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雅江上有双美丽的眼睛---【李康平】

2018-06-19 10:21:0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350

   

—— 拉林铁路工匠之桥梁测量工邱永超

 李康平

铁路之美,究竟美在哪里?站在不同的角度,会有完全不同的回答。

旅行者说:铁路之美,最美的是看不完的沿途美丽风光,铁路就像珍珠项链一般地将祖国美丽的大好河山、万千美景串联起来,尽收眼底。

造车人说:铁路之美,最美的是那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复兴号”高铁动车,以世界第一的“中国速度”大大拉近人们的时空距离,给21世纪的中国赢得的不仅仅是时间和效益,更重要的是中国人的尊严。

铁路人说:铁路之美,最美的当然是铁路人!百万铁路人默默地日夜奋战在万里铁路线上,精心呵护着铁路的每一节钢轨、每一颗道钉、每一节车厢,给旅客提供安全优质、温暖贴心、无微不至的服务,让游客旅行在铁路、满意在铁路。

就连筑路人的回答,也是各说各话。

筑路基的说:铁路之美,最美的是蜿蜒在大地之上那巨龙般长长的路基,无论是与城市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还是与乡村原野那绿油油的麦苗、黄灿灿的菜花,或草原上白云般的羊群,都能构成一幅幅风格各异的最美图画。因此铁路路基也成为摄影家镜头追逐最多的铁路风景之一。即使是戈壁大漠荒原之上,每当火车从路基上开过,立刻生机无限、意趣盎然。

打隧道的说:铁路之美,最美的是那或者钻入山腹之中贯通崇山峻岭、或者深深地从河床海底穿越而过、或者深潜城市之下再建一座地下美丽长廊的万千条深邃隧道。筑路人不怕高山阻拦,何惧艰难万险,铁路修到哪儿,隧道就像利剑般气吞山河,开山劈路,无坚不摧,无往而不通。隧道之美不在外观之雄壮华丽,而求内在实用之美,她美得低调奢华而含蓄。

造桥人却说:路基虽美,但没有火车经过就缺乏灵气;隧道虽美,但锁在山底神龙见首不见尾。铁路之美,最美的还是千姿百态的铁路大桥,有的像钢铁战士傲然挺立在大江大河之上,有的像曼妙美女含羞隐现于峡谷云雾之中,有的又与城市和谐完美地融为一体勤劳朴实地承载着城市每日前进的步履。

这根本就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

这天,我沿着S306省道,来到雅鲁藏布江桑加峡谷专为观赏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而建的观景台上,看到藏木水电站水库如镜的水面映照的高原蓝天白云之间,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正在吊装架设藏木特大桥红色的钢拱,我忽然发现,那弯弯的桥拱与桥面恰好勾勒出美丽的大眼睛,正深情地凝视着险峻的桑加峡谷,凝视着宁静的藏木水库,凝视着热火朝天建设中的拉林铁路。于是我想,伦敦有伦敦眼,天津有天津眼,眼下美丽的藏木特大桥不正是拉林铁路之眼吗?

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党工委副书记黄启超听了击节称妙!但是,他又说,其实藏木特大桥真的有一双最美丽的眼睛呢!

我是把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比作拉林铁路之眼,黄启超副书记所说的最美丽的眼睛,却不是大桥,而是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指挥部的测量高级技师邱永超。

邱永超,1977年生人,是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指挥部测量班测量负责人。一米七五的个头,身材微胖,人倒是挺帅气,可是我并没有看到他的眼睛美到那儿去?

看到我有些疑惑,黄启超书记笑了说:“邱永超是大桥测量工。大桥桩基在哪里扎根?桥墩在哪里站立?拱架在哪里吊装?节段梁在哪里拼接?总之,大桥在哪里定位?哪一个环节都离不开测量工,所以大桥怎么建造,从某种意义上讲,还是测量工说了算。所以说,测量工就是大桥的眼睛,测量工看好哪里,大桥就在哪里!邱永超这个高级测量技师是测量工里的骄骄者,他不正是我们美丽大桥的最美眼睛吗?”

的确,对邱永超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之后,我终于理解了这个比喻的全部含义。

有着“雅鲁藏布江绝跨”之称的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是由中铁广州工程局中标承建的。大桥位于雅鲁藏布江藏木水电站库区,桥下是深达60米的电站水库,两岸是绝壁悬崖,南端桥头位置人迹罕至,北端桥头位置有S306省道公路隧道也只能从悬崖穿过。

开工前的一天,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指挥部刚到驻地,还没来得及挂牌安顿下来,王远锋指挥长就着急地和一帮桥梁工程技术人员来到藏木水电站库区,他们带着设计图纸,在雅鲁藏布江北岸的S306省道公路来回走了好几趟,就是找不到藏木特大桥将定位何处?悬崖绝壁处没有任何建筑物可作参照。

藏木特大桥南北两端连接的都是隧道,眼下隧道施工技术人员也到不了隧道洞口预定位置,正远远地在寻找隧道洞口的定位。由于两端隧道洞口同样无立足之地,施工无法展开,于是都不得不从一旁打一横洞到隧道正线位置,再朝着隧道正洞洞口开挖。

“快叫邱永超来!”指挥长王远锋看到现场是这样一种情景,心里有些着急了,这才想起忘了叫测量工一起来。

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指挥长话音刚落,就看到邱永超满头是汗地带着测量仪器出现在指挥长面前。

指挥长有些意外,刚才还在纳闷没有叫邱永超一起来?其实邱永超带着测量班的同志已经先指挥长而来,在尚待图中的藏木特大桥周边已经连轴“转”了好几天了。

邱永超是个有心人。施工单位常说“施工未动,测量先行”。没有准确的测量、定位、放样、划线,施工就无从下手。因此,中铁广州工程局刚中标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邱永超人还没上高原,就已经心系高原,天天用心地从设计图上在读桥、识桥、知桥、“建桥”了。设计图上雅鲁藏布江藏木特大桥的上万个测量数据,邱永超早已了然于胸,跟着队伍一上高原,他就带着测量班到现场一一对应测量。现场没有建筑参照物,没有地标参数,他们利用藏木水电站地标参数,用测量仪逐段引入到藏木特大桥现场上来,一一标出大桥桩基、塔架、桥台、缆索的现场准确位置,为下一步施工做好先行准备。这会儿听到王远锋指挥长叫他,他其实就在现场,立刻就来了。

指挥长问:“桥在什么位置,测出来了吗?”

邱永超立刻报上一连串的大桥数据:“报告指挥长,藏木特大桥位于拉林铁路第203公里+461.1米至986.2米处,横跨雅鲁藏布江藏木水电站库区,全长525.1米,中心里程第203公里+731米;主拱计算跨径430米。矢高112米,矢跨比为1:3.84,拱轴系数1.8;提篮拱内倾角为4.59度,拱肋拱顶处中心距为7米,拱脚中心距为25米;主梁高3米,桥面宽18米,箱底宽12米;桥址海拔3350米,桥下水深66米,桥位所处河谷最大风速12……”

对这一连串的大桥数据,指挥长也都非常清楚,他现在想要知道的这些数据将在哪里幻化出一座美丽的大桥来?具体地说大桥将建在什么位置?他打断了邱永超的话,直截了当地问道:“你现在给我指指桥将建在哪里?”

邱永超指指南岸,又指指北岸,告诉指挥长:“喏,就在那儿!”

指挥长还是没看出来,邱永超这才想起递过望远镜给指挥长。王远锋接过望远镜顺着邱永超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邱永超和他的同事们几天来现场实地测量打下的测量桩,一一标记了藏木特大桥桥桩基础、塔架基座、缆索锚锭等各个重点位置。眼下指挥长看到的还只是一个个的点。可以说,这些测量点为下一步大桥的建造提供了方向性的指导。有了这些点,造桥人就能把它们连接起来,造出一座美丽的藏木特大桥,那就是拉林铁路之眼。

指挥长放下望远镜对邱永超的测量班称赞道:“行,施工未动,测量先行。你们可为藏木特大桥立下了先行的头一功啊!”

事后,有人问邱永超:“我们到了江边两眼一抹黑,对着图纸也不知道桥在哪里?指挥长当时问你,你怎么就能于无是处看到桥?”

也许是因为得到了指挥长的表扬,邱永超不无得意地用诗意的语言回答:“心里有桥,眼里就有桥。何况我有一双能发现美丽大桥的眼睛。”

高原日照紫外线强,测量班整天室外测量,为了防强光照射,当时邱永超正戴了一副时尚墨镜,同事谐音“眼镜”——“眼睛”,就这么傻傻地也分不清就叫起来了。

拉林铁路从拉萨起始,与拉日铁路共线至协荣车站引出,穿过全长4373米的拉林铁路第一隧嘎拉山隧道,就到了雅鲁藏布江河谷,贡嘎雅鲁藏布江特大桥是拉林铁路首跨雅江大桥,因为这座大桥有着复杂工艺和特殊结构,依然由专业造桥团队中铁广州工程局承建。

贡嘎雅鲁藏布江特大桥全长5726.54米,是拉林铁路最长的一座铁路桥。贡嘎特大桥共有131个桥孔,其中主河道有81孔,每孔48米长,可见雅鲁藏布江这段江面有多宽。

和筑路人总是在没有路的地方筑路一样,造桥人也总是在没有桥的江河之上造桥。因此,当造桥的“先行者”邱永超一行来到雅鲁藏布江边给贡嘎特大桥定位测量时,这里无桥无路也无船,他们只能到附近村子藏族群众家里租用传统的羊皮筏子过江。

藏族群众的羊皮筏手工缝制,体积不大,每个只能坐两三人。他们带着测量仪器乘羊皮筏过江,划到江中,他们发现羊皮筏在往里渗水,可是羊皮筏已经划到江中,继续往前划,或者往回划,结果都是一样的,羊皮筏都有可能连人带水载不起而翻沉江中。

怎么办?大家的眼睛望着邱永超,邱永超立即做出反应,对撑筏的藏族群众说:“继续往江对岸划。”这边对同事说:“你们保护好测量仪,护在怀里,尽可能举得高一些。”然后他摘下头上戴的安全帽,不住地从羊皮筏里往外舀水,舀水,再舀水。

羊皮筏终于撑到江对岸,看到同事们高高地举起测量仪器下了羊皮筏,邱永超累得一下子躺倒在羊皮筏里。全身衣服里外都是水,里面是汗水,外面是江水。

藏木特大桥施工之难超出人们的预先想像,而作为施工的先行,邱永超和他的测量团队必须先行一步,最先知晓难的程度。

大桥两岸都是悬崖绝壁,塔架没有立足之地,只能立在悬崖的山顶,邱永超他们必须先行上山,给塔架测量定位。上山无路,邱永超他们背着测量仪在悬崖之下足足转了两天,多次尝试着从“旁门左道”迂回上山,都因无法攀援半途而返。

第三天,邱永超一行又来到悬崖下公路旁寻找上山的路,正好看到有几个藏族群众手摇转经筒,怀揣五彩经幡,一路走来。邱永超好奇地在一旁看他们去往何处。却见他们从悬崖下的公路绕到两面悬崖相交的一处山凹处。这里高原雨季泥石流冲下来的乱石成堆,稍有触碰,就会连锁反应滚落下来,非常危险。邱永超正想提醒这几个藏族群众注意安全,却见他们竟然不管不顾地已经爬上泥石流冲下来的乱石堆,向山上爬去。于是,邱永超赶紧上前向藏族群众询问:“从这里能上山吗?”

“你们上山干什么?”藏族群众警觉地反问邱永超。

“我们要在这里修一座铁路大桥,上山要测量,施工,就是干活儿去。”

藏族群众听不大懂汉语,邱永超也听不懂藏语,他们连说带比划,总算都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原来这山是有灵气的,藏族群众要上山去挂经幡。悬挂经幡是千百年来流传于藏民族地区的一种宗教习俗,有着自身修行、利益众生的功德。风每吹动一次经幡,就如同将上面的经文诵读了一遍。上苍诸佛保护一切制造和悬挂经幡的人们,哪里有经幡,哪里就有善良吉祥。

当得知眼前这几位汉族兄弟是来为藏族群众修建铁路的,他们双手合十,连连祝福:“扎西德勒,扎西德勒!”

“从这里能上山吗?你们看这石头随时会滚落下来,多危险啊!”邱永超还是不忘提醒这几位藏族群众。

“能上,能上。这里原来是有小路的。下雨冲没了。”

于是,藏族群众在前面指引带路,邱永超他们在后面跟着。前面的人连拉带拽,后面的人又顶又推,这段无路攀援花了两个多小时,总算上到山顶。一看海拔标高,才只上了50多米,这在内地山区,也只是十分钟的路程。这就是青藏高原。

和藏族群众分手后,他们立刻投入测量工作,为了不把时间耽误在“路”上,这天他们连中午饭也没吃,一直干到天黑才回驻地,晚饭和中饭一起吃了。

第二天再上山来,他们已经是“轻车熟路”了。还是为了抓紧时间测量,为下一步工序争取时间,他们中午还是没下山,派人把饭送到山上吃。

后来建塔架的施工队也是沿着他们最先“开辟”的这条小道上的山。施工队扩修小道,将一台挖机开上山,就足足用了56天。可想当初邱永超他们上山的这条“道路”有多难!

藏木雅鲁藏布江中承式提篮钢管混凝土特大桥,以其430米的主拱跨径,居世界上同类型桥梁跨度之最,同时也是世界上同类型桥梁中海拔最高,大桥的许多新结构、新技术、新材料、新工艺,在国内铁路桥梁建设中都是首创。

藏木特大桥是一跨过江,桥拱的架设需要将预制好的桥拱一节节从上游预制场用驳船运到桥下再进行吊装。因此,测量航道的任务也责无旁贷,落在了邱永超的测量班肩上。他们租借藏木水电站用来清理库区水面漂浮物的小船在库区测量水深、流速、风速以及水下礁石分布,确定一条最佳航道。江面风大,邱永超巍然站立船头进行航道精测。测量班的同志一次次要换他到船舱休息一下,他一次次地拒绝说:“没事,还是我来!”他是不亲自掌握第一手资料,不放心啊!江面大风摇曳着他一身橙红色的工作服,与同色系的橙红色救生衣勾勒出一幅正在江面上燃烧的火炬。同事们说邱永超总是给他们带个好头,“燃烧自己,照亮前面一条前进的航道!”

藏木特大桥的架设没有可能在地面作业,因为桥下就是深达60多米的藏木水电站库区水容。桥拱的架设全靠立在两岸悬崖绝壁之上巨型塔架之间的钢缆索吊。

缆索吊承重索有24根,每根直径60毫米,长1000米,重14吨,起重最大重量245吨。因此,24根承重索必须保持在一个水平面上,起重时24根承重索要同时平均受力承重,稍有误差偏重,起重桥拱的重量集中在少量承重索上,就会导致承重索崩断,桥拱坠落,后果不堪设想!

精测精调缆索吊承重索是一个细心活,靠得是高超的测量技术,更需要不急不躁胆大心细的稳定心态。承重索两端悬挂在两岸高高的塔架上,中间自然下垂成一个半圆形的弯弧,24根承重索不在一个平面上,甚至也不在静止状态,七、八级甚至大到十二级的雅江河谷大风吹动着24根承重索不停地左右摇摆,摆动幅度最大达40厘米。这给邱永超他们的精测精调造成极大难度。

邱永超带着测量工一班人精测精调,心细如丝,平和不急,不因风动而动,不为索摇而躁。邱永超还想办法,在塔架上安装棱镜,利用棱镜的反射,对应测量每根承重索的摆距,计算出中心位置,用圆周切线法更快更准确的测量计算出调整参数。为了不影响下一工序,他们顶着大风经常加班加点,连续几天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终于把原计划五天的测量工作,两天干完,为下一工序开展赢得时间。

拱形大桥最常见的是平行拱,就是桥的两侧桥拱是等距离平行的。藏木特大桥的主拱为提篮式拱,就像提篮的两个提手,下面相距宽,向上逐渐变窄。这种拱空间结构非常复杂,两拱之间每一个点的距离都不相等,拱肋拱顶处中心距为7m,拱脚中心距为25m。桥拱相邻节段的对接精度要求非常高,拱肋节段线型控制和安装非常难。这就要求测量一定要准之又准,万万不能有丝毫偏差。前端若差之毫厘,后端就会谬以千里,整个桥梁甚至就要报废。

对此,邱永超不敢有丝毫大意,每次吊装桥拱之前,他都要做足功课,对空间线性控制做多次复杂的计算,再反复验算,直到有了唯一的准确结果,再测量放样,指导桥拱的准确吊装。

中铁广州工程局拉林铁路指挥部承建的拉林铁路藏木特大桥、绒乡特大桥、贡嘎特大桥三跨雅鲁藏布江,风姿绰约,各有神韵。

大桥每天都在长高、长大,变得越来越漂亮、越来越壮观。邱永超和他的测量团队依然天天放大样、测标高、调模板,给大桥的每一个节点准确无误地定向定位,指引着大桥健康成长。终将有一天,大桥成为青藏高原雅鲁藏布江河谷最美的风景线。

然而,邱永超和他的测量工团队的目光,不会在这里久留。在他们那美丽的眼睛里,一定还会有更多更新更美的大桥!

责任编辑/卢旭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