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煤”花香自苦寒来---【高洪锋】

2018-06-19 10:23:4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326

——   记朔州煤电公司董事长李成生

 高洪锋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摘自艾青《我爱这土地》

 

2017119日,时值立冬后的第二天。

山西省会太原,毗邻山西省企联大厦的山西大昌国际酒店大会议室内,座无虚席,暖意融融。一场由山西省企业联合会和企业家协会举办的2017年山西省百强企业发布会”正在进行。从2004年起,由山西省“两会”经过严格的经营业绩考核审查发布一份年度全省“百强”企业名录,今年已是第14次发布。近年来,煤炭市场从“黄金十年”的巅峰走向“严寒彻骨”的谷底,煤炭企业从风光无限、“皇帝女儿不愁嫁”到惨淡经营、“养在深闺人未识”。煤都山西在经历了持续深重的市场“严寒”之后,企稳回升之际,剩者几许?花落谁家?格外引起省内外和同行业舆论的关注。

大同煤矿集团朔州煤电有限公司名列其中,排序全省“百强”第29位。朔州煤电公司是本年度入选的同煤集团两家下属企业之一,他们提交了这样一份业绩单:

2010年到2016年,煤炭产能由766万吨提升到1610万吨,翻了一番;商品煤销量由765万吨提升到1279万吨,增长了67%;营业收入由21亿元增长到43.53亿元,翻了一番;非煤收入由1513万元提升到11亿元,增长了70多倍;总资产由30亿元增长到168亿元,是原来的5.6倍;完成了945816套棚户区改造工程,使老矿职工家属安居乐业。

消息不胫而走传回古都大同,传回同煤集团,传回雁门关外的塞上大地……

作为共和国“长子”,同煤集团数十年来早已蜚声海内外,可谓“天下谁人不识君”;而作为同煤旗下众多企业中的朔州煤电公司到底是咋样一个企业?在风起云涌的改革浪潮和“剩者为王”的市场搏杀中,如何突出重围的呢?

朔州煤电公司地处南起雁门关、北到杀虎口广袤的塞上大地,是同煤集团在朔州地区的全资子公司。塞上大地历史悠久、文化厚重、资源丰饶。在历史长河中演绎了许多开疆拓土、忠君爱国、精诚结盟的传奇故事,孕育了无数可歌可泣的仁人志士。今天在这块英雄辈出的土地上,在风起云涌的新型工业化、信息化浪潮中,2011年起担任朔州煤电公司董事长的李成生带领他的团队,书写出一部传统煤炭企业迎战市场、发展壮大、转型升级的壮美诗篇,奏响了塞上大地工业文明的新乐章。

国学大师王国维先生曾说:“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七年光阴弹指一挥间,如白驹过隙、沧海一粟。然而,在李成生的内心深处,这七年,无疑是他职业生涯中最重要的七年。他麾下的企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由弱到强,培育了一个又一个新的经济增长点,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摸索前进,抗拒了铺天盖地的市场风险,像一丛丛绽放在塞北雪原的腊梅花,傲雪凌霜,迎风怒放;这七年,也是他生命和情感历程中最重要的七年。从四十九岁到五十六岁,从煤矿矿长到煤电公司董事长,于“知天命”之年完成了一次人生角色的华丽转身,保守到开放、成熟到坚毅、勇武到稳健、激情到淡定、奔忙到从容、执着到超脱,他和他的企业一道在市场的烈焰中淬火,他和他的企业一起长成北国的参天白杨……

一、走马塞上,受命于

危难之时

2011年元月4日,一场大雪笼罩着塞上大地。地处朔州市怀仁县的同煤集团朔州煤电公司总部,办公楼里昔日冷冷清清的楼道走廊、办公室、会议室人影攒动,大家在轻声议论着一个话题:“今天来的新领导是谁?从哪里来的?他是一个啥样儿的人……”

也许,在当时没有人意识到,在这个大雪飘飞的日子里,朔州煤电正在拉开一场历史性变迁的序幕——“朔煤换帅”。

在随之召开的朔煤主要领导任免会议上,集团公司领导向大家宣布由李成生同志担任该公司董事长的决定。当主席台下熟悉的还有更多陌生的目光聚焦在这个敦敦实实的中年人身上时,他做了简短的表态发言。没有客套,没有激昂的表情和言辞,从容淡定、低调稳健而不失坚毅是他留给大家的第一印象。

其实在他内心里,几天来早已翻江倒海,到任前他度过了第一个为朔州煤电而来的难眠之夜。

李成生可谓“受命于危难之时”。两天前,当他突然接受了集团公司领导谈话后,心里既兴奋又忧虑,兴奋的是自己再一次得到重用,知天命之年前往一个全新的领域担纲主官,又一次有了施展才华、干事创业的机会,感谢组织信任,感慨命运垂青;忧虑随之而来——其时同煤集团母子公司管理体制还不完善,“由调不由管”的现象时有耳闻。子公司难管理,而朔州煤电又是当时同煤集团比较难干的子公司。自己是个“生茬子”,万一搞不好,怎么能够对得起组织的重托啊!

集团公司选择李成生上任朔煤,是经过深思熟虑的。论资历,此前他已在同煤本部大矿整整干了三十个年头,从基层技术员、技术科长、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生产矿长到矿长,踏踏实实走过来,在万人大矿四老沟矿担任矿长六年之久;论技术和能力,他带领四老沟矿干部职工积极推进综采技术升级,在同煤集团首次成功稳定使用了世界上最先进的大采高设备,是名副其实的采煤专家和管理专家;在安全管控中尤为出色,两次历险,两度化险为夷,科学领导处置了冲击地压和大面积顶板跨落,在煤矿安全生产中的传奇经历让人叹服。特别是发生在2009年的6.12事故,成功组织抢险,使八名遇险矿工安然无恙,创造了同煤集团乃至全国煤炭开采史上生命救援的奇迹,这一案例被编入煤炭系统安全生产救援教材。他被授予全国煤炭工业“优秀矿长”、“双十佳矿长”两项至高荣誉;论人品和德政,他干工作从不哗众取宠,搞什么“形象工程”、“面子工程”,以实干的行动与惠民的情怀赢得了员工群众的良好口碑。更主要的是,他不仅是个煤矿的技术专家和管理专家,更具有企业家的眼光和胆识。四老沟矿是与共和国同龄的一座老矿,侏罗纪可采资源告罄,万人煤企何去何从?在集团公司科学决策下,他带领班子制定了“内稳外拓”的老矿发展战略,成功实施了“同煤入蒙”计划,其时,他既担任大矿矿长又兼任合资企业色连煤业股份公司的董事长。在此期间与地方政府、持股企业等各方运筹协调得心应手,风生水起,颇受集团高层赏识。业内的评价是,他不仅是管理家、实干家,而且是企业家、战略家。

然而,此时的朔州煤电却是危机四伏,风声鹤唳。朔州煤电公司2005年组建以来,虽然走过了六个年头,但母子公司责权仍然不清晰,内部管理机制仍在探索中,指令不畅通、管理不系统,效率低下,执行力不强;棚户区改造喊叫多年,仍是一张蓝图,没有付诸实施;老矿人员多、包袱重、收入低;企业一煤独大,后劲不足,在市场竞争中艰难运行。特别是2010年在同煤集团上半年实现百万吨死亡率为零的大好安全生产形势下,朔州煤电却连续发生三起事故,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集团公司对领导班子进行了集体约谈,安全生产受到极大影响,领导人员年薪被取消,干部职工积极性受到极大打击,情绪低落,平日总部机关里往往是上午应卯、下午关门。事故发生后,更是雪上加霜,一时人心浮动,谣言四起……

谈到李成生履新前朔煤的状况,有人讲了个故事:

朔州煤电的一名部长按照公司领导安排要到下属某大矿检查工作,电话通知该矿对口部门接待,得到的回答是“领导不在,无法接待”。该部长一气之下给大矿长打了个电话,在说明去意时特别客气地强调说,除了检查工作,还想了解一些基层单位的困难,向朔煤领导汇报,以期帮助解决云云。不曾料到,对方在电话里直言不讳道,我们的困难很多,工资欠发、养老金欠缴,技改资金没有着落,亏空几个亿,数百名职工待岗……你能解决吗?不能解决,你们就别来啦,并当即挂断了电话……

突如其来的调动,新旧单位的反差,让李成生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然而他经过思考后很快平静了下来。何况命令如山,也由不得他踯躅观望就走马上任了。

在驱车赴任的路上,他凝望着车窗外千里冰封的茫茫雪原,思绪不由得回到了故乡,萦绕在儿时的记忆里……

李成生是朔州右玉人,是个土生土长的农家子弟。他生于1961年,正值三年自然灾害时期,当这个呱呱坠地的新生命降临在右玉县八里庄村一间普通农舍里时,带给母亲的是无限怜爱加无限惆怅。连左邻右舍、婶子大娘都抹把眼泪说:“养不活啊。”苦寒的家庭在他之前已有三个孩子,大人小孩都吃不饱肚子,哪有奶水养育他。然而母亲没有放弃这个小生命,用米糊糊、莜面糊糊、荞面糊糊一勺一勺养活了他。很小的时候,他就和哥哥、姐姐下地里劳动,为的是让父母有精力多挣些工分儿,养家糊口。因此,勤劳和节俭是他人生的第一课。虽然在苦水中出生,但李成生有个了不起的父亲。父亲能写会算,是方圆农村最大的知识分子,曾当过乡长和会计,后因岳父家成分不好,受到不公正待遇,回家务农。在他记事起,父亲就给他讲历史故事,教他背古诗、写毛笔字。李成生至今记得,每年春节前到他们家让父亲写春联的人挤满院子的情形,那是饥荒年代雁北农村少有的文化场景。父亲有一个理念:再穷再苦、砸锅卖铁也要供孩子们读书,因为只有知识可以改变命运!上学后,天资聪颖、刻苦好学在这个农家少年身上越来越显露出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学校里、村里、亲友间,八里庄李家三儿子成了个“人物儿”。大家对他的评价是:有德行、有主见、不服输、不等不靠,独立性强。在右玉县农中上中学后,他早晨出门上学从家里带着一把玉米面炒面充饥,整天饿得发慌,放学回家路上,仍不忘记拔一背“灰菜”帮母亲喂猪。高尔基说:“苦难是最好的大学。”这种幼年的生活磨砺为他一生能吃苦、不怕难、敢担当的品质打下了底色。

在李成生多年后的一次回忆中谈到,父亲母亲对他品格和个性影响最大。父亲一生坎坷但不坠青云之志,传递给他一种在苦难中的文化濡染和理想主义;母亲则以勤劳、宽厚、善良的品行影响了他的一生。他打懂事起就树立了一个志向--努力学习,将来走出农村,让父母和家庭过上好日子。长大后,上了大同煤校,眼界豁然开朗,人生的志向由“小爱”升华为“大爱”,立志“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将来干一番事业,为穷苦百姓谋利益。他就是怀揣着这样一种人生理想步入学校和社会的。改革开放之初的1979年,偏僻闭塞的右玉县农中飞出了一只“金凤凰”,李成生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大同煤校,这所被教育部命名的国家级重点中专云集了当时来自全国各地的莘莘学子,后来培养出许多企业界和政界的精英,被称为“煤矿企业家的摇篮”。1981年,他苦读三年毕业后分配到大同矿务局,从右玉的黄土地走向同煤的“黑土地”,凭着吃苦耐劳、积极进取的品行,从基层技术员做起,数十年摸爬滚打走上领导岗位。多年来他没有辜负故乡的黄土地和脚下的“黑土地”的养育之恩,脚踏实地用行动填写了自己的人生履历……

也许,人的一生就是不断选择的过程。现在,这个极具挑战性的重担又落在了李成生肩上,此刻,他心里充满了沉甸甸的责任和当仁不让、舍我其谁的决心。他以“强者脚下路自宽”的气魄对自己说,既然集团公司选择了你、朔州煤电选择了你,你就要义无反顾地选择朔煤、走进朔煤!

2011年这个落雪的冬日,朔州煤电主要领导任免会议简短而凝重。会议室内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室外塞上高原,雪霁天晴,向阳的山坡坡上,一丛丛迎风伫立的酸溜溜像火一样红啦……

“资金输血”为“资本造血”

2016912日晚1030分,身在大同市家中的朔州煤电公司董事长李成生,收到一条期盼了整整一天的手机短信:“铁峰10个亿的公司债已募集到位,10分钟前刚刚落地,请领导放心——曹华天”……

随之,朔州煤电公司总经理胡守平、铁峰煤业公司董事长范世兴相继来电,就“公司债募集成功”这件事在电话里进行了汇报、讨论,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随即,李成生拨通了朔州煤电公司党委书记周启为的电话:“周书记,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通话结束后,已是午夜。李成生推门走上了晾台,平时习惯早睡的他,此刻却毫无倦意。时近中秋,皓月当空,星稀云淡;空旷的大街上市声已息,华灯星点,夜色阑珊。塞北的深秋,凉意已浓,但他的内心却蕴积着几多酸楚、几多疲惫、几多豪气、几多兴奋,终而汇聚成一股暖流冲抵肺腑,通达四肢百骸……

历历往事,心绪难平,遂即兴赋诗两首:

三顾雨霖诚意谈,

再度合作天地宽。

携手共进金融界,

前景坚信更灿烂。

百舸争流黄浦江,

曙光初现正前方。

皇都国海千金字,

金秋硕果收获忙。

五年甘苦,冷暖自知。煤矿艰难,难在资金!

为了募集到这10亿元的公司债、为铁峰煤业开辟融资新途径,李成生带领财务人员两下深圳、三顾上海。就在资金落地的前一天他和总经理胡守平刚刚从北京回来,等候消息。五年来,以经营副总兼财务部长曹华天、总会计师王家栋为首的朔煤财金人员更是“走遍千山万水、偿遍千辛万苦、说遍千言万语”,目的只有一个——拿回真金白银,维持企业运转!

跌价、跌价、跌价!

告急、告急、告急!

输血、输血、输血!

风险、风险、风险!

李成生内心深知,这是一个企业经营管理恶性循环的“怪圈”。若光凭体外“输血”,不能激发体内“造血”功能,最终的命运必然是“崩盘”!那么,如何尽快挣脱开这个“怪圈”的羁绊呢?在实践中,他们的做法是:挥动资本运营的“金箍棒”,变资金“输血”为资本“造血”。2015年以来,他们在集团公司的大力支持下,紧抓国家政策机遇,成功走出了“三步棋”,使企业在资本运营、资金周转上豁然开朗:

20159月到20169月,利用一年时间,铁峰煤业公司成功发行了数额为10亿元的全煤行业第一笔非上市公司公司债。为期5年、利率7.0%的公司债属资本市场直接融资,以融资成本低、主动性强、资金使用价值高的特点,使铁峰公司有效置换了短期贷款压力,实现了融资长短期结构调整和金融风险的释放,为朔州煤电做好融资工作、防控金融风险开辟了全新的通道。

201611月,国家出台关于“三去、一降、一补”政策,朔州煤电不失时机地与工商银行总行合作,从20161226日签署框架协议到2017125日资金注入,又用一年时间完成铁峰煤业公司15亿元债转股,这是全省债权转股权的第一单。使铁峰煤业公司实现了股权融资的突破,负债率由85%下降到59%,并且在经营体制上引进了股权多元化模式。

2017年分两步走,于1031日前完成朔州煤电公司债转股和增加注册资本金。一是把朔州煤电与铁峰公司向集团公司的借款共10亿元转化为集团对朔煤的投资;二是集团公司将铁峰公司的100%股权下沉到朔州煤电公司,使朔州煤电公司注册资本金由1000万元增加到17.98亿元,负债率由83%下降到74%

又是一年春来早。2018年元月,朔州煤电公司董事长李成生、党委书记周启为、总经理胡守平分别带队对下属单位进行了“大调研”。在充分征求基层群众意见建议的基础上,于元月25日召开了领导班子民主生活会,于翌日召开了年度工作会、安全工作会暨“双先”表彰会。

年终岁尾,寒冬腊月。征程在脚下延伸,春天在迎头走来。李成生和他的团队把目光投向了充满挑战和希望的新的一年……酷爱诗歌的他胸膛里激荡着雪莱的吟唱:

……

把我的话语传给天下所有的人,

就像从未熄的炉中拨放出火花!

让那预言的号角通过我的嘴唇

向昏沉的大地吹奏!,风啊,

如果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

责任编辑/魏建军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