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3月号 >> 阅读文章

甜甜的酸柠檬---【钱犁】

2018-06-19 09:44:2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45

——  来自“中国柠檬第一镇”重庆万州白羊镇的报告

 

2017年的深冬时节,白羊坪上的柠檬熟了。

乘车穿行在重庆市万州区白羊镇的山山岭岭,放眼四望,但见层层叠叠的深绿丛中,枝头的柠檬纷纷露出俏丽的脸蛋儿,或红或黄或青,红得让人心醉,黄得分外惹眼,青得使人垂涎欲滴。

行进在路上,随处可见一辆接一辆的大货车满载刚刚采下的鲜果负重前行,“吭哧”、“吭哧”地喘着粗气,朝着四面八方开去。从车牌上看,有北京的、上海的、天津的,还有新疆的、内蒙的。

眼下这情景正好应验了重庆著名女诗人傅天琳在她《柠檬黄了》一诗中的描写:

“柠檬黄了

请原谅啊,只是娓娓道来的黄

……

它就这样黄了,黄中带绿

恬淡、安静

这种调子适宜居家

柠檬的家结在浓荫之下……”

第一章

因为爱得深沉,他钟情于这方热土。一边播撒红色火种,一边根植绿色希望。

一位田园诗人倾其一腔

热血引仙果

到达白羊镇的当天下午,镇上工作人员便带领我们来到位于镇中心西北角、大约13公里外的杨家山祠堂。

这家祠堂建于清咸丰6年,青砖碧瓦,厚重古朴,现今是万州区级文物保护单位。

因祠堂系杨氏而建,又称“杨氏宗祠”。从首任族长杨师德算起,到现在的杨志河,已是“杨氏宗祠”第四代传人。

祠堂虽经80多个春秋的风雨侵蚀,其间又屡遭人为破坏和毁损,却仍显高大俊朗,气势恢宏。在杨家山方圆数十里仍然是那样地显赫夺目,光彩依旧。

“你本文不是说柠檬么,怎么又将它与八杆子打不着的杨氏宗祠生拉活扯到一起,不觉得有点儿离题太远么?”

人们也许会这样发问。

这里,我们要慎重地告诉人们:在白羊坪柠檬产业的发展史上,还非得要从与这家祠堂密不可分的一个人说起。

这人便是“杨氏宗祠”的二代传人、白羊坪上土生土长的杨吉甫。

杨吉甫何许人也?

原中共四川省万县地委第一书记燕汉民在献给杨吉甫的一幅挽联上,用这样两句话对杨吉甫作了如是“盖棺论定”:

“民主革命时期的坚强战士,社会主义时期的忠实同盟。”

他的生前好友,原中共河北省委第一书记林铁曾这样为他点赞:“杨吉甫同志毕生为文化教育事业奋斗,他的功绩永远为我们所怀念。”

对杨吉甫其人其事稍作了解的人,都会认为上述评说对其一生为中国共产党和中国人民解放事业及其教育事业所作出的贡献是恰如其分的。

是他,早在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就在北京接受鲁迅、李大钊等人进步思想的影响和中国共产党的主张。1925年,他参加了反对军阀段祺瑞的秘密活动;“九一八”事变后,他又积极加入到北京爱国学生的游行浪潮;

是他,从上世纪四十年代开始,以笔作刀枪,以教育为阵地,以文艺为武器,与何其芳、林铁等人先后在北平创办《红砂碛》《夜光》等文艺刊物,在万县《万州日报》《川东日报》办起多个文艺副刊,传播革命火种,开展反帝反封建斗争;

是他,始终站在革命斗争的前列,不畏惧,不妥协,不退缩,以各种形式掩护我地下党组织和同志,被国民党当局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国民党当局撤销了其时任的万县中学校长职务,他创办的文艺刊物也屡遭查封。可他一边对国民党当局横眉冷对,一边对教育事业古道热肠:你不让我当校长,我就创办私立鱼泉中学;你剥夺我从事教育的三尺讲台,是害怕我利用这个讲台散布所谓“异端邪说”,暗地播撒革命火种,可我偏要利用山村教育这方更大的舞台,传播马列真理,培育革命新人。因此,他虽先后两次被国民党当局抓捕入狱,身陷囹圄,但他矢志不渝,坚持战斗,在他的家乡从事中小学教育近20年。他被称作“杰出的教育工作者”,是“旧教育制度的破坏者,革命教育的实践者”。

由于他打下的基实的教育基础和奠定的先进的革命理念,新中国建立之后,从白羊坪这片土地上走出了一大批革命和建设事业的优秀人才。

杨吉甫不仅是一位坚定不移的革命者,建树卓越的教育家,而且还是一位造诣颇深的田园诗人。他一生留下的诗作影响深远,被美国、瑞典、香港等国家和地区翻译成文,并广为传诵,享有盛誉。

著名诗人何其芳称他的诗文“很像陶渊明、契科夫”,“本来就带有田园诗人的性质”。

著名诗人方敬称他的诗“纯净、隽丽、气韵天成,宛若轻柔的呼息与温和的微笑”。

在他的诗里,有他对国民党当局的切齿痛恨;在他的诗里,有他对地方邪恶势力与传统恶习的无情鞭挞;然而,在他的诗里更多的还是他对家乡这片贫瘠的土地所寄予的厚望与期待,是他对这片土地上的父老乡亲表达出的一腔深深的爱意和浓浓的情怀——

山半夜凉六月天,茅村老幼露天眠。

最怜一梦风云起,蚊队嗡嗡无处迁。

这是作者在《茅村六月》一诗中对当地老农们身经一天的劳作之苦、入夜露天而眠又遭蚊虫叮咬的痛苦作的真实而又略显浪漫的描写。

山山田野正青黄,婆媳共居虫蚀梁。

只盼今年秋尽后,肥羊卖出剪新裳。

当年农村产业单一,男丁外出,只剩下婆媳二人独守那间低矮且被虫蛀的房屋,还要细细盘算着秋后如何卖掉圈中尚存的肥羊以换件新衣的窘境,作者内心深处实则是为缺衣少食的乡里乡亲发出的同情与怜悯的呼喊。

檐下病夫肿脚腰,檐前晒坝横藜蒿。

归来汗妇抱儿乳,口噜日斜水未挑。

家中丈夫重病缠身,缺医少药,房前晒坝除了藜蒿之类不值钱的什物,空空如也。而且劳作归来还要哺育小孩,操持家务,一家重负落在一位普通农妇的肩头,谁不为之焦灼万分?这是作者在抒发当时农民兄妹为了生存疲于奔命的一腔隐忧。

我爱当着由家乡吹来的风,

因为里面有母亲的口气。

你看,短短的两句诗,通过“家乡吹来的风”,来感受慈爱的“母亲的口气”,他对这片土地这方乡亲的爱又是何等地深沉!

不悔恨失掉的自由/长日里尽力于田间/默默地拖着犁头/;年年看看稻麦香/稻麦黄,稻麦收进仓/年年伴随着农人/度过了春忙又秋忙/;不爱牧童的歌/在山头上高唱/不爱他常常在背上坐/只愿意沉默、沉默地过活/;在耕作的范围内/从不见别人的面孔/而别人在哪里做啥啊?/年年的食粮年年消空。

这是作者创作于1945年《牛的歌》一诗的节录。表面上看,作者是“专为牛而歌”,实则是在深情地为民而“鼓”、为民而“呼”、为民而“谋”。

作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杨吉甫,看到乡亲父老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地辛勤劳作,凭一身汗水、一手老茧换来的“稻麦黄,稻麦收进仓”,仅能满足于一个“衣蔽体、食果腹”,甚至是“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基本生活现状。看到他们老牛拉磨似地长年累月走不出“度过了春忙又秋忙”的历史怪圈,诗人将一脸苦闷与忧愁化作深深的沉思与长长的叩问。

他通过东奔西走,八方求索,通过不断地找寻和考证,要使父老乡亲从这片贫瘠土地上走出一条殷实富足的好路子。

为此,他一次又一次地做着“绿色的梦”。

梦醒时分,他将几年间收集到的各种信息加以比较和论证,最后汇聚成一个新的理念:要使山里人逐渐走出贫困,走向富路,必须摒弃祖祖辈辈沿袭下来的一年四季靠在一亩三分地上单一侍弄“稻梁菽,麦黍稷”的旧观念,独辟蹊径,另寻它路。

于是,他想起自己在北平学习和生活期间,常常看到北方大地生长旺盛的一种叫柠檬的果实。

柠檬又称“柠果”、“益母果”,因原产地在美国、意大利、西班牙、希腊等国,故而又称“洋柠檬”。上世纪四十年代,中国广东、广西、福建、北京等地亦开始引种,效益颇佳。

同时,柠檬富含维生素B1、维生素B2、维生素C,甘酸、味平、入肝,具有生津止渴、开胃提神、美白养肤之奇效;它枝繁叶茂,根系发达,四季常绿,是保持水土、防风固本的上等植物;它表皮粗糙,酸中带甜,苦中有涩,剖开果实,却色泽鲜美,汁丰肉嫩,香气浓郁,既是民间止咳化痰、生津健胃的上等中药,又是灯红酒绿场所的重要伴侣,伴随达官显贵手中的红酒香槟,常登大雅之堂,常随觥筹交错。它一走到哪儿,就将浓郁的香气与高雅之风带到哪儿。

经过周密思考,杨吉甫托他在南京政府担任要职的堂兄杨秉离于1937年从北京购回三株柠檬幼苗空运至老家万县,小心翼翼地栽植在离杨家山祠堂不远处的刘家一垅田坎上。

因为此树系从北京引种而来,从此,白羊坪人都习惯地将它称之为“北京柠檬”。

“杨氏宗祠”第四代传人、上届村主任杨志和带领下,我们一行怀着朝圣般的心情专门前往当年“刘家”,现今白羊镇双石社区七组刘永安管护的三棵柠檬“祖宗树”前细细观赏。但见这历经80多年风雨的三棵“柠檬祖宗”虽然有些龙钟老态,枝干凸凹斑驳,却也枝繁叶茂,昂首挺胸,风采卓然。挂满枝头的柠檬刚被采收下树,枝头却又露出淡紫色的小花,在寒冷的时节散发出淡淡的幽香。

“祖宗树”周围,是早已成林的大片柠檬园,足有四、五百来株。同三棵“祖宗树”之比,想必已属它的“孝子贤孙”。“祖宗树”下是一汪池塘,碧潭之上,一大群白鹅正“曲项向天歌”。寒冬水冷,白毛、绿水、红掌、清波,相映成趣,显出农家的悠闲与淡然。

从杨家山祠堂归来,笔者一直在寻思:为这片土地引种三棵柠檬“祖宗树”的杨吉甫老先生,虽在建国后曾历任万县市副市长、川东行署委员、四川省人民政府委员、四川省文化局局长等政府要职,终因青年时代历经坎坷积劳成疾,早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初就英年早逝。如若他在天有灵,而今再回一趟杨家山,看看今日之白羊坪,看到当年弱不禁风的幼树而今已成为引领乡亲父老脱贫致富的“仙果”,看到融汇着他一腔心血的这桩柠檬产业正呈蓬勃之势、大步迈进“中国柠檬第一镇”的前列,相信他也会含笑九泉的。

20159月,张清华调任白羊镇党委书记。

上任伊始,他没有想象中的那样大喜过望。通过冷静地观察和分析,反倒有一丝难言的压力和深深的隐忧。

当时全镇20530个农户中,仅有1.2万个柠檬种植户,占整个农户的58.5%。而整个柠檬市场正遭遇“滑铁卢”式的走低,平均每斤售价在四到五毛之间。面对这种情况,叹息者有之,等待者有之,观望徘徊者也有之。

为使全镇柠檬产业得以健康发展,镇党委、镇政府提出的对策是稳住阵脚,稳定情绪,不烂果,不灰心。然后又提出两年打基础、提思路,坚定不移地发展柠檬产业。

作为中国为数不多的柠檬主产区之一,白羊镇柠檬产业近些年一直呈“马鞍型”走势,时涨时跌,大概每三年为一个周期。

可贵的是,当地不少果农已经具备了这种市场波动的承受能力。除了极少数果农沉不住气,悄然将柠檬“改嫁”成柑桔,还没出现一起果农挥刀砍树的现象。

镇领导班子清醒地认识到,只要政府“出手”及时,引导有方,绝大多数果农是能够与政府绑在一条“战车”之上共渡时艰的。

20163月,镇主要领导率队专程赴四川安岳县考察。相比之下,无论是在柠檬种植、管理、销售、加工等诸多环节上,白羊镇至少落后1020年。一是在种植上,白羊不少果农并没将柠檬请上“正席”,而是将其视作“偏房”。人家是大规模成片成行成园种植,而我们不少农民在土地安排上仅愿拿出田边地角零星种植,并没有将其当作生存之本。二是管理粗放,培土、施肥、防病治虫、整形修枝等诸多技术环节火候把握不到位。果农有种“顺其自然”的心态,加之近些年青壮劳力纷纷外出,家里的“留守族”(老人、儿童、妇女)心有余而力不足。三是销售环节“跟着感觉走”,逢贵即“赶”,逢贱则“砍”,尤其是少数黑心商人根本不顾果农利益,甚至里应外合,故意压级压价或有意哄抬市场,缺乏诚信,严重损伤了果农的利益。

回忆起初来乍到时的一件往事,张清华至今仍心情沉重:2015年,公平村两位老人租下一架三轮车去石龙场上卖柠檬,由于价格太低,卖出的柠檬还不够三轮车一天的租金。老两口满怀希望而去,流着眼泪回家。

两位老人的遭遇在他心中总是挥之不去。

他认为,要解决这类问题,必须牵住“牛鼻子”从根本上去解决问题,绝不能满足于“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2016年初,镇党委、政府提出“柠檬+”的整体发展思路:“柠檬+党的基层组织建设”、“柠檬+干部作风转变”、“柠檬+产业结构调整”、“柠檬+脱贫攻坚战略”。总之,在白羊这个柠檬产业大镇,“呼啦啦”高扬起柠檬产业大旗,一切围绕柠檬转、一切围绕柠檬干。

首先,是必须转变果农思想观念,把柠檬请上“正席”,兴“主业”,唱“主角”,而绝不能把它放在可有可无、可大可小的位置。作为全国柠檬主产区之一的白羊镇,必须让这一主导产业真正“主”起来,“立”起来,“大”起来,其它的问题方能水到渠成,迎刃而解。

要达到这一目的,必须及时引导广大农民换思想,换脑筋。

于是,从20164月起,一个前所未有的院坝会“洗脑风暴”在全镇拉开帷幕。

为此,白羊镇拟定了统一的讲稿,由镇党委、镇政府统一抽调的30多名中层以上干部深入到乡村院坝,或就着一轮明月侃侃而谈,或燃起一堆篝火围坐夜话。他们从“三农”问题的大主题讲到白羊农村致富之路如何走的新高度,从柠檬产业被“边缘化”讲到产业立镇、产业兴村、产业富民的大蓝图。讲稿既有理论高度,又有实践佐证;有远在他乡的实例,也有本地看得见、摸得着的典型;一些长远大账算得大家入心入脑,有的身边细账也算得人们不住地点头称是……

这是张清华在友谊村一个院坝会上给村民掰起指头算细账的镜头回放——

“如果你在承包地上单一种一亩水稻,像今年这个年景最多亩产1000斤稻谷算不错的了。那么,我们再来算一算,你1000斤稻谷能卖多少钱,满打满算1500元!这1500元除去劳力、化肥、农药等项成本开支800元不算多吧?还剩600元。如果种红薯、玉米的话,以红薯为例,一亩挖3000斤,最多三毛钱一斤,3000斤红薯最多900元,而且人们生活都改善了,这样的土疙瘩拿到城里又有谁要呢?再说种柠檬,你家柠檬收成好的时候你知我知,就不用我挑明了。可是,柠檬市场绝不会一蹶不振,有‘走下坡’的时候,也有‘打上风’的时候。今年即使市场价格比较低,最后总比单一种粮食强吧!”

听了书记的一席话,73岁的杨和方在鞋底上搁了搁旱烟袋,立马站起来:“书记的话一点儿没错,我觉得地里还是种柠檬强得多!我从土地一下放就开始经佑柠檬,好的年份我就不说了,今年行情再不好,我家也收入三万多元呢!而且我栽种的柠檬由于平时管得好,一年四季不落叶,青幽幽的。我种的尤力克还可一年开几次花,结两季果!”

他的话,一下打破了院坝会的沉寂,人们开始交头接耳,议论纷纷。

全镇90多场院坝会说理充分,深入浅出,情理交融。它似一缕缕春风,植入心田;似一记记重锤,振聋发聩。叩开了初春时节千家万户心灵的窗户。

201712月的一天,天空飘着濛濛细雨。当我们去登门拜访村民杨和方老大爷时,他显得异常兴奋。一会儿拉着我们去看他圈里喂养的6头滚瓜溜肥的大肥猪,一会儿领着我们去看他的那一片满目苍翠的柠檬园。他说,今年虽然柠檬价格“打烂仗”,我家已卖了三万多元,树上还有没下的果子,再卖一两万元没得问题。现在,儿女们都在城里挣钱,我不仅不需要他们资助,而且每年春节还给孙辈们每人发两千元“压岁钱”,少了拿不出手嘛!去年几个孙子一齐考上大学重本,我还给他们每人发了5000元的“进步奖”。

“你要问我银行存款有多少啊,你就写个10多万元嘛,反正也不算多!

临行时,他特地叫老伴去地里采摘一篓红彤彤的脐橙,硬要给同行的镇村干部每人塞上几个:“别客气,如果没有党的好政策,没有你们这些好干部搭桥铺路,我们哪有如此舒心的晚年生活!”

回到镇上,镇主要领导向我们交底:无论是种植规模和总产量,包括一年下来的总产值,我们已是当之无愧的全国第一柠檬大镇,这是全国其它省市所辖乡镇无法比拟的。尤其是在一个镇的范围内同时生产“北京柠檬”和“尤力克”两个知名品种,这在全国绝无仅有。而且我们现在已建成冷冻库房37座,每年可储存鲜果8000多吨,就地鲜果加工、增加果品附加值我们也已起步。

他说,近些年,在柠檬产业的带动下,全镇经济社会发展走上了快车道:2017年全镇GDP7.4亿元,比5年前增长33%;全镇社会商品零售总额5.42亿元,比5年前增长297%;全镇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13200元,比5年前增长78%2016年,全镇4个贫困村整体脱贫,2017年一次性通过国家评估检查;全镇现有集镇超市8个,商业门面800余家,分别比5年增长266%160%;全镇农民在金融机构的储蓄总额突破2亿元,比5年前增长250%;全镇30%的农户在集镇或城区购房,25%的农户购有小车。

“虽然我们已实现了全国柠檬第一镇的目标,但我们并不为之满足,我们下一步的奋斗目标是到2021年,再新增柠檬1.5万亩,其中,自发性种植5000亩,新建标准化果园1万亩。”镇领导如是说。

为了真正把全镇柠檬产业做大盘强,镇上拟采取这样三大举措:

一是组建柠檬专业化合作社,这个专业化合作社一定是以种植的总面积和总产量入股,可引进社会力量介入标准化柠檬园的建设,以合作社为单位,实行统一种植,统一管理,统一对外营销,绝不搞各自为阵、单打独斗,要像贵州塘约那样,使专业化合作社既要有其“名”,更要有其“实”。为了把贵州塘约如何“统”的经验学到手,镇上拟派出由一名党委副书记率队的考察组前往塘约考察。

二是专业化合作社在统一对外营销上,何时采果、何时套袋、何时销售,必须统一号令,统一实施,把销售的主动权牢牢操控在自己手中,保持定力,增加“底气”。镇上正着手建立柠檬交易中心,对鲜果分等定级,统一标准,统一售价,统一执行,不搞随心所欲,广开“前门”,堵死黑心商贩赚取“黑心钱”的非法渠道。

三是加大鲜果就地加工力度,通过精深加工,不断面向市场开发柠檬酒、柠檬饮料、柠檬干片、柠檬蜜饯等系列产品,真正使柠檬这只小精灵“浑身都是宝”,增加附加值。

镇上紧密结合党的十九大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已完成《万州区白羊柠檬小镇创建申报方案》。对全镇柠檬产业的发展战略及带动战略提出了一个非常明晰的思路。通过柠檬产业带动乡村全域旅游业的发展,让城里人、外地人来白羊赏柠檬花,采柠檬果,品柠檬茶,喝柠檬酒,赴柠檬宴,种柠檬树,从而真正把柠檬产业打造成造福一方百姓的“甜蜜果”,引领小康之路的“金蛋蛋”。

一枚小小的柠檬果居然有如此神奇的魅力,它改造了这方山,它改造了这方土,也改造了这方土地上的人。

在白羊镇采风的这些天,笔者一直被这枚“神仙果”以及它引发的故事所感染着、感奋着、感动着。居然夜不成寐,诗兴大发。深夜披衣下床,孤灯夜下,写下了这首《柠檬礼赞》,以此献给这枚“仙果”以及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我不知道你来自何处/可我知道你是带着泥土的芳香/一步一步从山川田园/走向那灯红酒绿的殿堂;

你平时那张脸蛋儿/看似几多娇好几多鲜亮/可圈内人得知/你那张脸粗糙得/如同老农的一双大手/布满老茧和皱纹;

也许人们只是瞧见/你在达官显贵面前/那潇洒飘逸的背影/可谁又知道/你在酷暑严冬时节/那满脸满腮的泪痕;

尽管你常常伴随/美利坚的香槟/法兰西的红葡萄酒/还有人头马、白兰地、XO/可你在出入于大庭广众之前/毕竟还是白羊坪上/一位普通不过的村姑/灰姑娘走进了王子宴/为了对付那一双双/迷离的醉眼/你只不过是换上了/一身华丽的衣裙;

你贫贱不移富贵不淫/只要哪片土地向你抛出一个媚眼/无论荒凉与贫瘠/你都会以身相许/同它一起白头偕老/旺旺地生旺旺地长/以醉人的花、坚实的果/给予一个深情地回吻/你宁可让自己饱尝酸楚/也不愿道出半点儿苦涩;

你深知是这方沃土/给了你充足的养分/让你撑起大地一片绿荫/可怜你这大家闺秀啊/在远嫁豪门之前/还要坦露自己的心胸/伸出千万只丰盈的乳头/反哺脚下这片土地/还有这片土地上的芸芸众生/你无私无畏地奉献出/自己的一切一切/留下的是亘古不灭的精气神!

责任编辑/孙明星

 

相关文章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