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2月号 >> 阅读文章

工程比天大---【李康平】

2018-06-19 09:27:30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99

—— 拉林铁路工匠之工程总监黄智鹏

 李康平

 

高原上的秋天要比内地至少早来一个多月。2017年的9月,内地还在遭受“秋老虎”的肆虐,而西藏山南却早已是秋风宜人了,山上的树正由绿变黄转红,雅江的水也由汛期的混浊变得清澈了。虽然高原四季之美各有不同,但秋天的高原还是吸引了更多的游人。

乘车沿雅江河谷一路西行,我们无心观赏沿线美得醉人的高原秋色。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安排我去山南采访一位工程监理指挥部的总监理工程师,当时我这个工程门外汉一脸的茫然,不知道工程总监是干什么的?

有人说,在建筑工程领域有一个角色很有权威。他虽然不出资建设,可是无论工程验收,还是工程拨款,建设单位都得请他先签字同意;他虽然不亲自施工,可是施工单位建筑材料使用、设备安装以及工序转换都得请他批准放行;工程干得好不好,得由他说了算,而他认真起来谁都不认,只认法律法规和工程技术标准、设计文件、建设工程承包合同,差一点谁说都不行;工程活也不是他干,他却尽挑干活的毛病,动辄下令整改返工,谁的情面也不给!

这个很有权威的角色就是工程监理。

我问同行的总指小侯:“建设单位是甲方,设计、施工单位是乙方,工程监理算是哪方?”

小侯告诉我:“相对建设单位来说,工程监理算乙方。但相对设计、施工单位来说,监理也可以算是甲方,或者说工程监理代表甲方来实施工程监管。”

“甲、乙方的身份还有这样转换的?”

“通俗一点说吧,工程监理以乙方的身份与甲方签约,承包某标段的工程监理工作。监理的工作就是对该标段工程相关各方安全生产依法依规担负全面管理职责,从这点说,他受甲方委托是在行使甲方职责,工程监理的甲乙方身份就是这样‘转换’的。”

出发前,总指领导告诉我,我们要去采访的这位工程总监是拉林铁路全线最年轻的工程总监理工程师,他把工程看得比天大,工作极其认真负责,既代表建设单位对工程质量、造价、进度进行严格控制,强化合同、信息管理,又积极主动帮助设计、施工单位协调关系,解决施工难题,又快又好地完成施工任务。

他就是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北京)工程咨询公司拉林铁路监理指挥部的总监理工程师黄智鹏。

当我们第一次见到这位名声在外的工程总监黄智鹏时,我感到有些吃惊:原以为这位在工程上很有权威的工程总监理工程师一定是位头发花白、年过半百、戴副高度近视眼镜的老学究式的工程专家,可眼前这位工程总监才是个80”的年轻小伙,五官端正,棱角分明,一看就是标准的西北汉子帅哥。如果不提他的工程总监职务,你一定想不到这个年轻人瘦削的肩头能担当起如此重任!

黄智鹏和他的工程监理团队的拉林故事,是从我们先提问他“怎么就选择到青藏高原来参建拉林铁路”开始的。

黄智鹏沉吟片刻,回答说——

高原,我不上谁上?

黄智鹏20057月从石家庄铁道学院毕业,就入职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北京)工程咨询公司,先后在京津城际高铁、重(庆)西(安)铁路等多个工程项目担任工程咨询和工程监理工作。他从监理实习生开始干起,一直做到工程项目的总监理工程师。来拉林铁路之前,他正在陕西黄陵——韩城——侯马铁路项目上担任工程监理总监。这条铁路从陕西关中至山西省南部,是一条重要能源运输通道。工程自20108月开工,已经于201412月建成通车。他负责的工程监理工作也顺风顺水地完成,只留下一些收尾工作,待工程竣工验收之后就结束撤站。黄智鹏已经把关注的目光盯着下一个工程了。

当时铁科院(北京)工程咨询公司在陕西准备投标的工程项目有银(川)西(安)铁路陕西段、蒙(西)华(中)铁路陕西段、西安地铁5号线等好几个。黄智鹏的家在西安市里,这些工程要么就在西安,要么也都离西安不远。他非常希望留在西安继续干,其中还有一个小秘密纯属个人隐私,不妨在这里悄悄地透露一下:那就是他爱人也强烈地要求他不要离家太远,她想要生二胎。他们的大儿子今年已经八岁,上小学三年级了。现在这个间隔生个二胎正好,这也是响应国家政策嘛!而黄智鹏也给爱人打了保票:留在陕西没问题,陕西的工程这么多,随便哪个中标,也都能留在陕西再干几年,没问题!当然最好是西安地铁5号线中标,他就能经常回家了。

干工程的,常年奔波在外,天涯处处是我家,那是一个大家。能在自己的小家门口工作,天天能回到自己的小家,那该是多大的奢望啊!

恰在这时,他的直接领导、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北京)工程咨询公司西安分公司经理张宏图来到黄智鹏的监理指挥部。“黄韩侯铁路”工程监理工作就要结束了,黄智鹏知道,这个时候公司领导来监理指挥部一定不是来检查他的工作,而是为着陕西的几个工程的监理项目招标来的,顺道看看大家,体现领导关怀。于是,他追着张宏图经理打听投标情况,尤其是西安地铁5号线咱们中标没中标?

可是张经理口封得很严实,答非所问,说公司在将要建设的拉林铁路工程监理也投了标,对陕西的几个项目闭口不谈。

黄智鹏对拉林铁路工程监理中不中标并不关心,甚至拉林铁路在什么地方他都还不知道,只觉得拉林铁路距他很遥远。眼下他只关心陕西的几个工程项目能不能中标,他能不能继续留在西安,留在他能经常回家的地方?

张经理办完公事回到西安分公司,黄智鹏竟然也追赶到分公司来,在经理的办公室里还变着法地追问不休。

就在这当空儿,张宏图经理接了个电话。挂了电话之后,张经理掩不住兴奋地告诉黄智鹏:“刚刚接到消息,我们中了拉林铁路监理五标。”

“好啊!那西安地铁5号线,我们中标没有?”黄智鹏还在追问。

“是这样,”张经理这才郑重其事地跟黄智鹏说,“现在可以告诉你了,分公司研究,决定提名让你上拉林铁路担任监理五标段工程监理总监。”

“让我?去拉林铁路?”

“是的。之前因为还没开标,也就没跟你明说,只是吹吹风。可是你一点也不敏感,没有意识到吗?”

“没想到,的确没有想到。”

张经理以充满期望的眼神望着黄智鹏。大学毕业这几年,张宏图一直关注着黄智鹏一点一滴的成长进步,相信眼前这个年轻人一定会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因此他没有急于让黄智鹏现在就回答:“你再考虑考虑,明天我听你答复。”

黄智鹏回到家,急忙打开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上网查询拉林铁路,他这才知道张经理将要派他去的是西藏拉萨到林芝的铁路,那可是青藏高原啊!

接下来,黄智鹏搜索了一连串的关键词:青藏高原、高寒缺氧、生态脆弱、地质灾害、高原反应、青藏铁路精神……

这一整夜,黄智鹏都伏在电脑前搜索、阅读、摘录、思考……他很纠结,明天该给张经理一个怎样的答复?

拉林铁路,去,还是不去?

黄智鹏仔细考虑,在电脑空白文档上列出了不去拉林铁路的三条理由,可随后又在每条理由后面的括号里作了备注:

一是我的家在西安,下一个工程想离家近一点,好照顾家(这是理由吗?干工程谁不是四海为家,哪有天天守在家门口干工程的)。

二是在陕西这边人熟,各方面关系好协调(这个理由好象也站不住脚,干工程的协调各方关系是一种能力,没有这个能力还干什么工程?难道换个地方我就没有协调能力了)。

三是爱人想要生二胎(这倒是天经地义,无可厚非。可是两地分居又不是不回来,不影响生育二胎啊)。

紧接着,黄智鹏又给自己列出了五条去拉林铁路的理由:

一是拉林铁路工程恰好也在自己所在西安分公司的业务覆盖范围。拉林铁路我不上,谁上?

二是“黄韩侯铁路”工程已经完工,收尾工作可以委托他人完成,确切地说,自己正处于“待业”状态。拉林铁路我不上,谁上?

三是青藏高原高海拔高寒缺氧,不是谁都能上得去、干得了的。在组织领导的培养下,自己已成长为公司最年轻的工程监理总监,论身体条件最好,正年轻力壮。拉林铁路我不上,谁上?

四是孩子已经上小学了,爱人在家工作也不忙,家务负担也不重。拉林铁路我不上,谁上?

五是刚刚参加了党组织进行的“三严三实”教育,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党员领导干部要做到“既严以修身、严以用权、严以律己,又谋事要实、创业要实、做人要实”。组织上决定让我上高原谋事、创业、做人,这是对我的考验和信任,给我创造一个更快成长起来的机会。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理应无条件服从组织决定。拉林铁路我不上,谁上?

第二天不等上班,黄智鹏就早早地来到张经理的办公室门口等着。张经理望着黄智鹏有些红肿的眼睛,有些心疼地忙招呼他先进办公室坐下再说。可是黄智鹏还是迫不及待地跟着张经理边走边说,把他后面列出去拉林铁路的五条理由一古脑儿地说了出来,前面三条加了备注的“理由”一字未提。

进到张经理办公室,张经理先给黄智鹏倒了一杯水,听黄智鹏将他的五条上山的理由又讲了一遍,没有立刻表态。虽然铁路历来半军事化管理,人员调动令行禁止。但是公司领导这次在研究派谁上高原的时候,考虑到高原的严酷环境对人的身体条件有着严格要求,还是决定一定要征求本人意见,在身体条件许可的情况下,也要本人自觉自愿,不能强迫命令,这充分体现了人文关怀。眼下黄智鹏虽然表态上高原,张经理还是追问他:“家里有什么困难没有?你爱人同意了吗?”

“我工作上的事,爱人从不干涉。她会支持我的。”黄智鹏其实根本就没跟爱人商量。事后爱人为此责备他,他“嘿嘿”一笑就过去了。他爱人明白这个道理,既然嫁给了干工程的,就意味着一同去奉献!

“你准备好了吗?”

“没问题。高原,我不上,谁上?”黄智鹏信心十足,再次当着公司领导的面拍了胸脯。

西安分公司将黄智鹏任铁科院(北京)工程咨询公司拉林铁路指挥部工程总监的提名上报铁科院,铁道建筑研究所韩自力所长特意给黄智鹏打来电话,叮嘱他:“拉林铁路地处青藏高原的雅江峡谷地带,地质条件复杂,地质灾害频发,有些困难超出你的想象。你要把困难想得充分一些,把准备工作做得更扎实一些。不过,你放心去,大胆干。铁建所的专家技术团队会倾力为你提供技术支撑和保障。”

有铁建所领导的支持,黄智鹏的底气更足了。就这样,2015630日,拉林铁路全线开工之际,黄智鹏带着他的工程监理团队来到拉林铁路,面对青藏高原纯净的一尘不染的蓝天白云,想到即将迎接的新挑战,第一次上到高原的黄智鹏掩饰不住内心的激动,兴奋地对着旷野大喊——

青藏高原我来了

然而,高原并不因为来者的热情而变得温柔和顺。你来,或者不来,高原都在那儿,冷峻而严酷。

黄智鹏兴奋之后,感到大脑一阵晕眩,头痛欲裂,几乎昏倒在地。幸好同事在一旁扶住他,递给他一瓶便携式氧气罐赶紧猛吸两口,才算缓过来。

高原的这个“下马威”,让他意识到尽管大家上高原前都做足了功课,安排大家都做了体检,对高原已经有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也千万不能轻视高原,而是要敬畏高原。兴奋地高喊一声“我来了”不是我们的目的,我们的目的是要在高原站稳脚跟,干出业绩!站都站不稳,还怎么干出业绩来?

于是,上了高原他这个工程总监“监理”的头等大事,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他知道必须先稳住后方、安定队伍,才能管好前方、监理工程。他们租借了一栋小楼做监理办公室、试验室兼职工宿舍,先安营扎寨,把“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北京)工程咨询公司拉林铁路指挥部”的牌子亮出来。

安顿大家住下来之后,黄智鹏先抓职工高原医疗保健和办好职工食堂。指挥部配备了高原保健箱,常备红景天、高原安、诺迪康、丹参滴丸等高原用药和医用氧气瓶,在山南市联系了定点医院,切记预防高原病的发生。

高原气压低,烧水到摄氏80多度就开锅了,用常压锅煮饭夹生。黄智鹏派人专门买来适用于高原的压力炊具,安排专人每天到山南市采买新鲜副食蔬菜水果,厨师变着花样给大家改善伙食,一周菜谱不重样,保证大家吃得好、吃得香,才能吃得饱。黄智鹏还安排有高原生活经验的同志给大家讲解高原工作生活注意事项,他结合自己的高原感受,总结出在高原“动作要慢、说话要轻、干事要稳、睡觉要静、心情要平”的二十字口诀,传授给大家,要大家不要大意,要敬畏高原。

黄智鹏和他的监理团队很快由初上高原的兴奋平静下来,他们在高原站稳了脚跟,便开始向高原挑战,向极限挑战。

铁科院(北京)工程咨询公司拉林铁路监理部所中的工程监理标段是全线最长的第五监理标段,全长70公里,线路穿越五条活动型地质断裂带,多条隧道有风积沙、冰碛层、软弱围岩大变形等多种严重地质灾害。工程监理的任务,就是在高原复杂的地质条件下,依照法律、行政法规及有关的技术标准、设计文件和工程承包合同,对施工单位在安全质量、施工进度和建设资金使用等方面,实施有效的控制和监督。对工程施工不符合工程设计要求、施工技术标准和合同约定的,有权要求施工单位整改;对工程设计不符合建筑工程质量标准或者合同约定的质量要求的,有权报告建设单位要求设计单位整改。简言之,就是建设单位的投资用得对不对?设计单位的线路站场设计得行不行?施工单位干得好不好?工程监理都要过问,实施有效监管。

责任重大啊!队伍安顿下来之后,黄智鹏就要带着监理人员沿线现场踏勘线路。有几个没来过青藏高原的年轻人,刚刚从最初的高原反应缓过来,又是“满血复活”地一起窜掇着跟黄智鹏“请愿”说:“黄总,沿线施工单位也都刚上高原来,多数都还在搞临建,施工还没正式开始,我们去现场也没得什么活儿可监理的啊!还不如乘这个空档儿,我们好好地四处转转看看,都没来过青藏高原……”

说这话的人都觉得自己没底气,说到最后自己都不好意思大声了。

黄总笑了笑,没有驳回年轻人的请求,说:“好啊,我也第一次上高原,正想看看高原美景呢,我们一起走着!”

监理部所在的西藏山南市是西藏古文明的发祥地之一,这里有着太多太多西藏的“第一”:西藏第一座宫殿——雍布拉康、第一座佛堂——昌珠寺、第一块农田——索当、第一座寺庙——桑耶寺等。黄智鹏带着监理部一行人,没有去这些有着浓厚历史文化背景的景点,而就近去了被称为“西藏民主改革第一村”的山南市昌珠镇克松村。

在西藏民主改革前,克松村是大农奴主索康旺青格勒的所属庄园。庄园里农奴和奴隶被当成“会说话的牛马”,承受着沉重的差役负担。1959年,具有划时代意义的西藏民主改革就是最先从克松村开始的。当年翻身农奴烧毁了与奴隶主所签的人身契约,第一次分得了属于自己的土地,开始当家做了主人,从此拉开了西藏历史上最伟大的变革。

在村史陈列室和村党支部早先活动的土坏房里,黄智鹏一行人受到一次深刻的爱党、爱国、爱藏的革命传统教育。大家表示:当年西藏民主改革,使广大农奴翻身得解放,克松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开始了幸福新生活。如今我们将把铁路修进当年西藏最先进行民主改革的这块热土,造福藏区各族人民,使他们过上现代化的新生活,这该是多么有意义的伟大工程啊!大家因此更加感到参加拉林铁路建设,使命光荣,责任重大!

接下来,黄智鹏带着他的监理团队每天步行十多公里,用了八天时间,将他们负责工程监理的拉林铁路监理第五标段70公里线位仔细踏勘一遍。许多隧道洞口开在半山腰上,施工便道都还没有开始修,他们就徒手攀爬到洞口,一定要把隧道洞口位置踏勘清楚,心里才踏实。为踏勘桥位,汽车多次陷进河床湿地的泥泞里,他们就踩着泥水推车前行。有的线路位置前不着村,后不着店。饿了,就啃一口随身带着干面包;渴了,就喝一口冰凉的矿泉水。

监理员小张刚刚大学毕业就上了高原,他说:“过去在学校里,一到集体劳动的时候,我们常说‘苦不苦,想想长征两万五;累不累,想想革命老前辈’,其实那都是在调侃笑谈。这回到了拉林铁路,我才真正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

一路踏勘,黄智鹏和监理人员对标段内地质情况掌握到第一手资料,对工程的难点、重点、病害位置、程度都重点做了标记,做到心中有数。

线路踏勘结束了,黄智鹏带着歉意跟大家说:“这些天大家辛苦了,只是可惜没有带大家去看高原风景。”

大家说:“怎么没看到啊?这一路处处都是美景呢!”

说着,大家争相打开自己的手机给黄总监看他们手机里的风景照和自拍照。只见张张照片都有蓝天、白云,绿草成茵、牛羊成群,真是张张都风景如画,堪称艺术照片。黄智鹏一半是羡慕、一半是嫉妒地说:“你们都是在哪照的,我怎么一张都没照啊?”

同事们打趣说:“您眼里只有线路,哪有美景啊?”

黄智鹏望着远方的高山和高山下的雅鲁藏布江水,深情地说:“不久的将来,大家都将亲眼见证,拉林铁路建设者将在这里的美景上再增添一条钢铁大道,我到那时候再照吧,一定照得比你们现在的照片更好、更美!”

说着他又兴奋起来,朝天大吼一声——

来吧,让我们一起撸起

袖子加油干

黄智鹏实话实说告诉我们:“在工程界有句揶揄监理的话说,‘工程是干出来的,不是监理出来的’。可是我们不信这个邪。我们上高原来,就是要和拉林铁路参建各方一起撸起袖子加油干,为藏区各族人民共同建设这条致富路、幸福路!”

我们在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采访的时候,从指挥长到部门负责人都说,每次总指下现场检查指导工作,在铁科院拉林铁路监理部总找不到总监黄智鹏,不用问,黄总监准是在工地、在现场。他说:“监理工作就是三控三管,控制建设投资、施工进度、工程质量;管安全、管合同、管信息。这些工作哪样儿是在办公室就能完成的?不到工地,不去现场,怎么监理?”

20156月开工不久,监理人员就发现拉隆隧道施工光面爆破质量差,初期支护喷射混凝土平整度不够,二衬混凝土外观质量也不符合要求,混凝土施工缝错台严重。监理人员立刻将这些问题向总监黄智鹏作了报告。

这些问题引起的黄智鹏的警觉。按说目前我国隧道施工技术已经很成熟,标准化作业程序也很规范,偶而发现个别环节出现问题,监理人员可以当场纠正。拉隆隧道施工多个环节同时出现问题,就不能小视了。为了搞明白问题出现的原因,黄智鹏带着监理人员赶到隧道施工现场。他先察看了隧道爆破掌子面、初期劫掠喷射混凝土和二衬外观等施工情况,果然监理人员反映的问题存在,然后他叫来施工负责人,还没等他问责,施工负责人就已经表示知道理亏,立刻停工整改。

“知道理亏在什么地方了吗?”黄智鹏继续追问。

“真不知道。我们都是按规范按要求施工的呀!”施工负责人也感到委屈。

“你都不知道错在什么地方,怎么整改?”

“那您说怎么整改,我们就怎么整改。听总监的。”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你们问题出在哪里?”

黄智鹏是实话实说,施工负责人是无话可说,大家等着总监发落。可是黄智鹏没有简单地下令整改,而是让继续施工。他知道只有通过现场观察,才能查找到问题发生的原因,有针对性地整改。出现问题的原因不找到,就是停工也枉然。

于是,隧道施工继续,黄智鹏带着监理人员对主要施工环节工序现场全程盯控,留取施工资料,组织相关人员进行分析,查找存在问题的原因。工法,没毛病;工序,也规范;作业,还标准。那么问题究竟出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在攻克安全质量难关的日子里,拉隆隧道施工掌子面的工人说:“这些天我们身上多少汗,黄总监身上就有多少汗,只多不少。”“看他在隧道里干活的样子,哪里象个总监,他就象我们的带班人。”

这才是现场工人对黄智鹏最好的评价。

高原冬季严寒,许多路基、涵洞以及车站等露天作业不能进行。为了确保工期,有些工点施工不能停,还得在冬季继续施工。为此,黄智鹏专门召开会议,请施工单位参加,结合本标段的工程特点,明确冬季施工的具体工点,确定冬季施工内容,研究必须采取的冬季施工保温和养护措施。会后,黄智鹏带领监理人员逐个工点踏勘检查验收。明则桥连续钢构梁正准备冬季混凝土施工,监理人员发现混凝土保温养护措施不到位,黄智鹏要求停止施工,立刻整改。现场工人有人不以为然,觉得监理小题大作了,说:“混凝土冷一点怕啥?又不是人,还能冻感冒了?”

俏皮话逗得大家哄堂大笑。黄智鹏一点也不气恼,耐心地给大家讲道理说:“人冻着了还会叫冷,混凝土冻着了可不会说话,可是后果很严重,会变成一包渣。这样的桥墩建起来,能跑火车吗?火车走上这样的桥你还敢坐吗?”

黄智鹏当总监就不怕唱黑脸。在他的坚持下,明则桥暂停施工,集中强化冬季施工防护措施。

停工四天后,黄智鹏带着监理人员再次来到明则桥施工现场,检查冬期施工保温和养护措施都到位了,能确保大桥施工质量了,这才下令继续施工。

2016年汛期,绒乡雅鲁藏布江特大桥的栈桥经住了雅鲁藏布江洪水的考验,安全渡汛,没有影响到辅助便道的施工。偏偏在这时,总监黄智鹏现场召集施工方开会,明确汛期过后使用栈桥的检测内容和检查的项目。

一位大桥施工负责人感到这个时候检测栈桥是不是多此一举啊?对黄智鹏说:“汛期的大风大浪,我们的栈桥都经过了。如今汛期都安全渡过,没病没灾地这时检测什么?不是没事找事么?”

黄智鹏听到后不恼不怒,而是说:“走,我们大家到栈桥去看看再说。”

一行人到了栈桥,桥面天天通车,看不出有什么变化。那位负责人说:“这不好好的嘛!”

黄智鹏要大家弯下身子钻到到桥下仔细查看,果然有的螺栓经洪水浸泡,已经生锈;有的经不住天天震动,出现松动。刚才说风凉话的同志也有些吃惊,忙说:“意想不到,意想不到!”

黄智鹏这才耐心地解释:“正是因为栈桥经过一个汛期洪水的冲刷浸泡,现在情况如何,我们心中无数。眼下汛期过了,正好对栈桥作个健康体检,该补强的补强,改加固的加固,为的还是确保施工安全啊!”

大家不知道,前一天黄智鹏就已经来过栈桥,先行检查过了,才有了今天的发言权。这番话在大家看过现场之后说出来,更让人心服口服,一致同意黄总监的安排,结合规范要求和现场施工特点,由监理人员会同施工单位一起对栈桥进行逐项检查,确保了汛期过后大桥施工的安全。

20161230日,藏噶隧道出口掌子面施工至DK172+824时,发生严重的突水、涌砂,涌砂量约二千多立方米,突水量约每小时五百立方米。监理部总监黄智鹏接到施工方报告后,第一时间赶到现场,及时启动应急预案,指导现场人员和机械安全撤离,并对现场涌水采取临时外排措施,未造成机械设备损失和人员伤亡。

黄智鹏对监理工作的理解是:“监理监理,不光是要帮着施工方打理、治理,最重要的还是要对工程施工实施有效的监管、监督。这时候,就需要唱黑脸,不能讲哥们义气、留兄弟情面。”

2017311日,黄智鹏沿监理标段线路巡检,当走到K137+472涵洞过渡段时,他发现填筑作业没有分层碾压,于是他停下来认真检查,又发现填筑材料也不符合标准。于是他让相关负责人到现场来,恰好相关负责不在现场。这一连串的严重违章,令黄智鹏真的发怒了。他立刻行使总监理工程师的职权,当场下达停工令,然后在工地上坐等施工负责人到现场来。

半个小时过后,施工负责人气喘吁吁地赶到现场,直向黄智鹏陪笑脸、道不是,表示晚上请黄总监一起坐坐,请他吃饭。黄智鹏却一点也不留情面,当面拒绝他的宴请,还狠狠地批评了他,责令他立刻安排返工重来,一切损失自行承担。同时,安排监理人员现场盯控整改,消除质量隐患。事后,黄智鹏召开专门会议,按照相关责任作了严肃处理。

事后,有朋友好心劝黄智鹏凡事别太较真,也给自己留个后路。黄智鹏说:“工程监理干得就是个较真的活儿。如果我今天给自己留个后路,那对拉林铁路工程安全质量来说,可就是一条绝路啊!”

工程监理,该严则严,当宽则宽,有时也设身处地地为施工单位着想,办实事、解难题。通过监管发挥建设单位与施工各方之间的桥梁和纽带作用,这也是黄智鹏一贯坚持的监理理念和做法。

20176月,德吉隧道进口风积沙施工中出现大量漏沙。施工单位凭经验改变工艺工法,自行打管棚支护,继续施工。黄智鹏发现之后,认为地质情况与线路设计不相符,原有的工法不能继续下去,应当先停下来,做好防护。与此同时,他替施工方着想,积极向建设单位作了汇报,总指在现场召开了建设、设计、施工、监理四方会议,共同踏勘风积沙病害情况,及时变更设计,将原来超前支护的工法调整为水平旋喷桩工法重新开始掘进,同时对初级支护和二次砌衬进行加强,使风积沙区段施工平稳渡过。

黄智鹏就这样以勤奋的工作和出色的业绩,赢得了中国铁路总公司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的赞誉和肯定,当他得知我们是总指领导安排来采访他的事迹时,他却谦虚地说不出个一、二、三来。我们提示他讲讲个人是怎么做的?做出哪些成绩?他还是谦虚地说——

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铁科院(北京)工程咨询公司拉林铁路指挥部是一个年轻的工程监理团队,平均年龄三十多岁,总监黄智鹏只有34岁,他的年龄比团队的平均年龄还要小。他们的监理团队许多监理工程师、技术员都在“兰新线”、“向蒲线”、“黄韩侯线”等铁路项目干过工程监理工作,富有监理经验。有的同事本来就和黄智鹏一道在“黄韩侯线”做工程监理,听说公司派黄智鹏要来青藏高原干拉林铁路,主动找到他,要求跟他一起上高原。他们说:“就是冲着黄智鹏这位工程总监来了,和他一起干,痛快!”

他们的监理团队也有许多年轻的大学生,大学刚毕业就来到高原,在拉林铁路得到很好的锻炼,很快成长起来,在监理工作中能够独挡一面。他们感到在铁科院拉林铁路监理部工作苦点、累点没啥,关键是心情舒畅,能学到东西,有发展进步空间。

铁科院拉林铁路监理指挥部两位副总监万予兵和贾斌是监理部的两个老大哥,都比总监黄智鹏大十多岁,一个分管安全质量管理,一个分管技术资料管理,就像总监的左膀右臂,积极主动地支持配合黄智鹏的工作。而黄智鹏对他的这两位老大哥副手也非常尊重,三个人分工明确,配合密切,有事大家一起商量,工作起来顺心愉快。

铁科院铁道建筑研究所的专家团队也给予了拉林铁路监理部以强有力的技术支撑。韩自力所长要求黄智鹏每月向研究所提交一份技术报告,对工程上的技术难题留取视频资料,经常了解工程进展情况。铁科院铁道建筑研究所的专家团队对监理标段内德吉隧道出口的400米长、最大埋深120米的风积沙,藏嘎隧道960米处的冰碛层、二号横洞的软弱围岩大变形等地质灾害的处理,都及时给予了技术指导,帮助前方监理团队一道攻克工程难题。2017818日,所党委书记刘晓光、工会主席朱长华代表所党政工团专程来到拉林铁路监理指挥部检查工作,慰问职工,了解队伍人员思想状况,关心他们的高原工作生活,给他们鼓劲加油。

黄智鹏在生活上给大家以人文关怀,在工作上给大家以信任支持,在困难时给大家以热心帮助,以令人信服的领导力将大家凝聚在高原,安心在拉林,奉献在青藏。

拉林铁路监理五标段的工程监理工作之所以能得到建设单位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的肯定和赞扬,得到设计、施工单位的支持和配合,大家说:“这是因为我们有好的领头羊!”黄智鹏却说:“还是因为我们团队有力量。”

这位拉林铁路全线最年轻的工程总监理工程师黄智鹏说:“在雪域高原拉林铁路建设工地上,我们既代表建设单位监控工程质量,又帮助施工单位又快又好地完成施工任务,还和设计单位一道共同完善工程设计;既让业主放心满意,又让设计、施工单位心情舒畅。为造福藏区各族人民的共同事业和理想,我们工程监理就是要做业主和承包商之间的纽带和桥梁!”

这会儿,黄智鹏的手机响了,他抱歉地说:“不好意思,爱人打来的”。他走到门外接听妻子的来电,只听到他先是小声地不停在说:“回不去,回不去,真的回不去!”说到最后,好像有些生气地大声说:“回不去就是回不去!”就把电话挂了。

再回到办公室,见我们满脸疑惑,他不好意思地解释说:“家里有点小事,爱人让我回去一趟。可是这会儿工地正在入冬前的紧张施工中,我怎么能回得去?工程工期比天大。家里的事再大,也大不过天呢!”

眼下,在这位拉林铁路工程总监的眼里,只有“工程至上”,“事业第一”,已经容不下家长里短的小事了。黄智鹏把工程看得比天大,其实比天大的还有,那就是他对工程职责敢于担当的胸怀,堪比青藏高原辽远雄阔;他对心系拉林铁路奉献藏区人民的一往深情,比雅鲁藏布江水更源深流长……

责任编辑/卢旭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