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梅和梅的树---【王丽君】

2018-06-19 10:23:2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57

梅和梅的树

 王丽君

第一眼见到她时,她正躺在床上。她的身体明显萎缩,身高不到一米五;皮肤很白,是贫血的那种白;脸色潮红,很让人担心。见我进屋,她身边的男人把她抱起来,放在轮椅上。她依靠着他,娇小、怡人,经历过,并还经历着苦难。

其实,我早就见过她和他,在报纸上,在网上,在那感动过、震撼过的心灵深处。

人们用这样的词和句子去形容他们俩:“芳华之恋”、“谢谢有你”——她叫谢芳,他叫谢海华。“他为谁勇敢”——她说:“我勇敢了一次,他却为我勇敢了一辈子。”

这些形容,有浪漫的、英雄的,也有感恩的,最实在的要数“一对夫妻,两名中国好人”——他俩都被评为“中国好人”!

而我的眼前,她是盛开着的一朵梅,与她的树紧紧相依。我们知道,梅的盛开,必得经历风霜雨雪。

雪中孕蕾的梅

那是1988年,23岁的谢芳在长沙市井湾子一家小饭店当服务员。27日凌晨2点多,睡在简易钢丝床上的谢芳被异常的响声惊醒,睁眼一看,一团黑影正在床边的柜子里翻找着什么。“谁?”谢芳意识到有窃贼入室,根本来不及多想,便大喊一声,翻身跳起,一把揪住窃贼并高声疾呼:“进贼了!抓贼啊!”

慌乱的窃贼拿出自制锉刀,对着谢芳一顿乱戳乱砍,谢芳身中数刀,仍拖住窃贼声嘶力竭地呼救,店主夫妇闻声冲出,窃贼当即将刀尖转向了店主夫妇。紧急关头,谢芳强忍剧痛打开店门,拼尽全力呼救。附近门店的邻里赶来了,大家合力将窃贼抓住,而谢芳却倒在血泊中。

谢芳的下巴、胸部、手臂和膝盖等部位身中9刀,被迅速送到医院进行抢救,医生尽全力才把谢芳的命救了回来。住院一段时间后,考虑医药费太高,伤情稍稍稳定就出院回到家里养伤了。

其实,在那个突如其来的夜晚来临之前,谢芳的人生宁静而平淡,与一般的农家姑娘无异。谢芳出生在长沙坪塘镇太平乡花扎街,家里条件不好,一家五口人仅依靠父亲理发维持生活。那时的“剃头匠”可不是现在的发廊那么高大上,既没有各种各样的高端设备,也没有装修豪华的门面。一个人,一副担子,一头挑着理发用具及凳子,另一头挑着供洗头的热水及脸盆,每天走街串巷,上门给客人理发、刮脸、修胡子。家中的事务全交给母亲打理,砍柴、打猪草,还要帮着村集体看牛。家中三姊妹,她是老大,平时带着妹妹们踢健子、玩泥巴,也帮着母亲干农活、做家务。日常生活中,父母时常教育姊妹们不要学坏,要尽力帮助别人。清苦的生活、朴实的家教,犹如梅在雪中孕蕾,为谢芳后来的壮举埋下了伏笔。

谢芳的童年是快乐的。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里,“糖粒子”是一种奢侈品,但父亲就像魔术师一样,每次收工回来,总能从口袋里“变”一些出来,分给姊妹们,而最漂亮的那几颗,总是归谢芳。

这个漂亮能干的姑娘学习成绩也不错,小学考试一直都是前三名,有两年还稳拿第一名。到了初中,英语、语文成绩都很好,作文常被老师作为范文拿在全班朗读。

最值得回忆的是那些课间操,有时“一二一”被体育老师故意用方言喊成“鸡哎鸡”!说到这里,谢芳忍不住“扑哧”一笑。上学期间,她有时是班长,有时也任劳动委员,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父母、邻里眼中的乖孩子。一切是那么美好!

初中结业后,谢芳原本打算上职校,希望能够早点参加工作,帮家里减轻负担,无奈学费太贵,只能放弃。此后她学过缝纫,到腊味店、卤味店打过零工……原以为谢芳的人生就是这样平淡无奇地走下去,直到19882月的那个夜晚。

静待花开的树

春天里,田垄上正是播种时节,爱情也由此撒下种子。谢海华是在谢芳出院不久,经表姐和表姐夫介绍认识的。

那时他刚从部队退役回来,两家相隔大约四五里路。听了谢芳的故事,谢海华决定去看看她。

那天,谢海华骑着单车去谢芳家,铺着沙卵石的村级公路两旁,有樟树散发芳香,有桂花树正在蓄积清香,杂木野花一路延伸到那个泥巴土砖房……

谢芳身着蝙蝠衫坐在火塘边烤火,一边喝着阿胶甜酒冲蛋。红红的炭火给她的脸蛋映上了些许暖色,仍然掩饰不住因失血过多而导致的苍白。她的母亲坐在一旁默默地织毛衣。

谢妈妈话不多,请他坐下后,就去张罗饭菜了。

眼前的这个羸弱的女子是个英雄!

谢海华的心里已是翻江倒海:他当初抱着保家卫国的理想去当兵,三年了,并没有上过战场,而这个女子,竟然比他这个七尺男儿还勇敢!这种精神让他感动,让他满足!

谢海华在她家吃了晚饭后才回家。一路上,心情与车一起动:不管怎样我想照顾她,我也不知她是否喜欢……

心所想,行所向。于是他大胆地邀她去看电影。在乡里看电影,要走三、四里路,也没觉得远,看了什么都记不住,只知道和她在一起,就觉得特别舒心、惬意。此后谢海华时常到谢芳家帮忙干农活,插秧、收稻、挑水、砍柴,俨然如一家人一般。对谢芳的父母更是孝敬有加,还常对谢芳嘘寒问暖:

“你是受过伤的人,天冷时千万不要下冷水,也不要干重活,有什么事就叫我干。”

这时候,谢芳心想,这个男人勤劳又率真,而且还如此细心,应是值得信任,值得托付终生的。

梅与树,就是这样的自然又奇妙。因为树作为坚强的后盾,梅绽放得更加灿烂,有了梅的点缀,树更加挺拔、丰满!

此时,世俗的冷风开始呼啸:有的说两个人都姓谢,不允许通婚;有的“好心”提醒他一定要慎重,谢芳的身体还会留下后遗症;也有的说,谢海华中了邪了,那么多姑娘都看不上……

谢芳也很谨慎地问他:“你到底喜欢我什么?”

“我喜欢你人好心好!”谢海华真诚朴实的话语让谢芳倍感踏实。

世人的确低估了梅的秉性--傲雪而立。198810月,稻浪滚滚的收获季节,谢海华义无反顾地将谢芳迎娶进门。

也就是这一年,谢芳被评为全省的“见义勇为”先进个人。

谱写一生的承诺

谢芳表面看起来一切正常。一年后她的儿子谢希龙出生,喜悦萦绕着这个小家,一切都在希望的田野上。

可是,在产后不久,谢芳就出现了关节痛、全身浮肿的现象。

“一开始也没注意,以为是‘月子’没有‘坐好’而留下的后遗症,熬一熬就会好,后来我的关节越来越痛,严重的时候,完全下不了床,只好到医院去检查治疗。”谢芳回想起那个艰难的岁月。

可怕的是,经过湘雅医院的检查,谢芳的诊断结果为类风湿性关节炎,这可是民间称为“不死的癌症”啊!

医生直接告诉谢海华:“类风湿没有治愈的可能,目前的药物只能控制病情的发展速度以及缓解谢芳目前关节肿痛的症状,并且药物还有一定的副作用。”

倔强的谢海华不服气,妻子已经饱受伤痛折磨,又遇上了这样一个医学上束手无策的疾病,就像是一名战士眼睁睁看着战友在前线拼死厮杀,自己却只能在一旁枯坐一般地痛苦。于是,他卖掉稻谷,又借了贷款,背上妻子,带上嗷嗷待哺的孩子,从此踏上了四处寻医问药的漫漫长路。

1992年上半年,谢海华从熟人那里听说湖北咸宁有医生专治类风湿病,他没有迟疑,准备一番就带着妻儿一家三口出发了。

他们先是到离家四、五里路的花扎街,坐上中巴,到坪塘转轮渡到长沙,然后坐公交车到火车站,再坐上去往咸宁的火车。从家里到花扎街的那一路,以及上车、下车,谢海华的背上是谢芳;屁股后面绑着板凳,以便背不动时随时坐下来;胸前挂着行李包;一只手牵着不到三岁的儿子。辗转一天多,他们下火车后又坐了几个小时的长途汽车,终于到了诊所。

还好,当天就见到了想见的医生。谢海华请医生给谢芳看了病开了药,就在当地歇了一晚。那一晚谢海华睡得特别沉,也许是一路奔波太累了,也许是看到了一丝治愈的希望而放下了满心的担忧……谢芳心里暖暖的:自己是不幸的,却又多么幸运,人世有一个如此待她的人。

她想自己的病总会有痊愈的一天,那时候,她一定要报答他,做他最温柔最贤惠的妻子,她更期待有一天能与他一起牵手去散步,一路上有说有笑。

然而,医学的难题毕竟不是那样容易攻克的。谢芳服用了那些药物后更加难受了,与此同时,谢海华必须学做“家务活”,洗衣打扫、炒菜熬药、帮妻子梳洗按摩、端屎把尿……

第一次给瘫痪的谢芳穿衣服足足花了20分钟,累得大汗淋漓。此后,他反复进行穿衣和脱衣的训练,后来能在5分钟内就能帮妻子把衣服穿“熨帖”。

1993年,谢海华又打听到南岳山中有位八十多岁老中医能治类风湿。这一回,谢海华不但带着妻子、孩子,还带上了米和锅,好似要把整个家都随身带着。烦人的是,去的是家私人诊所,到山脚时天快黑了,他们实在走不动了,只好咬咬牙花30元请一个三轮摩托车送他们到目的地。但是,路不好走,摩托车主不守信用,在离目的地有四、五里路的地方就不送了。那时的30元对于他们是多大的一笔开支啊,谢海华真想骂人,甚至打人的心都有了。

谢海华背上的谢芳安慰他说:“路不好走,开摩托车的人也很难,求人不如求己,我们还是自己慢慢走吧。”经妻子一说,谢海华回过了神:此番来的目的是给妻子治病,人生地不熟的,不能因为此事而耽搁了主要任务。他既不敢吵架更不敢打人,也就忍了下来。

天已黑了,脚下是简易公路,谢海华把泪水硬生生地吞回肚里。

谢芳爬在他的背上,双手抱着他的脖子。那种信任和依赖,让他觉得为她做什么都是值得的。凭着蒙蒙的亮,他们走一走,问一问,走一走又想一想。

夜黑人稀,幸好老医生很有名气,他们顺利地找到了他。

这一次,谢海华一家人在南岳住了半年。每天给谢芳熬中药、扎针灸。遗憾的是,谢芳的病情却并没有好转的迹象。后来实在是没有钱支付医疗费了,一家人才回到了花扎街。

1997年上半年,谢海华带着谢芳到岳麓山寻访一位医生,为谢芳进行按摩、推拿等治疗,后来也请过医生到家中来给谢芳治病。期间,谢芳的病情稍有好转,有时候能够扶着拐棍慢慢移动。在病情的反反复复中,他们相伴前行。

时间在坎坷中流过。遗憾的是,这个多难的人又患上了重病。20137月份,谢芳因患子宫肌瘤,只好再次住进了医院。在住院前,所在的坪塘镇组织党员为她捐款,资助谢芳医疗费12000多元,岳麓区各单位积极组织、呼吁,电视台跟踪采访,社会各届爱心人士也纷纷捐款,又收到捐款2万多元,谢芳得以顺利进行了子宫全切术。

20164月,谢芳老是感觉胸口胀痛,经医院检查,不但发现有胆结石,而且胃里长了息肉,11份复查,息肉长大了,属于多发性,只能全部切除。连谢芳自己都没有信心了,难道是自己前世干了坏事,这世必得经受千刀万剐。那些日子,她天天反胃,她只有2克血,得先输血才能达做手术的标准。她痛得烦,痛得难,痛得生不如死,有时对谢海华发情绪,但谢海华却乐观地说:“做了手术就没事了,一定要相信医生,会越来越好。”

2017年元月,她身体的基础指标达到了要求,医院给她进行了胃、胆全切术两种大手术。望着谢芳痛苦的样子,他不能替她痛,他知道她更需要什么,他轻言细语地说:“不要怕,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照顾你。”而他自己却转过身在流泪,止不住的泪水!痛在她身上,疼在他心里。

好在伤口愈和得好。聊到这里,谢海华原本有些浑浊的眼神中亮起了一丝得意的光:“八字先生说她只能活到三十多岁,但你看,她现在都五十岁了呢!”

我想到梅树那弯弯曲曲的身子,弯弯曲曲的枝条,想起梅树多纵驳纹的样子,不禁感慨:梅树穷尽一生,委屈自己,卑微地活着,为了他对梅花的爱,也为了他心中神圣的选择。

“一日夫妻百日恩,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既然认定了她,不管怎么样,都要一辈子过下去。”谢海华继续说着,我心里则早已是感慨万分。

这就是梅与树的承诺,一生一世一辈子!

唱响生命情怀

我问谢海华:“你觉得苦吗?”

谢海华说:“生活,哪里有不苦的,没吃过苦,又怎么知道什么是甜?”

刚刚结婚的时候,为了照顾好谢芳,没有外出找工作,一直没有稳定的生活来源。后来儿子出生,没有奶吃,也买不起奶粉,只能喂淮山米粉。那个夏天,谢海华晚上割稻子,白天打谷子,凌晨四、五点要起来扯猪草,然后洗衣、种菜、喂猪,当然还要照顾行动不便的谢芳,有一回实在是太累了,煮米粉的时候不小心睡着了,米粉烧糊了,儿子饿得嗷嗷直哭,手忙脚乱的谢海华恨不得长出三头六臂。但不论怎样艰难,谢海华没有抱怨过,更没有绝望过,他始终相信生活一定会好起来。

令人欣慰的是,儿子十分懂事,长到四、五岁的时候,就在谢芳的口授下,学着做饭、洗衣,到了十来岁,就会帮着做农活了,甚至还到邻居家帮忙,赚钱补贴家用。后来去了云南打工,娶了个云南姑娘,现在也有了孩子,一家人其乐融融。

1998年的大洪水,谢家房屋被冲垮,只能去谢海华的老弟家借住,后来又搭个棚子,勉强栖身。再后来谢海华四处借钱,终于盖起了三间毛坯房。小舅子在望城中南机械厂,经济条件不错,借给他们二万多元,后来又找到叔伯妹夫刘自福,刘自福不但给了他钢筋,还借了3000多元钱给他们。谢海华与谢芳结婚时,他们的孩子读书也都借了钱支持他们。看到谢芳的情况,考虑谢海华的处境,一直都没要他们还。姑爷是坪塘建筑公司的,支持了他们6吨水泥;村里拿了300元现金;镇上出了500元现金;望城县批给了3000元现金……对于帮助他们一路走过来的政府和亲戚朋友,他们俩都一一记着,数着数告诉我。说到这些,他们俩的脸上都有着春风拂面,连话语都变得柔软起来。

但是,也有好多人都取笑他谢海华,说他傻,甚至说,要是谢芳死了,他还可以再娶一个健康的老婆。谢海华再也忍不住了,他躲在被子里哽咽了许久。想着他吃过的苦,也想着他们相爱的美好光阴,想着他牵着她、背着她走过的风风雨雨……也许不是因为她,凭他的勤奋努力,家庭条件一定会好起来,说不定还会住上楼房。可是,没有她,他的一生一定是没有意义的。梅树的扭曲和斑驳,不就为的是让梅花傲雪开放吗?

谢海华沉默了一小会儿,便抬头对我说:“我不可能做那种没良心的事。这一路上,我心里一直想着,要把我老婆的病治好,甚至在困难的时候,还有人对我讲,好事做不得,害的是自己,我不相信。你看,现在,我们不是苦尽甘来了吗?”

是的,一次次抱着希望,又一次次失望。走过的路,他再也不敢回想,只能躲在被子里哭泣,不能让谢芳知道,也不愿告诉他人,因为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而谢芳呢?哪怕能为他洗一次衣,哪怕为他端上一杯热茶,她都做不到,她内疚,她心疼,她无奈!多少次,他忙农活回家时,她想为他擦上一把汗;有时,他感冒了,她想为他递上一杯白开水,一粒感冒药。更多的时候,她想像寻常妻子一样为丈夫孩子做饭洗衣,可是,一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而他却那样善解她意:“没关系,你每天开开心心的,就是我最大的幸福。”

30个年头了,谢海华从未离开过她一天,也从未添置一件新衣服。谢芳因疾病情绪不好时对丈夫发脾气,谢海华总是报以灿烂笑容,温柔安抚,耐心开导。

善良与勇敢,虽然从不祈求回报,但历史从来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湮灭他们的光芒,党和国家也一直没有忘记他们对社会默默无闻的奉献。

2012年,谢芳荣登中央文明办发布的“中国好人榜”,当选“见义勇为好人”。

他们一如继往,即使在自身条件十分艰苦的情况下,仍不忘奉献社会。2013年,记者介绍患病的谢芳到扶贫帮困的南湖医院住院治疗,谢芳挺感动的。想起自己虽经受苦难,但每次都得到帮助,此前曾在看到电视中看到一些捐遗体、捐眼角膜的事,她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还有多长,但不管怎么样,她还是想尽可能为他人留下些什么。没和孩子商量 ,也没和老公商量,她直接对采访她的记者说出了心声。她知道,若是和他们商量,这事必将受阻。但老公和孩子通过媒体知道后,心理真不舒服啊!尤其是谢海华,他想着妻子一生多磨难,到了最后还得破坏眼睛,没有一个完整的脸庞,他受不了!但谢芳说,她虽然付出了很多,但一路走来,也不断得到了好心人的帮助,医院为她治病不要钱,她应该把这种精神传承下去,尽自己所能让生活在黑暗中的人看到光明。谢海华虽然很不情愿,但后来还是支持了她,谢芳没法签字,还是谢海华代她签署了眼角膜志愿捐赠书。

2014年,在当地党委政府的关心下,谢芳、谢海华夫妇住进了廖月娥敬老院。为了方便照顾谢芳,政府相关部门安排谢海华在敬老院当门卫的工作。尽管疾病缠身、药物副作用大、看病劳累奔波,但谢芳对因见义勇为受伤从来无怨无悔。她也常常忍不住想,要是没有那次的经历该多好啊,她可以健康的生活着,为丈夫洗衣做饭,可以照顾孩子。但是,她从来不后悔当时见义勇为的举动,就算当时知道了今天的状态,她同样会毫不犹豫地冲上去。

2016年,谢海华也荣登“中国好人榜”,当选“孝老爱亲好人”。一对夫妻,用见义勇为的精神,不离不弃的情怀,共同唱响了“中国好人”的美好乐章。

201711月,谢海华获得“第六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

谢芳说:“现在政策好了,政府安排了低保,常能得到社会各届爱心人士的帮助,日子还是过得去。我能做的是,坚持吃流食,不断增加营养,每天开开心心地过日子。”事实上,她每天利用轮椅帮助敬老院工作人员做巡逻、看护老人等力所能及的事,持续播撒着那份勇敢和热忱。

听说谢海华除了坚守本职,还利用在部队学到的理发手艺,免费为敬老院老人和附近居民理发。如果早上你到廖月娥敬老院去看看,一定会看到一个中年男人陪着老人在院子里晨练或散步。

20183月,这对平凡的夫妇上了新闻联播。谢海华因为三十年如一日照顾瘫痪在床的英雄妻子,感天动地,获评2017年度感动中国人物”。

这株梅和她的树,30载濡沫相惜,站在颁奖台上的他们,更是芳香馥郁,华光溢彩。两人的眼神里爱意满满,他们的爱也仿佛与那首《芳华》一样,在这个不论有过多少风雨,但依然有着良心与温情的人世间,永无止息:

凝望你的脸依如从前

风再大我都能安心入眠

……

责任编辑/江晚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