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叱咤风云 民族脊梁---【任光文】

2018-12-11 15:02:11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31

叱咤风云 民族脊梁

—— 记回族爱国将领马崑中将

 任光文

在那灰暗的年代,他没有美好的童年生活。父亲被土目谋害致死,不到1岁成为孤儿,在母亲的艰辛抚育下生活。他是光着脚丫子跑威宁梅花山的羊倌,是衣衫褴褛的云南省东川铜厂矿工。成长时期,他徘徊在苍茫的雾海之中,有过真理的探索和追求,率(匪)打富济贫,被国军围剿。投奔蔡锷领导的护国军,冲锋在前,勇敢杀敌,多次退敌立功,升任副营长。受编川黔边防军7个团,任独立旅旅长参加北伐。奉命守卫赣州城,被红军总指挥彭德怀围困33天。任国民革命军陆军第3军副军长兼12师师长,率领中国军队与日军大战近4年,中条山战役身负重伤;被授予中将军衔。后任贵州省威宁县县长,水城、赫章、威宁3县联防司令,国民党101军独四师师长。解放战争时期在威宁宣布起义,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建国后任贵州省人民政府参事、政协贵州省委员、民革贵州省委委员——他,就是回族爱国将领,国民党中将马;他,就是朱德、彭德怀、张治中、杨勇等心目中一位不平凡的回族将领。

—— 题记

少小经历 苦难岁月

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年),马将军出生在贵州高原乌蒙山脉的乌撒女儿姑苏姆苏嘎,即今威宁县秀水乡尖山组。就在这一年初秋,大官寨安土目与牛棚子禄土目因争霸地盘大打出手,安土目力量弱敌不过,派人到苏姆苏叫马父亲马开科带领马姓人帮忙打牛棚子。在威胁逼迫下,马开科只好带领族人参战。交战中牛棚子禄土目被打败,其二弟被打死,牛棚子禄土目因此对马家怀恨在心。为报二弟之仇,时隔几天,在一个白雾茫茫的清晨,牛棚子禄土目带领百余人围攻马姓,马开科、马正强与其弟共3人被杀害。禄土目扬言:“要铲草除根!”马夫人见此血腥惨状,怀抱着刚满3个月的儿子急忙钻往玉米地、树林里,躲过了这一场生死劫难。为了留下马开科与自己的根苗,马夫人迫不得已嫁到谢家,将儿子马树堂改名叫谢银山。

1903年的一天,6岁的谢银山突然得了一场重病,马夫人到斗古寨请苗族杨老头医治,不久痊愈康复。为感谢杨老头,马夫人将谢银山拜其为干爹,不慎泄密了儿子的身世。杨老头是禄土目的佃户,无意中告诉了禄土目;禄土目仇气未消,“铲草除根”之意顿生,便弄来剧毒药品投放在蜂蜜罐里,威胁杨老头务必将其干儿子毒死,否则杨老头必死。为了活命,杨老头没有别的选择,只有照办。谢银山命不该绝,正好去了姑妈家还没有回来。谢银山的命保住了,但是另一位姑妈带孩子窜门到他家,母亲不知其故将荞面粑蘸蜂蜜给他们吃,食后果然肚腹疼痛七孔流血死亡,杨老头因此悬梁自尽。

为了避免牛棚子禄土目不择手段的赶尽杀绝,马夫人母子再次离家出走逃难。被梅花山脚水城一户保姓富农人家收留放羊群,工钱为每月1斤盐巴。

春夏时节,梅花山景色迷人。少年谢银山面对眼前漫山遍野十分诱人的野果香味,海吃海量,跑了一处又一处;却忽略了对羊群的看护,归栏少了一只羊。结果,受到主人“不给一分工钱、罚放两年羊”的处罚。为了生存,谢银山暂且答应下来。

19126月的一天傍晚,满山跑的羊群,它们没有听到回家的哨子声音。原来是羊倌谢银山清晨把羊赶到山上后匆匆回家,瞒着母亲拿了一升黑菜籽卖了几十纹铜钱,与同乡锁银安“私奔”去了云南。他将自己的姓名恢复为马树堂,在东川铜矿厂给马三哥头当矿工,除伙食外,每月得一块半滇洋。

在东川铜矿厂期间,马树堂因为人豪气、仗义,办事果断、干练,经常为那些弱者打抱不平,结识了很多与他上下几岁的青年人,并结为好友。有的甚至与他肝胆相照,结为拜把兄弟。他们经常团聚在一起,商议罢工或离开厂矿。19154月,马树堂等不甘心马三哥头的压迫虐待,罢工离开了云南东川铜矿厂。离开铜矿后,他们一面秘密弄枪弄刀,一面积极扩大队伍,发展地方武装,打富济贫。

护国运动 毅然从军

1915年的护国运动,是辛亥革命后孙中山领导发动的反对袁世凯复辟帝制的运动。南方将领唐继尧、蔡锷、李烈钧等在云南宣布独立,并且出兵讨袁。南方其他各省之后亦纷纷宣布独立。袁世凯的军队受挫,在内外压迫后宣布取消帝制,并于数月后病逝。19155月,滇军在东川招募新兵,女儿姑马树堂等一干人踊跃报名入伍,被编在蔡锷领导的护国军金汉鼎部,转战于四川泸州、纳溪等地。在纳溪战役中,马树堂所在的部队奉命攻克一战略高地,看到战友们一个个在敌人的枪林弹雨中倒下,鲜血遍地流淌,他管不了许多,急忙把背包里的棉被用水淋湿,然后顶着湿被冲上去,堵住碉堡上的机枪眼,使敌人火力顿时减弱,为扭转攻坚不利的战况赢得了机会,终于把高地拿下来。在讨袁战争中,马树堂冲锋在前,杀敌勇敢,多次退敌立功,3年时间上战场100多次;19177月升任连长。19187月,马树堂在川军熊克武办的泸州护国讲武堂学习,在这里,他不仅学到了军事知识,懂得了“君子有勇无义为乱”的道理,还结识了朱德等后来成名的将领。191910月,任云南滇军独立团副团长兼营长。

1920年秋,马树堂入川滇军后回云南。他始终没有忘记母亲“一定要报杀父之仇”的话,趁大队人马路经昭通休整时,未经请示上级同意,就在漆黑的深夜里私自将手下的一连拖出去偷袭牛棚子。由于禄土目家事先得到可靠情报,全力加强了防范,戒备森严,加之碉堡火力猛,马树堂的偷袭没有成功。滇军认为马树堂叛变,即下令一个营的兵力前往追剿。马树堂无奈之下,连夜把部队拉到马摆河投奔刘正国,凭险据守,顽强抵抗。追兵因地形不熟,不但没有剿灭马树堂部,部分人反被缴械,大部分人因马树堂平时待他们好的缘故,索性加入马的队伍。滇军一个营的兵力,就这样有来无回,白白的送给了马树堂。刘正国立即委任马树堂当这个滇军营的营长。192011月至19223月分别任过贵州西路军团长、副团长。

一天清早,马树堂从马摆河到老家苏姆苏嘎,顺便去女儿姑刘朝安家闲坐了一会,牛棚子禄土目得知后,便来骚扰刘朝安家,说刘朝安收留土匪,与土匪同流合污,一定要追究。刘朝安暗中派人到马摆河告知马树堂,马树堂以保护刘朝安家为由,随即带领一班人进驻女儿姑。禄土目认为机会来了,就从昭通搬来部分滇军部队与家丁共300多人进剿女儿姑,扬言要活捉马树堂。马树堂明知滇军和牛棚子土目兵多,但为了报杀父之仇只得豁出去了。

针对滇军打女儿姑,马树堂精心筹备,邀到20多位好弟兄商议,对策是不宜硬拼,只能智取。他得知牛棚子留守的兵不多,就采取“围魏救赵”打援,以攻打禄土目,使进剿女儿姑的滇军撤退解救牛棚子,女儿姑可免遭劫难。马树堂派10个人攻打牛棚子,留下12人等牛棚子禄土目官兵回援老家时半路打伏击。12人伏击打几百人,这种打法可谓是天方夜谭。但确有其事,马树堂做到了。不出马树堂所料,女儿姑的官军得知攻打牛棚子后,急忙调头回援。海拔2600多米的马六垭口,茂密的灌木林,大雾笼罩,伸手不见五指。马树堂一声令下,分别埋伏在6个山头的12人一起开火,突然的枪声大作,300多人顿时乱成一锅粥,又因为在浓雾中辩不清对方,便自相残杀,打死100多人,余部逃窜。时人吟诗赞唱:“八月里来燕麦黄,刘家营长马树堂;马六垭口打一仗,当得锝猎(狼)撵毛羊”。

不愿内战 投诚起义

身负重伤在西安救治脱险后,回江西养伤。日本投降后,蒋介石不顾全国人民的反对,撕毁了重庆谈判达成的《双十协定》,在美帝国主义的帮助下公然发动内战。国共战争爆发,中国人打中国人,马坚决不干,不愿再为蒋介石效劳,50岁托病告老还乡。19476月,马回回威宁租东门陈子云家房子闲居。19481949年,威宁农民频繁暴动,县长赵文清密报贵州省主席谷正伦,说威宁农民的频繁暴动与马有关。

谷电令赵文清派专车将马昆送到贵阳,查询此事。马否认与他有关,谷正伦因同马是旧交,就将他及家庭人员留住贵阳。马昆被任命为贵阳保安司令部中将参谋。19495月,乌蒙山治安恶化,土匪猖獗,为稳定乌蒙山局势,711日,谷正伦委任马为威宁县长兼威宁民众自卫队总队长,发给步枪300支。同年,随即加委水城、赫章、威宁三县联防司令。1116日,贵州省保安副司令韩文焕电令委任马为国民党101军独四师师长。1949年,当国民党政权风雨飘摇和共产党政权建立的社会震荡时期,他凭借自身的影响稳定地方局势,不同程度地避免了无序状态下的暴力杀戮。194910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1月贵阳解放,谷正伦逃往晴隆。解放军已进入毕节县,解放威宁已迫在眉睫。马想把队伍拉到马摆大山去打游击,副官吴鹿春劝说道:“马师长,蒋委员长的800万军队都抵挡不住解放军的进攻,我们仅有区区数千人,如何作为,古人云:‘识时务者为俊杰’师长,还是宣布起义为好。”后来张镇绅、杜月泉也建议他起义投诚。马此时进退两难,思想斗争激烈,因赣江战役和剿共期间的往事,唯恐共产党秋后算账不会放过他;但也知道共产党说话算话,心中燃起一线希望。125日至6日,马招集部属重要人物商谈,1214日,马去赫章会见毕节军分区司令侯国祥,1217日在威宁宣布起义,发表“顺天者昌,逆天者亡,识时务者为俊杰”的讲话,1221日马昆任威宁支前委员会主任。起义后马才知杜月泉、吴鹿蠢是地下党,张镇坤是解放军的地下工作人员。

19502月马奉命带领起义人员去大定整编,被编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序列,在威宁、水城和赫章一带剿匪。19511月,杨勇兼任贵州省军区司令员和贵州省主席,得知马在威宁后,专门派人接马到贵阳做客,马根本不知其故,因为他和这位司令员杨勇一点都不相识。杨勇亲自为他泡了一杯热茶,然后坐下说:“马将军不认识我吧。”马点了一下头说:“不认识。”杨勇便问:“将军还记不记得赣州战役中的一个晚上,有一位红军战士背着战友在城墙下撤离,被你放走?”马恍然大悟。杨勇不待回答继续说道:“朱老总曾对我说,以后有机会,对马要重谢。”马感概万千。戎马军涯40年,从东到西,从南到北,身中数弹,生生死死,错与对否,是是非非,弹指一挥间,最后锁定爱国。他不想有更多的往事回忆,人们都说往事如烟,但在马来说往事却是很沉很沉。杨勇知道马抽大烟,特意为其备了百来斤,但马只取了一小茶杯,不久他把大烟戒掉了。12月,马被调任贵州省人民政府参事室参事,19533月任政协贵州省委员会委员。19565月加入“民革”,被选为民革贵州省委员会委员。1980221日,马昆在贵阳病故,终年84岁。

的人生,见证和反映了二十世纪百年中国社会的基本形态。在百年中国的政治军事斗争中,马作为国民党的一位中将,始终生活在中国社会的中下层,他和国民党的很多将军比较起来,地位不够显赫,也没有留下多少资财。在他的追悼会上,时任贵州省政协副主席的褚振民这样评价说:“马同志是我省一位知名的爱国人士,他自起义参加工作以来,努力学习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拥护共产党的领导,热爱伟大领袖毛主席和敬爱的周总理、朱委员长等无产阶级革命家,积极参加人民政协的各项政治活动,并为争取台湾回归祖国、完成祖国统一大业做了有益工作。马同志的不幸逝世,使我们在统一战线和民族工作中失去了一位爱国老朋友。”《威宁自治县民族志》有这样的评价——“独4师的起义,完整地保存了威宁的档案资料、文物古迹,保卫了威宁各族人民的生命财产,对社会主义革命作出了贡献。

的外孙女李忠敏回忆说:“在家中,外祖父非常重视家风家教。他除了按照伊斯兰的教义要求子孙要‘重德修身’、孝敬母亲和父亲等以外,还要求子孙做人要堂堂正正,若为学要深学笃行,若从商要诚实经营,若从军要不怕死伤,若做工务农要勤劳踏实,若做官要心有百姓、刚正不阿。外祖父十分关心家乡回族子弟的教育问题,注重回族家风的传承。除了在驻守赣州期间,捐修了一座清真寺外,还重视对回族子弟的文化培养。在解放前和解放后,多次捐钱捐物用于资助家乡的学童到学堂、学校学习;支持家乡的清真寺开展经堂教育,以在回族乡亲中普及伊斯兰知识,培养教职人员。在外祖父感召下,他的女儿、我的母亲——马文学,因为家乡十分贫穷,几十年来一直省吃俭用,把节省下来的钱用于修缮清真寺,让家乡贫穷的穆斯林能在一个较好的环境礼拜和学习。”

 

撰写回族爱国将领、国民党中将、人民解放军高级军官、著名爱国民主人士——马崑的人物传记文章,实不容易。一是因为相关资料记载不多;二是相关资料的时间、地点、事件不详尽;三是历史跨度长,护国战争、军阀混战、国内战争、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四是再查阅资料难度大。但我坚信,马这个人物值得一写。在写作过程中,我应主人公的后代邀请,来到主人公的故乡威宁女儿姑(今秀水),一路阳光温柔,秋高气爽。我们经女儿姑到苏姆苏嘎(今尖山),黄土高坡,石头较少。在半山处,新建了3栋小平房,合计建筑面积约400平方。据介绍,这里过去是马诞生地,这儿原来是一间土屋,护国战争时马从四川回乡后改建为四合院,后被滇黔官军毁;墙石在解放初被搬迁建学校,有的被私人搬用,此地回归大自然。有谁相信,一个国民党高级将领,居然没有自己的住宅。其戎马一生,清廉一生,肝胆仑,令人钦佩。我们再往高坡步行,经过密林来到一处墓地,墓葬者均为马姓。最顶上密林边即是马爷爷奶奶之墓,也就是曾被黔军挖翻、后修复的墓葬。随着时间的推移,时代的变迁,大自然已经完全掩盖了那段历史的痕迹。在另一处,马父亲墓葬也是如此。晚饭间,与威宁县党史研究室的领导刘砺就马相关问题交换了意见。刘砺很热情,对相关马的经历很重视,他还拿来了几期载有马文章的《乌蒙史话》杂志,期待我这篇文章能写出来。谨以此文做一个五彩缤纷的历史花篮,献给那些在爱国战争特别是抗日战争时期阵亡的回族将士英灵,愿他们与天地长存,与日月同辉!向那些回族爱国人士表示崇高的敬意!

本文作者任光文,系贵州省作家协会理事。

责任编辑/啸吟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