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5月号 >> 阅读文章

弹孔里的和平---【刘国强】

2017-06-12 10:26:1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752

 刘国强

“当年鏖战急,弹洞前村壁”

饱吸长白山天池的母乳,两岸风光移步换景,一路欢歌,这条流着高贵血统的河流气质非凡。江水澄碧若雄性野鸭鸭头,人称鸭绿江。满语里“鸭绿”为“边界”的意思,又添神秘色彩。古往今来,鸭绿江一直在设置谜面,也一直在破解谜底。

20161024日,我登上丹东的“中朝友谊大桥”,近乎陶醉,天蓝水碧,轻风徐徐。白鸥在江面翻飞,客船犁浪穿行,笛声清丽。

我突然被钢梁上密集的弹孔透射的强烈光束“惊醒”——那些一闪一闪的光鞭子,抽痛了我的皮肤,也抽痛了我的心!

我分辨不清光摇还是体摆,我仿佛看到会甩弯的光,像带回钩的暗器。

这些旧弹孔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初,美国轰炸机撕咬我边境留下的齿痕。泼浇了半个多世纪的丰沛光阴,并未清洗掉当年的龌龊,我仍闻出弹孔里散发出的血腥味道。尽管那场战争早已入墓,伤口还在。虽然和平已在此安居了快七十年,疼痛还在。不是因为记仇,而是因为战争的危险仍在弹孔的“上游”潜伏……

现在,我们抗拒、持续关注的美国要在韩国安装“萨德”反导装置的事风声鹤唳,离我脚下的地方才区区千余公里。从韩国首尔到中国丹东,即便较慢的民用航空也只需飞行1小时25分。连最常规的非洲际远程导弹,亦轻松至此。

我内心波翻浪涌,当今世界巨头的称霸野心和鸭绿江桥上的弹孔同宗同源,谁料定它不再穿新鞋走老路?

以为我只是慨叹弹孔多多,一同参观游览的女军官宋志娇提醒道,这已经算“轻伤”了,重伤被炸烂的局部桥体早已更换掉。

从中朝桥梁分界线起,我和文友邸玉超丈量了第10根竖梁下的斜钢板,面积为122厘米×107厘米。这块小钢板上的4个弹孔,像抠去眼球的眼眶。它上边窄窄的竖梁上,竟有9个瞪着无眸瞎眼的狰狞弹孔!最大的弹孔直径14厘米×14厘米,最小的直径9厘米×7厘米。斜钢板上半部为单层,厚1.5厘米,下半部为双层,厚3厘米。那个最大的弹孔状若壮汉的大拳头,“拳头”竟戮透3厘米厚的钢板!

时间是最坚固的盾牌。仍然是这座桥,仍然是炮弹子弹扑落的地方,我们只是错过了时间,拿着卷尺在此量弹孔,竟安然无恙。时间是最危险的凶器,当年前辈们为祖国坚守在我站的地方,却被炮弹撕碎了身体。

我抬头一看,桥路对过的斜钢板更加令我震惊,小小的斜钢板居然有7个透弹孔,39个半透的弹孔!支撑它的窄条状立钢板,密麻麻开满了“弹花”。透孔里射来刺眼的光鞭,半透孔极似整容失败的“麻脸”……

去掉已经被炸烂更换部件的地方,现在,在中国桥的一方,计有弹孔2073个。

这些仍算“轻伤”。

在距此桥下游不足百米的“鸭绿江断桥”,原先的“一号桥”更加触目惊心,连千疮百孔都远远逃匿,怎能用“弹孔”二字形容?

“一号桥”像复仇壮汉凌空打出的直拳突然被利刃砍断长臂,只剩邻肩的一截短茬。断茬处耷拉着“长筋”,那是垂落入江的钢梁。此桥原长944.2米,宽11米,12孔。现在,只剩中方一侧残存的4……

我站在断臂“结痂”处,仿佛鸭绿江水在胸中奔腾,弹若暴雨——在同一时刻,密集的榴弹疯狂汇聚,瞬间将此烧成“炉膛”,7000度高温刹那间把钢板化成滚烫的铁水。通红耀眼的流液刚刚盛开、绽放,便失手坠落,来不及呼救就填喂江腹……

从弹孔里升起和平阳光的

地方,就是“国门第一哨”

“中华人民共和国丹东边防检查站”的标牌赫然入目,我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杆,那一刻,我仿佛也是一名威武的守桥战士。

我知道,牌子只是平静的“水面”。水面下却暗流狂奔、弹洞斑驳。

旧弹孔早就冷却、锈蚀,当年觊觎和平的瞳孔和勾动扳击的食指大多腐烂成尘,埋在西半球寂寥的墓碑下。但,干扰和平的外在威胁一刻也没有停歇。因此,我们的守桥官兵时刻紧绷警惕之弦,天天当战时,不敢有丝毫懈怠。

烽火连天的19495月,丹东边检站的官兵从肩负“国门第一哨”重任那天起,66年续火传薪,锦旗数百,奖牌奖杯过千,涌现的各级各类先进人物数千人次,20任站长个个出类拔萃,铁打的边防流水的兵,他们前仆后继,联袂筑起一道顶天立地的钢铁长城,谱写了一曲又一曲守边卫国的豪迈战歌。

荣誉太多了,如果将它们挂在桥上,鸭绿江大桥将竖起一面巨大的“勋章旗”!

这是一个英雄集体。面对敌人,这是一只铁拳,出拳必胜。走私者来了,这是一张孔眼密集的网,无机可乘。当中朝百姓需要的时候,官兵们就是万能钥匙,亲情开道,服务当家,咔嚓嚓打开一把把锈锁,阴云弥散彩霞飞……

官兵们接力奋战,守护江桥时间即将跨进七旬门槛,可歌可泣的事迹堪比鸭绿江前呼后拥的浪花。现在,我随手拾取几束浪花,展示一下“出彩的瞬间”。

195011月至195212月,边防官兵查获越境与走私者353人。抗美援朝战争烽火正旺,特务、间谍与难民鱼龙混杂。边防官兵要用织密的网孔筛查过境手续,筛查可疑人的精微细节,甚至从微妙的肢体语言中发现蛛丝马迹。他们登记过境的中国人民志愿军的部队番号,他们查验朝鲜人民军的车辆和物资,他们负责民工过境,他们要监护军援列车安全通过国境,他们准确识别了87587人次的过境者……

抗美战争牵一发而动全身,鸭绿江咳嗽一下,地球都要感冒。江桥上的弹孔是明的,难的是,要拆掉过境人怀揣于心的暗器……

19527月起12个月内,官兵们检查出入境旅客37万人(不计军人和民工),发现“问题证件”1486起,查获偷越境人犯208人。其中,抓获具有政治问题的反动分子480名,含美、蒋、李特务18名,反动社会团体成员239名,反动会道门分子49名。

我翻阅发黄的档案,一组“瘦数字”震惊了我,上述“超肥”工作背后的操盘手,只有区区20人!我钦佩地记下几个领衔人的名字,站长叫姜子贵,副站长叫牛世钦,政治指导员兼党支部书记叫马双岑。

丹东边检站兵精将强,关键时刻以一当十、摧城拔寨,来自穿透沐雨栉风、酷暑严寒的艰苦训练。

1984727日,丹东边检站“首届比武大会”传出捷报,办公室参谋长郭长汉摘得机枪桂冠,15发子弹命中105环;货检科检查员周茂信在手枪速射中夺魁,10发子弹命中9发;手榴弹投掷王冠被勤务连连长张闯勇和客检科检查员王国玺瓜分,手榴弹在天空划出美丽的弧线,准确在60米外的目标炸响。平素琐事缠身的办公室人员,荣膺手枪、步枪、冲锋枪三个单项第一,摘取团体射击总分桂冠。

合起来,边检站是一部机器,每个机件都在最佳状态。单兵作战,个个都是独行侠,威震一方。

2002225日,当最后一缕晚霞消逝,层层夜纱染黑了天空,7199次国际列车风驰电掣地驶向鸭绿江桥头,列车边突然打个“黑闪”嗖地一窜,旋即与列车溶为一体。执勤哨兵付伟没有错过这稍纵即逝的短短几秒钟,当即吹响警哨向带班员报告,列车司机闻讯果断刹闸,车轮还在滑行,我边防卫士包抄过去,仅用4分钟时间就将身带匕首的偷渡者制服……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OLOR: rgb(0,0,0); FONT-SIZE: 9.5pt; mso-spacerun: 'yes'; mso-font-kerning: 0.0000pt">名穿着奢华、佩饰时尚的青年男女组成的“跨国旅游团”鱼贯而来。护照上轻微的揭贴痕迹引起检查员的警觉。咦?照片与钢印怎么不吻合?有着20年守卫国门经验的值班科长徐云龙立刻与海关联系,发现他们申报的物品与携带的物品张冠李戴。静水跳浪必有因。嗅觉敏感的国门卫士们寻痕索迹,1本,5本,10……43“问题证件”泥鳅鱼一样被甩上岸……

徐云龙当机立断,会同战友将46人扣留审查。真相浮出水面,43人是偷渡客,3个持标准证件的人系“蛇头”……

巾帼不让须眉。检查员任钱英流血牺牲仍不下火线,誓死捍卫职责,人在阵地在;检查股副股长梁朝珍发明的“登记速记法”,提高登记效率两倍;检查员陈肇云火眼金睛,一举查获间谍嫌疑人,受到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和周恩来总理的亲切接见;“七零后”周琳琳16年沐雨栉风,在平凡中树起中国女兵的新形象;“八零后”单丹宁,“女汉子”一样排除孩子小、老人患病、家庭负担重一大串子困难,全力托起“工作至上”……

中朝友谊桥肩负着新时代中朝贸易飞速发展的重任,丹东边检站建站以来,计有2017名欲望薰心的不法分子束手就擒。而今,每年70%的朝鲜对外贸易从此输入,80多个国家的12万人次过境往来。

用神圣的敬业精神塞堵“弹孔”

世界上最激烈的杀戮不是飞弹,而是利益。世界上最先进的武器只是道具,欲望才是幕后导演。利益和欲望联手的地方,就是最危险的地方。

丹东边防检查站的官兵,一直在“最危险”的独木桥上行走。

即便在和平年代,“独木桥”也不那么好走。走得平稳,是正常职责。一旦走歪了踏空,就要出问题。

战争来袭,危险是明的,要有非同寻常的胆量和智慧。和平时危险藏在暗处,你不知道它藏在哪里,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突袭”,必须时刻绷紧警惕之弦,将超乎寻常的韧性和耐力进行到底。每位官兵都要把职责螺丝钉拧紧、拧到位,哪怕只有几分钟、几秒钟的疏忽,都会险象环生……

2015728日下午3点左右,一名艾滋病患者突然闯向中朝友谊桥,他划破手臂使劲向后甩,红血滴在阳光中恐怖地闪耀,追捕他的铁路警察望而却步。丹东边检站带班员张胜博果断阻止值班哨兵靠近,自己快步向前。险情一触即发,患者借助飞溅的血滴靠近边境,一旦越境将引发跨国争端。张胜博手持盾牌追过去,相距三四米时,密集的红血滴定向飞舞,染红了盾牌和衣裤。危急时刻,张胜博飞扑过去,将男子逼在桥夹角制服……

面对怕不怕传染艾滋病的问询,张胜博的回答真诚而纯朴:“我能不怕吗?但比起让更多的人遭殃,还不如我一个人遭殃。”

平和的鸭绿江温婉如大家闺秀,四季装身身典雅,行为有礼有节。即便在最冷的三九天,身穿御寒的厚白袍,仍旧胸有诗书气自华,悄悄地低吟浅唱。

边检站的官兵们最清楚,“大小姐”一旦翻脸发脾气,将不管不顾,这条温顺的水流瞬间变成魔鬼……

20108202350分,夜纱坠进了大墨池,越染越黑。江水似被红烙铁烫疼了屁股,蹦高向上跳,一下比一下跳得高。岸边的码头被淹了,在跳;桥墩没影了,还在跳,眼见要跳上岸!

坚守在抗洪第一线的舰艇中队的边防卫士,眼见杂物、树木等漂过来,上游泄洪数字“危险值”升至17000立方米/秒,正要撤离,却见两艘982巡逻艇还在江中码头。情况危急,惊浪腾空,大口大口地撕咬码头。官兵们别无选择,把自己的安全压进危险的“枪膛”,迎浪射向码头……

疯浪一把把要推下他们,翻花的漩涡要吞没他们,当上游的泄洪数字窜至19000立方米/秒,险浪占领了制高点,双方殊死格斗、打起激烈的对攻战。对峙了两个多小时,国门卫士终于虎口拔牙,攻了上去!舰艇刚刚脱离险地——疯浪张大巨齿几下就咬碎了码头……

袭击国家财产失手,败落的洪水又打坏主意。

821日凌晨510分,“大小姐”再发淫威,一掌掌拍碎房屋,将236名群众死死围在险浪冲扑的“孤岛”。江水一点点升高,孤岛一节节陷落,绝望之时,一群“红灯”突然点亮了江面!快艇上,边防卫士的红色救生衣在大浪里沉沉浮浮、灭灭明明。哪怕熄灭自己的生命,卫士们也要点亮父老乡亲的生命!“红衣闪电”们在怒吼的激流里数十次劈浪往返,将乡亲们一朵一朵摘离孤岛……

和平与安祥总是相似的,意外和险情各有各的不同。突发事故像枪走火一样,令人大惊失色。

2015513日晚8点,对岸一位华侨生命垂危的消息洞穿厚厚夜幕,烧疼了国门卫士的心。当地简陋的医疗条件无力抢救突发脑溢血,他请求回国医治。边防卫士火速协调口岸部门,打开生命通道驶往对岸。当夜11点救护车顺利到达丹东,将患者从死亡断崖边拉了回来。丹东边检站开通“绿色通道”后,挽救危重患者70多人。

国门卫士的生活有时激荡如浪,更多的时候却深水无波。

漫长的孤独和坚守一锤一锤敲打他们的耐心,考验他们的定力。

和平的棉被要一层层厚厚地絮,一针针密密地缝,哪里棉薄、针稀,哪里透风。责任机器的健康运转需要日夜不歇的守护和保养,一个小机件的失灵会导致惊天大祸。与其说长城的坚固在于高大雄壮,不如说在于每块砖的优秀质地和苦苦坚守。

对和平而言,孤独和坚守就是拆弹手。我们的边防战士以消耗自己的青春来对抗漫长的时间,就是要融化矛盾、拆解危险。因为,在敏感的边界,矛盾就是伺机发射的隐形子弹。

丹东边检站的国门卫士换了一茬又一茬,火热的初心没有变,工作配合零距离没有变,工作粗心零容忍没有变。他们的亲情“论双年”,两年休一次探亲假。他们的休息日“论段”,不忙的时段才能歇歇。他们的工作论秒,秒秒都要聚精会神。

无论寒暑,不分昼夜,边检战士的眼睛都要睁大瞪圆,盯在任何空中、桥路的不明之物,盯在护照上,盯在过往车辆上,盯在携带的包裹上,盯在异样的表情上;边检战士的手像钳子,能在瞬间钳紧违禁的人和物;边检战士的腿安了“马达”,爆发力快,还是长跑选手,能将逃跑的嫌疑人捉拿归案。验护照、检查车辆、口岸监护、大桥警卫、巡逻……昨天的工作跟今天一样,今天的工作跟明天一样,未来的工作跟过去一样,一代代边防卫士正是用自己的孤寂和单调,换来祖国的安宁。

201627日,大年三十,凌晨6点钟,城市刚刚睁开惺忪的睡眼,霞光初射,1993年出生的刘贤宇和1997年出生的战友宋起官神情庄严,昂首挺胸,向冉冉升起的五星红旗敬礼。

刘贤宇神采奕奕地说:“每次升国旗,我都觉得非常神圣,内心充满骄傲和自豪感。”

这是刘贤宇在中朝友谊大桥哨位上值守的第四个春节。即使是寒冬腊月,冻得帽子、眉毛都上了霜,也要军容军貌严整、神情专注,连续站岗4个多小时。

我们印象中的独生子“九零后”,眼前常浮现有父母温暖的呵护,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个性张扬,尽情享乐。在这儿,他们已是敢于担当、乐于奉献、敬业守责、独当一面的好汉!

提起四年没回家,“铁汉”刘贤宇格外柔情,春节前为家人寄了丹东的土特产,还寄去他在部队训练的“迷彩照”。退伍的日子越来越近,刘贤宇格外珍惜最后一次为祖国守岁。出岗前,他在镜前仔细整理了军容军貌,正帽遮,扯平衣褶皱,将腰带卡调至中央……

夜幕四合,鞭炮声声,城市上空不时升起多彩的焰火。万家团圆时,刘贤宇和他的战友迎着凛冽的寒风,军姿英武地站在鸭绿江大桥,为伟大的祖国守岁。

在漫长的鸭绿江沿岸,为共和国守岁的边防战士数不胜数。他们普通得像江边的堤坝和沿岸的树木,不管你在不在意,它们照样坚守岗位、移季换景。

1995年大年除夕,没膝深的厚雪称霸世界,将所有熟悉的景物重新整容。分不出田野与沙滩,分不出硬地与湿地,分不出沟渠与公路。

隔窗凝视,夕阳就要从西边大柳树梢上滚落下来。时任东江边防派出所指导员的孙吉平决定,要和派出所的战友们一起过年,现在就走。

妻子王桂荣正在为丈夫赶织毛衣,再在领口收上百八十针就织好了。她挽留丈夫在家过个团圆年。5岁儿子的小手扯着爸爸的衣角哭,不让他走。孙吉平哄好儿子,对妻子说:“说好了跟战友们一起过年,我不去他们该有多失望?我想家,他们也想家,我必须跟他们在一起。”

妻子王桂荣有些后悔,如果知道丈夫不在家过除夕,自己会炒两个菜、烫一壶热酒呀!都怪自己手慢,时间都用在赶织毛衣上了!

那年冬天真冷,大雪没膝,呼号的寒风疯狂地在江面上打滚,把雪末子扬起老高老高。王桂荣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一定要赶在大年三十前让丈夫穿上毛衣。她特意买了红毛线,喜庆,红火。

给丈夫穿上毛衣,王桂荣歉意又不舍地告诉丈夫,明天晚上,她一定犒劳犒劳丈夫,炒四个菜。

孙吉平家住宽甸县城郊区的刘家乡,去东江边防派出所可走山路,也可坐船。坐船近200里到振江,再从振江换船坐七八十里到东江派出所。数九寒冬,惯常的两条都走不能了。

山路有一串子手拉手的左右S”和上下“S”,早就“万径人踪灭”。封江后,船成了冻在码头上的一堆“静物”。

孙吉平只有一个念头,千难万难,也必须赶过去,和战友们一道为祖国守岁。

孙吉平跳上一辆突突突冒黑烟的小四轮拖拉机直扑封冻的鸭绿江,顺中国一侧江面而行。

鸭绿江身着白袍,平行河岸的两道颜色略深的“长围巾”格外显眼,那是往来的车辙。

大年初一早上,派出所的大黄狗拼命朝江面叫,疯了般扯着嗓子大声吼叫。战士烦了咣地踢它一脚:“没有任何动静,你瞎叫什么?”被踢的大黄狗根本不理,照旧狂叫不止。战士向狗叫的方向观察一下,更火了,江面上没人没猫没狗,连个耗子家雀都没有,大过年的你叫什么?当战士的踢踹仍无济于事,身边的战友若有所思地说:“哎?教导员该回来了吧?”

战友们踏着齐膝深的大雪走到江心,厚雪中的一个大冰洞惊骇了所有人!一种不祥的预感迅速浓缩,战友们谁都不说话,火急火燎地找来家什拼命砸,扩大冰窟窿后傻眼了:在不远的地方,教导员孙吉平的头紧紧顶住厚冰,红色的毛衣像团燃烧的火……

捞出孙吉平,战友们一头扑上去,哭成一团……

时间一片一片落下,有的迅即朽腐消失,有的悄然转世留存。在我们不经意的流逝和变异中,美好往往以不可预料的神奇赫然出现——

当年失去丈夫痛不欲生的王桂荣,2016年荣获辽宁省公安厅评选的“好母亲”荣誉称号。当年扯着父亲衣襟不撒手的5岁男孩儿孙乾野,已是一条健壮英武的男子汉,他毅然放弃上大学的机会,服役在丹东边防支队商旅边防派出所,像父亲一样守卫国门!

责任编辑/周武峰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