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9月号 >> 阅读文章

山河在上---【罗胸怀】

2018-11-17 18:12:13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40

山河在上

 罗胸怀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

——习近平

 

无论是生还是死,经历战争的士兵无不希望能回到故乡。

中国南北朝时期民歌《木兰诗》写道:“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征战多年,经历很多战斗,许多将士战死沙场,胜利归来的是幸存者,他们经历的却是九死一生。

黄永玉为他表叔沈从文题写的碑文写道:“一个士兵,要不战死沙场,便是回到故乡。”这句话不仅表达了中国人叶落归根的传统观念,也道出了中国人对故乡这个灵魂安息之所的依恋。

我曾经是一名军人,对这些或许对军人的荣誉和魂牵梦萦家园的想念有更加深刻地理解,因为我知道,每一场战争无不是残酷,士兵的宿命从来都是马革裹尸还,但是有一些士兵比马革裹尸更为悲壮,那就是“壮士一去兮,不复还”,他们再也无法回到故里,从此杳无音讯,亲人不知道他们的下落,他们不能用自己英勇赴死,让亲人换来应有的荣光,哪怕是让亲人换来充满痛苦的荣光。

一次偶然的机会,余发海得知位于湘鄂交界处湖北省赤壁市羊楼洞村的142烈士墓群,这里安葬的烈士,始于1951年,止于1954年,其中绝大部分是抗美援朝战场上转送来的伤病员,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第67预备医院治疗,部分伤病员医治无效牺牲并安葬在这里。后来这所医院撤销,烈士墓群渐渐失去了保护和管理,加之又没有烈士的亲人前来祭奠,数十年过去了,羊楼洞142烈士墓群渐渐荒芜,被淹没在杂草和岁月之中。

余发海是一名人民警察,准确地说他是一名做过肾移植手术的人民警察,他的这次发现可以说是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2005年开始,余发海踏上了为羊楼洞142烈士寻亲的道路,此后超过十年的时间,他带着肾移植患者必备的药品,踏遍千山万水,随时准备着以生命为代价,去寻找烈士的亲人,他之所以这样,为的是找到烈士魂归故里的路,为的是找到烈士应有的尊严,为的是找回我们这个社会对烈士应该的尊重,为的是找到在这片山河之上属于烈士的荣耀,因为在这块土地上,留下的不应只是山河,应该还有这些烈士为山河挥洒热血、报效疆场的英名……

第一章

发现142块风蚀残缺的墓碑

2009910日,电视剧连续剧《七十七封阵亡通知书》首映式在沈阳举行。

编剧朱昭宾在首映式新闻发布会上说剧名是根据山西老兵王艾甫退休后,在文物市场上的地摊上买到84份解放太原阵亡通知书的情节取名;而剧中烈士的故事,则源于余发海为60多年前牺牲安葬在湖北赤壁羊楼洞142位烈士寻亲的事迹。朱昭宾将王艾甫与余发海的感人故事整合并进行艺术创作,打造了这部讲述剧中人物曹立有为烈士寻亲的感人至深的电视剧。

原型人物之一的余发海为何许人?

余发海,1951年出生,湖北省赤壁市公安局的一位副局级侦察员,荣立过一等功。同时,他还是一位因积劳成疾做过肾移植手术的重症患者;2008“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候选人;2008年度“十大真情人物”;2009年湖北省“十大道德模范”;2012年央视CNTV‘中国好人’”。

在《七十七封阵亡通知书》的首映式上,以原型人物身份应邀出席活动的余发海说:“从《集结号》到《七十七封阵亡通知书》,这些影视作品中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我希望社会各界能关注无名烈士,让更多的人了解他们视这片山河在自己生命之上并为之挥洒热血的故事和历史。”

这些烈士的故事又是怎样的故事?

这段尘封的历史又是怎样的历史?

这还得从2005年讲起……

赤壁位于湘鄂赣三省交界处。古称蒲圻,历史悠久,四海知名,有着近两千年的历史沿革。19865月经国务院批准,蒲圻县撤县设市。19986月更名为赤壁市。

赤壁是一个革命老区,是湘鄂赣革命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董必武、彭德怀、叶挺、贺龙、王震等都在这里留下了光辉的足迹。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192799日,发生在赤壁的“中伙铺劫车”打响鄂南秋收暴动第一枪,这里还是鄂南特委、中心县委以及红二师师部所在地。抗战时期,赤壁是新四军第五师进行抗日斗争的根据地之一。朝鲜战争爆发后,赤壁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抗美援朝运动,有1446名青年报名志愿参军入朝作战,有24430户捐献飞机大炮款项34735元(折新币)。

一直以来,赤壁人民有着与人民军队同呼吸、共命运、心连心的拥军传统,先后多次荣获“全国双拥模范城”称号。2005年,“八一”建军节前夕,赤壁市计划以本地的红色历史题材为素材,从市直机关单位组织人员编写革命传统教育资料。

赤壁市公安局领导接到任务后,想到了长期在基层派出所工作的余发海,一是考虑到他正处于肾移植术后康复期,照顾他做一些资料整理工作,二是知道他是一个闲不住的人,对疑难问题有钻研精神。于是,余发海就被抽调到市政协文史委员会,协助做采编、编纂革命红色题材专辑工作。

9月,赤壁市政协的一位副主席找到余发海,“在羊楼洞有一大片烈士墓,你是一位老公安,搞侦察工作有经验,搞点调查工作,看看现状怎样。”

市政协交给余发海这样一项特殊的任务。

虽说此时的余发海还是一个正在康复期的肾移植患者,但他一个老公安雷厉风行作风没有变,二话没说接受了任务。

第二天,余发海就带上肾移植抗排异药物、笔记本、老花镜、干粮和折叠伞出发了,前往羊楼洞进行调查。

羊楼洞地处赤壁市区西南30公里,明清之际系赤壁6大古镇之一,为“松峰茶”原产地,素有“砖茶之乡”的美称,京广铁路经此,公路北通市区,南通湖南省临湘县,为湘鄂交界之要冲。羊楼洞在中国茶业发展历史上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明代嘉靖年初制茶业已相当发达,集镇随之而兴,极盛时人口近4万,茶庄200余家,百余家商旅店铺,“洞茶”远销边疆和海外,因此羊楼洞誉称“小汉口”。现存有一条以明清建筑为主的石板街。2002年被列为省级文物重点保护单位。201012,羊楼洞被国家住建部和国家文物局授予“中国历史文化名村”。2004年,在“合村并组”的时候,羊楼洞镇行政机构撤销,改为羊楼洞村并入赵李桥镇。现在的羊楼洞分别设有羊楼洞居委会和羊楼洞村委会。

925日,清晨。余发海从市区搭乘班车出发前往羊楼洞。

市区到羊楼洞没有直达班车,余发海先是乘搭班车到赵李桥,从赵李桥再乘当地村民的农用车去羊楼洞。

羊楼洞村是由原马家洞村和北山村合并而成,共有23个自然村3000多人,方圆十多里全叫羊楼洞。余发海不是赤壁本地人,并不知道烈士墓的具体方位,了解到这些情况后,这下让余发海犯难了。

羊楼洞有一条通往崇阳方向的公路,余发海沿着这条路向崇阳方向寻找,一直找到与崇阳交界的百花岭,再往前是崇阳县了,他一边往前走一边寻思,烈士墓不可能在前方某个地方。正在这个时候,他见有一位耕地的农民,便上前递上烟与其攀谈起来,讲述自己的来意。这位农民告诉他说百花岭北库前面不远就有烈士墓。

余发海谢过这位耕地的农民,按他指引的方向又一路找了过去,还终于发现了几座有墓无碑的荒坟,向当地村民了解情况后得知,这几座荒坟可能是日本人杀害的地下党,显然不是自己要找的“一大片烈士墓”,他只好失望地往回走……

104日,他改变了方法,他来到羊楼洞后先是去寻访这些老朋友和老熟人,逐个打听这个情况,可他们的回答大多是:“听说过。”“好像有这么回事。”“具体情况不太清楚。”

听到这些回答,这让余发海多少有些失望,但余发海是一个不认输的人,多年的公安工作培养了他有一点线索就追查到底的习惯。

余发海想这样询问可能不是办法,他寻思着,羊楼洞就那么大的地方,自己可以上山去找,不信就找不到。

1013日清晨,余发海再次从市区搭乘班车出发前往羊楼洞,到达时已是10点,这时天公不作美下起了蒙蒙细雨。

在蒙蒙细雨中,他沿着乡村土路,艰难地行走着。对于一个常人来,走一段山路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于他来说,走一段山路,就得走一程歇一程,不仅如此,他还得一天按时吃5次药,否则的话,身体可能出现排斥反应。

时间不知不觉又过去了半天,浑身上下被雨水淋了个透的余发海见天色已晚,他知道必须要在下午5点前赶到赵李桥乘最后一趟班车返程,不然会滞留在羊楼洞的在荒郊野外,于是只好再次无功而返。

次日,余发海一大早赶到赵李桥,他这次又改变了方法,去找往返于赵李桥和羊楼洞之间“麻木”车司机,多年的公安工作经验告诉他,这类人员一般对当地社会情况比较了解。经过一番打听,一位羊楼洞的中年“麻木”车司机还真知道这个墓地。于是,余发海随“麻木”车向羊楼洞的墓地飞奔而去。

在距离羊楼洞老营盘不远处,由于路面泥泞不堪,不能继续前行,“麻木”车停了下来,这位司机指着老营盘方向说,翻过前面的黄土坡可以看到一片茶山,墓地就在茶山边的灌木丛林中……

余发海一个人走在老营盘荒山野岭崎岖中,在一片一人深的荒草中,一边拨开荒草一边仔细观察。

天公不作美,开始下起了小雨,余发海在一棵松树旁坐下,一是避避雨,二是让疲惫的病体休息一下。就在这时,他隐隐约约看到荒草中有一块石碑,顿时来了精神,立马起身,走过去拨开草丛,他看见一块碑石刻着“志愿军”、“抗美援朝”、“解放军”等被岁月侵蚀已经有些模糊的字样。

终于找到了。

余发海一阵惊喜,饥饿和疲劳顷刻间全无,他再向周围找去,发现了更多的碑石,他在心里数着:“一块、二块、三块……”

这时,余发海惊呆了,见到这片荒凉悲壮的烈士墓群一排一排的,整整齐齐的排列在那里,他的第一感觉不仅仅是震撼,感觉眼前看到的就像是一个加强连,他们埋伏在这处山坡的荒草之中,在等待一次冲锋的号声……

余发海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他原本打算清点一下墓碑的数量,再抄写上面的碑文,可是雨越下越大,无奈之下,他只有先从墓地撤了出来。

余发海说:“好大一片,就像是一个加强连埋伏在这里,随时准备出击。碑石上的碑文看不清,还长满了青苔,有的碑石也风化了,看不清碑文的具体内容,然后我就戴上眼镜,一边仔细辩认,一边用手探摸上面的文字,我发现安葬在这里的大多数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士。不仅有男战士,还有女兵,不仅有大陆的,还有来自台湾的,绝大多数的战士的年龄只是20出头。

余发海接着说:“一片荒凉,这些烈士墓周围长满了荒草……”

听着余发海的讲述,看见他的眼泪止不住流淌下来,在他的言语中,感受到了一种悲壮和凄凉。

在找到墓群的几天后,天气好转,余发海再次来到这片墓地,他戴着老花镜,蹲坐在一个个墓碑前抄写碑文,就这样,一个个烈士的姓名、籍贯、部队番号和牺牲时的年龄等被逐一抄写下来,然后回家整理打印。

余发海经过统计发现,烈士墓碑一共有142座坟墓,137块墓碑,其中主要是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牺牲的烈士,共有124名,有的战士来自志愿军赫赫有名的“万岁军”——第38军。

这些烈士来自24个省(区)118个县市,共涉及21个军35个师87个团,除抗美援朝战争期间牺牲的烈士外,还有来自第一、三、四野战军在三大战役和10多名公安部队的烈士。

烈士中年龄最大的52岁,最小的18岁,还有3位女兵。既有通讯员、卫生员、警卫员、炊事员、司号员、宣传员、修械员等普通战士;又有班长、排长、连长、及营级军政干部。有党员28人、团员9人;烈士中除汉族外,有苗族、蒙古族、壮族、朝鲜族、满族等少数民族战士,还有一位来自台湾省花莲县的阿美族烈士。

“天下艰难际,时势造英雄。”余发海懂得这个道理,但在羊楼洞这个古镇上,怎么会有142位烈士埋葬在这里?怎么又变成今天这样一番景象?羊楼洞这片墓地的背后隐藏着怎样的往事?在余发海心里却画上了一连串大大的问号。

再访羊楼洞142烈士墓群

2017103日,中秋节前一天。

这天下着小雨,我和余发海一起再次来到羊楼洞烈士陵园。我发现羊楼洞烈士陵园英雄事迹陈列馆的墙壁上有这样一块牌匾,上面写着“中国人民志愿军国内三处烈士集中安葬地之一”。后来查阅有关资料了解到,其它两处国内集中志愿军烈士安葬地,分别是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丹东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也对在国内和在朝鲜集中安葬地志愿军烈士的陵园有了比较详尽的了解。

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位于沈阳市北陵公园的东侧,由原东北军区政治部修建,19518月落成,同年1210日移交给沈阳市民政局管理。陵园占地24万平方米,地势居高临下,拾级而上,迎面矗立着一座23米高花岗岩砌成的四棱锥形纪念碑。碑体正面是董必武19629月题写的“抗美援朝烈士英灵永垂不朽”。烈士墓区位于纪念碑的北、东、西三面,占地面积4万平方米,有烈士墓122座。其中,有特级战斗英雄黄继光、杨根思,一级战斗英雄邱少云、孙占元、杨连弟;还有在朝鲜战场上牺牲的3位志愿军军职干部:第39军副军长吴国璋、第50军副军长蔡正国、第23军参谋长饶惠谭。

丹东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位于丹东市锦江山北麓,陵园占地面积1.4万平方米,始建于195151日,当时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第50军最早在丹东修建的抗美援朝烈士陵园,也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最早的烈士陵园。抗美援朝烈士纪念碑位于陵园正中央,碑高21米,呈方形,汉白玉贴面,碑的正面刻着“抗美援朝烈士永垂不朽”。陵园两侧建有烈士纪念堂和展览厅.有六个陈列室,展览面积340平方米,介绍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基本情况和著名英烈事迹。园内共安葬258位志愿军烈士,有特等功臣、一级战斗英雄陈德忠的陵墓。

这三处志愿军烈士陵园中,丹东市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安葬258位志愿军烈士,沈阳抗美援朝烈士陵园安葬122位志愿军烈士,羊楼洞烈士陵园124位志愿军烈士。可以看出,羊楼洞烈士陵园虽为“志愿军国内三处烈士集中安葬地之一”,但从安葬志愿军烈士数量来看,实为国内第二大志愿军烈士集中安葬地。

1953727日,朝鲜停战实现。为了使分散在朝鲜各地的志愿军烈士得到妥善安葬,中国人民志愿军领导机关成立了烈士陵园修建委员会,中国政府拨出专款,用于陵园建设,经过几年的努力,在朝鲜的国土上,建起了8处中心烈士陵园。分别是:

桧仓志愿军烈士陵园:1957年正式建成,是朝鲜几十处志愿军烈士陵园中规模最大的一个,位于平壤以东约100公里的山区平安南道桧仓郡的一个150米高的山腰上。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这里曾经是志愿军烈士的简易墓地,包括毛岸英在内的134名烈士长眠于此。1954年,《朝鲜停战协定》签署一年后,志愿军烈士陵园开始兴建,占地面积9万平方米。

云山志愿军烈士陵园:位于朝鲜云山郡旧邑里。陵园内建有纪念碑、纪念亭、牌楼等建筑物。安葬在这里的是19501025日至11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第一次战役中牺牲的烈士。第一次战役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出国第一役,历时十天,歼敌1.5万余人,收复云山、博川、温井、宁边、德川等重要城镇,初步稳定朝鲜战局。志愿军在此次战役中伤亡1万余人,大部分安葬于云山烈士陵园。

价川志愿军烈士陵园:位于朝鲜价川市中心的高地上,这里安葬的是19501125日至122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在第二次战役西线作战中牺牲的烈士。在第二次战役的西线战场,志愿军激战8昼夜,歼敌2.3万余人。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伤亡3.07万人。

长津湖志愿军烈士陵园:位于长津湖畔,这里安葬的是19501127日至1224日,第二次战役东线长津湖之战牺牲的烈士。长津湖之战历时28昼夜,歼敌1.39万人。第二次战役中志愿军伤亡3.07万人。

开城志愿军烈士陵园,位于开城市松岳山下,这里安葬着19501231日至195118日,第三次战役中牺牲的烈士。此次战役历时9天,突破“三八线”,占领汉城,将敌人驱至“三七线”以南地区。此战歼敌1.9余人,志愿军伤亡8500人,大部分安葬于此。

上甘岭志愿军烈士陵园:这里安葬着19521014日至1125,在上甘岭战役中牺牲的志愿军烈士。上甘岭战役历时43天,是抗美援朝战争中最为残酷的战役,也是世界战争史上最为残酷的战役。此次战役共毙伤俘敌2.5万余人,志愿军伤亡1.15万余人。在上甘岭战役中牺牲的烈士,除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等著名战斗英雄安葬于沈阳外,其余均安葬于此。

金城志愿军烈士陵园:位于金城地区,这里安葬着1953513日至727日,在夏季反击战役中牺牲的志愿军烈士。此役是志愿军转入阵地防御后,规模最大的一次对敌坚固阵地发起进攻的战役,历时两个半月,毙伤俘敌1.23万余人,收复土地240平方公里,有力地促进了停战的实现。志愿军在这次战役中伤亡5.4万余人。

新安州烈士陵园:位于朝鲜新安州市,是为纪念铁路运输战线上光荣牺牲的烈士而修建的。园内有志愿军领导机关和朝鲜交通省分别竖立的纪念碑。志愿军铁道兵在抗美援朝战争中,面对敌人强大的空中力量,粉碎了敌人实施的绞杀战,建成了“打不烂,炸不断的钢铁运输线”。志愿军烈士陵园安葬了1178人。铁道兵部队在抗美援朝战争中牺牲1131人,铁路员工牺牲574人。

在朝鲜的志愿军烈士陵园中有不少无字碑,人们也许永远不知道他们的名字,只知道他们是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

19583月,中国人民志愿军开始分批撤出朝鲜。同年1026日全部撤回。

在志愿军全部撤回前夕,志愿军总部派出lO个代表团,分别到朝鲜各地,向朝阳党政机关和当地人民告别,感谢他们8年来对中国人民志愿军的亲切关怀和热情支持。各代表团还在各地党政军领导的陪同下,向志愿军烈士陵园和人民军烈士墓敬献了花圈。

中国人民志愿军有成千上万的烈士长眠在朝鲜,其中就有毛泽东的儿子毛岸英。当志愿军即将撤出朝鲜回到祖国的时候,他们没有忘记向曾并肩战斗的战友作最后的告别。

1021日,志愿军总部全体人员到桧仓志愿军烈士陵园,向长眠在那里的志愿军烈士们作最后一次悼念。

关于这次悼念活动,志愿军司令部防化处参谋吴泰福在日记中写道:

志愿军总部官兵在杨勇司令员、王平政委、梁必业副政委的带领下,步行到桧仓里中国人民志愿军烈士陵园,向毛岸英等烈士们告别。我们将回到祖国的怀抱,而他们却永远留在异国他乡,怎不令人伤感。“秋风吹起哀乐,夕阳染红山河,战友长眠异乡,树起座座丰碑。”

在抗美援朝战争期间,对于牺牲在战场上的烈士,原则上都安葬在朝鲜。那么,国内安葬的志愿军烈士是怎么回事呢?

国内安葬的志愿军烈士大至有如下几种情况:

一是运回国内后方医院就治的危重伤员,抢救或医治无效牺牲的;二是重伤员在运回国内就治途中牺牲的;三是部分著名战斗英雄;四是牺牲在朝鲜的三位志愿军高级首长;五是志愿军空军飞行员或机场地勤人员,遭敌机轰炸偷袭牺牲的;六是志愿军在入朝前准备阶段的非战斗减员。

安葬在羊楼洞142烈士墓群的志愿军烈士就是上述的第一种情况。

无论是安葬在何地,每一位烈士都为新国家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无论是来自哪支部队,每一位烈士为国慷慨捐躯都会被人民永远铭记。

当我和余发海从羊楼洞烈士陵园烈士英雄事迹陈列馆出来的时候,雨越下越大,为了表达对烈士们的尊重和敬仰,我和余发海决定不带雨伞更不打雨伞进入墓地。

我对余发海说:“你是换过肾的人,淋感冒了怎么办,千万别冒这个险。”

余发海回答倒是干脆:“没事。大不了多一位‘烈士’。”

在他的言语中,我听出了他对羊楼洞142烈士的担当和责任。

我们行走在烈士陵园,余发海为我逐一介绍这些烈士的情况,我却默念着他们的名字……

这时天色已晚,我突然想到一句诗:“遍地英雄下夕烟。”这句诗出自毛泽东的《七律·到韶山》,诗中的“英雄”原指新中国的农民,描写的是农民英雄们在暮色中收工归来的景象。

余发海曾经说,当他找到这些墓碑时,“像是一个加强连埋伏在这里,随时准备出击。”在我看来,这些大多是农民出身的烈士,他们无不是视这片祖祖辈辈休养生息的壮丽山河在自己生命之上的人,此刻正像是从黄昏的烽火硝烟中归来,用一座座墓碑的形式出现在我们的眼前,为我们讲述战争的惨烈和一个波澜壮阔的时代。

(本文系2018年中国作协重点作品扶持项目。)

作者简介:

罗胸怀,湖北蒲圻(今赤壁)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湖北省作家协会会员。著有报告文学、诗集与学术著作多部,其中《毛泽东诗词传奇》《中国空军纪事》多次再版。

责任编辑/魏建军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