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5月号 >> 阅读文章

死亡线上的较量---【胡正第】

2018-07-19 23:05:52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83

死亡线上的较量

■ 胡正第

贩毒,走向死亡之路;缉毒,踏上牺牲征程。

奋战坚守在昆曼国际大通道上,击碎毒贩疯狂罪恶,切断毒品流通蔓延,誓死捍卫人民群众健康幸福,是我们铁定的心愿。

———摘自云南玉溪“缉毒勇士”李浏华日记

一、“平安”出击

早上8点,天空“哗哗哗”地下着大雨,不一会儿,山间土路上流水成溪,几只麻雀躲在树窝窝里,卷缩着身子不敢出声。

云南省玉溪市人民医院内科手术室,她躺在白色的手术台上,鼻孔里吸着氧气,嘴里插上了白色管子,左手上绑着针管输着药水。

一位穿着白大卦的麻醉师端着盘子走过来,低头看了看她的脸色,问她:“感觉怎么样?”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mso-font-kerning: 1.0000pt; mso-ascii-font-family: Calibri; mso-hansi-font-family: Calibri">她用右手食指点击着手机屏幕,在“新建信息”的“输入收件人”一栏里,找出“平安”,然后在“输入信息”空格里写道:“老公,对不起,我怕再也见不到你了,还是下定决心告诉你,我在医院住院十多天,现在就要做手术了。老公,你工作的每一天,我都时刻在担心你、挂念你,外面雨大路滑,艰难凶险,多保重自己。”

她泪水涟涟,双眼模糊,坚持写完短信,然后点了一下手机发送键,闭上了眼睛。

饱含深情的“平安”信息,按照她的发射命令,像一颗充满能量活力的子弹,定准他的方位密码,闪电般地飞射出击。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mal>她叫冬梅,她天天祈祷“平安”回家的老公,是常年坚守在昆曼国际大通道上的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青龙厂毒品查缉站站长李浏华。此时,他正带领战友们冒着瓢泼大雨,在国际大通道的山地丛林中,全力追击4名持枪毒贩。

冷风鼓吹着豆大的雨点,砸在山路上溅起拳头大的水花。毒贩边连滚带爬地逃窜边朝他们开枪,企图摆脱紧随的追捕。

他和战友们手脚并用,一步一滑地追击在油淋般的山间泥石路上。他冲在前面,离一名毒贩越来越近,眼看还有二十多米就要追上了。就在爱人向他发射“平安”信息的时刻,这名毒贩突然转身向他“砰、砰、砰”地连续开枪射击。

一颗子弹凶猛地朝他胸口射来,也许是爱人的深情“子弹”在心灵飞传,他的神经猛地颤抖了一下,脚下泥水一滑,摔倒在旁边的草丛,子弹“嗖”地擦着他的心脏从左腋下穿过,将警服射了一个大洞,紧接着,又一颗子弹擦着他的头盔飞过,“嘭”地击在身后的岩石上崩起一股白烟。他跌下时右手被石尖划开一条口子,鲜血顺着雨水汇入山溪,注进灵动的山体。

“哒哒哒,哒哒哒……”

他翻身起地,抖了一下满身的泥浆,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端起冲锋枪,对着仓皇逃窜的毒贩扣动了扳机,子弹带着仇恨的火光不断射向毒贩。一名毒贩中弹滚下山坡,另一名毒贩倒在树下“哎呀哎呀”叫喊不停。其余两名毒贩听到激烈的枪声和同伙的叫声,吓得急忙跪在雨中,举起双手,大喊:“不要开枪、不要开枪,我家还有老婆、孩子,我不想死。”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FT: 0pt; MARGIN-RIGHT: 0pt; mso-para-margin-top: 0.0000gd; mso-para-margin-bottom: 0.0000gd; mso-char-indent-count: 2.0000; mso-pagination: none; mso-para-margin-right: 0.0000gd; mso-para-margin-left: 0.0000gd" class=MsoNormal>两年前,体弱多病的妻子感到身体不适,想等他回来后去医院检查,可他两个多月没有回家,妻子只有继续照料孩子和双方老人,没有及时去检查。后来她疼痛难熬、彻夜不眠,自己才去医院化验,医生综合诊断显示,她肝胆病变,必须做手术切除治疗。

1998年相识相爱14年来,妻子第一次请求他陪她去医院做手术,妻子对他说:“有你在,我心里踏实。”

他说:“我安排一下时间,一定陪你去。”可他每天和狡诈凶残的毒贩打交道,就将此事忘在脑后了,一拖又是一年多,不但没有陪她去,连问候的话也顾不过来多说两句。

此次住院,在医生的精心照料下,妻子的手术比较成功。

晚上10点,代他在手术单上签字、一直在病房里守护妻子的妹妹始终不见他的影子,实在忍不住了,就给他打电话,可办公室电话没人接,手机一直关机。一个多小时后,电话终于打通了,妹妹开口就骂:“你老婆都快死了,还不来最后告别一下?”

因秘密追捕作战,按规定他和战友们每次都将手机统一交值班室保管。他们押着毒贩回来后即进行审讯,晚上拿过手机时,感到手机特别烫热,开启后妻子的信息马上蹦了出来,他正读着信息,妹妹的电话就吼起来了。

突然间,他感到好像被大棒猛击了一下,脑子“嗡嗡”作响。他查看了几个审讯室,对正在审讯毒贩的副站长王建文说:“从有关证据判断,这是一个较大的跨国贩毒团伙,抓紧连夜突审,力争尽快抓获其他上线、下线毒贩。”

交待完毕,他火速赶往医院。

深夜,医院异常安静。病房里那白色的墙面,白色的床单,白色的灯光,他感到像走进太平间一样压抑沉重。

妻子静静地躺在床上,像刚刚与毒魔搏斗受伤后正在休整的勇士。心脏监护仪那声声尖历的叫声,像根根钢针一样,一厘米一厘米地戳进他的心里,特别是那微弱的波浪线啊,像游离的鬼魂一般,好似在拉着妻子一步一回头地往地狱里走。

看着受苦的妻子,他心如刀绞。

他将从哀牢山上摘来的一束鲜红的云南茶花放在妻子床头,将妻子最爱吃的新鲜樱桃剥开,放在她的嘴边,轻轻呼喊着她的名字,希望她睁开眼睛看他一眼。可她微弱地呼吸着,始终张不开嘴。听到他的呼唤,她的眼睛微微地睁开一条缝,看到他,眼泪从两边眼角淌了下来。他急忙抚摸着她的脸,轻轻擦着她的泪水,轻声地说:“冬梅,你受苦了,我来陪你,我现在就陪在你的身边。”

他附在床边,紧紧握着妻子冰冷的手,泪珠大颗大颗地落在妻子的手上。

美丽贤惠、诚恳踏实的妻子知道他是一名查缉站的民警,就像街面上的交警一样,在外面风里来、雨里去,日夜不停地巡逻执勤,不但顾不了家,连自己也吃不好、睡不好,而且还经常遇到危险。警察嘛,代表国家执法,总有一些犯罪分子想方设法地要把这些“绊脚石”搬走,作为警嫂,这些她以前就想通了、理解了,做好了独自持家的思想准备。结婚十多年来,她总是默默无闻地照料年迈的父母、抚养幼小的孩子,也总是时刻挂念着常年在外的丈夫。

可是,冬梅嫂子,你哪里知道,你的丈夫是常年战斗在前沿一线阵地上的缉毒警察啊!

缉毒,主要是查缉毒品、抓捕毒贩。毒贩明知国家法律规定,贩毒50克以上就有可能被枪毙,就是贩1克毒品也有千万个细胞被吓死,但仍然铤而走险,以命抗法,那是做好死亡准备的。而你丈夫要抓捕这些魔鬼般的毒贩,一定要更加英勇地在这条“死亡线上”与魔鬼拼搏、战斗。因此,何止是危险,何止是罪犯要击倒他,简直就是毒贩时刻用枪顶在他的脑袋上,时刻用刀架在他的脖子上,随时都会流血牺牲。只是,他不想告诉你他所处的位置、所面临的危险,不想再给你增添更大的担忧。他想啊,要是哪天自己像其他战友一样在战斗中“挂了”,你就会像送走一位普通亲人一样,心情会平静一些,心里会好受一点。

其实,你的丈夫心中装着爱,充满炽热的大爱。他爱父母、爱妻子、爱孩子,挽着你的手,踏着月色说情话,披着阳光去旅行,他也非常向往。但是使命赋予,职责所在,没有第二选择,只有背家离舍,全身心扑在战斗岗位上,把家庭重担统统抛给了你。他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儿子,不是好丈夫,更不是好爸爸。在家里,他像一个多余的,或者是一个可有可无的人,除了把更多的担心给你外,什么也没有做,就连现在住的房子,都是你一手贷款买的。他心里明白,亏欠你和家人的实在太多,多得比这医院的空气还多,多得比整个玉溪城里的砖墙还多。内疚,像红河里的水,波滔汹涌,随着昆曼国际大通道流向亚洲、流向世界。

此刻,他很想给你讲一讲这些年自己与毒贩激烈战斗的场面,述一述自己多年的苦衷、委屈,说一说自己的担忧、困惑,也请求你的宽容谅解。可是,现在又不能给你讲这些让你担惊受怕的事,不能给你“刀口上撤盐”,增添更大的精神痛苦!

他握着你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着,心想就用心来给你讲述吧,用体温给你传递吧,那么多年的夫妻默契、爱心传送,你一定能感知到那火一样的战斗豪情,觉悟到那山一般的拼搏力量,看到那久远厚重的功劳成就和人民群众热烈的掌声。

这时,也许你才会彻底明白,你的丈夫是一个有大爱的人,他的爱比大通道上的阳光还要明亮,比哀牢山的山峰还要高大,比玉溪的土地还要深厚!

三、焊牢“门闩”

翻开李浏华厚厚的日记,扉页上清楚地记着:2015625日,我作为“全国禁毒工作先进集体”青龙厂查缉站的民警代表,赴北京人民大会堂参加表彰大会。习近平总书记亲切会见我们,当我的双手和习总书记的手握在一起时,我感到无比激动,受到莫大鼓舞。习总书记强调指出,当前全球毒品问题持续泛滥,我国禁毒形势也十分严峻。毒品不仅严重侵害人的身体健康、销蚀人的意志、破坏家庭幸福,而且毒化社会风气、污染社会环境。禁毒工作事关国家安危、民族兴衰、人民福祉……禁绝毒品,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2.0000; mso-pagination: none; mso-para-margin-right: 0.0000gd; mso-para-margin-left: 0.0000gd" class=MsoNormal>随着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我国加强了与世界各国的合作建设。其中,14万公里的世界公路网中,贯穿中、老、泰,全长1800公里的我国第一条国际高速公路——昆(明)曼(谷)国际大通道,于2008331日全线贯通。

国际大通道的开通,在发展社会经济、方便人们生产生活的同时,也为那些魑魅魍魉从“金三角”向国内国际渗透毒品打开了方便之门。在严峻形势挑战下,按照公安部“重点整治贩毒通道”昆曼国际大通道的要求,20085月,云南省公安厅与大通道的重点城市——国歌创作者、著名音乐家聂耳的故乡、世界著名的云烟之乡——玉溪市公安局决定,在昆曼国际大通道上设立毒品查缉站。

经过组织考察,玉溪市公安局禁毒支队长期从事禁毒工作的38岁民警李浏华被纳入站长人选。这位面色黝黑、身材高挑、双手粗大,即便是微笑也掩饰不住双眼精光闪亮的李浏华,决定接受严峻考验,毅然扛旗担纲。

上任之初,李浏华在禁毒支队长曹文刚的带领下,前往大通道沿线实地考察查缉站、堵卡点的选址事项。按照查缉工作要求,经过多次来回考察和综合分析,查缉站建立在玉溪市元江哈尼族彝族傣族自治县境内比较合适。

元江,是国际大通道主要城市昆明的“北大门”,也是亚洲通往国内的“西大门”。距昆明186公里,在国道213线、323线、昆磨高速G8511线和国际大通道4条公路交汇处的元江县青龙厂村,虽然是一个不显眼的彝家山寨,但地处交通枢扭,人流量大,日均过往车辆上万辆,是“大门”的咽喉部位。东南面是哈尼族、彝族、傣族等少数民族居住地哀牢山,山高林密,坡陡弯急;西面是红河,水源充足,植物茂盛;南面是世界第一高桥——元江特大桥,沟深谷低,乱石丛生,是罪犯运毒、逃窜、躲藏的“理想”通道,也是警察观察、查缉,追击、抓捕的“黄金”地段。

查缉站设在青龙厂,就是在“大门”上焊了一根“铁闩”。

十六、魂葬哀牢

有知情人说,在“金三角”,每克毒品卖3050元人民币,送到边境涨一倍,运到我国内地涨到十几二十倍,到欧美就涨到几十倍甚至百倍。如此暴利,就如毒贩说的“抱着一台印钞机”。

从境外到边境,再从边境到内地,“九死一生”躲逃过来的毒贩们,枪毒同行,狡猾鬼变,拼命保护着每1克毒品,特别是到了青龙厂查缉站时,高度警觉,百倍警惕,稍有风吹草动,便像鬼幻一般逃得无影无踪,如果遇到警察,就掏枪射击,炸手榴弹,垂死挣扎到底。

“砰”,面包车里的男子继续朝他们开枪。

“妈的,不狠狠压制这些忘命的毒贩,他们是不会缴械投降。”他放下喊话器,端起冲锋枪从车里对着面包车,“哒哒哒”地一个点射扫了过去。

子弹呼啸着击穿了面包车,一颗子弹将右后轮胎打爆,车子歪了几下,横倒在山沟里。

一、二、三组的15名队员端着枪慢慢靠过去,准备围捕男子。何东丽双手举着手枪,一步一步地跟在他后面。

“砰,砰,砰”,躲在面包车里的男子又突然对他们连续开枪。

他大喊一声:“趴下。”顺势拉住何东丽就地卧倒。

就在大家卧倒的时候,二组的队员孙庆荣大叫:“我中弹了。”

“哒哒哒,哒哒哒……”

他和队员阿峰举枪对着面包车射了几梭子弹,打得面包车直冒白烟。

他迅速冲上前去,用枪对准驾驶室里正在往外爬动的男子大吼:“不许动,再动开枪了。”

男子趴在歪倒的车里,举起双手,说:“别开枪,别开枪。”

队员们迅速检查车里,只发现驾车男子一人。他们把男子拖出来,当即缴获“克洛克”手枪一支,子弹24发。

他上前大声询问:“为什么要逃跑?其他同伙在哪里?”

男子喘着粗气,说:“车上只有我一人,我因没带驾驶证怕被你们抓才跑的。”

“为什么要朝我们开枪?”

“半夜三更的,我怕遇到坏人抢劫,就开枪了。”

“枪从哪里来的?”

“在边境的树下拾到的。”男子颤抖着说:“警察同志,放过我吧,我没有做坏事。”

王副站长说:“专走夜路,持枪开车逃跑,鬼才相信你的话。”

“孙庆荣左手臂被子弹击飞的石子砸伤,无大碍,已经包扎好了。”王副站长对他说:“这边已经安排队员正在搜查车辆。”

两分钟后,队员仝恒报告:“站长,全车检查没有发现其他人员和可疑物品。”

“报告站长,我摸了摸车后面的座位,感觉还有热气。”细心敏感的何东丽手里举着一个烟头,说:“从车里找到的这个烟头还有热度,应该还有其他人。”

他深知,毒贩十分狡诈尖滑,主犯一定是带着物品在中途下车藏匿起来了。现在是抓捕的大好时机,如果放弃搜索,毒贩就会逃之夭夭,此次抓捕将前功尽弃。

他果断下令:“三组安排两人看守男子并警戒,其余队员进山搜索。”

他对何东丽说:“你在车上,任务是守好警车。”

“站长,有他们两人在这里守就行了,我一定要跟你们上山。”何东丽说:“你放心,我决不给你们增添麻烦。”

“那你跟着我,小心点。”说完,他转身带着队员穿进山中。

深夜,哀牢山上黑得看不见自己身旁的战友。

山陡路滑,队员们不顾个人安危,冒着生命危险,冒雨上山搜索。他们三人一组,每组一人端枪四周警戒,另外二人持枪并打开警用手电筒对每一个可疑的草窝、地坎、岩石、树洞、沟渠依次进行搜查。

一个小时后,他们搜索到一棵茂密的大树下。他用一根木棍掀开草丛,看到树根下有一个老鼠洞。他用电筒照了照外面,没有看到什么异常,又照了照里面,也没有看到什么东西。

此时,眼尖的何东丽指着洞口边,说:“你们看,那是什么?”

大家看过去,可什么也没有。何东丽感到奇怪,想了一下,便围着洞口转了一圈,说:“站长,你打开电筒,再照一下洞里。”

他将电筒光射进洞里,果然,旁边一米处的干草上就发出微弱的光波。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XT-INDENT: 19pt; MARGIN-LEFT: 0pt; MARGIN-RIGHT: 0pt; mso-para-margin-top: 0.0000gd; mso-para-margin-bottom: 0.0000gd; mso-char-indent-count: 2.0000; mso-pagination: none; mso-para-margin-right: 0.0000gd; mso-para-margin-left: 0.0000gd" class=MsoNormal>他打开枪保险,一拉枪栓,子弹“咔嚓”一声上了膛,果断命令:“继续搜索,毒贩就在附近。”

他们拉开“特战”架式,右手端枪瞄前,左手将强光电筒高高地举在左前方,继续搜索毒贩。

山上出奇的宁静,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大家心跳的声音都能相互听得到。

往山下搜索时,队员小王心里慌张,一不小心脚下一滑,摔倒在土坎下,“砰”的一声,他的冲锋枪走了火。

这一枪,划破了夜空,也打破了毒贩的梦想。

随即,躲藏在50多米处高度紧张的毒贩,以为队员们发现他们并开枪射击,于是“砰、砰、砰”地向他们开了火。

随着枪响,紧张的何东丽“啊哟”一声,滚下坡坎,他急忙跃下土坎,将何东丽扶起来。

毒贩暴露,目标明确。队员们用强光照射着毒贩方向,边从四面冲锋过去,边“哒哒哒”地开枪射击。

突然,一阵“嗤嗤嗤”的声音传来,他大喊:“有手榴弹,卧倒。”

他卧倒的同时,一把将何东丽拉倒在地,就在这一瞬间,手榴弹爆炸了,一颗弹片击中何东丽的右胸,只听她“啊”的一声,躺在地上不动了。

他急忙上前抱起昏迷的何东丽,边摇边喊:“小何、小何。”十多秒后,她醒过来,摸摸右胸,弹片将防弹衣击穿了一个洞,所幸没能伤到她身体,她是被爆炸震晕了。

“哒哒哒”……

队员们奋起还击,在连续不断的枪声中,一名毒贩高叫着:“我的脚被打断了,我投降。”

随后,队员们冲过去,在一米多深的玉米地里,将3名缅甸籍毒贩团团围着。

忽然,他听到旁边有响动。他用电筒一照,看到一名光头毒贩跪在地上正在换手枪弹夹,并拉动枪管上的套筒,“咔嚓”一声将子弹上了膛。

在这紧急关头,他两步冲上前,一把抓住毒贩手中手枪的套筒,毒贩也拼命抓住手枪,使劲扣动板机,他紧紧抓住枪管,用力将枪口举向天空。

“砰”,枪响了,一颗子弹飞上了天。

此时,毒贩双手使力将枪口朝他调转过来,他狠劲地抓住枪管向地下扭动,可毒贩站起来压下身体,用尽全身的力量,将枪口向他的头部反转过来,他向前迈了一步,紧紧地贴在毒贩的左边,同时将枪口往自己胸前顶,他想一旦枪响,就让子弹射在自己的防弹衣上,避免伤害身边的战友。

两股强大的力量在拼命地胶绞。他丢下左手上的电筒,双手用力卡住毒贩的手,然后右手使劲下毒贩勾着板机的食指,同时,他的左手食指插进手枪已经滑动套筒露出的白色弹膛槽里。铁套筒锋利的边口,一点一点地划开他的食指,鲜血直流。而毒贩不断扭动枪柄,刀口似的套筒边,在弹簧的弹动下不断割进他的食指。钻心的绞指疼痛让他无法使力,他想,就是断了这只手指,也决不松开。他咬紧牙关,死死钳住退开的弹膛槽,不让枪机合拢使毒贩射出子弹。

他缓了一口气,腾出右手,猛地挥动拳头,狠狠地击打毒贩的太阳穴,毒贩“啊哟”一声倒在地上。他顺势夺下手枪,退动套筒,从弹膛槽里取出食指,然后退出弹夹。

他的半截食指,被套筒和弹膛槽包裹着夹切,露出了白生生的指骨,鲜血顺着枪膛从枪口里流出,像一颗颗鲜红的子弹,将毒贩的黄粱美梦击碎,更像忠诚勇士一句句旦旦誓言,一滴一滴地淌下,滋润着这片平安祥和的大地。

张卫东急忙打开急救包,迅速给他包扎好伤口。他强忍撕心般的疼痛,上前审问毒贩:“老实交待,你们为什么要把毒品藏在山上的树下?”

其中一名黑黑的胖男子指着刚才换弹夹顽抗的光头同伙,说:“是阿弄叫我们藏在树下的。”

“你们共有几人,还有人在哪里?”

“有一人开车走了,我们有4人,全部在这里。”胖男子回答。

他们将4名毒贩和先前抓获的那名驾车男子,一并带回站里连夜审讯。根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font-family: 'Times New Roman'; mso-font-kerning: 1.0000pt; mso-ascii-font-family: Calibri; mso-hansi-font-family: Calibri">当他和队员们又一次荣立战功的消息传来,女儿迪迪当晚写了一篇高考练习作文《子弹爸爸》,开头写道:我的爸爸很倔,子弹那么黑倔黑倔的,那天老师叫他去学校开家长会,他却在山上开“子弹会”,一战下来,他胸前又别了一枚闪亮的军功章。这让我又喜又恨,喜,同学们看见英雄女儿的脸上也有光彩,恨,我连他的一颗子弹也不如。

她的班主任杨老师看后,批阅:“今后可以不来,我已经知道你的‘子弹爸爸’长的什么样子了。”

他看了,批注:“下次一定去开家长会,让‘子弹女儿’像子弹一样奋进,考中‘子弹警校’。”

十七、蓝色坚守

加钢淬火、千锤百炼,坚守“大门”、日夜查缉,丛林追捕、千里追击,李浏华和战友们取得了辉煌战果。

八年来,他们共查破毒品案件4214起,抓获毒贩嫌疑人4237人,缴获毒品2219千克、制毒物品20吨,查获涉案车辆300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New Roman'; mso-font-kerning: 1.0000pt">•麦克唐纳到查缉站采访报道李浏华的事迹时,用不太流利的中文说:“禁毒是国际性的大难题,经过实地考查,我很敬佩中国警察禁毒严密的纪律规范、过硬的查缉技能和严谨的工作作风,我会把在这里看到听到的每一个故事,讲给我们国家的人民听,让他们真正的了解这里发生的事,让我们与世界各国人民一起,共同建设无毒侵害的美好家园。”

20175月,李浏华被授予“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荣誉称号,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受到隆重表彰。云南省委常委、省委政法委书记张太原在昆明接见他时,充分肯定了他和战友们的成绩;云南省副省长、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任军号握着他的手,说:“你们坚守在禁毒一线,艰苦奋战,取得了突出成绩,为全省人民争了光,我们感谢你,全省民警向你们学习!”

面对荣誉称号,他平静地对全国电视观众说:“我们没有节假日,也没能照顾好自己的亲人,我相信通过大家的艰苦奋战,毒品就会逐渐减少,社会上就会少一些家破人亡的悲剧,这是我们所期盼的。”

青山陪伴着我

星星疼爱着我

日夜坚守在国道线上

缉毒工作我最执着

纵虽公路车流成河

凶残毒贩绝不放过

……

这首查缉站的队员们自己编写的战歌,唱出了他们的心声,那嘹亮的歌声,时刻回响在哀牢山上,回响在西南边陲,时刻回荡在青山、河流、草木和星星的耳朵旁。

铁警雄踞青龙关

火眼金睛亮锋芒

甘将青春谱豪迈

敢教毒魔葬边山

李浏华和战友们,将继续以铁的信念,忠诚勇敢地战斗在昆曼国际大通道上,把青春和热血谱写的人间大爱,化作一道道铜墙铁壁,像哀牢山一样在祖国西南边陲耸立起一座宏伟的天然屏障,坚守晴空阳光,保护蓝天白云,驱除毒魔乌霾,用生命捍卫人类社会清净文明、健康幸福。

(注:除查缉队员外,其余人员均为化名。)

作者简介:

胡正第,现任职云南省公安厅政治部,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军人出身,曾任军报记者10多年。多次在《中国报告文学》、《啄木鸟》、《北京文学》、《边疆文学》、《人民公安》等有影响的刊物发表作品。先后有120余件报告文学、小说、诗歌等文学作品和摄影作品在全国获奖。其中,反映边境缉毒英雄战斗故事的长篇报告文学《云天红霄》一书,被中宣部评为全国优秀青少年读物,获国家优秀图书奖。

责任编辑/孙明星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