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3月号 >> 阅读文章

让清算,托起中国场外市场崛起的金梦---【金文龙】

2017-04-06 11:17:1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709

——记“2012沪上十大金融家”、“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2015年度贡献人物”、上海清算所董事长许臻

 金文龙

作为上海国际金融中心重要的基础设施之一,上海清算所服务中国金融市场建立了场外金融市场中央对手清算制度,为中国金融改革创新有效构筑了风险“防火墙”。作为这一“基石”机构的掌舵者,他勇于开拓,锐意创新,带领上海清算所接连推出利率、汇率及大宗商品等多个衍生品中央对手清算,并承担了全国新发行债券50%的托管业务,加快推动上海成为资金汇聚、机构集聚的金融“心脏”。在上海清算所的努力下,中国首次在场外金融市场中央对手清算领域参与国际规则制定,提升金融“软实力”与“话语权”,他是上海清算所董事长许臻。

——“2015年沪上金融家”颁奖辞

纵观世界历史,在全球金融的发展史上,全球金融危机如同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始终高悬,令人生畏。

20078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font-kerning: 0.0000pt">痛定思痛。

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世界各国对场外金融市场集中清算问题极为重视。国际社会对建立集中清算制度安排,降低交易对手方风险并实施有效监管达成了普遍共识。随后,信用违约互换(CDS)交易的集中清算已在美国及欧盟开始逐步推行。

我国的金融体系,因为相对严格的监管和对外开放程度仍在持续深化,避开了本次金融危机对我国金融市场的直接冲击。在此期间,我国金融市场还保持了蓬勃发展的势头。

由此,为主动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加快中国金融市场改革和创新发展,中国人民银行决定顺应国际金融发展趋势,成立上海清算所。

20091128日,上海清算所在上海成立。

上海清算所,是经人民银行批准、由人民银行主管的我国金融市场重要性基础设施,是我国场外金融市场专业化的中央对手清算机构,也是我国金融市场中央证券存管机构之一。

时机的选择,极为准确和正确。

七年,斗转星移。

七年,成果累累。

目前,上海清算所已建立了我国场外金融市场中央对手清算服务体系。其中包括债券、利率、外汇和汇率、航运及大宗商品金融衍生品等中央对手清算业务;同时已建立公司信用债主要的登记托管结算中心,提供公司信用债、货币市场工具等金融产品的登记托管和清算结算服务。

而为了上海清算所的成立和发展,上海清算所董事长许臻为此呕心沥血。

许臻,拥有博士学历的高级会计师,年轻时经历过一段艰苦的日子,练就了他极为豪爽的性格和坚韧的毅力。

他曾任职于中国人民银行,长期从事清算领域的工作。全程参与了《票据法》的起草,参与负责了实时全额支付系统、境内外支付系统等的设计开发,在清算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200812月,许臻受命负责筹建上海清算所。

对中国的场外市场发展有着深刻认识的许臻深知自己肩上沉甸甸的责任。

这是充满艰辛又极富挑战的事业。

为此,他血激情涌,才情浩荡。

在整整七年间,他心无旁骛,把抱负藏在心底,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奉献给了自己所挚爱的事业。

七年中,他深入研究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央对手清算理论,出色地完成了中央对手清算机制、清算机构业务模式、发展路径及其在金融市场体系建设中的作用等方面的设计创新;他主持并设计完成上海清算所中央对手清算业务及风控体系,成功应用于我国场外金融市场;他主持开发债券现券交易中央对手清算业务,标志着我国银行间债券市场中央对手清算机制正式建立。这对我国金融市场的创新和发展,防范系统性金融市场风险,意义非凡。

十年磨一剑。

200911月,在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俞正声视察新成立的上海清算所时,许臻这样向俞书记汇报,十年,上海清算所的清算规模将达到1000万亿元。

1000万亿元,这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

当时,在场人员都惊愕不已。还一无所有的清算所,十年,能做到1000万亿元吗?这可不是说笑啊!

许臻是绝对认真的。更确切的说,这是他给自己立下的军令状。

1000万亿元,他并不是拍脑袋拍出来的。

他对中国场外市场的发展,了解得鞭辟入里。

上海清算所积极落实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本质要求,同步推进中央对手清算与登记托管结算业务。清算所的业务将广泛对接我国的债券市场、外汇市场、利率和汇率市场、航运及大宗商品等金融市场,业务拓展空间极其广阔。

如今,上海清算所已经作为危机后重点发展并取得突出成果的中央对手清算机构代表,加入全球性中央对手方同业组织——全球中央对手方协会(CCP12),并成为其执委会成员。同时还成为国际资本市场协会(ICMA)和亚太中央托管组织(ACG)的成员,并多次受邀参加美国芝加哥联储、国际清算银行支付和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国际证监会组织等的场外衍生品、风险管理制度等研讨会,积极参与国际相关监管标准讨论,服务提升我国在中央对手清算领域的国际规则话语权,服务增强我国金融和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国际竞争软实力。

更为重要的是,在人民银行和上海市政府的指导下,在许臻和上海清算人的不懈努力下,全球中央对手方协会——CCP12注册落户中国。

CCP12选择落户中国,对我国金融市场发展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价值。

这标志着上海在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和金融市场对外开放上又迈出了新的重要的一步,对我国今后进一步加强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建设、推动金融市场创新和扩大开放、提升在国际金融标准和规则制定的话语权,具有十分积极的影响。

在过去的900天中,许臻和上海清算所的高管开展全球营销,与CCP12成员机构的高管直接对话。他们率20余个团组,约79人次,累计行程绕地球36圈。

在坚持不懈的努力下,经过与其他国际金融中心伦敦、布鲁塞尔和迪拜的激烈角逐,上海最终脱颖而出,成为CCP12的落户地。

为了中国清算事业的崛起,许臻竭尽全力做了他可以做的一切。

全体上海清算人经过极为艰苦的努力,最终使全球性CCP同业组织落户中国

全球中央对手方协会是全球性中央对手清算机构同业组织,成立于2001年。因创始成员有12家,故其得名CCP12

目前,协会由伦敦清算所集团(LCH)、美国集中存托清算集团(DTCC)、美国期权清算公司(OCC)、印度清算公司(ICCL)、莫斯科国家清算公司(NCC)、芝加哥商品交易所、纳斯达克清算公司(NASDAQ Clearing)、新加坡交易所(SGX)、上海清算所等全球最主要的35家交易清算机构组成,覆盖了全球最主要的金融市场,涉及几乎所有金融资产类别和产品类别。

全球金融危机之后,CCP作为具有系统重要性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其管控、防范系统性风险能力广受认可与重视,行业发展面临难得战略机遇。CCP12作为全球性CCP行业自律组织,在金融市场改革、行业标准制定、跨境监管协调等领域主动作为,已成为支付与金融市场基础设施委员会(CPMI)、国际证监会组织(IOSCO)、巴塞尔银行(BCBS)等国际组织及各国家、地区监管机构日益重要的合作方。

20135月,上海清算所加入CCP12,逐步在国际多边框架下开展同业交流。

对于CCP12,许臻极为看重。

这是一个参与国际游戏规则制定代表行业利益的重要组织。

后来居上的中国清算机构,必须取得国际清算领域的话语权。

如果能够吸引没有常设办公室的CCP12落户中国,这对推进我国金融市场的发展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价值。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自始至终对上海清算所非常关心和支持,对CCP12落户中国一事更是高度重视,作出明确指示,一定要全力争取。在清算所争取CCP同业组织落户中国的过程中,潘功胜副行长多次关心,进行协调,给予了上海清算人极大的信心和支持。

许臻深知,要想让CCP12落户中国绝非易事。

3个强大的对手,每一个都是难以逾越的障碍。

布鲁塞尔,欧盟总部的所在地。欧洲的金融监管机构在布鲁塞尔安营扎寨,优势得天独厚。

自由港迪拜,税收等政策极为优惠,其金融底蕴极为深厚。

而位于伦敦的世界证券交易所联合会(WFE),则是一个最难缠的对手。

WFE历史悠久,拥有众多的国际会员。

CCP12落户英国伦敦,WFE志在必得。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CCP12必须落户中国上海,许臻踌躇满志。

由此,一场极为激烈的战役,于20135月吹响了号角。

许臻的第一个步骤,就是争取2014年的CCP12全体会员特别大会在上海召开。同时,为了促进行业交流,上海清算所还在会议期间举办了“危机后的场外市场改革深化与机制创新”国际研讨会。

效果,极佳。

CCP12的会员基本上都来了,而且有很多成员是第一次来上海。

同时,许多国际知名监管机构如纽约和芝加哥联储、欧盟理事会的参与,极大提高了论坛的层次,在国际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趁热打铁,许臻善于抓住时机。

会议期间,上海清算所特意促成了执委和时任上海市市长杨雄会面。

会见时,杨雄向来宾详细介绍了上海国际金融中心所具备的优势,并明确表态,如果CCP12有落户中国的意愿,上海市政府将全力支持,并为此创造一切有利的条件。

市长的明确表态,使CCP12的会员加深了对上海的认识,也为上海清算所提供了强有力的筹码。

CCP12年会上,会员们专门讨论了CCP12的注册地问题。

布鲁塞尔的优势在于它是欧盟总部及多个欧洲监管机构所在地,有利于以欧美机构为主的CCP12协调政策。

迪拜的优势在于营商环境极为宽松,法律环境与欧美相仿。

年会上,许臻细述了CCP12落户上海的各种有利之处,特别是中国金融市场发展的成就,上海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使会员们为之心动。

会议决定,把CCP12注册地的选择留在下一次在巴西圣保罗召开的全体会员大会决定,即20155月。

只有9个月的备战时间。

9个月,时间很紧凑,CCP12落户上海的工作必须紧锣密鼓的进行。

刻不容缓。许臻给全体高管下达了作战指令。

要让CCP12落户中国,执委和关键会员至关重要,必须分头拜访做工作。

会议以后,上海清算所高管全体出动,组成5个团分头出击。

目标,美国芝加哥商业交易所、外加美国托管清算集团和美国期权清算公司、伦敦清算所、印度清算公司、新加坡交易所等。

第一轮的攻关和营销,势头非常凶猛。所到之处,上海清算所高管亲自宣讲中国方案的优越之处,以及将给世界清算业务发展带来的促进作用。

然而,效果甚微,挫败。

5路人马,人还在国外,却异口同声的告知所里,全部遭到了拒绝。

回来后,有个别同僚甚至劝许臻,这件事没戏,还是到此为止吧。许臻的态度异常坚决,战役的号角已经吹响,只有前进,绝无退路,CCP12落户中国必须全力攻下。

许臻深思,牵牛必须抓住牛鼻子,争取CCP12落户中国的牛鼻子就是德国交易所,因为德交所是CCP12轮值主席国。

第一仗,许臻亲自挂帅攻坚,在德国见到了CCP12的主席。但主席一点也不给面子,第一次开会仅半个小时,就告诉许臻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立马走人。吃了秤砣的许臻哪能这么轻易回去,绕道进攻,说不通就找他的更高一层——集团首席风险官。反复谈,终于在离开德国的最后一天把首席执行官搞定,表态宣布支持。

乘胜追击。

把德国人搞定以后,许臻又开始组团一家家做工作。

伦敦,世界交易所联合会(WFE),这是一个极其强劲的竞争对手。

WFE的竞争优势非常明显。其一,其成立时间悠久,会员覆盖面广,CCP12有很多会员同时又是WFE的会员。它可以捎带为CCP12会员提供协会日常的服务。其二,它成本低廉,提出一个会员只需交5000美元,WFE就会提供相关服务。其三,由于国际监管机构大部分都在欧洲和美国,其与监管机构的联系、协调特别方便。

CCP12的注册地,其虎视眈眈,早已垂涎已久。

其时,上海清算所还不是执委。在此次营销的过程中,了解到WFE方案,许臻深感真正遇到了对手。

20155月,CCP12巴西圣保罗全体会员大会召开。

上海清算所开始正式“亮剑”。

30个小时的单程长途跋涉,下飞机后还没倒时差的许臻,立即和随行人员开始了紧张的准备。

在会议的前一天,由许臻带队,和主席单位进行了一对一的沟通。此外,考虑到还有几个会员单位在协会内也有一定号召力,如新加坡交易所等,许臻也做了专门的拜访。

对落户上海的方案,主席单位和意见领袖们(指其发表的意见会引起会员的共鸣)做了真实的反馈。其一,你的理念是否和我们一致?如不一致,你的条件再多再好我们也不要。其二,你开出这些条件目的到底是什么?你背后的诉求是什么?你不能以开出的条件为代价然后左右CCP12的运作。

针对这二点关键的看法,许臻连夜指导人员专门对竞争方案做了修改。

顺势而为。

修改后的上海方案,更符合会员心意,并获得了大多数会员的认可。

会上,中国方案正式亮相。

许臻据理力争,第一条直击WFE的痛点。

CCP12的特点是服务场外交易的清算所机构,一旦它的行业协会依附于WFECCP12就会失去独立性。其所有的政策,以及市场关注度,都会被交易所集团所影响。

独立的清算机构有特别的诉求,应该有独立的协会来代表这样一个行业利益。

许臻真情陈述,第二条引发与会者共鸣。

中国上海,为什么要引进这样一个机构?其目的非常明确。因为CCP12这样一个国际行业协会,可以助力上海更快、更好的成为国际金融中心。反之,也会让国际先进的机构,如CCP12,能够更好的了解中国,并更好地把握中国资本市场开发开放的契机,从而促进自身更好的发展,实现双赢。

许臻直抒胸臆,第三条让全体会员群情振奋。

上海清算所的理念是什么呢?就是要帮助CCP12把目前松散的组织架构经过实体运营之后,全力打造成一个共享信息的平台、成为一个能够联合整个行业力量去和监管机构博弈,去和国际上非常有影响力的行业协会在一个平等的平台上进行沟通、并对整个市场来推广CCP12这个重要的机构,加强会员机构对全球各国金融市场中枢作用。而这,正是CCP12广大会员的共同心声啊!

许臻的发言,紧紧地抓住了全体会员的心,整个会场轰动了。

最终,圣保罗会议没有马上投票决定落户地,但上海清算所的竞选方案却博得了全体会员的喝彩。这也为随后上海清算所首席风险官陈光高票当选CCP12执委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加入执委意味着什么呢?执行委员会是CCP12的最高决策机构。而上海清算所成为CCP12的执行委员,就意味着有了对整个协会运作方向的影响力。

圣保罗大会起到了什么样的结果呢?

一是把迪拜和布鲁塞尔基本排除,只剩下伦敦WFE方案和上海清算所方案。二是全体会员对协会注册地落户中国上海有了全新的认识。

201510CCP12将要召开全体会员特别大会,许臻希望在2015年一定要把这件事争取下来。离目标日期越来越近,但许多主要机构尤其是美国机构仍未明确表态。

乘胜追击,事在人为。

许臻决定,再派56个代表团去拜访欧洲和美国三家主席单位以及其他重要会员机构。

许臻第一站去了美国。在美国,上海清算所代表团拜访了芝加哥商业交易所、美国期权清算公司和美国托管清算集团。

交谈中,了解到对方的顾虑,担心上海清算所会控制CCP12。许臻告诉他们,上海清算所绝对不会控制CCP12。强调,这个机构也不会放在上海清算所,而是放在上海。此外,建议初期由欧洲的专家来担任秘书长,因为欧洲的专家对欧洲的监管机构比较熟。由欧洲人来担任,会更有利于协会工作的开展。

这两个条件,立即打消了美国人的顾虑,对方马上表态支持上海方案,并提出了一系列建议:如美国技术水平很高的美国期权清算公司,可以和CCP12一起来培训会员等,态度极为诚恳。

20155月巴西会议以后,协会要求上海方案和伦敦方案要补充材料,细化方案。

上海清算所在9CCP12执委会会议前,及时向执委会提交详细补充材料,WFE方面则始终未能提交详细说明文件。因此,9月执委会会议明确提出,新加坡大会上将仅讨论上海方案并做出决定。

百密难免会有一疏。从917日执委会同意到1016日正式表决,还有一个月的时间。为怕意外生变,也为了把工作做的更实,许臻发出指令,上海清算所又派出了9个代表团30余人出访,力争在1016日前把所有的机构都跑一遍,巩固态度。

效果,非常明显,绝大部分会员态度明确。

一锤定音。

20151016日的新加坡全体会员大会至关重要,必须全力以赴。

为此,许臻专门向人民银行和上海市政府做了汇报。上海市政府极为重视,时任市长的杨雄全力支持,派出时任上海市政府秘书长李逸平作为市长特别代表,共同见证这一决定性的时刻。杨雄表示,成功了,这是你们的荣誉;没有成功,是我市长的责任。杨雄市长坦荡的胸怀,更坚定了许臻的信心,新加坡之行一定要成功。

然而,节外生枝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

在会议召开的6天前,CCP12主席临时通知所有会员,因个人原因而不能赴会。

该主席是上海方案的积极支持者,而且在CCP12影响力非常大。

许臻心急火燎,但电话联系不上他,该主席成了“外星人”。

无奈,又去问副主席。副主席是加拿大人,也是一脸困惑说不知道。

上海代表团到了新加坡后的第二天,CCP12中国执委——上海清算所代表拜访新加坡执委,却意外得知一个消息。这位执委告诉上海清算所代表,昨晚WFE修改后的方案你看到没有?听说没有,她便打开手机让上海清算所代表看。

原来,除了上海清算所代表,WFE把修改后的方案发给了所有执委。此外,WFE还将方案发给了全体会员,并做了工作,唯独没有发给上海清算所。

WFE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突然的出击,说明他们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并以违反程序的方式提交了WFE方案,试图干扰大会决策。

当天晚上,许臻在机场时就听到了这个消息。

许臻当即立断,立即做代理CCP12主席参会的协会副主席格兰的工作。

许臻专门约见了他,并据理力争:第一,这个方案以违反程序的方式提交。巴西会议后的一个月内,WFE并没有上交应修改的方案,已经弃权。而弃权者重新参加竞争,是不合规的。

许臻对格兰说什么呢?如果奥巴马竞选美国总统,但错过了竞选候选人登记报名的时间,美国国会能同意他出来吗?英国选首相,也可以这样做吗?这位临时主席当即说不行。

于是,许臻话锋一转,当即告诉他,如果该方案纳入会议讨论,中央对手方协会就会变成一个被破坏规则的无序的协会,就会影响会员之间的团结,有损协会的领导力。

由此,格兰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随后,许臻利用会前的两天时间,重点举行“一对一”双边会谈。他与伦敦清算所、欧洲期交所、新交所、美国期权清算公司等机构交换意见,寻求支持,努力维护协会的团结和决策程序的严肃性,以确保大会期间仅就预定的上海方案进行决策。随后,许臻又去专门走访了伦敦清算所等几个重点机构的代表,巩固其支持立场。

许臻想得特别细,他和副主席商量对策。许臻认为,除了沟通以外,会议议程的安排也非常重要,并告诉他,所有的议程必须严格按照时间进行。讨论上海方案的时间,就只有半个小时。那么到了半个小时,就必须立即结束,决不能拖延时间。对此,临时主席表示没有异议。

第二天,一场没有硝烟的决战在一个会议室进行。室内,剑拔弩张,刀光剑影。临时主席完全按照上海清算所的安排掌控会议。会上,南非代表第一个发难,提问为什么放在上海?这位副主席就详细的把缘由说了一遍,这位南非代表立即没了声音。此后,又有代表提出了一系列问题,副主席一一作答。最后,伦敦清算所的代表总结性表态,坚决同意上海方案。一来一去,半个小时已到。副主席一看手表,立马收尾,说时间已到,进入投票。结果,会上没人提到伦敦方案,也没时间提到伦敦方案。

投票的最终结果是,32个代表到场,有效票29票,20票通过,超过半数有效。

最终,在经历了前后四任主席、八次全体大会、数十次执委会内部讨论,反复比较布鲁塞尔、迪拜、伦敦等候选城市方案后,CCP12201510月的新加坡大会上投票通过落户中国上海的议案。尘埃落定。

直到此时,许臻才松了一口气,胸中的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

在争取CCP12注册落户上海的过程中,上海清算所共派出了20多个团队,近80人次进行了全球营销,总里程可绕地球36圈。

CCP12选择落户中国上海,对我国金融市场发展具有重要战略价值。CCP12作为具有系统重要性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国际性同业组织,选择落户上海,将有助于中国积极融入国际金融事务,参与全球经济金融治理和相关标准、准则的讨论和制定,提高我国在全球经济治理中的制度性话语权;有助于境外CCP深入了解我国金融市场,加速我国金融业与世界融合,扩大人民币跨境使用,助力人民币国际化;有助于中国进一步总结场外金融市场在制度设计上的成功经验,以场外中央对手清算机制建设为抓手,在金融衍生品发展和金融市场风险管理上有所作为。

同时,CCP12的落户对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具有重要的推动作用,体现了国际社会对上海城市发展和金融软环境的认可,有助于国际专业人才和技术等资源进一步在上海聚集,有助于显著提高在沪金融机构层次、质量,进一步完善在沪国际金融机构体系。作为专注金融市场的国际同业组织,协会可以配合亚投行等国际组织在其相关国际金融事务中更好地发挥主导作用,有效提升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发展的能级。

中国清算史的丰碑上,将永远铭刻上海清算所为我国清算事业的发展所作的贡献。

尾语

七年,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极其短暂的瞬间。

在许臻的思维定式中,中国的场外市场,是极其浩瀚的金融海洋。

在这一广阔无限的金融海洋中搏风击浪,这将给他的人生带来无穷的乐趣和快感。

这一片金融的海洋,有时风平浪静,有时却巨浪滔天。巨大的漩涡,也会让人谈“浪”色变。

他自喻自己是一个“水手”,是“水手”就决不能离开这片“大海”。反之,他将无所事事。

七年,随着上海清算所各项业务的迅猛推进,上海清算所作为核心金融市场基础设施的服务作用和系统的重要性,也日益凸显出来。

许臻深知,在这片巨大的金融海洋中,他还只是刚刚涉入“浅海”。未来,他将率领上海清算所人大胆闯入“深海”,去领略“深海”的无穷魅力。

未来,上海清算所将在债券市场、大宗商品金融衍生品市场、利率和汇率衍生品市场等领域加大创新力度。

上海清算所将积极借鉴国际先进经验,努力与国际通行规则对标,不断提升国际化、市场化水平和服务能力。

上海清算所将主动顺应新形势,积极依托自贸实验区平台,去主动发现和挖掘市场机遇,稳妥有序的推进金融创新,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同发展、共生长。

未来,任重道远。

为了中国实体经济的发展,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许臻和上海清算人将撸起袖子加油干,使上海清算所在中国的清算领域不断增强吸引力、创造力和竞争力,为中国在全球清算领域占有一席之地而不懈努力。

作者简介:

金文龙,上海作家协会会员。其在从事文学创作的30余年间,共撰写报告文学、社会特写、散文等各类作品300余万字。分别发表在《中国报告文学》、《萌芽》、《航天文艺》、《文学报》等报刊杂志上,并著有报告文学集《时代的浪花》、《岁月的烙印》。现任《金融时代》杂志副总编。

责任编辑/孙明星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