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2月号 >> 阅读文章

攻坚,在路上---【刘光富】

2018-06-19 09:28:30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87

—— 乌蒙山“驻村第一书记”脱贫攻坚实录

 刘光富

 

习近平总书记誓言使中国最后一批4000万贫困人口在2020年全部脱贫;这场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精准扶贫攻坚战,被联合国誉为中国对世界最大的贡献之一。

中国有四座“红山”,分别为乌蒙山、大别山、井冈山和沂蒙山;乌蒙山有“五座海”,它们是兴文石海、叙永花海、威宁草海、长宁竹海和横跨川滇黔三个省的“穷海”,“穷海”最为浩瀚,到2020年,该地区将有700余万人从乌蒙山的“穷海”中上岸。

“乌蒙磅礴走泥丸”让这片“苍山如海,残阳如血”的土地闻名遐迩的乌蒙山正在进行一场脱贫攻坚“硬战”,驻村第一书记们则是这场“战斗”中的“脊梁”和“灵魂”;他们是新时代“感动中国的人”,在脱贫攻坚的新长征道路上,他们奉献了自己人生中的“黄金白银”阶段;活着,他们是一种顶天立地的精神,即使倒下,也是一座座被人称颂的时代丰碑。

何敏莉:一个女人的脱贫攻坚

“在通往村子的曲曲折折道路上,始终有一种力量在支撑着我们,我们为这种力量歌唱、也为这种力量感动而泣,这种力量就是脱贫攻坚,在天地间,没有别的,只有脱贫攻坚的力量如山风浩荡。”天空还没有隐去墨色,远远近近还沉浸在寂静中,习惯早起的何敏莉已经迈步在她的脱贫攻坚路上了。

“贫困”这个词语的理解,何敏莉以前只是停留在书本上、电视上,可自从走进普市的那一天起,何敏莉就有了新的更深刻的体会。“最为典型的要数村子里的王仕桥一家,原来住在大山里面,出来一趟要走3个多小时,后来土坯房也垮了,全家变得一无所有,只能带着2岁的孩子东家住一天,西家住一天,在村子里流浪。”可王仕桥一点也没有感到自己脱贫的紧迫,照样走到哪里山歌哼到哪里。

“普市村不脱贫,我就不会离开”,20157月,四川省泸州市委组织部组织三科科长何敏莉被选派到普市村担任第一书记后,与村民见面,当即这样对村民掷地有声地表态。和村民们说话,作为第一书记,那可不是闹着玩过家家那回事,出自你的嘴钻进村民的耳,弄不好就会惹出麻烦,像王仕桥这样的“老油条”,就是用油炸也是无济于事呀,还能怎样呢?何敏莉满怀信心地告诉我:“女汉子也是铁骨柔情的人,这一点我有优势,做起工作来,我会向当初给孩子喂奶水一样,千方百计让他吃得开心,而自己哪怕忍受着被折腾,工作嘛,总会有折腾。但我不会放任他们,至少要让他们懂得感恩和珍惜”。

“别人都可以过得那么好,我们的村民为什么就不可以?”何敏莉给自己打气。她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要改变这个地方的面貌,让大家都富起来,过上好日子”。决心已下,就如同剑已出鞘,开弓没有回头箭。“巾帼不让须眉,何书记表面上人看起来比较柔弱,可干起事来却是风风火火,那一股子劲就是很足,开足了马力,就像被谁点燃了激情的那种,一点也不拉下,从来都是今日事今日毕,绝不拖延到明天,很多男人都自愧不如”,在和何敏莉相处一段时间之后,村民们这样评价这位市上下来的女同志,看得出来,何敏莉在不长的时间里,已经得到了村民们的普遍认可,给村民增添了脱贫的信心。

何敏莉快人快语,说话的感觉就像是在用快刀斩断乱麻,采访的时候,我们就走在金色的阳光下,很难相信,金子般的阳光下的这片土地贫困程度会如此的深。边走她边告诉我说,原来,普市村的支书和村主任由于年龄、性格、观念等方面的差异,两人经常坐不到一块。长期以来,形成了“你过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的尴尬局面。何敏莉还告诉我:“这样的涣散村班子在贫困地区尤其在一些贫困村仍然有相当一部分存在,但是这样的班子从根本上也不是采取简单换人就能解决问题的,而且弄不好换了人,甚至会更加被动,最好还是在理顺关系上下功夫,着重考虑思想问题。如果班子的情况没有得到好转,就会任何事情都办不了,弄不好还会痛失全民脱贫攻坚的千载难逢的良机”。

“何敏莉能治得住他们?”村民们用这样的眼光怀疑上面来的人是有依据的,“以前镇上不是专门派人找他们谈过么,可不但没有改变,反而好像走得更远了”,在了解到这样的村班子情况后,何敏莉没有选择对他们放弃,而是夜不成寐地思考着怎样去说服他们捏紧拳头砸向扶贫攻坚这第一民生工作上。熟悉何敏莉的人都知道,她不是轻易选择放弃的那一类人,“敏莉这个人就是喜欢一战到底,从不言输”,同事在我面前这样称赞她。

通过多方了解,何敏莉了解到村班子中的两个主要负责人都是能做事的人,或许只是由于某根“经络”可能暂时不通畅,出现了不和谐不配合。何敏莉充分发挥自己以前在组织部门工作做干部工作的经验和优势,把自己接下来要开展的工作从“人”着手,也就是从村子里干部思想整顿开始突破。于是,她拿出自己之前总结出的一套工作方法,什么个别谈话、沟通交流、民主生活会,面对面解决问题,消除误会全都用上,多管齐下,让他们充分明白,班子闹不团结没有好下场,目的就是得首先得治住他俩。村干部治不住,又怎么治得住其他的人?她深深地知道,要是村干部的作用真正能发挥出来,一个村就没有其他治不住的村民了。“看到他们两位终于把手握在一起,我的信心突然就增加了许多”,何敏莉通过一番整顿之后,再吸取过去村子出现混乱的教训,明确对全体村干部“约法三章”:一是严守政治纪律,班子成员要顾全大局、维护形象;二是严守财经纪律,严格按照财务制度办事;三是严守廉政纪律,班子成员不得插手项目工程,四是坚持重大事项集体研究决定。人心振作起来了,班子就有力量了,这个班子在去年的“七一”表彰等活动中,还先后被市县评为“先进班子”、“优秀党支部”等。

何敏莉从“风过泸州带酒香”的全国文明城市泸州来到这个山清水秀的地方,照理应该很快就能适应,可偏偏由于水土不服,常常生病。有几天很严重,弄得上吐下泻,差点人都搞虚脱了。她在日记里这样写道:“扶贫攻坚是一场革命,革命有不吃苦的?当年红军长征,吃了多少苦?吃这点苦算不上什么。”她匆匆吃下几粒药物之后,就在村子里忙开了,她深知扶贫攻坚时间紧、任务重,必须只争朝夕。一直她都是这样说服自己的:“干革命工作,就应该是男人不当人用,女人当成男人用”,既然主动来到这里,就应该是这样,顶天立地做几件像样的事情,让自己的人生无憾,让村民看得见,摸得着。直到多许年以后,还会有村民提起何敏莉。

何敏莉与村班子和群众代表反复商量,得出结论:扶贫,发展产业还是最为关键,迫在眉睫的,必须继续走产业扶贫的道路。在她的奔走之下,村子的产业规划很快就出来了。尽管村民们也觉得方案比较可行,可还是要真正落实下去才算得了数,要不然再好的规划都只不过是空头支票一张。刚开始落实,部分村民并不怎么看好,甚至还在背地里不冷不淡地议论:“我看这何书记根本就是纸上谈兵,规划可能变成现实?村民王勇养鸡不是背了一屁股债?1000多只鸡,眼看就要上市了,死得个精光。”“舒香芸种植天麻,天麻倒是没见着,长出了一坡草”……这些议论,并不是让何敏莉退缩了,反而让她进一步思考:“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阻力”?有的群众向她反映,以前修公路,本来答应调地的,但后来没有兑现;以前有老板投资,亏损了就跑个精光,到最后,吃亏的还不是我们自己,村子里摆着的这些遗留问题,影响着眼下的工作,老百姓思想不通,心里有担忧和顾虑。总之,老百姓终究就是担心规划落实不好,撂下个“烂摊子”。“找准问题的根,才能对症下药。”何敏莉着手解决了一些遗留问题,首先是力所能及地撤回了村两委过去给老百姓打的一些“白条”,其次,她还再次带领大家进行广泛调研、反复论证分析,并多方请教专家查找过去村民失败的原因,通过对土壤成分进行了检测化验,最后得出结论:过去的项目没有成功的原因,主要不是路子不对,其实资金还是最主要的问题。

工作做了若干,村民虽然终于行动起来了,但仅靠村民自己那肯定不行,还需要引进企业和资金参与进来,而贫困村要引进企业那是攀高枝,本身就有很大的难度,何敏莉说:“自己做事总是喜欢有点挑战性的。”接下来三个多月,何敏莉跑成都,去重庆,走访了一个个企业,吃的闭门羹不少,但是她始终坚信一定会找到合作者,当走访第75家的时候,她还是信心满满,可同行的村支书开始怀疑了,对她说:“何书记,你太倔强了。”何敏莉微笑着回答:“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终于费尽周折,嘴巴里谈起血泡,脚板磨掉三层皮,硬是把外地的两家农业企业说动了,答应过来投资搞产业。

采访过程中,偶然翻阅何敏莉的微信圈,见到了这样几条信息:

201641816:47

核桃苗苗发芽了,很好看有木有?

201652120:52

收工,连夜赶回家,儿子在眼巴巴地等着我,累并幸福着。

201661502:42

收工,累死宝宝了,如果人可以不睡觉,就再也不用愁时间不够用了。

201672823:24

白天跑了一天,实在困得不行,坐着都要睡着,先睡会儿,再起来赶材料。

201682221:18

开完会出来,施工方倒了一堆沙子在路上没有收拾,我的车底盘太矮被卡住了,村民们纷纷拿着铲子帮忙铲沙,他们说:“别人的车我们可以不管,只要是何书记的车,我们必须把沙铲了,何书记是普市的恩人。”

201682304:42

集中完成一堆材料,可以睡了,早安。

201682622:27

半个月没有回家了,这周又回不去,有点想家了……不说了,继续写材料吧。

山风浩荡,群山莽莽苍苍的普市村,由原来的“走一脚泥村”变成了水泥路四通八达村,并且时不时还会有音乐回荡在山谷里,一股文化气息迎面拂过,仿佛置身于音乐的“瀚海”中;何敏莉在抓产业发展的同时,腾出手抓的群众文化建设带来的新气象。为解决文化匮乏的问题,何敏莉四处争取项目资金,多次跑到县级部门汇报,先后整合到各类项目资金400余万元,修建了400多平米的党群服务中心和一千多平米的文化广场,同时配套修建卫生站、日间照料中心和幼儿园。现在,每天村民们都会来这里看电影、上网、读书,小朋友在广场上叽叽喳喳地跳着、闹着、嚷着,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满足和幸福。黄昏夕阳里,文化广场上,还会看到一些妇女在新建的文化广场上翩翩起舞。熟悉的旋律,吹开了矫健的舞步,邻居成了舞伴,老死不相往来的对头成了朋友。随着文化生活日渐丰富,过去坐在村头小酒店喝酒打牌的、搬弄是非的明显减少了……有时,何敏莉也抽空到广场上和村民们跳上两曲,翩翩起舞,就像是飞来山间的一只“金凤凰”。

同何敏莉交谈过程中,她隐隐透露了一种扶贫干部们普遍的担忧,那就是,通过自己和村里一班人的坚持不懈的艰苦努力,特别是先后从多方争取到了很大一部分资金,至少也是几千万,全都堆在了正在发展的产业上。虽然产业已经落地生根,但正在经历漫长的“哺乳期”,还需要不断吸取营养才能真正成长为带动一方经济的支柱,目前还很难预料能否成功。

胡凌鸣:愿为三斗米折腰

“娃儿,你又回来了,真好!”春节的假期刚过,80岁的罗奶奶一大早看到回到村子开展工作的驻村“第一书记”胡凌鸣时,拉着他的手絮叨着家常,显得格外亲切。罗奶奶的高兴发自心底,也代表了全村人的心情,正是这位从泸州市直机关工委的科级干部走进田间地头、从城市孩子变为农村娃儿的驻村“第一书记”,让村民在2016年获得了分红133万元的“大红包”,“今年春节,与以往不同。”人逢喜事精神爽,三社村民罗老三兴高采烈地说,“原来的春节,喜庆之余人们总有一种对来年未知的不踏实感。自从胡书记来到村子,经济、生活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特别是今年过年,‘家中有粮,心中不慌’,从心底发出的笑容挂在每个人的脸上。”

回想起刚到村里时的情景,胡凌鸣依然历历在目。市里要选派第一书记支援农村建设,胡凌鸣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周围有人在这样说,农村工作环境艰苦、工作千头万绪、扶贫任务那么重,你怎么还那么兴奋?胡书记书记微微地笑着没说什么,他心里想:这正是我要的舞台,看我的!到最基层、最艰苦的地方去,到群众最需要我们的地方去,一直是我的向往,古叙贫困县将是我的第一站扶贫攻坚征途。夜晚的灯光下,年轻又基本没有农村工作经验的三斗米村第一书记胡凌鸣摊开笔记本这样写道:“扶贫虽然没有硝烟,但我这次要去的三斗米村,是省级贫困村、空壳村、既无企业,又无集体经济,要致富,得要做好流汗、流泪、甚至还要有流血的准备,相信有各级强大的组织保证,有领导的信任,我一定会在‘娘家’市直机关工委的强大支持下,打好主动仗,出色完成这次扶贫出征的,如不得胜,绝不收兵。”

行走在三斗米村这片土地上,胡凌鸣常常陷入很深的思考:“这辈子自己还没有见过这样穷的地方,废渣连天,庄稼难种,都说士之节气者,不为五斗米折腰,可我胡凌鸣可是已经在组织面前立下了军令状的,甘愿为这三斗米折腰。”昔日后山铁厂炼钢铁时烟熏火燎和挖煤矿时污水横流的村子,远眺近看,方圆几里地,被重重废弃铁渣和煤荒包围,几乎见不到一抹绿色,成了远近都不多见的一片绝地。三斗米,顾名思义,一年产不出三斗米。一个有着几千名村民的村子,山高路陡,仅靠这三斗米肯定不能填饱肚子,可是又没有别的门路,天不绝人,地却是绝地,要想脱贫谈何容易?面对着几乎一无所知的新环境、新任务、新挑战,从不服输的胡凌鸣没有退缩,为了尽快融入到工作中,他一点一点的克服着困难。“对于第一书记这个上面派来的干部,村民、村干部既充满期待、又满怀‘戒心’,既期待第一书记能切实改善自己的生产、生活水平,又担忧第一书记空有名头、流于形式,甚至有人认为第一书记工作不过是沽名钓誉、捞取政治资本的作秀。”到村后,胡凌鸣先从党员干部、村民代表那里走起,想通过入户走访、座谈交流、田间地头唠家常等方式,拉近心与心的距离,但是,他却和许多驻村干部一样,一上来就碰了不软不硬的钉子,但胡凌鸣以自己的真诚、热情、务实、肯干的作风点燃了村干部的工作热情,并且尽快赢得村两委的信任,带给了村民“发展的希望”。

“与其让村民各自找出路,不如大家合伙干,扶贫不能是简单的注资,更重要的是要为发展注入活力,没有活力只会变成一潭死水”,胡凌鸣反复思考,逐步形成了“资源变股权、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民”的“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扶贫思路,在各级领导的大力支持下,胡凌鸣带着镇村干部横向联系叙永、合江等地的四海集团等多家农业产业公司,依托三斗米村生态种养殖业资源优势,指导成立叙永县后山富邦生态养殖公司、富邦养殖专业合作社;市直机关工委和县民政局各支持3万元的帮扶资金,作为贫困户的入股资金,扶持贫困户参与入股专合社,并通过全村集体入股、群众筹资、土地入股等形式,筹集资金300余万元。

动员村民入股之初,一些村民并不理解,说胡凌鸣是在哗众取宠。胡凌鸣知道很多事情在老百姓那里是有口难辨,那就不如采取实际行动加以落实。他和村干部一道背上方便面、面包、矿泉水等上门做深入细致的工作,一口气利用二十多天,顶着酷暑,汗流浃背,走访了200多个农户。终于,三社的李老四交来了第一笔股金3万元。2015年,除夕那天,16.2万元土地流转金全部发放到村民手中,从质疑到肯定,村民对这个“说一不二”的书记,从此增加了认可度。

李慎富笑嘻嘻地:“现在自己一天最低的工资是八十元,最高可能挣到一百四五十元,一个月就得了三四千元。”富邦合作社主要联合当地的土鸡蛋、青山岩米、龙凤酱油,原生态、猪、牛、羊肉等一些叫得响的土特产共同打造三斗米牌特色农产品,并在省工商总局注册了“三斗米”商标,其中的乌蒙贡米这个米米质就比较好,通过自然孕育过后,也是没有采用任何的化学剂;而土鸡蛋主要是老百姓自己养的鸡产的鸡蛋,是最纯正的绿色食品。

翻开胡凌鸣办公桌上的日历,隔三差五就会看到“卖鸡蛋135”、“卖鸡蛋50”的记录。胡凌鸣不但带着村民跑成都、下重庆搞销售,还会利用各种场合、线上线下等各种手段推介、推销村里鸡蛋。“要说扶贫也不是仅仅抱着几个对象不哭,而是要着眼未来,着眼发展,走出去请进来,让更多有识之士和社会资本参与进来,如果只靠自己节衣缩食,即使把政府每一分钱都花在扶贫上,甚至让别的工作因为没有钱而滞后,必然会导致畸形出现,得不赏识,在扶贫中更要注重协调发展!”在2016年度,给村民分红金额达133万余元。

不但贫困户的腰包逐渐鼓起来,而且其他村民也得到相应的实惠,正在阔步迈向小康路,村支书笑呵呵地:“我们当地农户受益超过一千户,每户现在平均增收一千五百元左右了。”鉴于胡凌鸣在扶贫攻坚中的突出贡献,得到了省市领导的多次肯定并获得了上级组织多次表彰,并且他的“农民变股东助力脱贫模式”也在许多地方进行推广。

在他的驻村办公室进行采访的时候,室外温度仅为零下23度,空气又十分潮湿,真是冷得让人受不了,我已经全身在发颤,忍不住问了一句:“冷不冷?”他微微一笑说:“习惯了”,城里暖暖的“窝”他不呆,偏要长时间地呆在这里,责任也好,使命也罢,呆着,呆着,就习惯了,应该是真的习惯了,显然他没有我对这里的寒冷那么敏感。眼前的“富二代”年轻人胡凌鸣,我对他不由得肃然起敬。

采访过程中,胡凌鸣书记告诉我:扶贫的根本还是解决贫困地区人民群众的思想问题,让他们充分理解扶贫的目的和意义,既要感恩顶层殚精竭虑的苦心,更要感恩包括第一书记在内的基层干部夜以继日,苦力帮扶的内在实质,主动配合,积极参与,而不是为这事整天苦恼和茫然、不知所措,甚至产生抱怨和感觉自己被逼感。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充分肯定了近五年来脱贫攻坚取得的决定性进展,特别是在减贫人口总数和贫困发生率下降方面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但同时也旗帜鲜明地指出,“脱贫攻坚任务艰巨”,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坚持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必须把顶层、基层和对象们三方的努力汇集成磅礴力量,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才能在规定期限内“真脱贫,脱真贫”!

结语:撼天动地在路上

在乌蒙山地区流传着这么一句非常励志的口头禅:“苦不苦,想想长征二万五”,扶贫攻坚的新长征路上,到底有多苦,有多累,如果没有切身去感受,也许真的永远也不会知道,这些驻村“第一书记”们正在谱写着撼天动地的精准扶贫壮歌,让生命在这片神奇的红色土地上闪光,他们的誓言掷地有声:“我们绝不会拖全国奔小康的后腿,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一个老乡继续掉队”。扶贫是个非常复杂艰难曲折的过程,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变革,贫困户从形到神,从外到里都需要重塑和构建,第一书记们长年累月扎根在基层,扎根在贫困户中间,本身就意味着巨大的付出和牺牲,而他们和广大基层干部一道,分分秒秒都是以跑步行进的,一切为了国家强盛起来,为了把美丽中国建设起来。

采访过程中,李学征告诉我:“这几天正在外面为当地产品跑销路,必须为大山里的产品杀出一条‘血路’,为农民真正解决后顾之忧,为发展起来的产业拿到‘绿卡’。”而胡凌鸣则在自己的微信圈里发出远在俄罗斯边境佳木斯与当地企业签约向三斗米村的企业供应产品的消息,一路马不停蹄,昼夜不息,他在微信里和我聊道:“这两年,飞机、火车就是最好的床铺,为了一方老百姓的富裕和幸福,为了贫穷偏僻乡村的振兴,苦点累点也是值得的!”

“行百里者半九十”,乌蒙山浩瀚的“穷海”里,700余万老区的贫困儿女正在我所书写到的和没有书写到的这些“灵魂人物”的带动搀扶下,一路艰难一路歌,奋勇拼搏,行进在爬坡上坎的关键时刻。相信经过一翻刻骨铭心的努力之后,必定会越过高山,呈现一派浩荡春色!

(长篇报告文学《攻坚,在路上》选载)

作家简介:

刘光富,中国国土资源作协驻会作家;2013年以来,创扶贫题材作品四部,电影剧本《乌蒙磅礴》、散文集我的土地我的村》及续集《夹缝里的行走》、长篇报告文学《攻坚,在路上》。

责任编辑/廖全国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