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雅鲁藏布江上的桥梁“魔术师”---【李康平】

2018-06-19 10:20:29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43

—— 拉林铁路工匠之建桥工刘金春

 李康平

肯定是笔者孤陋寡闻了,尽管在采访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贡嘎特大桥的建桥工刘金春之前,笔者认为已经做足了功课,了解桥梁有钢梁、预应力混凝土梁、简支梁、连续梁、预应力混凝土钢构梁等,桥梁结构的施工方法有支架现浇法、预制安装法、悬臂施工法、转体施工法、顶推施工法、移动模架主孔施工法、横移法、提升与浮运法等等,可是在听刘金春介绍正在施工的拉林铁路贡嘎雅鲁藏布江特大桥,是采用节段梁一节节地用胶水拼接而成的时候,我还是惊讶得目瞪口呆,怎么发挥我的想象,都觉得用胶水拼接的铁路桥梁真的似魔术师变戏法一样不可思议,难怪有人就是把建桥人比作大江大河上的桥梁“魔术师”,而眼前这位建桥工刘金春就是这样一位桥梁“魔术师”。

“魔术师”是怎样练成的

刘金春从小就喜欢桥,因为他爸爸就是造桥的。

刘金春算是“铁二代”。小时候,爸爸他们造桥到哪儿,造桥工人的家就安在哪儿。因此,刘金春从小跟着爸爸,每天放学站在家门口,就能看到爸爸他们在江河上建大桥,他眼看着水流湍急的大江大河上如何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最终魔术般地呈现出一座座姿态各异的美丽大桥来,总感到爸爸他们厉害极了。

刘金春的爸爸是个老桥工了,工友们都称他“刘老虎”。老虎那可是百兽之王啊!老刘师傅之所以被称为“刘老虎”,那说明老刘师傅在桥工们眼里的威望可不一般,有王者之尊呢!

在爸爸的桥梁工地上,小金春经常能听到桥工们扯着大嗓门喊:

“刘老虎,您快来看看,这是什么回事?”

“老虎,您快点过来帮帮忙,这儿又遇到麻烦了。”

“刘老虎,您这两手还真管用,可帮我们解决大问题了。”

小金春眼里,爸爸他们的桥每天都在变,越变越好看。先是在水深流急的江河中,桥墩一点点地冒出水面,傲然挺立江中。接着,桥梁也一节节地架起来了,如一道彩虹飞过江面,连通两岸。再后来,大桥要通车了,桥面上插满彩旗、汽球,桥头搭起台子,高音喇叭放着欢乐的歌。人们纷纷伫立桥头,选择不同角度,与大桥雄姿合影留念。领导们也都来了,讲话、剪彩、给造桥的爸爸他们披红戴花,颁发奖状,然后爸爸他们这些造桥的人和领导们一起坐上彩车,在喧天的锣鼓声中,缓缓地驶过大桥……

爸爸他们那一代造桥人的荣耀,让小金春也感到无比的自豪。每次大桥通车的那个时刻,都给小金春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他从小就立志,将来长大了也要和爸爸一样当个造桥人,去造更大、更长、更美丽的大桥。

刘金春从小立下的这个志向,在他17岁高中毕业那年终于实现了。那是1989年,金春的爸爸“刘老虎”退休,按照当时的政策,职工子女可以顶替接班,直接参加工作。于是,父亲跟正准备高考的儿子商量:“现在你有两条路可选择,一是参加高考,选一个你喜欢的大学和专业进一步深造;还有一个选择是接班顶替我,参加工作,也跟我一样去建桥。你选择哪个?”

“我选接班顶替,参加工作,跟你一样去建桥。”金春其实早已听说,有了心理准备,这时听爸爸问他,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出发自己早已做出的选择。

“你就不高考、上大学了吗?我知道,你的学习成绩考个一本大学可是很有把握的呀!”

“不高考了,还可以上函授、上电大、自学考试,有的是机会。可是接班顶替爸爸的工作,这是唯一的机会。错过了,就再没有了。”

“爸爸退休后,家就安在武汉大城市里了,可是造桥要走南闯北,一年四季不着家,你吃得了这个苦吗?

“爸爸不也是吃苦一辈子,这么一路走过来的吗?您能吃得了苦,我也能!”

“你就那么喜欢建桥?”

“因为造桥人的这份荣耀!爸爸您不也喜欢造桥一辈子吗?”

“刘老虎”被儿子说服了。就这样,刘金春到了爸爸所在的造桥队也当了一名造桥工。当然,他还不是那个曾经的“刘老虎”。他听爸爸的吩咐,老老实实地从学徒工做起,虚心拜师学技,先后做过钳工、电工、泵手、运梁专用车司机、起重司机、起重司索工。业余时间,他还自学了电大基础理论课程、桥梁工程学、土木工程学、建筑材料学、桥梁构造学等专业理论知识,不断地充实提高自己关于桥梁建造方面的专业技术技能。

工作二十八年来,刘金春先后参加过洛阳黄河二桥、菏泽东明黄河二桥、湖南沅江二桥、山西阳翼北深沟特大桥等许多桥梁的建造,积累了许多造桥的经验。这次上拉林铁路,他担任了贡嘎雅鲁藏布江特大桥一号造桥机机长,成为建桥工的技术带头人。

桥梁“魔术师”就是这样练成的。终于,有一天,工友们送给刘金春一个他其实早就渴望得到的响亮“外号”:“小老虎,过来看看!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工友这样地叫他“小老虎”,当时他先是一楞,然后高兴地大声答应:“哎,来了!”

当晚,刘金春用手机给爸爸打电话说:“有人也叫我小老虎了。”

爸爸听了非常高兴,但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告诉儿子:“你给我记住了,你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小老虎,还不是刘老虎!”

“我明白了,爸爸!”

奥秘全在“道具”里

拉林铁路是青藏铁路的延长段,也是新建川藏铁路的西藏起始段,全线新建铁路403公里,桥梁就有120座,桥梁总长度84.510公里,占全线长度五分之一还多。跨越雅鲁藏布江的大桥就有16座,中铁广州工程局承建的贡嘎雅鲁藏布江特大桥是拉林铁路首跨雅江大桥,设计为特殊结构的节段拼装梁桥。

当笔者终于弄明白什么是节段拼装梁桥时,就努力试图用外行人听起来也比较通俗易懂的语言来描述:桥梁即两个桥墩或桥台之间的建筑,不管是什么材料建造,一般不外乎是两种方式,一是预先制好整个梁体,再整体吊装到桥墩上固定;另一种是在两个桥墩之间打模板、扎钢筋,现场灌注混凝土制成梁体。前者简称为预制梁,后者简称为现浇梁。而节段拼装梁则介于两者之间,就是预制梁体时不是预制整体梁,而是分成数个节段预制,然后在两个桥墩之间将预制的各个节段梁箱体悬空用胶水粘接为一个整体,架接在桥墩之上。

贡嘎雅鲁藏布江特大桥全长5726.54米,是拉林铁路最长的一座铁路桥,共有131个桥孔。在拉林铁路全线120座桥梁中,1800多孔桥梁都采用32米简支T梁,只有贡嘎雅鲁藏布江特大桥跨越雅鲁藏布江主河道的81孔采用的是48米节段箱梁,主河道之外50孔桥仍为32米简支T梁。

担任一号造桥机机长的“小老虎”刘金春说,这是桥梁设计时考虑到雅鲁藏布江主河道必须要保持河道水流泄洪的通畅,所以加大了桥孔的跨度,由通用的32米改为48米,随之而改变的就是桥梁的结构由整体预制梁也改为节段预制梁。跨度48米的一孔梁如果制成整体梁,总重可达1200多吨,在江面上吊装架梁就需要更大型的起重设备,而雅鲁藏布江不通航,大型船舶进不来。而改成节段梁拼装,就比较易于在江面作业了。

说节段梁拼装造桥易于江面作业,也仅仅是相对而言。其实,采用节段梁拼装工艺造桥,在拉林铁路这是唯一的一座,在青藏高原雅鲁藏布江上更是首次。造桥是在水流湍急、风沙肆虐的高原峡谷雅江江面上进行,必须悬空吊装拼接每节上百吨重的节段梁,每孔桥需要连续拼接十一节节段梁,然后张拉预应力,再整体落梁,这对第一次上高原担任造桥机长的刘金春来说也是首次,怎么可能没有难度?

这天晚上,刘金春给在武汉退休在家的爸爸打了电话,说了他将要在高原峡谷雅江江面上造桥的事。爸爸送给儿子八个字:“胆大心细,遇事不慌。”

说实话,“刘老虎”也没有在雪域高原造过这样的桥,随着造桥技术的快速发展,他已经不能再教给顶替他造桥的儿子新技术了,但仍然可以教给他处事方法。爸爸对儿子说:“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吧,琢磨透了再干。还是那句话,凡事要胆大心细,遇事不慌。你能行!”

“嗯,您放心,我能行!”

“好好琢磨琢磨吧!”爸爸的这句话,叫刘金春一连几天带着他的一帮弟兄们都在雅江江面岸边来来回回地转。测了江水流速再测河谷风速,量了桥墩距离再绕着桥墩转,一边转,一边嘴里还念念有词,不时地掏出随身带的小本子记些什么。他的徒弟不解地问:“老虎师傅,您这是干什么啊?也教教我们呀!”

刘金春回答:“别急,我们先琢磨琢磨。”

贡嘎特大桥共有132个墩台、637根桩,目前,大桥全部桩基已完成,主河道内承台、墩身也将全部完工。高高地站在桥台上的老杨师傅看到刘金春这天又带人围着桥墩转悠,大声地跟刘金春喊叫着:“小老虎,什么时候看你们造桥啊?我这桥墩都在这儿等急了呢!”

刘金春笑笑:“别急,我们先琢磨琢磨。”

这天,刘金春又带人来到了项目部节段梁预制梁场。

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贡嘎特大桥项目部节段梁预制梁场承担着贡嘎特大桥项目内81孔共891节段的节段梁预制任务,是拉林铁路全线最大的节段梁预制场。按照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高标准起步、高质量建设、高效率推进”的建设要求,强力推进工厂化、专业化、机械化、信息化的标准化建设,打造绿色高效的标准化制梁场。2017419日上午,伴随着欢庆锣鼓和鞭炮声,首节节段梁顺利浇筑,标志着节段梁预制工作全面展开。

节段梁梁体为单箱单室、等高度预应力混凝土简支箱梁,每节预制节段梁长分4.35米和4.6米两种,高3.7米,重约100多吨。每孔桥节段梁采用11个节段梁,10个接缝。贡嘎雅鲁藏布江特大桥主河道上的81桥孔就是要用胶水将891个节段梁拼接而成桥梁整体。难啊!

看到造桥机长刘金春来到节段梁预制场,预制场场长李建桥打趣跟刘金春说:“怎么样啊,小老虎?造桥还得看你们。我这里把炮弹可都给你备齐了,就等着看你炮弹上膛把它们打出去了。”

刘金春还是笑笑:“别急,我们先琢磨琢磨。”

刘金春其实心里有数,等他把这一切都琢磨透了,终于拿出一份完整的造桥机施工作业方案,摆在大家面前。他说:“人们称我们造桥人是‘桥梁魔术师’,多难多险的大江大河上都能魔术般地变幻出一座美丽的桥来。可是你们知道魔术的奥秘在哪里吗?”

有人还以为刘金春机长要给大家变魔术,饶有兴趣地听着。

“魔术的奥秘全在道具。我们桥梁魔术师的奥秘就在造桥机上。眼下桥墩已经建好,节段梁也已经预制完毕,下一步就看咱们怎么样给它们在雅鲁藏布江上拼装起来。我们要选最佳方案,造最优大桥。”

大家这才明白机长这些天来带领大家游雅江、转桥墩、看制梁的意图,也都看到了机长和机修工精心保养造桥机一举一动。刘金春接连几天和起重司机孙新桥、申辉一道爬上爬下,对1号节段梁造桥机天车、提升站等设备重点部位精心保养。孙新桥师傅说:“机长,这是我们的活儿,我们保养就可以了,您歇着吧!”刘金春却说:“可这也是我的‘道具’啊!”

造桥机主导梁拼装是重要环节。主导梁安装总重150吨,方案采用两台220吨吊机拼装,选用的吊机吊高、幅度每台能吊重100吨,按双机抬吊每台作功80%计算,完全能够满足起重要求。可是对吊索的选用,刘金春感到有问题,经验告诉他吊索直径细了。

起重公司的技术人员打保票说:“直径42毫米的钢丝绳,没问题。我们刚刚在内地也是用这样粗的吊索吊装100多吨的构件,保证没问题。

“可是这里是青藏高原,这里海拔3566米,不是内地!

“那也足够了,安全系数达78倍了。

“雅江江面上风大,节段梁的吊高又高,吊索细了,吊件容易摆动,降低安全系数。高原气压低,起重作业安全系数必须要提高几个等级才行。”

他们一时谁也说服不了谁。“官司”打到工程技术部,经过重新计算,果然直径42毫米的吊索达不到规定的安全系数,改用刘金春建议的直径56毫米的钢丝绳吊装。

起重公司的技术人员拿到计算数据,对刘金春点赞说:“还是机长有经验。向您学习!”

刘金春倒谦虚起来,说:“也不是我有经验。您刚才不也说在内地就是这样吊装的,那不也是经验嘛!”

“嗨,您就别提这岔儿了。”

“不,我们对事不对人。高原作业,每个吊装的工作工况不同,吊高不同,安全风险就不一样。我们不能简单以内地的吊装经验来判定。尤其大型吊装,我们要对企业负责,对国家负责,对每个吊装工人的生命安全负责。”

大家再次对刘金春机长伸出拇指哥点赞。

终于,“桥梁魔术师”的道具造桥机也让刘金春琢磨透了。造桥作业方案也得到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和铁路总公司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的批准,万事俱备,只等择日造桥了。

造桥开始的前夜,刘金春又给爸爸“刘老虎”打了电话:“爸爸,我已经都琢磨好、琢磨透了。”

“好!那就好!磨刀不误砍柴功。”

“嗯,明天就开始要造桥了。”

“好,还记得我送给你的八个字吗?”

“记得呢!胆大心细,遇事不慌。”

“好,你一定能行!”

挂了电话,刘金春美美地睡了个好觉。这十多天来他一直睡不好觉,他还以为是高原反应的缘故,看来不是。

艺高人胆大,智慧人心细

2016810日,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承建的贡嘎特大桥在雅鲁藏布江主河道上造桥正式开始。

这天,刘金春早早地起床,洗漱完毕,特意换上一身新工装,戴上工牌,来到他的一号造桥机前,又仔细地检查一遍。一切准备就绪,起重工、司索工、拼接工、测量工、安全员等各个工种都各就各位,时针指向上午9点整,指挥长一声令下,刘金春开始指挥一号造桥机作业。

刘金春紧盯着造桥现场,熟练地下达一个又一个作业命令:“一号梁体起吊卸车——安装支座——安装梁体挡块——拧紧螺栓——测量梁体——水平调整——中心调整——调整标高——涂胶作业——准备拼接……”

一号机30多人按部就班,在机长的指挥下有条不紊地进行节段梁体拼装作业。笔者忽然觉得,与魔术师的快手相比,此时的造桥机长刘金春其实更像一个乐队的指挥,看他那从容镇定、有张有弛的样子,整个造桥机在他的指挥下活了起来,一节节梁体起吊、拼接、张拉、安装、落梁,那隆隆的机声、清脆的哨声、此起彼伏口令声和应答声,就是那响彻雪域高原的最美妙音符,那一孔孔拼接完成的桥梁就是他指挥的“乐队”献给雅鲁藏布江的最完美的艺术品。

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贡嘎项目部总支书记陈东华告诉我们,公司选刘金春担任贡嘎特大桥一号造桥机机长,就是因为他专业技能比较全面,工作认真负责特别严谨,作为一个机长,他胆大心细,遇事不慌……

“胆大心细,遇事不慌”,这不就是“刘老虎”送给“小老虎”的“八字真言”吗?看来这八个字已经是造桥人的座右铭了。接着,陈东华书记又给我们讲了刘金春机长造桥的的二、三事。

节段梁每节重大约在100吨左右,大钩吊具用四根直径52毫米的吊杆吊挂,在吊挂中每个螺母要同时拧出五丝,才能同时起吊,容不得丝毫偏差。有一天,在节段梁段吊装作业时,节段梁已经挂在吊杆上,刘金春一边指挥起钩带力,一边仔细观察,突然发现其中一个吊点异常,与其他三个吊点不同步,有些微微的带力滞后。凭经验刘金春感觉肯定是吊杆螺母没有拧到位,立刻下令让吊机重新落下。他亲自上前检查,果然发现这个吊杆上少拧了一丝。他质询:“这是谁干的?”一个工人怯怯地上前答到:“是我。”刘金春一看,原来是个新来的工人,他没有指责这个新工人,而是告诉他,一定要把每个螺母丝扣拧到位,因为起吊作业每个吊杆都要均匀受力,如果有偏差,一个吊杆不受力或者少受力,就可能导致起吊倾覆的大事故,后果不堪设想。道理讲清楚了,这个新工人此后再也没犯同类错误。事后,刘金春却把带班的班长狠狠地批评了一通。

有一次运梁车运节段梁,梁体吊装到运梁车上落钩后,刘金春发现梁体在车上没有放正,偏差两三公分。刘金春要求起吊重新安放。司索工小王都已经解开吊索了,不以为然地跟机长说:“这么大的一片梁,偏个两三公分没事,难道就因为这点翻车了?”刘金春把班长叫来,对班长和司索工小王一起批评教育说:“梁体放偏两三公分,梁体和梁车的重心就偏移,高原路况不好,运输途中梁体就会发生移动,容易造成梁车倾覆,这样的后果我们必须要有预见,要对运梁车司机的安全负责,每个环节来不得半点差错,这是从事高位工作应具备的细心和责任心。”班长主动承担责任,立刻让小王重新吊装梁体,正确安放,并用导链拉紧加固。

在节段梁拼装中,一号节段梁的吊装摆放是最关键的一个环节。中心线调整不能够偏差一毫米,如果一号梁偏差一毫米,就会导致最后一片节段梁偏差几十毫米,不能准确安放到桥墩的支座上,导致拼装失败。差之毫厘,失之千里,就是这个道理。每孔桥的一号节段梁安装时,刘金春和技术人员一起不厌其烦地反复调整,每次要调整一个多小时,才能调整到位,准确摆放。如果当天不能胶拼,根据高原温差大的特点,还要预抬标高,次日拼装前再复核标高,发现变化,再进行微调,调整好再进行固定。有一次,刘金春在检查中发现节段梁的固定导链拉在钢筋上,顶托中间有缝隙,他立刻责成工作班改正。班长却顶撞说没事,节段梁一百多吨重,移动不了。刘金春告诉班长说,钢筋在受力以后如果弯曲,就会导致首片梁位移,顶托再顶不牢,所有的尺寸就发生变化,导致拼胶失败。必须立即改正。班长理亏辞穷,说不出理由来。刘金春就带着他们一起对梁体预埋件做了临时焊接加固,确保节段梁不移位。

在节段梁拼接时,不但要注意温度的变化,还要注意雅江河谷风沙和雨水的影响,有时正在给节段梁拼接面涂抹胶水,忽然雅江河谷吹起了风沙。刘金春及时指挥支起棚布,继续作业。有一天风很大,刚刚支上棚布,立刻被大风吹走。刘金春便指挥停止作业,将梁体内箱已经涂好的胶铲除掉。因为胶水四个小时之内会固化,如果不进行铲除或及时张拉作业,整个梁体就会报废。刘金春现场指挥得当,及时采取有效的措施,确保了节段梁拼装的质量。

造桥机中支腿固定时,精轧螺纹把支腿锁定后,刘金春还要求戴双螺母。作业班长刘开明不理解,嫌麻烦,对机长说:“每个螺纹受力都有七八十吨,十几个精轧螺纹也有一千多吨了,戴双螺母有什么意义?”刘金春耐心地对他解释说:“每个螺母的受力够了,但作业中由于震动,不能保证每个螺母负荷受力后不会松动啊!一旦某个螺母松动,就会将负荷转移到其它螺母上,其他螺母负荷突然增大,承载上千吨重量,一旦断裂,整个造桥机都会垮塌。现在加个螺母看起来麻烦了,但安全系数却大大增大了。防患于未然,就不要怕麻烦。”刘金春就是这样,每逢遇到大家不理解的问题,他用道理去说服人,用技术去帮教人,用技能去引导人,确保节段梁施工作业人员和机械的安全。刘开明理解了,立刻带人安装好双螺母,做到双保险。

还有一次,在造桥机就位后,刘金春要求作业班对后主千斤顶加装铁板将主梁下面垫实,增加一项保险措施。作业班长不理解,认为这是多此一举,说:“千斤顶都可以承载了,用不着加装铁板。”刘金春说:“千斤顶是液压的,压力过大油管可能会爆裂,液压的密封圈坏了也可能内泄。虽然液压锁可以起到保护,但还是锁板的物理受力最有保障。我们要对上面几十个工作师傅们的安全负责,保证机械受力的稳定性、可靠性、安全性。”班长觉得还是机长考虑得周到周全,立刻改正了。

一次节段梁拼接完成后在落梁的过程中,主千斤顶突然不起作用了,钳工现场检查之后,发现是千斤顶内部密封圈老化,必须拆下更换密封圈。但这时上千吨的节段梁还压着主千斤顶,这可怎么更换?许多人没经历过这种情况,情景非常紧急。刘金春让大家别慌,调来两台350吨的张拉顶代替故障主顶,加上原来三个450吨的主顶同时操作,安全平稳地将上千吨的节段梁体落在桥墩支座上,完成了支撑转换,然后再拆除故障主顶,修理更换密封圈。大家事后说:“真佩服刘机长了!经验丰富,遇事不慌,每到关键时刻,我们机长总能逢凶化吉、化险为夷。”

陈东华书记说,刘金春大事抓得紧,小事也不放过。青藏高原昼夜温差大,有的时候早晚温差能够达30℃左右。造桥师傅们有时早起还穿一身厚厚的防寒服在江面上作业,中午天热和高强紫外线,又要穿起单衣。有一天中午天热,节段梁拼接等待胶水固化过程中,他看到有人脱下安全帽,坐在天车下面的荫凉处休息。刘金春立刻纠正要他戴上安全帽,移到安全地点来休息。刘金春说:“天上掉馅饼的事没见过,天车上掉下个松动螺栓还是有的。你把安全帽脱下,万一掉下来的螺栓正好砸在你脑袋上怎么办?要知道,你可不是一个人在高原战斗啊!你家中的妻子、孩子可都指望着你呢!家人都希望你们平平安安的回去啊!”机长的批评可都是大实话,可是机长的幽默感,还是把大家逗得哈哈大笑,在笑声中记牢了“安全无小事”的大道理。

“艺高人胆大,智慧人心细。”这是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在上报刘金春为拉林铁路“藏地工匠”的事迹材料中,对刘金春工匠事迹的概括,这何尝不是中铁造桥人工匠群体的精神写照呢!

201756日,雅鲁藏布江第一跨贡嘎特大桥胜利实现了主跨过江的施工目标,这座西藏境内最长、雅鲁藏布江跨度最大的铁路桥梁建设取得了重大成果。贡嘎特大桥项目部也多次获得拉林铁路“标准化文明工地”、“标准化拌和站”、“标准化试验”等称号。中央电视台新闻频道201751特别节目”——《劳动的力量》,对贡嘎雅鲁藏布江特大桥这一亮点工程作了报道。

对这些成绩和荣誉,采访中刘金春竟然一字不提,只是邀请我们明年的这个季节再来拉林铁路看看,看看雅鲁藏布江滚滚东逝水,看看贡嘎特大桥巍巍风景线。他说:“那时来,你们一定还会有新收获,但一定不是我。”

是的,造桥人可歌可泣的故事简直是太多、太多。我们期待着!

责任编辑/卢旭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