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7月号 >> 阅读文章

民族英雄陈连升---【田开林 田方】

2017-07-31 10:46:0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703

 田开林 田方

 

民族英雄陈连升,是鸦片战争中我国牺牲的第一位将军,也是第一位殉国的少数民族将领。要了解陈连升将军的民族气节,必须大体知道鸦片战争的来龙去脉,并粗略了解他生长的乡土。

发生在18406月至18428月的鸦片战争(亦称第一次鸦片战争),交战双方是英国和中国。

作为侵略者的英国,早在17世纪就率先完成了产业革命,成为经济繁荣的富国。在政治上,它实行君主立宪、议会制,代表大资产阶级利益,积极推行向外扩张的方针。它利用发达的金融业作为殖民他国的手段,又利用先进的制造业加强了军工。它实施海洋战略取得了海权优势。它用武力支撑外交和商贸,以达到行使霸权的目的。19世纪中叶,正是它扩大了殖民地的鼎盛时期。

作为反抗侵略者的中国,当时已是清朝的后期,经济上处于农业和手工业的时代,生产力十分落后。政治上是封建专制,加上朝廷腐败至极,民族矛盾、贫富矛盾相当突出,农民起义不断。军事上还处于半冷兵器时代,加上武备废弛,庞大的军队却无战斗力可言。当时中国人口是英国的15倍,陆地国土是英国40倍,无能的朝廷却采取了屈辱于外侵的下策。

英国强盛以后,先在欧美闹腾一阵子,并用武力征服了几个小国,接着就伸手东方,用商船加炮舰的手段,于17世纪将印度变成自己的半殖民地,并建立东印度公司。这个公司是半官方性质而且拥有商贸特权,被人称为“世界上最大的毒贩子”。它不仅是使印度被殖民化的据点,也是向中国扩张的重要起点。

18世纪到19世纪初的英中贸易,先是棉花、布匹、丝绸、茶叶、药材之类。这种商品交换,英方没有占到多大便宜。比如洋布和中国的棉纱土布、西方饮料和中国茶叶,中国产品还占了上风,甚至让东印度公司对华贸易出现了逆差。于是,代表大资本家利益的政客,便向公司提出了“鸦片战略”,使出了谋财害命的绝招:向中国贩卖鸦片。这所谓文明之国的自己人并不吸食鸦片,但他们给鸦片贴上普通商品的标签,强行向中国销售。据史料记载,东印度公司加工生产的大量鸦片,通过各种非法手段输送到中国的东南沿海,并延伸销售内地。仅1838年这一年,就达35445箱,按单箱120斤计算,就是425万多斤。到了1839年,数量还在增长。此间,东印度公司的总收入中,鸦片收入占七分之一,纯收入所占比重更大,可见鸦片生意之旺、暴利之多。英国将鸦片倾泻于中国,不仅让中国的白银大量外流,吸食鸦片的国人大量耗财,而且使有的中国人成了“鸦片鬼”。鸦片之毒浸入了市民,浸入了官场,甚至浸入了军营。危害之大,正如林则徐在任湖广总督时就有的奏言:“若犹泄泄视之,是使数十年后,中原几无可以御敌之兵,且无可以充饷之银。”凡正义者都会发出呼声:我不毁鸦片,鸦片必然毁我。本来,早在雍正时便有禁烟令的,但多是纸上谈兵,没有过硬措施,没有真禁。再后来朝廷中又出现了所谓“驰禁派”,主张只打击和约束吸烟者,而不去堵塞烟土的源头,让其自动消减。18396月,受命禁烟的钦差大臣林则徐,来了个“虎门销烟”,一次销毁缴获内外商人的鸦片237万多斤,向世界宣示了中国禁烟的决心,被国内外有识之士称为“正义之举”。因为销烟使英商受到了一点损失,而代表英商利益的英政府更是觉得有损帝国颜面,干脆撕掉“自由贸易”的面纱,不断以武力在我东南沿海挑起事端。18399月至11月,英军先后对我九龙通向虎门的海防线发起进攻,但八次战斗都是以英军的败退而告终,这就更加触动了英王的霸权神经。

1840年元月,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在国会发表演说,公然提出要发动对华战争。4月英国会通过决议,声称要组织20“东方远征军”对付中国。尽管当时在华英军不过万人,后续部队还在途中,但于6月便宣布封锁珠江口,正式对华宣战。开战后的第一仗,是英军以舰船攻击我沙角大角炮台,在我方奋力阻击下又被打了回去。

英方见9次战斗均未得手,觉得突破虎门、直取广州的计划难以实现。于是转变策略,迅速沿海北上,直取天津大沽,威逼京师,用“炮舰外交”手段,终于使道光亮出了罢战求和的姿态。英方又以严惩“强暴官员”为谈判条件,迫使道光罢免了林则徐、邓廷桢的官,派琦善接替了林则徐的职务。同时以外交手段对虎门一线的两位战将陈连升和关天培施以重压。琦善到广州后执行道光“减兵撤防”的指令,制造了严惩陈连升将军的风波,造成了严重削弱我战斗力的恶果。

18411月,英军在充分准备、海陆军配合作战,并用大于我军一倍的兵力,夺取了我沙角大角炮台,突破了虎门防线的最前哨,致使我陈连升将军父子及6位中高级军官殉国。

18412月,英军攻占我靖远威远炮台,致使我关天培将军殉国。

18412月至5月,英军占领我广州泥城和四方炮台,引起了三元里人民的英勇抗英斗争,一万多人包围了四方炮台的英军,但却被求和的奕山劝说,为英军解了围。

18419月英军攻击定海,于10月得手,致使我葛云飞将军殉国。

184110月,英军占领宁波。我大臣裕谦投水殉难。

18426月英军进攻吴淞口,占领上海,致使我陈化成将军殉国。

18427月,英军夺取镇江后,直接威逼南京,最终迫使清廷签订了割地赔款的《南京条约》。

《南京条约》(即《江宁条约》)最核心的内容是:割让香港岛,赔款2100万银元,五口通商,协定关税。这是让中国“割地赔款丧权辱国”的条约。

第一次鸦片战争是以中国的失败而告终。为什么一个三亿多人口的大国败在一个两千多万人口的小国手里?为什么几十万军队败在几万军队手里?为什么在本土作战的军队败在几万里远道而来的军队手里?现在一般的回答是:可以用“落后”两个字来概括。

当时中国政治制度落后,经济落后,科技落后,武器落后,战法落后……这种回答当然不错。但深入思考,恐怕最最主要的原因,是清廷高层已经腐败至极,只顾小集团苟且偷安,完全不代表人民意志,完全丧失了民族气节。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如果丧失了爱国之魂,那结果是不可想象的。好在,在这场战争中,还有林则徐、邓廷桢、关天培、陈连升、葛云飞、陈化成等一大批民族英雄涌现,还有三元里人民不畏强敌的抗英表现。他们的爱国精神被后人传承下来,便是中国未被完全殖民化的重要原因。

第一次鸦片战争的结果,导致中国进入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从此,帝国主义和中华民族的矛盾、封建主义和人民大众的矛盾,成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1842年至1911年的70年里,人民大众几经奋起,终于推翻了帝国主义所支持的封建王朝,结束了历史漫长的封建社会。从1840年至1945年的一百余年间,中国人民对外国的侵略势力,特别是对日本侵略者,一直进行着英勇顽强的斗争,并最终取得胜利。历史告诉我们:落后就要受欺辱,落后就要挨打。但这并不等于落后就该挨打,落后就不该反抗。倒是正义战胜邪恶,才是必然的规律。在当代的国际关系中,有曾侵犯我国未能得逞而又不死心的,也有军事力量比我们强得多的霸权主义者。我们还面临着海洋主权受到军事威胁的局面。因此,我们在奋起富民强国的同时,必须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增强全民的国家安全意识,防止霸权主义者对我们欺辱和侵犯。

关于鸦片战争的性质,近代和当代的史学家、史书自有公论。一个霸权主义的国家,远渡重洋,从欧洲跑到亚洲,用炮舰加毒品的手段侵犯中国,那是地地道道的侵略行为;中国忍无可忍,大义销烟,在人民的推动下奋起反抗,那是完完全全的反侵略战争。然而,有个别所谓新生代史学家的著述,却声称“在叙说大清挨打的同时”,要更多地给“施打者一个逻辑的圆满”。简单地把这场战争描述为开放与封闭的战争、文明者与愚昧者的战争,逻辑为侵略者有理甚至有功的战争。因此,对林则徐和主战派加以调侃,对三元里人民的抗英斗争加以讥讽,给战斗中殉国的英雄蒙上“愚昧”的阴影。这种观点,是用“优胜劣汰”观机械地解释人类的战争,用胜败解释人类战争的是与非,只能导致“社会达尔文主义”、导致侵略有理的结论。这种主张和观点,还远不如当时英国正义者的态度。据有关史料,英下院在讨论是否对华战争时,三天辩论的结果是:主战271票,主和262票。还有人作《鸦片罪过论》,坚信英国发动战争是非正义的,更坚信鸦片的无比罪恶。由此看来,我们在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同时,还必须批判曲线的“投降哲学”,在颂扬民族英雄的同时,还必须毫不留情地鞭打汉奸、卖国贼。唯有如此,才能明辨大是大非,唤起我中华之魂。

陈连升将军的事迹,是以崇高的民族气节,为鸦片战争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他出生于普通农家,土家族,青年时便崇尚“精忠报国”的思想。17岁即进讲武堂,而后参军,继而是把总、千总、守备、游击等军职,59岁任参将,继而副将。一生行武,直至63岁以身殉国。他被林则徐选调虎门前线后,销烟有功,屡战屡胜。鸦片战争的“前哨战”八战八胜,都在他的防区之内,其中他直接指挥的六战皆捷。所以老百姓称他为战神,英军则说他是不好惹的胡子将军。鸦片战争开始后,他又打赢了第一仗。在受到敌方和投降派的高压之下,他忍受了常人不可能忍受的精神折磨,最后在战斗中英勇殉国。而沙角大角之战,又是鸦片战争中唯一一次敌兵力多于我方的战斗。

陈连升将军的民族气节和爱国精神,正好代表了中华民族优秀儿女的气质,也代表了土家人的秉性。土家族是一个人口较多的少数民族,也是在文化上同汉民族融合较深的少数民族。土家族酷爱中华民族大家庭,具有维护民族大团结的优良传统。两千年之前的巴国便与楚同盟,反对外来侵略,巴国巴蔓子将军敢于用自己的头颅换国土。土家人对国内反动统治和外来侵略,一向具有血性的反抗精神。湖北恩施自治州,是土家、苗、侗等少数民族聚集之地,少数民族人口占总人口的50%以上。辛亥革命,有邓玉麟等多个将领参加起义。大革命和土地革命时期,这里是湘鄂西、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十万人跟着共产党闹革命,牺牲12000多人,其中著名烈士50多位,段德昌将军、王炳南、贺英等烈士的热血都洒在这块土地上。贺龙同志在这里领导武装斗争长达六年之久,直至领导红二方面军踏上长征之路。抗日战争时期,南京、武汉失守后,恩施是湖北临时省会,也是第六战区指挥中心,曾有过鄂西大捷的战斗。恩施人民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的牺牲。

今天的恩施自治州,同战争年代相比,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水、陆、空交通网已经形成,改变了区位劣势;经济快速发展使人民生活显著改变;神奇的山水和多彩的民族风情,加上祖国“后花园”的美誉,构成了著名的旅游胜地;硒元素等特色资源的深度开发、工业的兴起、新型城镇化的推进,将使这块老苏区变得更加富裕美丽。在400多万人民意气风发奔小康的今天,党委提出在繁荣民族文化中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要为历史上的英雄人物树碑立传,以弘扬中华民族的爱国精神。这便是我们撰写《民族英雄陈连升传奇》的缘由。

  战将有节誓不屈,

战马有节死不降

沙角、大角之战尚未结束时,英军登陆部队便有一下级军官报告,说自己带的小队以密集的火枪弹击倒了一个穿将军服的大官。作为海军军官出身的义律擅长特侦那一套,于是派了特别小组搜巡陈连升尸体。他们找到将军的尸体时,却发现有一匹战马守在尸体旁,它时而用嘴贴着那尸首的胸部,时而扬头发出轻声哀鸣……英兵首先拖曳穿将军服的尸体,这马竟奋起四蹄,大声嘶鸣起来,将一个英兵踢出一丈多远。最后,有一自称是当过皇家骑士的大兵,用猛力捋住缰绳,才最终将马掳去。

英方义律得知陈连升的尸首已被处理,黄骠马也被擒获,便要求英军在宣传沙角、大角大捷时,要突出宣传:凡与我大英帝国作对、像陈连升这样的蛮将,都没有好下场;凡是打白旗、投降我方的,都会得到优待,不仅人,马也一样。陈连升的黄骠马,投降了我们,我们就将用精料喂养,让它发挥作用。

英军既然宣传黄骠马是投降的马,开头一段,真也对马“客气”,让它乘军舰到了香港军营。海军司令伯麦指令:这是重要战利品,重要见证物,交皇家步兵驯服。

英军营房外的小院坝里,一群官兵围着黄骠马,在那里叽哩哇拉议论着。有的说这马确实不错,颜色华美,目光灵动,是个机灵之物。有的却说这马虽体格矫健,但不及我大英的纯血马那样高大。还有的说要承认这是一匹好马,这马养得好,说明中国人会养马。但又有人说中国人会养牛养羊,却不会吃牛吃羊。你看,琦善在天津送给我们的肥牛肥羊,我们吃起来味道多美呀,可他们自己不会吃。他们也会养马,可并不会驯马用马,你看这马不是投降了我们吗?接着,又有自以为能识马的一个军官说:这马是阿拉伯马,若不是阿拉伯种,就一定是蒙古的汗血马……他们装着懂马,可并不知道中国马的骨气。一军官指令一士兵用精料喂马,那士兵端着一筐豆芽菜、刚接近黄骠马时,马转身一踢,不仅踢翻了筐子,而且伤了这士兵的腰。弄得士兵直呼:太烈性,太烈性!

接下来的几日,黄骠马只喝水,不吃食。英兵一走近它,它就躲,就踢,这让负责管它的英兵无计可施。事情反映到团部,这步兵团团长,自称有多年的驯马经验,便亲临驯马场,对着黄骠马上下左右地目测一番后,说:有点烈性的马才算战马,这马驯养好了是可以当战马的,我自有办法。他试图去摸马头,可它却转头躲开,他抓把饲料送到它眼下,可它闻都不闻,把头摆到了一边。这团长见这一手无效,便使出自己的绝招,一个飞身,就扑到马的背上,成了前倾骑马式。谁知道黄骠马并不就范,只三个蹦跶,就将这团长抖落在地。这团长因大失颜面,震怒之下,竟用军刀抽砍了马肚,它只能大声鸣叫。

步兵团长亲自驯马失败,后又请来当过皇家骑兵的军官来对付,仍然无效。更为焦心的是,马已久不进食,渐显消瘦。团长向上级报告,驯马计划难以实现,若不果断措施,恐怕连马肉都得不到,不如杀了它,还可以让官兵吃顿马肉。但伯麦和义律的答复是:不能杀,杀了有失我大英绅士风度,还是继续养着。步兵团长接到这样的答复,十分不快,说:为驯马的事,已经让我们用去了多名官兵的精力,不值!于是下令,将黄骠马放到马栏外,不再管了,监视它的动向就是。

香港市民早已听说陈将军坐骑被掳后不屈的事,于是四处打听黄骠马的下落。当他们打听到马已被英军放于栏外,便用花生饼、豆荚皮、甜菜等多种配料,制成几种马料,手捧着相喂。马终于开始吃东西了,只是吃得不多。马吃食的消息传开,市民们商议,分班轮流上山喂马,饲料越来越精,鸡蛋、牛奶都用上了。市民们在喂马的过程中,也常受到英兵的干扰,几个人便站成一排,齐声喊道:英国人不讲文明,连马都不放过。并请来报馆记者照相,将英兵虐马的图片登在报上。这一招也算灵验,使得英兵的粗暴行为有所收敛。黄骠马能进食,就有希望活下来。可它精神状态并不好,眼神里满是忧郁、甚至沁出泪水,常站在山崖上眺望虎门方向,低声鸣叫着。后来又有兽医上山,仔细检查马的身体,结论是:马无病,只是忧伤过度。再后来,香港有民间组织向英军交涉,要将黄骠马牵回自养,可英方断然拒绝。虎门方面,亦是有民间组织向琦善请求,在谈判中应向英方提出交还战马的条件,琦善的回答是:不过六畜之一而已,岂能作为谈判条件?看来,马有节还能硬骨不降,人无节必屈膝折腰。黄骠马在英军的折磨下,虽有香港市民们千方百计地呵护,也只勉强维持了一年另四个月的生命,于18425月在极度忧伤中倒下,死时头朝虎门方向。

陈连升将军坐骑黄骠马不屈英军的事,在香港和虎门一带,几乎是老幼皆知,无人不晓。人们称陈将军为“节将”,称他的坐骑为“节马”,节将节马精神一直鼓舞着一代又一代的军民抗击外来侵略者的斗志。在1862年底和1863年春,驻守虎门的一位水师参将郑耀祥和游击赖建猷,为节马的忠贞所感动,请人精心制作了节马碑。这碑为肇庆端石,长1.13米,宽0.40米,碑上绘有节马图,那马形神兼备,栩栩欲飞,昂首提蹄,怒目疾视,表示出对侵略者的愤懑和藐视,这节马图为关仲山所绘。节马碑的碑文则是:节马者,都督陈连升之马也。庚子冬,沙角陷,公父子死之。马为逆夷获至香港,群夷饲之不食,近则蹄击。跨则堕摇,逆怒刀斫不从,放置香港山中,饲草亦不食,向沙滩北面悲鸣。饲必以手捧之,若置地,则昂首而去,以其地为夷有也。每华人围视,指为陈公马,即泪涔涔下;或呼能带归,亟摇尾随之,然逆终不肯放还,以致饥饿骨立,犹守节不变。道光壬寅四月,马卒于香港。

节马碑上的文字,还有七言诗,如:逆夷牵向香港中,悲嘶首北难朝东。抚摸叫跳跨摇堕,侧目疾驶仇雠同。贞操耻食夷人粟,只受吾华刍一束。忍饥忍痛骨如柴,山下采薇犹自辱。

这节马碑立于虎门寨关天培祠右侧围墙边。1939年日军侵占虎门,强暴地毁了节马碑,石碑被打断散落在瓦砾中。1954年秋,中国人民海军驻沙角部队派专人查找节马碑下落,终于在瓦砾中找到了节马碑的中段,接着又在一百姓家找到了碑的前段,在关岳庙桥下找到了后段。三段拼起来变成了完整的节马碑,藏于广州博物馆。而用黑色云石制作的长152厘米宽40厘米的节马碑,则是供展览用的复制品。在沙角炮台,在陈连升将军塑像旁,人民则为节马铸造了一尊威武、昂首欲飞的铜像。

节马的故事代代相传,永续不断。而人们心目中的节马精神,实际上紧连着“节将”的精神,对节马的敬仰也是对陈连升将军的敬仰,后来人有许多诗文是赞扬“节将”和“节马”的。文人刘炳元《节马与陈连升》一文中,有一段诗称:“马有马有,公忠马忠。公心唯国,马心唯公。公歼群丑,马助公斗。群丑伤公,马驮公走。马悲马悲,公死安悲。公死安归,马守公尸。贼牵马怒,贼饲马吐。贼骑马拒,贼弃马舞。公死马跨,马死马髁。死所死所,一公一马。”这诗虽非文雅之作,却如实描述了“节将”与“节马”同是铮铮铁骨,而又相依为命的关系。

1990年,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江泽民同志,在参观鸦片战争博物馆时,仔细阅读了节马碑碑文,盛赞节马了不起,有骨气。

     

英雄气节鉴千秋,

爱国忠魂育后人

陈连升父子大义殉国,距今已有170多年,但其民族气节和爱国精神,仍如丰碑一般留在后人的心间。

清代的爱国诗人张维屏(1780-1859)写过《三将军歌》,是吊念鸦片战争中三位殉国的将军,第一位便是沙角之战中英勇牺牲的陈连升将军。第二位是1842年在定海殉国的葛云飞将军,第三位是1842年在吴淞口殉国的陈化成将军。诗的全文是:三将军,一姓葛,两姓陈,捐躯报国皆忠臣。英夷犯粤寇气恶,将军奉檄守沙角。奋前击贼贼稍却,公奋无如兵力弱。凶徒蜂拥向公扑,短兵相接乱刀落。乱刀斫公肢体分,公体虽分神则完。公子救父死阵前,父子两世忠孝全。陈将军,有贤子;葛将军,有贤母。子随父死不顾身,母闻子死数点首。夷犯定海公守城,手轰巨炮烧夷兵。夷兵入城公步战,炮洞公胸刀劈面。一目劈去斗犹健,面血淋漓贼惊叹。夜深雨止残月明,见公一目犹怒瞪。尸如铁立僵不倒,负公尸归有徐保。陈将军,福建人。自少追随李忠毅,身经百战忘辛勤。英夷犯上海,公守西炮台。以炮击夷兵,夷兵多伤摧。公方血战至日旰,东炮台兵忽奔散。公势既孤贼愈悍,公口喷血身殉难。十日得尸色不变,千秋祀庙吴人建。我闻人言为此诗,言非一人同一辞。死夷事者不止此,阙所不知诗亦史。承平武备皆具文,勇怯真伪临阵分。天生忠勇超人群,将才孰谓今无人?呜呼!将才孰谓今无人,君不见二陈一葛三将军!

而今有个别学者,对当时文人所记录的“节将”和“节马”的文字,似有怀疑的眼光,尤其不相信节马的不屈品性。他们应该知道,这些文字,都是在作者实地考察、并广泛听取群众的意见后而写的。是“我闻人言为此诗,言非一人同一辞”。百多年来,虎门、广州一带的百姓,每逢各种节日,总要带着香纸和食品,前往节兵义坟园和“节将”“节马”处去祭奠亡灵,他们想的是要不忘国耻,不忘民族英雄。

《清史稿》虽属有明显皇族本位的史料,但其本纪也不得不记录“二十一年春正月己丑,英人寇广东虎门,副将陈连升及其子举鹏死之。”另在人物列传中,也不得不单独列传。在关天培等人的列传中,也要讲到陈连升。而我们的新版《辞海》中,则有“陈连升”和“沙角大角之战”两个单列的辞条,其内容都是记载了陈连升将军的事迹。如翻阅有关鸦片战争的史书,也没有能够回避陈连升这个人物的,只是褒贬各异。但正义者都认为:陈连升将军至今被史书传颂,更长期列为高考内容实不无道理(学者王鼎杰言)。

新中国成立以后,人民对民族英雄林则徐、关天培、陈连升等人的纪念活动,由过去的自发,变为有组织的自觉行动。广东省、东莞市及虎门镇的党委和政府,在保护战场旧址、修复英雄人物纪念标识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并于1957年建立了林则徐纪念馆、后几经加大建设,成为现在的鸦片战争博物馆。1997年,该馆成为全国百个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中央领导刘云山同志指出:鸦片战争博物馆、中英《南京条约》签约旧址、圆明园遗址、林则徐纪念馆、三元里人民抗英斗争纪念馆,这类以近代史实为主要内容的教育基地,记录着中华民族遭受外敌入侵的屈辱,也记载着中国人民追求自由、不畏强暴、维护民族尊严和国家主权英勇抗争的历史。

鸦片战争博物馆编写的《虎门魂》一书,是这样推荐该馆的:鸦片战争纪念馆既有鲜明教育性的文物,又有知名度极高的大型文物遗存。在这里,炮台列阵、台堡相连、巷道隐藏;在这里,可以感受中华民族御外辱、扬国威、塑雄风的浩然正气,领略虎门军民不屈不挠的高风亮节;在这里,也可以缅怀陈连升父子及其部属为国捐躯的光辉业绩,凭吊义兵坟的英灵;在这里,还可以追忆关老将军跃马横刀、奋勇杀敌的身影……

的确,鸦片战争博物馆内,有专门一厅展示陈连升将军的英勇事迹;在馆外,官涌山、沙角大角炮台、将军指挥所、频海台将军塑像、节马铜像、节马碑、节兵义坟等旧址和纪念物,都承载着陈连升将军的爱国精神。虎门镇有一纵贯南北、长达10公里的大道,名为连升路,人们走在这大道上,免不了会浮想联翩,肃然起敬。

湖北恩施自治州是陈连升将军的故乡,人民为有这样的爱国英雄而自豪。在陈连升将军殉国后,恩施人民自动捐款,在市区为陈将军建起了一丈多高的功德碑,但在抗日战争中被敌机炸毁。当今,在州博物馆,有陈将军事迹介绍,在市中心的硒都广场,有陈将军塑像。近些年,不少人专程赴虎门参观、访问,收集有关资料,为的是传承后人。

陈连升将军没有将后人留在鹤峰邬阳,甚至没有第三代人留在这世上。然而,他高尚的民族气节,却是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后来的邬阳人。邬阳人崇尚陈将军的爱国精神,尤其崇尚他不畏强暴、不怕牺牲的勇气。在民国时期,这里便兴起了对抗军阀、对抗土豪劣绅的神兵队伍。在共产党领导的大革命时期,特别是土地革命时期,赫赫有名的邬阳神兵被编入贺龙的部下后,又涌现了一批革命英雄,最有代表性的便是陈连振、陈宗瑜父子。父亲陈连振为第五路红军总指挥,儿子陈宗瑜为红四军第四团团长。他们为建立鹤峰县苏维埃政权立下了头功,后来在战斗中英勇牺牲,是湘鄂西苏区的著名烈士。当然,陈连振父子与陈连升父子,只是同乡同姓,而不是同一宗祠。但一种气节、一种精神的传承,事实上还高于血缘的传承。

鸦片战争已成为历史,历史翻过了一页又一页。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人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民族战争和解放战争,最终取得了胜利,建立了新中国,中国人民站起来了!

在天安门广场,有一座人民英雄纪念碑,那是中华民族的丰碑,它记录着我们中华民族的荣与辱!在毛泽东主席起草、周恩来总理题写的碑文中,最后一句是: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从那时起,为了反对内外敌人,争取民族独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历次斗争中牺牲的人民英雄们永垂不朽!

责任编辑/周武峰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