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2月号 >> 阅读文章

历史的星空---【吴东峰】

2018-06-19 09:34:1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39

历史的星空

—— 上甘岭上四少将

 吴东峰

【编者按】史载,195210月至11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在朝鲜金化东北的上甘岭一带,与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军发生了一场罕见的激烈鏖战。英勇的志愿军与美军反复争夺阵地达59次,击退敌方900多次冲锋,创造了世界战争史上的防御战奇迹!

长期以来,我们熟知上甘岭的战斗故事,熟知黄继光、邱少云等英雄人物,却鲜知指挥上甘岭战役的将军们的情况。为此,在纪念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九十周年之际,本刊特推出著名军旅作家吴东峰新作《历史的星空——上甘岭上四少将》,以飨读者。

 

崔建功

1915-2004

崔建功将军,浓眉方脸,身材微胖,性情和蔼,亲切可人。将军无语不诙谐,无事不稳妥,无处不安然。故初识之者,左看右看,皆不信其为特等功、一级英雄荣膺者,上甘岭战役最前沿之主将也。

崔建功将军河北魏县人,世代书香。祖父崔恕,前清进士,父亲名万选,字超群,政法大学毕业。

将军字广运,初名建工,后改为现名。将军16岁(1931年)便离家外出谋生,独自一人闯荡江湖,可以说是历经坎坷,苦不堪言。

问起家庭情况,为何离家出走?将军的记忆总是模糊不清,不甚了了。年幼时熟读四书五经的将军,一直对他家中的大门记忆清晰:门上有匾,黑底红框,上书金字:“名登天府”。

据说,崔建功将军参加上甘岭大战立了大功后,曾说过令时人不解的一句话,他说:“咱崔家三代人,魏县县志均有名录了!”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e=汉仪书宋二简>崔建功将军回忆,直罗镇一役后,《战士》报登了一幅漫画:一头老牛拉破车,车上装满枪炮。牛师长动员句录之漫画一角。

河南有重镇名“西赵堡”,居高筑垒,寨墙坚固,为当地土顽据守。昔八路军攻之,不克,国民党攻之,不克,日军攻之,亦不克。

19488月,刘邓大军过黄河时为西赵堡所阻。崔建功将军以新组建之旅轻取之。据云,毛泽东闻讯秉烛夜视地图,查西赵堡之方位。

194811月,黄维兵团被围于双堆集,凭借优良装备固守,我中原各纵攻击均受阻。崔建功将军率四十五师发明壕堑战法,开沟接敌,冲锋出发阵地距离敌阵仅数十米,最先攻入双堆集小张庄,受刘邓表彰。

崔建功向红军“举手”后,思想进步,作战勇敢,参加了山西永和、陕西桥板以及东征、西征、山城堡等战役、战斗。抗日战争时期,历任股长、营政治教导员、团政治处副主任、团政治处主任、团政治委员等职,参加了平型关战役、晋东南反“九路围攻”作战以及山东高塘东月寨、香城固、林南等战役、战斗。

解放战争后,崔建功于秦基伟麾下鞍前马后,南征北战,历任太行军区第七军分区司令员、第九纵队第二十七旅旅长、第十五军四十五师师长,参加了平汉、安阳、豫西、淮海、渡江、广东、广西等战役。1951年入朝作战后,崔建功又在秦基伟麾下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平康、金化地区防御作战和1952年秋季战术性反击战。

19521014日凌晨,朝鲜战场上甘岭大战爆发。

其时,美李军攻势汹涌,以300门大炮、40架飞机、120辆坦克,轮番轰炸上甘岭。十五军四十五师师长崔建功将军率官兵顽强抗击,与敌胶着。151617日,交战双方于上甘岭拉锯,上甘岭表面阵地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刀光剑影,血肉横飞,其惨烈为近代战争史所未闻。

18日,美李军又投入一个团兵力猛攻,四十五师前沿防守部队终因伤亡过重,退守坑道,上甘岭表面阵地第一次全部失守。

崔建功将军回忆言,此时十五军军长秦基伟与他电话热线频频,将军不得不向老首长叫苦:

“军长啊,我的部队快打光了,有的连队只剩下几个人了。没有兵怎么打仗?”

素来心直口快的秦基伟闻之则半响无声,继尔回答:“老崔啊,阵地丢了,回头不好见我哟。”

崔建功手持电话一愣,只答一言:“那当然。”

崔建功将军回忆言,秦军长语调极平和,分量极重。将军即召集作战会议,下定决心:“打吧,打剩一个连,我当连长,打剩一个班,我当班长。如果我牺牲了,我的第一代理人就是唐万成(四十五师副师长)。”

崔建功回忆,后来听说,秦军长听了我汇报的情况后,马上向三兵团副司令员王近山叫苦:“王司令,打得太艰苦了,伤亡太大了。”

崔建功说,王近山将军性格火暴,一触即发,竟沉默无言,良久方回秦基伟话:

“秦基伟你给我听好了,今晚不把那两个山头夺回来,你干脆回家放牛去!”

上甘岭战斗第一阶段,经过七天七夜的反复争夺,崔建功之四十五师顶住敌人的狂轰滥炸和轮番攻击,坚守阵地,以伤亡3200余人的代价,毙伤敌7100多人。据一位西方记者报道,“一个美军连长点名,在下面回答‘到’的只有一名上士和一名列兵”。

2000811日,崔建功将军与笔者言上甘岭战斗情景甚详。

经过43天激战,四十五师依靠坑道工事,最终守住了阵地。四十五师约一万余人,上甘岭一役伤亡过半。上甘岭战斗最关键时刻,崔建功将军命令所有人员均上前沿坑道参战。

崔建功与笔者言,警卫连上去了,勤杂人员上去了,连他的警卫员也被撵上去了。

崔建功言此背过脸去,肩膀抖动。因为他们上去了,就再也没有回来。

崔建功将军谈上甘岭战斗体会:“我的指挥所就像人的大脑,各个部队阵地就像我的身体。其时,如同半睡眠状态,手在什么地方,脚在什么地方,那里有个蚂蚁、跳蚤,我都清清楚楚。”

指挥战斗达此境界,可谓出神入化也。

崔建功将军回忆,上甘岭战斗回国后,刘伯承元帅曾对他说:“你们上甘岭打得好,是因为没有教条主义。历史上庞涓是教条主义,孙膑就不是;马谡是教条主义,孔明就不是。”

笔者采访崔建功时,将军无比自豪地将上甘岭战役中的战斗英雄一一屈指数来:孙占元、易才学、黄继光、牛保才、邹习祥、高奎、赵毛臣、龙世昌……

崔建功说:“上甘岭战役中,舍身炸敌群、炸地堡,像黄继光那样舍生忘死,与敌人同归于尽者,四十五师就有三十多位。”

将军言此激动万分,以残疾之躯伏案挥毫题词——

上甘岭精神万岁!

19521027日,中国人民志愿军、朝鲜人民军联合司令部发出表彰十五军四十五师上甘岭战斗嘉奖令如下:

15军第45师:

1014日,敌美7师、伪2师在大量空军、坦克、炮兵的配合下向金化以北我1545师防守之5979高地及5377高地北山进攻,敌人吹嘘这次进攻为1年来的‘最大攻势’。但在我45师及炮兵部队坚决顽强的防守与积极反击作战下,至今激战13昼夜,杀伤敌军8000余人,于进犯之敌迎头痛击。虽山头阵地已变为焦土,但我军始终坚守着坑道。我坑道部队不仅每次都主动有力地配合了反击作战,而且还积极主动地反击敌人。你们坚决顽强。积极作战,殊堪嘉奖。除通令表扬外,并望继续努力,再接再厉彻底粉碎敌人的进犯。

据时任十五军司令部参谋的桑传宝回忆,秦基伟接到四十五师荣膺志愿军及联司首长的嘉奖通令表扬电报后,大呼:“桑参谋,立即通报全军及四十五师。给我接四十五师崔建功电话。”

秦桑传宝回忆,秦基伟高兴得脸都红了。

刚要通电话,秦基伟就一把抢过话筒,大声说:“志司通报了你们师……”但他没说完,停了好久,才缓过那阵激动劲来。

秦基伟说:“好大的荣誉啊!你们要再接再厉,用更大的胜利回答上级的勉励,用更大的胜利为英勇牺牲的烈士复仇,敌人必须歼灭,阵地必须夺回!”

桑传宝记得,秦基伟在与崔建功通电话时,紧握话筒的手在发抖。

据崔建功回忆,他接到秦基伟电话,竟潸然泪下,只是“嗯、嗯、嗯”地应着,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笔者问:“为什么?”

崔建功答:“啊呀,这一仗伤亡太大啦,四千多人哪,我有什么好说的!”

上甘岭战斗四十多年过去了,崔将军言此仍然哽咽。

建国初,电影《上甘岭》公映,感动了全中国人民。

昆明军区在九号院首次放映,军区组织首长和部分机关干部集体观看。时任昆明军区参谋长的崔建功兴冲冲而至,端坐前排。

电影放映不久,崔建功将军即起身离席而去。初始人皆以为将军出去“方便”,而后在电影结束时才发现,崔建功座位上一直空空如也。

事后,有人好奇问将军:“上甘岭战役是你打的,这么光荣的事,上甘岭电影为什么不看了?”

崔建功将军回答:“不是不想看啊,而是不忍看啊,我们师伤亡了那么多人啊,你说我能看下去吗?”又说:“这那像打仗啊!这是打着玩,好人死不掉,坏人都死完。像这样打,我这个师长太好当了。”

电影在部队放映,四十五师官兵对电影中出现女兵镜头岭议论纷纷,崔建功则言:“所有能参战的我都命令上了,惟独没有叫女兵上。”但将军说:“这是虚构的,但电影可以虚构。”遂平息了参战官兵的意见。

抗美援朝归国后,崔建功将军历任解放军副军长、昆明军区副参谋长等职。将军晚年曾三次骨折,一次右股骨,两次左股骨。虽坐轮椅行止,则安然乐观,人来人往,皆笑嘻嘻,乐呵呵,出语诙谐幽默,使人忘其为残疾者也。

20008月,笔者于湖北鸡公山疗养时,有幸再次采访崔建功将军。此时将军因双腿骨折,已坐轮椅行动。

将军乐哈哈地与笔者回忆起战争年代所喜爱的各项球类活动:左大臂负伤,活动受阻,然能以一只手打篮球、打乒乓球,非专业运动员,难敌其左右。将军言此自豪说,一次全旅开运动会,自己曾拿过五个第一名。

崔建功将军安坐轮椅,微笑言:“打球越打越小,始篮球、排球,再棒球、足球,再网球、乒乓球。”继又乐呵呵言:“现在是去球、完球。”

言罢,将军闭目摇首作沉思状,先左摇几圈,再右摇几圈,且口中念念有词,为京戏唱腔:“吃打,打打打打,匡匡,一匡,一才,匡!”

秘书黄诚忠告诉笔者,崔建功将军晚年最喜好京剧了,如《三叉口》《长坂坡》《定军山》等武打戏,百看不厌,热血沸腾。

此时,笔者随着崔建功将军的京剧鼓点声抬头望去,正好看到挂在墙上的一幅书法,那是崔建功老战友、十五军参谋长张蕴玉赞崔建功将军的《少年游》词,落款时间为1996522日。词云:

一员战将,

足智多谋,

胜勇旗高树,

勤业克己,

胸怀宽厚,

德美人多助。

汇河巧渡,

接敌开沟,

淮海冲锋路,

上甘岭巅,

血飞烟横,

战史存名著。

车敏瞧

1912-2005年)

车敏瞧将晚年军喜书法,以隶书名世,独创风格。凡书,铜划铁勾,横竖间入断续之笔,飞白连绵,欲断未断,奇兀班驳,古拙生动。

将军尤喜书十二生肖字,一字一斗方,肖形而运笔,生趣盎然。书“羊”字,起首两点延长作两角,一竖作胡须,酷似羊头。又书“蛇”字,以草书一笔,左盘右旋,似蛇盘曲,首尾相顾。又书“马”字,取笔势以斜,四点作四蹄,其状如奔马腾飞。

2004814日,笔者至长春拜访车敏瞧将军,并请一书法家书一联赠将军,联云:“戎马临汾旅;浴血上甘岭。”将军哈哈大乐,回赠一“虎”字斗方:草书结构,上段虎头,浓墨重笔,起势不凡;中段间以飞白,酷似虎皮纹理;下段一撇拉长作一竖,断墨斑斑,收笔铿锵,虎尾也。

车敏瞧将军,学名车国宝,山西省垣曲县人。1936年参加革命,1937年入党,历任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晋城中心区联络员、山西五专区抗日保安队政治部主任,五专区武装科长,决死三纵队政治部主任,太行第三军分区政治部主任,延安党校三部组教科副科长。1951年任志愿军第十五军政治部主任。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军衔。1958年转业后,先后任中国中医研究院党委书记,吉林师范大学党委书记,东北师范大学党委书记、顾问,吉林省第四、五届政协副主席等职。

山西省立国民师范学校,又称太原国民师范学校,简称国民师范,又简称国师。始建于19196月,阎锡山创办。1929年,车敏瞧将军由家乡步行千里赴太原,以优异成绩考入国民师范。将军言:“国民师范是革命的摇篮。徐向前、薄一波、程子华、李雪峰、王世英等均由此走向革命。中共山西省工作委员会和山西牺牲救国同盟会亦曾在此办公。”

车敏瞧将军入学国民师范后,因为农村娃子,土里土气,城里学生皆小瞧之。将军发愤攻读,品学皆优。时学校流行网球运动,时髦学生独占之。将军亦发愤,白日摸不到球拍,夜晚苦练,凡有月光,即独自一人于球场挥拍练球,网球技艺日进,第二年在全校网球比赛上荣获冠军。

将军忆此说;“那时太原国民师范学校网球水平在全国是一流的,我的网球水平在太原国民师范是一流的。”

新中国成立后,将军曾作为华北代表队代表,参加过全国体育运动会。将军言此豪情油然而生:“我网球打得好啊,相当的好啊,不是一般的好啊!”

车敏瞧将军年青时热血新潮。1935年,将军于太原国民师范学校毕业后赴上海,学习研究世界语和新文字,并从事抗日救亡运动。是时,将军勇立潮头,激扬文字,主编拉丁化新文字刊物《我们的世界》,并编译出版新文字读物《我们的出路》、《穷人的朋友》等书籍。

解放战争时期,车敏瞧将军曾任太行军区第二十三旅政委,太岳第三军分区副政委。1948年任华北军区第一兵团十五纵队四十五旅政委;1949年任第十八兵团六十二军一八六师政委,六十二军政治部副主任、主任。

在戎马生涯中,车敏瞧将军以政治工作主官身份,参加过运城、临汾、晋中、太原、进军西北等大战、恶战,极具丰富的战时政治工作经验。

车敏瞧将军回忆,临汾战役历时七十二天,共毙伤俘国民党军2.5万余人,生俘敌首梁培璜。至此,晋南地区全部解放,吕梁、太岳两解放区连成一片。由于第八纵队第二十三旅战功卓著,晋冀鲁豫军区前指授予“临汾旅”称号。

将军曾任二十三旅政委,回忆该旅政治工作,立即眉飞色舞,连声道:“非常活跃,非常活跃!战前官兵们嗷嗷叫呀!”

将军犹记忆:临汾战役后,在解放太原庆功大会上,徐向前给二十三旅亲授“光荣的临汾旅”旗帜,每位官兵都颁发了一块手帕,上面“光荣的临汾旅”六个字。将军言:“此举对‘临汾旅’是个鼓舞,对其他部队是个鞭策。这就是政治工作。”

车敏瞧回忆,攻克临汾第二天,堵溃部队发现了一群溃兵。溃兵的头目见解放军到,急急举枪投诚,高声喊:“不要打,不要打,我们缴枪!”继而竟自报家门:“我就是梁培璜,请把我带到你们司令部去。”

将军说,其实用不着梁培璜自报家门,我军战士个个都能认出他。在我军的战地传单上,他的形象被刻画得惟妙惟肖:

“梁培璜,日本胡,高鼻梁,黑糊糊,年纪已经五十五;瘦皮猴,老糊涂,把他装在闷葫芦,总有一天作俘虏!”

将军强调说:“这就是政治工作的威力!”

“临汾旅”旅长黄定基,车敏瞧的亲密战友。

194512月,晋冀鲁豫军区以太行三、八分区部队为基础,在山西长治苏店镇组成第八纵队二十三旅,旅长黄定基、政委车敏瞧。

黄定基身经百战,功勋卓著,曾三次负伤,是刘邓首长多次表扬的英勇机智、每战必胜的战将。新中国成立后,黄定基以全军战斗英雄和“光荣的临汾旅”代表身份,参加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

车敏瞧回忆,在解放战争中,黄定基抱病完成了两克运城、攻坚临汾、决战晋中、总攻太原的作战任务。可惜因长期的战争生活,使他积劳成疾,旧病复发,于1951921日病逝,终年38岁。后,经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批准为“革命烈士”。

中共中央得知黄定基病故的消息后,立即派人专程赶赴重庆,送来一幅用白绸写成的挽幛:“黄定基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光荣的一生。”

车敏瞧回忆说:“黄定基旅长,在我军历史上是少有的没有授衔的战将,战将中的战斗英雄。”

在黄定基的追悼大会上,老战友车敏瞧敬献了一首悼亡诗:

熏烟弥漫噩耗闻,

时非清明泪纷纷,

梦中共剪窗前烛,

定基精神万古存。

上甘岭大战爆发的当天夜间,秦基伟在指挥所处理完军事问题后,特意把车敏瞧叫去,专门研究了上甘岭大战中的干部配备问题。车敏瞧回忆,秦基伟要求他立即向兵团请示:“叫正在兵团学习的师、团政委们先回来,打完仗再到兵团补课。”其时,正在兵团学习的有四十五师政委聂济峰、师政委王新和四十四政委朱业奎。车敏瞧说:“在上甘岭战斗的第二天,他们都赶回部队参加了指挥作战。”

车敏瞧将军回忆,秦基伟对战时政治工作一向十分重视。上甘岭大仗期间,十五军谷景生政委不在朝鲜,秦基伟既当司令又当政委,政治工作抓得及时有效。车敏瞧时任中国人民志愿军第十五军政治部主任。

车敏瞧将军根据秦基伟的指示,连夜加班,伏案疾书,拟定了基层干部三套班子的应战方案:一套在阵地上,一套在师、团保存,一套在军里培训,随时可以补充。将军言:三套班子的方案,体现了秦基伟准备打大仗的思想准备,打恶仗的拼命精神。将军又言:“打仗总是要死人的,特别是基层干部伤亡大。一定程度上讲,打仗也是打干部”

1952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D橙眨耸湓绷趺魃谠说┩局屑鹨黄还蝗坛裕乜拥澜涣ふ偶品ǎ徽帕そ酉拢盼牛嗖蝗坛裕交盎崩钚旅窨诟缮嘣铮担骸澳忝羌父鋈朔殖园伞保焕钚旅窠悠还嗖蝗坛裕簧嗽崩斗⒈#焕斗⒈6纤龋鸾悠还嵝幔嗖蝗坛裕纸换亓ぁU帕の弈危坏米约合纫б恍】冢缓竺蠲咳寺至饕б豢凇F涫保拥兰瓢巳耍桓銎还饺Γ骄 

上甘岭战斗一结束,车敏瞧将军即组织师以上干部集中半月余,汇报基层英雄事迹,总结基层战斗经验,人人讲故事,人人谈体会,遂有黄继光、邱少云等全国著名战斗英雄名播四海。

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后,车敏瞧将军调任解放军第一军医大学任党委书记。将军言,其时,解放军共有四所军医大学:长春的第一军医大学;上海的第二军医大学,西安的第三军医大学;重庆的第四军医大学。长春之第一军医大学非广州之第一军医大学也。

1958年,车敏瞧将军转业地方,任北京中医研究院党委书记。将军言,其时,北京中医研究院需要一位领导干部,上级组织选中了车敏瞧。时任沈阳军区司令员的陈锡联召其谈话,先传达毛主席指示,“中医药学是一个伟大的宝库”。将军说,我不懂医,更不懂中医。陈锡联说:“又不叫你当医生,做党的工作嘛!”将军告笔者,那时党叫干啥就干啥,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转业了。将军于北京中医研究院工作了五年。

1963年,第一军医大学集体转业归地方,改名为吉林医科大学。其时,第一军医大学教职员工思想不通,闹腾不休。时任吉林省委书记的吴德为此专程赴北京,请车敏瞧将军回吉林工作。故此,将军调任吉林医科大学党委书记。上任后,将军以现身说法做工作,无有不服者,此事平稳解决。

车敏瞧将军建国后先后主政吉林医科大学、吉林师范大学等大学,惟眷眷于知识分子。1958年反右,将军任吉林医科大学党委书记时,打了23个右派,而其时吉林师范大学则打了700多右派。是时,有人欲攀比之,将军果断叫“暂停”。将军说:“再打下去,谁讲课,谁办校啊!”

“文革”中,车敏瞧将军首当其冲被打倒,为吉林走资派之重点人物。将军挨批被斗,惨遭迫害,并被造反派打断腰骨及肋骨五根。1977年,将军有《平反》诗叙其事云:

辩才何须折五骨,

酷令老身喷气飞,

春来晓镜明秋水,

愿将余热尽放辉。

1973年车敏瞧将军被解放,调任吉林师范大学(后改为东北师范大学)任党委书记。1976年靠边,被强令当“顾问”。1977年底复职,仍任该校党委书记。将军于任内,大声疾呼,上下活动,力主彻底为右派分子平反。是时,吉林大学共有700多名右派,案牍如山,冤情似海。将军于党委会上大声疾呼:“一个人被打成右派,将影响他一家子,连累好几代人。我们一定要有错必纠,有怨必平,决不留尾巴。”某教授,因给领导提意见,被错划为右派,将军七次到统战部找主要领导谈话,终于将其问题解决。

1987年,车敏瞧将军参加全国老年网球赛。将军于赛场奋臂扬拍,大步流星接球,出奇不意扣球,获老年网球赛亚军。时有香港代表大惊讶:“这位老人打得真棒!”闻将军已七五高龄,都说:“真没想到!真没想到!”又闻之曾为共产党高级将领,大惊讶:“更没想到!”

车敏瞧将军晚年,极喜作诗,凡遇重大节日及纪念日,即有诗出,诗出即书之,书之即挂之,挂之即朗颂之。将军有诗集《铁叟蕴声》出版,著名诗人臧克家作序,赞道:“桑榆之年,壮心不已,发为诗歌,笔下有情。”

车敏瞧将军喜读古文,案头摆放有《古文观止》、唐诗宋词。将军九十高龄仍能背诵《滕王阁序》、《桃花源记》、《阿房宫赋》、《漏室铭》、《劝学解》等文章,并常于家中常高声朗诵,以此为乐也。

车敏瞧将军曾为烟民,最多时一日抽两包。1973323日,将军下决心戒烟,并向全家发誓:“从今天起一根烟不抽,说到做到。”将军言,干什么事都要有决心,铁的决心。戒烟的决心我做到了。二十年来,我只抽过一次烟,即儿子结婚时,儿媳妇给我敬烟,我点着火比画了一下。”

车敏瞧将军好身体,九十高龄,经检查无任何毛病,双腿双臂尤壮实,盖年轻时挥拍打网球所致也。

车敏瞧将军言健康长寿之秘诀:多用脑。脑细胞必须多用,用则增,不用则减;用则活,不用则死;用则灵,不用则呆;用则进,不用则退。

车敏瞧将军,学名车国保,山西垣曲人,颀硕壮实,面黑。彪勇豪言,乐观豁达,作风蛮励沉定。凡言谈,末尾处必笑声朗朗,且有余音,缭绕不息。

车敏瞧将军晚年自号“铁叟”,其意为有志者事竟成,钢铁意志为成功之本。将军告余:“我这个人就这样,什么事要么不做,要做就铁下心做得最好。”余观将军一生,打仗如是,戒烟如是,学书法如是,打网球亦如是。

车敏瞧将军七十岁始练书法,九十高龄,仍挥毫不缀。一星期书半天字,雷打不动,十余年未有一日耽误。不管写的好不好,喜欢怎么写就怎么写。书毕悬于四壁,满墙墨香。将军书法雅俗共赏,老少咸宜,求书者络绎不绝。凡人来访,随要随给。给完了再写,写完了再给。将军自谦道:“我的字不好,人家敢要,我就敢给。”将军言此“哈哈”大笑,声干云霄。

车敏瞧将军有《书法赞》诗云:

正草隶篆四大家,

纵横大小任由它。

润屋只须半张纸,

精神文明一枝花。

作者简介:

吴东峰,1951年生,著名军旅作家,祖籍安徽嘉山,生于西子湖畔,长于浙南温州,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中国传记文学学会理事、广州诗社社长。曾任新华社记者、广州军区《战士报》社副社长等,面对面采访过200余位开国将军。作品有《开国将军轶事》《寻访开国战将》《长征:细节决定历史》(合作)《他们是这样一群人》《东野名将》等。

责任编辑/魏建军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