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5月号 >> 阅读文章

以小见大 引而不发---【贺绍俊】

2018-07-19 23:05:12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24

以小见大 引而不发

——  读孙翠翠的报告文学《最后的龙爪沟》

■ 贺绍俊

孙翠翠的报告文学《最后的龙爪沟》是一篇以小见大的作品,其一是篇幅小,才七万来字的篇幅,却涵盖了中国农村和中国农民六十余年的生活史;其二是角度小,作者选取了东北一个村子的自然屯龙爪沟作为叙述对象,龙爪沟最繁盛的时期也就100来户居民,如今仅剩下十九户居民,相对于广袤的农村应该是一个很微小的点了,但作者正是通过这样一个小村庄,剖析了中国农村普遍存在的问题,探讨了当前土地与农民的复杂关系。《最后的龙爪沟》还是一篇在报告文学写作上有独创之处的作品,它既充分发挥了报告文学的紧贴现场记录真相的特点,又吸收了散文自我叙述的优长,而且还慎重地采取了小说情节化的手段,因而使作品既具有真实的力量,又不乏文学的感染力。

龙爪沟是孙翠翠的家乡,她从这里走出来,但仍与这里保持着密切联系,亲情和乡情萦绕在心。她选择这里作为采访写作的对象,自然有很多便利之处。作者就从自己回乡进行采访写起,她的采访并不是漫无目的,而是选择了一个比较重要的节点,即她来采访的时段,正是房地产商于长龙看中了这块地方并要来这里进行土地收购的行为,于长龙为了造势,专门组织了一个专家队伍,作者于是跟着这支队伍“回到了阔别20多年的出生地”。接下来作者的采访自然就沿着历史和现实的两条线索而展开。现实的线索是围绕于长龙收购土地的活动而展开的,历史的线索则是围绕对家乡生活的回忆而展开的。作者正是通过历史与现实的交织,将农村现实中的土地问题置于历史进程中来认识,大大加深了作品的思想厚度。

作品共分四章,第一章是作者对龙爪沟目前仅存的几户人家的采访,第二章重点通过回忆母亲与孙振凯的爱情和婚姻经历勾勒出龙爪沟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的艰难,第三章讲述了八九十年代在改革开放思潮下龙爪沟的变化,第四章再一次回到现实。作者始终是以客观叙述的方式呈现事实和场景,不像一些报告文学作家那样总爱在叙述中插入大量的议论,直接表达自己的看法,但孙翠翠分明有着明确的看法,而且写作也有着清晰的思路,她的看法不是由自己通过议论直接表达出来,而是通过叙述来引导读者进入她的思路中。第一章从房地产商看中龙爪沟的土地写起,直接面对社会最突出的城乡矛盾。农村在城市化的冲击下日益衰落,首先就体现在农村土地的被侵占上。于长龙想要说服龙爪沟的村民们将自己的土地流转给他,但他在许多人那里碰了钉子。龙爪沟所呈现的问题是当前农村普遍存在的问题:一是大量劳动力外出,二是农业生产入不敷出,土地凋敝。但为什么留在龙爪沟只能勉强维持生计的老人们对土地流转仍然犹疑重重呢?作者并不急于对此作出判断和评论,而是把视线拉向了龙爪沟的历史。随着作者的讲述,我们就会发现,六十多年来,龙爪沟从来就未摆脱贫困的阴影,生活在这里的人最大的愿望就是逃离这片土地。母亲李廷梅以爱情抓住了孙振凯,他们俩组成了家庭继续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但未来的生活是多么的艰难。作品进而写到了七八十年代开始的农村改革,虽然龙爪沟恢复了生机,但日子仍然很辛苦,因此作者在这一章用了“命运巨爪下的挣扎”这样沉重的标题,逃离土地仍是农村摆脱贫困的首选。对龙爪沟影响最大的变化则是农民进城的限制越来越少了,连作者母亲李廷梅也按捺不住要进城去挣钱。但进城的农民并非进城后就能找到幸福的出路,母亲在城里遭遇骗子,辛苦挣下的几千元钱全部被骗走,母亲最终也变得恍惚,不得不返回农村。更重要的是,城市并没有农民真正的位置,他们在这里缺乏尊严。“农民的脸面,都长在那块土地上,离开了土地,哪里还有什么脸面可言。”尽管六十余年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龙爪沟的变化却不大,人们与土地的关系是如此的纠结,一方面指望以逃离土地的方式来改变贫困的命运,另一方面又割舍不掉与土地的情感,因为自己的脸面就在这块土地上。作者通过对历史的回顾,把龙爪沟的问题剖析得清清楚楚。六十多年来,中央给农村提供了越来越好的政策,现代化进程也创造了很多有利条件,为什么龙爪沟难以借这些东风彻底翻身?因为农民与土地的关系没有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不可能在这块土地上创造更大的财富。随着叙述的层层深入,一个关于未来的看法也清晰了起来:土地流转应该是建设新农村的重要战略,因为通过土地流转,就有可能改变传统的农业生产方式,让现代化在土地上扎下根来。但聪明的作者并不直接站出来发议论。她还是让村里的老人来说话。在与于长龙不断打交道中,龙爪沟的老人们开始动摇了守住这片土地的决心,他们连夜商量起该怎样流转龙爪沟的土地了。

我说这部作品是以小见大,大到对中国农业发展的整体思考。作品通过龙爪沟这个村庄的历史和现状,说明了中国农村根本性的突破就是要从改变传统农业生产方式做起,土地流转为这一突破提供了可能性。但如何有效地进行土地流转,不要使其变质为商人们攫取土地和财富的手段;如何让农民心悦诚服地接受土地流转,并能真正由此而改变命运,这些都是需要我们认真思考的问题。我也很欣赏作者的写作姿态,她尽管对农村有自己的看法,但她并不以真理在握的姿态来写作,而是让事实来说话(要知道,事实是报告文学存在的基础),她以引而不发的方式给读者提供更多思考的机会;她也不下定论,而是将事物的复杂性和多种可能性摆出来,让我们对未来既充满期待又保持清醒。她告诉我们:“高速公路通车了,龙爪沟离城市的距离一下子近了好几倍”,这预示着龙爪沟将从贫困中走出来,但她同时又提醒我们:“城市像一个巨大影子,渐渐地压了过来,压得他们透不过气来。”这是一种严肃认真的写作姿态。由此我也理解了作者为什么要让作品结尾在龙爪沟的一场大雾中。因为大雾里人们一时辨识不了方向,但大雾终究会要散去,龙爪沟的大雾同样如此,我们有理由深信未来的龙爪沟一定阳光灿烂!

责任编辑/魏建军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