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金灯卫士---【江雪】

2017-10-13 14:29:5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794

金灯卫士

 江雪

我国许多有价值、风貌尚存的古代建筑,往往隐没在人迹罕至的荒郊野谷之中。而每一处历史遗存,都是散落民间、湮没草柯不可复制的珍珠。它们不仅是人类在特定时代特定地域留下的历史痕迹,是建筑技艺的活体、建筑语言的再现,更是历史文化的凝结、美的浓缩。位于山西省平顺县的金灯寺便是散落太行山深处的一处国宝单位。

我是第三次走这条路了。第一次在201312月,那是一个萧索寂静的冬日;第二次是2017411日,迎春花、山桃姹紫嫣红烂漫遍野的春天。这一次,已是暮春时节,炎炎夏临。

我的目的地还是金灯寺,采访金灯寺的守护人冯开平。

苍鹰在澄澈如洗的天空翱翔,山花落尽,绿叶如烟,丛丛簇簇。在这个山的王国,一座山头连着一座山头,道路盘旋在悬崖峭壁间,如系在山腰或山尖的细细腰带,裹粽子一般将一座座大山一圈一圈连了起来。山间有一块块不尽规则刀垦斧凿的梯田。山间稀薄的土地,只适用几千年来传统的农耕方式。这是平顺另一道特有的风景——这些梯田大多用石块垒岸。这与耕作相比,无疑是一个更为耗费力气的工程。在很多平原的土地撂荒的今天,大山里一块块翻露出新颜的黄土,让人或多或少可以读出这片土地上山民生活的艰辛和勤劳。

出了平顺玉峡关,道路窄得似乎只能勉强通过一辆车。这段路名叫“花园梯”。“梯”字,直观而形象地说明了这段路的路况,并非平路,而是山间阶梯。这段阶梯全长6公里,缓梯2公里,盘旋陡梯4公里。阶梯的长度与陡峭常人很难想象,陡梯陡峭处,大于60度角。所以这段路,即使年轻人,也需五、六个小时四脚并用才能哼哧粗喘着攀爬上来。从古至今,这里曾经为晋豫两省之咽喉要塞。今天,尽管从玉峡关到林滤山这段山路扩成了两米多宽并铺成了柏油路,但损毁严重,坑坑洼洼,车行上面,像一只充了气的皮球,蹦跳着、左右摇晃着前进。这样的路只适合牲口拉的车慢慢行走。正如曹操的《苦寒行》一诗所写:“北上太行山,艰哉何巍巍。羊肠坂佶屈,车轮为之摧。”这也是金灯寺荒无人烟的原因。北面,属于平顺,山路崎岖;南面,是一条让人望而生畏的“天梯”花园梯,使得行人罕至。今天,河南到山西平顺,大多取道从安阳走长平高速。这条古道便更深地落入了时间深处。除了一些虔诚的香客、寻找奇异风光的“驴友”,很少有人来探险这条路了。

车至“南天门”,碧空如洗,群峰巍峨,松风阵阵,鸟啼声声,在这里体味“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气势有过之而无不及。再看脚下,柏油路消失,新修的路上,布满拳头、核桃大小的碎石子,尚未铺油。

9点从平顺县城出发,抵达目的地时1120分。与上次一样,65公里路,走了两个多小时。

始凿于北周年间的金灯寺,“藏”在太行山深处海拔1700米高处的太行山主峰之一林过滤山巅百丈悬崖腰际的一个天然凹形石崖内,距今已有1400余年历史。寺院南临百丈悬崖,下瞰洪谷峡谷,有上党“悬空寺”之称。1996年秋,山西电视台专题片《晋魂》制片人一度到太行山深处寻找金灯寺,因为当时尚无路可通寺院,一行人在大山千辛万苦寻觅多时,最终未能找到古寺藏身之处,与之失之交臂。

金灯寺的开凿,与敦煌莫高窟有些相似。相传,金灯寺创始人是芋禅师。芋禅师法名静真,河南安阳人,曾拜名僧清果膝下为徒。他先在著名的悬空寺修行,后又到陕西两当山庵中苦炼。后来他云游四方,夜眠虎穴,以虎为伴,每天拽虎携钵沿途募化。有一天他登上了林滤山,见此处深幽僻静,如临仙境,适宜清修,心中不胜欢喜,便朗声发愿,从此在这里筑窟造像。寺院建成之后,很快,芋禅师又有了一个新的发现,每到夜晚便有两盏金灯由南方山头升起,自东向西,飘入寺内,寺内顿时金光满照,于是便把宝岩寺改名为金灯寺。

历史久远,有些往事或不可考。然而,自那时起,一代代艺术家开始把信仰和祝祈用石刻的方式留存于世却是事实。自此,一代一代,林滤山刀砍斧凿的叮当声一直绵延不息,直到清末。久远的历史,使得这座寺院变得安详而神秘,成为一座深藏大山中的艺术宝库。

金灯寺一年四季云雾弥漫,于山下远观寺院,时隐时现,恍若仙境,所以自古有“中州之蓬莱,晋豫之奇观、仙境宝地”之美称。明代文人申锐曾作过一首《梵宇神勘》:“矗突危峰倚碧空,何年肇建梵王宫。时辟宝地鸣清磬,口见秀云绕翠松。灿烂金灯光佛座,玄微石洞显神功。登临殊觉非凡世,疑入蓬莱境界中。”这首诗形象描绘了平顺金灯寺石窟的风光险峻秀美的自然景观。

金灯寺北依陡崖,南临深谷,东西长120余米,南北宽3-20米。有东向西七进院落,各院自成一局。主要建筑有山门、钟鼓楼、大佛殿、关帝殿、聚仙楼、地藏阁等,历代屡遭兵变之毁,现存殿宇34间,前道后佛。岩壁间开凿石窟三层,大小石窟16个,佛龛造像8座,摩崖造像近千尊,其中70厘米以上的石雕200尊。有人把金灯寺列大同云冈石窟之后,给予了“山西第二大石窟之誉”。金灯寺虽始建北周,但正如余秋雨先生《莫高窟》中所说,中国的许多文化遗迹常带有历史的层累性,石窟中的佛像、菩萨、金刚、天王、罗汉以及佛教故事中的人物造像,承唐、宋圆润风格遗风,具明代俊俏娴静特色,大多数被认定为明代构筑雕琢,所以被称为中国石窟造像尾声中的巅峰之作。此外,寺外还有46座大小不同、形制各异的舍利塔,组成一片规模壮观的塔林。最大的叫千佛塔,上面刻有千尊佛像,非常精美,据说,千佛塔便是明代寺院主持芋禅师的安葬处。由此可知,昔日的金灯寺信徒众多,香火旺盛。

穿越千年岁月烽烟,加之众所周知的历史破坏与盗贼猖獗窃盗,今天,金灯寺内18个石窟仅存有佛像200多尊,很多石窟佛像被毁坏掉了。即便如此,金灯寺石窟群仍以其规模宏大,雕造精美,具有极高的文物艺术价值。19655月,被山西省政府公布其为第一批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5月,被国务院公布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这是我第二次见金灯寺房管所所长冯开平。他有山石一般的朴拙和木讷。中等个头,走路如风;瘦长脸,肤色黧黑,面颊上有刀凿一般的两道皱纹,一头白发,阳光下熠熠闪光。那天,他穿了一件黑蓝色保暖衣,里面衬着一件蓝色中领秋衣。秋衣领子前面卧倒在保暖衣下,后面竖着。22年的寺院生活,并没有把他打造得“仙风道骨”,看起来他更像一个农民工。他和妻子孟喜梅一块迎了出来,接过我手里的行李,引我进入寺内他的房间。

冯开平小屋在寺内第四进院与第五进院之间,是一间不足10平方米的小屋;这间小屋既是冯开平的办公室,也是他的宿舍。东面是一张加宽一尺的单人床,南面是一个煤气柜和一个铁炉子。因为有供品,金灯寺老鼠猖獗。一开始,冯开平的衣服和物品放在一个木质柜子里,总遭老鼠袭击啃咬。有个朋友处理煤气柜,冯开平便要了来,费了很多周折运到山上,做了衣柜。靠北是一张桌子,西面是一套电子监控设备。这是小屋内最贵重的物品。如今,冯开平只需坐在屋内,便可看到金灯寺各个院落以及门口的情形。监控上面,有一台20寸的老式“大锅子”电视机,那是修缮金灯寺的施工队买了新的换下来送给冯开平的。冯开平说,以前寺院也有过一台旧电视机,但这里没有信号,很多年,只能收一个台,所以,多数时候电视是不开的。

冯开平生活在荒郊野岭大山深处的寺院中,生活在那间小小的石屋里,青灯古佛,孑然孤独,如苦行僧一般,已是22年了。

 

写到这里,或者我们的文章该结束了。但有一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让我百思不得其解,既然冯开平与那些石佛历经多次生死之劫,为什么县里不安排警力来武装守护这座千年石窟?

20172月,同为“国宝”单位的平顺县大云院主殿屋顶正脊一段琉璃构建被盗。大云院五代遗构大佛殿内保存有五代壁画2069平方米,目前国内惟此一处,由此也可见大云院的历史文化价值。

这个问题让我走近了平顺县文化旅游文化发展中心的主任李卫东。

据李主任介绍,平顺县辖1550平方公里,有汉寨、唐堡、赵长城、石窟以及石刻等各类文物古迹1566处,国宝单位就有14处,由于门类齐全,存世少见,故而平顺有“中国古代建筑艺术博物馆”之称。

李卫东忧心忡忡地告诉我:“平顺是国家级贫困县,多派一个警力,就需多一个编制,县财政就需要多承担一份工资。而现在我们的文管员都发的是60%的工资。原来聘请的文管员一年300块钱,现在提高了,一个月300块钱,一年3600块钱,也还是很少,没有人愿意来看守。到现在,冯开平也领不到2000块钱。平顺是文物大县,以我们一县之力,真的力所不达!

《瞭望东方周刊》记者武刚曾经写过一篇报道《平顺为何不平顺》。冯开平手机里存下了一张该杂志封面照片,我依据此照片在网上找到了这篇文章。这篇文章写到了平顺文物保护中的一些问题,比如文物保护员待遇低、文物保护措施不到位、履职监管不完善等。

冯开平也曾深怀忧虑地对我说:“你知道吗,我是金灯寺文管所所长,可是,一百多公里之外的虹霓峡的明惠大师塔也归我这里管,可是,文管所连一辆摩托车都没有,怎么巡视、怎么去监管?”

面对冯开平的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山风中,我与他告别。施工队一去,大山中,又只剩下他一个人,不,这次,是夫妻俩!

责任编辑/周武峰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