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1月号 >> 阅读文章

美在信江水---【吴云萍】

2018-01-09 09:37:25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786

n         上饶市信州区胜利片区棚改记实

春从东来

2017年3月,当和风拂过信江两岸,带来春天的气息,上饶市信州区胜利片区棚户区的人们也迎来了棚改希望的春天。

上饶市,古称信州,江西省地级市,位于江西省东北部,东联浙江、南挺福建、北接安徽,处于长三角经济区、海西经济区、鄱阳湖生态经济区三区交汇处。自古就有“上乘富饶、生态之都”、“八方通衢”和“豫章第一门户”之称。2015年飞驰南北、联贯东西的高架铁路在上饶交汇,上饶步人了全国高铁枢纽城市,也带来了上饶城市建设的高速发展。

然而,在城市摩登高楼花园小区的连接处,沿信江河往东,320国道两侧,生长着零零星星的村庄,狭窄的街道,汽车摩托车电瓶车接踵行驶,群众和过往的车辆都没有安全感;村庄的房屋,层层叠叠、挤挤挨挨,没有规划的生长在地头、田间、河边,污水随意横流;道路狭窄,村民娶媳妇的车只能停在老远的地方。本来可以是美丽的“郭芙蓉”却变成了乱发飘飘的“梅超风”。就像河岸村口的老樟树,粗壮的树干已被岁月掏空,庞大的树冠已完全被附生的藤蔓覆盖,要仔细看,才可辨别出这是一棵樟树——村庄,早已没有了清新模样,城中村已沦陷为棚户区。

信江流淌,一声声、一叶叶。

习主席说,共产党人的使命就是要为人民谋幸福,为人民办实事。上饶市委市政府、信州区委区政府关切的目光聚焦到了信州区胜利片棚户区。

4月26日,阳光正好。信州区胜利片区棚改项目正式启动。

各项工作在区委副书记王兆强同志的带领下紧锣密鼓的进行着:由区旅发委牵头,抽调区民政、工信委、发改委、人事、粮食、金融办等单位一把手亲自挂帅组成八个工作组迅速进村入户进行摸底调查。5月6月房屋征收补偿方案进村入户进入每一个村民小组,项目社会稳定风险评估及土地征收方案完成,各项方案走完程序;筹集的2亿元项目启动资金到位——

仿佛一粒石子投入了平静的池塘,涟漪在迅速的漾开蔓延:沿街的店铺,门里门外,总有三三两两的村民在议论,田里劳作的人总是借着抽支烟凑到一块商议着征迁补偿的事。

6月8日,荷花开了,田里的稻谷正扬花的时候,灵溪镇胜利小学,被简单的打扫了一下,院子里搭起一个老大的铁皮棚子,摆开一排锅灶锅碗瓢盆;老旧的教室里,坐着的不是青稚孩童,而是一群各种年龄的成年人,有的沉稳持重,有的青春年少,他们是第一批被抽调来搞棚改拆迁的信州区各个单位的干部,会议由胡心田区长主持,会开得热烈,室内的温度本不高,但他们的脸上有的通红,有的用纸巾在擦汗。

城东胜利片棚户区(城中村)综合改造,西起葛仙山路,东至饶北河,北起五三大道,南至滨江路,涉及灵溪镇丁州、松山、淤里,胜利四个村,棚改区面积900余亩,房屋面积130余万平方米。是上饶市有史以来体量最大的项目,涉及面最广,受益人数最多的一次拆迁。时间短,任务重,这批被抽调来搞棚改征迁的信州区各个单位的干部,有独当一面的单位头头、有小干事,在单位都是表现突出的干部。这次被抽调到征迁项目,从事这世上最难的拆迁工作,是再铸辉煌还是折戟沉沙?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是沉甸甸的。他们就像赶考的青衿学子,面对这全新的课题,能交出一份党满意、人民满意的答卷吗?

  我本将心向明月,

奈何明月照沟渠

当区委区政府把决心付诸行动时,在半年多近200天的时间里,遇到的阻力,经受的考验,却是始料不及的,这是一段希望伴随着艰辛的难忘岁月。

胜利片棚户区(城中村)综合改造,涉及到丁州、胜利、松山、淤里四个行政村。相应的成立了四大片区,八个工作组共八十多位同志走村入户,到每家每户了解情况,发放宣传单,向百姓宣传棚改政策。

六月以来,村庄里的狗,忽然发现村子里经常有一群人进进出出,它们先还警惕地冲着来人“汪汪”几声,但后来见他们来得勤了,也并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也就不再理会他们,照常眯着眼趴在廊下;夜晚房前屋后的水沟里的青蛙唱兴正浓,但常常被一群人的脚步声打断,习惯了也就自顾自唱了。

然而,收集上来的情况却不乐观,土地房屋情况比预计的还复杂,牵涉的国有、集体、个人,房屋有本地人建的,也有外地不属于当地农村户口的,有几家人合建,有的存在历史纠纷的。更为棘手的是,近几年社会上拆迁的情况很多,“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越到最后补偿款越高”,这样的情况有很多。群众观望的情绪较浓。

尽管宣传的氛围已经很浓了,但并没有达到立竿见影的结果,群众还在观望。甚至老虎棚村的刘某某说“再讲拆迁,我杀人的心都有了”。一时间,工作组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明明是为老百姓好,而且拆迁对老百姓经济上是有很大益处的,但老百姓为什么还要抵触呢?

拆除一栋钢筋水泥建筑并不难,但要拆掉老百姓心中的钢筋水泥就不是简单的事情了。要解决人的问题,还是得了解人,做通人的工作。

群众工作有多难做呢?田里的青蛙知道农户们那点心思,工作组的艰辛也逃不过星星的眼睛。

八月,村庄的大公鸡还扯着嗓子叫唤的时候,征迁干部吴瑶的工作小组就从上饶市家中出发了。昨天十一、二点才回到家,每个人的脸上还带着倦意。到了村子,她们先去了征迁户孙某某家,孙某某老婆正在厨房烧饭,没空答理她们。她们又来到了刘诗文家,刘诗文的老婆在做月子,她们把自己掏钱买的礼物递给刘诗文。刘诗文说,你们的来意我知道,你们也非常辛苦了,我等别人签了我再签。吴瑶她们讪讪的回到指挥部,将各自的情况汇报了一下,大家互相鼓励,互相出出主意。待到开完会到食堂吃饭,已是九点多了。为了赶到征迁户在家的时间,她们十一点来到了一户征迁户家里,他们一家正在吃中饭,她们就在外面等。太阳火辣辣的照在头上,汗水流下模糊了眼睛,臭水沟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狗不知道主人到底什么意思,不时过来嗅嗅,藏树上的蝉,不歇气的叫着。等到那个征迁户剔着牙从门厅出来,看到她们说,这么热还在这呀,我要去打麻将了,没空陪你们聊。

用纸巾擦擦分不清是委屈的泪水还是汗水,她们又开始在村里行走,到别的拆迁户家里,村里的路不算长,但那几天吴瑶可是发着39度的高烧呀。

就这样天天顶着烈日,吴瑶她们行走在村庄里,路边的苍耳也被她们感动了,不时要粘在她们的裙子上玩一玩,农家的狗有时也会追下她们。也许是被吴瑶她们的精神感动,也许是被拆迁政策感召,8月10日,刘诗文终于在合同上签了字。随后,一户、两户、三户,陆陆续续签了13户。

就在吴瑶她们得到鼓励的时候,已签约的一个征迁户却找上门来了,而且脸上还很不好看,言辞也没好话。他反悔了,觉得自己吃亏了。再三的解释都没用,吴瑶她们顿时委屈和艰辛的泪水喷涌而出:暑假本是老师休息的日子,已约了香港的医生给孩子打预防针的,证件办好了,车票买好了,但因为征迁工作放弃了,原打算带孩子出去看世界的计划被打断了,爱人有怨言,孩子不高兴,每日加班加点这都算了,但还要受这窝囊气,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共同的感受让她们在大庭广众之下嚎啕大哭。灵溪小学的一个校长,深受家长和学生的爱戴,但为了征迁的事,却让被征迁户掀翻了办公桌。征迁队员普遍反映,被征迁户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

一枝一叶总关情

棚户区改造,是为了让农民提高生活质量,分享国家改革开放的成果,是政府为农民做的一件大好事,而且在上饶市,有好多村民因为棚改已从农民变成了市民,过上了城市居民的好生活。

其实中国郊区的农民没有不喜欢拆迁的,征地和拆迁带给农民的实惠是非常巨大的。老百姓不愿签字并不是不愿意拆迁,只不过要给生活做个“断舍离”也并不容易。生活的责任和现实的考量,让他们顾虑重重。

顾虑自己先签会不会吃亏?后签的价会不会更高;顾虑安置房条件会不好,会不会像政府承诺那样准时交房;顾虑家里老老少少租房不易,顾虑房子土地都被征了,以后经济怎么办?有的放不下祖祖辈辈的家乡,更多的是在等待观望,待价而沽、漫天要价——真是一千个人心中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每个征迁户就有每个人的理由。

征迁工作僵滞的结症在哪里?毛泽东同志说:领导者的责任主要是出主意,用干部。7月26日起区委副书记区长胡心田全面负责棚改工作。开会,抓责任人,谈心,找问题,出主意。一个多月,区长胡心田愣是走遍了每个村民小组,与工作组队员谈心。那段时间,队员们常常工作到凌晨一、二点钟,将精准施策和综合施策的方案无不贯穿整个征迁工作。

棚改关系着群众的安居。信州区区委区政府的领导干部牢记习近平主席的话:要把好事办好。区委书记王其中谆谆告诫:要坚持走群众路线,始终做到公平、公正,公开。要把好尺度,严守标准,不要让老百姓吃亏。区委副书记区长胡心田说,每一份协议经得起看,经得起问,经得起查,经得起历史、人民、法律的检验。副书记王兆强说,协议是“算”出来的,不是“谈”出来的。

一把尺子,一个执行标准,一项政策。这是工作的指南针,是征迁工作制胜的法宝,是工作的生命线,也是高悬于征迁干部和征迁户头顶的宝剑。有人想通过熟人提高标准,有人想多报面积,有人想各种各样的办法。但是,对不起,工作组层层把关,一个标准:拆熟拆富一个样,早签晚签一个样。

同时,城市管理工作组抓紧时间入户调查,狠抓违章建筑,对违章违建下发行政处罚告知书,下发行政惩罚决定。让群众看见违章违建是要付代价的,维护了公平正义。

要让拆迁户过上有尊严的生活,是政府棚户区改造的初宗。群众最关心的安置房的选址和征地、设计工作同步进行:春天新苑二期,占地约9万平方米,松山安置小区二期占地约1万平方米,稼轩花园二期占地约2.9万平方米。为解决特殊情况的困难户住房,经与市里协商也争取到了三百套过渡房。

精准施策和综合施策,一把尺子,一个执行标准,打破一些人的幻想;对群众真诚关心,帮助群众解决实际困难,与群众交朋友,以真心换真情,用行动慢慢赢得群众的信任,征迁工作停滞的僵局终于被化解,群众思想上的坚冰慢慢被融化。

旅发委的熊莉和余建国到老虎棚王学仙家走访的时候,王学仙先指指画画,说自己的房子层高3米多却算一层,我两层都抵人家三层,但自己却只能算两层,吃亏了等等。王学仙是家庭妇女也似乎有点文化,喜欢说话,他们两人听她絮絮叨叨的讲了一个小时,才抓到她讲话的重点,主要是家中婆婆94岁,需过渡房;没有地了生活怎么办;自己就一个孩子,以后养老怎么办?对房屋测量面积有异意。

余建国以前在政府办呆过,了解人保社保的一些情况,就告诉她,可以去帮她办农村失地保险,有政策的,失地农民可买农村失地保险,还享受政府补贴,交费低,待遇一样。要求办独生子女的事,梁区长知道了,当场打电话给计生委,明确答复是可以的。因这事办理比较复杂,余建国就主动花时间去给她跑,到多个部门办手续。后来熊丽和余建国再去王学仙家的时候,王学仙拿出自己种的甘蔗,非要他们吃,两天后,王学仙主动来办理签约手续。

刘正平家已签约了,但又遇上了麻烦事:房子租到了市区,但两个上中学的孩子学区在灵中,这样实在不方便。教育组的同志听说后,主动找了他,为他协调,最后解决了他的担忧。后来他逢人就说,征迁干部真好,不是你签约了就不理了。

丁兰荣、丁之农、丁之秋都是农村特殊困难家庭,房子征迁后,租房有困难,征迁指挥部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经多方协商,10月1日,他们高高兴兴的住进了天佑雅苑的周转房。望着干净整洁、配套设施齐全的小区,呼吸着新清的空气,丁兰荣握着梁区长的手,连声说:“感谢共产党,感谢你们,我有生之年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是享福了”。

你的痛,我能懂

信州区胜利片棚户区综合改造项目,在上饶市的城市建设历史上,还从没有过这么大的体量,牵涉到的1213户的切身利益。时间又很紧。困难和艰苦可想而知。

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选择了这条路,那就走到底。征迁干部一拨拨的来,投入200多人,扩大到了十六个组,每个组都有沉甸甸的任务。他们记得习近平同志说: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从六月到现在,一百多个日夜,征迁干部就像进京赶考的学子,背负行囊,黎明起身,踏着曙色,头顶星辰,进村入户,谈心摆政策,交朋友。面对这个当代最难的课题,交出了一份份真诚的答卷。

郑德郁,区财政局局长,接到征迁任务时,他已知道自己患上了尿毒症。但他什么也没说,带着队伍走东家、穿西家,每天组里的晨会,每晚9点的调度会,他都没有一次拉下,与众不同的只是在每餐饭前饭后像吃炒豆般吃大把大把的药,直到九月底实在坚持不住入院了大家才知道了他的病情。就是这样的身体,郑德郁住院后还不时从医院溜出来,回到征迁工作岗位。

徐小斌老婆怀了二胎,已有几个月了。作为大龄妇女妊娠风险是很大的,但他把对妻子和孩子的爱,融进了征迁工作中。

方表福是农林水局长,但却是老征迁工作人了,近七年都负责征迁工作:四年前火车站征迁,茅家岭征迁,现在又来到这里搞征迁。作为组长,他要处处起表率作用,还要用自己丰富的经验为组员答疑解惑。他每天七点离家,晚上没有十一、二点是回不去的,二十二岁刚毕业的女儿,正处在人生道路的选择点上,但他却没有时间用他的人生经验给她指点迷津,妻子和孩子都对他有意见。他更觉对不起的是自己八十多岁的老娘,老娘住沙溪,近在咫尺,但却三个月没去看望,只在中秋节放假那天回去见了一面。

徐真是区政府办的干部,夫妻俩分别在两个征迁指挥部上班。夫妻俩每天早出晚归,三岁的孩子被托付给爷爷奶奶。从六月份到现在,孩子只能在早上和爸爸妈妈亲昵下。怀着对女儿的愧疚,徐真把情感都放到了征迁工作上,四个征迁关联户由于被她的工作干劲和真情所感动,先后签了约。

倪世珍是个单身青年,父母亲戚为他找了个相亲对象,让他去看看。但他恁是没去。繁忙的工作让他无暇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

项目指挥部综合科的工作是繁琐的。除了上传下达,召集协调各工作组开会,全片三个食堂,有两百多号人吃饭的事要管。综合科主任熊莉因为不会开车,每天,她迎着寒风坐别人的电动车来,晚上,星星已在聚会,她才回家。女儿要外出留学,想她能陪陪自己,但她一去上班就像泥牛入海,有时电话都不接。现女儿已出国,为这事至今不跟她说话,不叫她“妈妈”。

但在指挥部,综合科的年轻人却都亲切地称她“熊妈妈”。综合科的人说,“熊妈妈”心细,很关心人。综合科的年轻人刘康,刘琅、周欢等,都是二十多岁的人,虽然年轻,却思维清晰,条理分明,每日不但要协调联系各片的工作,还要统计各片区、小组的进展情况,及时做微信通报。每晚,项目部群里最后几条信息必定有一条是他们发的《上饶市城东胜利片区棚改项目进展日报》。这里的年轻人,刚做了爸爸,回家孩子老婆都睡觉了,早晨孩子醒来,看看自己身边的陌生男人,一个劲的往妈妈身上靠,还不会说话的孩子仿佛在问:这是谁呀?

8月14日第一个签单户是在张华军组里。说起这件事,张华军笑了笑,说这是磨出来的。刚开始一两个月是最困难的,互相都不认识,都有个相互了解的过程。这户人家叫舒前力,50多岁,一直说等等看,有观望心理。那我们就天天去,天天跟他磨,让他相信一把尺子量到底是我们的原则。区长天天坐在这里,对百姓的说服工作起到了很大作用。至于我爱人生病,那我也只能自己调配时间了,这征迁工作,就像划龙舟,不好拖后腿的。

……

笔者去采访时已是早上9点半,院子里的简易食堂大棚下有三三两两的人在吃饭,食堂工作人员告诉我,这些人是已经到征迁户家里走了一遭了。每天早饭要到十点多结束,中午要近两点,晚上八、九点是常态。

晚上已经很晚了,可办公室里还灯火通明,有三三两两开会,有征迁户来签约的,有低头在写什么。大家都在忙,就只有我一个闲人。当最后综合科的小伙子走出大门时,村庄已静默了,只有天上的星星在一闪一闪的。这时,是12点25分。

这就是我们的征迁工作人员,我前面提到的事情,在他们许多人的身上都有可能发生,他们之中一定还有,还有更多感人的事我没有采访到。但窥一斑而见全豹,无论是征迁领导,还是施工队工人,大家一样流汗出力,一样熬红双眼,不分彼此,不计报酬,昼夜工作,在他们身上有无需提醒的自觉。他们只有一个心愿:让棚户人早圆新屋梦。

就在你身边,从未走远

自从项目启动之初,区委拆迁工作会就每天雷打不动地如开。白天,区委的几个县级领导要去现场走访,现场办公。晚上7点8点至9点,分别在几个片区组织开会。针对每日的工作情况进行分析、调度。对工作组例会上提出的各类问题,落实责任到人,明确时间到天,每日上墙进行督办,每日例会进行汇总通报。这些领导干部每日必与征迁人员一起吃饭,吃饭的时候就是和组员交流思想,发现问题、汇总问题、解决问题的时间。

胜利片区棚改的坐镇指挥的是区委副书记区长胡心田,区委副书记王兆强,区人大副主任黄爱玉、区政府副区长梁丽娟。他们既是指挥员又是战斗员。指挥部、拆迁户家里和拆迁现场就是他们的办公地点。10月22日中午微风爽爽的,丁洲村的应怀林坐在家里宽敞的客厅里,面前是一盘盘飘香冒着热气的菜,舒适的生活让人很惬意。他打开自酿的谷烧酒,正自斟自酌喝着。这时,一行人从外面进来,他认出这是胡区长,连忙起身让座。胡区长摆摆手说,你吃饭吃饭。应怀林给大家发烟,大家不要。胡区长问,你签了吗?应怀林说还没有。为什么不签呢?应怀林说,我再看看,不要早签了吃亏。胡区长笑了,绝对不可能的。我们是一把尺子量到底、一个标准执行到底;不让早签的吃亏,不让晚签的得利;拆官拆民一个样,拆富拆穷一个样,拆善拆恶一个样。聊了会,应怀林答应过几天来签。

区委副书记王兆强给拆迁户孙平算了一笔账:自建房时宅基地多少钱,建筑每平方价格多少,现在拆迁价格多少,还有搬迁费、临时安置费等,拆迁是非常实惠的。为了空心砖厂的拆迁,王兆强书记已到厂里多次,那满地的灰尘经常让他灰尘扑扑。东方医院的协调工作他磨破了嘴皮子,终于签下来了。黄爱玉副主任到拆迁现场,做事的工人都认识她。副区长梁丽娟给拆迁户留下了亲切的印象。

征迁工作牵涉到方方面面的人和事,指挥和调度考验着领导的能力。有一个强大的指挥中枢,是取胜的必要保证。

区委副书记区长胡心田,人称“三会”区长:会说、会写、会做。胡心田区长文章写得好,理论水平高,更绝的是他还特别会做,比如,他说要将任务落实到人要压实责任,就要抓住牛的犄角他才会跟你走。话语生动形象。他面相书生,可我却觉得他像一位将军:调兵遣将,运筹帷幄,围点打面,纵横捭阖,在指挥征迁工作中每个节点上的战略战术都运用得很精准。

区委副书记王兆强,沉稳持重。静若处子,动如脱兔,确定了工作目标,就一头扎进去,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韧劲。

区人大副主任黄爱玉,看起来风风火火,做事沉稳果断。

区政府梁丽娟副区长,有着邻家女孩的清秀,却有关心群众细密的心思。

笔者留意观察了征迁工作群里几位领导的动态:

10月31日区委副书记区长胡心田,一天时间与十七个征迁组长一一谈话,详细了解各组困难、意见建议、理清思路、再一次调整工作布局。中饭后接着分片召开丁洲片区签约、拆除、征地等工作部署会;下午16时召开胜利棚改工作调度会。

10月31日20时,区委副书记王兆强主持召开市直、外县、区级公职人员关联户征收工作例会,调度各单位工作进展。

10月31日10时30分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黄爱玉在淤里片区察看房屋拆除情况。

10月31日20时副区长梁丽娟调度松山老虎棚房屋拆除及征地适宜,并布置下步工作计划……

征迁工作有个微信群,区委领导都在群里。大家把工作进展的图片发到群里,有时会得到领导一个大大的“赞”,这给了组员们莫大的信心。他们觉得,领导就在我们身边,领导和我们在一起,领导在关注自己。早晨六点多,晚上十二点一点,都有领导的大拇指在闪烁。征迁,虽然不是硝烟弥漫,但这是人心与人心的博弈,工作可以说是波涛汹涌。每天都有新的情况新的问题。这时候,背后有党和政府,有领导干部的支持,这对于征迁人来说,是莫大的鼓舞和信心。

在这段时间里,市委区委的领导与征迁干部的联系特别稠密。无形的电波在天空中飞来飞去,编织着胜利片区群众未来的生活蓝图,规划着信州区未来大美河山。马承祖、李瑞峰等市委领导、区委书记王其中等多次到项目片区走访调研、看望慰问一线征迁干部。

每天,笔者在微信群里感动于征迁干部的废精忘食,感动于领导的殚精竭虑。胡心田区长的微信运动,经常是一万多步,有时近两万步。要知道一区之长,每日有许多工作要做,有许多的会要开,可每天还要到现场了解情况,到现场处理问题。

这就是我们的领导干部,为了工作不管不顾。可他们毕竟是人不是神,铁打的身体也禁不住啊。梁区长的阑尾炎犯了,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这个星期是她孩子最幸福的几天。孩子说:妈妈,我愿意你生病,这样,你就不再是通讯录上的妈妈了。区人大副主任黄爱玉天天都是神采奕奕的一个人,但有一天上午,却天昏地倒,也听不见了,犯了“耳石症”。医生的处方是休息。她从下午一直睡到第二天下午,才缓过神来,就又到了指挥部。

什么叫殚精竭虑?什么叫绞尽脑汁?什么叫夙兴夜寐?什么叫披肝沥胆?就是我们党的领导干部,就是此时的征迁人!

向他们致敬!

磨难在前,辉煌在后

信州区胜利片棚户区(城中村)综合改造,从夏天走过秋天,到今已入冬。

征迁路漫漫,磨难在所难免。没有磨难的人生,尤如终日在平地上行走的旅人,又怎能领略奋力攀登顶峰后尽览风光的愉悦?没有磨难的人生,尤如永远站在海滩上观潮的闲者,又怎能抒发纵身汹涌波涛搏击风浪的豪气?

磨难在前,辉煌在后。

电子屏幕上,一串串红色的数字每秒在变换着,跳跃着。那是征迁人的心血开出的花……

8月8日,项目房屋征收签约总栋数突破100栋。

8月25日,项目第一笔房屋征收补偿款发出。

9月1日,突破300栋,实现“十日破百”

9月12日,第一张周转房选号发到被征收户手中。

9月28日突破600栋,达602栋,实现“九日破百。”

11月7日,签约总数突破至900栋,签约率74%。征地总面积461.52亩,发放征迁款5亿多元。

11月16日签约总数突破至1000栋,达1008栋(总需征收房屋1213栋,)征地总面积723.9亩(总需征地1431亩)……

笔者询问工作人员,那个一开始说“杀人的心都有了”的刘某怎么样了,小伙子笑着说,他积留下的历史问题解决了,化解了他的心里包袱,再说征迁条件也达到了他的预期,所以早已签约了。

磨难是一曲高亢的歌,征服磨难的勇气和胆识,来自顶天立地的浩然正气:为了人民,为了大众,为了一个共产党人的担当!

幸会磨难,方能体验人生的美丽。

再见,棚户区

舒家村的舒小萍在屋子里捡拾着东西,放进编织袋中。虽然忙碌却掩饰不住她高兴的心情。她说,我要搬走了,这些东西不要了,都是涨大水时淹坏的。以后再每年涨水也不怕了。她告诉我,今年六月下了几天雨,每天见那河水一阵一阵的涨,吓死人了,几天晚上都不敢睡着,现在不怕了,也像城里人一样住高楼,再也不要担心了。

丁州村61岁的应初松,端了架梯子,爬到梁上的横阁处,抱着厚厚的几本册子下来,一本一本摊开,说,这是我们丁州应家的族谱。这些被看着至宝的族谱五大册是线装宣纸繁体字印刷,另几本是蓝皮笔记本样。应初松手轻轻摩挲着族谱,一面跟我说着他们应家的来历。丁州应氏先族不知什么原因从河南新郑迁徙到浙江永康,再到江西贵溪,最后来到信州丁家州,到信州丁家州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了。他指着老屋对我说,这房子就是我们先祖到信州时建的。这是栋老屋,门楣上有几个字“秀x南屏”,中间一个字被风雨锈蚀得模模糊糊,辨不出什么字了。但从高大的梁柱,雕花的窗棂,依稀可以看出曾经的气派。

应初松说,我们马上要搬家了,这些族谱要带到新家去,不会再把它放在这么个破烂的地方,让我们的先族也享受享受现代化的生活。

村民们见几个征迁干部在这,非要拉他们一起合影,“咔、咔”几声,马老师的相机里留下了他们的身影,留下了幸福的瞬间。

是的,这些棚户人是幸福的,他们再也不用担心孩子玩耍的地方都是垃圾,在街上的时候不用担心呼啸而过的车辆,穿嫁衣的新娘可以直到婆家门口下车,婀婀娜娜的走向自己的幸福——

沿着信江河直行,心中生出诸多感悟,记得我刚开始采访时还是夏天,转眼已是初冬,“纷纷红紫已成尘”,那些破旧的沧桑已成过去,再看这块土地,就像冬天的树木,抖落了身上的枯枝败叶,飒然爽利……

信江水,清亮灵动。

凤凰浴火是一种图新的襟怀……

此情此景令笔者浮想联翩:在杏花春雨里,黄鹂婉转、燕子啁啾,朱熹呤“源头活水”,李郢登信州东楼,辛弃疾自带湖匆匆赶来,“先生杖屦无事,一日走千回”,郁达夫流连“半江青山半江城”……

作者简介:

吴云萍,江西玉山人,教育工作者。《散文选刊》签约作家,乐途旅游网专栏作家。文章散见《散文选刊》、《海外文摘》、《安徽文学》、《江西日报》、《上饶曰报》、《上饶晚报》、《散文百家》、《西南文学》、《解放军报》等报刊杂志。

责任编辑/廖全国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