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8月号 >> 阅读文章

血战兴化城---【王凤祥】

2017-08-24 17:48:3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070

 王凤祥

公元19422,刘湘图率二十二师投降日寇,当了伪军,随日军侵占苏中水乡古城兴化。他们配合日本鬼子到处清乡扫荡,烧杀抢掠,拉夫抓丁,敲诈勒索,无恶不作。水乡人民无不切齿痛恨。抗日战争胜利前夕,伪师长刘湘图感到末日来临,赶紧向城内收缩兵力,强拉民夫,强拆民房,在城内、外构筑碉堡、地堡、暗堡,妄图凭借兴化城内外水网密布、城高墙厚的有利地势固守顽抗,企图投靠国民党反动派,与人民为敌到底。

我兴化军民在苏中军区的领导下,遵照党中央“争锋相对”的指导方针,为保卫抗战胜利果实。于1945828日前,集中七个团的兵力、万余名游击战士及民兵、民工万余人,把兴化城像铁桶般的围住,在多次劝降无效的情况下,828日零点对兴化城发起猛烈攻击,一场血战在激烈的进行着。

强渡官河登陆

担任攻打地西门的部队是钢铁十八旅。二团(江都团)三营担任前卫,七连担任突击登陆的任务。28日晚零点,连长张小保带领七连乘18条战船向官河突进,离西门敌滩头阵地百十多米时,敌人向战船开火,步枪、机枪、大炮齐发。子弹象飞蝗一样袭来。原来敌人在西门滩头50米处构筑强固工事,筑三个大碉堡几十个隐蔽式小碉堡,沿河边挖有两米深的战壕,伪军一个营的兵力把守着。发现河面冲来的快船就全面开火,七连在我方机枪的掩护下,用竹篙,双桨划水,条条小船顶着弹雨冒死前进,飞速向敌岸边逼进,闪闪的弹火映照着一艘艘不屈的战船。

七连二班参战的船是条稍大的船,参战船工叫纪光,勇敢地站在船尾摇橹桨,一面摇桨,一面鼓动:“同志们!向前划呀,不用怕啊!就是死了也是光荣的啊!”“砰”的一颗流弹飞来把他打倒,舵手倒了船停止前进,在河里光打转,光挨枪弹射击,怎么办呢?这时二班长纪来迅速跳上船尾,拿起橹桨向前划着,一颗子弹飞来又打中二班长,二班长倒下,一个不知名的战士跳上去握住被鲜血染红了的桨柄,继续向前划着,一颗子弹又把这个战士打倒了,这时连长张巧保急了,自己飞身跃上船尾死命的摇着被打断橹桨,船靠近滩头时,他拿着驳壳枪,带着未受伤战士第一个冲上滩头,向壕沟里的顽抗敌人猛扑过去,一颗颗手榴弹打过去,炸得壕沟里的敌人死的死,伤的伤,未打死的伪军逃进大碉堡里负隅顽抗,张巧保和十几名战士迅速占领敌滩头一号战壕,为扩大战果,准备向二号战壕冲去。

七连六班班长李保秋,这个平时少说话多做事的小伙子,腼腆得像个大姑娘,在船上指挥六班战士奋勇划桨冲锋,连续牺牲了几个划桨战士,最后他跳上划桨位置,子弹飞来把他的手打穿个洞,血流如注,他仍在死死地握住双桨拼命地划,划到岸边,他的手和血已粘在桨柄上拿不下来,后死命一拉,把手指也拉断了,他用毛巾包扎着,忍着剧痛跳上岸,指挥战士与敌人博斗。这时他被从碉堡内冲出来的十多名伪军围着,手伤打不起枪来,他用嘴咬开手榴弹盖,一声巨响和敌人同归于尽。

紧张、激烈、残酷、艰苦的战斗仍在进行着……

进攻滩头不到一小时,七连和前卫营战士就攻下敌西门外滩头阵地。炸毁西门外滩头46座大小碉堡,西门外围战斗结束。

鏖战西门壮烈

29日晚,担任主攻的一团,开始向西门发起攻击。在攻到城墙下,爬城时,突然遭到敌人隐藏在城门两旁子母暗堡的猛烈射击,爬城勇士伤亡很多,西门爬城失利。这急得张团长大声喊着:“吴参谋长请求山炮支援,只要轰开一个缺口,我带全团战士冲进城里杀他个稀巴烂!”

“你别急!我已请殷副参谋长回去请示总指挥派炮连支援。”殷虎立即骑着快马从西门前线来到攻城指挥部,遇到总指挥张藩说明了情况后,张藩总指挥立即命令炮连长王武军带几门榴弹炮和两门山炮在殷副参谋长的带领下立即去西门前线轰城。

临走时张藩司令对殷虎说:“轰城地点应在西南教练场,城轰开后,突击连攻打头阵,大部队要迅速跟上,千万不能让敌人敢死队狙击出来,城被轰破,敌人会拼死博斗的,部队突进城后向西北突击,打刘湘图的司令部。”

“是,请总指挥放心,这次炮连去一定把城轰开,一定打掉刘湘图的指挥机关。”说着殷虎立即带炮连向西南教场进发,很快炮连到了西南教场,副参谋长殷虎对炮连长王武军说:“你把炮拉到离城最近点隐蔽起来,我去西门前线通知部队到这里后,听我指挥开炮。”说着殷虎单枪匹马来到西门前线通知了吴虎参谋长,吴虎令一团长张宜发带领一团人马火速赶到西门西南角教炼场。

这时王连长把山炮对准西城墙中瞄准几分钟,攻城部队到达后,殷虎命令王武军开炮,“轰——轰——轰”三声巨响,西城墙拦腰斩断,轰开十米长的大口子。一团三营长刘军带领三营一连战士冲向轰开的城墙,从缺口杀进去。一时间冲杀声、机关枪声,手榴弹的爆炸声交织在一起,打得城内的守军民团死伤不少,狼狈不堪全部溃退到内城,刘湘图听说,急忙调集大批敢死队去救西门,他的伪军一团长葛东亲自押着敢死队反冲锋,突破口得而复失,多次拉锯式地进攻和反进攻,双方损失惨重!

奋战攻东门

西门攻城暂时失利后,攻城指挥部改西门为佯攻,东门为主攻,北门、南门齐攻的办法,四面开火,一齐攻打兴化城的办法,29日晚全面进攻开始。

纵队胥金城团长命令部队强行登陆。由于东门泊水面辽阔,敌人碉堡里的机枪和文峰塔上的机枪不断向湖面扫射,阻止我军推进。我军战士就在船上放大桌子,然后用水浸泡的棉被覆盖,战士们躲到桌下,避免重大伤亡。很快冲上东门滩头阵地,架起“胥氏土炮”击毁敌人两座碉堡。

吴虎带领勇士们挖地道直通文峰塔下,消灭塔里敌人,抢夺了文峰塔制高点,掩护部队攻城。敌人在东门防御很严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ning: 0.0000pt">,城东敌人压过来把云梯打断,战士们又捆又扎,重新爬城,经过半小时苦战,一营战士全攻上了城。突然一声地动山摇的轰响,吴虎派勇士炸开了东城门。这时胥金城团长率领部队全部攻入东门。

通开“北门锁钥”

“北门锁钥”四个大字高踞在城门上方。面对着北门外二里路长,百米宽的狭地,直通“窑尾”。象半岛似的三面环水。伪军在此构筑了几十座大小碉堡、土围和暗堡。水乡抗日支队、各区乡的武工队及民兵等兴化人民的子弟兵组成了“兴化兵团”。在团长柴荣生、政委戴为然的率领下对“北门锁钥”发起攻击。三连在抢渡官河时击沉了两艘日军炮艇。四连很快地攻上半岛,在观音角、波若庵两敌据点之间穿插。敌人碉堡上的机枪交叉射击,战士们奋不顾身,和反冲锋出来的伪军进行肉博血战。经过半小时激战,观音阁里的敌人被消灭。波若庵里的敌人逃往大王庙。我军炮击大王庙,一炮把大王庙围墙轰倒、二炮把大王庙屋顶掀翻,这时,庙里二、三百名伪军全部缴械投降。

部队一直攻打到北城门下,守敌居高临下守城,想用炮、重机枪阻挡我军攻城。总攻开始,五连战士带着几十部竹梯冲向北门西城墙下,准备爬城,遭到敌人顽强抵抗。立即我军用炮火猛力轰城,几百发炮弹、榴弹打得城上的伪军抬不起头来,这时五连突击队勇士架起二十多部云梯迅速爬城,战士们爬上城去和敌人短兵相接,战士们猛打猛冲下,敌人投降了。打开城门,我军冲进城去,消灭北城门守军,并在北城水闸上活捉敌军副团长扬作民。91日凌晨“北门锁钥”被捅开。

血战南门

军区特务三团受命攻击兴化南门,团长吴光明、政委童炎生带领部队集中到兴化南边的十里亭一线,28日接到前线指挥部的命令,分水陆两路向兴化南门进发,陆路一营为前卫营,在营长童克宽的带领下骑马冲到南门外打头阵;随即根据前线指挥部的命令组织二营攻城。

二营攻城前,团长吴光明简单询问了伪营长郭忠城南门守敌情况,郭说南城西边二百米长的城墙上实力空虚,守城部队是民团二营,营长赖得发是酒鬼,赌吃嫖娼是老手,这次硬是为了拿3000块大洋才领500个民团守城的,据说弹药也不足,民团用的是钢叉、大刀、长矛之类的老式武器等等;南门到小南门一线是民团三营守卫,兵力装配好些,有小钢炮、机关枪、手榴弹等;小南门到东门一线一千多米长的城墙上是刘湘图的特务营守卫着,战斗力较强等情况。

特三团长吴光明根据这一情况,立即组织二营强攻西南城的决定,二营为后续部队赶到后就接到攻城命令,一营由前卫营变为掩护营,二营长华国祥令一连张太生连为突击爬城,随即在西南200米城墙搭起几十架云梯,一排长许茂华立即率全排腰插手榴弹,背挂冲锋枪第一个爬上云梯,其他战士也跟着“噌、噌、噌”的爬上去,许多无名勇士到了城垛处全部被守城民团用大刀、斧头砍头、砍手、用钢叉推倒云梯,从城垛上摔了下来。摔到城下,敌人唯恐没死,还向城下扔了许多手榴弹,这样一来一排爬城勇士全部死伤。只有一排长许茂华第一个和一班长雷洪爬了上去,一阵阵冲锋枪扫射,一阵手榴弹的猛摔,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萌磐懦づ硎偕猛迪莱堑姆椒ǎタ宋髅藕螅富尤懦褰顺牵饔诔抢镏鸾种鹣锶フ幔氲搅饲茉粝惹芡醯牟呗裕指菡角罢觳斓降那楸ǖ弥跸嫱嫉氖χ富硬可柙诔勤蛎砦鞯纳蚣掖笤憾苯恰

他带领突击队员向沈家大院冲去,到了大院门口,敌人在大院两头的机枪扫射过来,彭团长令其他战士埋伏在大院门口吸引敌人火力,自己亲自带警卫员和书记申易计五人轻巧地窜进大院里,看到一间大房间里是灯火通明,有十多名伪军在协商什么,彭团长不管三七二十一,一脚踢开门就冲进去大声喊不许动,举起手来,放下武器宽待俘虏!五个人六支枪直指向十几个敌人,这屋里敌人全站起身来弄不清虚实,要举手不举手的样子。

彭寿生团长根据这些人的衣服着装及年龄和长相断定这恐怕都是指挥官,就厉声地问:“谁是刘湘图?”沉默了一会儿,一个肚大腰圆,圆头滑脑上下一般粗的人慢慢抬起头来,吭声吭气的慢言慢语地答道:“卑人就是。”

“我们部队全部攻进城了,你马上命令你的部队停止射击!”刘湘图低下头沉思,默不作声,头上大汗直流,在僵持着,突然“呼”地一下,十多个伪军端着枪从外面冲进屋里来,双方剑拔弩张,一触即发,这时彭团长的警卫员高见举着手榴弹大声喊道:“谁敢动,我就叫姓刘的先完蛋!”

“不要开枪,不要开枪,有话好商量!”贪生怕死的刘湘图先软下来,彭团长对他们说:“日本鬼子都完蛋了,你们顽抗到底,是没有好下场的!人民不会饶了你们的!”

“刘师长快下令你的部队停止抵抗吧!”

刘见大势已去,无可奈何地要司号员吹停战号,他们举手投降成了俘虏!

激烈的战斗经过了三天三夜。

捉拿在城日军

攻进城之后,苏中军区攻城司令张藩下达了清剿歼灭日伪军的命令:

各进城部队全部、彻底、干净地歼灭一切敢于顽抗的伪军和日军,持别要彻底查清在城的日军,不管日军隐在哪里,都要一个不留地查出。特别要捉拿住日军副大队长琦登少将。他手上沾滿了中国人民的鲜血,一定要抓到他,交人民审判!

苏中军区攻城司令:张藩

公元一九四五年九月一日

部队在全城展开捉拿鬼子的行动。经过一夜的捉拿,共捉住日军琦登少将以下的日军官兵102名,伤残鬼子兵78名,身体健壮的还剩24名。请示攻城司令部决定令部收留治疗,教育后送军事法庭候审。

至此,兴化古城回到了人民手中。

责任编辑/卢旭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