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8年11月号 >> 阅读文章

生命的螺旋方式---【柏青】

2018-12-11 15:05:44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61

生命的螺旋方式

—— 一位非遗传承人的生命轨迹

 柏青

一、缘起

(一)有关文化的情怀

有一条叫薛的河,从善崮村北穿过。这条小河承载了鲁南的历史。

据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记载:薛河,其源本西江,水出自宝峰山东诸山泉,南过青莲步、将军步,左过高山西折过山亭,纳永丰、凤凰二泉(二泉水皆出自薛河南岸山麓入焉),又西至于薛山名为薛河。受悟真岩茶泉,循悟真岩南至于云龙山会东江水(东江出自湖陵山);西流至吴戬山下伏不见,过铁脚山至柳泉涌出,至观山前潴为濯笔渊,至于云龙山入西江水同为薛河。南至于新蛟台折而西,经昌虑城南陶山下潴为刁潭;西纳玉花泉水又西纳沂河水、三山泉水,西南迳丰山东过官桥,迳薛城至于东邵,在微山纸坊入于老运河,旧经山阳湖,从金沟入泗。薛河又称十字河,总长81公里,总流域面积960平方公里。

薛河得名的薛山,就在我姥姥家善崮村北。薛山之上,有唐代所建薛山寺遗址。曾经是鲁南地区香火最旺的佛教圣地。只可惜岁月流水,历史上多么的辉煌也只留下一些遗迹让人猜想、令人叹息。

我记得我小时候曾经跟着外祖父从村里去薛河洗羊肠。出了村,就是薛河南岸,过了河,就是薛山。在薛河边,有许多古老的石头构件,面对我的好奇,饱经世事沧桑的我的外祖父用他惯常的平静语气对我说:“这些石头,就都是山上庙里的物件。”

我外祖父的介绍显然并不能满足我的好奇。相反,因为得到不到全解,我内心的好奇愈发膨胀,在此后的漫长发月里,薛山、薛山寺因亲缘和神秘而深种于我心,每每念及,十分亲近。

我也曾经多次沿山路上去过。山坡上,这样被岁月流水冲击倒的遗存更多。以个人的见识和体魄来审视这些倒卧在漫坡的巨大庙宇构件,可以想见当时薛山寺香火的盛景。足见当时薛山寺的宏伟。对于生产力十分低下、完全要靠天吃饭的彼乡人民,曾经的漫长艰难日月里,薛山禅寺的钟声,定是他们心灵所渴求的最好的抚慰。

自我极为熟悉的善崮村沿薛河逆水而上十里许,有一个叫薄板的村庄。1968年,刘进潮就出生在薄板村。不幸的是,刘进潮已经是刘家第六个孩子,他的前面,五个姐姐次第成长;与许多年来心心念念渴盼着一个男子终于得子的喜悦相比,他的父亲母亲所承受的生活生存压力是无与伦比的。刘进潮自小就并没有享受到独生子应该享有的福分,他与他的姐姐们一样,在薄板村艰难而又顽强地成长,一直到18岁。为了谋生,18岁仅仅初中毕业的刘进潮离开了家,选择了外出干建筑队,一年后,又加入了卖糖葫芦的队伍,并自此开始了漂泊的生活,在经历十二年尝尽卖糖葫芦的酸甜苦辣之后,刘进潮以他农民特有的朴素智慧偷艺成功成为澡塘搓澡工;勤劳、坚忍、能吃苦,几十年如一日挣钱,挣钱养家。难得的是,在这几十年如一日的挣钱养家的责任重压下,他一直怀揣着一个梦想,没有一日放弃。

我知道农民泥塑艺人刘进潮,并且和他认识,是在台儿庄古城复建以后。我所热爱并且长期从事的工作就是发掘和保护、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刘进潮那时刚刚成为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所传承的项目,名字叫枣庄泥塑。

刘进潮出生于19671019日。他出生的时候,满世界正闹文化大革命,其中一个革命项就是“反四旧”,正是风起云涌。刘进潮的出生地薄板村,当然也不是世外桃源。刘进潮的祖上数辈曾经是给庙里塑神像的人。神像就是“四旧”,塑神像的人,自然,也是“四旧”。到了刘进潮记事的时候,“四旧”就已经基本反光了。不单庙里的神像没有了,庙也大多被拆了,就是塑神像的人,也都夹起尾巴重新做人,比如刘进潮的家人,大都洗了手回到庄稼地里做起纯粹的农民。偌大一个家族、鼎盛时期百十号人“玩泥巴”,到刘进潮可以记事的时期,也只有刘进潮的一个本家哥没有住手,也仅仅是留在生产队的土窑里,坚持烧农民们生活中离不开的泥盆瓦罐,只到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然后,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冲击下,塑料、金属制品取代了传统的泥盆瓦罐,以此为生已不可能,刘家的最后一口土窑也熄了火。

无数的历史事实证明,文化的传承是生生不息的。十分有意思的是,与薄板村刘家土窑熄火同时期,在距离薄板村不远的山亭西集一个叫伏里的村子,有一个叫甘志友的人,以挖掘的姿态,经过几年的努力,把一个据说有几千年传承经历的伏里土陶展示于世并在京城引爆民俗专家们的惊喜。为此,甘志友在自己家里筑起一口土窑,点燃了伏里土陶的传承之火。此一时,小学生刘进潮正在为家里不让他继续上学而哭泣,他的那位本家哥正因为自己烧的泥盆瓦罐再也卖不出去而无奈地熄了窑火,怅然若失。

时光轮回,世事变幻,二十年几后,当年的那一个因为不能上初中而哭泣悲伤的小学生刘进潮,竟然也已经成为了出色的枣庄泥塑非遗传承人。

就在前不久,2017年的12月份,山东省文化厅网站公示了山东省第三批文化艺术之乡名单,枣庄市山亭区被重新命名为土陶艺术之乡,就是因为在山亭区域内,民间土陶烧制既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又有在行业里领军的标志项目和标志人物。这其中有两个支柱型项目,就是伏里土陶和枣庄泥塑。

我相信当下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对于泥塑的概念,谁都能说出一二三来,不能说不知道,不了解。但是,谁要是说对泥塑相关知识知道的很深,了解的很全面,那又很难,能够做到全面了解的人除了相关专业人士以外,应该不多。因为泥塑本身的门类其实十分庞大,而由于我国地大物博民族众多,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民族,相关于泥塑的细枝末节,就会千差万别。刘进潮所从事的,就是北方汉民族庙宇文化中的彩塑神像。在他的家乡山亭,从事泥活的曾经很多,现在也又逐渐多了起来。我就知道,在西集伏里村,很长时间里,就只有甘志友一个人在那里苦撑,以至于在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心中,甘志友就是伏里土陶,伏里土陶就是甘志友,也是到了新世纪以后,我国把挖掘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纳入国家工程,各级政府加大投入,叫群众看到了传统文化复苏的希望,也是在甘志友的带动下,伏里村陆续出现了甘信祥、甘言军、甘言地等土陶艺人。伏里村也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土陶村。甚至也可以说,就是在甘志友和伏里村的带动下,山亭区不少曾经有过土陶泥活的村落,重新有人垒起土窑,烯起了窑火。但是目前,从事彩塑神像的,仅刘进潮一家。

刘进潮的家族上溯数代人,就曾经因为彩塑神像在当地而颇有名气。按照刘进潮的说法,他的祖上彩塑神像技艺很高,影响很大,所塑神像多为朝廷拨款的大庙里供奉着的。只是因为近现代频繁的战乱,紧接着就又是因为政治原因,有很长一个时期不能够塑神像了,刘进潮家族里仍然有人迷恋着这一行,改做泥活,就是烧制泥盆瓦罐等生活用品。大家知道,因为科学的发展进步,我们的生存生活环境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和发展,无神论的文化环境,改变了诸多神像存在的条件,铁器、甚至各类合金器的出现,淘汰了陶制生活器物的存在条件。以泥为媒介而长期存在于民间的那些手工艺人们,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一行当的没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生意逐渐难做,现在也早已不干了。

与此相似的,还有民间织布、印染,还有农耕时代的各种耕种技艺,以及各种寄托了人们灵魂的民间信仰、民间歌谣,等等。

关键是,曾经一度因为物资生活的不断丰富而陶醉满足的人们,仿佛突然间发觉了自己的迷茫和失落,越来越多的人明白是自己走的太快,落下的太多。这就是乡愁。

这也就是我们国家重新提出来传承保护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内的优秀传统文化的缘由。做为一个一直从事基层文化工作的人,我的经验告诉我,这项工作,很难。

相较于庙宇神像整日里端坐于高堂之上,接受着芸芸众生的膜拜,以各类生活用品为主的土陶制品,更接地气,生命力其实是十分顽强的。虽然铁器铜器在我们的生活中也已经出现了几千年,但是作为更早出现的陶器,仍然能够与他们并行生存了这样漫长的几千年。直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至少是在我国广大的农村地区,各类陶制生活器物仍然依傍着村民们的生活,虽默默而不可或缺。如我,虽有幸生存在突飞猛进、日新月异的新时代,也仍然与那些土陶器有过亲密的接触,至少在我的童年少年时期,每一次候鸟般从滕县飞到山亭善崮村,我仍然接触到了大量的土陶器皿。仔细想一想,这些土陶器皿从大众视野慢慢消失,应该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的改革开放以后。

我们必须承认,这是时代发展进步的必然结果。我们也不能假设生活中谁还能坚守着土陶器皿的那一种氛围。这种认识与我们当下正在进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目标并不相悖。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既是工匠技艺,还是工匠精神,更是附着在技艺和精神上面的,乡愁。

认识了刘进潮以后,我在他的身上发现了那种难能可贵的东西,非常突出。这种认识,既缘于他的经历,也因为他的态度。

刘进朝的爷爷是一位优秀的彩塑艺人,虽然他去世的太早。刘进潮的爷爷27岁去世,那时候刘进潮的父亲也还没有成人。由于父亲的过早离世,刘进潮的父亲就没有更好地传承他父亲的手艺,而逐渐成为了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也就是说,如果要往刘进潮身上打一个烙印的话,那就是,刘进潮是一位农民的儿子。

显然,今天的民间彩塑艺人刘进潮,与农民的儿子刘进潮中间的差距,不仅仅是三十年的时空这么简单。通过对他成长经历的了解我知道,刘进潮做为一个农民的儿子,为了一个深埋于心底的梦想,不断努力奋斗三十年,文化已经成为他生命的目的地,而绝非工具。

刘进潮的三十年成长史,使他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与文化有关。其实,刘进潮的成功,在我的眼里,也是一种文化现象。

生命的螺旋方式

—— 一位非遗传承人的生命轨迹

 柏青

一、缘起

(一)有关文化的情怀

有一条叫薛的河,从善崮村北穿过。这条小河承载了鲁南的历史。

据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记载:薛河,其源本西江,水出自宝峰山东诸山泉,南过青莲步、将军步,左过高山西折过山亭,纳永丰、凤凰二泉(二泉水皆出自薛河南岸山麓入焉),又西至于薛山名为薛河。受悟真岩茶泉,循悟真岩南至于云龙山会东江水(东江出自湖陵山);西流至吴戬山下伏不见,过铁脚山至柳泉涌出,至观山前潴为濯笔渊,至于云龙山入西江水同为薛河。南至于新蛟台折而西,经昌虑城南陶山下潴为刁潭;西纳玉花泉水又西纳沂河水、三山泉水,西南迳丰山东过官桥,迳薛城至于东邵,在微山纸坊入于老运河,旧经山阳湖,从金沟入泗。薛河又称十字河,总长81公里,总流域面积960平方公里。

薛河得名的薛山,就在我姥姥家善崮村北。薛山之上,有唐代所建薛山寺遗址。曾经是鲁南地区香火最旺的佛教圣地。只可惜岁月流水,历史上多么的辉煌也只留下一些遗迹让人猜想、令人叹息。

我记得我小时候曾经跟着外祖父从村里去薛河洗羊肠。出了村,就是薛河南岸,过了河,就是薛山。在薛河边,有许多古老的石头构件,面对我的好奇,饱经世事沧桑的我的外祖父用他惯常的平静语气对我说:“这些石头,就都是山上庙里的物件。”

我外祖父的介绍显然并不能满足我的好奇。相反,因为得到不到全解,我内心的好奇愈发膨胀,在此后的漫长发月里,薛山、薛山寺因亲缘和神秘而深种于我心,每每念及,十分亲近。

我也曾经多次沿山路上去过。山坡上,这样被岁月流水冲击倒的遗存更多。以个人的见识和体魄来审视这些倒卧在漫坡的巨大庙宇构件,可以想见当时薛山寺香火的盛景。足见当时薛山寺的宏伟。对于生产力十分低下、完全要靠天吃饭的彼乡人民,曾经的漫长艰难日月里,薛山禅寺的钟声,定是他们心灵所渴求的最好的抚慰。

自我极为熟悉的善崮村沿薛河逆水而上十里许,有一个叫薄板的村庄。1968年,刘进潮就出生在薄板村。不幸的是,刘进潮已经是刘家第六个孩子,他的前面,五个姐姐次第成长;与许多年来心心念念渴盼着一个男子终于得子的喜悦相比,他的父亲母亲所承受的生活生存压力是无与伦比的。刘进潮自小就并没有享受到独生子应该享有的福分,他与他的姐姐们一样,在薄板村艰难而又顽强地成长,一直到18岁。为了谋生,18岁仅仅初中毕业的刘进潮离开了家,选择了外出干建筑队,一年后,又加入了卖糖葫芦的队伍,并自此开始了漂泊的生活,在经历十二年尝尽卖糖葫芦的酸甜苦辣之后,刘进潮以他农民特有的朴素智慧偷艺成功成为澡塘搓澡工;勤劳、坚忍、能吃苦,几十年如一日挣钱,挣钱养家。难得的是,在这几十年如一日的挣钱养家的责任重压下,他一直怀揣着一个梦想,没有一日放弃。

我知道农民泥塑艺人刘进潮,并且和他认识,是在台儿庄古城复建以后。我所热爱并且长期从事的工作就是发掘和保护、传承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刘进潮那时刚刚成为我们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他所传承的项目,名字叫枣庄泥塑。

刘进潮出生于19671019日。他出生的时候,满世界正闹文化大革命,其中一个革命项就是“反四旧”,正是风起云涌。刘进潮的出生地薄板村,当然也不是世外桃源。刘进潮的祖上数辈曾经是给庙里塑神像的人。神像就是“四旧”,塑神像的人,自然,也是“四旧”。到了刘进潮记事的时候,“四旧”就已经基本反光了。不单庙里的神像没有了,庙也大多被拆了,就是塑神像的人,也都夹起尾巴重新做人,比如刘进潮的家人,大都洗了手回到庄稼地里做起纯粹的农民。偌大一个家族、鼎盛时期百十号人“玩泥巴”,到刘进潮可以记事的时期,也只有刘进潮的一个本家哥没有住手,也仅仅是留在生产队的土窑里,坚持烧农民们生活中离不开的泥盆瓦罐,只到上个世纪的八十年代。然后,在改革开放的时代大潮冲击下,塑料、金属制品取代了传统的泥盆瓦罐,以此为生已不可能,刘家的最后一口土窑也熄了火。

无数的历史事实证明,文化的传承是生生不息的。十分有意思的是,与薄板村刘家土窑熄火同时期,在距离薄板村不远的山亭西集一个叫伏里的村子,有一个叫甘志友的人,以挖掘的姿态,经过几年的努力,把一个据说有几千年传承经历的伏里土陶展示于世并在京城引爆民俗专家们的惊喜。为此,甘志友在自己家里筑起一口土窑,点燃了伏里土陶的传承之火。此一时,小学生刘进潮正在为家里不让他继续上学而哭泣,他的那位本家哥正因为自己烧的泥盆瓦罐再也卖不出去而无奈地熄了窑火,怅然若失。

时光轮回,世事变幻,二十年几后,当年的那一个因为不能上初中而哭泣悲伤的小学生刘进潮,竟然也已经成为了出色的枣庄泥塑非遗传承人。

就在前不久,2017年的12月份,山东省文化厅网站公示了山东省第三批文化艺术之乡名单,枣庄市山亭区被重新命名为土陶艺术之乡,就是因为在山亭区域内,民间土陶烧制既有广泛的群众基础,又有在行业里领军的标志项目和标志人物。这其中有两个支柱型项目,就是伏里土陶和枣庄泥塑。

我相信当下大多数人都和我一样,对于泥塑的概念,谁都能说出一二三来,不能说不知道,不了解。但是,谁要是说对泥塑相关知识知道的很深,了解的很全面,那又很难,能够做到全面了解的人除了相关专业人士以外,应该不多。因为泥塑本身的门类其实十分庞大,而由于我国地大物博民族众多,不同的地域不同的民族,相关于泥塑的细枝末节,就会千差万别。刘进潮所从事的,就是北方汉民族庙宇文化中的彩塑神像。在他的家乡山亭,从事泥活的曾经很多,现在也又逐渐多了起来。我就知道,在西集伏里村,很长时间里,就只有甘志友一个人在那里苦撑,以至于在包括我在内的许多人心中,甘志友就是伏里土陶,伏里土陶就是甘志友,也是到了新世纪以后,我国把挖掘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纳入国家工程,各级政府加大投入,叫群众看到了传统文化复苏的希望,也是在甘志友的带动下,伏里村陆续出现了甘信祥、甘言军、甘言地等土陶艺人。伏里村也成为了远近闻名的土陶村。甚至也可以说,就是在甘志友和伏里村的带动下,山亭区不少曾经有过土陶泥活的村落,重新有人垒起土窑,烯起了窑火。但是目前,从事彩塑神像的,仅刘进潮一家。

刘进潮的家族上溯数代人,就曾经因为彩塑神像在当地而颇有名气。按照刘进潮的说法,他的祖上彩塑神像技艺很高,影响很大,所塑神像多为朝廷拨款的大庙里供奉着的。只是因为近现代频繁的战乱,紧接着就又是因为政治原因,有很长一个时期不能够塑神像了,刘进潮家族里仍然有人迷恋着这一行,改做泥活,就是烧制泥盆瓦罐等生活用品。大家知道,因为科学的发展进步,我们的生存生活环境条件得到了很大的改变和发展,无神论的文化环境,改变了诸多神像存在的条件,铁器、甚至各类合金器的出现,淘汰了陶制生活器物的存在条件。以泥为媒介而长期存在于民间的那些手工艺人们,真切的感受到了这一行当的没落,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来,生意逐渐难做,现在也早已不干了。

与此相似的,还有民间织布、印染,还有农耕时代的各种耕种技艺,以及各种寄托了人们灵魂的民间信仰、民间歌谣,等等。

关键是,曾经一度因为物资生活的不断丰富而陶醉满足的人们,仿佛突然间发觉了自己的迷茫和失落,越来越多的人明白是自己走的太快,落下的太多。这就是乡愁。

这也就是我们国家重新提出来传承保护包括非物质文化遗产在内的优秀传统文化的缘由。做为一个一直从事基层文化工作的人,我的经验告诉我,这项工作,很难。

相较于庙宇神像整日里端坐于高堂之上,接受着芸芸众生的膜拜,以各类生活用品为主的土陶制品,更接地气,生命力其实是十分顽强的。虽然铁器铜器在我们的生活中也已经出现了几千年,但是作为更早出现的陶器,仍然能够与他们并行生存了这样漫长的几千年。直至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以前,至少是在我国广大的农村地区,各类陶制生活器物仍然依傍着村民们的生活,虽默默而不可或缺。如我,虽有幸生存在突飞猛进、日新月异的新时代,也仍然与那些土陶器有过亲密的接触,至少在我的童年少年时期,每一次候鸟般从滕县飞到山亭善崮村,我仍然接触到了大量的土陶器皿。仔细想一想,这些土陶器皿从大众视野慢慢消失,应该就是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的改革开放以后。

我们必须承认,这是时代发展进步的必然结果。我们也不能假设生活中谁还能坚守着土陶器皿的那一种氛围。这种认识与我们当下正在进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的目标并不相悖。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既是工匠技艺,还是工匠精神,更是附着在技艺和精神上面的,乡愁。

认识了刘进潮以后,我在他的身上发现了那种难能可贵的东西,非常突出。这种认识,既缘于他的经历,也因为他的态度。

刘进朝的爷爷是一位优秀的彩塑艺人,虽然他去世的太早。刘进潮的爷爷27岁去世,那时候刘进潮的父亲也还没有成人。由于父亲的过早离世,刘进潮的父亲就没有更好地传承他父亲的手艺,而逐渐成为了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也就是说,如果要往刘进潮身上打一个烙印的话,那就是,刘进潮是一位农民的儿子。

显然,今天的民间彩塑艺人刘进潮,与农民的儿子刘进潮中间的差距,不仅仅是三十年的时空这么简单。通过对他成长经历的了解我知道,刘进潮做为一个农民的儿子,为了一个深埋于心底的梦想,不断努力奋斗三十年,文化已经成为他生命的目的地,而绝非工具。

刘进潮的三十年成长史,使他成为一个有故事的人,与文化有关。其实,刘进潮的成功,在我的眼里,也是一种文化现象。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