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3月号 >> 阅读文章

腹有诗书气自华---【江海】

2017-04-06 11:22:3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552

——中国诗词狂欢的台前幕后

 江海

生活不只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音乐人高晓松

中国诗词大会!

中国诗词大会!

中国诗词大会!

……

电话,短信,微信……鸡年春节假期,笔者先后与十多个文友联系祝贺新年,进而问及“近来都关注些什么”?始料未及的是,得到的答复几乎众口一词: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

刷屏朋友圈的《中国诗词大会》,究竟有何等魅力,竟把我这些惜时如金、口味刁钻的文友们吸引到电视机前,一坐就是几个钟头?将信将疑的我,也不由得对文友们推崇的《中国诗词大会2》产生了兴趣,隔三差五地看了几期。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选手机敏的答题,评委精到的点评,主持人知性的掌控,现场精彩的对决,观众如潮的好评……像一块块磁石凝聚成巨大的磁场,牢牢地吸引了我,迫使我放下手头“码字”的活儿,静静端坐在电视机前,感受这诗词的狂欢。

事后得知,《中国诗词大会2》和《见字如面》成为春节假期刷爆朋友圈、微博圈甚至很多人茶余饭后的热点。连续近半月,这两档文化节目持续领跑收视率榜单,《中国诗词大会2》的收官战更以市场份额超过第二名30%的绝对优势,拿下收视榜首。在真人秀节目充斥荧屏、各类“小鲜肉”、“小花”赚足眼球的当下,看似“高冷”的文化类综艺节目缘何能像一股清流激发出超高人气?这些来自全国各地的诗词达人是何路“神仙”,演绎了怎样的荧屏传奇?

“女神男范”赛场争奇斗艳

从董卿、殷怡航、武亦姝、陈更、白茹云到王轶隆……《中国诗词大会》一、二季这款综艺节目告诉我们女神男范该有的模样!

首先吸引眼球、折服观众的,是让很多人刮目相看的董卿。

面对场内的资深评委和100位诗词达人,想装“诗文”,是绝对过不了关的,除非有真才实学,观众才会说——“满腹诗词才学的董卿才是最美董卿!”

这里只采撷董卿几个精彩的瞬间——

第二季第八场中,百人团中有一位选手的父亲是盲人,他说,父亲一直保持着阅读盲文书的习惯,还用口读的方式教自己诗歌。结果董卿当场恰到好处地念出了阿根廷著名作家博尔赫斯的诗:“上天给了我浩瀚的书海,和一双看不见的眼睛,即便如此,我依然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更令观众叹服的,不是“腹有诗书”,而是董卿在节目中的“气自华”。

有一场的结尾,面对攻擂者的遗憾离场,董卿为攻擂者诵读了一句陆游的诗作为结束语:“双鬓多年作雪,寸心至死如丹”,以示鼓励。

“当时的我是何等的温柔,把花瓣撒落到你的发间。当你离开,我的心不会变凉,想起你,像读到最心爱的文字那般欢畅。”当叶赛宁的《我记得》通过董卿的锦心玉口,悠悠地送给做父亲的参赛选手时,观众在咀嚼诗句的过程中,似乎忘记了节目本身,而只沉浸在节目营造的诗意氛围中。

更令人动容的,是那些真情流露的瞬间。替补选手王轶隆为母尽孝,董卿控制不住流了眼泪。比起过往央视节目中永远气质端庄优雅如兰的董卿,这样的董卿,无疑更像众人心仪的女神模样。

南开大学研究生王轶隆,因母患疾,放弃了在天津工作的机会,他因前一位选手缺席,才有幸补位,从百人团中脱颖而出。抱憾离场之际,主持人董卿动情地告知其母再次生病住院的消息,此时,王轶隆眼眶红了。尽管父母一再嘱托隐瞒事实,节目组还是选择尊重了选手的知情权。

中国好男儿王轶隆要暂时离开节目了,嘉宾老师祝愿他“有赤子之心的人,一定会有‘明月来相照’”。

这一刻,打动观众的,不是节目的胜负,而是节目背后隐藏着的中国人的诗心。

很多人说,小时候不明白,为什么要背诵诗词呢?后来才明白,诗词,是中国人深藏在血脉中的密码,它对中国人身心的浸染是“润物细无声”的,当王轶隆离场之时,真正令人动容的,是“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的诗句里,潜藏着的诗歌对中国人品性的塑造。

曾多次与陈更同台比拼的河北大学国学教育中心导师、保定学院中文系副教授李新博士这样评价她:“通过几次亲身比拼,感觉到陈更诗词及国学知识储备量非常充足,并且具有理科生特有的逻辑思维,场上引用诗词名句灵活机智,恰切地表达诗词意境内涵。她台风镇定,落落大方。”

干练的麻花辫、清新的民国学生装是陈更留给观众的第一印象。尤其是第二季,她在“守擂”环节与复旦附中武亦姝的激烈比拼,更是圈粉无数,成为观众口中“从函数定理的北大理工女博士到风花雪月的诗词女神”。

人才济济的北大校园里,2013年陈更保送至此。像是一滴水落入了未名湖,她从不奢求自己能在湖心激起一朵深深的涟漪,“从进入燕园的第一天起,我就明白了要不断成为更美好的自己,同时不失为自己。”她是无数优秀的燕园学子之一,同样也被别人的优秀感染着。

大学期间,她躬耕书田,虽曾在央视《中国诗词大会》、河北卫视《中华好诗词》、陕西卫视《诗词王中王》等诸多诗词节目中表现出色,但面对记者的采访,陈更还是谦虚地说自己的专业是机器人,“玩儿”诗词自己还是外行。

“国家奖学金”、“菲尼克斯奖学金”,北京大学“忠孝振兴奖学金”、“光华奖学金”等,她获得了太多让人羡慕的奖项。担任学生干部的她曾多次荣获表彰。揭开“诗词女神”的神秘面纱,她的“学霸光环”依旧光彩。“成绩从来都不是理所当然的,光鲜的背后是许多不为人知的挑灯夜读”。

在节目中被观众封女神的,还有复旦附中才女武亦姝。

她在节目中最打动观众的,与其说是令人吃惊的诗词积淀,不如说是答题中的气定神闲间,流露出的当代才女的样子。

但最动人的,是白茹云。除了她身患癌症坚持习诗带给人深深的感动外,她在现场的表现也起范儿——全程非常淡定,一笔一划地写答案。答对了全部的9道题目,拿下了285分的高分,观众都“嗨”翻了,她也只是微微一笑。

以微小的差距败给了美女姜闻页,白茹云还是笑嘻嘻的模样。离场的时候,现场的观众一致鼓掌为她喝彩!什么是女神?就像董卿评价白茹云的——这是大美!

女神,并不都是网红的模样,即使在一个把以貌取人当成真理、将一个人的样貌说成是她灵魂的样子的看脸时代里,一个其貌不扬,但面对生活最大的残酷,依然努力“活出诗意”的女人,这才是真正的女神!

董卿,是女神;武亦姝,是女神;王轶隆,是男范……是这么一款其貌不扬的综艺,告诉了我们女神男范真正该有的样子!

再有,《中国诗词大会2》,是一款完全没有综艺感的综艺。

规则很简单。舞台和节目设置,是真正的“极简主义”。没有多余的灯光、道具及华丽的字幕,当然,也没有什么人气流量、“鲜肉”加盟,总之,就是一副非常不可能红的样子。

一人,一诗,以文会友,如此而已!

唯一比较特别的,是选手们身着的汉服等带着文艺范儿的服饰,比如前面提到很多人喜欢的北大女博士陈更,穿的是民国女学生的袄裙。

配乐,也是古风,一点现代摇滚都没有,就是让你舒舒服服地听一群人背古诗。

嗨!这有什么好看的呢?在以前,你跟别人在网上玩“飞花令”,是绝对会被人嘲笑的。甚至在这档节目之前,很多观众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飞花令”。

“飞花令”,就是两个选手轮流背诵含有同一个关键字的诗词,直到对方背不出了,就算你赢。武亦姝把观众背服,靠的就是“飞花令”。

和陈思婷对决的那场尤其精彩。关键字是“月”。第二次背到“明月几时有”被董卿提醒:“说过了”。结果她没有任何停顿和情绪波动,马上另说了一句《诗经·七月》里的,还一口气带了四个“月”!

中国古诗词之美,意在言外!

今天,几乎所有综艺节目,都在谈论一个词——综艺感,都在追求一样东西——流量明星。似乎只要够恶搞够傻乐,明星够多,噱头够足,这款综艺才能成为爆款!

对不起,《中国诗词大会2》这些通通都没有,它没有你们要的综艺感,没有你们要的流量明星,节目组也没有费尽心思制造奇葩,创造话题,可它还是红了。

意外吗?一点都不意外!看《中国诗词大会2》,你才会明白,原来真正的中国人,其实是这样的!

“飞花令”中最强势的选手,是张淼淼,背诗,的确很厉害,打断别的选手,更厉害!

第三期“飞花令”打断王婷婷:“我说过了。”眼神被电视镜头放大,相当嚣张。另一场对决中,她再次打断背诗重复的对手姜闻页。结果,姜闻页用一句诗来轻轻告别:“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

胜负,已分!

对待这样的赢家和输家,大家是怎样的呢?郦波老师也是特耿直,当着张淼淼的面对姜闻页说:“诗者志也,诗者心也,你是真正的赢家。”之后郦波又发微博夸姜闻页,说:“我们的善良,也有锋芒。”真是太棒太酷了!

结果,张淼淼在微博上,就被网民群嘲了。

再回看人气选手陈更是怎么面对胜败的——被武亦姝击败后,陈更说了这么一句:“宣父犹能畏后生,丈夫未可轻年少。”

结果,掌声一片!这,才是正确的胜败观。

在一个成功学流行,习惯了以胜败论赢家的社会里,观众突然在一档诗歌综艺里,学会了以修养论胜负。这,是中国人真正的样子!

因为古代诗歌里,浸润着一个中国。

很多人说,这是一个粗鄙时代,正是在这样的粗鄙时代里,我们的热门综艺,成为傻乐的代名词,似乎不如此,就不够综艺感,不可能创造爆款,注定被市场淘汰,而被市场淘汰,就是被时代淘汰。可是《中国诗词大会2》成为爆款,恰恰是对这种综艺观的反证,也是观众对这个粗鄙时代的反抗。

像白茹云这样被我们称为“农民”的人,在社会中,几乎都是因为平凡被忽视的存在,而诗歌在这个年代,也仿佛已经是离我们非常遥远的东西了。可当白茹云用诗歌带来我们平凡的诗意,就把一个人们逐渐陌生的传统诗意中国,呈现在世人面前。

谁说,诗歌不流行了?谁说,只有粗鄙装傻的综艺,才能赢得观众?对不起,你们真的小看了中国人!

在今天太多无聊无趣却收视火爆的爆款综艺中,《中国诗词大会2》的走红,不仅是告诉我们,即使这是娱乐泛滥的时代,我们需要的,也绝不仅仅是质量低劣的娱乐;更告诉我们,即使在一个粗鄙时代里,中国人的心里,依然有诗。

所以,这款贡献了董卿、武亦姝、白茹云、王轶隆等多位“腹有诗书气自华”牌女神男范的清流综艺,红得一点也不意外!这,才是中国人一直在等的综艺。而把《中国诗词大会2》捧成爆款的背诗群众,才是中国人真正的样子!

《中国诗词大会2》成为爆款本身,就是时代的诗!

泱泱中华诗心永存

《中国诗词大会》在引起收视热潮的同时,也带动了相关古典诗词图书的阅读。

一篇题为《中国诗词大会:繁华落幕,速去读书》的微信公众号文章,发表不久就达到了10+”的阅读量。该文作者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谢琰建议,阅读古典诗词要注重版本选择,即便是《唐诗三百首》这样的经典作品也不例外。

中华书局通过微信平台发布的《中国诗词大会命题参考图书》同样受到读者的欢迎。在这份书单中,既有王力的《诗词格律》、启功的《诗文声律论稿》等介绍诗词格律的经典图书,也有喻守真的《唐诗三百首详析》、郭伯勋的《宋词三百首详析》等经典诗词解析,还有王国维的《人间词话》、叶嘉莹的《叶嘉莹说诗讲稿》等名家对诗词的论述。中华书局已于近日出版《中国诗词大会》栏目的同名图书。中央电视台《中国诗词大会》栏目组、“诗词中国”组委会编写的这部书,根据《中国诗词大会》的文字脚本整理润色而成,在注释字词的同时,更注意对诗词所蕴含文化意蕴的诠释,注重寓知识于趣味性之中,以引发读者对古典诗词的兴趣。

随着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第二季落幕,一场诗词嘉年华暂告一段落。然而,由此引发的各种讨论远未结束:千百年前的诗词何以引起当今民众的浓厚兴趣?我们应以何种姿态面对祖先留下的文化遗产?优秀传统文化如何才能真正走上复兴之路?

新华社的几位记者给出了这样的观察解读:

——一颗颗火热的“诗心”成就节目“火爆”。

“这个节目之所以火,最深层次的原因,就是中国人仍有不死的‘诗心’。”节目嘉宾、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蒙曼说,诗歌是中国人表达情感的最古老的方式,一部中国诗歌史既是中华文明在语言文字上的浓缩精华,更是几千年来中国人精神风貌的展示。在蒙曼看来,“跟世界上其他任何民族相比,我们是最爱诗的民族。《诗经》和《楚辞》作为源头,唐诗宋词作为高峰,一直到当代毛主席诗词文选,中国人习惯以诗来表达自己的情感,表达自己的审美情趣和人生情趣。“节目恰恰打在了中国人内心最敏感、最柔软的地方。”我们谈传统文化复兴,美才是先行,因为美才能导出善。人们需要精神上的东西,而诗和其他任何形式相比,是最属心的。

本届《中国诗词大会》的入选诗词从中国诗歌的缘起《诗经》开始,包括楚辞、汉魏六朝诗,唐宋诗词、明清诗词,一直延续到当代名人诗词,时间跨度数千年。从“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纯真质朴,到“路漫漫其修远兮”的上下求索;从“东临碣石、以观沧海”的雄心壮志,到“心远地自偏”的隐士风流;从“黄河之水天上来”的盛唐气象,到“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的婉约缠绵。千百年来,中国人就是从这些意味无穷的诗词中得到滋养,代代相传、生生不息。

传媒研究者靳智伟表示,中华民族是诗的民族,中国人对诗词有着独特的文化情结,这构成《中国诗词大会》热播的社会基础。“当中国人遇到天大的困难或灾难时,甚至当我们一无所有时,我们还有诗。中华民族创作了世界级的华彩诗章,而这些诗章又锻造着我们的民族性格。”

事实上,本届选手已经展现出诗词对他们精神的“锻造”。冠军选手武亦姝说,读东坡诗词会让人有好的心情,不知不觉中,苏轼豁达的人生观也让她有勇气笑对各种人生挑战。选手陈更说,古诗词中关于人性、历史的内容,可以映照在自己当下的生活里,“给你一点引导,让你面对挫折的时候、情绪起伏的时候,该怎样去自我修行,像书法一样是修身养性的媒介。”

南开大学文学院副教授张静说,“诗词大会”选手展现出的是中华民族谦谦君子、挥洒谈笑的气度与风貌。“当有选手屡败屡战再度出现在舞台上说出‘只为挑战自己、战胜自我’的时候,当有选手得知母亲住院主动选择放弃比赛的时候,他们的知行合一践行了中国古典诗词中的品格与修养,正是他们的取舍彰显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中的精髓与妙义。”

——期待节目展现更多更丰富的文化魅力。

在节目获得好评的同时,也有不少人对节目的方式进行了理性思考。

“我觉得古诗很好,但是,诗好,去读,去品味,实在喜欢背背也无妨,我其实更希望你能自己去创作,唯独求你别当比赛一样去背。”音乐人叁拾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表达了对节目中“背诵”古诗词的看法。

这种看法并非吹毛求疵。有一期节目的题目是填空:“风吹()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正确答案是“柳”,但是为什么是柳花,而不是杏花、桃花?而专家寥寥几句的点评,也并没有揭示这句诗的奥妙。

北京四中语文教师王黛薇认为,“诗词大会”本质上还是一档文化竞技类节目,其走红和节目“打擂台”式的环节设置有很大关系,主要是考查选手的诗词储备和记忆力。“对于传播诗词文化,节目还有继续提升的空间,最重要的是让人们学会欣赏,能够理解其中的意蕴和美感。”

而蒙曼认为,作为电视竞技类节目,“诗词大会”采取记诵的方式并没有问题。“在诗歌复兴起步阶段跨过记忆去考创作,就像还没学会走就去跑一样,没有意义也行不通,而且创作的评审缺乏客观的标准。”

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讲师谢琰也建议,下一季可以改变单纯考记诵的方式,而是考理解、审鉴乃至文化史的综合知识,让点评老师用诗词作引子来讲述历史、传播文化。

事实上,对于诗词背后的含义及其价值观,节目也是时有涉猎。比如节目嘉宾郦波就对诗人宋之问进行了辩证评判。“他的一个外甥叫刘希夷写《代悲白头翁》写得非常好,其中‘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成为名句,就想窃为己用,外甥不同意,宋之问就用麻袋装土,把外甥害死埋掉。尽管宋之问的诗歌‘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诗写得很好,但是人品不足道。”

“今日的我们诵读千载以上的诗词,为的不仅仅是能背会写、刻舟求剑,更重要的是我们应去体会那一颗颗诗心,与古人的生命情感发生碰撞,进而提升自己的修为。”张静说,

——要让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社会更好地继承发展。

《中国诗词大会》过后,对于古诗词能否在民众中热起来,成为中华传统文化复兴的有效载体,不少人对此寄予期望,但也提出了一些建议。

本季节目亚军、《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双料冠军彭敏认为,这一波热闹过后,诗词可能还是会回到一个相对边缘的状态,因为文言文的诗歌文体的边缘化,使得古诗词逐渐失去其经世致用的实用价值。“比赛首先是个噱头,但是只要传播力足够广,肯定有一部分影响力会转化为诗词和传统文化复兴的一个因素。相比现代诗歌,大众对古典诗歌还是有敬畏之心的。”

专家指出,传承、弘扬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中国文化自信地向大众普及,把古老诗词“玩”起来,植入国人的精神领域。

建议在第二季中加入毛泽东诗词的评委康震再次建议,下一期大赛组委会要加强设计策划,并建立强化“文化基因”的题库。这个工作要做好,必须要解决好两个问题:其一,中华诗词毕竟是高雅艺术,如何在电视上与大众分享,要将高雅性与趣味性结合起来。其二,既然是诗词大会,还是要有一点竞赛性,如何将诗词的内容融入到竞赛的规则中。换言之,诗词的高雅性与传媒的通俗性还有竞赛性结合起来,不是容易的事情。

当前,习近平总书记带头灵活运用古典诗词,展示了丰富的学养,为全体国民树立了榜样。各地各部门应群起效之,加大诗词等传统文化在国民教育中的比重。

事实上,春节刚过,中办、国办就发出通知,将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贯穿于国民教育始终,中小幼课堂和教材更是其中的重点,近期目标是到2025年,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体系基本形成。

王黛薇认为,把传统文化纳入教育考核体系,已是一种必然趋势,但她希望不仅仅是考查知识点和记忆力,应该引导学生理解、欣赏。“希望优秀的学者能够深入浅出地做一些传统文化的普及工作,让以古典诗词为代表的优秀传统文化在当代社会得以更好地传播。”

蒙曼指出,以诗词为代表的传统文化纳入国民教育体系时,应注意系统性,循序渐进地给孩子建立一个传统文化的体系,而不是这个学期让孩子背《卖炭翁》,下个学期让孩子学《琵琶行》,两者之间没什么关系。“古时对儿童的教育,是非常有学问的,什么阶段读什么都有详细的系统安排,绝不是简单的‘四书五经’可以概括。我们现在的传统文化教育,问题在于太零碎。”

在上海市黄浦区卢湾一中心小学语文老师贺春秋看来,诗词教学如果仅停留在抄背默释,确实容易让学生失去兴趣,因此学校正在探索将诗词透露的传统文化知识串联起来。“比如诗词大会上有一句‘旧时王谢堂前燕’,出自于刘禹锡的《乌衣巷》,也是课本上有的,虽然要求仅是吟诵,但我们会为孩子讲解其中的魏晋氏族制度,读诗讲史,把古诗词变成一个个小故事,孩子们一下子就理解并且熟记了这首名诗。”

孩子们需要诗,大人们也需要诗。经济日益繁荣的中国,尚需经典诗词的丰厚滋养!

(本文采写中参考和引用了网上部分相关文章,一并向作者致谢。——作者)

责任编辑/周武峰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