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蝶变---【裔兆宏 龚耕】

2018-11-17 17:41:59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73

蝶变

—— 重庆市黔江区创建国家卫生城市纪事

 裔兆宏 龚耕

盛夏七月。“火炉”重庆。骄阳似火,酷热难耐。

然而,当你走近渝东南的小城黔江时,比起重庆市区不觉清凉了些许。行走在黔城的大街小巷:纵横交错的街道,干净整洁,绿树成荫,鸟语花香,车辆停放井然有序,忙碌的人们,步履匆匆,笑意盈盈,处处充满了生机与活力;走进乡村,山峦叠翠,树影婆娑,景色怡人,村容整洁、村人有礼,邻里和睦……让人可以惬意深呼吸的天然氧吧。

每当夜晚,山城黔江更是流光溢彩。市区的黔江河滨公园,柳浪闻莺,清风拂面。水岸旁,人们三三两两,或漫步于林荫小道;或垂钓于溪流之间。河坝边,大妈们扭腰抖臀,英姿飒爽,不时传来欢歌笑语;林子里,老大爷击棍亮剑,猿臂长展,豪情不减当年……

“蓝天映碧水,清风拂绿地;山水在城中,城在画卷里。”一座整洁、干净、和谐、有序、靓丽的美丽黔江,简直令人流连忘返。难怪著名学者于丹说:“黔江,是一个让人们的灵魂得以安宁的地方。”

然而,几年前的黔江城,却是另外一番模样……

 一石激起千层浪

奇迹偶有发生,唯有坚定信心,方可梦想成真。

2016318日。黔江。一个平常的日子。

黔江区政府大楼一个偌大会议室内,座无虚席,参会的不仅有区级各部门和三十多个乡、镇、街道一把手,同时还邀请了中央驻黔单位和“中字号”的国企负责人。主席台上,端坐着区委、区政府等四大班子领导,他们个个神情凝重。

上午9时正,一个不同寻常的会议正式拉开序幕。

然而,会议开幕时,既没有主持人,也没有领导作报告,而是开头就播放了一段视频。这是创“国卫”办精心准备的短片,片名是:《黔江创“国卫”工作突出问题》。

刚开始,与会者并不上心。然而,随着镜头的转换,人们的两眼越瞪越大,嘴也随之越张越大……短短的十二分钟影像,穿越了黔江半个世纪的漫长岁月。

短片一播放完,会场就传来一个沉重的画外话音:“大家还要不要看二遍?”这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区委书记的声音。

答案是肯定的,重复播放是没有疑义的。一时间,会场上鸦雀无声,一片寂静,连窗外掉片树叶也听得一清二楚。

“一石激起千层浪”。此时此刻,与会者胸涌波澜,心情同区委书记、区长一样的沉重……

第二遍一播放完,会场上的灯光一下子全打开了,只见区委书记从座位上“嗖”的一下站了起来:“可以说,存在的差距出人意料、令人震惊!城市环境卫生状况如此触目惊心,羞愧难当。没想到解放几十年了,我们黔江人民还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共产党的干部愧对黔江人民啊!同志们,黔江创卫需要整改的问题点多面广、纷繁杂乱,整改问题任重道远,刻不容缓……”

最后,他宣布:“创‘国卫’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没有退路!”

说起这部电视短片,黔江区卫计委副主任林开进无限感慨:“想当初我们的定位是山水园林城市,其实各个农贸市场还有老街后巷那些地方,简直可以用不堪入目来形容”“当初我们去老街那边一个几十年未清理的粪便堆积地调查拍照,一道去的几个年轻人都恶心得当场呕吐”。

他回忆到:“在20163月之前,整个工作仍然还是推进得非常艰难,上上下下都非常疲软,效果不佳,觉得黔江基础太差,市级卫生城市都险些没评上,何谈创国卫呢?市民也只当区委、区政府是说说而已,充满了怀疑。

转折发生在20163月,“我们创卫办带领电视台的记者,挨个走访了黔江区所有最脏的地方,那些后街堆积了二三十年不曾被人清理过的垃圾死角,然后将影像制作成短片,层层上传,最终到了黔江区委书记那里,他看了之后就拍案而起:‘你们说,让老百姓每天生活在这种环境里,我们党和政府的人,该不该羞愧?’”

第二天,区委书记、区长召集了全区各单位领导干部,一起观看这个短片。

就是这部短片,终于让人们看清了,在表面光鲜背后,掩盖着“脏、乱、差”严重的问题。

早在20157月,上任不久的黔江区委书记就从各个渠道收集信息,黔江人希望建设环境优美家乡的呼声不绝于耳。其中,一封市民来信深深打动了他:2002年,我与父母搬到了黔江区城南街道。那一年,我看到了满是泥泞的道路。2015年,已经上大学的我回到家乡依然如旧。街道干部换了一次又一次,而道路还是一如既往。看着家乡的路,心里有说不出的滋味。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们才能拥有一条干干净净、整整洁洁的道路!

这次再看看这些“真相”,是那样的惨不忍睹,是那样的令人痛心疾首。

就是这次会议之后,一轮声势浩大的黔江创“国卫”集中攻坚战,随即打响。

“工业强区”“旅游大区”“城市靓区”。这是黔江的三大发展战略。新一届区委、区政府坚定贯彻这一决策,把创“国卫”作为实现“城市靓区”战略的重要途径,更作为利民、惠民的民生实事,全面统筹安排。

同时,积极开展卫生乡镇创建活动,形成了全社会共同参与卫生创建的局面。

实施城乡一体化创卫,开启了建设美丽黔江的新征程。

这里需要说一个人,他叫程举光。

程举光是区卫生计生委党委书记,他多年来养成了一个习惯,就是有事无事爱往办公室跑,且往往上班还没到点,他就早到了。这是201636日的早上,他早早来到了办公室。他照例打开摆在桌上的文件夹,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区政府的一个会议纪要。

纪要称:“两城同创”进入了攻坚阶段,卫生计生委冯本学(主任)、程举光二人须有一人到“两城同创领导小组办公室”负责。

……

没等看完文件,老程的心跳猛地一下加了速。很久很久,他都无法让自已平静下来。整整一个上午,他呆呆地坐在办公室,心里头好比十五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

已是“知天命”之年的程举光,中等身材,微微发胖,头顶开始凋谢,但仍然目光炯炯、坚毅有神。从1989年参加工作以来,他曾任过黔江乡镇和区机关的多个领导职务。从政三十年来,他经历了无数的风风雨雨,可说是一个内心强大且遇事冷静淡定的人。而今天,他为何一反常态坐立不安呢?

说来话长。201510月,区委发出了创建国家卫生区的总动员令,并向全区人民庄严承诺:2016年一定要实现创“国卫”的目标。

可是,到了20163月初,全区创卫工作还处于推进缓慢状态:底细不清,标准不明,问题成堆,无从下手。

按规定,本轮创“国卫”最后申报时限是6月底,从眼下到申报已不到4个月,而创卫申报资料还是空白。如果不按时向国家“爱卫办”申报,本轮创卫就没有机会了。这不仅意味着本轮创卫失败,更意味着区委、区政府向老百姓的庄严承诺无法兑现,将失信于民。

也就是3月初,重庆市“爱卫办”组织市级专家到黔江,调研创“国卫”工作。在反馈意见的会上,专家们给黔江下了这样的结论:“凭现在工作状况和基础条件,要想在本轮周期成功创建国家卫生区,几乎不可能!”

当时,创卫几乎成了干部们怕沾手的“烫山芋”,有的敬而远之,有的借故推托不干,有的怕丢“乌纱帽”唯恐躲之不及……而恰在这时,组织上偏偏点了自己的将……

知难而上,是共产党人的本色。“无论任何时候,只要党组织一声号令,我程举光绝对服从、决不拉稀摆带——这就是一个共产党人的品德。区上虽然也点了老冯的将,但他要主持卫计委的全面工作,委里离不开他……”老程如是对笔者说。

程举光没有借故,也没有推辞。第二天也就是37日,他正式到创“国卫”办上班。

从此,他同其他几个办公室副主任一道,担负起了全面统筹、综合协调、组织指挥黔江创“国卫”的职责。

初来乍到,创“国卫”办公室工作千头百绪,不知从何下手。老程回忆说:“当时,可以说有点搞笑,喊了这么多年“创卫”,连“创卫”有几条几款,标准内容有哪些都没搞清!”条条框框不搞清楚,且不是“狗尾巴刷泔水桶——毛搞。”而这些标准内容纷繁复杂,浩如烟海。老程勾起指头算:总共大项40项,现场有195个打分点,暗访评价164……再忙,这一课必须补。白天没空,老程晚上挑灯夜战,逐字逐句地学,逐条逐款地解读,一切从头开始。

……

区上通知,318日要召开创“国卫”工作会。这是一次很难得的机会,必须紧紧抓住。办公会研究后,几位负责人各带一支人马,有的深入基层搞调研,有的外出考察学习……

而老程用短短七天时间,就基本摸清了许多棘手难题,特别是“脏、乱、差”症结。在黔江城有的地方脏得简直不堪入目,难以用语言形容。有人调侃说,黔城有的旮旯,从打东汉建制以来都未曾打扫过。这话听起有点夸张,但到实地看了却并不夸张。堆积如山的垃圾,莫说上千年至少也有几十年没打扫过。

如果不身临其境,光是靠嘴用语言汇报,不仅根本无人相信,也绝对说服不了人的。怎么办?反复商量后,有人提出找媒体曝光,把那些最脏最见不得阳光的东西展示出来……

林开进和程举光一样,同样是创卫办副主任,也同样来自卫生计生委。在做这样的重大举措之前,他们有些犹豫了。如果把全城那些最肮脏地方暴露出来,这对于专职抓全区卫生工作的负责人来说,情何以堪。就等同自己打自己的耳光,自己把身上的“疮疤”展示给世人,这种自我揭短的愚蠢行为,轻则自取其辱,被人嘲笑,重则挨处分,丢“乌纱帽”。

然而,任务繁重、时间紧迫、压力山大,大有泰山崩于前之感……对于一个真正的党员来说,人民的利益最大,党的事业最重;相比起来,个人利益则是微不足道的。“有错必纠”——是共产党人的勇气;“实事求是”——是共产党人的坦荡胸襟。

在创卫办班子会上,各位成员一致表决:“干!”

他们认为,不这样,不足以引起震动;不这样,不足以引起人们的重视!此时,他们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创“国卫”必须达标!

就是318日的这次会议,扭转了黔江创“国卫”工作的被动局面。这在黔江历史上,可说是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打造亮点惠民生

城区老旧基础设施改造,事关群众利益,是一项民心工程。

多年来,黔江城区基础设施破旧,环境“脏乱差”严重,日常管理不力,一直是让城市管理者感到头疼的问题。对黔江“南海城”的整治就是一个典型。

这儿早先是一个农贸市场,但却取名为“南海城”。叫做城,一点没夸张,也没浪有虚名。随着黔江经济的发展,南海城的规模逐步扩大,吃的穿的用的包罗万象,应有尽有。人们说,别的地方没有的,南海城有;别的地方买不到的,南海城能买到。“南海城”是黔江城区商品繁多、门类齐全、人气最旺、规模最大的一座综合体商贸城。谢克清是南海城资格最老的一名店主,他告诉笔者,黔江地区成立时就有了南海城,他们响应政府号召第一批入城,并参与了“开市”仪式,至今已有三十年的历史了。

南海城入口处,即新华东路中段与长征北路的结合部,是黔江城最繁华的黄金地段,也是交通要道。一度时期,这一路段出现了“肠梗阻”,交通严重阻塞。

新华东路从人民小学入口处到区财政局门口大约三百米,长征北路从天桥下到农业银行门口大约二百米,形成了一个丁字路段。每天晚上八、九点钟开始,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五、六点,这一路上总是人流如潮,摩肩接踵、水泄不通。来自酉阳、彭水、咸丰周边各县的,还有湖北、湖南、贵州等相邻省区的商贩,都云集在这里,经营蔬菜和水果批发。街面上,大卡车、农用车、三轮车、面包车、摩托车数不胜数,随意停放。马达轰鸣声、喇巴尖叫声、人群吵闹声……组成一浪高过一浪的喧啸声,令人心烦意乱……

近邻的还有重庆市重点学校黔江中学,里面学习生活着数以千计的师生。同学们白天学习非常紧张,晚上需要好好休息。由于商贾们叫买叫卖、讨价还价的嘈杂喧闹,严重地影响了师生们的睡眠。南海城社区经常接到学校以及附近居民的投诉。

城市综合治理开始后,城东街道把“南海城”列为重中之重,要求南海社区主要领导张维念立军令状,限期完成整改任务。接到命令后,南海社区居委一班人经过实地调查、反复研究商量后,决定把菜市口的批发市场整治作为突破口。

20163月中旬开始,以后的三个多月时间,可说是南海社区居委会所有人员最累最辛苦的日子。白天,他们参与“两城”同创的大突击大检查,下班吃过晚饭后,南海社区居委会领导都亲自出马,带领工作人员上街站岗执勤。开始时,他们向店铺商贩发送书面整改通知,四处张贴通告。然而,这样的做法效果不佳。

社区工作人员每人手臂上都带着红袖章,上面印有“劝导员”三个大字。但人们对此却视而不见、不屑一顾;把工作人员的耐心劝导当耳边风,充耳不闻、置之不理……照常做他的生意,干他的买卖。尽管工作难度非常之大,但他们还是以极大的耐心做深入细致的劝导。

这些商贩,几十年都是这样过来的,早已习以为常了。要想一朝一夕把多年来形成的陋习一下子改掉,谈何容易。

无奈之下,社区居委会在向上级请示汇报的同时,与城管、交警、交通等部门联合执法,共同管理,综合治理。对一再劝告不听,多次批评教育不改的,采取“围、追、堵、截”的办法,强制处理。

“围”:就是把那些不听劝阻的人团团围住,摆事实讲道理,直到他们心服口服为止;“追”:就是追撵那些“打游击”“捉迷藏”的流动人员,让其遵守市场持序,严格按行规交易;“堵”:就是在街道入口处安排专人守候,对超高、超宽、超长的车辆严加管控。对乱停乱放车辆,按交通管理法规,一律由拖车拉到指定位直停放,并按处罚条例于以扣分罚款;“截”:就是截住那些乱铺摊子的人,让他们入行归市……

西方哲学家黑格尔说过:“一个民族有一些仰望星空的人,他们才有希望。”

综合治理攻坚阶段,社区干部职工白天辛苦一天后,晚饭顾不上歇一歇,还得准时到天桥下面集合。他们三米一岗,一站就站到天明。可说是“五加二”“白加黑”,加班加点连轴转。有的实在是太累、太疲惫,靠着水泥柱或站着就睡着了。领导见着都心痛,实在不忍心叫醒他们。但严峻的局面,容不得有半点疏忽,只得硬着心肠把人叫醒……就是凭借这股子韧劲和敢闯敢干的精神,终于将南海城菜市口的市场秩序彻底理顺了。

菜市口的社会秩序治理,仅仅是拉开南海城“脏乱差”综合治理这场大戏的序幕。

“南海城”,是黔江城“脏乱差”最突出地方之一。一段时间,居委会书记张维念的脑子里一团乱麻,睁眼闭眼都是南海城的乱象:别的街面流的脏水,而南海城街面流的是血、水混合的污水(杀鸡、杀鸭、杀羊、杀狗的店铺有二、三十家);别的街面堆的是烂菜梆子、老黄叶子等杂物,而南海城角落里满到处堆起的都是鸡粪、狗屎……

“一想起这些,脑壳都大了!”历届居委会书记都没有这一届当得艰难,不仅工作量特别大、任务特别艰巨,而且受的气特别多、遭受的委屈也特别大……

但是只要想起:“黔江的‘创卫’,只能成功,不能失败。是没有退路的!”——区委领导那铿锵有力的话语。张维念的信心又足了,干劲又大了。

乱搭乱建。这是南海城最棘手的问题,也是综合治理中最硬、最难啃的一块骨头。

“骨头”中最硬的要数金家了。金家兄弟二人开了三个水果店,其中有一个骑门店就多占地面三十多个平米。而在南海城中,金家的门店又首当其冲。

社区居委会决定,要啃就从最硬的骨头啃起。但是,在开会研究讨论时,大家似乎“谈虎变色”,只要提起他弟兄俩,人们就会不寒而栗,眼前立马会浮现两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时常提着菜刀、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因此,有的主张先易后难,从最容易做工作、最简单的棚户开始。

“不要半夜吃桃子——只到粑和的捡。”这个“拦路虎”不拿下,别的户也很难执行。一位伟人曾说过,矛盾分主要方面和次要方面,如果抓住了主要矛盾,次要矛盾就会迎刃而解了。

张维念决定,自己带头来啃这块最硬的骨头。

他同居委会主任王敦文一道,首先来到曾大姐家。一是,她是金家俩兄弟的母亲,要过关必先过她这道关;二是,她曾担任过居委会主任,是社区的老领导,以前也做过不少群众的思想工作。

哪知道,他们第一天去曾大姐家,就“卡壳”了。曾大姐一不让座,二不倒茶,三不给脸色,而是劈头就来了一句:“今天有事你们找上门来了,评‘低保’时为啥没想到我?”

其实,曾大姐早已猜到了:社区的头头们一定会来找她。

“低保”这事,她错怪了二位居委会头儿。说来话长,她们家由于在南海城经营了三个店铺,每年有一笔可观的收入,比起别的贫困户来说,可说是“天壤之别”。再说了,能不能评上“低保”,也不是社区居委会这个层面说了算数的。

第一次登门就闹了个不愉快,坐了“冷板凳”不说,还被奚落“洗涮”了一顿。越想越觉得窝气,越想心里越是憋的慌……看来,这基层工作真不是人做的,又累又辛苦报酬低不说,还要受气挨骂。但是,三天前街道办动员大会的情景又出现在眼前。当时,在大会上,主要领导给张维念下达了死命令:“如果一周之内拿不下火,各人卷起铺盖走人!”

作为老张内心来讲,走不走没得多大了不起,关健是丢不起这个脸。自己在基层干了这么多年,遇到困难不计其数,难道就过不了这道坎。不,关健时绝不能闪劲!“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哪怕是天塌下来也要顶住。

第二天,老张又登门去拜访曾大姐,但未见着人,原来老主任一早出了门。

一次不行来二次,二次不行再来三次……张维念始终坚定一个信念,抱着必胜的信心。第三天,大约凌晨五点钟,张维念就守在曾大姐家门口了。老主任信佛,这天是去观音岩吃斋敬菩萨的日子,她一定起得早。不一会,老主任开门出来了,当她第一眼看到张维念时,心头不觉一惊,大清早天还没亮……她不免心头有些过意不去。也许是被张维念的真诚所打动,老主任决定不去观音岩了。

当时,他们谈了很久很久,也谈了很多很多。

张维念说:“是上届老主任和老书记的关心培养,才有我张维念的今天……”

曾大姐说:“也要感谢居委会一班人的关怀、照顾……”曾大姐的丈夫得了癌症,居委会领导不仅多次去看望安慰,还送医送药、派人护理……一提起这些往事,老主任就感动得流泪。

以情动人、以理服人。慢慢地说动了老主任的同时,他又同曾大姐一起去做她家人的工作,最后得到金家兄弟的理解和支持。

功夫不负有心人。张维念花了十来天时间,软缠硬磨,终于啃下了南海城类似的一块又一块“硬骨头”。

在曾大姐和原居委老书记崔明根两户的带动下,南海城乱搭乱建的整治很快得到推进,由被动变为主动,不到二周时间,他们就把所有的骑门店占道和街面违章建筑全都清除得干干净净。

据不完全统计,黔江城区在“两城同创”期间,“南海城”“水井湾”等商贸城和农贸市场等地,先后依法取缔骑门摊点8500余人次,拆除违法违章乱建的亭棚1801处,约12万平米。

同时,为了缓解市场压力,也为了帮助一些因拆迁而受到一定损失的客商寻求出路,区上在紧邻主城的周边修建了白家湾农产品批发、石城商品贸易等四个市场,总面积达一万五千多平米,总投资上亿元。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这些创新整治,有效改善了南海城的周边环境,让市容变好变美了,也大大方便了市民生活,由原来的城管“盲点”变成了亮点。原来,在刚整治改造时,有些市民不理解的,埋怨的,现在看到如此美丽的环境则赞不绝口了。

最是一年春好处,百般红紫斗芳菲。

随着黔江区域性中心城市建设的快速发展,车辆流量的迅猛增加,特别是黔江“工业强区、旅游大区、城市靓区”的战略定位要求,渝湘高速黔江“西互通”原有的形象设计和建设功能远不能满足现有的需求,对“西互通”的改造升级势在必行。

“两城同创”为契机,黔江区交委作为行业主管部门及时牵头,开展了项目前期的准备工作。项目业主单位安畅公司主动协调城西街道等相关部门,率先进入开展征地拆迁工作,只用七天时间就正式破土动工,开了黔江用最少时间征地拆迁之先河。

上个世纪八十年代黔江地区成立之初,为了打通黔江交通主要“瓶颈”——梅子关隧道,黔江人勒紧裤带、咬紧牙巴拼命苦干,终于让不可能成为可能,创造了中国筑路史上神话般的人间奇迹。也就是突破了“梅子关”这道天堑之后,人们才总结提出了“宁愿苦干,不愿苦熬”的黔江精神。

如今,人们对“黔江精神”赋予了新的内涵:“不讲客观讲主观,苦干敢干加会干”。西互通升级改造工程,工期短、任务艰巨,困难重重,而且正值高温炎热的夏季……

“有志者事竟成。”安畅公司全体员工发扬新时期“黔江精神”,“吃在工地、住在工地,工作日自觉延迟时间下班、周末和节假日加班成常态”。他们积极响应上级号召,组建了以党员为先锋的“百日会战行动突击队”,不分白天黑夜加班加点拼命干,仅用五个月时间便提前峻工,圆满完成了提档升级的各项任务。收费站进出口由“24”增加为“35”,连接通道由4车道16米拓展为8车道32米。

焕然一新的“西互通”,还是一道带有浓郁土家、苗族风情的风景线。狮子、游鱼、白虎图腾……向各地游客展示了土家族民族文化之美。精雕细刻的门窗、金光闪闪的壁柱,回廊斗拱,气势不凡……

“高端、大气、上档次。”人们这样评价如今黔江的“西大门。”

2016818日的交接仪式上,重庆高速集团东南营运有限公司胡磊副总经理,发出了这样的感叹:“这么宏伟壮观的而又独具民族特色的高速互通,在全国都较为罕见!”

可以说,创“国卫”给黔江的发展带来了众多亮点,更带来了惠及民生诸多实事。

踏浪前行千帆过,黔江处处万木春。

“国卫”,让黔江犹如蚕蛹破茧而出,经历过一番阵痛之后,展示着她的独有之美!展露出更加迷人的神韵风采!

轰轰烈烈的创“国卫”过程,是黔江一场永不停歇的幸福接力、一个永无止境的提升过程。它像一支神奇画笔描绘着新黔江,亦如一股清新文明之风荡漾在渝东南大地。

同时,通过多样的文明创建活动,全区上下“争做文明市民、争当文明使者、争相传递爱心”的风尚亦逐步形成。

依山带水、风光秀丽,是黔江的底色;

人文荟萃、胜迹如云,是黔江的亮色。

“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不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大文豪苏东坡曾经生发出无限的感慨。

新黔江,承载了造物者之无尽宝藏;创“国卫”,让黔江更刷新了建制史上无尚荣光。

今年214日,备受关注的第六届全国文明城区提名城区名单揭晓,重庆市黔江区成功上榜,为全区人民送来一份特别的新年礼物。这是黔江紧随创“国卫”成功之后的又一喜讯。

这意味着黔江跨过了创建全国文明城区的“门槛”,也意味着创建全国文明城区工作压力更大、要求更高了。至此,它让黔江开启了全国文明城区创建工作新征程。

我们坚信,在全国文明城区创建中,奋发有为的黔江人,定会续写新的灿烂篇章!

作者简介:

裔兆宏,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编委,江苏省杂文学会副秘书长。著有杂文集《为青春祈祷》,电视连续剧剧本《月缺月又圆》,长篇报告文学《青春无悔》《美丽中国样本》,长篇纪实文学《爱情青春痘》《国家情怀》,报告文学集《洒下一片真情》等。《两表酬三顾》《黄河母亲在流泪》入选江苏文学50年,《爱情青春痘》为19932003年江苏报告文学奖十部长篇入围作品。

龚远政,笔名龚耕,土家族,重庆市作家协会会员、重庆市散文学会会员,先后在《民族文学》等刊发表文学作品若干,已出版短篇小说集《金匾》等。

责任编辑/孙明星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