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5月号 >> 阅读文章

亦官亦文亦良朋---【吴树民】

2018-07-19 23:03:0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11

亦官亦文亦良朋

——  记中国散文学会会长、著名作家王巨才

■ 吴树民

四十六年,在人生的长河里是一个不短的历程。可是,我和巨才四十六年前的相识,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那是197010月的一个上午,劲风让金黄色树叶铺了一地。临近12点,我踏进《延安通讯》组的窑洞,打问到从墙报上抄走我的两首诗编发在《延安通讯》报副刊上的编辑是师银笙,相见后,他又给我介绍了王巨才、李彬等同事。王巨才和李彬,都是诗人,都有精彩的诗作问世,一见就让我深深地印在了脑海里。因为,我早拜读过这二人的诗歌,由于年代久远,具体诗名和全诗没记住,但几个精彩的句子——巨才的“天空上飘下的不是雨呀,那是布尔什维克的眼泪……”李彬的“当年,这只斗,张开血盆口,大口,大口,啃着穷人的骨头……”至今难忘!我和巨才的家,当时都不在延安。我宿办合一的窑洞旁,有一位管人事且家也不在延安的朋友。我仨共同的家庭境况,使得交往逐渐而深。每逢节假日,都会聚集在我或管人事的窑洞里,一边海阔天空的闲聊,一边兴致勃勃地捏饺子。那年月,作为延安地区的干部,每月每人定量中只有40%的细粮,包括白面、大米、小米,能吃上一顿白面肉馅饺子,就等于现在的土豪过了一次奢华大年。每次我仨和好辣子醋水,剥好蒜瓣,把热腾腾的饺子用盘子端上桌的时候,眼里都放着欣喜的光芒,三张脸也变成了三朵花。

我当时在延安地区政法组定案办公室任职,组长是军分区张副司令兼任,常带我下乡。我那时年富力强,干工作也是拼命三郎,写工作总结、经验材料、会议报告等等,晚上接到指令,赶天明就会抄得整整齐齐送到领导案头,所以颇受器重,包括领导去省公安机关开会都带着我。大半年后,有关领导找我谈话,要给我解决组织问题后调到地区政工组所辖的组织组任职,说那个部门是提拔干部的捷径。我自然十分高兴。然而,这也意味着我必须把全家人迁移到延安。妻子、妹妹都无意见,可是,寡居多年的白发老母亲故土难离,死活说不通。万般无奈,我只好如实向领导汇报,还得求领导开恩,让我调回家乡三原。那时候,关中生活好,陕北日子苦,干部中流传着一句话:“宁往南走一千,不往北挪一砖。”我在延安待了一年多时间,就要调回家乡,真有点天方夜谭!领导和我谈了三四次,得知我既是长子又是独子,只好十分遗憾地悄悄放我走。其他的一切,自然就成为海市蜃楼了!

自从我调回三原,就和巨才失去了联系。但是从报纸上得知,他先后升任延安市委副书记,延安地委宣传部部长,延安地委副书记,延安地区行署专员,中共陕西省委常委、宣传部部长。作为故交,自然十分欣慰。

198810月,我奉命组建并出刊已停刊20余年的《三原报》。1989年元旦出第1期,需要刊登省上领导和名人对我们的勉励之词。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巨才,但是,我听说巨才轻易不给报刊题词,能否如愿,心里实在没有底。踌躇再三,硬着头皮给他写了一封信,没想未过多久,他就邮寄来一幅书法作品:“引导社会舆论,弘扬民族正气”,虽为行书,然而,笔飞墨舞,酣畅厚重。我如获至宝,赶忙和其他题词一起刊登在复刊首期头版右上角,缺点是,我们只考虑了版面的均衡、整齐,对巨才的题词位置放的不合适。虽然经人指出,已经无法补救。在以后的交往中,巨才从未提及,由此可见其胸怀宽阔、淡薄名利之一斑!

19901022日,三原县举办首届艺术节。刘文西、肖云儒、赵熙和温友言等文化名人悉数受邀出席,作为陕西省委宣传部部长的王巨才,自然首当其冲。这天上午,县委领导给我打来电话,说王巨才来了,想和我见见。我一听内心十分纠结,高兴的是身居要职的巨才仍记着延安时的我这个老朋友,羞赧的是人家是省委的大领导,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三原报社总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到县委,那不到千米的距离,仿佛有万里之遥!

巨才望见我,老远就向我招手;还没走到跟前,他就几步上前,和我紧紧握手。直到此时,我那颗心才慢慢平静下来。我们一边走,一边聊。他对我们县委书记说:“我这个位置本来是树民的,可是他要调回三原,就让给我了!”我知道这是巨才在领导面前美言安慰我、抬举我,他见我一脸惶恐,立马转移话题:“树民官当的小,可是已经成了咱陕西有影响的作家了!”其实,我那时不过出了三部作品,唯有长篇报告文学《“囚犯”的苦恋》,被评论界认为是当年“陕西文坛上一个重要的收获”(时任陕西作协党组书记、著名老作家李若冰,代表作协发言肯定),有较大影响。巨才那样说是为了鼓励我!

因为我对新闻采访和编辑也颇有兴趣,1988年到1990年,每年在《陕西日报》发表新闻稿件有二三十篇之多,其中有两三个头版头条。所以,得知我的志趣,巨才曾经发文推荐我去《陕西日报》。报社有关领导告诉我,省委宣传部行文推荐一个人才,我是唯一的一个。可惜由于种种原因,特别是三原县委坚决不放,最后未能如愿。然而,我始终感激巨才,他当官没有官架子,仍然赤诚待朋友!

晨昏交替,风雨无常。王巨才任陕西省委宣传部部长期间,把全省的宣传工作搞得风生水起,成绩斐然;陕西的文艺、影视等作品连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大家都觉得巨才该升迁了,可以做更多的事情了。谁知突然之间,颇出意外地被调任中国作家协会党组副书记、书记处书记。宣传系统大都对此深感遗憾,但是在我看来这对巨才也许是一件好事——他天生就是文人的品性风骨,到中国作协正好发挥他的特长呀!

果不其然,没多久,我就在中央和外省有关报刊上,拜读到他的文艺理论批评作品和优美的散文作品。

2011411日,是辛亥革命先驱、著名爱国诗人、一代书法大师于右任先生诞辰130周年。由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主办,陕西省于右任书法学会和陕西省三原县人民政府等协办的于右任先生诞辰130周年纪念系列活动,在西安、三原两地同时举行。一天傍晚,突然接到巨才的电话,甚觉奇怪,忙问他在哪儿?答:在三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圈风致》……在巨才的笔下,祖国的锦绣大地、壮美山川,风光旖旎,动人心魄。

在《沂蒙行》中,巨才在文章开头,敞开思绪:“飞机进入临沂上空,心头止不住一阵猛跳。其实我只是第一次到这个地方,这种归心似箭般的激荡,说不清从何而来。是小说《红日》?是舞剧《沂蒙颂》?是影片《沂蒙六姐妹》?还是与生俱来的老区情结,挥之不去的红色记忆?也许是,也许不是。但这种油然而生的亲切感却是千真万确,连自己也觉得奇怪。”朴实的语言,一下就勾起了我们的红色记忆。在《遍地莲花》中,巨才叙述:“因为文章,喜欢上了莲花。这几年南来北往……印象最深的,还数石城的莲花……”接下来,巨才用一支灵动的笔,详叙了这对采莲老夫妇相互调侃、嗔怪、体贴、快慰之种种。巨才的这种文笔,酣畅淋漓,让人过目难忘。在巨才的散文中,常常隐藏着禅机和哲思。在《扬州思维》中,当他从秋山最高处的拂云寺漫步而下,其间曾“误入迷宫”,结果导游“几句不经意的点拨”:“‘明处不通暗处通,大处不通小处通,直处不通曲处通,高处不通低处通……’”却“如电光石火”,令读者和他一样,“茅塞顿开”,反复回味,意蕴无穷。

“大家”如此,写“小家”也是如此。国家国家,国和家本来就密不可分。巨才笔下的故乡,洋溢着深情挚爱,尤显厚重深刻。他收入《退忧室散集》中的《老家的年味》《回陕北》《回望延安》《唱吧,二妮》《父老乡亲》《沉重的负债——我的两个母亲》等,恰如一丛丛迎春怒放的山丹丹花,鲜艳流霞,馨香吐芳,深深印在读者的心扉。而他的散文,构思绮丽,细节动人,远不是一般散文可以企及。如《沉重的负债——我的两个母亲》,在《文艺报》上发表后,其题材之独特、情节之曲折、描摹之真切、情感之炽烈,以及事过境迁的淡定和与生俱来的质朴等等,均令读者为之动容,掩卷犹叹息。我和许多读者一样,曾怀疑是一篇小说。经过向巨才询问,方知是他缅怀自己生母与养母的泣血之作,是真真切切的一篇纪实散文,至此,我和众多读者就不能不为巨才的精细选材和艺术构思所折服。

作为在外游子,巨才时时记挂着陕西和故乡。在《常熟的往圣先贤》一文中,当他得知常熟可看的景点是“虞山和尚湖”时,感慨万千:“意想不到的是,这两个地方,又都与我的老家陕西有着颇为密切的关联。关山万里,时空遥隔,想来让人匪夷所思,却又油然生发一种他乡遇故知的惊喜、激动。”看来,凡是把故乡怀抱在心的人,都是祖国大地上的厚重之人。

近些年,巨才在祖国的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采风,无论是在阴山山脉和大兴安岭余脉,还是湘桂边界与革命老区,不倦地行走,不停地采撷,把一朵朵娇艳欲滴的散文之花,奉献给广大读者。而这些美丽的花朵,像一声声婉转醉人的歌唱,响彻蓝天和大地。因此,有评论家称他为“归去来兮的大地歌者”,是十分妥切的。

他在《老家的年味》中,情有独钟又别出心裁地喻之为“是在阅读一篇活色生香引人入胜的精彩之作”;在“中国的科威特”不禁“想起我在延安工作时乡亲们生活的困难情状……听了我的自责,南主任宽慰说……那时哪有这样的条件啊。对他的理解,我深表感谢……”他在《灵渠踏访》中,把位于兴安县距桂林只有57公里的灵渠的古往今来,像一幅水墨画似的展现在读者面前,并且由衷欣喜地告知我们“兴安……全县38万人,银行存款余额达70多亿……”在他的两部大作《退忧室散记》和《退忧室散集》中,此类视角十分突出。这就鲜活地映衬出巨才的散文,不同于一般徜徉湖光山色的闲适文字,而如范仲淹所说:“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巨才的散文,是关注国计民生的黄钟大吕,是中华民族崛起的壮美赞歌!

大概是因为工作使然,巨才写了大量的书评。他评论韩小蕙《太阳对着散文微笑》:“这是一种有个性、有锋芒、有独到见地和明确立场的批评,一种清新活泼、生气勃勃而又清新怡人的批评,一种脱离‘洋人腔’和学究气的批评”。这客观中肯的评价,用于对他自己的评论更是恰如其分。

谁不爱雄伟的高山?谁不爱奔腾的江河?谁不爱高屋建瓴、鞭辟入里的评论?王巨才的评论,从不单纯就文论文,而是在精到剖析批评对象的同时,从俯瞰中跳出,指点社会和文化的倾向性问题,进行褒贬臧否,难能可贵。他在评论张炜450万字的长篇巨著《你在高原》的千字文中,就鲜明地提出了当代文学的“突围”问题,振聋发聩。他在评论关仁山的长篇《信任——西柏坡记事》,就阐述了自己的文学创作观念:“一部小说只有符合历史的真实、生活的真实、情感的真实才是美的,才能打动读者。”他在评论《守口如瓶》时指出:“一部小说要震撼读者,不仅要有抓人的情节和感人的形象,更主要的,是靠蕴涵其中的情感感染力和思想穿透力。”他在评论《霜晨血》中画龙点睛:“这部作品的着力之处,正在于对革命的理想、信念和人生观、价值观的明确肯定,对革命英雄主义等民族精魂的热切召唤。”他在评论何建明、厉华长篇报告文学《忠诚与背叛》中尖锐地指出:“关于‘忠诚’和‘背叛’的叩问,仍然是我们每个人无法回避而需要以毕生精力、修为去认真对待、认真回答的。”发人深思!

理论批评,重在建设。在巨才的评论中,特别关注普通百姓的冷暖安危对国家根基和社会和谐的重大影响,特别关注文坛一些带有方向性和根本性的重大问题。在评论姜歙芳的《留村查看》中就提醒说:“‘三农’问题关乎国家发展大局和长治久安,理应成为文学创作密切关注的热点之一。”在评论何建明的长篇报告文学《国家利益》时,赞佩之情,溢于言表:“源头活水,笔底波澜”,有“深厚的‘百姓情结’”“可贵的‘忧患意识’”“清醒的前途信念”。同时也批评了文坛当前“文学创作某种程度私人化、贵族化、媚俗化的倾向。”巨才在评论李存葆的《东方之神》中就旗帜鲜明地指出:文学作品“使人获得审美愉悦的同时,也对思想修养、文化素养、专业学养之于作家的重要性有更深的理解和体悟。”而对某些作品的瑕疵和不足,巨才更是满怀热诚地指出,如对《天经》充分肯定其创作成果的同时,指出个别语句欠妥。对《岭南烟云》在肯定其“风格朴实,内容厚重”,是“张扬理想精神和时代激情,具有强烈艺术魅力的长篇佳作”的同时,指出缺憾:“对人物事件的交代过于琐细,结尾不够含蓄,少了读者回味、补充的空间。”对《大美陕北》在赞叹其三大特点的同时,也指出其形式美的误区:“再好的形式如果过度重复使用,也会使人产生审美疲劳。”

巨才的评论语言,凝重宏阔,独树一帜;新颖传神,别具一格。他评论《悠悠玄庄》:“张曰凯大半辈子都在‘为他人作嫁衣裳’,这次终于为自己也做了一件,中国式样,传统剪裁,做工精细,雍容得体。”他评论高建群《大平原》:“如聆听一支古老的歌谣,清新自然,韵味绵长。”他评论《韩美林自述》:“率性而写,肝胆照人,毫无嗫嚅之辞和做作之态,却让我们随着这些洋洋洒洒、妙语连珠的文字,走进一位艺术家博大深邃的内心世界……”而对陕西和陕北家乡的美文佳品评论,如面对《弥足珍贵的民族文化遗产——〈于右任诗词曲全集〉》《生意盎然的大陕北散文——〈大美陕北〉》《坚守阵地独树一帜——〈延安文艺概论〉》等等,他更是“神思遄飞”“兴奋不已”,“有一种如饮清醇、如沐甘霖的畅快。”满腔热忱,点评纯正,“活色活香”。

巨才在繁忙的工作之余,一如既往地关心友人。2003年初,在交流中得知我还未加入中国作协,感到十分惊讶:“你已经出版了那么多的作品,有那么大的影响,(指我当时已出版了五部文学作品,陕西人民出版社、陕西省文联、陕西省作协等单位先后为我的作品召开了三次研讨会,《文艺报》《文学报》等全国性报刊发表胡采、杜鹏程、李若冰等评论家的评介我作品的文章70多篇,报告文学集《深沉的爱》还被评为陕西省的三本优秀图书之一。)符合加入中国作协的条件,怎么还不申报加入呢!”按照巨才的指点,我整理资料,经陕西省作协上报,于200489日我被吸收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据我所知,陕西许多文友,都得到过他这样关照、提携和帮助。

2012年,我们县作协和县委宣传部、政协三原县文史委员会、县文体旅游局联袂选编《龙桥新韵——三原当代文学作品选》(以下简称作品选),我奉命任主编。作品选前面想请文坛名家题词,居京陕籍的大家首先想到的就是巨才,可是,我们付不起稿酬。发去短信后,巨才让使用他勉励三原文友那副题词:“江山如有待,我辈当自强”。这幅题词思想性和艺术性堪称一流,已被巨才收入文集《退忧室散记》。我们将其置于作品选首页,作品选面世后好评连连。关于稿酬一事,他和中国作协副主席、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陈忠实以及阎纲、周明、贾平凹、雷涛、肖云儒、孙皓晖等学者、名家的答复几乎一模一样,无稿酬照样支持你们基层文学事业。使我觉得巨才和这些文坛师友们的情操与友谊是何等崇高、可贵!201212月下旬,作品选如期面世后,自然得先给支持我们的学者、名家送,光送文选显得太没人情味儿,就和有关领导商量,给每位送一点三原的土特产,总价值也不到有些领导抽的几盒高档烟钱!巨才收到作品选和土特产后,发来短信:“煌煌两卷,厥功何止当代!美味数种,益增旧雨之恩。”我和三原文友们看到短信,都一样觉得亲切,都一样深受鼓舞。

……

时间是最好的裁判。近半个世纪的历史证明:巨才做官,政绩不凡;著文,颇有建树;为友,真诚如一。而今,像他这样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

 责任编辑/江晚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