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7月号 >> 阅读文章

南充笔记:行走嘉陵---【李燕燕】

2018-07-19 23:39:1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58

南充笔记:行走嘉陵

 李燕燕

记在行前

明天将要启程去川北。我原籍四川,与这块儿关联很深。蓬安是我爱人老家,逢年过节常回;阆中我去过四次,常常一去就钻进古城再不出来。所以,此行川北并无多少新奇,倒是有种熟悉的亲切感,夹杂着一些莫名的期待。就如,期待在阆中湿润的空气中深呼吸,再爬到某处古楼的顶层,视线越过一大片黑压压的飞檐旧瓦,直达与丘陵相接的那条流动玉带。就如,期待在蓬安小城落霞碎洒的江边,看见打渔人满载而归,左手几条翘壳,右手一篓螃蟹,偶尔会有路过的大姐问句:“有黄腊丁没?”汉子张罗鱼鲜,手不停活地答:“这段那鱼太小,还是等它再长长吧。”就如,清明时节随爱人下乡祭祖,小雨纷纷,出租车颠簸着经过一侧临江的盘山道,瞥几眼金溪发电厂安静干枯的闸门,期待突见开闸放水制造出的人工瀑布。

所有的亲切感与期待,皆与江水相关。

下午,组织采风活动的廖老师把采风主题发给我,点开微信文档,打眼就是“水资源”几个字,原来我要采写的主题,恰好是嘉陵江,以及今天的人们对它的态度。这些恰好是我所熟悉的,但写来却常常有争议。前些天,我在某作品交流群里发了个小散文,写川北,开篇就提到了嘉陵江,“嘉陵江从明月峡的崇山峻岭出发,碧水蜿蜒一路跃进,直至悄悄隐藏于川北缓缓丘陵,一切有了改变。就像,眼前的你放下盘在头顶的银发,不再执着于流年带来的苍凉,一身蓝色碎花的棉布长裙,青丝重现,温润如斯。”一位不太熟悉的文友先是点了个赞,说这番温润的感觉是对的,但文中有处“硬伤”,很遗憾。我一惊,刚想发问,那位文友手快先给我发了个链接过来——“百度——嘉陵江源头”,点开,是这样一段话:

“嘉陵江,长江上游支流,因流经陕西凤县东北嘉陵谷而得名。(一说来源《水经注》二十(漾水)载:‘汉水南入嘉陵道而为嘉陵水。’)发源于秦岭北麓的陕西省凤县代王山。干流流经陕西省、甘肃省、四川省、重庆市,在重庆市朝天门汇入长江。主要支流有:八渡河、西汉水、白龙江、渠江、涪江等。全长1345千米,干流流域面积3.92万平方千米,流域面积16万平方千米,是长江支流中流域面积最大,长度仅次于雅砻江,流量仅次于岷江的大河……”

我笑笑,放下手机。文友本意是指出我写嘉陵江的源头有误。根据科考,嘉陵江发源于陕西凤县,并非四川广元昭化区的明月峡。然而,我所写的,并非“科考嘉陵”,而是“人文嘉陵”。现代所称的嘉陵江,是泛指从凤县东河桥以下的所有河段,但根据凤县县志记载,嘉陵江在陕西省内的河段称为“古道河”,流入四川盆地才称为“嘉陵江”。滔滔江水的确可以说是从明月峡出发。2017年在广元,当地土生土长的导游妹妹指着隔江遥望的一溜群峰,“喏,秀美蜿蜒的嘉陵江就从这里开始啦!”

流经传奇川渝的嘉陵江,四川省广元市昭化区以上为上游,昭化至重庆市合川区为中游,合川至重庆河口为下游。所以,这次去川北南充一带行至的是中游。中游自有中游的独特风情。

这样美好的江水,也值得再去看看。

水与城

南充城是川北的核心。我是第二次来南充城。

上次去是在三年多前。我跟随一个采访组去了倚江而建的南充丝绸厂。2014年初,传统缫丝工艺退出历史舞台,当年425日,11组自动缫丝生产设备正式运行,标志着南充丝绸业全面转化为自动化缫丝生产。但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工艺技术又如何进步,在这个颇具历史的百年老厂里,江水一直被人们有效利用。繁忙的车间里江水蒸腾成热气,丝丝缕缕飘出厂房的热气,在初春的微寒中又转化为润湿的空气,滋润得一棵棵白玉兰欢喜绽放。

“我永远记得老厂的模样,被嘉陵江和大片桑田包围着。江水灌溉桑田,农人采桑养蚕,我们剥茧抽丝制绸。黄帝的结发之妻嫘祖自古教导着大家。”一个退休的老工人对我说。缫丝机旁的“丝绸人”已经换了好几代。这几代人传承百年丝绸工艺,见证南充丝绸业的变迁。那天上午,厂里迎来了两辆来自重庆的旅游大巴,70余名游客坐上小火车观光游览,吃着“碗碗饭”,买了丝绸制品和蚕蛹带回家去。丝绸厂,南充人心中独有的“丝绸记忆”,想必一直与嘉陵江紧紧联系在一起。

可惜那天行色匆匆,下午返渝,因为路况原因,车子绕着市区街巷而行。天气不好,道路繁忙,起土扬尘,周遭一片灰蒙蒙,这座倚江之城到底没能给我留下更多的印象。

这次抵达南充市区,已是傍晚。雨水不断,汽车行进在一条沿江公路上,左侧饱满的嘉陵江一路相随。时值暮春,堤岸上尽是鲜红的三角梅和开繁的月季,让人忍不住驻足观望。雨丝缠绵,引得精巧的涟漪在碧绿的江面一圈圈密密升起。

见我一直看向车窗外,一旁陪伴的《南充日报》记者告诉我,这条沿江公路叫滨江路,是去年才修建好的。不仅仅与江景遥相对应,更重要的是,它是城市改造的重要标志。滨江路由水泥混凝土道路改建而成,既缓解了交通拥挤状况,又有利于市民文明出行。所以,一路行来,我觉得到了一个从未来过的新城。

从入住的酒店里可以远眺南充港。“千里嘉陵第一港”。此时一片烟雨朦胧,一座横跨的大桥格外显眼。桥是斜拉索结构,长长的桥身有百余根平行钢绞线,远看似一把古弦琴,很是优美。

当天来的时候,就看见行程上有一栏“参观夜景”,其时颇有些不以为然。我来自山城重庆,夜里,万家民居灯火为背景,层见叠出,构成一片高下井然、错落有致、远近互衬的灯的海洋。夜景是重庆的名片。看过山城夜景,自会看轻其他城市类似的景致。

初来南充的这天夜里,不仅雨水未停,甚至有风,我本不愿再出门,但同行者来自川渝之外,都想出去看看。我随众,便裹上一件外套也去了。不想,在孝心观这处观景平台,我竟追随着环绕的声光不断重复转身的动作,陷入迷景而不自知,以致雨伞伞面被大风撩起,整个上翻也没发觉。嘉陵江环绕平台而过,面向星光闪烁的林立高楼,身后皆是群山环抱。随着大气澎湃的音乐声,五彩交相辉映,如梦如幻,如诗如歌。在高楼群山之间不断游走变化的3D动态画面,将南充的人文景观,幻化成七彩绚丽的梦幻景致。

山与城、江与城、城与夜紧密融合,让观者仿若身处魔幻之城。原来,这才是南充之夜的独特所在。

再回到大巴车上,左右相顾,才发现一行人都被刚才飘飞的雨丝弄到身上濡湿。众人笑:“这样的景致,冒雨看也值!”

水与堤

我的一位南充朋友笔名叫做“果州飞扬”。他在微信上的头像,是迎着金色的晨曦站在嘉陵江的一条堤岸边,身后一片波光粼粼。

南充叫果州?除了“果州飞扬”,我试探着问一些本地人,竟然都不太知晓这个名号的来历。倒是一次聚会时,有人说起曾经在90年代初比较有名的“果城味精”,出自南充。是了,20年前,谐剧演员沈伐用他独特的方言,让果城味精红遍全国:“佳肴伴侣,果城味精喏……哦……”至今,许多四川人尤其是南充市民,还对这个经典电视广告记忆犹新。南充叫果州,那么南充跟果子有关系吗?有,而且历史源远流长。早在夏禹时代,嘉陵江中游地区就跟果子扯在一起了,那时候中国还是一个部落联盟制的国家。彼时,嘉陵江中游一带的部族比较勤劳,较早驯化出了水果,并且广种柑桔,果子熟了,还要千里迢迢给君王送去,以表忠心。其时,被封为“有果氏之国”,蒙受殊荣,成为西南雄邦。

第二天一早,我冒雨步行江岸,远处的确隐约可见成片果林,被嘉陵江及其支流环抱。春季多雨,江水接近堤下草岸,润泽风物。堤岸之上水草丰美,生灵欢腾一片。

这时我注意到,我站的这个位置,恰好就是昨晚参观的几个观景台之一,亦是一段堤坝,似乎“果州飞扬”的微信头像,也是从这个角度照的。同一处地方,夜晚有夜晚的神秘,白天则有白天的开朗。这座观景台是滨江景观带上的一个亮点,也是南充城的重要滨江景观门户,位于视野开阔的嘉陵江畔,地理位置优越。

“这条景观带的建设工程还在继续。它兼顾着防洪和城市景观。”南充水务局的人告诉我。

事实上,嘉陵江并非现在所见,春水缓流,如少女般温柔安静。相反,这条江本是中国内河中水流比较湍急的河流。据四川省气象局统计,自1485年至1949年近五百年内,嘉陵江共发生洪水133次,其中干流在773年至1949年的1177年中出现大洪水62次。不仅如此,嘉陵江弯曲的河道较多,使江水更加变幻莫测,是自古航运事故较多的河流。

然而天佑一方,南充自古是个富饶少灾的地方。嘉陵江从北向南,自阆中入境,流往南部、仪陇、蓬安、市辖三区,南充境内较大的支流有西河、东河等。以嘉陵江为干,这些河流交汇形成树枝状水系。受地理位置和季风的影响,嘉陵江流域内降水由东南向西北递减。而嘉陵江流域洪水主要由暴雨形成,洪水特性受流域下垫面和支流洪水加入影响。南部以上嘉陵江干流的大洪水,主要由秦岭南坡、四川盆地边缘地区和丘陵接壤一带的大暴雨形成,主雨区在阳平关、碧口以下至南部县以上的广大地区。每次大洪水时,阳平关、碧口至昭化一带都发生大暴雨,并且形成嘉陵江干流的大洪水。洪水在向下游演进时,若昭化以下继续发生大暴雨,两岸支流洪水的汇入洪峰向下游增大显著;若昭化以下雨量不大,则洪峰向下游加大不多,甚至洪峰向下游有减少现象。防患于未然,南充城景观带改造工程设计均位于常年洪水位262.5m以上,是一座坚固的堤坝。项目区上游约2km处有小龙门航电枢纽工程,下游约20km处有青居电站,左岸是高坪区城区防洪堤,右岸是顺庆区城区防洪堤。

水务局工作人员介绍,滨江景观带改造工程位于南充市顺庆区嘉陵江右岸,项目范围南起玉带路,北至天工街,全线总长5.0km,占地约60公顷。景观设计对堤外绿地进行了深入的勘察与调研,对堤内滨江景观带的总体进行细致分类,选取重要节点进行深度设计,融入地方文化与特色,增强景观带的形象展示与城市名片功能。对外,滨江大道与基地拥有多个天桥、隧道相接,纵向连通城区与滨水区,包括上中坝大桥、白塔大桥、下中坝大桥等三座跨江大桥,整体通达性较好;对内,慢行绿道横向串联滨江景观带四大功能区,设置抗战到底广场、生态停车场、餐饮码头、亲子乐园等多种特色游步道,能够提供游客不同的游赏体验。未来,滨江公园的景观分为绿色都市展示区、活力生活互动区、文化风情体验区、滨水生态延展区四大功能区,设置不同主题展示南充城市以生态为底蕴的绿色宜居环境。

建设中的大型湿地生态公园已初见雏形。江边堤坝按照5年一遇的水位标高设置木平台,堤坝以下打造自然野趣的湿地景观。越过湿地栈道,便看见花台与莲池错落有致地分布在江边,滩涂和湿地以自然野趣的方式,完好的保留着。园林清幽,绿化的基础上又有文化元素的植入。靖江楼作为观景高点,人们可以登塔远眺嘉陵江,同时它也是滨江路南端的标志性节点。

滨江景观带,正在营造中的一幅雅致的“临江七彩画卷”,一座南充的“城市四季花园”,一张展现地方特色的“滨江生态名片”。作为塑造绿色宜居、生态滨水、城市道路景观的重要组成要素,这条景观带未来将在第一时间向来访者展示南充滨江的城市印象,体验其风情、魅力和生活方式的所在。

水与湿地

阆中。嘉陵江的一条支流,名叫构溪河。这是一条秀气的河流。

我是在船上与构溪河见面的。站在岸边看河与舟行看河感觉很不一样。前者只能看见它的流动和某些侧面,后者则能够清晰的感知它的温度与灵性。

雨后,空气很湿润,水涨船高,河水漫过河边沼泽里遍布的一人高的芦苇与树木,直逼青青草岸。被微风吹起的涟漪从河中央慢慢扩散到岸边,最终变成一朵朵小小的浪花,拍碎成附着在无名紫花花瓣上的水珠。

构溪河是阆中境内最长的河流,带着优质的水源,路过十余个乡镇,沿岸都被列为受保护的湿地公园。之前在蓬安,我到过占地3000亩的相如湖湿地公园,那里是马鞭草和金盏菊的海洋,在闹市一侧提供给人们一个休憩散心的好地方。构溪河沿岸的湿地公园则没有一点人工雕琢的模样,一切都是天然本真的。河岸边的草丛中杂生一棵棵桑树,枝叶间鲜红得泛紫的桑椹满满当当。挨河岸百米远处便是农舍,门口栽几棵梨树,想必果实还小。十来岁的少年牵着牛,缓步走到一棵桑树下,摘下一粒桑椹,咬了一口,或许果实还带着些许酸涩,少年转手把剩下的半头扔进河里,惊得初春才出生的小野鸭一头扎进水里,老半天才从芦苇丛中探出身子,和几个同伴一起,发出稚嫩的叫声。

舟行河中,可以感知构溪河作为湿地心脏的跳动。科考显示,构溪河是嘉陵江流域的17条重要支流之一,发源于苍溪县两溪乡和龙山镇之间的侨盘山,流经阆中市龙泉、千佛、石滩、凉水、妙高、扶农,在河溪镇河溪关汇入嘉陵江,在阆中境内长79公里,流域面积达65839公顷,其中林地23356.1公顷,森林覆盖率为40.1%。河床成U”字形,河水碧绿,流速平缓,在河道转弯处,形成宽阔的自然湖泊。湿地公园生物多样性丰富,野生动物129种,有国际二级保护和省重点保护动物多种,其中鸟类95种,爬行类8种。特别是几个水库河堰中,鹭鸶、白鹤、野鸭更多,常常是数十只、上百只群游于水面,或飞翔于山林。沿岸丘陵山区又有更为丰富的林木植物。

青山绿水何来?河岸边的醒目位置,竖立着一块大大的“河长”公示牌,写明河道名称、河道长度、“河长”姓名职务、联系部门、管治保目标任务、举报电话等信息。“国家设立河长制的初衷,就是针对水环境状况恶化、河湖功能退化等问题。这块公示牌并非钉在这里就不动了,上面的内容会并及时更新,并随时接受群众举报、投诉、监督。”南充市环保局工作人员说。

“天晴风卷幔,草碧水连池。”当年,诗圣杜甫畅游阆中时曾留下这句脍炙人口的诗句。现在的构溪河依旧碧波荡漾,两岸芳草萋萋、草木葱茏。可事实上,构溪河曾遭受过严重的污染,近年来,几经修复,才逐渐恢复往日生机。

2017年,“河长制”工作在四川省全面铺开,南充市大胆创新,开创了“记者河长”这一制度。“记者河长”是由南充市总河长办公室会同市委宣传部遴选出的,共计11名。这11“记者河长”中,有省级媒体驻南充记者,也有南充本地媒体记者。这些河长带着记者的敏锐视角,明察暗访,深入河流干流及支流深处,探寻问题所在。

四川新闻网南充分频道记者邓成满主要负责阆中片区的河流,他就曾与其他几位“记者河长”一起,三访“构溪河”,察看河流治理情况。

在暗访的第一站,他们发现污水处理厂没有运行,于是找到污水处理厂工作人员,表露身份。工作人员解释,3天前停了电,因此处理厂无法运行。邓成满当即表示污水处理厂停运远不止3天。见工作人员不承认,他从兜里摸出一张纸巾,趴在污水处理口,伸手用纸擦拭,然后对工作人员说:4天前这里才下过一场雨,周边的土地都还没干透,而这个出水口却‘干得起灰灰’。”他们要求工作人员带他们查电表,通过电表倒查出污水处理厂的运转时间。他们发现,污水处理厂实际运转时间仅为他们上报时间的三分之一。除了污水处理厂没有按时运转,此行还发现,垃圾处理池就修建在河道旁边,污水直接渗漏到河里;在河溪镇发现河长标语公示牌不够规范等。走访回来,“记者河长”邓成满把此事形成内参,第二天一早,就向阆中市市长、构溪河县级河长当面通报。当天下午,阆中市总河长办公室就发文要求立马整改。

“众人拾柴火焰高。如今,河流保护已经越来越规范自觉,企业都将环保作为第一要务。”

就如第二天我看到的,阆中化工厂建在一处山坡上,在这座绿化面积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花园式工厂里,建立了专门的雨水收集管道,工业用水循环使用,没有废水直排嘉陵江。

水与时光

这是我第五次走进阆中古城。

千年古城被嘉陵江环抱,时光在这片古城,似乎蕴涵永恒。小小的虎皮土猫从屋顶跳下,停驻脚步,打量我良久,方才欢悦地跃到旁边老婆婆的膝盖上。

老屋前,生长在豁口旧瓦盆里的几株粉色月季开得异常生动。月季这花原本家常,大城市的精致花坛虽能令它繁盛,却少了惊艳。唯是被年岁铭刻的旧巷旧屋,这花才显出本真的美貌。几个穿白色对襟的壮实小伙吆喝着,怀抱大缸当街走过。浓烈的保宁醋香,丝丝缕缕地从缸口的缝隙中溜出,游走一路。

踏着印下青苔痕迹的石板路,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经过见证沧桑的一棵棵古树,时光一点点往后退去。不知不觉,街上嘈杂的音乐声与叫卖声悄然隐去。翻新的四合院外,刻着福蟾与游鱼的四方石缸,已风化的石壁诉说着关于聚散的悲欢。可以遥想许多年前的正月间,孩子们曾在它四周欢笑奔跑,偶尔甩下手中的响炮,或有一片纸屑飞落到缸中,引得红鱼张着小嘴赶来。对年岁高的长辈来说,水缸旁的安坐与闲谈就是一个静谧的下午。那时的石缸中,有着翠绿的金鱼草,飘浮着细碎的如星星般零散的浮萍。而今,四合院是我们歇脚处的一座私房菜馆,石缸中养着从嘉陵江打捞的河鱼。一只龟用长爪勾住缸壁的层叠沟壑,奋力想要爬出,无奈身子负壳未免太重,终于仰面倒了下去。水花浅浅,却令缸中被春日妆得五彩斑斓的河鱼四散惊走。

时光在这里遗落许多故事,更有若干人们原不知道的掌故。

城中张飞庙,香火不断,游人感叹“万人之敌,为世虎臣”死于两个小卒之手,原来三天时间赶制“百盔百甲”、否则“杀无赦”的逼迫,也能让普通军士生出逆天之胆。当地人会告诉他们,那“百盔百甲”乃是两个军士的误会,张飞祭奠亡兄关羽,要军士们赶制的是“白盔白甲”,这样一套足矣。而张飞平日的雷霆手段,让闻军令已近绝望的手下只能“先下手为强”,于是一代英雄就此故去。

古城当街就是“滕王阁”。然而,提起“滕王阁”,人们会想起王勃写的《滕王阁序》。雄踞赣水之滨的“滕王阁”,因“序”而名扬天下,声威古今。有人便疑心巴蜀之地“滕王阁”为冒名而建。“其实不然,滕王阁不止江西南昌有,山东滕州和我们这里均有一座滕王阁,而这三处滕王阁,都渊源于滕王李元婴对故地滕州的思念修建。”当地人对我说。顺着狭窄只容一人的楼梯,相互扶携,爬上滕王阁顶层。站在廊上往下看,但见黑瓦飞檐密密相连,远处一衣带水,全城之景尽收眼底。炊烟缕缕,自然升起。乡愁难忘,皇子与百姓皆如此。

贡院“龙门”前,高高的门槛依旧矗立,人流如织,早已失了百余年前的清净。游人吃劲抬腿跨过门槛,怀着好奇且沾沾喜气的旁观之心;当年,寒窗苦读数载的秀才们却恭敬而忐忑地提起衣角迈过门槛,热切期盼在此取一世功名兼济天下。那一年走出贡院,有人虽求得了功名,却匆匆远赴他乡,虽有誓言与思念,隔着经年的战火烽烟,经历漫漫的岁月变迁,再未与心上人相见。于是,有女子就站在老街的屋檐下,等着他,目送着百年间无数嫁娶的锣鼓喧天。

与古城隔江对望的是南津关古镇。我却是第一次去这个古镇。

阆中古城与南津关古镇中间只隔了一条嘉陵江,古城的华光楼与古镇的连峰楼正好相对。

南津关古镇,历史本是相当悠久的。曾经在古镇里能看见唐、宋、元、明、清等时期留存下来的不同风格的民居宅院,还有老关庙、五郎庙、白玉关庙等寺院楼阁,更有摩崖石刻、码头文化的点缀,整个南津关古镇可谓古色古香,底蕴深厚。然而那都是“曾经”了,“破”“立”之间,南津关古镇早已不复先前的模样。2010年,古镇启动重建计划,2011年开始动工,投入3亿元左右的资金,将原建筑彻底清除,用钢筋混凝土重建了一座座仿古建筑。五年时间,一个“全新的古镇”便出现在古城对面。入夜的“实景表演”是崭新“古镇”的亮点。

每个夜晚,阆中古城悄然睡去,南津关古镇却热闹非凡。游人如织,早已没有了旧的味道,古镇却用川剧、舞蹈和皮影,以及江中璀璨纷呈的灯火倒影,重复关于那些时光的故事。

责任编辑/廖全国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