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癌症克星秦晓天---【刘玉栋】

2018-09-26 16:45:34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40

“盖世必有非常之人,然后有非常之事;有非常之事,然后立非常之功。非常者,固常之所也。”

——《史记》

癌症是细胞不受控制的增长和扩散,它可影响人体的几乎任何部位。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世界每年有1200万人被诊断罹患癌症。虽然现代医学非常发达,但仍无法根治,多少鲜活的生命由此灰飞烟灭。

上世纪80年代以来,“血服生口服液”、“消瘤神”、“癌痛消”等纯中药系列防治癌症药物横空出世,挽救了无数癌症患者的生命,堪称癌症的克星,为中华民族和世界人类的繁荣昌盛做出不可磨灭的贡献。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些造福于人类的防治癌症纯中药制剂的研制者,竟然是被誉为天下第一县的绛县农民秦晓天。

1

1974年,绛县南樊镇范柴村一座简陋的农家小院里,正在举办一场丧事。年仅36岁的农妇李思伟患白血癌去世,棺材前跪爬着一个比一个高不了多少的6个儿女,男主人秦国栋怀里还抱了个不满百日的婴儿。乡亲们看着可怜的7个孤儿,不由流下同情的泪水:这家人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呀!

在这些可怜的儿女中,有个排行老三、刚满9岁的秦晓天。他长跪于地,凝视着母亲的遗像,哭得日头垂泪,树叶纷落。他幼小的心灵里,刻下癌症的可恶烙印,立下长大后当一名治疗癌症的医生的壮志。

慌不择路。为了养活7个儿女,秦国栋央求年迈的母亲照料7个儿女,自己除了参加生产队劳动,冒着被扣上投机倒把分子的帽子、戴高帽游街的危险,暗地里在院子里挖了个地窨,晚上钻到下面梆扫帚,编篮子,再偷偷担到集市上卖几个零钱,维持全家生计。

1980年,15岁的秦晓天在本村七年制学校毕业。在邻村当郎中的姥爷跑到他家里,对女婿说:“国栋,晓天毕业啦,跟我学医吧,好歹能让娃挣口饭吃。”

姥爷是个专治烧伤和腮腺炎的乡土郎中,手里掌握着不少民间秘方。把几味草药和矿物质掺和在一起,用文火熬一天,炼出黑乎乎、稠粘粘的黑不溜秋的膏药来。甭看这些膏药不起眼,可非常神奇。有病人来,姥爷先对病灶仔细观察一番后,把膏药涂在病灶上。不出几天,伤口完全愈合的病人,就会兴冲冲地掂着煮饼点心来感谢姥爷。在秦晓天眼里,姥爷就是一尊神通广大的神。

他问姥爷:“您的黑膏药咋这么厉害?”

姥爷从木柜里拿出一摞发黄的古医书摆到小外甥面前说:“孩子,不是我有多厉害,而是咱们中国的草药太厉害。这些古医书是老先人传下来的宝贝,只要能把它吃透,什么病症都不在话下。要是我手里有治癌症的方子,你妈也不会那么早就走了。”

秦晓天把古医书抱在胸前,向姥爷保证:“我一定把治癌症的方子攻下来。”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秦晓天只有初中文化程度,古医书是竖排繁体字,许多字根本不认识,对他来说,无异于天书。为了看懂这些古医书,秦晓天求爹给他买了一本新华字典,遇到不认识的字就查字典。不理解其中的意思,就问姥爷。两年后,秦晓天把上千种中草药的形状、特性、机理倒背如流,记下治疗各种病症的数百个祖方。

“学然后知不足”。遨游在祖国传统医学中草药宝库的秦晓天,像打开智慧的“天眼”,意识到,要想研制出治疗癌症药物,除了吃透博大精深的中医药知识外,还需掌握系统的现代医学知识。于是,他求告父亲为他买下解剖学、病理学、生理学、药理学等数本现代医学著作,一本一本地啃,啃完了又让父亲掏腰包,父亲实在掏不出钱来,他就到40里外的县图书馆借阅。有些书籍在县图书馆找不到,他就骑自行车到100多公里外的运城市图书馆去找。

在刻苦系统地学习理论的基础上,秦晓天先后到北京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向陈始兰教授求教;到上海血液研究所向柏乃青所长求教。

经过两年多的博学深研,秦晓天终于弄清扶正固本、补气祛邪、提高人体免疫力,是预防和治疗癌症的有效途径。

1983年,秦晓天从南柳村姥爷家学成回村,自己写了个“免疫研究所”的牌子,挂在无人居住的偏院大门上,独身住在里面。他像姥爷那样,从山里采回中药,熬成膏药,为患烧伤、腮腺炎的乡邻看病,赚取一些可怜的回报。他把主要精力放在治癌药物的研究之中。根据中医学理论,选用当地中条山区盛产的何首乌、远志、柴胡、冬录草等16种药材,研究出补气祛邪提高人体免疫力的配方。

博览中西医学经典的秦晓天知道,传统中药治病,均是用砂锅熬药汤喝。这种方法,只能把中药内的一小部分精华熬出来,治疗普通疾病还行,但要用于防治癌症,药力明显不够,必须拥有蒸馏设备。他东借西凑了50元钱,到运城市购买下全套设备。

采用蒸馏方法,熬制出具有补气祛邪、免疫功能制剂后,需做动物血液化验。秦晓天骑着自行车,带着几只买来的兔子,多次到绛县人民医院做动物血液化验。结果完全达到预想的效果。

初步的成功给秦晓天带来巨大的惊喜。他不知如何表达喜悦的心情,想到村里娶媳妇放鞭炮的喜庆样子,在商店里买了一挂鞭炮,在家门口放起来。

秦晓天研制治癌药着了魔,头发不知道剃,衣裳不知道洗,院里的蒿草长了一人多高,只有一条盈尺窄径通到屋门。一到晚间,老鼠、黄鼠狼在野草丛生的院子里吱吱乱叫,肆意乱蹿。

实验——病理——药效——注射液——皮下注射——静脉注射,每遇试验有所进展,秦晓天就会生出“范进中举”般地狂喜,从村里的小商店里买一挂鞭炮,噼里啪啦地放上一番。

既不逢年过节,又没娶媳妇的,哪来的鞭炮声?邻居们循声一看,是秦晓天放的。都在悄悄议论:这孩子前些天带着兔子乱跑,现在又无缘无故地放鞭炮,是不是疯了?

秦国栋实在听不下去对儿子的闲话,来到儿子住的屋子里,看到那些简单的蒸馏设备,数落起来:“晓天,咱们这么大的国家,城市里有数不清的大学、研究所、医院,县里、镇上有那么多穿白大褂的,有学问的人多得是,人家都是干啥吃的?你就跟着你姥爷学了那么几年,靠这些坛坛罐罐能熬出治癌的药来,真是癞哈蟆想吃天鹅肉,想的太高了。往后,就拿在你姥爷那里学来的膏药,老老实实给人治治病,安安稳稳地活下去就行。要再这样疯疯颠颠的,让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搁?”

秦晓天认真地对父亲说:“爹,这些年,我一想起我妈临走时的眼神就想哭,世界上有多少个像咱一样不幸的家庭。您也晓得,不少在城市大医院都看不好的病,还不是让我姥爷熬制的膏药给治好了?”,又指着堆在桌子的一大摞稿纸说,“我跟姥爷已经学了几年,又到北京、上海拜过专家为师,写下这么多笔记,现在已经有个眉目了,您就让我好好干吧,我不会让您丢脸的。”

知子莫过父。秦国栋听了儿子情真意切地倾诉,叹了一声说:“晓天,爹也晓得你这几年吃苦了,你干的是了不起的大事,往后爹不管你了,可不要太张扬,动不动就放鞭炮,免得邻居们说三道四。”

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他写了一首诗贴在床头鼓励自己:“身居屋檐下,潜心守门户;宁损满腔血,不屈一傲骨。”

研制所需的16种草药生长在中条山里,秦晓天背着蒌子,蒌子里放着一大包干粮、《本草大典》等医书和镢头,步行到几十以外的大山里,翻开医书,按图索骥。每一次进山采药都是披星而出,戴月而归,其中的辛苦可想而知。

药不在多而在精,不在多而在对症。

夜深人静,万籁俱寂,连天上的星星都疲倦地休息了,秦晓天还守在蒸馏罐前,整宿不敢眨眼。药液提炼出来后,检验其是不是有效果,最终要做人体试验。秦晓天别无抉择,只能在自己身上做试验。为了以防万一,喝药前,他准备下解毒用的绿豆水、扑尔敏、肾上腺素,放在跟前,心想,万一药液有毒可以自救。他把100毫升药液喝下去,等待着死神的来临。庆幸地是,一连喝了3次,均没有出现万一。证明自己研制出的药液是安全的!

经过几个月的无数次试验,最终,秦晓天用一公斤草药蒸馏出2克理想的制剂。

理想的制剂研究出来了,秦晓天作难了。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只是个念过七年制、跟着姥爷熬过3年膏药的乡间土医生,不会有人相信自己研制出能防治癌症的药物。

人常说:“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可在当地,患者的家属绝对不会拿自己亲人的性命开玩笑,秦晓天连把治癌制剂拿出来遛一遛的机会都没有。

秦晓天只得骑上自行车,把写好的免费治疗癌症、血液病的小广告贴到侯马、曲沃、绛县的车站、街市、路口。

半月后,秦晓天收到一封来自河津县黄村镇百底村的来信。他颤抖的双手拆开信封:几行歪歪扭扭的字呈现在眼前:“我屋里头的得了淋巴癌。前些日子,借债到省城医院医治,钱花完了,病也没见好转,只好把‘屋里头’的拉回家,听天由命。我看了你的广告,能治癌症,就像看到救星。请你到我家里给我‘屋里头’的治病,治好了掏多少钱都行,治不好我也不埋怨你。”

秦晓天立马准备好药,怀揣仅有的5元钱,坐公交车先到侯马市,倒车到万荣县,再倒车到河津,天已经黑了。秦晓天花两毛钱吃了一碗面,一摸口袋里仅剩1.2元钱,住不起饭馆,走出县城,在一个黑咕隆咚的桥洞下待了一晚上。第二天,饿着肚子,走了10公里,来到患者家里,开始为患者用药。晚上和患者家人挤在一起,观察疗效做记录。

患者家很穷,只能让请来的“先生”吃玉米面窝头,睡土炕。老实巴交的主人很是过意不去,抱歉:“家里穷,让你受委屈了。”

“不委屈。”秦晓天对患者的盛情接待已经很满足了,答:“我家也是绛县村里的,跟你家差不多。”

奇迹发生了!第二天,病人的肿瘤小了一半;服药5天后,肿瘤缩小了80%,患者竟能自己坐起来下炕走路。

一天,在患者家里,秦晓天听到挂在土墙上有线广播里传出的“土医生治好淋巴癌”的消息。秦晓天问男主人这是怎么回事?“男主人回答说:“写稿的人是我一位当老师的亲戚,是我托这位亲戚写的,以表感谢。”

没过几天,患者所在的村庄沸腾了,平车拉的,自行车驮的,担架抬的,人背的,患者从四面八方汇集而来。看到患者家属对自己的毕恭毕敬,秦晓天的心里洋溢着成功的满足。

庄稼人厚道,给亲人治好病后,他们总是塞给秦晓天一个小红包。秦晓天心里清楚,这是患者家属给他的馈赠。

带来的药用完了。秦晓天拆开红包,一个红包里也就包个一元二元的,凑在一起竟达100来元。

秦晓天长了这么大,没一下子见过这么多钱,而且是用自己花费几年心血研制出来的药液挣下的,激动地整夜未合上眼。

从河津返回县城,秦晓天第一次踏进商场,花8元钱,给自己买了一条喇叭裤,这是有生以来自己挣钱给自己买的一条裤子。

秦晓天出门时,没有告诉他父亲。

秦国栋一看儿子失踪了,急坏了,骑着破自行车四处寻找儿子,不见踪影。情急之下,找算命先生算儿子是死是活。算命先生告诉他:“大吉。”这才使他睡了个安稳觉。

当时,农村改革开放刚起步,农民日子过得很紧巴,医疗卫生条件较差。秦晓天能治癌症的消息像长了翅膀,在晋南一带火了起来。秦晓天回到家,每天都能接到若干封信和登门求医的患者。

大交镇北册村一位姓孔的农民找到秦晓天,说是孩子患再生障碍性贫血。因凑不起外出住院的钱。请他到自己家里为儿子看病。秦晓天立即跟着对方,骑自行车赶到病人家里,仔细查看了患者的病情,用药3天,病情得缓解,两个月后病人痊愈。

像西北风突然改变了风向,一些邻居见到秦国栋,讨好地说:“你看你家晓天,长得天庭饱满,地阁方圆,一副贵人之相,我就晓得他会有大出息。”

从此,前来范柴村找秦晓天治病求药的一天比一天多。秦晓天又是上山采药,又是制药,又是接待患者,整天忙得团团转,还是应付不过来。

地有地名,人有人名。秦晓天把研制出的纯中药治癌制剂冠以“血复生口服液。”

2

1986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秦晓天带着血复生口服液,来到山西省最权威的省中医院,把有关资料提供给院长。院长把院内的资深专家召集起来,认真审查了秦晓天提供的组方,对产品进行化验,一致认为该组方科学,产品含量符合国家规定的标准,决定在本院做临床试验。先后把血复生口服液用于10个患者治疗,结果显效率达90%。山西省中医院院长约见秦晓天,赞扬说:“小伙子,你研制出的药效很好,是我省中医界一项重大的科研成果。”并把一厚摞临床试验报告递给秦晓天。

1986年,秦晓天又找到血液病患者集中的山西省肿瘤医院,以每支7元的价格,签订下临床推广血复生口服液的协议。

第一个月,临床推广应用了40多支,价值300元;

第二个月,临床推广应用了400多支,价值3000多元;

第三个月,临床推广了1600支,价值12000元;

第四个月,临床推广应用了3000支,价值20000元。

更令人振奋的是,血复生口服液的临床推广应用,为数百名血液病和肿瘤患者带来了健康的福音。

1989年,血复生口服液在省城卫生界名声大振。山西医科大学附属一院、二院,山西省儿童医院,山西矿务局医院主动与秦晓天达成合作协议,推广应用血复生口服液。山西省肿瘤医院书面评价:“血复生口服液是纯中药制剂,对血液病和肿瘤治疗疗效较高,安全性好,使用方便,价格便宜,为发掘祖国中草药宝库做出了贡献。”

同年,山西省卫生厅召开新药新技术展览会,规定每个地市推荐一种新药或新技术,在卫生厅后院展示。秦晓天得到这个消息后,找到负责筹办会议的山西省卫生厅的处长。处长听完介绍,尤其是看到省城各大医院与之签订的合作协议及对血复生口服液的评价,当场拍板,血复生口服液代表运城地区的项目参会,并帮助他布置展台、展板、整理技术资料,光宣传资料就为他免费印制了10000份。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血复生口服液成了会议的最大亮点,山西省权威医院专家学者在他的展台前驻足,仔细地阅读血复生口服液的宣传资料,一致认为这是中医药界的一项重大科研成果。

1990年,山西省卫生厅推荐,血复生口服液参加国家卫生部在广州首届新药展览会。许多黄头发蓝眼睛和外国专家学者,围在展台前,认真看完产品文字介绍后,不由伸出大拇指,连声夸赞:“中国,厉害!”

随着求医者的不断增多,范柴村的三间旧房屋已经无法适应需要。1994年,秦晓天多方筹措80多万元,在离村不远的公路干线旁兴建起建筑面积1200平方米的“山西亚东细胞增值工程研究所有限公司”,并购置下价值200多万元的全套试验、生产设备。

天高任鸟飞。亚东细胞增值工程研究所的问世,为秦晓天研制事业提供了更加便利的条件,他聘请了30多位医学教授专家,进行科研攻关。

1995年月2月,血复生口服液获山西省卫生厅颁发的中药保健新药证书。

19966月,秦晓天被山西省药学会吸收为会员。

199610月,秦晓天研制出的“细脆增值调理剂”在第七届关公文化节暨经贸洽谈会科技产品名优产品展销评比中,被运城地区行署科学技术委员会授予金奖。

“血复生”保健新药的研究开发,荣获运城地区科学技术进步一等奖。

19986月,由国家科技部申报到由40多个国家在埃及开罗举办的国际展评会,抗癌新药“消瘤神”荣获金字塔奖。这是绛县有史以来第一次在国际上获奖,消息传回家乡,古绛大地一片雀跃,都为有秦晓天这样的人才而自豪。

本土企业,山西金甲药业有限公司与其签订了合作生产血复生口服液的协议,该公司投资上百万元,安装了一条现代化的生产线,使血复生口服液进入大批量生产的轨道,使其宛若插上翅膀的生命天使,身披霓虹,一路高歌,飞向更加广阔的医疗市场。

秦晓天的事迹在各大媒体上频频亮相,被《世界优秀名家人才名典》收录其中。称其“开创了细胞形态生理学、疾病细胞形态学、治疗形态学等学科,是我国中药西化的发起人之一。”

秦晓天几乎在一夜之间,登上我国中西医结合领域里的“珠穆朗玛峰”!

2000年,秦晓天与山西省医学学术带头人裴义教授领衔的科研组,就化疗、放疗引起的白细胞损伤修复,进行历时3年的技术合作攻关,获得成功。

期间,山西省委原书记胡富国、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李佩文、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张乃武等领导及科学家,专程到亚东细胞增值工程研究所进行指导和鼓励。

200110月,秦晓天等人的科研成果“治疗血液病的药物”获国家发明专利。专利号:ZL 97 1 21837.4

同时,“对癌变有抑制治疗作用的口服液及制备方法”获国家发明专利。专利号:ZL 97 1 21836.6

2004年,秦晓天研制出干细胞增值剂,通过中国中医研究所李连达院士的验证。

突然有一天,一位外籍客商找到秦晓天,请求以3000万元的价格买断抗癌新药“消瘤神”全部技术资料和生产权。面对这批巨款,秦晓天不卑不亢地答:“谢谢你的好意,我是中国人,我的“消瘤神”是用中国的中草药精华提炼出来的,就理应优先让中国的癌症患者享用,你就是把全世界的钱堆到我面前,我也不会把中国老祖宗传下来的东西买给你。”

外国人耸耸肩,他实在无法理解这位中国年轻医学专家的想法,扔下一句:“你怎么跟钱过不去?”悻悻而去。

秦晓天极目首都森林般地高楼,心里生发出一种自豪和骄傲!

3

1998年,科学界宣布了令世人惊慌的消息:太阳风暴是太阳黑子活动达到高潮时,太阳因能量增加而向太空喷射大量带电粒子。太阳风暴每11年发生一次,它往往以每小时300万千米的速度向地球扑来,与地球磁场发生撞击产生地磁冲击波,从而引起地球发“高烧”,太阳风暴爆发时,将影响通讯、威胁卫星、破坏臭氧层,人类健康将全受到难以估量的影响。

此时的秦晓天,已经是一位手里拥有数百万元资产的医学发明家。保护人类的家园的强烈责任感,使他倾其所有,在大同宾馆,长期租用若干个房间,组建起由国内多位著名学者专家加盟的核幅射实验室。经过半年的刻苦努力,以纯中药和矿物质为原料,研制出专门预防核幅射的“天字一号”制剂。

业界理论认为:动物及人类一次性全身照射超过500的个量,就可导致100%的死亡。而秦晓天科研团队研制“天字一号”,经过动物试验得出:动物及人类一次性全身照射超过3000个量,服用“天字一号”制剂,24小时安然无恙,并保持着正常体征,而不给药1小时竟全部死亡!由此证明“天字一号”预防核幅射的特殊功能。

为了试验,秦晓天把大同一家兔场饲养的上千只兔子全部买走,最后连种兔都买光了。

2000年,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核辐射研究所,对“天字一号”进行科学验证,其显著的效果完全属实!

假如未来,人类居住的地球上发生太阳风暴和核战争,“天字一号”将成为人类最直接的保护神。

2004年,多年与医院打交道的秦晓天看到:不少患者被误诊、误治或过度治疗,不但耗尽钱财,还损坏身体。于是,在有关部门的支持帮助下,在运城盐化医院成立起由国内相关学科知名专家组成的攻关组,通过一年的努力,破释了人体血液中的300万的细胞信息,创立细胞基因治疗概念,建立了细胞基因检查体系,发现标注了心脏病大致病原体和36种致癌因子。

在试验过程中,秦晓天一头扎在细胞基因学里,反复设计推理,处于着迷的状态。晚上睡在室内的硬板行军床上。饿了,就叫外买,请附近饭店的员工把饭菜送来,创造出20天不下楼的纪录,体重从110公斤降至70公斤。

秦晓天的努力,开拓了我国医疗界“精准诊断+精准治疗=痊愈”的行业理念。

成功后,秦晓天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噙着泪水写下“知识的自白”诗句:

孤独时

是你带来欣慰

看到梅花在逆境中的娇美

它在流泪

发泄出满身的委屈

微笑中

告诉你怎样拥有智慧

冲破心中的黑暗

用太阳般的心

照耀别人

照耀世界

科学道路无止境。2005年,秦晓天在太原市高新开发区创办“晓天生物细胞信息软件公司”,从国家航天部、武汉、上海等相关单位聘请高端科研专家。经过长达7年的攻关,成功研制出我国首台“细胞信息识别诊断治疗一体机”,并通过国家有关部门检验,颁发了合格证书。为此,秦晓天投入了300多万元。

同年,在有关人士帮助下,秦晓天和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研究所进行“消瘤神”基础机理研究,获得成功。

秦晓天为了把事业做的更强更大,把创业的触角伸向首都,组建起“北京晓天花雨时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经半年多潜心努力,运用细胞信息原理,发明出肿瘤新型治疗方法。这种方法,超过了现代的化疗、放疗手段,引起美国科学家的关注,并将病理切片带回了美国加州大学癌症中心,进行了精准的细胞病理研究。结果显示,癌细胞得到逆转,使恶性细胞变成了良性细胞,尤其对肝癌s180的作用更是明显,肿瘤痊愈率80%以上,逆转率100%

2007年,秦晓天又成立起第二个科研机构——“北京天雨义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与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合作,从事治疗血液病机制的研究;半年后获得成功,与相关专家联手在国家级医药杂志相继发表了数篇论文,引起我国医学界的关注。

与此同时,秦晓天科研团队研发的PD-1/PD-L1激活因子“六清口服液”漂洋过海,在美国癌症中心进行试验。结果表明:该产品“能够显著提高人泌尿上皮细胞中PD-L1的表达水平。这一发现,为肿瘤免疫治疗提供一种新思路。同时,对于重新认识传统中药复方在肿瘤治疗领域中的潜在价值,也具有里程碑式的重要意义。”

端粒是真核生物线性染色体末端重要的DNA-蛋白质复合结构,在DNA复制和细胞生命周期中起重要作用;而端粒酶是一种特殊的反转录酶,是一种能延长端粒末端并保持端粒长度的核糖蛋白酶,避免染色体丢失端粒DNA以使端粒延长,从而延长细胞寿命;因此,端粒酶是调控细胞及至人体寿命的生物钟。端粒-端粒酶的发现,获得2009年诺贝尔生理学医学奖。

致力于端粒酶研究的美国加州大学实验室洛杉矶分校癌症研究中心饶建宇教授,对秦晓天研发出的端粒酶激活因子“天升元口服液”进行充分研究分析,得出:“天升元口服液可在基因表达水平上影响细胞端粒酶活性,对造血干细胞和外周血单核细胞端粒活性具有升高作用,同时对白血病癌症患者细胞的端粒活性具有抑制作用。”这一研究从分子和基因水平阐明了天升元的深层作用机制,为其在血液病治疗以及抗衰老方面的研究与应用提供了理论依据和指导。

由此,天升元口服液是中药在美国科学家的验证下第一个在生物DNA上被承认有靶点的中药制剂。

饶建宇教授将研究过程及结果撰写成论文,在美国权威医学刊物上发表,引起了美国医学界的广泛关注,对我国中药走向世界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事业的成功使秦晓天心胸更加开阔。2010年,他进军防治农药残留、抗生素残留的研究,运用细胞信息学原理,对动物细胞、植物细胞生长机理进行研究和破译,相继研制出用于消除农药残留的专用气雾剂——“农残消一号”,用于动物抗生素残留的“消抗一号”。经北京、和绛县有关单位试验,证实“农残消一号”、“消抗一号”的独特效果。

目前,此成果已经引起国家有关部门的高度重视。有专家预测:秦晓天研究方向和成果,将对我国生态建设和现代农业建设发挥不可替代的巨大作用!

4

凭着秦晓天的卓越的科研成果和多种治癌产品的热销,秦晓天完全可以头顶发明家、企业家的桂冠,在世人仰慕和优裕条件下享受人生。

但,树高千丈终有根。秦晓天忘不了家乡的山山水水,忘不了家乡的父老乡亲。2014年,他扑回家乡,与朋友合作,在南樊镇沸泉村原3532兵工厂,投资1300多万,购买下占地30亩的旧厂房,把旧厂房修葺一新,添置了百余台(件)生产、化验设备,兴建起“山西德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青少年青春痘专用的膏霜系列产品。2017年投产,产品通过网络销售各地。

鉴于秦晓天创造出的业绩,早在上世纪80年代,县政协将其吸收为委员、县工商联常委;运城市委将其列为知识分子拔尖人才;2004年,荣获运城市劳动模范。

人生的价值在于奉献。年过知天命的秦晓天还与当年一样,气冲霄汉,甘愿抛洒全部的聪明才智,让生命在为人类奉献中放射出熠熠光华!

责任编辑/彭中玉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