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7月号 >> 阅读文章

走读运河---【赵乐强】

2017-07-31 10:43:4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676

一条大河波浪宽

——“走读运河”前夕专访赵乐强先生

浙江新闻客户端记者 金龙江

再过几天,赵乐强先生将和他的朋友们一起,从北京通州出发,踏上“走读运河”之路。他们计划用两三个月的时间,沿着京杭大运河南下,并考察沿途的民俗风情、人文掌故。赵乐强先生为乐清市第十四届、第十五届人大常委会主任,长期以来被称之为乐清文化界的老朋友。在他出行前夕,乐清日报全媒体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记者:赵主任,您自身在诗词文学上有较高的造诣,并一直关注和致力推动乐清的文化进步。请问您这次“走读运河”,是文化的抑或是旅游的乃至是纯驴友类的活动?

赵乐强:都有点搭界吧。既有文化的也有旅游的,但更多的应是一种情愫的释放,走的是一番心境。京杭大运河比巴拿马运河和苏伊士运河都早很久,长很多,又经历了千百年的历史塑造,有着太多的故事和丰厚的沉积。争取走一趟大运河,神往已久,谋划也久,这将成为自己生命中的一段重要经历。

记者:可以想像得到,您的这趟“走读运河”将会是放松放下的自由自在之旅,充满诗情和画意之旅。佛家有“行脚”一说,儒家则提倡“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所以我说您这也将是一趟炼身修心之旅。

赵乐强:是呀,“譬如行脚僧,晨起打包轻”。北方现在寒意尚重,我们将走过整个春天,到南方时应已是穿短袖的季节了。但愿一路下来,减去的不仅仅是身上的衣物。

记者:由此我也想起了这些年您提出的“由富而贵,以文化之”以及“为生命的厚度而读书”等等理念,它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当下人们的生活目标比较模糊,无聊和焦虑成了一种普遍的社会现象,您是怎么看的?

赵乐强:这是工业化社会过程中注定会出现的问题。从农业时代到前工业化时代再到后工业化时代,就人的精神变化尤其是价值观的变化将是迭宕起伏的。依我看,它要经历三个阶段,每一个阶段都有每一个阶段的明显不同。第一阶段是前工业化时代,因物质的匮乏,它的核心价值是追求物质财富。古人讲福禄寿禧,其实背后还有一个字:财。福禄寿禧得有财的支撑。钱是一般等价物,有钱就有一切,没钱就没有一切。这你就可以理解这三十来年人们为什么会像疯了一般的去赚钱的历史合理性了。第二个阶段是随着工业化时代的来临,人们变得有钱了,社会变得富裕了。有钱了,钱多了,就不稀罕了。那么什么东西变得稀罕了呢?这慢慢的就成了一个新的问题,我们目前就碰上了。几年前我写过一首小诗:“金钱已经不缺,满足的感觉在哪里?衣着光鲜,平和的脸色在哪里?学富五车,丢失的常识在哪里?”

记者:我读过您的诗词集《家山杨梅红了》。您是擅长格律诗的,但这首新诗也很有味道,很深刻,是对当下人的精神状态的真实画像。人们有无限的追求,却又不知道在追求什么。

赵乐强:呵呵,我这是英国现代诗人TS艾略特1934年所问”的2010乐清仿照版。

现在我们中间和周围有许多不好的现象。似乎也并不是“衣食足而知荣辱,仓廪实而识礼仪”,反倒是“饱暖思淫欲”的不少。富而骄,富而庸,富而奢,富而贱,而不是富而贵。近些年已有不少人开始寻求超越物质的享受,寻求超越单纯物质追求的生活方式,想摘星星,想上月亮。这些是在提示我们,提示逐渐富裕起来的人们,提示即将迎来后工业化时代的中国人,现在是寻求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寻求一种新时尚、新的价值观的时候了。

记者:太有感染力了。

赵乐强:是的,价值观转换,寻找新生活,是未来我们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重大问题,就像当年我们因贫困而拼命工作努力赚钱一样。

记者:那您讲的第三阶段呢?

赵乐强:其基本倾向是从注重生活的物质性向寻求生活的精神性转换,从希图拥有更多的物质财富向享有健康快乐的生活方式转换,从与他人竞比和炫耀钱财向注重自身的生活格调和生命体验的转换。总之是进入由奢回俭、返朴归真的阶段。如果按佛家的话说,就是“放下”,我已经意识到,“放下”是不远的将来,是我们这一两代人、两三代人生活的主题。

记者:您这一点拨,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忽然出现在中国大地上的健身热、马拉松、健走毅行、登山远足背后的原因。

赵乐强:现在这一切方兴未艾。人们越来越看重朴素健康的生活,越来越关心自己内心的感受。我们也已经看到越来越多的人,尤其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生活态度、生活方式上的变化。他们迈出城市蜗居,远离喧嚣,走向大自然,感受自我,这俨然已成新的生活风尚,成为一种普遍的趋势。

记者:我也很喜欢爬山,但我更多地把它看成是运动而已。听了您这一席话却有了新的认识。从个人的爱好中也可见出社会生活观、价值观正在发生着的深刻变化。人们是用各种最简单也是最原始最本能的方法放下自己,放下纷扰,放下焦虑,去寻找自我,倾听自我,寻找本真,体验生命的意义。

赵乐强:是啊,所谓“耳听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乃造物主之无穷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记者:大运河是千百年前祖先们留给华夏大地、留给我们的珍贵遗产,是滋养我们民族生生不息的一条大血脉。以您的阅历经历和良好的文学素养,此番走下来一定收获多多。同时也可以预见得到,您们此行的影响会很广也会长远,希望能与我们及时分享您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感。

赵乐强:希望分享的不仅仅是我们的行踪或者沿途的风物。前不久我在正泰集团杭州公司看到他们的企业理念,其中之一是“价值分享”,这很了不起。如果我们这里讲分享,最好也能是“价值分享”或分享价值。

过去我们批评金钱至上,时下对享受至上又忧心忡忡,这都没错。但我们更应该明白,其实这些社会现象都出现在它特定的历史阶段,历史往前走了那个现象也就消除了,换成一种新的状态了。从三十几年前到今天,我们已经历一个半阶段了,也有风雨也有晴。而今当第三阶段浪潮的前锋已经涌起时,我们有心推波助澜,如果能有点影响,这趟走得就大有价值了。

一、阳春召我以烟景

31日,农历二月初四,晴,通州。

去燃灯塔已九点多了,衣服穿少了点,才进到院子里就跑出来,到车上添衣了。白玛师父念了经,他是从西藏来的年轻活佛,去年秋天刚从玉树徒步到拉萨,这次将陪我走完全程,他是很稳定的力量。有一老妪围着塔在磕长头。阳光下塔身挺拔,很庄严。由于风大,塔上挂的几千枚风铎鸣响,让人激动。

这塔已有1300多年了,有很多的故事。古人云“一枝塔影认通州”,试想一下黄昏的时候甚或三更半夜,漕运船工们也精疲力竭了,看到这塔,当会有如见亲人般的亲切。当年英法联军攻打通县,燃灯塔的风铎被打下了不少。今天我们车来也好徒步也罢,兴奋也好沉默也罢,塔还是这塔,只是风铎却因风大多了几分的响,这如果把它当成是特别鸣给我们听的,你就会感觉这塔懂我们,是通人性的。

老妪这么天寒地冻地磕长头,是为了她的信念,我来则是为了触摸历史,在它面前个人是何等微不足道,一千多年了,它见过多少人多少事啊!我又想起了憨山大师的“乾坤马一毛”之说,宇宙比如马,乾坤仅是马身上的一根毛,宇宙广茫,乾坤也不过尔尔。这不能作悲观解,其实人也是“马一毛”,与天地同大,这不是说人的体重,而是说人的心,我人做好这天下就好,我人做坏这天下就坏。又想到了这“心”字,这字是天造的,头一点脚一点,弯弯的心中也一点,里面装一点这是心灵,光芒四射。如果这三点都装在里面,这心的形状都变样了。

在街边一家叫“第一羯”的店里吃了一锅的羊羯子和一盘杂面。尔后去了一家叫“大运河翰林博物馆”的地方,民俗的东西较多,高仿的不少。

下午三点多去张家湾,古时的大码头之地。但剩下来能让我们看的仅有一条萧太后桥和一段城墙,桥面车辙痕深,石狮子有少胳膊缺腿的,有一只还是没头的。城墙下几个老人在聊天晒太阳,告诉我们说,过去这河里什么都有,现在这河里什么都没有。

“张家湾是个写在历史上的地方。”一位胖胖的老人这样说。他说这里有过三场影响中国历史的战争。徐达在这里打败元兵,攻进北京城,从此元朝没了,明朝建立。后来蒙古不服气,土木特部落一路杀来,守将把船给收了,他们没能杀过河来。1860年,这场大战,英法联军从这里与清军大战,僧林沁格指挥的,开始是骑兵打的,打得很好,后来人困马也乏,僧林沁格要把步兵调上来。细节出问题了,骑兵与步兵碰一起堵道了,一片混乱,洋毛子武器又比清军不知道好几个档次,张家湾就给拿下了。一直打到北京八里桥,八里桥清军输得更惨,以后的事大家都知道了。

夕阳西下时,我们去了曹雪芹的雕像园。风很大很冷。雕像不错,雕座上有一首诗,没署名,大概是在大文豪前不敢落款。“草草殓君土一丘,青山无地埋曹侯。谁将八尺干净土,来葬千秋万古愁。”

房宁教授早上从朝阳门出发,五点半到曹雪芹雕像处与我们会合了。晚上献华昌旺从北京过来给我们饯行,我可是滴酒不沾。

二、每步向前都是春

32日,农历二月初五,晴,河西务镇。

一早,建克、廖毅和正泰集团几位朋友来通州漕运码头为我们送行,依依惜别,互道珍重。建克说此去杭州近1800公里,将走过整个春天。我也这样想,由北而南,还真是每步都是朝春天走去。我吟了一首诗给建克,以表达此时的心情:“总愿太阳日日新,太阳底下欲行人。钱塘此去三千里,每步向前都是春。”

每步向前都是春,真赚大发了,人生算你一百年,也就一百个春天。春天是气候季节,自然界的,人人可享之受之。但也是心情心境,这跟人的体验就有关了。我喜欢讲人生厚度这个词,有的人生厚,有的人生薄,人与人之间有差异。其实这个人生厚度是由经历和体验构成的,所以一个人的经历重要,体验也很重要。

9点多,我们正式启程,开头四五公里都还是通州运河公园的道,到一个叫武窑的地方时,沿河下去被一条小河沟拦住了,倒转回来沿103公路走,小车大车滚滚,我们的配速达930,立平、金子过一会儿得小跑一段才赶上。后来发现这一段我们走错了,河对岸就有绿道啊。白玛师傅双手合十,口中念叨:阿弥陀佛,过了就好,过了好了。

中午1点半到县镇,在公路边一家叫“南米北面”的小店吃中饭。邻村西集镇沙古堆村的支书孔庆江,孔门七十三世孙,是我朋友的朋友,过来接我们去他的村里做客。沙古堆就在运河边上,是个樱桃村,全村已有3000亩了,孔书记带我们去了他家,送了一册沙古堆村史的初稿给我。还去了一个樱桃大棚,花开得很茂盛。隔壁的儒林村是刘绍棠的故乡,刘先生的书我读过,庄一句谐一句,正一句反一句幽默一句。几十年前房宁教授与他有过交往,他给我说了一个故事。刘1957年被打成右派,后来平反,1979年又被点名批评为左派,再后来中风了,刘说自己右过左过但没中过,等来一个中字居然是中风的中。老人达观可见一斑。在他的墓前,我恭恭敬敬的向这位文学老前辈鞠了三个躬。

下午是沿着运河绿道走,冬阳和煦,风也徐徐,运河水面上波光粼粼,华北平原又是一马平川,很是开阔,心情大好。

教授有微信计步,说已是33公里,到武清区河西务镇了。这时感觉还真有点累了,走最后一公里眼睛似乎都有点花了,坐上车歪头就睡着了。

五十六、记住了嘉兴“三塔”

425日,农历三月廿九,晴,桐乡。

昨晚住在南湖上,金彪兄弟安排得很周到。

嘉兴南湖是个名胜的地方,古人说它“轻烟拂渚,微风欲来”,湖心岛上有座烟雨楼,使人想起“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楼台烟雨中”的诗。岛上有两块乾隆御碑,据说他六次下江南,八次上烟雨楼,写了几十首诗。这一路上看了不少的御碑,乾隆的最多,康熙其次。

这次没有去看红船,但董老董必武的诗记得很清楚:“革命声传画舫中,诞生共党庆工农。重来正值清明节,烟雨迷蒙访旧踪。”他是在这条船上开过会、唱过国际歌的人,这旧踪则是布满历史烟雨的旧踪了。

今日有太阳但不大,九点多离开饭店经紫阳桥到范蠡公园,一路往西,运河微波轻漾,却见河边有“三塔”并峙,黑黝黝的,均为九层。每塔前都立有一根石柱,千百年也匆匆,不知多少纤绳在这石柱上勒过,以致绳痕很深,历史感也很深。风吹过,似那赤裸上身、青筋暴露的纤夫在走动。见白玛师父双手合十念着经文在绕塔走着,我读到了古意,感受到了禅意,也有了几许寒意。在我们之前的都过去了,下一刻我们的此刻也就过去了,“瞻望清路尘,归来空寂灭”,我没拜塔,却对着这几根老石柱作了几个揖。

我掏出手机,这会儿不是拍照,而是翻出早上白玛师父发在圈子里的一首诗:

无论什么时候

当烦恼袭来时

当我们的心不快乐

马上就要生气时

一定要学会

对自己说一声

我不是为了生气才活着的

命运的深层次意义

就是要学会放弃和等待

放弃一切喧嚣浮华

等待灵魂慢慢的安静

当我们慢慢

找回自己的本初

就会发现

眼下一切的不快

根本算不了什么

看着这石柱,这诗读得更有味。白玛他是活佛,也是一位才华横溢的诗人,《遇上你是我的缘》这歌词就是他写的。所以有人说我这次运河行的组合恐怕是独一无二的,既有白玛师父又有房宁教授,一位高僧大德一位大牌学者。这日里风里沙里汗里三千里,也是诗里画里史里思里三千里,白玛师父是稳定的力量,每步陪伴,步步春风。教授也不能缺,常点拨一二,开我茅塞。

叶文杰过去说自己走路还可以,带学生上城北灵山一个来回不大费力什么的我都不大相信,这几天发现果然不错,与白玛师父还较了一回脚力,最后说真心佩服。我笑他是帕萨特1.8T,人家是奔驰600,不可比的。

吴志安和他的夫人叶乐燕,从镇江至今未落下一步,他们在快乐也就在,绿树碧草红霓裳,一路喜庆,一路美好。想起了白居易的江南忆:“吴酒一杯春竹叶,吴娃双舞醉芙蓉。”

今日其他诸事另记如下:

1)三点多钟我们到了桐乡,天阴沉沉的慢慢下起了雨。去理了发,明天就入杭城了,人逢喜事精神爽,不能邋遢相。

2)金顺灿、郑秀海昨晚归队了,明天一起入杭城。周健饭点到;晚九点多,孔庆元、陈绍鲁、周越女、王玉珏到;还有叶鹏程也从北京过来。入城的人马增加。

3)建克已与有关方面谈妥,明天由桐乡海事局派船接送我们去拱宸桥。

五十七、不胜今宵一场醉

426日,农历四月初一,阴,杭州。

早上天有点凉飕飕的、欲雨未雨。虽已时近初夏,却尚留有几分江南的春消息。

我们先是坐车到塘栖,这是座古镇,大运河穿镇而过。古来塘栖就是杭州市的水上门户,由此走水路入杭城,还真是一件美妙的事情。走读运河已是一个故事,故事得有结尾,选择了这天气这地方,便使这结尾多了几分诗意的美。

未入古镇先见古桥,古运河上横跨着一条七孔的石拱桥,旧石板旧栏杆被昨夜的雨冲洗得很干净。抬眼望去天空灰蒙蒙白糊糊的,桥上的人一个个都很清爽很洒脱,天街似的,“走读运河”的小旗帜,像一抹红云飘过,十分的亮丽。

我看了一会桥头的石碑,这叫广济桥,明代弘治年间建造的,距今已500多年。那时两岸相隔,一个宁波的商人叫陈清时,为此而游走天下,多方筹资,桥成之后人们念其恩德,把他称之为“广济长桥之父”,立碑纪念。其实,一个500多年,这期间也不知其有多少废与兴,人事一代代,禾苗一茬茬,但美德总是长留,桥愈见其老,德愈见其贵,致使这地也添了无数的厚。

虽然塘栖的形成也是借了京杭大运河的光,光绪《唐栖志》中就有这样的记载:“唐栖风帆梭织,其自杭而往者,水陆辐辏,商家鳞集,临河两岸,市肆萃焉。”虽是古老的商业之地,但直到今天看到店铺里的东西还都是自家的多,没有那种买卖的嘈杂。河边有很长的长廊,长廊里有长溜的美人靠,此地有俗语称:“跑过三关六码头,不及塘栖廊檐头。”一个老是为他人着想,为外人提供方便的人或地方,有着他的敦厚的本性在里头,我对这些人及至地方总是高看一眼。

近中午时陈建克过来了,余立平和乐永、立安他们都来了。亚亚远远地奔过来,与我久久地拥抱,一米八八的个子比我还高出一头,说“阿伯,您比我想象的要白一些,我看照片你很黑很黑的”,转过身要过小旗帜,高高地举着,一幅姚明入奥运会主会场的架势。

我们从海事局的码头上船,一河青光,船来船往,水运也繁忙,千吨左右的大船居多。房宁教授说古之漕运,也说今之航运,他说水能载得动金山银山,它可以为铁路公路分担重负。

当然我们讲的最多的还是运河的旅游,这是将来的长线,人们会慢慢地朝这运河的边上走去,它表达的是历史,是文化,是情怀,当然也是风是景,是旅游是健身。

去年此时我来过拱宸桥,今天再来却非旧时感觉。这一路上我们很多次念叨过它的名字,念多了想多了就成了心中的一份牵挂、一份寄托。踏上这码头,便感觉这些都放下了,生出了无限的轻松,却也奇怪,与这轻松顿生的同时,感觉心也澄明了,这桥、这桥下的水、这桥上的人都明亮了起来。

建克兄和高度老弟为我们在拱宸桥边的“舒羽”咖啡馆举行了一场茶叙。这“舒羽”也叫“运河读书室”,是高度办的,在这里舒展羽毛,是件很诗意雅致的事。我、教授和白玛师父都讲了一些话,无限感慨,深情表白。

今晚宝鑫的杭州公司灯火辉煌,绍旺老总在这里为我们接风。小院内樱桃熟了,甜中带酸,挂在枝头的青红相间。房宁教授开玩笑说:“你出了本《家山杨梅红了》,我要出本《院里的樱桃熟了》。北方多樱桃,我们第一天出通州到沙古堆村看的就是樱桃园呀!”想来真快,那时园里的樱桃正开花,现在应早已在北京城的商场里了。我对教授说:“沈从文说这个春天去看了一个人,我们这个春天去看了条运河,也看了这樱桃。”

晚宴四席,自是杯盏觥筹,“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这酒喝得开心,面对好哥们,这杯便频频举起,几乎未曾放下。

五十八、千秋以上接精神

427日,农历四月初二,晴,杭州。

我们住的叫江河汇饭店,出门横过马路往左一拐,就是京杭大运河流入钱塘江的口。江口平静,阳光照在水面上懒洋洋的,钓鱼的人把钓竿密密地搁在绿色的护栏上,微风吹过便有轻轻地摆动。这位钓鱼的是个快乐的主,戴着耳机听着歌,脚边摆着一叠啤酒,他不像我是纯来看风景的,他这钓竿一甩便与这江这河,与这江河汇合的地方有了某种联系。我想到了由闸口驶来的船,江水河水于它都是水,而船上的老大他的眼光总是盯着下一个码头。

下午因为有一个与媒体的见面会,我也无心在这里作更多的逗留,但这河口却给我多了一个思考,运河到了钱塘江到底是结束了或是新的开始了?正如有人喜欢波澜壮阔,有人喜欢波澜不惊,运河如有思维,可能也会面临新的选择。

我是二月二十七日从家里出发的,到今天正好两个月。出来时曾说过但愿减去的不仅仅是身上的衣物,看来还真的不仅仅是衣物,秤上一站,哈哈,少了十几斤,这十几斤可全是肉呀!我也说过争取走它个三千里,这超了,一千六百多公里,三千二百里了。而且影响了不少人,一路上尤其是进入山东境内以后,接到不少认识的或不认识的人的电话,都说到自己在剪报,要把我的日记收集成册,更多的则是刷屏,这点我很欣慰。走路是我们自己个人的事,自由自在,随心所欲,但这事成了大家关心的事,能给人们以兴奋,总是件高兴的好事。

有人问我,现在让你再走一趟你会走吗?我说这事不能固执了,走或不走,由心而生。

也有人说一天走个三五十公里不成问题,问题是每天都要走三五十公里太难了,这也是真的。我最多的一天才走四十七公里,本是想最后几天来个冲剌,反正都快到了,也不怕走坏了半途而废,可是没想到江南的运河没有那么好那么长的路让我们走个痛快。

我的一位从没有写过文章的朋友问我,这些文章都是你自己写的?我说是呀,却也无语,但我不敷衍他,我很耐心的跟他说,这一路上脚在走脑子在动,而且脚走不动了脑子还得动。所以我这些文章一半是脑子写的一半是脚写的,他给我说的大概有点晕乎乎的。

这些天听到最多的问候是“辛苦了”,其实,“辛”是心里生的,属精神层面,这辛才叫苦,没这个辛字,这苦仅仅是累一些而已,熬熬就过去了,一个“熬”字里会找到生命的归宿的,没有过煎没有过熬的人生终究不成熟。我很庆幸自己有此一行,走的是路,读的却是丰富了。不仅是身轻了,似乎心也轻了。

我以前说过朋友是书,书架上会因有本好书而使书斋添色。今天我还要说朋友也是用来读的,好的书百读不厌,可读一生。好朋友也是用来感动的,这种感动往往令你只有把他提高到生命的真实意义上才会明白。

这日记应是此番行走的最后一篇了。运河悠悠,天长地久。

责任编辑/廖全国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