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9年3月号 >> 阅读文章

“三农”深改---【张国云】

2019-04-01 20:28:29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322

“三农”深改

——习近平联系点下姜村纪事

张国云

下姜村的发展,就好像一滴水,折射全省农村发展。我对浙江“三农”工作的认识和体会,不少就来自下姜村。

——习近平

谁都知道,“三农”问题是一个世界难题。

十九大上,习近平向世界郑重宣布,也是第一次提出了中国乡村振兴战略,加快脱贫攻坚计划,并列入未来三年的攻坚战,吹响了中国破解“三农”问题的集结号。

作为一个农业大国的中国,农村、农业和农民是中国最大的基本国情。下姜这样的村级组织,作为国家治理体系的执政的神经末梢,是执政党最基层的组织和单元。

欣慰的是,下姜村作为习近平基层联系点,他与村民在这片火热的土地上,自强不息奋勇脱贫攻坚、摆脱贫困的穷山恶水,大胆拼搏实现乡村振兴、全面小康的百年梦想。

下姜村率先对“三农”问题攻坚克难,不但对中国,甚至对全球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这天,对下姜扶贫攻坚是一个大转折,习近平对下姜村的“三农”工作给予了充分肯定:

“下姜村的发展,就好像一滴水,折射全省农村发展。我对浙江“三农”工作的认识和体会,不少就来自下姜村。”

听到习近平的鼓励与鞭策,下姜人没有一个不热泪盈眶,这对祖祖辈辈从未走大山的乡下人,真的连做梦都想脱贫致富奔小康。

人们不免欲问,下姜到底是如何抢抓机遇,率先决战贫困、摆脱贫困,可以像一滴水折射出太阳光辉的?

是的,为什么是下姜村呢?

告诉你吧,下姜就是中国55万个行政村、317万个自然村中,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一个村庄。

它地处浙江省淳安县西南部的一个偏远深山中,有224户人家、700多人口,因多数是姓姜人家,顺溪而居,顾名思义叫下姜。

村子已有700多年的历史,古名还有一个“雅墅峡涧”的浪漫名字,这可能是祖先赋予绿水青山的美好期许。

只可惜这里长期以来地方偏僻、交通闭塞,人多地少,村民的生活过得十分艰苦。

当地一直流传着“土墙房、半年粮、烧木炭,有女莫嫁下姜郎”的民谣。

直至2003年至2007年期间,时任浙江省委书记习近平选择了下姜村,作为他在基层工作的联系点,这才使得下姜人有了一个梦开始的地方。

坦率地说,这个梦想,不是浮躁,更多是沉淀和积累,因为乡村只有拼搏出来的美丽,没有坐等其来的辉煌。

时下“三农”问题是全党工作重中之重,乡村振兴作为做好“三农”工作的总抓手,要求我们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办,一年接着一年干。

谁都知道,一滴水成不了浪花,但大海正是由这一滴滴水组合而成的。

对一个小山村来说,顶多是沧海一粟,就像是一滴水,这就要求我们对“三农”工作,学会从最小的事情做起,从那些自己能够掌控、能够做成的事情做起。

只有小处着眼,方才大处着想,久久为功,善做善成。

可见,小山村蕴含着大能量,无疑这是下姜村可以启迪我们智慧的过人之处。

于是,下姜村成为中国最早的脱贫攻坚的践行地,乡村振兴的试验田,“三农”问题破解的实验室,更是习近平新时期党的群众路线的探索地。

这里有一个小插曲,说出来人们会发笑。那天下姜村有几位较真的村民,还专门跑到穿村而过的母亲河——当地人美其名曰凤林港。

你看这是一个多么浪漫的名字,使得下姜村在这条河的左岸,世代居住着一村百姓。在这条河的右岸,是一片希望田野中长满着茂盛的庄稼。

实话实说吧,今天村民们来到溪河,是有备而来的,就是想寻找习近平讲到的那“一滴水”。

结果无心插柳,有人在抬头仰望天空的瞬间,像发现了一个新大陆,可以肯定这是下姜人的第一次发现:

这是谁都没有想到,整个下姜村,本身就形如草尖上一滴水珠,近看像一颗珍珠,远看像一颗繁星,在青山绿水之下,还闪烁着耀人光芒……

这一发现,让所有的下姜人震惊了!

他们以为这是神在显灵,一个个朝着高山大川,跪下双膝,向着苍天发出了呼喊:

“下姜是一滴水!”

这时高高的山岗,马上又发出惊天回响:

“下姜是一滴水!”

也许,一滴水落在土地上,常常会来无影去无踪,稍纵即逝,但人们相信下姜的“一滴水”,只要遇见泥土,它就会义无反顾地浸润与恩泽。

这才有了,如今下姜春华秋实的收获与芳华。

这收获是什么?

应该来自习近平联系点,通过下姜“三农”这一窗口,在这“美丽乡村”的试验田,在田间、在地头、在农舍、在溪畔,都留下了习近平的亲切问候,无尽牵挂,以及不尽的汗水和足迹。

这芳华是什么?

应该来自习近平联系点,他多次来到下姜村实地考察,亲临下姜村调查研究摸实情,或访贫问苦送温暖,或召开镇村干部座谈交流脱贫致富思路,或直接帮助村子解决发展难题,共谋发展大计。

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的农民,数千年来被称为“离地面最近的人”,但新时代的洗礼,让下姜人不一样的是:

从传统耕作、物资匮乏、封闭保守中解放出来,下姜人往日佝偻的腰背开始挺直了,往日羞涩的笑脸开始自信了,往日黝黑的皮肤开始红润了。

下姜人甚至开民宿、玩电商,卖咖啡、搞文创,曾经的随遇而安变成勇敢追梦。

在习近平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努力下,2017年下姜村人均收入为27045元,较2001年增长10多倍。可以肯定地说,这一惊天动地摆脱贫困,以下姜人的全面发展,已经诠释着中国农民命运的史诗之变!

尤为令人惊叹的是,习近平在浙工作期间和调离浙江后,还多次给下姜村村两委写信,关注下姜村的发展,牵挂下姜村民的冷暖,指导下姜村党员干部建设新农村,继续不断担当着下姜村脱贫致富的引路人。

即便十九大期间,习近平仍从百忙中抽身,给下姜村寄来亲笔签名的十九大首日封。

为什么习近平要给下姜村的父老乡亲,寄送首日封?

有人说,因为习近平对这片土地常含着热泪,特别是十九大上,他第一次提出了乡村振兴战略,加快脱贫攻坚计划,也已列入未来三年的攻坚战……而这时他的首日封是不是有着深深的寓意:

哈哈,知道了吧,习近平满腔热血就是希望下姜乡村振兴再出发,脱贫攻坚再落实,也是对下姜人提出的新的更高的要求。

可以肯定,下姜,作为习近平在中国“三农”第一块试验田,其所折射出的光芒,本身还深深包涵着他对中国农民的赤子情怀,对农村的生命胎记、对农业的家国情怀……

那好吧,就让我们从下姜出发,看一看这颗晶莹剔透的“一滴水”,是如何折射着中国“三农”发展整体状况的。

一、春光明媚的上午,下姜

渡口,走村访户

2003年的春天,中国上下还笼罩在非典阴影中,几乎所有的人都过得小心翼翼,压抑得令人窒息。

这时刚从福建调入浙江工作的习近平,不畏非典疫情的影响,每天工作完全是“白加黑”、“52排得满满的。因为新来乍到,必须尽快熟悉浙江情况,惟有调研才有发言权。

2003424上午,习近平顾不上在浙江建德、淳安两县连轴转的调研疲惫,执意顺路到下姜基层联系点。

那时进村道路特别难行,从淳安县城一路颠簸过去,至少得走60多公里的搓板路,坐近一个小时的轮渡,到一个叫薛家源的码头上岸,然后再搭车进村,再绕100多个盘山弯道。

没有想到的是,江浙一带千米以上大山,几乎都堆压在下姜村附近。加上人均不足一亩耕地,发展空间狭小,地势偏僻、交通闭塞,使得下姜村成为远近闻名的穷山村。

这天,习近平路途花了七八个小时,终于走进下姜村口。这时路过一位叫姜祖海家门时,习近平主动上门打招呼:

“老乡好,我可以进来吗?”

姜祖海见习近平身穿夹克衫、脚穿帆布鞋,非常朴实,就笑着说道:

“对山里人说,来的都是客,请进吧!”

习近平一进门,就伸出双手握着姜祖海的手。可能是一路长途跋涉,习近平就依着桌边一张凳子稍息片刻,就与姜祖海唠起家常话:

这个房子是什么时候造的?

家里有几个人?

孩子在哪里工作?

临走时,习近平又转过身,向姜祖海打听道:

“刚才进村路上,见到村里有一片中草药基地,村里有没有抗‘非典’的土方子?”

姜祖海感到习近平的话真幽默,觉得下姜村现在,不只是缺少抗击非典的土方子,在“三农”脱贫致富问题上也缺招数。

所以姜祖海没有敢向习近平吭声,只是向他连连摇了摇头。

习近平明白了姜海的意思,也连连向他点头。

这时姜祖海顿悟,他做梦也没想到,省委书记这么大的官,拉家常好像亲戚朋友一样。

在下姜村实地走访时,习近平发现村里全是露天厕所,臭气熏天,而集体养猪场卫生设施严重缺乏,污水臭气横流,马上对陪同的下姜村支部书记姜银祥说:

“可不可以建造沼气池?”

“这样既能将粪便集中利用,让村子整洁干净起来,又可以为村民提供免费的燃气,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

面对当时村集体财务捉襟见肘的尴尬,姜银祥没有敢直接回答。

习近平从姜银祥吞吞吐吐的话语中,猜了下姜村集体经济薄弱,马上问村里有哪些农业产业,姜银祥汇报说:

“主要是靠三张叶子:茶叶、桑叶、毛竹。这是村里发展比较好的三个产业,也是生态富民的产业。”

听到这里,习近平接过话茬,“刚才进村,我还看到了一片中草药基地。村里农业产业至少应该有四张叶子吧?”

姜银祥感到什么都瞒不过习近平眼睛,就紧张地回答说:

“这第四张叶子,的确是中药材,村里将它作为一个新产业正在培育中。”

哦,发展农业是应该联系村里实际,注意发展生态效益农业,来壮大集体经济,来增加村民收入。对此,习近平十分赞许道:

“那我们看看去!”

查看了刚开垦不久的一片中药材基地,习近平就问姜银祥,村里缺什么?

姜银祥实话实说:“目前最缺技术。”

习近平马上问到:“这里有省里下派的科技特派员吗?”

听到“没有”两字后,习近平把这事记在心里。

随后来到村蚕桑基地,习近平对姜银祥说:

“我是北方人,对蚕桑情况不太熟悉,你详细给我讲一下。”

习近平详细了解桑苗每亩种多少棵?

几年能投产?

一亩桑园一年养多少蚕?

经济效益好不好?

老百姓愿不愿养,土地流传是怎么做的?

这么多问题,对姜银祥仿佛是一场考试,急得村支书满头大汗。

从桑园抬头看见有山无林,山上光秃秃的,习近平就直截了当指出:

“要给青山留个‘帽’!”

姜银祥一声叹息,告诉习近平说:

“上世纪80年代初,急于摆脱贫困的村民,纷纷扛着斧头上山砍树,40多座木炭窑同时开烧,整个村庄烟雾缭绕。短短几年间,6000多亩山林不见了,群山成了瘌痢头。”

听了介绍,习近平更加坚定地说:“绿水青山一定要保护好,总有一天会成为金山银山。所以,我们更应该尽快建沼气。”

习近平的话,对村干部启发极大,从此村里只要开发山地经济,头条想到就是要保护好山林生态。

回村路过姜德明家,习近平听说这是一位种茶大户,就提出去看看。

姜德明夫妇这辈子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领导登门,万分激动,习近平坐在他们大堂八仙桌旁,向姜德明了解茶叶生产、加工、出售一些情况。

这时姜德明的妻子,张罗给习近平倒水泡茶,她可能是过于紧张,端茶时一不小心将水倾倒在习近平身上,她觉得特别愧疚,眼明手快的姜德明马上叫妻子拿干毛巾给习近平擦。

习近平边擦边风趣地说:“没关系,我衣服穿得厚,没有烫到。茶水倒到身上也是常有的事,没有必要大惊小怪!”

说完习近平又言归正传,继续了解下姜村茶叶发展情况。而这次家常话,一拉就是个把小时。

离开时,习近平觉得占用了他们过多时间,反倒不好意思起来,就主动拉着姜德明一家拍了张全家福。

来到下姜村委会办公室,习近平与围上来的群众伸出双手,一一握手,仿佛大家彼此早已熟悉一样,令人十分温暖。

习近平说大家都在,顺便开个座谈会吧,提出让村支书姜银祥先汇报。在座还有省市县的领导,姜银祥一看这个架势,马上紧张起来。

习近平见这样子,坐下来就问村支书姜银祥:“你多大年龄了,什么时候当的支部书记?”

姜银祥马上作了回答,习近平听后一笑:“和我当党支部书记的年纪差不多,我也是20来岁当村支书的。”

平易近人几句话,一下拉近了相互距离,这时姜银祥才不紧不慢汇报起来。

下姜村长期以来,缺地少田,村民以砍柴、养猪为生。急于摆脱贫困的下姜人还在山上造起土窑。最多时,40多座木炭窑同时开烧,大量树木被砍倒用于烧窑,大树日渐减少。

村庄上空缭绕着呛人的烟雾,地上是被雨水一冲便肆意流淌的猪粪猪尿。如何解决老百姓反映强烈的环境问题?这是下姜的困惑,也是当时浙江许多农村面临的难题。

当务之急要改变“垃圾靠风刮,污水靠蒸发”,对乡村脏乱差全面整治。习近平在村委会上提出了“修建沼气池”的建议,他希望这样既可以解决环境问题,又能保护山林不被砍伐,起到一举多得效应。

这次村委会上,还重点研究了下姜如何发展的问题。也就是说农业如何成为有奔头的产业,农民如何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农村如何成为安居乐业的家园。

习近平要求大家在“三农”工作中,必须做到焦点不散,靶心不变,精准扶贫,精准脱贫。

这天对下姜人来说,是第一次感悟到习近平新时代“三农”思想的博大精深,很快让下姜人找到了凿开贫困的坚壁、奔向致富突破口的康庄大道。

尤其是这时习近平正在萌发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论,开始让下姜人品尝到绿色经济的价值。

当然,正确路线确定之后,老百姓决战贫困就是决定的因素。这无疑更加坚定了广大农民,跟着习近平指引的路子走下去的信心和决心。

……

开完会,习近平又像村支书一样,把大家邀请在一起:

“来来来,我们一起合个影。”

参加合影的人,至今都把这张照片视为珍宝收藏。

这是习近平第一次到下姜村,村民们印象是“习近平对人真和蔼,好像我们的大哥一样”。

习近平与村民握手一定是伸出双手,令人特别亲热;与村民交流一定是拉家常方式,令人特别亲和;与村民办事一定是商量口气,令人特别亲近。

这是习近平第一次来到下姜村,他勇敢地吹响了下姜决战贫困的结集号,这就是下姜人过去从未敢想的——“下姜之问”:

下姜何时才能脱贫奔小康?

下姜何时才能甩掉穷帽子,掉穷根子,过上扬眉吐气的好日子?

我们不会忘却:“民亦劳止,汔可小康。”这一源自《诗经》的小康,已成为中国百姓对安定、幸福生活的恒久守望,更是穿越无数苦难与辉煌岁月的执着梦想。

时下脱贫攻坚是习近平提出的三大攻坚之一,对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具有决定性意义,是实现乡村振兴的前提。

在这里,还需要我们对乡村振兴有一个全新的把握。因为乡村振兴本质上是对城乡、工农关系的重塑,必须把城市和乡村作为一个命运共同体来谋划、来建设。而作为先知先觉的下姜村,正开始尝试走城乡融合发展的路子,不再沿袭“就农业发展农业,就农村建设农村,就农民致富农民”的老路子。

就像最近下姜所在的杭州市发布了一份规划,又为下姜打开一个新的窗口。这份《下姜村及周边地区乡村振兴发展规划》提出:要坚持生态、生产、生活“三生共融”的发展理念,注重乡土味道,保留乡村风貌,留住田园乡愁……成为浙西山地绿色发展、山区农民共同致富的典型示范。

共同发展,源于对“山水林田湖草”生命共同体的理解。

“下姜及周边九村,山连着山,水连着水,需要整体保护、统筹推进。”枫树岭镇党委书记汤燕君说。

这是下姜正在描绘的、一幅更新更美的富春山居图。

下姜村的经验启迪我们,稳定脱贫、逐步致富,最快的脚步不是冲刺,而是真抓实干、久久为功。

当然,扶贫工作没有完成时,打赢低收入百姓增收攻坚战,是一场硬仗,必须撸起袖子、扑下身子,解决低收入百姓“生活得更好一些”的问题,实现村强民富的期盼,建立健全减缓相对贫困长效机制,努力朝着共同富裕不断迈进。

新阶段扶贫开发是一项系统工程,需要产业发展的“源头活水”、社会保障的“安全网”、公共服务的“获得感”等,还要与乡村振兴战略、打造“三农”工作升级版、基层治理创新等有机结合,最终实现高质量城乡、区域协调发展。

“积力之所举,则无不胜也;众智之所为,则无不成也。”

站在扶贫开发的新起点,我们务必鼓起“不破楼兰终不还”的劲头,确保“不漏一村、不落一人”,为脱贫攻坚写下新的光辉篇章,向人民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

可以说,除掉贫穷的“根子”,摘掉贫穷的“帽子”,过上幸福的日子,是下姜几代人的渴望、向往和梦想。

下姜人,无疑是幸福的。

习近平对下姜村的一言一行,正深深地感动着、温暖着、激励着中国最基层村委干部和广大人民群众。

下姜村,无疑是幸运的。

习近平在下姜的基层联系点,生动体现着一个心无百姓莫为官、一个热爱那片土地、一个经过基层乡村的伟大实践,形成破解中国“三农”问题的思想与锐利武器。一句话,读懂了下姜“三农”深改,也就读懂了中国或整个世界!

今天对下姜来讲,脱贫不是目的,早日实现小康,才是我们奋斗的目标,我们不只是和全国人民一道实现小康,还要率先更高质量实现小康。

好雨洗出千峰翠,来年还看下姜“红”。

中国乡村振兴之梦,就是借由“下姜”这样一个个的小村庄,注重地域特色,体现乡土风情,以多样化为美,打造各具特色的现代版“富春山居图”。

如今勤劳勇敢的下姜父老乡亲,早已修筑好了一条通往山村的公路,可谓中国最美的一条景观大道,正翘首迎接习近平再来下姜——

用我们辛勤汗水,继续浇灌下姜的希望田野;

用我们勤劳双手,继续建设下姜的美丽家园。

这正如人类学家马林诺斯基所说:“通过熟悉一个小村落的生活,我们犹如在显微镜下看到了整个中国的缩影。”坚信下姜不只是“一滴水”,还将为中国“三农”工作放射出更加绚丽夺目的光华!

作者简介:

张国云,浙江省发改委副巡视员。工商博士,哲学博士,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走进西藏》《穿透灵魂》《叩天问路》《云边书话》《水流云在》《一条大河里的中国》《致青藏》三部曲,《最后的工厂》三部曲等文学作品。获得第六届冰心散文奖,第六届徐迟报告文学奖,第六届鲁迅文学提名奖。人民文学奖,诗刊奖,三次浙江文学奖,获中国时代艺术文学贡献奖,被誉为全球高海拔4500米以上“生命禁区”——写书第一人。

责任编辑/卢旭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