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6月号 >> 阅读文章

铁尺量天---【于雪丹】

2018-07-19 23:18:0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70

铁尺量天

—— 追忆呼伦贝尔市公安局海拉尔公安分局法制大队王晓龙同志

 于雪丹

这是公安战线中一个特殊的群体。

他们不必直面暴徒,勇擒罪犯,也不必执勤巡逻,荷枪实弹。但是,每一起犯罪案件的背后,都有他们化手中法律准绳为隐形的刀剑,兵不血刃,直指要害。他们的战场看不见硝烟,可他们用忠诚和坚守,铁尺量天。

他们每天承受着脑力和体力的双重强度,从事着公安干警中的高压职业。

他们的名字叫法制民警。王晓龙就是其中之一。

2018411日,王晓龙同志在连续30个小时高强度工作之后,突发大面积心梗,在紧急送往医院救治的过程中,抢救无效,光荣牺牲。

四年从军,32年从警,在呼伦贝尔市海拉尔分局法制战线上连续坚守了整整19年,54岁的他,最后倒在了自己终生热爱的工作岗位上。

清明刚过,北疆大地还未来得及春暖,便又迎来了一场更大的霜寒。

413日,狂风悲鸣,飞雪漫天。600余名战友身穿警服,整齐列队,为王晓龙同志送行。风雪中挺立的身影,是哀恸,是陪伴,亦是告慰。泪湿眼底,痛在心头。

 

2018417日,王晓龙牺牲第七天】

深夜。

二楼法制大队的办公室里,他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厚厚的卷宗,有几本是翻开的,对应着几份表格;电脑还开着,轻触鼠标,屏幕显示他还没来得及处理完的当天最后一宗案件页面;拉开抽屉,里面是他常备的丹参片和速效救心丸;文件柜最下面,放着他多年不曾改变的加班餐,“老三样”——方便面、榨菜和火腿肠……

一切,都还是七天前的样子。

只是,那个平日里腰背酸痛极了就用力伸个懒腰、深夜里审案卷困倦极了就稍微打个盹的人,再也不会回来了。

法制大队长雷建华加班写完材料,习惯性地又来到王晓龙的办公桌前看了一眼。换做以往,每次下班,她都会跟王晓龙打声招呼:“龙哥,还有多少没做完?”

而今,这句话生生地哽在喉咙。

雷建华和同志们的心情一样,谁也不想去关掉那台电脑。看着电脑主机上闪烁的指示灯,听着散热器嗡嗡地响,就仿佛还有那么一丝期盼和念想。

任职分局法制大队长六年,雷建华太知道这个部门工作的繁重和苦楚。

提起公安干警,几乎所有人的直观概念都是刑侦、缉毒、抓逃等与社会不法分子直接交手的一线民警。“法制民警?哦,文职工作嘛!填表写材料呗。”也有人一脸懵懂:“搞普法宣传的吧?”

殊不知,法制部门被称为“公安机关内部的小检察院”,全局共有20个办案部门,每个部门的案件都要通过法制部门严审核、把关之后,才能移交诉讼。

海拉尔公安分局办公楼里,全天24小时必须在岗的部门只有110指挥中心和法制大队。2016年,公安部刚刚颁布公安法制部门为“执法勤务类”,属一线部门。

法制部门是在执法各个环节中的把关环节。法制值班民警必须在24小时内完成全部案件审核、咨询,从立案开始,案件全部诉讼程序由审核立案民警负责,责任终身制。

王晓龙曾经一人一夜办理审核拘留51人,创下了海拉尔公安分局法制民警当日拘留人数最高记录,至今无人超越。并且那还是早些年没有电脑办公时,所有审核手续全靠手写。

那是2011年刚刚规定酒驾入刑的时候。年底,呼伦贝尔市公安局全市统一行动,夜查酒驾,刚好王晓龙值夜班。每一个拘留手续都要整整8页纸,从拘留书、执行回执,到拘留证、裁决书等等,一人,一晚,所有法律文书全部手写完成。每天早晨的例会上,大家见面最关心的就是前一夜值班同志的情况,见面第一句话总是问:“昨晚咋样?”那天,疲惫的王晓龙笑了一下,说:“中彩了!”

每有重特大疑难案,王晓龙总是勇于承担的那个人,分配到他手里的工作,从不推脱。

20165月,由公安厅指派的一宗涉嫌职务侵占的案件,案情复杂,数额巨大,仅涉案卷宗就有20几本,装满了整整两个大纸盒箱。为确保诉讼的顺利进行,分局党委决定法制大队先行阅卷,拿出工作意见及建议。王晓龙承担了此项重任,接受任务的当天就开始阅卷,连续工作三天两夜,最后依法立案、提请逮捕、移送起诉。

2017年,一起涉黑案件又分到了王晓龙手里。案件卷宗摞起来足有一米半高,三天之内必须全部看完。又是没黑没白、不眠不休的三天,光是阅卷笔录就写了整整200页。

前不久,在侦办228重大贩卖毒品案件时,犯罪嫌疑人犯罪经验丰富,作案手段隐蔽,与公安部门打了将近20年交道,十分张狂,在审讯时大声叫嚣:“有证据你就抓我啊!没有证据还不得乖乖把我放了!”眼看着羁押期限届满,却苦于证据不足,办案民警一筹莫展。这时,全程跟踪审核把关该案的王晓龙,沉着冷静,重审卷宗,查找遗漏线索,及时提出审核意见及侦查方向,最后,在“零口供”的情况下检察院批准逮捕。

作为呼伦贝尔市首府中心城区公安机关,海拉尔公安分局年均立刑事案件1500起、行政案件2500起,约占全市案件总量的1/4。不仅案件量大,且类型复杂,重大疑难案件多,案件的发生、处置影响面大,在全市维护国家安全、社会稳定中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就在王晓龙牺牲的前夜,他连续审核了17起行政、刑事案件,还有1起,他刚刚审核了一半。案卷的卷宗上,仿佛还留有他专注的眼神和尚在的体温。

大队教导员王满鸿还清晰地记得她第一次见到王晓龙的场景。

那是20054月的一天。分局法制大队办了一个培训班,王满鸿是授课老师。当时,因为王晓龙所在的海拉尔农垦公安分局正在进行企业转制,划归到海拉尔公安分局,他是农垦分局法制大队副大队长。王满鸿特别关注到王晓龙,是因为整个培训班26人中,他的年龄最大,提的问题最多。当时她就想:真是天生搞法制工作的人才,要是能分到我们法制大队就好了。仿佛心有灵犀,转制结束后,王晓龙果然分到了法制大队,这可把王满鸿兴奋了好长一段时间。

除了正常承担每年审核案件任务近千卷的同时,王晓龙还负责行政复议、行政诉讼,与王满鸿共同分管劳动教养工作整整8年,直到国家撤销劳动教养刑罚。

王满鸿记得,有一次,她和王晓龙负责一起董某盗窃劳教的案件。经过审核案件、聆讯、呈报之后,到了最后投送环节。那天王晓龙开车跟她押送董某的路上,经过三角地转盘时,因为车流量大,车速减慢,已有犯罪前科的董某忽然趁王满鸿一不留神时拉开车门跳了下去。王晓龙在董某跳车的瞬间一脚踩下刹车,随后紧追。刚好旁边有一辆违法停靠的大卡车,在王晓龙即将追上董某的刹那,董某就势钻到了卡车底下藏匿。王晓龙紧随其后也钻入了车底,一把抓住董某的头发,顺势将他拖了出来。那是一次有惊无险的投送,时至今日王满鸿回想起来还心有余悸。事发紧急,整个过程只有短短不到10秒钟的时间,王晓龙既沉着冷静,又英武果断,迅速应对恶劣局面,那一瞬间,王满鸿看到了他身上隐藏的公安警察的凛冽雄风,从此以后,对他更增添了一份信任和安全感。

王满鸿搬家到河东之后,每到风雨下雪的天气,上班前总会接到龙哥电话:“满鸿你下楼吧,我接你上班。”多少年了,这样暖心的电话从未间断。只是,以后风雨会依旧,却再也不会看到龙哥的笑脸。

近年来,随着国家依法治国,建设法治公安战略的实施及公安机关执法规范化建设的不断深入推进,法制部门履职任务日趋繁重、标准日趋细化、责任日趋重大。

王满鸿的手上拿着一份《审核提示催告单》。这是王晓龙生前设计制作的,针对办案过程中缺失和遗漏的问题,将审核意见明确列出,办案部门整改后提交回执核对,确保整改及时到位。这种便捷实用的方法,大大提高了办案部门和法制部门的工作效率。仅2017年,海拉尔公安分局被评为自治区公安机关执法示范单位,被海拉尔区政府评为优秀卷宗单位。他本人也连续多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优秀公务员。

 

2018415日,王晓龙牺牲第五天】

午后。

阳光终于温暖起来,前天的大雪像是一场幻觉,很快就被阳光和春风分解,消散得无影无踪。

去食堂吃饭的同事陆续回到各自的办公室,听到他们的脚步声渐渐消失在走廊尽头,法制大队副队长白兆辉却一动不想动,就静静地坐在办公桌前。从王晓龙出事之后,他总是这样,午后和傍晚,忙完了工作,自己默默地坐上一会儿,想念那个先走一步的兄弟。

这几天,他也不去食堂吃饭,吃不下。还有一个原因是,晓龙牺牲前的晚上,他们还一起在食堂用了餐,那时候,晓龙跟他说过,最近心脏又有点不舒服。白兆辉当时劝他抓紧时间去医院检查一下,晓龙还大大咧咧地笑着回他:“放心,我这身体,棒着呢!”

白兆辉知道他手里还有十几起案子,也知道当天晚上他值班,可是,他不知道的是,那就是他们兄弟俩最后一次晚餐。每每想到这,白兆辉的心里就会抽搐地痛。他后悔,为什么自己就不能再坚决一点,执意让他去医院检查。

白兆辉与王晓龙算是老相识了。从年轻力壮,到两鬓染霜。

王晓龙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母当年都在西安空军某部服役,后来开垦北大荒的年代,来到了海拉尔落户,在农垦系统工作。可以说,18岁以前,王晓龙的理想就是当兵。

高中毕业后,他如愿以偿地穿上了军装,在乌海,成为了一名通讯兵,也成为了连队的技术能手。

从部队复员后,王晓龙分配到海拉尔麦淇林场任公安特派员,1999年被调入海拉尔农垦公安分局法制科。当时白兆辉任科长,王晓龙负责内勤。

其实很早以前白兆辉就熟识王晓龙。麦淇林场是消防一级单位,油菜籽加工过程中必须要用到一种原料叫活剂油,是一种易燃危险品,燃点甚至要低于汽油,极易造成安全隐患。王晓龙负责整个院区的安全保卫消防工作,他工作严格认真,个人素质和业务能力都首屈一指。听说他为了一根地线或者一个火星,都敢跟公安科长叫板,给白兆辉留下了深刻印象。后来,他们经常在一起打篮球,就慢慢地熟悉起来。

在法制科共事之后,王晓龙认真学习刻苦钻研法制业务,很快就成为了法制科的顶梁柱。两年以后,白兆辉工作调动,王晓龙既为他高兴,也显得有些忧忡:“老白,我来的时间短,你走了,我的工作怎么干?”白兆辉拍拍他肩膀,说:“放手大胆去干!要多下基层去,法制工作需要更多的实战经验。”从那后,王晓龙牢记老白的嘱托,积累更多的基层实战经验,曾经一个月内就走遍了全市20个农牧场管理局所辖的20个派出所。那时农牧场管理局地点分散,业务量庞大,公安机关主业繁重,法制必须规范化,需要经常上报和对接工作,每年即便只下乡三次,一个季度就过去了。

作为与他并肩工作19年的战友,白兆辉对王晓龙的评价只有沉甸甸的八个字:政治过硬,业务精通。

原法制科长李钢说,公安的法制的审核不同于真正的行政审批,审批期限不是以工作日来计,必须随时接案随时处理,这就要求法制民警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做出最正确的判断,从而为每一起案件争取侦破时间,明确侦破路线。毫不夸张地说,像王晓龙这样专业的法制民警,平时对法律知识的储备量要像电脑一样,需要的时候,立刻输出。长此以往的高压工作状态,让法制民警成了心脏病的高发群体。近几年,因心脏病牺牲的同志,王晓龙已经是第二个。

李钢自己也是“受害者”之一。那年,他在北京做第四次心脏支架手术,单位公派王晓龙进京护理,整整10天,无微不至的照料让李钢铭感在心。

就在今年春节前后,王晓龙年迈的父母至少住院四次。其中一次,父亲正在重症室抢救,他也犯了心脏病,和父亲同病房抢救了两天才捡回一条命。而这些,单位的同事他谁都没有告诉,出院之后,一边照顾父亲,一边继续上白班值夜班。

每次问及他的身体,他都一句话:“忙完这一段,父母身体情况稳定了我再去调理。”

这一等,就再也没有等来那一天。

在从严治党的政治环境下,公车私用成了一个公众关注的问题。可是多年以来,王晓龙却一直在“私车公用”。无论提审犯罪嫌疑人还是移交卷宗、接送同事,王晓龙那辆五菱荣光都一马当先义不容辞。

已经退休的包黎明永远都记得,2011511日那天,是王晓龙给了他重生。

那天,因为一场其他地区的突发事件,为防患未然,分局全体加班。李钢通知王晓龙时,他说:“我现在出发,顺路接上包哥。”就是这次“顺路”,救了包黎明。去单位的路上,包黎明突发心梗,眼看着他的脸色变得青紫,命悬一线。王晓龙那天格外镇定,一手扶稳包黎明,一手紧握方向盘,连闯几个红灯,飞车赶到市医院进行急救。经过三次电击抢救,已经失去意识的包黎明才开始逐渐恢复生命迹象。事后,医生对匆匆赶来的李钢说:“这简直就是个奇迹!如果病人再晚送来一两分钟,都不会有任何存活的希望。”

这几天,李钢一直想不明白,那么沉着冷静的一个人,他都能从死神手里夺回战友兄弟的命,为什么这次,他救不回来自己?

特警大队教导员邢铁钢曾任两年法制大队教导员。当时正值公安机关受立案改革、推行刑事案件“两统一”工作,要求所有刑事案件全归由法制部门统一审核,统一出口,成立分局案管中心,人员紧缺,任务繁重,超常忙碌。

20175月中旬,邢铁钢要到乌海市参加自治区受立案大会并做典型发言,临走前一天,他手里还有30多起需要考评的案子。王晓龙刚好是那天值夜班,看他到单位加夜班,说:“你明天要去开会,赶紧回家收拾收拾,案子我帮你审。”一把夺过卷宗,转身回到了办公室。

19年来,王晓龙一定是那个早来晚走、严谨踏实工作的人。对老同志的工作,他主动承担;对新同志的工作,他主动传帮带;对办案部门的咨询、审核,他从来不厌其烦。就在他牺牲的前一天,刑警郭甲天还因为一起案件而去请教王晓龙,他在犯罪嫌疑人的侵犯行为是强奸未遂还是强制猥亵间游移不定,两种不同行为关系到定罪量刑是否准确。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他们一直探讨到很晚才分开。

作为分局公认的“执法百事通”,王晓龙每天都要面对无法量化统计的咨询工作。19年来,据不完全统计,经他手审核的案件已经超过了7000份。

 

2018413日,王晓龙牺牲第三天】

窗外依旧阴沉,这段黎明前的黑暗仿佛没有尽头。靠在窗边的邱香兰眼里已经没有了泪水,心里只有一个执念——就这样黑下去吧,永远不要亮。天亮了,晓龙就要走了。

四年异地相恋,32年幸福婚姻。晓龙是家里唯一的儿子,从结婚他们就和公公婆婆共同生活在一起,一家人和和乐乐,甚至连一次红脸拌嘴的时候都没有,这个家庭,是所有朋友艳羡不及的楷模。邱香兰做梦也想不到,就在他们马上就可以享受四世同堂的天伦之乐时,晓龙会撒手人寰,离她而去。

窗前摆放的婴儿床,是清明节那天晓龙亲手安装的。还有去年儿子结婚时,新房所有的家具都是他买来工具亲手组装。晓龙特别喜欢孩子,听说新婚的儿媳张营有了身孕,再过几个月他就能当爷爷了,连做梦他都能笑出声来。这几个月,只要有空闲,他就计划着买这买那,置办着孩子能用上的一切,就连婴儿澡盆都火急火燎地买回来。他还计划着,明年二月份他可以休年假,到时候,一家七口人开车去西安,看看生活在那里的两个姐姐,让父母重游年轻时曾经战斗和奉献的地方。

32年了,她一直都是晓龙的心头肉。敦厚寡言的他总是跟她有说不完的话,因为“我老婆是最漂亮的”,所以,他一直履行着“我负责赚钱养家,你负责貌美如花”的承诺。

有一年冬天,邱香兰和几个女友小聚,晓龙忙完了工作来接她。回家的路上,他一反常态,郁郁寡欢。她问他怎么了,他突然说:“老婆,我觉得对不起你,你比她们都漂亮,可她们都穿貂皮大衣,只有你穿羽绒服。”她紧张的心放了下来,笑着说:“没事啊,我这件羽绒服是新做的,比她们的貂皮都好看!”可他不肯。偷偷攒了几个月的工资,拉上她去皮草城,不顾她拼命反对,硬是买了一款最时尚的。

还有一次,邱香兰被开水烫伤了脸,晓龙带她看了烫伤医生之后,回到家里安慰她:“没事,花多少钱我都会把我老婆这张漂亮的脸治好!”现在,在他精心照料下的她的脸完好如初,他却再也不能睁开眼看看。

32年了,这个家里连新进门的儿媳都是共产党员,婆婆总是开玩笑说:“我们家里的成员都够成立一个党支部了!”如今,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的公婆也已进入耄耋之年,身体每况愈下,所有的老年病几乎都得过了,住院治疗甚至急救也都很经常。晓龙的车备箱里,常年装着折叠拐杖和小餐桌,以备下肢不便的公公突然入院急用。每天,每次,出门之前,晓龙都会对两位老人说:“爸,你别乱动!妈,我走了!”这已经成了家里的规矩和习惯。如今,他真的走了,再也不会回来。

32年了,他们的儿子翔翔也已经30岁,到了而立之年,成家立业,勤恳工作,孝敬父母长辈。翔翔受他影响,大学就读了法律专业,毕业后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父子俩的感情好得像兄弟,常常在一起分析探讨案例,意见不统一时也会各执一词,争得面红耳赤,转眼两人又凑到一起嘀嘀咕咕。有时父子俩也背着香兰说一些私密事,看他们的坏笑,香兰就知道是背着她干了什么她不会同意的事,于是,她假装生气,让他们拿着一个烟灰缸,被她一路追赶到阳台。这样温馨的场景,就在三天前戛然而止了。

邱香兰的手机通讯录里,王晓龙叫“老龙”;而王晓龙的手机里,邱香兰的名字叫“老宝”。身为警察,防范意识强。这是他们的约定,不能存老婆、老公和全名,以防万一手机丢失,被人冒充诈骗。

这一辈子,他心疼呵护着家人,帮助礼让着战友,踏实勤恳地工作,心系大家,却唯独忽略自己。他是家里和单位的110119120,任何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只是这次,他倒在了自己的战场上,再也没有起来。

无论怎样不情愿,天色终究还是一点点泛白。大雪,就在那一刻开始飘落下来。清明断雪,谷雨断霜。介于清明和谷雨之间的季节,这雪,这霜,是所有生者的悲痛和不舍吧?是晓龙在向牵挂的世间无声的道别吧?

该走了。翔翔进屋给她披上外套。“该送爸爸启程了。”

窗外的世界,茫茫一片……

殡仪馆外,除了前来吊唁的各地亲朋,超过600名本市各级公安战线的民警整齐站立在风雪中。

市政府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傅彬来了,在王晓龙的遗体和遗像前,他两眼含泪,说:“晓龙同志,你是我们呼伦贝尔公安民警的榜样和骄傲!”

雷建华瘦削的身体颤抖不止,泪流满面:“龙哥,本来我已经两次向组织提请调换部门,现在,我已经决定就在法制大队干到退休!”

副大队长敖文尧心酸至极。龙叔是他从刑警到法制的领路人,是他在审核案件时的指明灯,也是业余时间户外车友队的队友。就在前几天龙叔还说,过两年退休以后,带上全家人开车去新疆,真正过一把自驾游的瘾。可是,这刚刚规划的愿景,却再也不能实现。

妻姐的儿子自幼丧父,王晓龙善待其视为己出。此时,已为人父的他跪在龙爸的身旁放声大哭。他六岁的儿子一直管王晓龙叫爷爷,小小年纪的孩子还不知去世为何意,只隐隐懂得了失去,在家哭着给幼儿园老师发微信说:我要请假,我爷爷去世了,我上火了……

海拉尔区政府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庄玉鑫为王晓龙扼腕亲书一副挽联:啼鹃四月,同送君归,暮春中细蕊渐露,点点殷红犹泣血;惊梦一朝,君偕春去,初夏里雪花纷飞,处处悲歌唤英魂!

市局法制支队政委康庆国悲痛难忍,赋了一首七律送别晓龙兄:初春塞外倏飞雪,万巷千村不见楼。昔日举樽欢未尽,今宵邀月泪长流。卧冰敬父传风骨,铁尺量天耀九州。天若无情云蔽日,骄阳四月恰如秋!

那天,那场雪,一直下到深夜。

王晓龙牺牲的消息邱香兰一直没有告诉他的父母,怕还在住院的两位老人承受不住这突如其来的巨大打击,只是说晓龙心脏病发作,在医院抢救。

治丧结束后,邱香兰和翔翔赶到医院。看到这么多外地亲属和晓龙生前的战友,两位老人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82岁的母亲嘴唇翕动着,说:“我的儿啊!他不是孬种!他没给我丢脸!”随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医生早就提前准备好了急救设备,立刻开始施救。另一侧病床上88岁的老父亲把翔翔搂在怀里,老泪纵横:“你现在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以后,你要像你爸一样,给爷爷争气……”

屋子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在场者众,无不落泪动容。

负责抢救王晓龙的医生说,突发性大面积心梗的病人,在前一天就会疼痛难忍,真不知道他是怎样挺过来的。

这话听着让人揪心。

也许,从事了警察这份职业,就意味着忠诚;穿上这身警服,就选择了担当;爱上了法制这个专业,就需要承受奉献甚至牺牲。在祖国千千万万个人民警察中间,王晓龙只是普通一员。很多没有声响的逝去,没有名字的丰碑,都是为了保护百姓平安,国家安康。

岁月静好,是因为有人替我们负重前行,甚至付出生命。王晓龙倒下了,可他的精神永在,并激励更多的警界尖兵勇往直前!

责任编辑/卢旭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