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你的初心美了凤凰---【王建生】

2018-11-17 17:56:3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01

你的初心美了凤凰

 王建生

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

—— 毛泽东

 

早听说有位大校军衔的老军人,在大别山下的凤凰岗扶贫,特别专注,特别用情,扶出了一串动人的故事。

他叫徐宗元,退休前是武汉警备区政委,还是武汉市市委常委。印象中的徐宗元,一米七六的高个,标准的军人身材,配上黄呢军服,帽徽肩章,威风凛凛。尤其是那张圆中带方的面庞,布局着端正的五官,乌黑的浓眉下两只明亮的大眼,透射出刚毅而又温和的光芒。用凤凰岗农民的话说,徐政委抢眼,好看,美男子。

戌戊年初夏的一天下午,徐宗元和凤凰寨村支书刘汉春刚走访农户,大汗淋漓地走进凤娃古寨的餐厅。夕阳穿过那古老的雕花木窗,把晚霞洒在八仙桌上的土菜碗里和四个宾客的身上。徐宗元居桌子的上方,左右分别是刘汉春和我,下方是餐厅的小年轻主人。因为刚从村子里回,他和刘汉春话题还是凤凤凰寨村的新农村建设。我这个在农村滚了一辈子的土干部对这类话题最感兴趣,只因事前不了解情况而进入不了状态,不便插嘴。但是,政委同志说的三条我听得很清楚:一是新农村建设不要大拆大建,也不要搞那些穿衣戴帽的表面文章,而是把有限的资金用到修路、装路灯、排下水、治污水等基础设施的建设和人居环境项目上。二是建筑风格不要像有的地方那样,清一色的粉墙黛瓦马头,那是徽派建筑,湖北应该有楚人的习惯、楚人的风格;三是资金要管好用好,要公开透明,在村民代表的监督下使用。

这餐饭,吃菜不多,说话多,徐政委和刘支书的笑声多,可以想象,他们下农户的走访一定是很顺利。

近距离的观察徐宗元,满脸岁月的风霜,两鬓斑白,光光的额头,或深或浅的皱纹,那满口漂亮的白牙已陆续退役,剩下的空缺没有新兵填补,齿亡唇也寒,嘴巴明显有点变形,说话也有些关不住风。“岁月是把杀猪的快刀”,这几年他的变化也太大了,除了那双明亮的眼睛,还是那么威严,说话的语气仍然那么坚定之外,完全没有了当年的英俊,我被感动了,同时,也有许多的疑问:徐宗元是为了什么?本可以在家中含饴弄孙,本可以住城市安享晚年,却偏要跑到这道路不通,信息闭塞,“鬼不生蛋”的山旮旯里扶贫,而且一坚持就是二十年,退休了也不脱钩。是为了名吗?不错,他的确获得了许多荣誉,可如果用世俗的眼光看问题,名誉有什么用呢?是能光宗耀祖,还是能荫及子孙?事实证明,哪样都不可能,而就徐宗元的家庭来说,也都没有必要。那么,是什么动力支撑,让他有了二十年的干劲?带着这个问题,我开始收集资料,走访当事人。我要记录下这位老军人二十年的扶贫风雨路。

一、初 

乡亲们不脱贫,我不脱钩

凤凰本为鸟类,其天生丽质,体型优美,羽毛多彩而华贵。是人们公认的吉祥物,“龙凤呈祥”便是人世间一切美好的概括和象征。

之于地名,凤凰的美丽就各有千秋!

湘西一座凤凰古城,享誉千秋万代。那一河碧水,两岸吊脚楼,几群木舟,满河山歌,引来海内外游客。长满青苔的城墙堆积着厚重的历史,古老的书院储存着满满的读书声,滋养了一代代杰出的人才,走出了文学大师沈从文,著名画家黄永玉,等等。人们欣赏凤凰城的美景,更钦佩凤凰城的好文脉。

然而,一娘生九子,九子命不同。当年徐宗元政委到凤凰扶贫,凤凰穷得连一只落毛的山鸡也不如。

凤凰镇位于大别山南麓,属湖北省武汉市新洲区。六十八平方公里的版土,西高东低,举水河擦东边流过,形成一溜洼地。西北遍地是山岗,但没有一处高峰,没有一处峭壁,本来就不高大的松球树上世纪被人为的砍伐,剩下几根如同秃头上的竖毛。空中鸟瞰,山包如浪,缓缓向前。更为要命的是,山岗上黄土贫瘠,山沟里溪流冷浸,弯月亮、圆筛子般形状的田地关不了水,耐不住旱,长不出庄稼。

凤凰啊凤凰,凤凰的山头上无凤也无凰!

凤凰啊凤凰,凤凰的树枝头何时栖凤凰?

受苦受穷的凤凰人世世代代都盼望过上好日子,盼望着传说中的凤凰长出美丽的羽翼。怀揣着过好日子的梦想,他们与天斗,与地斗,与黑暗的旧社会斗,谱写了一曲曲壮丽的篇章。

1、与天斗,斗出一片红土地

逶迤的凤凰山岗,由南向北,身子在新洲,尾巴伸向了红安和麻城。三县倚角,是旧政权鞭长莫及、也视而不见的地方。那个叫肖家田的小山村,先前以一条胡同为界,一半归红安,一半属新洲。后来,农舍犬牙交错,没有了界线。乡亲们“生得不亲住得亲”,同种一山地,共饮一塘水,彼此相融相合。这里的人、这里的牲畜如同山岗上的树和草,世世代代自生自灭,原始而又闲适。在大革命时期,这里正如毛泽东主席所说,是白色恐怖薄弱的地方,也是红色政权赖以生存的夹缝。

1927年春,董必武就派共产党人程万鹏来这里发动群众,世世代代受苦的农民们一呼百应,七方田党支部应运而生,并建立了农民武装。这一年的1113日夜晚,震惊中外的黄麻起义爆发,七方田党支部在肖家田的大枫树下,集结20多名青壮年先进分子,连夜赶往黄安,参与起义。攻城战斗中,3人壮烈牺牲,活下来的全都参加了红军。从此,大枫树被喻为烈士的化身,好汉的化身,红军的化身。肖家田一带成了红色队伍的根据地,他们在大枫树下开会学习、练兵习武。敌人自然不会放过,这里也成了红白拉锯的战场。大枫树战功赫赫,几次用自己魁梧的身躯为战士们抵挡子弹。解放后,肖家田的乡亲称枫树为红军树,上世纪大办钢铁的年头,有人来砍树,烈士的父亲刘老汉挺身而出,用生命保护了大枫树。至今,大枫树仍青枝绿叶地站立在肖家田的门前塘埂上,旁边还立起了大石碑,上刻“红军树”三个大字。

1929年,黄安县委又派来共产党员赵宏应、谢正家到隔壁的李家港湾组建了李家港湾党支部。同时建立工农武装,与程万鹏动员组织的群众武装互为呼应,凤凰地区武装斗争的局面终于形成。

19305月,李紫苏维埃政府正式成立,下辖三个乡,管辖着新洲、黄安、麻城等三县的几十个村,成为鄂豫皖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党史记载:李紫区苏维埃政府是新洲地区第一个红色政权。至今,李紫区苏维埃政府的遗址仍保存完整。

建国之后统计,这一带有名有姓的在册烈士为440多人,凤凰镇被省市确定为老区乡镇,

望着荒岗上高大的纪念碑,望着李紫苏区的残垣断壁,老战士徐宗元的红色情结深深地扎根于这片贫瘠的土地。到凤凰扶贫的第一年,他直接走进武汉市民政局,理直气壮地说:安排一点钱吧,凤凰的烈士纪念碑该修一修了!我们可不能让先烈的后人出钱,他们太困难了。

解放后,凤凰一直是新生的红色政权所关注的地方。

凤凰的农民永远不会忘记,19581213日的上午,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副总理陈毅、秘书长习仲勋来到凤凰区胜利人民公社一大队、二大队(现凤凰镇余寨村、周寨村)视察油菜生产,在田间与正在干活的农民亲切交谈,得知种植的甘南型油菜亩产超过200公斤、高出其它油菜品种一倍时,总理非常高兴,对身旁的同志说:这种品种应该大力推广。几天之后,《人民日报》刊发了“胜利人种胜利油菜”的文章,甘南型油菜也被命名为“胜利油菜”。

19644月,凤凰公社八大队(现凤凰寨村)党支部书记郑金松作为黄冈地区出席全国棉花会议的代表,随新洲县委书记白水田赴北京参加会议,受到国务院总理周恩来、副总理李先念的亲切接见。

至于省市的领导就来得更多。

九、答 

凤凰多美丽,今日展翅飞。

近些年,凤凰镇年年都有新模样。那些几年前还光秃秃的山如今铺满了绿色,一年四季都是景:春季里满目葱翠,白的梨花连着红的桃花;夏季里吃了李子吃梨子,吃了桃子吃葡萄;秋天的太阳像个油画大师,把漫山的树草涂抹得色彩斑斓,好吃的有南瓜冬瓜大西瓜,番茄红,豇豆长,红薯甘蔗五谷香;最好的景致是冬天,白雪皑皑的山头,缠绕着墨黑的公路,牵扯出村庄的炊烟,把一声声鸡鸣狗叫传递到遥远的苍穹。随便选择一个山头,无论是看日落还是迎朝霞,都别有一番滋味。难怪许多文章写到凤凰镇,用起了“美丽”二字。

1、凤凰,美丽的鸟儿

20185月,中央电视台《美丽中国乡村行》栏目以《乡村振兴看中国—凤凰镇有凤凰》为题,专题报道了昔日穷凤凰展开了美丽的画卷。

为勾勒出凤凰镇二十年发展变化的轨迹,我从镇党委《2017年工作总结》和镇人大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择录了这样的一串数据:

二十年,凤凰镇经济实力年年增强。全口径财政收入达到8610.5万元,与1998153万相比,增长56倍,其中镇内纳税企业累计达到177家。

二十年,凤凰镇农民人均纯收入年年增加,2017年为15757元,是19981530元的56.93倍。

二十年,凤凰镇基本形成蔬果、茶叶、花卉苗木三大产业,其种植面积分别超过6000亩、7000亩、8000亩。仅2017年就新培育农业专业合作社11个,新增流转土地面积3965亩(不含水面和荒山荒坡)。

二十年,全镇商业流通进一步开放搞活。经营领域从传统的农业合作社、粮食、棉花等农产品收储加工延伸到一、二、三产业融合。个体户及企业经营户数量已达1100多家。仅2017年就新增餐饮企业4家,

二十年,凤凰镇成功地化解村级债务,增加了村级累积。2017年底,19个村双代管账户存款余额达780万元,最高村超过100万元,最低村也有20余万元,村平41万元。村级集体经济不断发展壮大。社会信誉度快速提升,2017年,凤凰镇被评为“武汉信用乡镇”。

二十年,凤凰镇见缝播绿,营造景观林、生态林、纪念林、湾子林、经济林。2017年底全镇森林覆盖率提升到38.5%,绿化率达42%,荣获湖北省绿化委员会授予“森林城镇”的称号。

二十年,美丽凤凰建设特色鲜明。口子镇面貌焕然一新,近两年集中对镇区454户房屋进行了立面改造及主干道路街面整洁。石骨山村、陈田村分别被省市评为“历史文化名村”。实现镇域范围内污水收集处理全覆盖,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能力达到1000/日。

二十年,三万群众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基本做到办事不出村,幸福感年年有提升。如今,全镇20个村(社区)党群服务中心配套完善,实现办事“一条龙”,服务“一站式”。

二十年,教育投资不断加大,中小学办学条件大踏步改善。仅2017年就投入2000多万,新建了中学校舍及小学附属幼儿园。

二十年,乡亲们就医治病难得问题逐年缓解,新型农村养老保险实现全覆盖。2017年新建了镇卫生院公卫部大楼和3个村“五化村卫生室”。

2、徐宗元,满满当当的正能量

金杯银杯不如老百姓的口碑。凤凰的山头美了,来凤凰看风景的人多了,看过之后夸奖凤凰的人就更多了。二十年如一日地工作在凤凰镇的徐宗元,自然脱不了干系,为了感谢他,老乡们说了许多夸奖徐政委的话,最入脑的一句是:徐政委美了凤凰!

徐宗元说,这不是他的功劳,他个人没有那大的能耐,他的调研报告是纸上谈兵。扶贫攻坚、经济发展还必须是市委的同志、区委的同志、镇委的同志挂图作战。

他还说,党和政府给他的荣誉太多了,脱了军装像穿着军装一样。

这二十年,他的事迹发新华社内参清样,总政的首长和湖北省委书记亲自签字,通令表彰,还不忘关心他的身体健康。

这二十年,中共中央宣传部发出了《关于做好武汉警备区原政委徐宗元先进事迹宣传报道》的通知。这既是他生平第一次,也是仅有的一次,十几亿中国人有几人享受过这样的殊荣?《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农民日报》、《光明日报》的头版头条,《求是》杂志的封面,又是照片又是文章。省市的报纸、杂志就不用说,省委《湖北日报》、市委的《长江日报》多次不同角度地对他宣传报道。

这二十年,湖北省军区、武汉市委、湖北省军队离退休干部管理办公室分别举办徐宗元事迹专场报告会,讲遍了全省所有的市(州),讲尽了自己所做的点点滴滴,自己成了大明星。

这二十年,所获的荣誉和称号有许多,省里的、市里的、区里的,军队的、地方上的,老干部系统的、扶贫战线的......都有,徐宗元不愿意罗列。一句话,到处是鲜花和掌声,满满当当的正能量。

这二十年,让徐宗元满足的事情有两件:

一是湖北电视台给他的称谓——“幸福老人”。他开怀大笑地说:“我们终于可以老得谈幸福了。”

二是凤凰山里乡亲们对他地记挂。年关,或去个电话提前拜年,或接他到凤凰过节,或带个口信问个好;平常,捎带点山里的绿豆、芝麻、苕,别看值不了几块钱,那都是一片心!

那天,跟徐宗元到陈田村,走在刷黑的通村公路上,徐宗元伸直腰,摆动双臂,脚板在地上啪啪地响。他说,他最在乎的东西在凤凰,在这路的两边。我们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极目远望,眼前是一座座青山,一汪汪水库,一个个村庄,一幢幢别墅楼房。

徐宗元说:这青山绿水间的别墅,在阳光下多姿多彩,让人看了心里舒坦。您看看,我们只要换一个角度,它的味道就不一样。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的,一座青山就是一枝羽毛,一幢楼房就像一个鳞甲。

不等我说完,徐宗元接上话来:合起来就是凤凰好看的霓裳。

 

二十年是多长?弹指半挥间,因为毛泽东说过,三十八年过去,弹指一挥间。

二十年有多长,长大一排树,成才一代人。

二十年,之于凤凰,六任党委书记接力干,落毛的山鸡变凤凰。

二十年,之于徐宗元,大约280多次汉口至新洲,从气宇轩昂的中年到白了头、脱了发、掉了牙的老人。

二十年过去了,我的文章也该结束了。

可是,事情不能结束,乡亲们正在建设全面小康的路上。

徐宗元说:新时代,新思想,新征程,明明才开始,怎么能结束!

徐宗元说:老区凤凰,尽管甩掉了贫困镇的帽子,成了中央电视台专题报道的美丽乡镇。但是,三年脱贫攻坚,任务还很艰巨,还有郭岗、刘湾两个贫困村,还有216户,387人没有脱贫,剩下的都是难啃的骨头。凤凰镇的人平收入还低于全区平均水平,不少农户还有因灾因病返贫的可能。

徐宗元还说:凤凰的农业龙头企业不多,专业合作实力不强。当前果蔬品种市场饱和,桃子、葡萄卖不出好价,合作社的大棚也出现撂荒......新一轮调整的压力就在眼前。

徐宗元还说:凤凰的全城旅游才开头......

这些,都要宣传发动,都要调查研究。

于是,徐宗元在20185月的一次交流会上说:“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意味着农村全面发展和繁荣的新时期已经到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是不断前进的根本动力,无论在职还是退休,都要牢记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共产党员,始终把坚定理想信念作为初心之源。把有限的时间融入到无限的发展之中,尽自己的微薄之力,让老区人民过上幸福生活,才无愧于革命先烈,无愧于老区人民”。

他有了“重上井冈山”的心理准备,再穿胶鞋,再走凤凰的山山水水,再来几次三顾茅庐,再表演几次“借荆州”,再写几份促进老区发展的调研报告。

作者简介:

王建生,男,大学文化,当过农民、教师、新闻干事,干过行政干部,形成了书写纪实性文字的习惯。闲暇之余,记录身边的人和事,增添生活的欢乐。现系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 

 

责任编辑/孙明星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