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抗争逆境的金婚“花叶夫妻”---【姚东社】

2018-12-11 15:01:14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13

抗争逆境的金婚“花叶夫妻”

 姚东社

姜堰城区有一对年龄奔8”的老人:缪荣株、李秀芹。他们俩,夫妻五十载,演绎出一曲绿叶扶红花、“1+1大于2”的恩爱情歌:年轻时贫苦同担,中年时携手共进,年老时有梦同圆。熟知他俩的人,亲昵地称之为“花叶夫妻”。

作文结缘

缪荣株、李秀芹分别于1944年、1945年出生在姜堰南乡贫苦农民家庭里。童年时,两人立志好好读书,改变贫穷命运。

5岁时的一天,缪荣株跟母亲去张甸猪市。他闪进乡图书室,将一本未看完的小人书私藏带回家,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作“贼”。他的作文在小学上过黑板报,那是用粉笔写的。当时的他,一天不知多少次有意从黑板报旁走过,为的就是朝黑板报上多看几眼,那藏在内心的得意啊,了不得!那几天,他最怕下雨淋坏了黑板报上的作文。在小学里,他给一群女生粉丝朗诵过他的田园组诗。1960年,在梅垛读初中时,他的作文受到老师赏识,老师特别嘉奖他,将学校买的当时流行的20多部长篇小说专借给他读。在那个饿死人的年代,他饱餐了精神食粮,因而作文十分出色。《创业史》中“人生的道路是漫长的,但紧要处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这一段话,引导他树立当作家的志向。

也许上天有意。1960年夏,李秀芹也考进梅垛初中。学校举行首次作文比赛,李秀芹和缪荣株参赛的作文被贴在初二教室同一块黑板报上。58年过去了,李秀芹至今记忆犹新,她的参赛作文是《让小煤油灯留作纪念吧!》。这次参加作文比赛,是这两个少男少女人生的第一次。这次作文赛,缪荣株第一时间逐篇逐篇地阅读,当读到李秀芹参赛的作文时,脑海里不禁出现了外婆庄上一个高挑个儿、苹果似的白净红润脸庞、两眼炯炯有神的姑娘。不错,就是她!李秀芹也看到了缪荣株的作文,呀,句子写得真好!从此,正当豆蔻年华的两颗心萌动了“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思,原来两个人路上碰到一起很正常;自从一起参赛作文后,两人路上相遇,她脸上瞬间绯红,飞步离开。而他则停下来,怔怔地扭头望着她走远,直到消逝。也许,他想得太多,在初中时他大胆地创作过半成品的初恋剧,而且想象将李秀芹当公社干部的大哥作为反对他们婚姻的反面角色。考取高中后,他还向她莫名奇妙地写了一封信,虽然石沉大海。

农村习俗早订亲。机缘终于来了。1963年暑假的一天早上,20岁的缪荣株在家做作业,受缪家之邀,李秀芹和母亲被媒人领到缪家。他送她回家时走到玉米田旁,趁媒人和李母落在后面(也许有意掉在后面),留给他俩说话的机会时,缪荣株等后边的李秀芹走上来靠近,他悄悄地问:“你喜欢文学吗”?她害羞地答:“我爱看小说”。这第一次对话,奠定了他俩爱情的基础。

1964年夏,缪荣株考上了南京师范学院。这一年,李秀芹参加了江苏省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句容县工作队。她从生活费里省5块钱、5斤粮票支持未婚夫读书。

1968年腊月23日,缪荣株与李秀芹喜结良缘。缪家6口人住三间茅草房。婚床,竹箔子上垫的是草;两条薄薄的被子,一条还是向亲戚借来的,婚后2天不到就还给人家了。

李秀芹当上公社半脱产干部后去开会,中午连公社食堂5分钱青菜和半斤饭都舍不得买,而是从家里带几只熟山芋当中饭充饥。她生的第一个孩子因病无钱医治,在月子里即夭折了。怀二胎时,因营养不良,脸上留下两块小铜钱般大的“黑山芋片儿斑”,直到许多年后才慢慢消失。

助夫事业

缪荣株大学毕业后,被县里安排到俞垛公社(现俞垛镇)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后借调到忘私小学初中班当语文教师。插队快结束时,他向县委组织部“毛遂自荐”,讲自己爱好写文章,居然如愿以偿地进了县委宣传部报道组。

李秀芹在梁徐公社(现梁徐镇)工作,与丈夫分居了14年。l9839月,好不容易才调进县城姜堰区公所任计划生育科长。一家4口人刚刚团聚,缪荣株又被县委调到离县城50公里的港口镇任书记。那时候去里下河港口要得大半天。当时他们的儿子13岁、女儿9岁,正需要父母精心照料学习、生活。缪荣株不忍心把困难重重的家庭丢给妻子。李秀芹看出他的心思,电灯亮了一夜,边聊家常边为丈夫收好了行李。

缪荣株成年累月工作在港口,偶尔回城开会,见两个孩子放学回来眼巴巴地等下乡工作的妈妈回家烧饭。李秀芹一回来就生炉子、淘米、拣菜……一次,7岁的女儿站在小凳子上炒茼蒿,炒着炒着,一条小蚯蚓在锅中抖动。李秀芹匆匆忙忙下河口洗菜,一只脚踩空了,从河岸滚到河底,摔成严重骨折,缪荣株心如刀绞。

李秀芹20岁入党,多次被评为优秀党员、先进工作者,赢得上上下下的好口碑。1983年,组织上安排她脱产到大学深造。她想,甘蔗没有两头甜,不能图自己的进步分散丈夫工作精力。她未与丈夫商议,即婉言谢绝了。1993年,姜堰区委按照县委有关配齐乡镇领导班子女干部的要求,拟定李秀芹下乡当副乡长。当时丈夫已担任县人民银行行长,为了支持丈夫的工作,她笑着对区委领导说:“书记,我已48岁啦!”就这样,她为了丈夫,一次又一次地主动放弃了升迁的机会,一辈子窝在股长级上,脚踏实地干着。

19929,缪荣株在人民银行行长任上干得正春风得意时,因在港口书记任上辛劳落下了内分泌失调(甲亢)的病根,右眼球突出长期闭不拢,感染上角膜炎,怕光,迫不得已到上海接受缝合上下眼皮的手术。迫于当时的社会风气,李秀芹瞒着丈夫拿出婚后20多年他给她买的金戒指,设法找人替丈夫看病。15天后拆线,他的角膜炎并未好转。920日深夜,风雨交加,右眼球疼痛难忍,李秀芹扶着丈夫上医院急诊,角膜已穿孔,逼迫立即摘除。厚厚的白布捂在他脸上,闷得喘不过气来。刀子割肉的声音,铲子铲肉的声音,一刀刀,一铲铲,他听得清清楚楚,疼得大汗淋漓,用两条腿轮流跷高来缓解钻心的疼痛。

缪荣株摘去右眼球,左眼视力也因吃强力松的副作用下降到0.1,连外滩上那么高大的陈毅像也看不清。李秀芹在丈夫住院的3个多月里,每到探视时间,总是拎着丈夫最爱吃的饭菜,第一个匆匆地进病房,晚上最后一个离开医院。她特地买来《医药大全》,如饥似渴地学习护理知识;她为丈夫读报、读小说,调剂枯燥的住院生活,缓解病魔的痛苦;她买来收音机、耳机,减轻丈夫夜里的寂寞……她每天不知饱饿,那段时间瘦了13斤。

金婚圆梦

缪荣株摘去了右眼球,49岁退居二线。他左眼视力刚刚稳定后,便倔强地续起童年的作家梦来。他试着用毛笔写些当官后搁笔多年的小说、散文创作,有时用放大镜看稿子。李秀芹开始焦急万分,责怪道:“你这样不爱护眼睛,左眼再出了事,没得哪个服侍你!”背地里还让儿女们为爸爸写作设置种种障碍,恳请朋友们甭当面夸夫文章写得好。种种阻拦都未奏效。缪荣株反安慰她说摘去右眼球是因为:“时间长马虎了,工作忙耽搁了,身体好掩盖了,一只眼够用了。”

知夫莫如妻。李秀芹晓得丈夫一头走到黑的犟脾气,软下心来,贴心想法帮夫圆梦。缪荣株克服常人难以想象的困难自创读书“三法”:一是巧用借读法,借妻子老眼读书。缪荣株退职25年,李秀芹每天在他午睡前后读书一小时左右,几乎一天不缺,有事不能按时读,也抽空补上;她腰椎病发作时,就躺在沙发上读。他心疼她,主动边听边做剥豆子、抹桌椅等家务。这成为一种习惯、一种默契、一种责任。她还当丈夫写作素材的采购员、作品的评论员。二借晚辈惠眼读。他让两个外甥、孙子、外孙女读1篇小小说,发两毛钱奖金,最多一天发20多元。出书也请小孩帮着校对。当听到孙子写的《世界上最美丽的人》发表在《扬子晚报》上、外孙女《甘当绿叶的外祖母》获得《泰州晚报》征文三等奖的“特大喜讯”,他激动地笑出了声。三借收音机读。他每天边散步边收听新闻、小说、散文、故事、评话两个多钟头,成了一天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前后用坏了20多台小型收音机。

缪荣株视人民为创作的母亲,把老家、原工作地港口镇当作取之不尽的素材库,把广交朋友当作提供素材的情报站,把姜堰坝口老人活动场所当作采集素材的批发点。他出门必带一只买菜一样的包,里面放着笔、本子、相机3件宝”,听到有价值的素材当即记下,看到合适的镜头当即拍下,从不放过。

保护剩下的一只眼睛,对缪荣株而言比黄金还珍贵。为最大限度地缩短用眼时间,他注重打腹稿,采用慢酝酿、快写作的办法。20101月,夫妻俩学会了上网,妻每天为夫开机、关机,浏览网上信息,读缪荣株主题帖和跟帖,晚上散步时交流网帖及修改意见。发展到现在,缪荣株在手机上看到好文章先放在《收藏》上,留待和妻子共读。一些作者出书请他作序,大部分也是李秀芹读书稿。他已经为12位作者写过序。从2000年起,缪荣株集中精力,花十年功夫,自费10多万元,收集、采访、整理胡氏家族前后134年的人文历史资料100万字,编书4本。妻陪夫前往安徽、海安、东台、泰州等地采访调查。有关行家称他做的这项工作是“泰州领袖文化寻访的开天辟地之人。”2010年底,他还受原姜堰市委书记王仁政之聘,担任《姜堰名人》主编,历时6年收集、撰写姜堰近100年间1034位名人,计93.4万字,其中包括160多篇名人自己写的40多万字的人生感悟,由江苏凤凰出版社出版发行6000册。主编《姜堰名人》时,编辑部就设在家里,李秀芹成了隐姓埋名的志愿者秘书。

缪荣株在失去右眼球的25年里,先后在《人民日报》、《中华散文》、《中国青年报》、《中国报告文学》、《雨花》、《新民晚报》等中央省市级报上发表小说、散文、故事、报告文学600多篇,其中20多篇收入《散文选刊》、《今日文摘》等;出版《一只眼睛看世界》、《半月依旧照乾坤》等5部文学著作,加入江苏省作家协会、当选为姜堰区作协副主席、《泰州晚报》副刊专栏作家。《江苏公共.新闻》报道了《用一只眼睛阅读的‘书痴’》新闻;人民银行南京分行授予他“阳光老人”的水晶碑。姜堰区文广新局在人民银行建立“图书阅览室缪荣株专柜”。全国近一百名作者写诗文评论赞缪荣株的文学作品。他还到泰州民兴中学等多所学校作《我的创作道路》的报告,在青少年学生中引起很大的反响。

缪荣株、李秀芹夫妻抗争逆境、与病魔斗争,特别是妻子幕后无怨无悔默默无闻的倾心相助,让丈夫在逆境中圆了童年的作家梦。若是每对夫妻都有缪荣株、李秀芹这样的恩爱情怀、追梦精神和坚强骨气,社会必然更加和谐,祖国的“风景”更将精彩迭出。

责任编辑/彭中玉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