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西风烈---【孔令贤】

2017-05-06 22:31:3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625

西风烈

—— 从昔西抗战到昔阳县解放

(《脊梁》三部曲第三部)

■ 孔令贤

莜麦花白荞麦穗儿长,想起了八路军和共产党。

以前的昔西真凄惶,清水那杂种赛虎狼。

共产党和政府功劳大,死里重生喜洋洋。

根据地越来越扩大,永远跟着共产党。

——昔阳抗战民歌

第一章 残阳如血

雾锁沾岭

横亘于昔阳县中西部的沾岭山,屏障般威武壮丽。岭上岭下五百米的巨大落差,造就了迥异的四季景色与风土人情,也成为黄、海两大水系的分水岭。汾河支流潇河自岭上马道岭涌出,“哗啦啦”从一个个山村旁流过,奔向榆太盆地。岭上漳漕村则为清漳河东源,蜿蜒曲折,以清漳河的名义向东南奔去,属海河体系。源出沾岭东麓的沾水、鸣水于县城合流,汇入松溪河,在华北平原注入海河支流滹沱河。每逢秋初霜旦,沾水氤氲水气与村庄袅袅炊烟汇合,犹如蓝色飘带游浮于河谷,直指县城,“沾水拖蓝”以昔阳古八景之一传颂至今。山水毓秀,地灵人杰,西寨、掌城、巴州曾为古沾县、乐平郡治,成就了昔阳县的雏形。时光流转,沧海桑田,旧时王榭、远古狼烟早随历史风云消散殆尽,凄凄荒草、莽莽高垣淹没了旧日喧嚣,沾岭云雾缭绕,犹桃花源,不足为外人道。

1937年,卢沟桥的炮声震碎了一帘幽梦。为了阻滞日军西进太原,11月八路军在沾岭打了著名的广阳伏击战。战斗结束,129师386旅副旅长汪乃贵等三人被留在当地,宣传抗日,开展党的工作。由外地回来的赵步春、李慰、任松筠等进步学生组成战地动员委员会,县党工委派来的四区区长宋乃宽为主任,领导岭上七个编村。是年冬,四区党委成立,对外称牺盟会工作团,后改为八路军工作团。

1938年1月,县牺盟会特派员吴珂枫赴任四区区委书记,冀晋特委书记彭涛、昔阳县委书记赵武成一同到来。在区政府所在地西寨召开的全区干部大会上,彭涛宣布,“从去年12月开始,日军对我晋冀豫根据地发动六路围攻,妄图把129师消灭在太行山间,纵贯昔阳南北的平辽公路已被切断。为了方便今后工作,上级决定,以公路为界,昔阳县分为昔东、昔西两部分。昔西归晋中特委(太行二地委)管辖。”赵武成讲话,“希望在今后艰苦的抗战岁月中,昔东、昔西相互配合,并肩战斗,打败日本再相会!”

吴珂枫随后踏上寻找晋中特委的途程。在和顺县石拐的特委机关,晋中特委书记陶希晋、组织部长王孝慈接见了他。陶书记明确指示,“区委归特委直接领导,要经常和特委保持联系,并要学会单独作战。区政府机构要充实加强,为适应战争需要,积极筹建昔西县政府。当前,为维护统一战线团结,暂时保留阎锡山政府的机制,先成立昔西县政府办事处。”

几乎同时,任松筠被任命为昔西办事处主任,驻地东五川村。

1938年5月,晋中特委决定将平西县委和昔西(四区)区委合并,成立平昔西县委,领导平西县政府和昔西(四区),县委机关先后驻胡丰、广阳。9月,吴珂枫任县委书记。

1940年2月,平昔西分设,成立昔西县委,赵国权为县委书记。昔西办事处同时公开为昔西县政府,县长任松筠不久调任和顺县长,由崔正峰接任。

开初,日寇的魔爪只染指昔阳县城和几个据点,广大农村尚在新生的共产党组织和抗日政府掌控之中,虽然时常遭受敌人的扫荡袭击,但总体处于暂时稳定状态。昔西贯彻1938年七八月间晋中特委在和顺塞桥沟召开的工作会议精神,根据地建设如火如荼。

那时节,岭上几乎村村建立党支部,口上、庄窝成为实验支部,岭下则培养杨家峰、秦山等为重点支部。直至后来,党的工作延伸到县城近郊的巴州、思乐、河西、北关。据冀豫晋省委(太行区党委)组织部统计,至1938年7月,平昔西县基层党支部51个,党员1289名。

村村建立农、工、青、妇救亡组织和儿童团,积极宣传抗日救国十大纲领,募捐钱粮资财,减租减息,参军参战,做军鞋,上民校,站岗放哨,组织歌咏活动,一时蔚然成风。各村还设立参议员,民主选举县区参议员,组建由进步人士、开明士绅、基本群众组成的三三制村政权。

由青壮年组成的农村武装自卫队也在斗争中建立,平时集中训练,战时则配合正规部队作战,运送伤员。

1940年8月20日百团大战爆发。129师师长刘伯承、政委邓小平在昔西卷峪沟,运筹帷幄,指挥若定。从卷峪沟至华泉沿线七个转运站,日夜不停转送粮菜、情报、伤员、战利品,有力地配合八路军破袭正太铁路阳泉至寿阳段。

迷雾渐次揭开,历史注定这里将上演一场亘古大戏。

撒向人间都是怨

打破沾岭平稳局面是日军头目的一声声哀叹。百团大战打疼了敌人,日军的华北腹地和正太铁路运输线遭受严重威胁,损兵折将,地失路断。为建立正太铁路安全屏障,蚕食太行抗日根据地,位于正太铁路之南、有着直达晋中特委广阔通道的昔西,便成为日军扫荡摧残的首选目标。

日军将昔西作为“五次治安强化实验县”,每一个阴谋诡计,每一次狂暴行动,几乎都要在这里预演。1940年5月,臭名昭著的“清共”风潮未泯,县城人人自危,西河滩上活埋人无数,野狼吐着血红的舌头,侵占昔阳的日军头目清水利一迫不及待实施“巩固县城周围15里以内,摧毁15里以外”的罪恶计划。在昔西方向,首先“巩固”距县城不足10里的安坪、巴州、洪水,以此为基点向周边扩展,进而将魔爪向西伸向25里外的南北掌城一带,大有攀爬沾岭、觊觎岭上的野心。

为着巩固拓展其殖民统治,日军抓取某些群众恐惧、落后心理,威吓、利诱直至武力相逼被占领村成立维持会,并指定甲村发展乙村,如完不成任务即严厉惩处,“维持”因而成为一种风气。在维持村设立公开情报员,在根据地安插秘密情报员,以人传递形式,获取情报,被称为肉电杆。以村成立“灭共自卫团”,担任情报警戒,并配合日军、宪兵队、“灭共和平救国会”(也称“兴亚会”,简称“和平会”),到未维持村扫荡抢劫。日伪出发扫荡时,自卫队人人手持木棒、肩背口袋打先锋,边跑边喊,包围村庄,见粮物就往自己口袋装,见人就妄称“通匪”,五花大绑,乱抓乱送,直到该村答应维持。网罗汉奸、叛徒充实特务组织,敌人统治往根据地推进前,总派特务先行,在群众中制造恐日气氛,散布失败情绪,煽动维持开办立训练所、训练班,尤其对青年和伪干部洗心洗脑,培植心骨干。

1941年1月,清水谋划染指岭上。

欲登山,先屠城。头年9月10日,日军出发扫荡岭上柳林背村,将群众追至山沟,杀死77人,烧毁房屋60余间,抢走牲畜56头。12月7日,日伪军包围堡沟村,抓走未来得及逃脱的群众33人,杀害30人。大寒掌、周家掌、黄岑也有屠案发生。接着,安排特务制造“维持”舆论,岭上村庄几乎遍布敌人的鹰犬,连最后方的杏树岩一带也未幸免。由特务告密被杀的无辜群众不计其数。岭下自卫团也被逼到岭上抢劫,如逃亡、反正,即杀害全家;不抢东西也要治罪。杨家峰村自卫团初成立时,不得已随敌人出发岭上。几个人商定,绝不抢群众一针一线。结果被发觉,当场被冠以“通匪”罪名,四人惨遭杀害。

1月的沾岭严寒犹劲,惨淡的阳光照耀着荒凉大地,山顶、崖洼堆积着残雪。清水利一亲率二百多日伪军走安坪,沿鸣水河谷登岭,准备占领昔榆公路重镇沾尚。途中夜宿杨家峰,清水住山顶张茂才家。张茂才乃地下党员,他和抗日村长张成科一道,将敌情迅速报告平昔寿独立营,令清水遭受迎头痛击,溃不成军,占领沾尚成为一枕黄粱。此后,清水屡对杨家峰报复,却再未敢向前推进一步。

直到4月间,日军对太行根据地大规模扫荡,阳泉、昔阳之敌倾巢出动,矛头直指武乡、辽县、和顺、昔阳的抗日政权,骚扰二十多天,之后日伪军驻守沾尚镇没走。25日,驻沾尚敌军南向包围西寨、武家庄,强迫已维持李阳据点之敌的这两个村再维持沾尚据点。敌人在武家庄打死3人,抓走73人,同别村被抓群众一道修沾尚城墙。

5月,平昔寿之敌侵犯昔西西部的马坊,在北山岗上修筑城堡。马坊地处昔阳、平定、寿阳三县交界,晋中分区通往正太线的必经要塞,战略地位重要。接着在岭下的寺沟修筑炮楼,设立据点。这样,东有沾尚,西有马坊,南有寺沟,不啻在昔西的后脑、心窝和晋中分区的心腹地带钉了三颗钉子。再远,有昔阳县城、和顺县城和李阳、十四道岩,都有敌军重兵把守,昔西抗日政府腹背受敌,左右牵制,四面被困,处境维艰。不久,沾尚至马坊公路修通,从东北到西南斜刺里将昔西县分为两半。清水妄图用这样的囚笼政策,将昔西根据地以格子分而治之,各个击破,一网打尽。

囚笼里的殖民统治可谓登峰造极。敌人不仅用武力胁迫村村维持,还设立检问所、“肉电杆”检查、监视,一旦发现抗日活动,白天发信号,夜间则敲锣、烧草堆,通知敌军追捕。维持村的群众承受着送情报、支差、站岗放哨、受训、送粮送草等种种繁重劳务,如违逆便被问罪遭杀,也无时间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担偷赝督怠7裨颍肯稹!

21日黎明,设在城东北公路东侧山包上的军事哨报告,城内火光骤然增大增多,还隐约有骡马惊叫声和嘈杂声。汪一朝抬腕一看,凌晨4点,急忙传令,“敌人可能要突围,做好战斗准备!”

不多会儿,一小队轻装的日军利用夜色掩护,偷偷接近我军事哨,城内敌人在北寺架起机枪、平射炮朝公路东猛烈射击。军事哨上的一连七班和赶来增援的八班一道,用枪弹、手榴弹、刺刀同敌人展开惊心动魄的厮杀,坚守至全连赶到,发起反击,敌人丢下八具尸体,仓惶逃窜。

几乎同时,西门地道窜出一小股日军,不顾一切取道城北赤土坡突围,被预伏于此的民兵堵住,在城西的独立团九连立即向凤凰山追击,堵截拼命逃窜的敌军。紧接着东门洞开,大批日军和汉奸、伪军蜂拥而出。早已严阵以待的独立团战士和基干队员、民兵投入战斗,敌人丢盔弃甲,滚着爬着,沿途丢弃尸体、伤兵、牲口、弹药和各种物资,拼死突破一个缺口,向平定方向逃窜。

早在敌军出城时,独立团七连从东南角发起冲锋,率先冲入城内,占领了敌大队部和伪县政府,缴获日军大队长刻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仁同志,你牺牲在黎明前的黑暗里,抗战胜利的红旗有你的鲜血,人民不会忘记你!”

李光凑近烈士的脸庞,失声痛哭,“王区长,抗战胜利了,你还没有兑现休息一礼拜的承诺呢,你不能走啊!”

进城那晚,张国震的心难以平静。赶往县城前的8月13日,他曾赋诗表达对烈士们的悼念之情:“敬爱的勇士们/激烈的战斗中光荣牺牲/由昔城到杏岩/到处洒着你们的血斑/珍贵的鲜血,开出了辉煌的红花/是人民的光明,党的光荣/这花呀,永远插在昔阳人民的心田。”所悼念者均为昔西抗战英烈:“三李”,“三烈”,常生,田清坪,赵尚太,亢伍,安里红,范正荣,马八斤,王殿杰,和英,岳四小,王林,张亚民,巩凤山。他拿起水笔,颤抖着手又写上一个英名:王居仁。

9月1日,东门底举行县城解放庆祝大会。刚刚收割完庄稼的地里搭起简易主席台,昔东、昔西约三万人参加大会。在庄严而喜悦的气氛中,昔东县委书记陈洁、昔西县委书记张国震先后讲话,宣布,从9月1日起,昔东、昔西两县正式合并为昔阳县。古县衙挂起“昔阳县人民政府”的牌子。会场掌声、欢呼声雷动,直到下午6时大会结束。

入城后,昔东、昔西两县委合并为昔阳县委,对外仍称政治处,先驻东关,后移师南寺坪。三年后的7月1日,根据太行区党委决定,昔阳县委公开,定居于城内花园。

9月2日,日本投降签字仪式举行。中国人民的抗日战争胜利落幕。

经历昨日战争的淬火,太阳从东方升起,太行山换了人间。战斗未穷,梦在路上,一路阳光。

作者简介:

孔令贤,山西昔阳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中国散文学会、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出版《孔令贤散文选集》等4部散文集和长篇报告文学《大寨沧桑》。作品获赵树理文学奖等多个奖项。

责任编辑/卢旭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