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2月号 >> 阅读文章

一个人的GDP---【李七修 】

2018-06-19 09:27:5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86

 李七修 

在胶东半岛,安家正可谓名人。胶东半岛作为地理概念,是指胶莱河以东地区,行政区划分是现在的烟台市和威海市。

安家正今年78岁,退休前是烟台职业学院教授。对于他的评价褒贬不一。称赞他的人给予了很高的评价,说他教书育人,桃李满天下,是胶东地区文化的守望者,胶东地区民俗文化的活字典,胶东地区史志的带头人。对他有看法的人,态度也很鲜明,说他狂妄自大,口无遮拦,说话不分场合地点,不考虑别人的感受。

安家正也有自知之明,想改正自身的毛病,从年轻的时候就想改,改了一辈子还是改不了,有一个成语叫,秉性难改,挺适合他的。

人类的遗传基因,在安家的三代人体现的淋漓尽致。

安家正的祖父安惠民,是烟台市芝罘区大疃村人。在登州府(今蓬莱市)考中秀才,同科的还有赫赫有名的吴佩孚将军。1909年仅28岁的安惠民就选为烟台市芝罘镇镇长。1922年任大连市家族企业“成裕昌西记”油脂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

安惠民为富仁慈,1931年烟台市社会捐了3万多块大洋,创办新民小学,他个人就捐了2800块大洋。安惠民在烟台很有地位和威望,但也很清高。国民党时期和日伪时期,政府都劝他出来做官,都被安惠民回绝。19458月烟台市第一次解放,烟台市主要领导孙端夫、于谷莺登门拜访他,向他宣传共产党的有关政策,一向清高的安惠民,被共产党的政策和领导干部水平所折服,马上捐了两处自家的工厂,买了600万斤玉米救济难民,为烟台市政府解了燃眉之急。

194710月国民党军队第二次占领烟台前夕,烟台市长姚仲明(后任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三次登门劝他随烟台市机关转移到农村怕他遭迫害。安惠民却坚决地说,我年纪大了,天不怕地不怕,北洋军阀、日本人、国民党都见过,他们都没有什么了不得的,不用躲。国民党军队占领烟台后,市长丁庭曾多次携重礼登门聘请他出任烟台市副市长,他都以身体有病为由拒绝,最后干脆来了个闭门谢客。

安惠民与吴佩孚是同科考取了的秀才,吴佩孚在发迹的时候,有一年回蓬莱省亲路过烟台,特地到烟台东福里去拜望这位同科好友。当卫兵在门口通报,吴大帅前来拜访!安惠民马上回答道,我只认年兄,不认大帅。吴佩孚听了并没有生气,只得在胡同口下马,徒步到了安家,安惠民出门迎接,两人执手相言甚欢。

1924年直奉战争时,冯玉祥临阵倒戈,吴佩孚惨败,冯玉祥悬赏5万大洋,缉拿吴佩孚。吴佩孚辗转千里,逃到烟台安惠民家避难。安惠民冒着掉脑袋的危险,毫不犹豫将吴佩孚藏在自家,每日酒肉款待,多日后才将吴佩孚送走。19345月冯玉祥来到烟台,烟台商会设宴款待,众人敬酒多是溢美之词。轮到安惠民敬酒时,因为他从内心瞧不起冯玉祥背叛吴佩孚的行为,在宴会大厅当着烟台各界名流的面说,焕章兄(冯玉祥字焕章)你和子玉相比(吴佩孚字子玉)你是小人,子玉是君子。此言一出,满座皆惊。冯玉祥尴尬得很,当着众人面又不好发作,而安惠民谈笑自如,继续敬酒。

安家正的父亲安邦瀛,大家根据他的性格背后叫他安邦硬(瀛)曾在北京辅仁大学经济系深造时,热心社会公益,被选为“鲁籍学生联谊会主席”。烟台第二次解放前夕,他带流亡学生逃至青岛,响应地下党的号召留在青岛,担任青岛师范学校首任语文教研组长。

安家正从记事起,父亲的为人师表行为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一生。一家五口人住在一间不足十平方米的平房,父亲仍用一床被单隔出了不足三平方米的独立空间,放一张三抽桌用来批改学生作业。安家正有时半夜醒来,看到床单外面的灯光下,母亲用小锅炖土豆正冒着热气,知道那是母亲给父亲准备彻夜批改作业的夜餐。父亲给学生写的批语,有时比学生的作文还长。安家正有时劝父亲不必那么认真,父亲却说,不如此,焉能“犁庭扫穴”,安家正随口又说了一句,学生也未必细看。却引起了父亲的高谈阔论“我要为人师表,今日之生乃他日之师,我做‘懒虫’何以师为?我也知道打个总批,几句套话,省事省力,然于学生又有何得?我不能误人子弟,一代不足,又复二代!”

安家正和母亲的劝说,丝毫没有影响父亲对学生授课的执着。一次安家正问几个常来家里的学生,我爸给你们作文写的那么多批语,你们都看吗?学生却漫不经心地说,有时候也看。安家正心酸想哭。最让他不可思议的是学生都已考上大学了,父亲还把学生高考前写的作文批改完后,用挂号信寄到学生就读的大学里。

父亲并没有因为教学认真优秀,受到认可和尊重。性格决定命运,因为父亲脑子“一根筋”,刚直不阿,因此一生坎坷,受尽磨难。

1962年父亲从曲阜师院下放到莱阳一中,“文革”中在莱阳也饱受了折磨。但他在莱阳的教育系统却赢得了好的口碑。莱阳市委书记是位尊师重教的好领导,他听说莱阳教育界有这样一位“祖师爷”泰斗式的人物,利用清晨时间去造访。到了父亲的家门口。随行的姜秘书连按门铃三次,不见有人开门。门外的书记和秘书很清楚地听屋内传来收音机声音。停了片刻秘书只得翻墙而进。眼前的情景秘书惊呆了,只见安邦瀛仰卧在炕上,捧着半导体收音机全神贯注地在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纸摘要节目。姜秘书说,李书记来看你就在门外,你怎么不开门?安邦瀛摆摆手说,我正在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报纸摘要节目,每天都是雷打不动的,你们又不是不知道。直到广播摘要节目结束后,他才把李书记让进屋。

有着安家遗传基因的安家正也做过类似的事。

那是安家正在文登一中当教师的时候。县委书记是位爱才尊重人才的领导,他听人介绍文登一中有位安老师,不但书教得好,而且知识渊博是个很有个性的人,特地设家宴招待安家正。县委书记在家中请一位中学普通教师做客,无论从哪方面讲,被请的人都是很引以为豪的事。两人坐下后,县委书记怕对方拘束,便开玩笑地说,老安,你是我担任县委书记后,在家请的第一位客人,你应该知道这其中的份量。听了县委书记这番话,无论是谁都会是一副受宠若惊感激涕零的样子。但安家正却这样回答书记,书记同志,我大学毕业后就来文登教学已经20多年了,我把人生最宝贵的青春年华都献给了文登教育事业,书记大人请我吃一次饭又算得什么?

县委书记听了以后并没有生气,反而夸安家正讲得好,果然是个有性格的人,只有你安家正才能讲出这样的事,来,我敬你一杯。

安家正从小聪明过人。1958年在青岛上高中,学校举办的春节联欢会上,安家正创作了一个独幕小话剧《大拍卖》。参加了青岛市举行戏剧会演,《大拍卖》没想到演出后轰动了全青岛市文艺界。《大拍卖》剧情很简单,一个资本家误解了党的公私合营政策,认为所有的个人财产都要充公,所以把家里的财产包括太太的软细,全部拿到拍卖行拍卖,当得知党的公私合营政策不是这样时,资本家后悔莫及,跑到拍卖行时,见自己所有的财产都拍卖光了,只剩下一把尿壶,资本家悔恨莫及。《大拍卖》构思奇妙,戏剧矛盾突出,语言幽默,人物性格突出,具有轻喜剧风格。由青岛市文联戏剧家协会和青岛市话剧团组成的专家评委,给予了《大拍卖》高度评价,被评为唯一的一等奖。那时还没有电视,青岛市人民广播电视台连续滚动播出《大拍卖》录音实况一个周,谁都没想到《大拍卖》的作者是一个19岁的高中生。

学校的领导和老师看到了安家正这方面才华,决定让他报考中央戏剧学院。安家正放弃了高考理科的功课,一头扎进了莎士比亚戏剧和世界戏剧史的研究中,阅读了大量的世界戏剧名著和有关中国戏剧方面的书籍。胸有成竹地准备迎接中央戏剧学院的考核。天有不测风云,1960年全国性的“饥饿灾荒”导致了中央戏剧学院停止招生。距全国高考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再重新复习理科功课已经来不及了,安家正只得根据自己复习功课的状况报考文科了。就这样在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安家正高考文科的分数全省排第二名,山东大学历史系本想录取他,只因他家庭成份关系,被曲阜师范学校录取。

1965年是安家正大学毕业后分在文登一中执教第三年,他担任高中高三毕业生的语文课。正到学校厉兵马准备迎接高考的时候,12月份学校接到上级有关部门通知,让高三级正在上的古典文学课停下来,改成上毛主席著作课,离高考的时间不足半年,这是个非常棘手的问题。语文组的三位老师政治面貌特别均衡,组长张老师是党员,安家正是团员,另一位刘老师是国民党员。安家正和刘老师的意见比较一致,古典文学课不能停,文科高考的科目中没有毛主席著作内容。高考是决定一个人命运的大事,责任重大,耽误了谁也担当不起,不能误人子弟。组长张老师社会经验丰富老到,听了他们二位的意见并没有马上表态,沉默了一会儿说了一句,我请示一下校工作组吧。那时县里派到学校的四清工作组是最高权力机构。

第二天,组长张老师对他们俩只说了一句,继续上古典文学课吧。

过了不到3个月的时间,文化大革命风暴席卷全国各地,全国高校招生中断了。高二有个姓张的学生贴出了大字报,把这件事揭露出来,并揭发说是那位刘老师不同意上毛主席著作课。安家正一听心急如焚,马上写出了大字报贴在那位语文组长张老师的窗外,用意很明显是让那位张老师站出来说清事情的真相。他的大字报浆糊未干,就被否定他的大字报覆盖了,他写了三次覆盖了三次。谁都不会相信党员身份的张老师不同意上毛主席文选课,只有国民党身份的刘老师才能做到,这位刘老师因这项无须有的罪名被关进了牛棚。

这件事在安家正的心里一直是个阴影,随着时间转移,阴影一直没有抹掉。1982年临调烟台前,安家正专程去了一趟文登县委,找到有关部门,写下证明材料,要求给刘老师平反恢复待遇。这就是安家正。

在文登一中有人称安家正和夫人邹淑香是“百元夫妻”。他和夫人都是大学本科生,按国家规定每人工资是50.00元,当时普通的工农出身的教师工资是32.50元,工资高也成了人们嫉妒他俩的理由。“百元夫妻”成了他们的代名词。

学校“革委会”头头想整安家正,观察了好长时间找不到理由。发现这个人不喜欢和别人闲聊,也不喜欢外出游山玩水,吃过饭就泡在图书馆里,看书籍卡片。休假日骑上自行车到乡下农村庙里转转,山庵逛逛,没有什么小辫子可抓。于是就把他派到文登偏僻的宋村公社,宋村中学担任历史课老师。那时全国处在一片停课闹革命状态,历史课连课本都没有,编历史教材的几个全国著名的历史学家不是“畏罪自杀”,就是关进了牛棚里。用他们的教材无疑是替“牛鬼蛇神”翻案。安家正决定专讲农民起义,从陈胜吴广起义一直讲到太平天国。安家正记忆力强,这段历史根本不需备课有讲义,早就背得滚瓜烂熟。讲台上的安家正,神采飞扬,声音洪亮,抑扬顿挫,声情并茂,历史人物被描述得惟妙惟肖,课堂上的学生们听得都入迷了,每堂课都爆满,历史课成了宋村中学最受学生欢迎的课。

望着台下同学们一张张天真活泼的笑脸,安家正的心里很酸楚,他真想对同学们说,老师讲的不是真正的历史课,老师也是逼上梁山的。“文革”结束后,安家正骑着自行车专门去了一趟宋村中学,向听过他历史课的学生做了检讨,还原了历史课本来的面目。

一座城市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繁荣景象是看得见的,一个地方的GDP是能计算出来的。而提高一座城市百姓的文化素质而非一日之功,安家正听完一场音乐会感触更加深刻。

八十年代初,由著名指挥家李德伦先生带领的中央乐团,来烟台演出交响乐《二泉映月》,那时的烟台文化设施很落后,全市找不到一个能够接待中央交响乐团的演出场所,最后只能勉强安排在西南河体育馆。体育馆是六十年代初的专为体育赛事而建,演出交响乐的效果可想而知了。当《二泉映月》演奏到第二乐章时,中间有个长时间的停顿,象征着民间艺人瞎子阿炳在黑暗中踽踽摸索着前行,寻找音乐创作的灵感,台上的演奏员都沉浸在音乐气氛中……观众认为这一乐章演出结束了,便抱以热烈的掌声,气得李德伦先生拂袖而去。坐在观众席的安家正真有些无地自容,深深地为烟台观众的文化素养而感到羞愧。回到家里连夜写了一篇短文登在烟台日报上,题目是《德伦先生,请谅解》,大意是请德伦先生谅解,不要埋怨烟台观众修养差,主要是烟台观众接触交响乐太少了。

1985年,安家正接到《中国连环画报》的通知,告诉他写的连环画报脚本《征袍姻缘》,获得了首届《金环奖》,请他到北京来领奖。他很兴奋,这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进北京,有些像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到了北京站,他找到了举着牌子接他的责任编辑,只见那位编辑一挥手,一辆漂亮的上海牌轿车驶到了他的面前。他心里想,到底是北京大城市,连刊物的一名普通编辑都有专车(车是会务组租的车),他住进了建国门桥东二环的大雅宝空军招待所。住下后才知道,这是拨乱反正后全国28家连环画报举办的首次大奖。文学家,连环画家名家如云,济济一堂,只记得同他一起站在领奖台的作家有吴若增,给自己文学脚本插图的是中国连环画泰斗贺友直,全国几百件作品只有17件作品获奖,而他获得的是为数不多的创作脚本奖。

在北京领奖后,一位喜欢收藏中国青铜器的英国人找到了安家正还有湖南一位获奖的赵先生,想以1万美元的价格分别买下青铜器做的奖杯。奖杯的设计是出自中国著名设计赵焕章先生之手,很有创意和特色。根据当时美元与人民币兑换汇率,大约是8万多人民币,确是个诱人的数字,湖南的那位赵先生有些动心了,同那位英国人在商讨价格。安家正却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那位英国人。他觉得这奖杯是对自己在学术方面肯定的标志,无法用钱来衡量,也是多少钱也买不到的。随着岁月的流逝,那只奖杯和他主人一样,失去往日的风采,尽管锈迹斑斑,仍在高高的书柜上挺立着。

著名爱国诗人龚自珍说,欲灭其国,先灭其史。安家正看到有的地方官员重经济轻文化,眼睛只盯着GDP,心急如焚,他见了领导就呼吁,逢会必讲,不管别人爱不爱听,更不看入会领导的脸色发言。有好多研讨地域文化和地方史等方面的会议,因领导在场,人家怕他“狂轰乱炸”,引得领导不满意,只好把这位“胶东地域文化”的活字典拒绝在会议外,人们曾领教过他的“风采”。

有一次,安家正被邀请参加王懿荣发现甲骨文100周年座谈会,会议快结束的时候,轮到领导做总结发言,免不了要提到近几年烟台文化发展所取得的成就,本来就对烟台文化发展有一肚子气的他,没等那位领导谈了几句,就毫不客气地站起来打断那位领导的讲话,你不要再讲烟台的文化发展啦,烟台的文化设施还不如解放前,群众剧场拆了改成放电影多功能厅,老丹桂戏院改成了白天鹅宾馆,你还有什么资格大谈烟台文化发展的成就……弄得那位官员很尴尬。本来这件事也就完了,没想事过不久,安家正又找到那位官员,大家都以为是向那位官员做自我批评表示歉意,不料他又放了一炮,烟台文化设施落后是历史遗留下的,你刚来与你没有什么责任,你这样级别的官员负不起这个责。很实在的话,让人听了不舒服。

安家正知道无法改变别人,只能以自己的实际行动,为胶东民俗文化遗产和史志尽微薄之力。

烟台某高校的一位负责同志很早就着手在搞《胶东通史》,为了避免名称撞车,安家正在《胶东通史》后面加了“演义”两个字。

谁也没想到,安家正为了书写《胶东通史演义》差点搭上了命。

《胶东通史演义》提纲即将完成的时候,200826日由于写作过度劳累,安家正突发脑梗住进了医院。

原来精神充沛,身体健康,说话声音洪亮的安家正,身体恢复后用他自己的话说变成了一个五子登科的人,眼瞎(右眼失明,左眼只有0.25视力),耳聋(左耳失聪),腿瘸(不能正常行走),大小便失禁。老天爷也可能知道安家正还有书没写完,被他的精神所感动,给他留下仍然是思维敏捷记忆力强的头脑。

住院期间,有位朋友去医院看望他,安家正仍然精神十足幽默地对那位朋友说,我的大脑与别人不同,现在记忆力仍然超群,博闻强记,胜似电脑,百年后可以捐给医院做解剖研究用。我在大学选修课学的是俄语,我现在仍然可以用俄语全文背诵高尔基的《海燕》,不信你听听。吓得那位朋友急忙阻止道,我信,我信你躺着别动。那位朋友走出病房自言自语道,安家正的脑子真是特殊材料组成的。

出院后安家正又重新拿起笔,继续完成他的《胶东通史演义》的写作。这次写作由写字台转到了轮椅,疾病使右手食指变成了瘪的,无法使用电脑,用笔在稿纸上一字一字地写,每天查资料念资料,读书读报这一切都落在老伴邹淑香老人身上。在这里一定得说说安家正的老伴邹淑香老师。

邹淑香老师和安家正是曲阜师院同学。邹淑香是曲阜师院数学系的高材生,两人是在办院报时相识相爱的。自嫁给安家正后,可以说美好的幸福生活没享过,历尽苦难和艰辛。结婚后赶上文化大革命,两人东西分居生活。安家正在胶东半岛东部文登教书,邹淑香在胶东西部莱州教书。第一个孩子快要分娩的时候,安家正骑着自行车带着夫人去医院做检查,由于车技不佳,两个人一起摔到沟里,幸亏夫人和孩子都安全无恙。

儿子出生后,邹淑香生怕儿子的人生像他爸爸,干脆就让儿子随她姓,取名叫邹东明,儿子不姓安,命运可能会好些。

邹淑香每天早晨起来后,不亚于运动场上接力赛的运动员,投入了紧张的忙碌中。做早饭,给丈夫洗漱,换洗丈夫夜晚的尿垫,在安家正大小便失禁的那些日子里,安家正的身上和小屋里从未闻到异味。把安家正扶在轮椅上写作,她才匆忙上街买菜准备午饭。每顿饭菜变着花样让安家正吃着可口,下午再坐下给老伴念报纸找资料,一天下来可谓是精疲力尽。为了支持老伴照料老伴写作,她放弃了科研题目,耽误了正高级教师职称的评审,然而,由于口碑好,教学成果显著,仍旧较早地获得“副教授”职称,这一切做得无怨无悔。邹淑香深知丈夫的心愿,生活方面可以凑合,在写作上决不能马虎,丈夫写出来的文字稿,她每字逐句地帮着润色修改。她是丈夫的第一读者,最称职的责任编辑。

老年人照顾老年人,本身就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更何况安家正还不是只坐在轮椅上的普通病人,他要动笔写,他要动脑思考,这就给邹淑香老人增加更多的体力和脑力负担。人的身体是有极限的,人的身体也不能单靠精神支撑着,精神支撑也是有“度”的,单靠精神也是违背科学自然规律的。邹淑香老人终于累倒了,连路都走不了,医院诊断,骨质增生,腰椎脊肩盘突出,需要马上入院治疗。

对于治疗方案,主治大夫主张保守疗法,治疗时间较长,最快也得56个月。如果马上手术时间快,但有风险,尤其对高龄老人来讲手术风险更大。邹淑香老人坚定毫不犹豫地选择后者,老人只有一个信念,及早康复出院,照顾老伴,及早完成《胶东通史演义》写作。

安家正被送进了一家叫夕阳红的农村养老院,“夕阳红”名字好,条件差。养老院刚建起来,一切服务和配备设施尚未健全。伙食差安家正倒不在乎,主要是白天人声嘈杂,夜晚村里牛马嘶叫,搅得安家正无法写作下去。没有办法又托人转到了条件较好的威海老年公寓。

此时的安家正因祸得福了,他在文登教过的学生,好多都成了威海各县市区的领导干部,他们得知当年那位满肚子墨水的安老师住在威海老年公寓,在写《胶东通史演义》都纷纷看望他。尤其是烟台威海两市搞史志的同志,看到了坐在轮椅上的安家正在写《胶东通史演义》,无不为之感动和钦佩,纷纷拿出自己保存多年的资料,史料和出版相关的参考书籍,无私献给安家正做参考,他们都成了安家正的“粉丝”。

老伴邹淑香手术很成功,一个多月后又回到了安家正身边,一切又恢复了以往的正常生活。

安家正坐在轮椅上,历行2年时间终于完成了90万字《胶东通史演义》的写作。

《胶东通史演义》共由四个分册组成:

第一分册,从白石村文化到秦汉。时间跨度很大,漫长的史前社会到封建社会确立、早期。这段历史,远祖广泛存在“鸟崇拜”,春秋的“稷下之学'”令“特区''文化特征有了“基因”。秦始皇嬴政三次东巡,把“草原文化”王霸之气注入胶东文化,所谓“颂秦德”只是“杂糅王霸”,他也正是在胶东调整政策,所以史传“召文台”。汉武帝刘彻八次到胶东寻仙,演出了若干闹剧,然而也正因为他才把“仙道文化”提升到“国家级”水准而根植历史沃土。从而形成了胶东文化的多元性。

第二分册,写魏晋南北朝至元代灭亡,历史跨度一千多年,这一时期正是中国封建社会的成熟时期。跟前一分册比较,帝王不见了踪影,虽说民间传说有唐王东征,其实却是望风扑影。就文化而言,也绝少大师巨擘,汉时尚有郑康成在“经学”上大有造诣,宋时理学已登峰造极,但胶东却罕见硕儒。然后,元代却出现了“和谐理论集大成者”丘处机。丘祖代表的“北七真人”,牟平五个,栖霞、掖县各一个。他们无疑创造了一个胶东文化的高峰。

第三分册写明、清,时间跨度六百年,中国封建社会盛极而衰的末期。清代出现了一个伟大的爱国者戚继光,“戚继光文化”开拓了胶东文化的爱国主义传统,似乎是在加固封建国家的统治机制;但是清初栖霞却爆发了于七农民起义,直接破坏了封建统治。

第四分册写近代,时间跨度近百年。这期间胶东产生了独具特色的“开埠文化”,东西方文化在这里碰撞、扭曲,同时也交流、融合而得到发展。

《胶东通史演义》已由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并获得了烟台市2012年社会科学成果一等奖。

读过《胶东通史演义》的人,无不被书中浩瀚的史料和丰富的地域文化知识所折服,这是一部记载从史前远古时期到近代民国时期7000年胶东历史的鸿篇巨制。填补了7000年胶东历史的空白,为胶东历史树立了一座宝贵文字史册的丰碑。人们更不知道作者安家正是七十多岁的老人,是一位走路靠轮椅,生活靠人搀扶,看书靠人阅读的残疾人,80多万字的《胶东通史演义》是在轮椅,伏在小书桌上,用钢笔一字一句书写出来的。

北京电视台的记者听说安家正的事迹后,专程赶到烟台为他做了一期长达40分钟的专题片,称他为“胶东的司马迁”,胶东半岛最后的“士”的形象。专题片在北京、重庆、延边等地播放后,引起了观众强烈的反响。

胶东籍全国著名作家峻青在医院病榻上,为安家正题下了“热心著通史,冷眼观春秋”,并提笔为他写下了这样的贺信:

家正同志:

昨获《胶东通史演义》获奖喜讯,极慰。虽然,这早已是应有之义,但更令我感动的是,你那为咱们可爱的胶东故乡的这片热土的文化历史而鞠躬尽瘁的崇高精神。信写到这里,忽然发现信上有血,抬手一看,却原来是刚才护士给我拔针后安上药棉,可我还未等到针眼的血凝住就急于写书,以至针口重开又涌出了血水,以至沾到了信纸上。想撕掉它重写,却又感到十分乏力,另又觉得,这血书倒成了无意中形成的佳话,也加重了我对你的祝贺情(大笑)

峻青2012914日于华东医院19

疾病并没有使安家正封笔修养,在这之后,他又继续完成的长篇小说《秦淮悲歌》获得2012年烟台市文学创作一等奖。包括200710月出版的《安家正文集》八卷,这些都是他拿出和老伴多年的积蓄自费出版的。

安家正的一生,对上不献媚,对下不傲视,他那颗知识分子的头颅任何时候都是高昂的,对谁都没低过,有一件事却让他蒙受了耻辱,不得不默默地承受着。

1984年安家正和别人合作自费出版了长篇小说《将星泪》。莱州印刷厂于厂长和邹淑香是同学,此书就委托莱州印刷厂出版。大部分的费用前期都付了,只差2820元钱。1984年的春节前夕,安家正家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来人是莱州印刷厂的业务员,索要剩下的那2820元印刷费。来人话语不多,说明了来意,坐在那里一声不吭,大有不给钱绝不离开之势。安家正和老伴第一次碰到这样的问题。老伴邹淑香连连表示歉意,告诉对方手里的钱确实倒不开,等发了工资或者借到一定奉还,另一位作者骑着自行车在外借了好几天了……任你怎么解释,来者一声不吭稳坐在那里。

安家正和老伴都有些无地自容的感觉,欠钱还钱,天经地义,这个普通的道理面前,安家正心酸欲泪,无言可语,他想起“一分钱难倒英雄汉”这句古话。人要是没有钱,便无尊严可言。

安家正现居住在原烟台教育学院分的福利房。1977年建的水泥混合土结构老房子。面积只有47平方米,卫生间小得刚能容下一个人。来看望安家正的领导和他的学生,费很大周折才能找得到,看着在这样斗室坐着轮椅的安家正,再看看他身旁堆着高高他出版的书,所有人用任何的语言都显得苍白无力。

认真算起来安家正的家庭经济账,经济状况不至于如此窘迫。夫妻两人是1963年毕业的大学生,两个孩子,工作岗位都不错,收入可观。如果安家正年轻时少买书,这些年不自费出书,可能经济状况就会是另外的样子。

别人出书是赚钱,安家正出书是赔钱,这个理财观念需要好好沉思。

采访安家正教授是一个受教育令人感动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让人心酸的过程。每次采访不能超过两个小时,坐在轮椅上的他身体支撑不住。面前放着纸巾,不时地擦着流出的鼻涕和口水。尽管讲得口干舌燥,不敢多喝水,只能偶尔端起杯子一两口润润嗓子,水喝多了上厕所,房间到厕所只有三米的距离,对他来说是件又麻烦又浪费时间的事,整个过程离不开老伴的搀扶,要知道老伴也是70多岁的人啦。

安家正身体透支太大了,信用卡透支可以再充值,对于一个78岁老人透支后的身体再充值却远没有那么容易。

望着轮椅上的安家正,斗室里堆着高高的书籍,寒酸的住所,再聪明的经济学者也算不出安家正个人GDP的准确价值。

安家正现在过得很快乐,生活得也很规律,每天下午到活动中心找人下下棋,离开轮椅不是走两步,而是挪几步。

身体好,脑子好,他还要再写书。

责任编辑/魏建军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