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贺捷生将军幸见记---【向显桃】

2018-11-17 18:10:58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89

贺捷生将军幸见记

—— 贺龙元帅指挥刀背后的故事

 向显桃

2017524日,《湖南日报》发表一篇通讯——《五代人珍藏贺龙军刀 八十二年后回赠元帅后人》。殊不知,这把军刀背后有着让人难忘的故事。

喜从天降 夜奔北京见将军

20161028日下午5点,距离下班只剩半个小时了。一阵电话铃声响起。“显桃吗!有个事找你商量一下。”这是县政协原副主席、县老促会会长蔡泽亮的话音:“刚才北京那边传来消息,我们编辑的那本《红色沅陵》书稿,请贺龙元帅女儿贺捷生将军作序。贺捷生将军要对该书内容的一些情节进行当面核实。我们今天晚上必须赶到北京,预定明天上午10点,贺将军接见我们。你也是本书编辑,这本书的资料基本上是你提供的,加之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这一部分又是你写的,情况熟悉,能够向贺捷生将军详细解答。请你与我一起去,只是担心你年纪大些,身体行不行?

闻听此言,我心中一阵激动。能去北京,见到我们湘西人民十分敬重的贺龙元帅的女儿贺捷生将军,这等喜从天降的大好事,对于我这样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来说,虽不能说是梦寐以求,但也是三生有幸啊!不等蔡会长说完,我迫不及待的回答:“好!好!我身体没问题。”

放下电话,我匆匆忙忙跑回家拿上应带的相关资料,赶到会合地点。我们快速驱车驰离沅陵,直奔怀化火车站。

《红色沅陵》一书成稿后,主编蔡泽亮决定,请当年开创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沅陵红色苏区的红二、六军团领导人的后代审核史实,并予修正。期间,书稿编写不仅得到了很多“红后代”的关注和支持,还十分幸运的获得了贺龙元帅的女儿贺捷生将军、任弼时同志的孙子任继宁为之作序的首肯。贺捷生将军抱着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对书稿有关部分进行了审核,并要求与作者沟通。

夜幕降临。我们出发不久,下起了倾盆大雨。汽车在黑暗中冒雨颠簸前进,透过闪电,看着窗外刷刷的雨水,我不禁喃喃念道:“今天出门,下了这么大的雨。”蔡泽亮会长笑着打趣道:“显桃!你看,天上下大雨,地下落湿了啊。落湿,就是落实嘛。看来,我们去见贺捷生将军,这次去的任务肯定能圆满落实了!”

此刻,我想起了不久前的一件事。那天,我到沅陵镇白岩界村红二、六军团进袭沅陵县城的指挥部旧址王家大院,给荷花池小学的学生讲述红军攻打沅陵县城的故事。事毕,几位村民围着我,说:“向同志!你如果能见到贺龙元帅的后人,特别是他的女儿贺捷生将军,请她到我们这里来。我们想念贺龙元帅,欢迎贺龙元帅的后人来老区看看。”当时,我明知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已经退休干部,根本不可能见到贺龙元帅的女儿。但又不能扫了乡亲们的兴,便信口开河的随意“敷衍”他们:“好!我如果有机会见到贺捷生将军,一定转达乡亲们的心愿。”眼下,天随人愿,冥冥之中,一句戏言,竟然将成可能。我将此事说给蔡泽亮会长听,蔡会长笑曰:“是啊,无巧不成书,天助能成功!这次去北京,你真的可以转达乡亲们的心愿了。”

29日清晨,动车到达北京。费了一点小“周折”,与沅陵籍联络人、湖南五凌电力有限公司驻北京办事处主任刘纯刚联系上。刘主任告诉我们,将由张家界市驻北京办事处副主任、慈利籍人覃涵仪女士带我们去贺捷生将军家里,接受将军的接见。

将军约定 明年我到沅陵去

我们静候在宾馆,哪儿也不敢去,急切的盼望着覃涵仪副主任来电话通知。我觉得,这天的时间过得特别慢。

下午4点,我们在刘纯刚主任、覃涵仪副主任的引领下,前往将军家。途中,覃涵仪副主任向我们介绍贺捷生将军的近况,说将军很忙,经常要去参加一些活动。很多地方县市的同志想去拜访她,她都没有时间安排接见。但对沅陵却有一种特殊感情,今天上午,将军在钓鱼台开会,下午会见你们。

汽车穿越在北京市区,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到达贺捷生将军的居所。在齐宪斌秘书的引导下,我们走进客厅。见我们进来,身着便装的贺捷生将军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欢迎沅陵的同志来我这里!”将军满面笑容,与我们一一握手,招呼大家坐下。

贺捷生将军1935111日出生于桑植,18天后在襁褓中跟随父亲贺龙、母亲蹇先任全程经历二万五千里长征,是最小的红军之一。贺捷生将军时任军事科学院军事百科研究部部长,少将衔,1983年参加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军旅作家。她在从事军史研究的同时,发表了多篇回忆贺龙元帅的文章。1984年在《昆仑》、《人民文学》分别发表了《共青畅想曲》、《击毙二王的报告》、《祝你一路平安》3部报告文学作品,在读者中引起很大反响。《父亲的雪山,母亲的草地》,2013年获人民文学奖优秀散文奖,2014年全票摘得第六届鲁迅文学奖散文杂文奖。

第一次面见“大人物”,我说不出心里是感动还是激动(真如沅陵土语戏说解释那样:感动就是心里烘哈烘哈的,激动就是心里毛不是草不是的),只感到十分拘束,不知所措。

覃涵仪副主任向贺捷生将军介绍了来自《红色沅陵》编写组的我们几位代表。当介绍到我时,她说:“他舅舅也是红二军团的。”我连忙插言:“我大舅是红二军团的战士,已经牺牲了。那时才一、二十岁,没有结婚。”没想到贺将军是那样平易近人,她一句:“那也算是红军后代嘛!”一下子打开了我不知所惜、拘束的心境。

接着,贺捷生将军向我们“解释”:“今天上午,我在钓鱼台开会。主要是研究编写电影剧本《为人民服务》。每天都开会,人家说,你退休了,这么老了还每天开会。没有办法,今天是李纳,就是毛主席的小女儿,她坐轮椅了,她们都让我去,我没有办法。李纳说,我要是答不出,你帮我。参加会议的有刘少奇的儿子刘源、粟裕的儿子粟戎生等人,还有,他们要我去讲党课,我回来要准备一下,后天去清华大学讲党课。差不多每天都有一点小事,就把你们的事耽搁了。”

蔡泽亮会长忙说:“不!不!不好意思!是我们打扰您了!将军能在百忙之中接见我们,是我们的幸福!是沅陵人民的骄傲!”他向贺捷生将军汇报了《红色沅陵》的编辑情况,说:“我们准备在县里召开县人代会、政协会期间,发行《红色沅陵》这本书,宣传贺龙元帅的丰功伟绩和红军长征精神,鼓舞沅陵人民搞好新的长征,搞好新的扶贫。我们这次来,就是想请将军对《红色沅陵》这本书多多指导!”

贺将军说:“这本书写得很好!这一次朋友们来,先聊一聊,然后大家拍个照片。”此时,我的心境已放松很多,便悄悄问齐秘书:“可不可以拍照?可不可以录音?”齐秘书答复:“可以。到将军这儿不要受拘束。”更加深了我对将军人品的敬仰之情。

于是,我大胆的对贺将军恳请:“您看《红色沅陵》这本书稿还有哪些需要修改和完善的地方?”

刘纯刚也说:“《红色沅陵》这本书是对贺龙元帅最好的纪念,这本书表述了贺龙元帅领导红二、六军团开拓发展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时期,在沅陵留下的很多红色故事。您能亲自为这本书作序、审稿,还原历史,沅陵人民感到很骄傲。”

贺捷生将军微笑着说:“谢谢你们,辛苦你们了。要永远记住红色历史。”

贺将军对她父亲曾经战斗过的沅陵老区人民怀有很深厚的感情,对《红色沅陵》书稿给予了充分肯定,并答应为书稿作序,她说:“书写得很好。我请刘炳龙同志也认真看了一下,昨天去刘炳龙那儿,改了几个字。但有两个地方要改正一下,我们全家参加长征的不止8个人。”“贺满姑是我的小姑姑,我爸爸的同胞妹妹,她被反动派杀害了,还被剥了皮,吊在十字路口。她有4个孩子,太小了。我父亲带了大的向楚生,最小的叫向汉生,他是9岁参加红军。还有一个堂叔贺文岱,文章的文,代表的代还有一个山,名字不能搞错。我的表哥向轩是贺满姑的儿子,他现在是不让写他长篇文章。”由此,我看见了将军对写作要求的严谨。

覃涵仪副主任马上插话:“他特别像贺龙元帅。”

贺捷生将军话题一转:“我这里还有两、三本《远去的马蹄声》送给你们。《远去的马蹄声》开印不太多,首发式在电视台就被孩子们抢光了。《父亲的雪山,母亲的草地》,还没印出来,已经终审了,很快出版了,到时送你们一点。另外,前天我在《光明日报》上发表了一篇稍长的文章《马桑树儿搭灯台》,也送给你们。还写了一些东西,没有来得及发表。”

覃涵仪副主任对我们说:“将军的书很有价值!很有教育意义!”

刘纯刚赞道:“您的文章特别感人。”

贺捷生将军则意味深长的说:“这些书留作纪念,现在都是电子的,纸质的没有了,不太多。要是你保存到10年之后,就是文物了。

这时,刘纯刚说:“小时候,我们就知道贺龙元帅到沅陵划龙舟,很小就知道贺龙元帅在沅陵的故事。”

我也补充:“沅陵人民划龙舟与其他地方不同,有两个纪念意义,一是纪念爱国诗人屈原,再就是纪念贺龙元帅,贺龙元帅1926年在沅陵组织过一次大规模的划龙船比赛了,在沅陵的影响很大很深。

“谢谢沅陵人民记得我父亲!”将军的言语中充满了对家乡人民及父辈战斗过的地方之眷恋,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感慨地对我们说:“我生下来就去长征。抗日战争时期,国民政府要边区政府减员,蒋介石不让共产党发展,把军级干部改为师级干部,不相信共产党。父亲把我送回来,那时我3岁,有记忆了,住在人家家里,不是自己的家。明年,我想能到湘西去,到沅陵去,那就大挥发了。

蔡泽亮会长不失时机的邀请:“将军!明年天气好时到我们沅陵来。覃主任她说陪您来。”

覃涵仪副主任应道:“我保证随叫随到,陪您去沅陵。”

贺将军高兴地说:“好啊!明年我们去家乡扫墓,稍微晚一点,暖和一点。我们从永顺过去,去沅陵。说好了啊!你覃主任全程陪同我。我这个年纪也大了,大概回家乡的日子也不会太多了。”

我忽的记起乡亲们的嘱托:“将军,我们沅陵人民非常欢迎您能够去沅陵,我们来的时候,沅陵的一些很普通的农民,就是当年红二、六军团攻打沅陵县城指挥部所在地白岩界村很普通的农民托我们说,如果能见到贺龙元帅的女儿贺捷生将军,请她到她父亲战斗过的地方来看看。”

贺将军恳切的答复:“谢谢乡亲们!明年春暖花开的时候,我一定去沅陵看望老区人民。”

然后,将军指着覃涵仪副主任说:“覃主任很辛苦,来了好几次,我不在家。你们给我留一个地址,不麻烦她们了,我们直接对话讲得清。这是我的电话,你们发个短信告诉我,你说沅陵,你叫什么,我就知道了。”

随后,将军与覃涵仪副主任拉起了家常:“一号那天,我要去躲一躲,不然的话。他们凑钱给我过生日,不好!我上你那儿去,你那有张家界的腊肉,真正的家乡口味。”

时间过得真快,贺将军与我们交谈了一个多小时。贺将军说:“我们照个相吧!我们坐一排,我坐中间,然后一个一个照。小齐,你也用我们自己的手机照下。”按照将军的吩咐,我们幸福地与将军合影。将军并将书籍赠送给我们,签名留念。

临别时,我们再三请将军留步,保重身体。将军却执意要送我们,硬是从三楼走下来,一直送到庭院大门口。她频频挥手,欢迎我们常来。

车开了很远,我回头望着将军的庭院,却发现明亮的灯光下,贺将军竟然还站在院外挥手,我不禁一行热泪流下面额。

红色传奇 一把军刀五代情

在《红色沅陵》第三章《赤焰沅陵》中,这样记载:“在桥梓坪(今清浪乡八方村),贺龙将自己所佩戴的一把剑送给贫苦农民陈定祥,告诉他:‘红军还会回来的!’”

在沅陵县清浪乡八方村有一柄“贺龙刀”,早就传闻。20159月,时值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纪念,我与沅陵县史志办、县文物管理所的几位同志一起参与对红军长征路线调查时,也曾去过八方村村民陈飞家。那天陈飞不在家,当我们说明是搞红军长征路线调查,闻知他家藏有一把“贺龙刀”是否真有其事时,陈飞的母亲骄傲的从里间拿出那把用红布缠了又缠的“贺龙刀”,让我们亲眼见过那柄“贺龙刀”。然后,她谨慎地、迅速将“贺龙刀”收藏于里屋。

2017425日,县老领导蔡泽亮带领县老促会、史志办、文物管理所一行人,去清浪乡八方村陈飞家,再次考证那柄“贺龙”的故事,我又有幸参与。

上午8点多,我们从县城出发。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倾盆大雨。蔡会长却乐呵呵的戏说:“你看,地下又落湿了,看来我们今天一定能落实这次的任务。”车内一片笑声。汽车沿杭瑞高速公路飞奔,在马底驿下高速,转入县、乡道,历经3个多小时,行程100多公里,一路簸簸颠颠,终于到达目的地。

在与清浪乡政府和八方村党支部负责人汇合后,我们来到了陈飞家。一番交流后,陈飞拿出了他家珍藏了80多年的宝贝——“贺龙刀”。

大家欣喜的仔细观看。准确的说,这是一柄近1米长的军用青铜指挥刀,虽然历经岁月的浸蚀而显得斑驳淋漓,刀尖却仍是那样的锋利。尤其是刀柄上的龙头雕饰活神活显、铮铮发亮,居然与贺龙元帅1925216日就任建国川军第一师师长时留影佩带的指挥刀一模一样,使人感觉到当年贺龙元帅的威风凛凛。

当我们说明征集革命文物的重要意义后,陈飞犹豫片刻,便爽快的将这柄指挥刀交给了蔡泽亮会长。蔡会长代表沅陵县人民政府表示感谢,并给他颁发了《捐赠证书》。

陈飞激动地说:“我很感谢县里对我家五代人保管贺龙元帅送给我太公陈定祥一把指挥刀的重视,感谢沅陵县人民政府给我发了捐赠证书。”

陈飞解释:“听老人传说,这把指挥刀是当年红二、六军团长征时,红军司令部驻扎在我家,贺龙元帅临走时,送给我太公(太爷爷)陈定祥的珍贵物品。从此,这把指挥刀便成了我家的传家宝。我们家从我太公手上,传到我老公(老爷爷)、公(爷爷)、爸爸,再传到我手上,已是第五代了。我小时候玩耍时,发现了这把刀,我爸爸跟我讲‘莫乱动,那是贺龙留下来,作为礼物送给你太公的。’从记事起,就经常听我公陈延相讲贺龙在我家的故事。我爸爸陈万祥于20127月病故去世,临终前也交代我,要把贺龙元帅送给太公陈定祥的这把指挥刀一代一代的传下去。就这样,我成了这把指挥刀的第五代珍藏保管人。

接着,陈飞向我们详细讲解了他家珍藏的这柄贺龙指挥刀的神奇来历——听大人们传说,19351121日至24日,红二、六军团分别于洞庭溪、小宴溪两处渡过沅水后,红二军团经高坪、水田、善溪来到桥梓坪(今八方村);红六军团从葡萄溪经毛垭到达桥梓坪。两军团在桥梓坪会合后,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庆祝抢渡沅水成功”仪式。红军驻扎在我们村4天,向群众宣传党的政策,买卖公平,纪律严明,杀恶霸、惩劣绅,打富济贫,给穷苦百姓送粮、送物、送药、送马,宣传北上抗日,深受群众欢迎。至今我们村三好组舒序春、舒绍贯家壁板上还有‘欢迎民团士兵参加北上抗日!反对一切帝国主义!’等红军标语,村中溪里还有一座红军桥。

后来,贺龙指挥红二、六军团在桥梓坪红军桥分兵三路:右路由贺龙率领,经半溪、大庄坪、驮子口、茶溪坪往沅陵方向,进入辰溪。中路由任弼时等率领,经茅坪、楠木铺、芙蓉关、马底驿,沿怡溪而上,进入溆浦。左路为六军团由肖克、王震率领从桥梓坪出发,取道金子溪、辰州坪、越过湘黔公路,进入安化县。

红军在我们村时,贺龙的司令部就住在桥梓坪岗柱岩我太公陈定祥家里。据说贺龙住在我家时,他的夫人还抱着一个小孩子。因条件艰苦,营养跟不上,没有奶水,小孩饿得哇哇大哭。在我们乡里,对坐月子的女人格外照顾,哪怕再穷的人家也要把仅有的一口留给坐月子的人吃;还不能让她吹风、沾水、生气、做活,以免累着饿着,亏欠了身体,留下终身疾病。于是我太公太婆就帮忙招呼,太公陈定祥设法找了一只老母鸡给贺龙夫人炖起吃,帮助补下奶。贺龙硬是要给他光洋,太公陈定祥说什么也不肯收。红军开拔离开时,贺龙便将自己所佩戴的一把刀送给了贫苦农民、我的太公陈定祥,并告诉他:“红军还会回来的!”太公陈定祥擦着泪水说:“贺老总!红军快回来啊!我们等着你!”红军走后,太公陈定祥便把贺龙元帅送给的刀剑用红布裹好,悄悄埋了起来。他不敢向任何人走漏风声,更不敢让任何人看。太公陈定祥希望有朝一日,能将这把刀交还给贺龙。然而,太公没能等到那一天。临终前,他把儿孙叫到床前,再三叮嘱:“这把刀是当年红军贺龙老总送给我家的,你们要把它交还给贺龙。儿孙们再穷也不能打这把刀的主意,好好保管,当传家宝传下去。”解放后,贺龙当了共和国的元帅,我们全家人非常高兴,这才把刀挖出来,当作传家宝。每当老人家过世,都要郑重地交给下一代。就这样,这把军刀一代一代的传了下来,传到我手上是第五代了。只可惜刀鞘埋在地下已锈烂,只剩一节了。

陈飞深情地说:“说实话,从内心来讲,我们全家都是舍不得把它捐赠出去的。你们来时我就讲过,不管哪个来买这把刀,不管出多少钱,我们都不会卖刀。多年来,我们陈家几代人都一直信守‘哪怕再穷也不打军刀主意’的承诺。我父亲陈万祥身患癌症,无钱治疗,有亲戚暗示我们处理这把军刀。但父亲和全家人都不为所动。20127月父亲病故,临终前多次叮嘱我们要保管好这把军刀。特别交代我,要把贺龙元帅的这把指挥刀一代一代的传下去。今天你们来,我纯粹是出于对贺龙元帅的尊敬和怀念,以及对红二、六军团和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沅陵苏区革命斗争史的纪念,我自愿将这把珍贵的指挥刀捐赠给政府,要让更多的人们了解当年的故事,让世世代代的湘西人民永远牢记贺龙元帅和红二、六军团的丰功伟绩。发扬老一辈革命家的光荣传统,把我们伟大的祖国和可爱的家乡建设得更美好。我现在只有一个最大的心愿,那就是作为太公陈定祥的后代,如果能见到贺龙元帅的后人,那将是我全家人的幸福,也圆了我家几代人的梦。

听了陈飞发自心腑的叙述,我们不由得感慨万千。是啊!老区人民的心永远与贺老总和红二、六军团将士相连。同时,此行我们还有另一意外收获。村党支部书记陈万学也捐赠了当年他老公(老爷爷)陈定森给红六军团带路到官庄时红军回送的一把马刀。

在离开陈飞家时,我们向他道谢。祝愿陈飞在致富的道路上腾飞,也希望他的美梦成真!没想到不久,他的美梦还真的成了真。

贺将军情系沅陵

2017年春,沅陵县委书记钦代寿、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敬泽平、县发改委主任马继腾等,两次去贺捷生将军家拜访,并正式代表沅陵县委、县人民政府向贺捷生将军发出邀请,请将军访问革命老区沅陵县。贺将军欣然接受。

2017520日至22日,贺捷生将军进行革命老区沅陵行。

贺捷生将军回到湖南,她先在慈利县参加烈士陵园的祭奠活动,祭拜在革命斗争中牺牲的两位舅舅——蹇先超烈士和蹇先为烈士。

520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我们随同县领导和联络人刘纯刚等,前往张家界市慈利县迎接贺捷生将军一行到沅陵。

贺捷生将军的随行人员有她的儿子李大地大校、原中央电视台新闻部主任何禹、原北京体育学院党委书记王皋华、秘书齐宪斌、覃涵仪副主任、省文联作家段育林等。

没想到刚一见面,贺捷生将军在众多人员中,竟然一眼认出了人群中的我!她亲切地拉着我的手说:“我认识你,你去过我家。”

521日上午,贺捷生将军在县领导的陪同下,专程前往沅陵县,探寻父辈的足迹,看望这里的父老乡亲。

一路上,县委钦代寿书记向贺捷生将军作了汇报。钦书记说:“沅陵67万人民永远记住贺老总,继承和发扬好红军精神,一定不忘初心,为了老百姓脱贫,过上好日子,走好沅陵发展新长征之路。

汽车沿杭瑞高速进入沅陵境域。“一踏上沅陵这块土地,我就觉得特别亲切!82岁的贺捷生将军兴奋不已。钦书记随即让我给将军讲解沿途发生过的当年红二、六军团长征时的革命传奇故事。

下午2点,贺捷生将军一行7人抵达沅陵宾馆。县人大常委会主任张世雄、县委常委、县委办主任张振华、县委常委、县委统战部部长金建平(女)、县人民武装部部长谢申太、县人民政府副县长邓世娟(女)等热情的欢迎贺捷生将军一行革命老区沅陵行。

522日上午9点,县委、县政府在沅陵宾馆会议室隆重举行“贺捷生将军革命老区沅陵行赠送仪式”。出席赠送仪式的有贺捷生将军及其亲属一行嘉宾,中共沅陵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县人武部领导及县委办、县政府办、县委宣传部、县老促会、县史志办等县直有关单位代表、特邀相关人员和市、县新闻媒体100余人。

在致辞中,县委钦代寿书记回顾和缅怀了贺龙及其红军部队在沅陵地区开展的革命活动和辉煌历史:

——沅陵这块神奇的红色沃土,具有光荣的革命传统,是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红色苏区的重要组成部分,贺龙、任弼时、萧克等领导的红二、六军团在沅陵建立根据地和党的组织,开展苏维埃运动,组建革命武装,进行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红二、六军团实行战略转移长征突破沅水封锁线,一路播下革命火种,对中国革命作出了重大历史贡献。贺龙曾多次在沅陵进行革命活动,怒砸“辰州教案”、“国耻碑”,挥师北伐组织赛龙舟;发动“湘西攻势”,进袭沅陵城;建立沅陵红色苏区,战略转移奇兵破沅江。与沅陵人民结下了不解之缘,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故事。红二、六军团指挥部旧址白岩界王家大院见证了进袭沅陵,策应中央红军顺利“通道转兵”的丰功伟绩。长征途中贺龙元帅赠送清浪桥梓坪农民陈定祥指挥刀,体现了与沅陵人民的鱼水情深。沅陵老区人民永远怀念敬爱的贺龙元帅。

——沅陵人民诚挚感谢贺捷生将军对老区沅陵的关心。特别是贺将军对《红色沅陵》的充分肯定,并为之作序,提升了沅陵红色历史文化品位,扩大了沅陵的知名度和影响力,对促进沅陵经济转型发展和旅游开发建设具有一定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

——贺将军对老区沅陵怀有深厚的情感,多次在北京家中亲切接见沅陵的同志,关注沅陵老区的经济建设发展。且不顾年事已高,不远数千里,欣然前往沅陵探访父亲当年战斗过的地方,是对沅陵人民极大的关怀和眷顾。

——我们要铭记历史,传承经典,不忘初心,继承和发扬长征精神,艰苦奋斗,开拓创新,继续演绎红色故事,书写新的红色传奇,走向新的长征。不断发扬革命优良传统,放眼未来,共筑中国梦!对接“一带一路”建设,为构建美丽幸福的新沅陵而努力奋斗。

这次赠送“礼品”,是由沅陵县委、沅陵县人民政府,将村民陈飞一家五代人珍藏、捐赠的贺龙元帅指挥刀,回赠给贺老总的女儿贺捷生将军;是“革命文物村民珍藏五代、回归藏品传人历经八十二载”的生动佳话。

这把指挥刀,由县委钦书记、县人大常委会张主任亲自交到贺捷生将军手上。作为当年这把刀的唯一亲历者和见证者、嗷嗷待哺的婴儿红军贺捷生,在接受的时刻,她心里充满无限的感慨和激动。这是她收到的一份最特别礼物!

贺捷生将军郑重地双手托起“礼物”。她看着那长90.5厘米、宽12.8厘米、重1.42公斤,青铜加钢材质,刀柄龙头雕饰活灵活显,刀尖虽有锈迹、却不减锋利寒光的指挥刀,将军睹物思人,难掩激动。她克制住泪水,紧紧抱住同样被县里请来的嘉宾陈飞:“孩子,感谢你们一家,感谢沅陵人民!”随即,贺捷生将军向陈飞回赠一幅对联“鱼水深情终生不忘,红色基因世代传承”,横批“告慰忠魂”。

随后,贺捷生将军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她感谢革命老区沅陵人民对她父亲贺龙元帅的尊重,感谢沅陵人民对她家两代人的深情厚谊。她衷心祝愿沅陵在新长征的道路上,取得更大的成就。说着说着,将军情不自禁的挥起右手,用一句精典的沅陵话高呼:“沅陵的明天——如发!”(意即:很好!)博得全场雷鸣般的掌声。同时,她将500册《父亲的雪山母亲的草地》图书,赠送给中共沅陵县委、沅陵县人民政府,以充分表达自己对革命老区的一片赤子之心。会后,贺捷生将军与出席赠送仪式的全体人员一起合影留念。

上午10点,在县委钦代寿书记等县领导的陪同下,贺捷生将军不仅探访父亲贺龙元帅当年战斗过的地方,还访问了其爱人、原湖南省委书记、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政委李振军曾经就读的母校沅陵一中(原朝阳中学),与师生一起座谈;并以她与儿子李大地的名义,向沅陵一中捐赠奖学金10万元和她的著作《父亲的雪山 母亲的草地》。支持老区发展教育,培养革命后代。

在沅陵期间,县委钦代寿书记还陪同贺捷生将军一行考察、访问了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凤凰山;参观访问抗日爱国将领张学良幽禁处陈列室;漫步在贺龙元帅当年组织赛龙舟的故地龙舟广场,与革命老区沅陵的乡亲们亲切交谈。

蔡泽亮会长抓紧时机将中共沅陵县委办公室、沅陵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沅办发(201738号文件关于印发《沅陵县革命旧址遗址保护建设实施方案》的通知,呈递给贺捷生将军审阅。将军仔细看阅后,对沅陵县委、县政府重视革命遗址旧址保护建设,予以高度评价。她郑重的在这份文件上签写:“保护建好红二、六军团的革命旧址,铭记历史,教育后人,让红军精神世代相传。贺捷生2017521”。(2018123日,在沅陵镇白岩界红二、六军团进袭沅陵县城指挥部旧址王家大院建立的《红二、六军团进袭沅陵县城指挥部旧址》纪念碑上,把贺捷生将军的这幅题词雕刻在纪念碑上,以传承红色基因,不忘初心,弘扬红军精神。)

贺捷生将军还不顾疲劳,欣然接受怀化日报和沅陵县新闻媒体采访。“父亲贺龙在我的心中,就像一部书,一部博大精深的书。从我懂事那天起,我就用心灵去读他,沿着他的足迹孜孜不倦地去读他。而在我用几十年生命读懂的几个篇章里,南昌起义前后投向共产党怀抱,是他写下的最激动人心的篇章,也是最耐人寻味的一章。如果给这个章节取个题目,我想,非‘忠诚’莫属。”谈起父亲贺龙,贺捷生将军满是深情。

“父母亲带我长征经沅陵闹革命那段岁月,正是我襁褓中的岁月。父母亲等革命先烈在沅陵建立党组织,深入开展苏维埃运动,组建革命武装,进行艰苦卓绝的革命斗争,说明了父辈们的革命理想信仰坚定不移;沅陵革命老区人民支持红军闹革命,想方设法帮助红军排忧解难,体现了鱼水之情和深厚的无产阶级革命感情。作为贺龙的后代,重提过去历史,决不是要重温家族的光荣,而是要说明信仰的光辉和理想的旗帜,是父辈们舍生忘死的动力之源。”

趁休息片刻,我将此前怀化市雪峰文化研究会柴棚女士寄给我的几册《雪峰文化》拿出来赠送给贺捷生将军。我对将军说,其中一册2016年第2期《雪峰文化》刊登有我的撰文《难忘“马桑树儿搭灯台”》,另一册2016年第4期《雪峰文化》载有《红二、六军团的沅陵之战》,都与贺龙元帅和贺捷生将军的身世有关。

将军信手翻了翻,郑重其事的说:“谢谢你提供了这些资料!这两篇文章,我已在网上详细看过了。我也写过一篇《马桑树儿搭灯台》,你那篇文章写得很好,只是涉及我家族的人员名字个别不太准确。

我诚恳的说,当然是以将军写的为准。因为我采访的是老红军彭英的自述,桑植口音记不准。而将军对家乡、对当年的革命故事肯定是了如指掌。贺将军笑说“没关系!”并交代随行的齐秘书把这些书收藏好带回北京。同时,在她送给我的她所撰《父亲的雪山 母亲的草地》、《远去的马蹄声》、《马桑树儿搭灯台》等作品上签名留念。将军的随行人员见状,也要求我送他们几册同样的《雪峰文化》。

接着,贺将军问我:“这个《雪峰文化》刊物是哪里出版的?办得不错嘛!”我回答说《雪峰文化》是湖南雪峰山旅游公司和雪峰文化研究会主办的刊物,研究会会长是陈黎明先生。

贺将军赞誉“这个刊物不错!”随之感慨地说:“我对沅陵,对怀化是有感情的。红二、六军团长征时,突破沅江后,我父母住在桥梓坪老乡家里。那时我出生还不到一个月,陈定祥老先生找了一只老母鸡炖给我母亲吃。我父亲要给他钱,陈老先生不肯收。后来红军部队开拔时,我父亲就将他随身佩带的指挥刀送给了陈老先生。这把指挥刀经过陈家五代人82年的保管,现在又回到了我的手中,使我感动不已。抗日战争时期,我父亲又把我送回湘西,我曾经在洪江住了几年。可以说,沅陵人民养育了我,怀化人民养育了我,湘西人民养育了我。

贺将军确实对革命老区沅陵有着特殊的、挥之不去的情怀。她忘不了父亲曾经战斗过的地方,特别是当年父亲贺龙的红二、六军团指挥部旧址王家大院和她在襁褓中住过几天的、曾经给她母亲炖鸡补奶的桥梓坪岗柱岩(现清浪乡八方村)是她的牵挂,她多次提出很想去看看这两个地方。当我向她解释,那些地方路途遥远,坑坑洼洼,县里考虑到她年龄大和身体状况,不方便去。80多岁高龄的将军竟然像小孩子一样,听不进我的解释,几次嘟着嘴对我说:“你骗我!你骗我!”说实话,我听得很心酸却很无奈,又不敢表露。只能道歉,让她看看这两处地方的照片和视频,自愧给将军留下了一丝遗憾。

“相见时难别亦难”,“别离滋味浓于酒”。到了依依惜别的时刻,我随同敬泽平副主任与刘纯刚、孙明汉、张雅萍等又一路护送贺捷生将军一行从沅陵出发,前往常德市桃花源机场。贺将军乘飞机返回北京,结束了将军革命老区沅陵行的行程。短短的两三天,聚散两相依。而这聚,是信仰的凝集,是亲情的聚会;散,则是光亮的播种,是友情的延伸。再见!尊敬的贺将军!再会!贺将军珍重!祝您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责任编辑/张传芬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