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7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爱的聆听---【刘仲】

2017-11-29 09:15:3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732

—— 四川资阳市脱贫攻坚纪实

■ 刘仲

消除贫困,自古以来就是人类梦寐以求的理想,是各国人民追求幸福生活的基本权利。中国农村,千百年来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耕日子周而复始,贫困却是如影随形。那些年,温饱是奢侈,节俭是美德。小孩因营养不良而个头矮小;书生因生存压力而泯灭志向;君子因衣食之虞而道德沉沦;社会因物质精神匮乏而千疮百孔——贫困,一个世界性的难题!

资阳,川中腹地农业大县升格而成的古老而又年轻的城市,三万五千年“资阳人”头盖骨的发现地。2015年有人口500万,幅员8000平方公里。先民们千百年来的耕耘经营,让这片沱江滋养的丘陵红土成了“天府之国”的膏腴之地。

现在的人们很少思考“工业化社会”那个对应词“农耕社会”——这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在农耕社会,自给自足,经济贫困是常态,而且作为生产资料的土地是掌握在极少数人手里,绝大多数帮工佃地种的人都陷于贫困状态。尽管各乡场都设有善心人捐建的“栖留所”,路边的饿殍直到1949年共产党执政后才绝迹。经过60多年的艰苦奋斗,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工业体系成型,城市急剧膨胀,几亿农民进城,留下的也有许多成了在农业产业园里上班的农业工人。新型的生产关系和人际关系,以及新的观念新的文化,就这样悄悄地把农耕社会改变为工业化社会。

“善为国者,遇民如父母之爱子,兄之爱弟,闻其饥寒为之哀,见其劳苦为之悲。”时代列车驶入新世纪,国家走上了富强之路。按照习近平总书记“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的总要求,资阳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将脱贫目标纳入资阳市“十三五规划”,成立了以市委书记周喜安、市长陈吉明为双组长的市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并在各部门抽调精兵强将组建了市脱贫领导小组办公室。

回顾扶贫历程,资阳扶贫资金由过去每村20万元、40万元、50万元的投入,逐渐变成如今每村200万元、500万元、1000万元的投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战略,扶贫对象由1分钱都未投入逐渐达到每人1000元的个体资金投入。2017年资阳市扶贫资金年度投入已达11.8亿元。2013年,贫困人口尚有325个村23万余人,到2017年底,只剩下81个村4万余人。

数字表明,贫困人口在逐年缩减,其缩减过程缓慢而又痛苦;扶贫资金却逐年增长,从“礼轻仁义重”“撒胡椒面”送温暖扶贫济困,到实施项目扶贫、产业扶贫、整村扶贫、连片扶贫、卫生扶贫、教育扶贫、文化扶贫、金融扶贫、精准扶贫。资阳建区设市以来,扶贫力度越来越大,投入资金越来越多,全面小康目标越来越近。“十八大”以来进入脱贫攻坚精准扶贫阶段,新兴城市财政薄弱,对消除贫困的投入却是竭尽全力。随着农村人口的日渐减少和老化,人才流失,留守老人、留守妇女、留守儿童等问题越来越突出。扶贫,已是破解“三农”问题的战略之举。

最近,笔者随资阳市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到乡下检查项目、督促进度、核实情况,看到了脱贫攻坚路上各级干部的担当作为。23万贫困人口命运的改变、基层扶贫工作者在农村扶贫工作中的砥砺奋进、社会各界的博爱之心,构成一幅时代的画卷。这是一座有爱的城市,这座城市因爱而分外美丽崇高,定会让你热血贲张,诗情澎湃。我担心韵律华丽的衣衫遮蔽撼人心魄的真实,宁愿以散文为时代作证。在民族新史诗里我已尽己所能展示历史的真相:那是与罪孽和苦难作殊死抗争的生命的呼啸;现在我有责任告诉你当下的真相:这是众多生灵在同一个梦想引领下从艰难走向辉煌的新的史诗。

贫中之贫:让我用爱

温暖你的心

付萍,资阳市市政府副秘书长、市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市扶贫和移民工作局新任党组书记、局长。2016年11月的一天,她来到了新的岗位。这是一个当前从事“头等大事”的重要岗位,忙碌,总是忙碌,接不完的电话,收不完的文件,一年中大半时间在乡村田间。副局长江登永那天正忙于接待访民。客人是几个七、八十岁的老太太,三峡库区移民。说是捡破烂捡不到钱,希望扶贫和移民工作局帮忙考虑一个合适的工作。江局长和她们是老熟人,只能耐心倾听,不时笑容可掬地给她们掺茶,不时以幽默的语调化解她们的怨气;而同一间办公室的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邓时光,分管健康扶贫、文化扶贫、金融扶贫、就业扶贫、社会扶贫、教育扶贫、社会保障扶贫工作,此刻他正忙着在代市委、市政府起草医疗扶贫救治救助工作意见……“民之所忧、我之所思;民之所思、我之所行”,心装贫困群众忧苦,他们正在为改变贫困群众的命运而忙碌着。

资阳这座丘陵城市,贫困村和贫困人口多,农村基础设施落后、文化落后、病残体弱、产业发展基础薄弱是致贫主因。缺人才、缺资金、缺技术、缺市场、缺信息……贫困原因多而复杂。市委市政府及各县市区党委政府为落实中央和省委脱贫攻坚系列决策部署,勇于担当,锁定“两不愁、三保障、四个好”目标,落实“六个精准”和“四个一批”要求,为坚决打赢资阳脱贫攻坚战,市县(区)在制定财政预算时首先确保足额的扶贫经费,从基础设施建设、医保社保落实及人才培训和长、中、短效结合的产业培育着手,创新脱贫攻坚手段,探索一条长效扶贫新路。

市委书记周喜安、市长陈吉明率先垂范,把脱贫攻坚作为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念兹在兹、唯此为大,分别联系2个贫困村,解剖“麻雀”,抓好示范,带动资阳整个区域脱贫攻坚。市委副书记段再青夙夜在公,把脱贫攻坚责任扛在肩上,把贫困群众装在心里,一有时间就往乡下跑,贫困户的日子是他的牵挂。全市干部坚持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榜样,希望自己能多为贫困群众办点实事。

艰巨、紧迫——资阳市委市政府坚持高站位谋划部署,高强度调度推进。52岁的副调研员杨志勇从市卫计委抽调至市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全市脱贫攻坚专项巡视督查,他干事雷厉风行,果敢顽强,有着多年从事纪检和计生卫生专项督查的丰富经验,更有着对人民深深的爱;53岁的高级畜牧师康照文从市农业局抽调至市脱贫攻坚领导小组办公室,专门负责群众信访事宜。这二人作风求真务实,工作任劳任怨,对贫困百姓充满爱心、满怀深情,两个人都被乡下的太阳晒得黝黑,两个人都被贫困农民认作是办事认真的亲人。老杨在协助党组成员、总工程师邓时光抓教育扶贫、健康扶贫、文化扶贫、就业扶贫、金融扶贫和社会保障扶贫的同时,还要帮助老康办理信访事宜。两人对群众信访都是有问必答,有反映必有结果。有时访民一个电话就需要他们向有关方面打去十几个电话,有时为贫困群众作政策解释和心理疏导,要用电话与群众进行三、四个小时的沟通,他们是用自己的作为诠释电话机上“这座城市有爱,你的声音我听得见”的誓言——那是使命的呼唤,是工业化大潮下弱势群体的慰藉和希望。

段书记心疼基层的扶贫干部和那些偏远村落里的基层党组织干部,下乡总要和这些“党代表”拉拉家常,和他们一起去看望那些结对帮扶的贫困户。作为协助市委书记分管脱贫攻坚的他,常和扶贫干部一道顶烈日冒严寒,风里来雨里去,雨天一身泥晴天一身汗,走遍资阳的山山水水,用自己的爱为那些贫困的人们送去温暖,精准谋划,身先士卒去推动,带领广大干部群众去坚决打赢资阳脱贫攻坚这场硬仗。

贫中之贫,我们心里的痛;但爱是我们城市的灵魂。

安岳县石桥铺镇烽火村先后回来两个艾滋病毒感染者。一个姓刘,因在云南打工时耐不住寂寞去夜店厮混,染上了要命的风流病。回家后妻子成了受害者,确诊时已是晚期,生命的花朵在怨恨中凋谢了。刘某在万众鄙视和羞愧内疚中挣扎了一年,养的鱼种的菜没人敢买。他是在极度的痛苦和孤独中死去的,留下一大滩恶臭的脓血和躲在爷爷奶奶家的女儿。是市妇联的“妈妈”们管吃管穿管学费,把这个名叫小丽的6岁小姑娘拉扯成人,直到她完成学业参加工作。

刘某死时的惨状让全村人惊骇。活着的谢谋轩及其一家更是生活在恐惧和绝望之中。他的感染不是来自一夜风流,而是因工伤住院输血所致。一家四口不敢出门,而全村都闹着要搬迁。那一天,全家正躲在家里相拥而泣,时任市妇联主席的陈帮慧带着县、镇、村有关领导突然登门造访。她二话不说,径直走向谢谋轩,一把抓住他的双手握了又握,再给他一个深情的拥抱。安慰的话不用多说,满屋子的人先是一愣,然后是唏嘘一片。谢谋轩一家嚎啕大哭——他们是从地狱回到了人间。在市妇联的主导下,维权索赔官司获得全胜:从此谢谋轩终身的医药费有了着落,而乡亲们也不再把他看作瘟疫妖魔。市妇联为他一家多方筹集款项,让他养起了肥猪和大群土鸡,还帮他承包了鱼塘、买回了拖拉机搞运输,不到一年就建起了新房……

作为群团组织,妇联的经费除了员工工资都是来自社会捐赠。然而她们总能让那些最该得到救助的人得到救助。她们挣得的口碑是爱的回声。

资阳市西北郊外15公里处,有一座建立在四川省大堰劳改劳教农场部分原址上的慈爱开心农场。这是资阳市精神残疾康复中心的康复基地。有耕地300亩、荒坡300亩以及200名22岁到75岁年龄不等的康复人员。

这些从炼狱回到人间的生灵,因精神病恶名不被社会和亲人所接纳,一般不是有家难回就是无家可归。找不到工作后生活无着落,悲愤抑郁却无处可倾诉,以至于一些人旧病复发流浪街头,直到公安局110救助站将他们送回医院。而一些康复人员是直接来到农场,找他们敬爱的陈德平院长。因为陈院长说过“走出去是病人,回来是好人。”他们要在这里实现自己,创造价值,过上有尊严的生活,度过余生。有劳动力或生产技能的,在纸箱加工、生猪繁育、家禽养殖、瓜果栽培等工作中收入要高些,月薪可达3000元。老弱病残也有相应收入,除了伙食费、买日用品,基本上人人都有结余。一位王姓转业军人,因婚姻失败精神错乱,送医康复后父兄不愿接受。在农场几年里他拼命工作节俭度日。母亲来看他,他突然跪下,掏出自己积攒下来的20000元钞票:“娘啊,我是有用的人啊!”

四、田贵员——威风凛凛的抗美老兵

几年前,他的老伴去世,他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因为精神问题多年前走失至今未归,二女儿婚姻不幸,带着15岁的残疾孩子和老父亲生活在一起,他们靠着国家的补贴艰难地生活着。虽然只有一处简陋的藏身之所,虽然厨房只用三块石头拼凑而成,虽然他已不见当年的霸气。可他,依然有傲气的眼神,依然有清晰的记忆。田贵员,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如今86岁的高龄,谈起鸭绿江,谈起彭德怀,谈起在朝鲜的日子,贫困生活中的他依然精神矍铄。老人不是怀念抗美援朝的艰苦生活,而是这半个世纪后,老人的生活依然如此。经过岁月的吞噬,老人的名字会从人世间消失,但老人的记忆却依旧清晰:“我是特务连的兵,我是第一批跨过鸭绿江的兵,也是最后一批离开朝鲜的兵。”曾经,老人在朝鲜战场卧冰雪抗击美帝国主义;如今,老人的床上还垫着谷草和席子,盖的是打着补丁、硬邦邦、黑黝黝的光板棉絮。怎么不叫人心酸!

五、李成富——生活艰辛的老党员

他93岁,老伴82岁,老两口都是“举步维艰”,大儿子几年前被电烧死,女儿被烫伤致残丧失劳动力,小儿子在成都打工,媳妇因病摘除一只眼球、一块牙腮骨,导致视力模糊,说话不清。他们家,全是石头和泥巴砌成的;他们家,没有像样的桌子板凳;他们家,连吃饭都成问题。村长告诉我们,有一次邻居家扔了两只死猪仔在粪池里,他们都捡来吃了。因为媳妇的病,家里已经欠账两万多,对于这个破旧的家,“幸福生活”真的遥不可及。她家的厨房、厕所、猪圈都在同一草棚里。我们去的时候,她刚做完午饭,还没有来得及吃,就听到猪也饿得嗷嗷叫。于是舒显贵也顾不上吃饭,把猪草放进了锅中。这天是赶场天,据说加了一个泡菜,在更多的日子,他们都是靠一碗黑乎乎的红苕稀饭延续着生命。他们是贫穷的,在他们的世界里,不知道富有是什么样。但他们很好客,知道我们一行人跋涉而来也没有吃饭,赶忙张罗着给我们做顿稀饭,可我们看到,他们家没有米了。在凌乱的灶台上,只有一小碗发了芽的土豆讽刺着贫富的差距。

六、杨仁兰——在家等死的中年妇女

45岁的她,患骨髓炎,不能干重体力活。有2个儿子,大儿子在外打工,小儿子被查出患有严重的肝病,家里的大小事都落在丈夫一个人身上。家里的庄稼,除了给家禽吃,其他都拿去看病换药了。她做手术需要60万,对于偏僻乡村的普通农家,简直是个天文数字。没有钱加强营养,更没有钱治病,只好在家等死。她说她不怕死,只觉得亏欠丈夫和儿子,这些年,欠他们太多太多。丈夫翻出了杨仁兰的病历,那些X光片早就受潮不能用了。杨仁兰说自己根本没有打算保留这些资料,因为自己看不起病,这些病历犹如废纸。她希望老天收她的那天早点到来,因为那样,丈夫和孩子们就少了一些负担。等死是减少负担的一种最好方式。我不知道这是无奈还是什么?或许对她而言,死真的能减轻家里的负担。

七、荣松柏——母亲和儿子的眼泪

他是一个中年男子,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老婆生下孩子便弃他而去。家里有个几乎瘫痪的母亲,一个患尿毒症的儿子。每月支付药费2000余元,因为治病,家里一贫如洗,还欠债6万多元。他母亲告诉我们,家里几乎每顿都是吃红苕,因为没有偿还能力,已经没有亲戚肯借钱给他们了,信用社也不肯贷款给他们。她的病都是自己上山找草药吃,家里所有的钱都拿去给孙子做透析。他20岁的儿子很无奈:“很多次我都想到了死,但是奶奶的眼泪让我不忍心,如果我没有得病该多好。”荣松柏去地里干活去了,我们突然的造访,让她母亲吃了一惊,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有点惊慌。今天走了很多家庭,每个家庭都是一灯如豆,一贫如洗,我们一直压抑着自己的情愫,因为我们要在有限的时间里,尽量多走几家,当贫困成为一个村庄的普遍现状,我们心中道德的砝码不断加重。记者在采访的过程中,写着写着,控制不住了,就如我写这个帖子,也是每写一个故事,控制不住了。这个村庄,会摄走我们很多泪水。

八、赵生右——她是我老婆

他60岁,老婆40岁,女儿19岁。他身上患有脓疮,肚子上做过手术,至今还在流脓,老婆是个痴呆,不能说话不能做事不能自理,女儿在外打工。村长说,赵生右老婆只听赵生右的话,真应了“嫁鸡随鸡嫁狗随狗”这句俗语。1994年4月1日,他家的房子被烧,本来就贫穷的家更是雪上加霜。后来东拼西凑总算重修了房子,可他又得了病,痴呆老婆做任何事都必须要他看着。他是家里的支柱,他病了,家也就垮了。他说:“她不能离开我,我死了谁照顾她。”“延续香火”是每个农民最朴实的心愿,一个没路的村落,一个依靠双手种地的庄稼汉却花了40年才“如偿”。没有恋爱的罗曼蒂克,没有婚礼的海誓山盟,“她是我的老婆”赵生右平淡的一句介绍,诠释了爱情的实质。赵生右家也只有一间房,吃、喝、拉都在这土地上。这也是我们结束采访前的最后一户人家。

这一天,我们从文明走进了没落。在曾经很长的一段时间,文明和没落在脑海里一直是个概念词,我觉得两者距离会很远。但今天,我却用车轮和步履丈量出了距离。15里山路外,有汽车楼房电脑;15里山路里,却只有电灯和期盼的眼神!临走时,赵生友肚子的脓水又浸透了,她老婆赶忙去找纸换上。“她是我老婆,她只听我的。”赵生右再次骄傲地说。

离开村庄时,村里的广播突然响起:“村民们,今天有个好消息,有记者来我们村庄了,记者会把我们村庄的情况向上反映,政府会更重视我们村的。村民们,我们一定要继续发扬吃苦耐劳的精神,要相信政府,相信自己,我们村会有希望的……”那广播一遍又一遍重复着,飘荡在山村的每个角落,我想这广播能飘多远?能飘多久?……

为节省篇幅,我们删去了近20幅图片及其配文并对文章进行了编辑。两年后我们来到荣家沟已是另一番气象。这里的贫困户全部得到了很好的照顾,在蟠龙湖边发展乡村旅游是政府给他们栽种的摇钱树。因而易地搬迁都是集中建在水边。清一色的民宿装修足以让非贫困户们眼红,招徕生意绝对没问题。现在这儿道路硬化了,果园在起势了,几十户村民在成都来的技师培训下学习烹饪,将来好在自己的农家乐里大展拳脚。这是个以个体经营为主的发展模式,但由于过去穷得太出名,国家扶贫的力度特别大。加之旅游是支柱产业,因而不存在市场风险问题。

荣家沟,贫困已成为历史——有谁能说没有承受共产党的雨露阳光?

解决“三农”问题脱贫攻坚,在乐至县还有着另一种模式:

蒋雪莲,四川圣美园农牧有限公司董事长,39岁,蓬溪县人。15年来,一直在乐至发展。前5年从事饲料销售,近10年从事生猪养殖。现有员工34人,圈养种猪2400头,年出栏仔猪60000头。2017年,圣美园农牧有限公司引来泰国正大集团,在乐至县龙门乡农科村建设种养结合循环利用项目。企业总投资1.5亿元,租地400亩,带动周边7个村共7000亩,建设园区打造平台,引种植业主入驻,免费向业主提供糟液。固体有机肥有偿使用:每吨300元。现入驻业主已形成农业产业集群,土地撂荒、农民贫困失业以及环保问题已得到基本解决。

这是一种典型的公司+贫困户+村集体=合作社的模式。公司投资40万,22户贫困户由政府贴息、公司担保贷款110万。公司提供种苗、饲料。管理团队由入股贫困户选出。合作社设计规模年出栏肥猪4000头,由泰国正大集团收购,每头保证盈利180元,合作社年盈利60万元。这种模式,贫困户不投资,有土地股分红,还可在养殖场里就业挣工资。其本质是以土地换红利和就业。新型的生产关系让农民成了农业工人,但利益分配差异太大。

也有投巨资把家乡建设成童话世界的“活菩萨”企业家。周方成,63岁,于安岳县文化镇燕桥村人。七十年代担任基层领导干部,1986年当选四川省人民大会代表。他在内江东兴区办过饲料厂、化工厂、商贸公司、房地产开发公司,卓有成就。

雁江区中和镇37岁的镇委副书记黄小玉有着一个女人的名字,从政前却是一名威名赫赫的警官。受镇党委书记罗永春的委托,他介绍了中和镇2017年脱贫攻坚的情况,表明了让全镇与全市全区同步脱贫的信心。他说他的底气来自于一大批像干沟村第一书记李小林、明月村第一书记潘清山、村主任舒世华这样埋头苦干的基层干部;来自于党的政策和区委罗道坤书记及区长文勇的大力支持。我知道他手里还有一张不肯轻易示人的王牌:杨勇和他的鸡鸣山专业合作社。

杨勇,人称“杨老九”,47岁,大专文化,党员。2000年前是水利、农技工作者,2013年开始充当农业生产职业经理人。先是利用农业机械在明月村搞水稻生产“四代”:代耕、代种、代防病、代收割。每亩收500元谷种、育秧、插秧、农药、化肥、机械及人工费。算下来,村民每亩能净收600元。这起码解决了种粮亏本和土地撂荒的问题,更为粮食生产的可持续性发展找到了一条切实可行的途径。杨勇说,如果能铲除多余的田埂,把碎片化的小块田地整理成大田并有足够的晒场放置粮食烘干设备,那就更好了。

2013年,杨勇在明月村以每亩年522元(租期30年)的租金流转了150亩坡薄地,对土地进行整理后种上了中华血橙。这种果子挂果快,果型大、水分足、甜度高、口感好,易于保管运输。2016年3月果树开始挂果,周边的村民迅速跟进,甚至邻近的凉风村也来加入了“雁江区中和镇杨老九植保专业合作社”,规模达到3000亩。

中华血橙技术要求高,亩产可达8000斤,以2015年市场价每斤7元算——不,以最滥市的每斤8毛算也是每亩收入6400元,果树起势前套种冬瓜南瓜早花椰菜,每亩还可增收800元。杨勇是以技术、种苗、管理入股,占股权20%。村民是以土地入股,集体占股权80%。杨勇是将国家有关补贴全数分给股东,自己的20%还要承担三个管理人员的工资。这样的模式自是吸引人。于是,乐至县宝林镇的双碑村率先以400亩土地来加盟,2016年110个贫困户仅套种作物一项就人均收入2000元——一步脱贫!如今,雁江区保和镇金星村、六石包村、石坝子村、迎龙村、伍隍镇铺子村都已经与杨勇签约,只待秋后启动项目了。

杨勇的脸上透出一种自信的微笑。这是他作为一个党员对自己信仰的自信,是他对自己正在建设的新农业文化和农业企业制度的自信。其发展模式的可行,关键在于它的公平、理性、带动性及可持续性。这里面有科技的含量,有市场的远景,更有共产党人的情怀。以土地入股的村民,不仅是每天上班挣合作社工资的农业工人,还是按土地多少分红的老板,是农业企业的主人。他们的主人翁地位决定了他们的工作态度和责任意识。这是私营农业企业里的打工仔所不能比拟的。为保证水果的食品安全,果园四周的若干个摄像头后面都有睁大的警惕的眼睛——我看好这个模式。

脱贫攻坚,全面小康:多么严峻的挑战,多么壮丽的史诗!这是自三皇五帝以来从未有过的巨变,是生命最舒展最绚烂的时光,是盛世真相的写照,是饱含生命之爱的超凡入圣的终极关怀。外地来资阳的人都说,这片丘陵大地上的山变了,水变了,甚至人的精神面貌也变了。资阳市委市政府对此既自豪又谨慎:对贫困状况的科学评估正确定位、机制创新、重视人才、科学模式以及目标锁定、对策和措施制定上的精准无误,是破解“三农”难题的资阳答案。但巩固成果、防止返贫,需要长期的扶贫政策和长效产业支撑;需要把最落后最贫穷的地方建设成资阳经济新的增长点。这是马克思所说的“人的自然化和自然的人化”的漫长过程,是泽被苍生流芳百世的善举。伟大的斗争、伟大的工程、伟大的事业、伟大的梦想。脱贫攻坚,“不破楼兰终不还”。

这座城市有爱,你的声音我听得见!

责任编辑/周武峰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