扇。

现在,人们根本不用人力挑土修堤了,推土机、挖掘机早就把大堤加高到了水平面四十米以上,远远超过1998年的警戒水面,大堤用水泥加固,种植两道防护林,三汊河大桥又建筑了拦河大坝,完全可以根据农田需要来调节水量。

水,再也不是团山湖的洪水猛兽,而是团山湖的幸福之源。

后记 鲜花盛开的村庄

今天的团山湖就是一幅绵延的画卷,是一个鲜花盛开的村庄。

今天的团山湖已经是“团二代”,“团三代”的天下了,他们用现代化的经营将传统农业成功转型。“团山湖这个地方现在是湖南省的美丽乡村示范村,是有着20多家家庭农庄、4家农业企业的社会主义新农村。”年轻的支部书记周祥兴致勃勃地向前来团山湖参观的人介绍。

鲜花在这里生长。五彩团山湖,四季是花海,从依着渠道垂下的迎春花开始,桃花把村庄的三月燃烧起来,紧接着油菜花开始铺天铺地,油菜花还没有谢,金银花和栀子花又开始接力,路边的金盏菊从春天开到夏天,盛夏的十里荷花盛开的场面最为壮观,格桑花把团山湖的秋天又装扮城五彩的画面。就这样,鲜花和别墅簇拥着村庄,田野和河流环抱村庄,走进团山,不辨城乡。

道路在这里生长变化。砂石路已经变成了水泥路,机耕道已经成了主干道通到各家各户,村主干道又变成了柏油路,每天晚上吃了饭,柏油马路上的路灯次地亮起,这个时候,村民分纷纷走出家门,男人们散步、听戏、聊天,妇女们穿着各色的裙子穿过一条条鲜花盛开的道路,来到绿化片区兴致勃勃地跳起了广场舞,她们可以跳一百多支舞曲,还在区上的广场舞大赛中获得一等奖。

家庭农庄在悄悄生长。走进团山湖,三十多家家庭农庄会把你迎进门。你可以在这里钓鱼、采菜、养鸡、垂钓,品尝活水养鱼的鲜美,尝试有机蔬菜的新鲜,吃上一碗青团粑粑,偿一碗雷锋当年喝过的酸菜辣椒汤,或者你干脆扛起一把锄头,体验一回耕种的快乐,或者你什么都不干,就搬一把睡椅在阳光里听鸟叫,看油菜花开,晒晒太阳,闻闻花香。

丰富多彩的农产品在这里生长。新型合作社正逐渐壮大,他们都有了自己的品牌产品:乌山码头提供的团山湖牌的绿壳鸡蛋声名远扬,翘嘴红白肉质鲜嫩;农美育苗基地的菜秧子销售到了外国,最适合辣椒炒肉的辣椒就是这里出品;湘莲荷藕公司提供的湘莲是驰名产品;金欧农业公司养殖的龙虾可以出口;黑斑王蛙的牛蛙远近闻名。

小别墅在这里生长争艳。自从十几年前团山湖冒出第一栋式样独特的小洋房,接下来村部提供了很多农村小别墅设计的式样和图纸,后来村民们按照这些图纸,各种设计独特的小别墅像山中的春笋一样生长着,今天这里建好了一栋,明天那里又冒出了一栋。这一栋玲珑精致,那一栋大方实用;这一栋依着小河,那一栋挨着田野。

人们脸上的笑容在生长着。马路上,当年稀罕的拖拉机今天依然稀罕,因为人们都开上了小车。田野里各种大型机械化收割机、插秧机、烘干机,将“汗滴禾下土”的传统农民工作模式改写,也许这才是雷锋心中的“新式农民”,走进农户,老人听戏跳舞种花种菜,小孩读书怡然自乐,最奇怪的是这里没有留守儿童,他们的父母没有外出打工,因为家门口就有忙不完的事。

希望和理想这里生长。再过几年,团山湖还有一个大型的雷锋主题公园等着你来光顾。你可以在春风十里的河堤两岸的柳树林里朗诵着“南来的燕子”;你可以在环河的自信车道上骑着车欣赏田园风光;你可以在沩水河上划船,体验水乡风光;你可以在这里跑马,体味当年雷锋骑马送信的辛劳;你可以在这里静静思考,如果你是一滴水,如果你是一缕阳光,你人生的意义在哪里?

就是这一片土地,传递着新中国新农村的蝉变,就是这一片土地,是新中国美丽乡村的一个缩影,就是这一片土地,生命蓬勃着最美的状态,就是这一片土地,是我梦魂萦绕的家乡。

此刻,春草在使劲往上钻,花儿在孕一个个的苞,荷叶在泥潭深处结网,稻子在咕咕喝水,这一片古老而年轻的土地啊,阳光在这里涂抹,雨露在这里滋润,万物在这里生长,生生不息。

责任编辑/魏建军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