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8月号 >> 阅读文章

拉林铁路上的一只“鲶鱼”---【李康平】

2018-10-16 09:51:3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82

——  中国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纪事

 

在中国铁路建设领域,原属铁道部系统的中国铁路工程总公司和中国铁路建筑总公司,后来分别改制为两个上市公司:中国中铁和中国铁建,这是两个曾经习惯被称为路内的传统铁路施工企业,平分中国铁路建设市场。

进入新世纪中国铁路快速发展时期,铁路建设市场对路外开放,开始引入中国建筑工程总公司、中国交通工程总公司、中国水利水电建设集团等一些习惯被称为路外的施工企业加入到铁路建设中来。这些“路外”企业以其大型工程建造方面的先进技术和价格优势,激发了铁路建设市场的活力,一举打破了传统“路内”企业中铁工和中铁建在铁路工程上“哥俩好”的一统天下,一时被称为铁路建设市场上的“鲶鱼效应”。

“鲶鱼效应”是企业管理中激发企业或员工活力的一种有效措施。据说有次在长途船运沙丁鱼到岸后,一位船长发现许多船舱里的沙丁鱼都在中途窒息死亡了。沙丁鱼因为富有惊人的营养价值,是北欧人餐桌上的最爱,人们尤其喜欢活鱼,死了的沙丁鱼就卖不出好价钱了。但是船长又发现有一个船舱里的沙丁鱼却活蹦乱跳,原来这个船舱里有一条鲶鱼。鲶鱼是一种生性好动、以鱼为食的鱼。鲶鱼在运输途中四处游动,沙丁鱼见了十分紧张,左冲右突,四处躲避,加速游动。这样沙丁鱼就不会因为缺氧而死了。这便是“鲶鱼效应”的由来。

中国铁路总公司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在拉林铁路403.144公里线下工程的12个标段公开招标时,就运用了“鲶鱼效应”原理,12个中标施工企业,有11个中标施工企业都是中铁工和中铁建属下传统意义上的“路内”企业,只有中标第7标段的中国葛洲坝集团属于传统意义上的“路外”企业,因此,中国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自然就有了拉林铁路上的“鲶鱼”称谓。

2017年,在拉林铁路全线开工建设的第三个年头,我们来到中国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却没想到曾经搅活拉林铁路招投标这潭活水的“鲶鱼”竟然也有自己一肚子的苦水——

叹英雄竟无用武之地

来到中国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我们见到的是一群年轻的80”老“水电人”。

指挥长代长礼是年轻的80”,但在水利水电工程项目上已经是身经百战,参加过南水北调、新疆下阪地水利枢纽、江西峡江水利枢纽等国家和省区重点工程建设,担任过技术主管、项目经理。

党工委书记兼副指挥长江金华、安质部长邹云、物资部长钟发明、工程部长龚承强、综合部长高尚……都是在三峡水电站、湖北高坝洲水电站、云南向家坝水电站等大型水利水电工程项目上干过的。他们虽然年轻,可是哪一个不是水利水电工程上的行家里手、技术骨干!但是干铁路工程,他们也都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而且第一个铁路工程就是雪域高原的新天路工程——拉林铁路。面对高原高寒缺氧、生态脆弱的严酷自然环境和高原隆升地带极为复杂多变、灾害频发的恶劣地质条件,以及铁路工程点多线长、工程结构复杂多样的特殊性,中国葛洲坝集团这群年轻的老“水电人”一时竟然也陷入“英雄无用武之地”的困境中。

代长礼指挥长告诉我们,中国葛洲坝集团是中国最具竞争力的上市公司之一,在《财富》杂志“中国企业500”排行榜中名列第69位;在美国《工程新闻记录》(ENR)发布的2016年度全球250家国际承包商”和“250家全球承包商”排行榜中名列第45位和31位。集团股份公司被评为“最受投资者尊敬的上市公司”,中国工程领域名副其实的“大哥大”。正是因为葛洲坝集团公司有着可靠资质、良好信誉、雄厚实力以及惊人业绩,才在拉林铁路线下工程30多个投标单位中一举胜出,夺得第7标段,这才有了拉林铁路上的这只“鲶鱼”。

代长礼来到拉林铁路担任指挥长之后,对“鲶鱼效应”又有了更深层次的理解。他说,所谓“鲶鱼效应”,其实仅仅在招标阶段,引入路外施工企业参加铁路工程投标,有利于打破原有“路内”企业的工程“垄断”,搅活一潭“死水”。但招标结束之后,所有的鱼儿都各得其所,包括“鲶鱼”也就同样面临着与其他鱼儿一样的自身生存悠关的现实问题。这时,“鲶鱼”的劣势就显现出来了。如果不清醒地看到这一点,盲目乐观,自我感觉良好,则会陷入难以自拔的困境。他刚到任的时候,指挥部就正陷于这样的困境之中。

代长礼到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就任指挥长一职,正是2016年的春节大年初一。此时,拉林铁路全线开工已经七个月零八天,而葛洲坝集团所中标段26.7公里线路无论隧道、桥梁,还是路基、涵洞,所有工点的工期都进展缓慢。安拉隧道出口掌子面遇到流沙,每月掘进只有10米左右,堪比蜗牛爬行,工期已经滞后八个月。全标段工期总体滞后六个月之久,也就是说葛洲坝集团七天完成的工作量,才相当于中铁工或中铁建标段一天的工作量。本来总指计划利用2015年冬季雅江枯水期抢建桥梁水中墩,可是眼见2016年雅江春汛将至,葛洲坝集团标段内六座跨雅江大桥的189个桥梁水中墩桩基工程,只完成52个,不到三分之一。

如此施工质量、进度,建设单位和监理单位对葛洲坝集团都不满意。这群水电人更是窝着一肚子气、憋着一股子劲,可就是有气没处撒、有劲没处使,真感到英雄竟然也有无用武之地。

安质部长邹云说,水利水电工程项目都集中在一个点,工程范围一般都不超过半平方公里,站在工程的最高处,所有的工点尽收眼下,一览无余,好管理,好指挥。而铁路工程点多线长,环节较多,管理起来容易脱节。天天往工点跑,最多一天要跑200多公里,一年能跑烂好几双鞋。

工程部长龚承强说,干水电工程就只有平面图、纵面图、横面图,三张图纸从头干到尾。干铁路工程可大不一样,设计图、通图、工点图、专业图,每座隧道、桥涵、路基都各有各的图,每个工点四大本工点图、14本附图、四电专业图,每本图纸都数十张。照图施工,哪一张图纸都得仔细研究、吃透了才行。

第一隧道架子队长丁斌说,水电工程体量大,任务单一,第一年大坝开挖时,全年都干开挖这一样活。第二年大坝衬砌时,全年都在干衬砌。第三年该安装设备了,又全力以赴干安装。铁路工程就不一样了,隧道前面还在开挖,后面紧接着就开始初支,初支一段接着再二衬,多道工序接续而上,同时进行。开始我们很不适应,常常是顾头不顾尾,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施工起来很被动。

安拉隧道质检员吴峥大学刚毕业,就签约入职到葛洲坝集团基础公司。听说公司将派他到拉林铁路,他的第一反应是很兴奋。都说西藏是人生必须要去一次的秘境,没想到他刚参加工作就要到西藏,为此他先做足了功课,在网上搜索到拉林铁路的一端拉萨是阳光城,另一端林芝号称西藏的小江南,多么令人向往的地方啊!可是载他去工地的车没有在拉萨停留,也与林芝相距甚远,而是将他拉到设在拉林铁路中段加查县的指挥部。这里既没有阳光城的浪漫,也没有小江南的惬意,更多却是雪域高原的严酷、荒山野岭的冷漠和狂风漫卷黄沙的无情。到指挥部住下的头一天晚上,吴峥因为头痛失眠了。他以为是从平原到高原这一路舟车劳顿,或许是感冒了,便吃了些常备的感冒药。有经验的同事说他其实是高原反应了,劝他多休息,少走动,适应几天就好。这是从平原到高原来的“水电人”都要经历的第一道高原关的考验。

代长礼想起那天基础公司董事长赵献勇特意将他叫到董事长办公室的谈话。董事长对这位爱将推心置腹地说实话:“长礼啊!这次公司决定派你到拉林铁路担任指挥长,不是一次很风光的提拔,而是要你临危受命,去带领大伙打一个漂亮的翻身仗,在雪域高原上为咱们葛洲坝集团的荣誉而战,在拉林铁路上证明给铁路人看看,咱们水电人既然来了,就决不比谁差!”

董事长的一番话,令代长礼这个80”后的热血青年心里像揣着一盆火,恨不能立刻就到拉林铁路绚丽绽放出来给领导看看:我们中国葛洲坝集团的水电人到哪儿都是好样的!可是代长礼一回家准备行李早日出发,他的妻子却给他迎头浇了一盆冷水。代长礼的妻子和他是大学同学,校园的学习生活让他们萌生了浪漫的爱意,经过十年的恋爱“长跑”,他们终于步入婚姻殿堂。领导关心和照顾他俩,新婚后特意将代长礼从海拔3000多米的新疆下阪地水利枢纽工程项目上调下来,让长年分居的夫妻得以团聚。怎么刚刚团聚一起,却又要分离?妻子有点急了,跟长礼说:“你刚刚从新疆帕米尔高原的水利项目上下来,领导就是要你休整休整,你可倒好,又要上更高的青藏高原去?”

代长礼想幽默一下,逗妻子笑笑,说:“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嘛!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谁知妻子没笑,反而哭了,说:“那个高,不是高原的高!”

“领导派我临危受命,去担任指挥长,不也是在往高处走吗?”

“你这哪里是往高处走?你这是往死处走,你不知道吗?”

“大家不都在高原上干着吗?人家行,我怎么就不行?”

长礼一说到他的同事们,妻子就不言语了。作为一个水电人的妻子,她非常理解长礼和同事们的感情。像长礼他们这些常年在外干工程的水电人,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他们常年和同事在一起的时间,比在家陪妻儿父母的时间多得多!在这个意义上说,和同事比和家人更亲近。她知道,长礼的同事们能上青藏高原,他能不上吗?

长礼与妻子这十多年里无数次类似这样的争执,最终都以长礼的耐心说服加上好言哄劝而“胜出”。于是长礼“乘热打铁”,说走就走,春节也不在家过了,在妻子出现“反复”之前,这才赶在2016年大年初一这天,赶到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上任。

这年春节,葛洲坝集团的这群“水电人”多数都没有回家过年。他们为眼前所面临的困境而焦虑。已经落在人后,哪敢片刻放松?他们期盼着新上任的指挥长能够带领大家走出低谷,去奋起直追,去赶超跨越。

多好的同事,了不起的水电人!大年初一,同事们在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职工食堂晚餐的酒桌上欢迎新来的指挥长,代长礼破例喝了酒,也要大家都端起酒杯,跟大家祝酒说:“我今天在新春佳节的第一天到任,我们指挥部兵马将帅也都到齐了,这是不是也预示着我们在新的一年里将有一个新开端?”

“是!”大伙齐声响应着。

“好!我们今天能在青藏高原相聚,就是一种缘份。能上高原来的,就个个都是好样的!”

“好!”指挥长的话给力、来劲,大家一片叫好。

“既然我们来了,那就不仅仅是葛洲坝水电人,我们现在也是拉林铁路人!来吧,为了在雪域高原再创新辉煌,为了在拉林铁路再创新业绩,干杯!”

干杯!好一股敢于拼搏的坚强意志,好一派永不服输的英雄气概。从此,他们不再叹英雄竟无用之地,而是高喊——

是英雄自有用武之时

孟子云:知耻而后勇。说的是春秋时期的一段典故:吴越交兵,越国兵败。越王勾践入吴宫,做了吴王夫差的奴隶。获释回国后,勾践知耻有勇,卧薪尝胆,十年生聚,十年教训,终于国家富足,军队精壮,一举灭掉吴国,成为春秋霸主。

因此,现在的落后反而是一种激励、一种锻炼、一种机遇。眼下,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就处于这样一种知耻而后勇的境地。他们在困境面前毫不气馁、决不后退,始终保持奋发进取、迎难而上的精神状态。不懂的,就问;不会的,就学;没经过的,就勇于去试、去闯、去拼搏。

青藏高原冬季严寒,拉林铁路所有露天作业几乎都停了下来。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在开工后的第一个冬季却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代长礼指挥长春节过后就带着指挥部工程技术人员一起到沿线工地查看施工情况,现场分析工程滞后的原因,尽快熟悉情况,进入角色。

葛洲坝集团所中标段“左邻右舍”的承建单位都是赫赫有名的“老铁”。拉萨方向一端是中国铁建12局集团公司,承建的是拉林铁路重点控制性工程13公里多长且存在强岩爆地质灾害的巴玉隧道;林芝方向一端是中国中铁第2局集团公司,他们承建的拉林铁路第8标段,有多处冰碛层、软弱围岩大变形等难点工程。春节一过,代长礼就带着指挥部工程技术人员登门拜访,现场观摩,虚心求教,用心学艺。

中铁12局指挥部指挥长白国峰、总工程师乔志斌,中铁2局总工程师王勇,热情耐心地一一回答代长礼一行的问题,针对他们施工中遇到的难题,提出好的建议,帮助他们完善施工方案。代长礼指挥长还多次请来中铁12局白国峰指挥长到他们承建的控制性工程安拉隧道进行技术指导,帮助克服施工难题。每提起兄弟单位的帮助,代长礼深有感触地说:“如果说在拉林铁路招投标阶段我们路外企业还是一只‘鲶鱼’的话,那么从施工开始,我们就完全是‘小学生’了,一点也离不开兄弟单位师长、学长的支持帮助。我们才能在雪域高原拉林铁路同奋斗、共成长!”

拉林铁路全线跨越雅江的桥梁有16座,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承建的标段内就是6座,水中墩桩基施工工期已经滞后。为了赶在2016年汛期前完成桥梁水中墩的桩基工程,那段时间代长礼天天盯在各个桥梁工地现场。经过接连几天的查看分析,他终于发现桩基施工进度慢的原因。他找来桥梁作业队长询问:“为什么桩基施工要采用冲击钻开挖?”

“施组一开始就是这样定的,以前也都是这么干的。”

“冲击钻多长时间完成一个桩基?”

“这要看桩基地质情况,一般30天左右,最长需要45天时间完成一个桩基。

“什么?要45天?这样到汛期前怎么能完成全部水中墩桩基施工?

“那有什么办法?河床下面尽是巨大鹅卵石,冲击钻有劲使不上啊!”

代长礼从作业队长这里证实了自己分析桩基施工进度慢的原因,他决定根据地质情况,对施工组织作出调整,倒排工期。同时加大设备投入,配备一台入岩能力强、施工效率为国内同类设备最高的超大超深桩基础施工神器SR460大型旋挖机,两台SR360旋挖机,现在三天就能完成一个桩基施工,大大加快了施工进度,提高了施工效率。终于在代长礼到拉林铁路的当年、汛期到来之前全部完成6跨雅江大桥全部189个水中墩桩基施工,将滞后三个月的工期抢回来。

在跨雅江大桥打钢板桩围堰时,植桩机打着打着就怎么也打不下去了。根据桩基施工经验来看,代长礼分析植桩机下面还是遇到了坚硬的鹅卵石。是不是这个原因,他没有主观判断,又带着这个问题去中铁2局施工的朗镇2号大桥现场观摩,看到他们也曾遇到同样的情况,现在已经改为围护桩结合旋喷桩止水,效果很好。于是代长礼现场求教,中铁2局总工程师王勇给他们讲解开挖工艺,介绍开挖参数,提供方案供代长礼参考。

现场取经回来,代长礼根据自己标段地质情况重新设计,请总指工程部和设计院的同志来评审论证。基坑重新开挖后,代长礼又调来SR360旋挖机,大大加快进度,提高工效。至20176月,标段内500个围护桩和500个旋喷桩以及桥墩基坑开挖、支护、承台浇注等工序全部提前完成。

高原因为缺氧,大家睡眠不好是最普遍也是比较轻微的高原反应。指挥部综合部长高尚是20158月从三峡工程项目调来拉林铁路的。刚到高原的那些天,晚上因高原反应睡不着觉,就躺在床上数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他就这么一遍遍地一直数下去,还是睡不着。

这天晚上又是失眠睡不着,他就跟内地的朋友打电话。朋友告诉他一个催眠的方法:“睡不着觉就拿本书看,尤其是挑本枯躁无味的长篇小说,看着看着就睡着了。不信你试试,准灵!”

于是,高尚索性每天晚上都在办公室里看施工图纸。本以为施工图纸没故事、没情节,应该是最枯躁无味的了。可谁知看着看着竟然兴趣大增,钻研起来,一看就到半夜一、两点钟,根本就放不下,睡意顿时没了踪影。

后来,再有人跟他说晚上睡不着觉时,高尚就告诉人家这个方法:“反正躺着也睡不着,与其在床上数羊,还不如起来看看施工图纸,学学铁路施工技术规范。什么时候困了什么时候睡,准能睡得着、睡得香。”

对方说:“我就是这样,许多人都是这样做的呀!”

高尚这才发现,这其实并不是他个人的“发明专利”,指挥部里大家几乎都养成了习惯。白天大家要上工地,实打实地干。晚上休息了,反正也睡不着,就看铁路施工图纸、学习技术规范,提高自身铁路施工的技术能力。于是,高尚利用晚上休息时间,把大家组织起来一起学习、交流。干铁路、学铁路、通铁路,已然成为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的一种风尚。

物资部长钟发明第一次听到藏语歌曲时,就对那种似乎来自遥远秘境的天籁之音迷倒了,也由此对西藏产生了非常强烈的向往。讲述10个普通藏族人和一个孕妇一起从家乡普拉村出发,前往2500公里以外的神山冈仁波齐朝圣的电影《冈仁波齐》放映之后,钟发明连着看了三遍,为藏族人一路叩长头朝拜的那种对信仰的虔诚而感慨。2016年初,公司派他来拉林铁路项目,他没有一丝的犹豫,反倒感到自己十分幸运。飞往拉萨贡嘎机场的飞机降落后,派来接他们一行的汽车没有拉他们去神圣的布达拉宫,而是一路向东长驱270公里,直接拉到设在被称为“峡谷的峡谷”的雅鲁藏布江桑加峡谷谷口的工程指挥部。一路上雪山尚未消融,山石嶙峋突兀,高原的神秘还没有发觉,荒山的苍凉却已尽收眼底。

还没待他去仔细探寻西藏秘境,工作难题就给了他深切的感受。他感到在施工物资材料保障供应上,铁路工程与水电工程有很大的不同。水电工程物资材料只要依法合规,指挥部可以面向市场自主采购,集中存储管理发放;铁路工程物资材料有的必须集采集供,有的必须经过铁路有关部门认证,在认证名录内采购。分散存储在沿线各工点,管理发放都不方便,还有设备型号、材料规格等等也都不尽相同。担任指挥部物资部长的钟发明一时对物资设备材料的保障供应工作感到无从下手。

于是,钟发明带着物资部的同事重新学习,从头了解铁路工程物资材料采供品名、流程。不懂的就向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物资部请教,到相邻兄弟单位的材料库去看、去问。终于很快就全部了解了铁路工程物资材料哪些是集采集供?哪些是自采自供?哪些材料需要认证?哪些材料在不在采购名录?对施工材料分散到各工点如何存储、管理、发放,钟发明也都制定了方案和规章制度。很快,葛洲坝集团承建拉林铁路第7标段的物资材料供应工作就步入正轨,给工程施工提供了有力保障。

隧道架子队队长丁斌此前在四川省民治水电站项目做安全副经理。20163月来到拉林铁路,指挥部任命他担任架子队长,当时他就懵了。以前他在水电项目上一直都是做副手,别人带着他干,现在让他独挡一面,带着别人干,而且干的是从来没干过的铁路项目,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干,怎么能带好架子队200多人去干?于是,他找到指挥长想推掉新任职,说:“代总,不行呀!我只当过副职,没干过架子队长。”

代长礼听了笑笑说:“哦?那我们都有这个共同点。我来拉林铁路之前也只当过副职,没当过指挥长呢!”

“我一直在水电项目,从没干过铁路隧道啊。”

“这点我们也一样,我也是第一次干铁路工程。”

“您还是另派人担任队长吧,我怕干不好。”

“哦,那好吧。我也让公司另外派人来当指挥长,我们一起打报告,逃离高原下山去?”

听到指挥长说“逃离高原”,怎么听着那么刺耳、扎心!丁斌这才感到指挥长一直说的是反话。指挥长不是在顺着他,而是在激励他。意识到这点,丁斌立刻向指挥长表态:“怎么可能逃离高原呢!我的意思是,我还是做个副手,跟着队长干,保证能干好。”

“行,那你说说派哪个干过铁路工程的来当这个架子队长?”

丁斌无话可说了。是啊,指挥部的同志大都是第一次上高原,第一次干铁路工程。指挥部让丁斌来担任架子队长,是精挑细选了的,这是对他的信任,是给他压担子,他怎么能甩这个重担呢?

代长礼见丁斌不再说话,便又说:“行了,实话直说吧!安拉隧道施工因为安全步距超标,在总指安全质量检查中,隧道架子队得了一张黄牌,扣除当月全部绩效奖。现在架子队有点低潮。所以指挥部才派你临危受命。你说,这个队长你是当,还是不当?”

“临危受命”,这又是丁斌和指挥长的一个共同点呵!丁斌有些激动,说:“既然这样,那就没说的了,我干!”

丁斌就这样挑起了隧道架子队长的重担。以前没干过铁路工程项目,他就狂补、恶补铁路隧道施工规范。听说架子队的劳务工有干过铁路隧道施工的,于是他放下队长身架,遇到施工中不懂的,虚心向劳务工请教,很快就掌握了隧道施工全部工序流程,带领大家顺利推进隧道掘进。

全长6770米的安拉隧道存在软弱围岩大变形的严重地质灾害,隧道洞体内岩石强度低、岩体破碎、赋存环境差,其力学特征与一般围岩相比,变形量大、变形速度快、变形时间长、地应压力大,打一点,塌一片,掘进十分困难。往往这边刚刚掘进,那边立刻出现变形,很难成洞,是拉林铁路控制性工程之一。

为了攻克软弱围岩大变形的地质灾害,在隧道施工的日日夜夜,指挥长代长礼、工程部长龚承强几乎天天都盯在隧道洞内指导施工作业,还请来中铁12局指挥长白国峰到现场指导。龚承强对软弱围岩大变形隧道施工没有经验,他就大量阅读工程力学、地质学、铁路隧道施工要领等专业技术书籍,向总指和设计院的工程专家技术人员请教,一起现场会诊,研究施工改进方案,采取改管棚支护开挖为加长导管注浆,先固化岩体,再往前掘进,快注浆、快掘进、快支护,终于有效地控制了隧道开挖变形、渗水、塌方。原来每月掘进进度仅有十七、八米,采取改进措施之后,提高到每月45米左右。有了产值,增加了效益,工人也增加了收入,工作热情更加高涨。

20186月,眼看汛期又要到了,副指挥长杜华斌的心情用“热锅上的蚂蚁”形容,一点也不为过。他的心里始终有着一笔账,如果六座跨雅江大桥的水中墩不在汛期来临之前全部封顶,便会影响后续施工以及连续梁的架设,他们标段的六座雅江大桥施工受阻,必然会影响到整个拉林线路的工期进度,拖了全线的后腿。一想到这些,他恨不得自己亲自到桥墩上去绑扎钢筋、浇筑砼体。

高原夏日的阳光紫外线强烈,杜华斌每天太阳没露脸就去了工地,太阳早已落山,他还没有回到宿舍。为了保证水中墩施工进度,他在冷达3号桥左岸的工棚里支了一张床,太晚了干脆就不回指挥部宿舍了,好些日子从早到晚上都盯在工地指挥施工作业。强烈日照使他白晰的脸庞晒黑了,强壮的身躯削瘦了,现场工人天天和杜华斌一起作业,都和他熟悉了,跟他开玩笑:“杜指挥长,您犯了什么错儿?放着副指挥享清闲不干,降级成现场施工员,天天跟我们一起盯在工地。”

杜华斌听了一乐:“谁说指挥长就是享清闲了?我的岗位就是跟你们大家在一起,和桥梁共命运、和水中墩共成长!”在杜华斌的现场指挥下,水中墩的施工进度渐渐的赶了上来,终于全部赶在汛期之前出了水面,获得了业主的肯定。

代峡已经快到退休年龄了,他本来不在领导考虑上高原的人员之列。他听说之后,主动找到领导坚持要上高原参加拉林铁路建设。他说:“就是因为快退休了,工作机会不多了,我才更要抓紧时间拼命多干一点,干好一点,为公司,为国家贡献自己最大的力量。”

就这样,代峡跟着大家一起上到高原,担任了集团指挥部安全总监一职。本以为给了他一个比较轻松的职务,不用直接负责施工。可代峡不这么想!他说:“拉林铁路是新天路工程,千年大计,安全质量第一!”于是,他几乎天天往工地跑,这里查安全,那里抓质量,一天也没闲着。从今年5月份开始,代峡天天喊的关键词就是“防洪度汛”。这是因为2016年就有单位因雅江汛期来势凶猛而吃了亏,受了损。他要记取这个教训。

在代峡的督促下,葛洲坝集团负责施工的标段内防洪度汛工作起步早、抓得实。指挥部成立了防汛领导小组,建立防汛值班室和防汛网络,加强值班巡查。代峡每天都亲自查看汛情记录,做到心中有数。还负责落实防汛物资,多次组织防汛应急演练。有时候领导因为出差,不能参加晚上的防汛值班工作,他便主动代替承担防汛值班的工作任务。同志们看他事事都冲在前的劲头,说他:“代总监一点儿都不像快要退休的老同志,倒像是天天追求进步的小年轻呢!”

代峡听了反而挺高兴,说:“我就喜欢你们叫我小年轻!”

邹云是指挥部的安质部长,专门负责工程安全质量。以前他在三峡大坝、高坝洲、向家坝、瀑布洲等大中型水电站工程上干大坝混凝土浇注时,一次都是上万立方,甚至数十万立方,全都是向下浇注,干起来机械轰鸣、车来车往,那可真是排山倒海、万马奔腾的大阵势。现在干铁路工程,全天浇注混凝土也不过三、四百立方,而且隧道内还是180度全方位浇注,相比较水电大坝混凝土浇注,隧道施工可真是精雕细刻的活儿。而高原光照强烈,昼夜温差大,桥墩混凝土露天作业养护要求非常高,有时还必须给桥墩专门做加湿保温棚封闭养护。

对于高原环境铁路工程在安全质量方面完全不同于水电大坝的新标准、新要求,邹云开始很不适应,他就从头学起,一项一项地抠铁路工程的标准规范,按照“一点都不能差,差一点都不行”的严格尺度去检查衡量各工点施工,确保工程质量达到总指提出的“精品工程”的要求。

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为了加强指挥部的领导力,代长礼向葛洲坝集团基础公司领导请求,调来工程技术专家王维维担任分管施工生产的副指挥长,精心组织施工生产,努力提高工效。谭登国担任分管工程技术的总工程师,带领工程技术人员科研攻关,解决一个个施工难题。党工委书记江金华负责职工思想政治工作,适时组织开展各项思想教育活动,以“积极、向上、健康、阳光”的精神风貌、“举一反三、持续改进”的纠错原则、“公平、诚信、共赢”的合作理念,“以盈利为荣、以亏损为耻”的荣辱观,以及“改善人民生活,促进社会发展”的社会责任观等企业理念为核心内容的“葛洲坝文化”来教育、引导、激励职工奋斗在拉林铁路、奉献在青藏高原。同时江金华还兼任分管后勤生活保障的副指挥长,想方设法办好职工食堂、改善职工住宿、洗浴、保健、文体等生活条件,努力给职工营造“高原如家”的环境氛围,使大家能够在高原安下心来,乐于奉献。

种种得力举措,天天追赶进步,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终于得到了中国铁路总公司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的认可和赞许。然而,代长礼和他带领的水电人并没有丝毫松懈。他们豪迈地说:胜负尚未定局,追赶不论先后,待到拉林铁路庆功时——

赞英雄从来不问出处

“鲶鱼”本来就是一只不安分的鱼,专以搅活载鱼的那池水为能事。从这个意义上讲,葛洲坝集团自拉林铁路招投标完成之后,就已经不再是那条不安分的‘鲶鱼’了。指挥长代长礼说:“我们已经完全融入到拉林铁路建设者的队伍之中,没有掉队、不拉后腿,葛洲坝和铁路人在拉林铁路同进步,在雪域高原共胜利!”

document.clear (); 一流信息监控拦截系统

膨胀作用下产生的“水楔”效应十分有利于破碎岩体岩石。同时,水在爆破瞬间雾化,可以起到降尘作用,大大降低粉尘对隧道施工环境的污染,有利于隧道作业人员的健康。20172季度在拉林铁路全线安全质量检查时,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将安拉隧道水压光面爆破评为全线样板工程。

——管理上台阶。葛洲坝集团将水电施工内业管理的经验运用到铁路施工中来,加强施工内业管理,施工方案、技术交底、图纸会审记录、隐蔽工程验收记录、水压试验记录、设备运行及调试记录、还有技术联系单、设计变更等施工文件完整、管理制度健全。20162季度、20173季度被评为拉林铁路内业管理标准单位。

——考核获先进。代长礼带领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全体职工虚心学习、奋力赶超,多次获得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领导的表扬。2016年上半年的激励约束考核和信用评价考核中,葛洲坝集团拉林铁路工程指挥部分别获甲级和优良评价。201711月,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还组织全线施工单位到葛洲坝集团指挥部现场观摩他们的竣工资料管理工作。

——进度站前列。工程进度一度滞后半年多之久的葛洲坝集团指挥部不甘落后,迎头赶了上来,终于在一些项目上站在了拉林铁路的前列。全线1000米以上中长隧道施工中,葛洲坝集团指挥部承建的1707米的派拉隧道率先于20161227日贯通,拿了第一个第一,获得拉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和葛洲坝集团公司的嘉奖。

在采访就要结束的时候,代长礼总在说:“我们是路外企业,在铁路施工方面还是‘小学生’,我们还在向‘老铁’努力学习追赶中!”

其实,代长礼指挥长真是多虑了呢!赞英雄从来不问出处。不管路内路外,能上得高原来,站在雪域中,能战敢拼搏,就是大英雄!

责任编辑/卢旭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8,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