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9年2月号 >> 阅读文章

守望钟鼎---【黄旭升】

2019-04-01 20:32:36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33

守望钟鼎

黄旭升

一、户守

赵益民每前进一步都是艰难的。

赵益民与铜文化有着与生俱来的缘分。

1983年,赵益民已届不惑之年,星星白发悄悄地出现在他的鬓角上,赵益民却要改行了。他回到家中告诉妻子,已经辞掉了广告公司的工作,要“下海”去走一条仿古铜之路。

妻子一下陷入了沉默。她问赵益民,这样的“另起炉灶”需要多少资金。

“打底5万元。”赵益民说。仿古铜的事他已经在心里想了许久。

1983年,对于一个工薪家庭来说,5万元不啻天文数字。

“这么多钱去哪里找?”

“借。”

“借谁的?”

“借你和孩子的。”赵益民看着妻子的脸,表情肃穆如一块青铜。他用这样的表情告诉妻子:要把家里的全部家底押在这条道路上。

这是要倾家荡产啊。辗转反侧的这个夜,除了轻轻的叹息,妻子一句话也没有,她大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赵益民要出发了。他搭上火车去北京。从朋友那里打听到,北京的书店里出现了一套难得一见的书籍­——《商周青铜酒器》。一路风尘,走出北京火车站,征尘都没来得及拂一下,赵益民便“按图索骥”,依照朋友提供的信息,叫来一辆“的车”直奔书店而去。北京大街上“的车”的价格远非外地人所能想到的,多少年后,赵益民还记得这样一个细节:当“的车”在他面前停下时,他的手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身上的口袋。这时的赵益民,是一分钱也要掰成两半儿花的。顾不得许多,“的车”开始了七拐八弯的行驶。但当他赶到书店时,《商周青铜酒器》已经售完,买到最后一本书的顾客几分钟以前还在柜台前面站着。赵益民大汗淋漓。看他惶急的样子,书店的工作人员走上前来:“留一个电话号码吧,以后这样的书到货,我们会马上给你打电话的。”用几天时间,转遍了京城的各大书店,赵益民怏怏而归。坐上饭桌,家人刚把煮好的面条端上来,赵益民衣袋里的手机却响了。真是天大的玩笑,都怪赵益民这顿饭吃在了人们上班的时间里,电话那端告诉赵先生,有关青铜器的书籍到货了,而且是《中国青铜器全集》!普通话说得悦耳动听的姑娘,你可能不知道,曾经在柜台前面一副惶急模样的赵先生,是来自千里之外的山东半岛的。

赵益民还有什么别的选择?

赵益民的家离火车站很远,《中国青铜器全集》在赵益民的行囊里回家的当儿,城市里早已是华灯初上。赵益民是走回家来的,重复的北京之旅走得是那样仓促,口袋里带去的钱已是一分不剩。

路灯拉长的身影是孤独的,它告诉赵益民,他的选择是一条不能回头的路。

在这样一条路上,赵益民一走就是6年。

朋友们很久未见到赵益民了。朋友相聚的餐桌上,熟悉面孔路遇的匆匆驻足间,经常听到这样的问话:“赵益民在干什么?”

赵益民在挑战着自己的失败。

赵益民没有那种师徒相传的幸运,历史记载中远古帝王虞舜出生的地方诸冯之地是赵益民的故乡,赵益民由美术院校毕业来到潍坊工作的时候,仿古铜大师玄祖基早已离开人间,一枝独秀的工艺美术研究所也在铺天盖地的经济大潮中风流云散,“十钟山房”和“万印楼”也再次被尘封在了历史的烟云中。

在沉默的跋涉寻觅中,赵益民“爆发”了。

妇好鸮尊,器体表面花纹满布,喙与胸颈部饰有蝉纹,高冠外侧饰羽纹,内侧饰倒夔纹,两侧各饰一身双首的怪夔一条,双翅上装饰有蜷曲的长蛇,间杂菱形纹,颈后饰有兽面纹,背后下饰鸮纹。主纹高出器物表面,再以阴线的刻纹相辅,令整个器物的纹样主次分明、色调层次变化明显。纹饰如此繁复不穷,使人叹为观止。

妇好鸮尊1976年出土于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因尊口内侧有铭文“妇好”二字而得名。考古学家断定“妇好”应是商王武丁之妻。据殷墟甲骨文记载,妇好是一位能干、有魄力的女子。生前,她曾参与国家大事,主持祭祀,带兵征伐过羌、土方等国家,是一位有着传奇色彩的远古女政治家和军事家。

赵益民完成了对这件珍贵彝器的仿制。这是他留在潍坊的第一件仿古铜作品。

铸完这件作品时,赵益民流泪了。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选择了这样的创作。鸮在远古时期某些地区的人们崇拜的图腾,在他们心中,这凶猛的大鸟,忽而仰天大笑,忽而大声啼哭,从不掩饰自己的激情。尊是一种酒器,古人饮酒大醉后,或许就会有鸮那样的激情喷发。感情的喷涌成就着文化的浪花。

赵老师,鸮是你大开大阖感情河流的象征吗?

这样复杂的仿古铜作品,没有人想到,竟会是出自无师自通的赵益民之手。时隔几年,仿古铜妇好鸮尊捧回了中国民间艺术品精品展优秀奖,赵益民流泪了。他泪痕未干就对采访的媒体记者说:“要学会与古人对话,理解远古的文化,制作出来的仿古铜器才会有生命力。”

华夏民族远古文化的灵魂是什么?奔流到海不复回的黄河!

赵益民去黄河了,他去领略母亲河九曲从天落、波澜壮阔走天下的风采。

赵益民接受了一项创作任务——用仿古铜的艺术形式创作一幅大型铜雕壁画《九曲黄河》。站在黄河边上,任浑浊的浪涛打湿衣衫,赵益民走上大堤,听远方船夫悲壮的号子声阵阵传来;他去三门峡,去对话那“黄河之水天上来”的诗句。

黄河在感情的原野上奔流。

浪花在艺术的意境中激越。

铜汁在火红的画稿上飞溅。

这一幅《九曲黄河》用的是红铜的原色调,莽莽黄土高原变成了赭红色,蕴含着铜质的坚强。两岸崇山峻岭,那是铜块做成的雕塑。缓慢流动的铜汁恰做了浑浊黄水的写照,蜿蜒千里,穿越而来。坚强不屈的黄河在沸腾的铜汁里,缓慢而深沉地奔流到海不复回。

这就是城市里的铜文化。

这是一帧民族灵魂的照片,历史的照相机把它拍摄而成。

然而,拍摄历史是那样的艰难,哪怕只是一个极微小的镜头。一尊仿制的毛公鼎,500余字的钟鼎铭文,赵益民在坚硬的铜质上一个字一个字地刻,足足刻了半年,直刻得手指上渗出血来。

制作《九曲黄河》时,赵益民碰上了大难题:仿古铜是炉火的艺术,炉火紫烟走进今天的时代,却成了“生态”的天敌,谁敢设想用城市的碧水蓝天换取对历史的描摹?铜画是美的,环保部门的“红灯”却要给它添一束更靓丽的“光彩”。

艺术家的良知,让赵益民选择了另辟蹊径。

他想出了“单体式电铸成型”工艺,运用电铸阳铸成型工艺,转化出电铸阴铸成型工艺。该工艺生产的产品质量轻,并且无任何铸造缺陷,100%符合原型的要求。无数次的试验,无数次的失败,赵益民坚韧不拔,《九曲黄河》是他的追求,奔向大海是他的向往。

后母戊在纪念一位伟大的母亲,毛公鼎在揭示着周王朝“共和”时期的断代,铜文化的艺术是踏着历史步履的节点向前的。

公元1999年,赵益民艺术辉煌的一个年头。

12191630分,在澳门,第127任澳督韦奇立,在亿万观众的见证之下,走出居住了8年之久的澳督府,站在斜向门口的位置等待仪式开始。17时,在澳门警察乐队所奏响的葡萄牙共和国歌声中,葡萄牙国旗从楼顶的旗杆上降下。随后,降旗手将降下的葡萄牙国旗折叠好后送到韦奇立的手中。韦奇立接过国旗并紧紧抱在胸前,面向嘉宾致意,望着澳督府仍挂着的葡萄牙国徽深深鞠躬后,黯然离去。后来,韦奇立不无遗憾地说:“在澳门过渡期即将结束时,我不禁对澳门深感思念。”

“一国两制”的奇妙构想,四轮谈判的不懈捍卫,继紫荆花之后,又一枝历史奇葩在新中国的土地上怒放出了别样的风采。澳门回归,举国欢庆。受山东省人民政府委托,赵益民创意主题,设计造型,编排工艺,设计制作了赠送给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的大型铜器礼品——齐鲁风情迎荷瓶,历时半年精铸而成。

又一件匠心独运的仿古铜艺术品诞生了。

齐鲁风情迎荷瓶造型严谨庄重,华美飘逸。通高1999毫米,寓意澳门回归之年;所用青铜重880千克,寄托着8800万山东人民对澳门的美好祝愿。其设计上为圆瓶,下为方座,取天圆地方、地久天长之意。瓶口造型为盛开的莲花,象征澳门欣欣向荣。瓶体两侧饰以变形凤鸟,做回首飞翔状,寓回归返栖之意。瓶腹浮雕龙面纹,象征巍巍祖国,庄严神圣。颈部、圈足塑制齐鲁自然风光和人文景观,表示齐鲁大地与澳门情同手足,携手共履盛世。

做出这样一件造型繁缛的仿古铜艺术品,是经过了近千次“捏范儿”的。“范儿”捏了又毁,毁了又捏,有几次甚至铜体已经铸好,赵益民不满意,又将其化为铜汁从头再来。他知道,每一滴铜汁都是8800万齐鲁儿女的激情热血,都要留下这座城市里铜文化的脚印。铸模不知道更换了多少次。翻来覆去的试验中,歪打正着,赵益民创造了“复合模具”工艺,解决了手工制蜡型成型慢、用工多、成本高、蜡型质量不统一的难题,加快了创作的进程。

赵益民是决心要从头再来一千次的。

一千次算得了什么,比之8800万齐鲁儿女,宛如沧海一粟。

走进赵益民的工作室,每一件作品背后都有一个在艰难中奋进的故事。

大型壁画《娥英水长》走上济南泉城广场,他在寻觅着新的着锈工艺;仿古铜作品《金鸢》,一个几近无解的艺术方程式,试想,厚重的铜质该怎样表现薄如蝉翼的风筝?他艰难地攻克了这一难题。

一段兴奋的创作高潮之后,赵益民陷在了孤寂冷落中。铜文化毕竟是一种高雅的艺术,要飞入寻常百姓家,还须漫长的等待,高雅的文化追求往往滞后于衣食住行变革的忙碌。市场在艺术的范畴里,同样是一道不可逾越的门槛。在那段日子里,赵益民忽然发现,自己累了。转眼在铜文化的道路上走过了三十年,伴着满头铜屑,白发渐生。他想起三十年前跟妻子说过的那段话,那是一笔沉重的艺术“债务”。

然而,就是在这样的心态下,他创作了自己的另一件作品:《户守》。

在传统的民族文化里,“户守”是龙种,龙的传人自有着龙的气质——坚韧不拔,固守着自己的家园。走上赵益民的仿古铜大作,户守从厚重的历史漆锈中走来,矢志不移的气质自它目光中喷射,忠于职守的信念在它衔着门环的啮齿上闪现。这是一尊米开朗基罗的《大卫》似的作品!

学习过西方美术的赵益民当然是熟悉米开朗基罗的,但赵益民有着自己的理解:仿古铜艺术承载着古老的文化传统,饕餮凸显它的力量,雷纹凸显它的神秘,龙饰凸显它不尽的文化内涵。米开朗基罗的作品,对生活的写照;《户守》,对神秘而古老文化的深度示。《户守》就是在这样的文化理念下铸成的,它捧回了一项省级大奖。因为它倾注着一种信念。

赵益民真的累了。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到远郊去平息自己因创作而激动不已的内心。潍坊市的边缘有条绕城而过的虞河,虞河的桥梁上,园林部门进行了艺术象征性的城市门户设计,无独有偶,门户的立柱上也悬挂着一对户守。

赵益民伫足了。他问自己,是什么让他“户守”在了这方铜文化的阵地上?

他想起儿时的一个故事:小时候离家不远处有一家文物店,他经常过去玩,有一次,文物店里摆出了一件四足方鼎的仿制品,他当时看了一眼,就被鼎上精美的纹饰吸引住了,那种强烈的视觉冲击感,至今回想起来依旧恍如昨日。

文化是需要缘分的,有缘千里来相会。比如碧绿如翠的潍县萝卜,有人在大街上看到它,只想到要大快朵颐,有人却要把它雕成元宵节里别具风致的灯笼,还有人要把这样的灯笼写进自己的《竹枝词》里:

上元佳节庆元宵,满城灯火好景饶。

萝卜刻灯借古物,陈家漆店最精雕。

想来,那萝卜刻成的灯笼一定是钟鼎形状的,民国初年,这座城市里的文人雅士裴星川就是这样写的。赵益民熟悉这里的文化掌故,文化的缘分让远离故乡的他融入了这座城市。

月亮升上来了。

在这个宁静的夜里,赵益民忽然有了一个美妙的幻想:仿古铜艺术如果能变成大学历史学科里的一门课程,即使只是作为相关艺术门类的一个小小分支,也是值得欣喜的。

三十年坚守,赵益民得到了丰厚的回报:他成为劳动模范,担负起了陈介祺陈列馆馆长的职责。

这是一尊金石学殿堂的“户守”啊!

杨玉相是一位家底殷实的士绅。他独自出资一万九千千铜钱另购别址,于咸丰二年(1852年)二月开工建造房屋和院落,作为潍县童生试的专门考场,名为考院。“千”即钱绳拴串而成的一千枚铜钱,又称铜钱一缗或一贯。

考院于第二年的十一月竣工。杨玉相共投入铜钱三万九千千。建成后的考院,拥有大堂三间,大堂东西两面列有耳房四间,房内桌凳齐备,共有一千三百八十个考位,完全能够满足全县童生试的需要。大堂后面有五间厅房,为考务人员办公和休息的地方。东面另有一处小院落,房屋八间,膳食处、饮水处和厕所都在此院内。考院周围的院墙既高又厚。考院西面沿县治前街建有房屋二十五间,其中看护人员占用七间,其余十八间则对外出租,年租金收入约铜钱二百千,作为修缮维护考院的费用。考院建成并交付使用后,杨玉相将全部相关资产移交给官府,考院成为公益场所,由县衙指定专人管理。在此之前,潍县是没有考院的。

咸丰四年(1854年)正月十八,潍县童生试首次在考院进行,由知县蒋庆第主持。这天阴雨,一整天都没有停歇,全县学子安然坐在考院室内构思文章,各尽所长,不用担心遭受风雨寒冷之苦。

“公田”先雨,薄于园而厚于院,何其高雅?

然而,易园三十年间就衰微了,致使后来的翰林学士宋书升感慨不已:

先生有子晋卿,亦慷慨好客,其孙某某,皆修然玉立。先生殁,犹时至眺赏,门外车辙无绝,笙歌呕哑,恒彻宵以为乐。不幸相继殂逝,而玉山金谷遂听其蹂躏于樵儿牧竖,俗子莽客,竟无有遇而问者。一园之废不废,要何足深较。唯念林泉主人,促促三十年澌焉殆尽。以先生之厚德,而竟啬其报,此余所以感叹累欷而不克于中者也,归后乃为之记。昔欧阳永叔作许氏《南园记》,记其孝友一节,以示海陵之人。今先生之高行,被于闾党者书不易竟。即竟书之,而视后衰至此,为善者何以劝焉,亦奚从而问之梦梦之天也?

文化是一条河流,在崎岖的堤坝岸涯间不择细流,浩荡流淌。历史上的名门望族,以其独有的身姿倩影,成为河流中的舟船帆影。这座城市里的丁氏世家,一时为城中首富,有“丁半城”之誉。丁氏何以暴富,为后代之谜。在孙敬明那里,人们可以寻到一种叫做“帖子钱”的经营蹊径。“帖子钱”是由南宋宰相贾似道那里的“交子钱”发展而来的,这样的探源溯流真让人眼界大开。丁善宝建起了冠绝一时的经典园林十笏园,丁锡田写下了无数记载乡邦历史文化的典籍,嫁入丁家的大家闺秀臧淑如也能诗善画,她去世几年后,丈夫还写下《重过亡室读书处》这样有着不尽怀念之情的诗句:

犹见窗前修竹在,莫言往事尽成灰。

轻云冷月凄风夜,可有幽魂倚袖来?

东关圩贩夫走卒的生涯,玉清宫羽冠缁衣的神秘,红氍毹上檀板笙歌,古城头下诗篇悲壮,穿越近千年历史的《清明上河图》画卷,伴随着知松堂里匆匆而过的光阴。“板凳甘坐十年冷,文章不著一字空”,一部书作,孙敬明足足写了几年之久,是什么力量让他固守在这方阵地上?

也许这是个太过宽泛的命题,也许是天生的不事张扬,他不会用“担当社会职责”这样的官话来搪塞,淡然一笑,孙敬明先生忽然说及了这样一个金石史的小小逗点:

“知道虢季子白盘的历史命运吗?”

一件国宝重器,被武夫出身的刘铭传视如拱璧,在太平天国的阵营里却做了马槽。

大作完毕,稍事休息,孙敬明开始画画了。他把自己的画称作“考古之余,丹青所以”。他画《瑚琏绥祉》,画《毓清华》,画《应公侑爵》,画《古国尊彝》,满纸云烟中总离不开厚厚的史书和古钟鼎,提梁壶、铜卣、铜瓶无不毕肖地出现在他浓淡干湿的墨迹下,古雅之意逼人地从纸上透出来。这一次却有点例外:几竿墨竹直上云霄,古石傲立,在他的笔下,出现了一位惯看春月秋风的历史老人。金黄的菊花倚石而放,苍叶凋零。画题《长安金甲》。

孙敬明开始在画上写字了:

金秋风华意璨,长安咏菊逾千年。黄家秀才东逝水,传称飘零归泰山。元亮亦曾采篱下,五斗不为心释然。吾笔底来饶生趣,敢教几朵大如盘。未言霜寒蝶避去,却见蜜蜂舞翩跹。天道承乾地势坤,惟见新篁倚老干。石笋并竹日月兴,深植厚土海岱田。同此共圆文明梦,花甲拙翁奉画赞……砚中余墨,偶尔为之耳。

果真是“偶尔为之”?

书斋穷年,人生易老,历史文化阵地的固守者孙敬明转眼进入了暮年,但少年意气犹在,他慨叹着一千余年前那场直捣长安、翻天覆地的暴风雨,诗兴大发。

岂止一个黄巢?在孙敬明画幅上那些厚厚的历史典籍里,涌动着不尽的大潮:驿卒李自成揭竿而起,以摧枯拉朽之势,直捣帝辇之下,飞鸣镝射向承天门匾额,却留下流星陨天的遗憾,他们攻进了北京,将图书文物焚烧殆尽。金田村一群热血男儿,立马长江,东南半壁江山震动,让“山围故国周遭在”的石头城泣血。一统天下的元王朝只走过了八十个年头,倒是残山剩水的南宋帝脉走过了近两个世纪……

敬明先生,你是这样慨叹着历史吗?

文化是一株支撑着历史的青松,无论是对一个民族还是一座城市而言。

这才是“知松堂”三字真实的文化内涵。

敬明先生,请谅解笔者的臆测,你是这样慨叹着历史吗?

相信答案是肯定的。你用自己的耕耘默默做出了回答。正如友人的一首赠诗:

知松堂主笔如椽,潍水集中百万言。

蠹鱼忽见丹青色,鼎彝沧桑画千年。

公元1925年,这里又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康有为来到了十笏园,就是那位被辛亥革命党人撰联讥为“国之将亡必有,老而不死是为”的康有为。

先得来说一下这个小园。孙敬明在笔畅墨酣之后,搁笔凭窗远眺,忽然发现,小园是这样令人惬意:蓝天绿树,朱门丹楹,山石水荷,鱼鸟松萝。有砚香小楼,有水中四照亭,有池上小沧浪,有读书处小书巢,后来的园林学者们谓之饶有江南风情。十笏园是清代富绅丁善宝创建的,还是节录主人自己撰写的《十笏园记》来介绍这个意趣古雅的小园吧:

光绪乙酉孟秋,余得郭氏旧宅于舍西,实前明胡四节先生之故居也。前有厅事,后有复室,俱颓败不可收拾。中有楼三楹,独屹立无恙,爰葺而新之,题曰“砚香楼”,为藏书之所。素有濂溪之好,因汰其废厅为池,置亭之上,曰“四照”,曰“漪岚”,曰“小沧浪”,曰“稳如舟”,更筑小西楼,题曰“春雨楼”,下绕以迥廊,驾平桥通其曲折。老友蒯君菊畦、刘君子秀、于君敬斋实代为筹画而布置焉。姻家刘雁臣又赠以旧石,于池之东垒而为山,立“蔚秀亭”于最高处。西望程符,孤山之秀扑人眉宇。山迤南为“十笏草堂”,前有隙地,杂莳花竹。西院有老屋八九间,中为“深柳读书堂”作家塾,旁曰“秋声馆”,曰“静如山房”,为留客下榻处。园之东古梧百尺,绿荫满庭,即余家居坐卧之“碧云斋”也。八阅月而规模具焉。以其小而易就也,署其名曰“十笏园”,亦以其小而名之也。

对诗书传家、隐而不仕的富绅人家的真实写照。

康有为,因“公车上书”名满天下,也因竭力“保皇”而饱受诟病,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世称“康南海先生”,不过,这位老夫子实在是有点晚节不保。

“戊戌变法”失败后,在“老佛爷”慈禧太后谕旨的严令通缉里,他东躲西藏,远去东瀛,还发生了假“衣带诏”故事。此衣带诏是光绪会见杨锐时写给杨锐的,上面有“尔其与林旭、刘光第、谭嗣同及诸同志妥速筹商”等语。后来康有为说,是他受此“衣带诏”。他以为诏书上提到的人都已死去,死无对证。他想不到的是,杨锐被杀后,他的儿子杨庆昶乘扶柩回四川之机,将诏书缝到四川举人黄尚毅的衣领中,带回老家,后来又拿了出来。皇帝的手书,是铁证,伪造不了,“衣带诏”之事大白于天下。

康有为游荡于上海,天天狎妓,却无钱偿嫖资。久而久之,让妓家知道了,结群到其所住的客栈索取,康有为无地自容,决定逃往广州。上船之日,各妓家蜂拥来船上讨这“风流债”,无奈他藏匿得人影不见。船开了,有水手看见船板内有人,大惊,呼众人来看,正是康有为先生。他去杭州“挟妓游湖”,乘兴作诗一首,开头便是“南妆西子泛西湖,我亦飘然范大夫”,一时传为笑柄。

康有为来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正值他避居青岛,屈指算来,已经六十二岁,在那个时代,已实实在在地进入了暮年。历史久远,不得而知。或许是慕十笏园北地园林、江南风韵之名,要来领略一番吧。名人到来,十笏园的新一代主人当然是欢迎备至的,让客人流连三日不去。自负盛名,“圣人”到来了,自然是要有诗的:

峻岭寒松荫薜萝,芳池水面立红荷。

我来桑下几三宿,毕至群贤主客多。

不敢恭维,细读这诗句,除了逢迎,剩下的就是“江郎才尽”的意味儿。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没有了故事。

偏这位康有为爱好古玩,以善识镜铭扬名于天下。那时候的十笏园还有门房,门房手上就有件小小的古董铜器,趁康有为走下宴席外出“宽松”的当儿,门房赶上前去拦住,要他辨个真假。门房不知道,这时的康有为正在想着自己的诗句哩。再说,门房这样的下等之人,怎入得了他的眼,康有为作色,拂袖而去。

门房也恼了。

午夜已过,灯红酒绿将阑,忽然有一陌生客人到来,拿出一蝉翼拓的镜铭请教南海先生。康有为当然立刻认出,这是一件汉代的铜镜!至于铭文,他答应带回下榻处详加推敲。这个夜晚,康有为是煎熬的,电灯照乱了他踱步的身影。拓片上的铭文他虽百般辨认,却不得其解。直到汗流浃背,推开饰着古式样门环的门扇儿,要让一缕轻的风吹进来,清醒一下昏涨的头脑。猛然回头,康有为愣住了,门环那里的“户守”不就是拓片上的古铜镜吗?康有为蓦然从酒意中醒了,他悚然记起了这里的“潍县造”!“潍县造”毕肖地把“户守”铸成了古铜镜模样。

镜铭到底没辨认出来,就着桌上的笔墨纸张,康有为写下了这样的话:

好名之心不可有,

传古之志不可忘。

这是陈介祺的一副对联。

在这个不大不小的玩笑里,康夫子领略了这座城市里的仿古铜文化,也许还有着另一种更有意味的收获。

两年过后,康有为在青岛走完了自己的人生路程。

不敢杜撰。改革开放后,十笏园后人丁伟志先生回到家乡寻根,写下了题为《仍怜故乡水,万里送行舟》的文章。他回忆说,那时的十笏园里有两位账房先生,两位先生都姓徐,一位老徐,一位小徐。老徐名徐芳斋,与笔者为乡里,“文革”前夕尚在人世,上文中的“陌生客人”者,徐芳斋也。他当然是受了门房的嘱托。康有为写的这副对联原藏在徐芳斋的家中。“文革”烈火一起,对联化为了云烟。

康有为的故事结束了,这座城市里的故事还在继续。

历史的云烟远去,陈介祺故居在这座城市里建起。陈介祺金石书法藏品展在这里举行,“两岸情金石缘”首届海峡两岸篆刻名家作品邀请展拉开了帷幕,名家篆刻作品、中国书法家协会篆刻专业委员会委员作品、西泠印社理事作品来到了陈介祺的故乡,琳琅满目。“金石之都”定鼎潍坊。

见证着十笏园的古老,新的博物馆坐落在白浪河畔。古典建筑风格辉映出这里的古老文化,展厅“潍坊简史陈列”记载了这里几千年的历史文化,“潍坊简史陈列”在这里直面文明初曦,三代英华、汉唐风韵、宋清撷珍、古城风貌,绘画着这座城市几千年的文明史。武可定邦,文采风流,江山代有才人出,馆藏钟鼎在讲述这里发生过的故事。

返归自然,继承传统,自由开放的公园——归真园让十笏园自愧狭小,让绿萝山庄为自身的浮华之气汗颜,树树红叶换尽了黄叶楼的满地黄栌,潺潺河流北去,一改易园短促的光阴。让孩子在水花飞溅中欢乐,让老人在用鹅卵石镶出了十二生肖的竹间小径上捡回逝去的岁月,让恋人走进夜色中如水的月光。在白墙黛瓦的水乡村景里,让中学生去朗读白居易的《忆江南》,镶一块铜匾挂上这园林的门楣。

走过了狂躁的年月,古老的铜文化向寻常巷陌走来,在小小的公交车站点旁边,老人在跟孩子放风筝,铜汁铸就着他们向往天空的眼神儿;“朝天锅”的香味儿溢满了街巷,铜胳膊上拿了一只铜勺;老人在街头印年画,青铜铸就的《门神》画谁都买不走;桃花路径深处,诗人臧克家在吟诵,认出他太容易,因为铜质的底座上铸有“休凭白发便呼翁”的诗句。

2008222,市“百名文化名人”评选活动组委会组成。为表彰奖励在全市各个领域文化建设中卓有建树、具有突出代表性的知名人士和为支持、推动潍坊市文化建设发展做出突出贡献的社会各界人士,促进全市文化建设,经研究决定,评选潍坊市“百名文化名人”。经过各地各部门和社会广泛推荐、严格审核、评委会初评,确定候选人一百三十二名。其中涉及铜文化者大有人在。

城市里的大型风筝都纪念广场,是为纪念这里的世界风筝盛会而建的,展现着“风筝文化、民俗文化、人文文化”的风采。各种文化载体有机结合,使这里成为市民休闲娱乐、强身健体以及举办大型集会活动的综合性广场。请看这样一些景观吧:吉祥大道上,依次镶嵌着十二个铜铸风筝会代表吉祥物,欢迎中外宾客光临世界风筝都;鸢标广场,位于广场正中心,一座散发着现代气息的广场主题雕塑,被蝴蝶造型的喷泉所环绕,十九座世界各国风筝协会和放飞组织的会徽均匀排列于鸢标广场上;芙蓉树阵,广场东北角以芙蓉树为主的方形树阵;民俗长廊,布满剪纸等铜铸民俗雕塑小品,形式新颖独特,集艺术性与观赏性于一体,充分展现了潍坊民间手工艺的特色;儿童乐园,各种鹅卵石图案别具匠心,充满童趣的铜铸雕塑分布其中,是孩子们的乐园;植物公园,绿树环绕,给都市人提供一个舒适温馨,可以休憩的地方……铜雕铜饰成了这个广场上夺目的花朵。

不想喊过多的口号,任何喧闹与浮躁相对于源远流长的文明,都会显得苍白而肤浅,让我们将诗人卞之琳的那首小诗,献给这孕育了铜文化的城市,献给那些在这方文化土壤上努力耕耘着的人们: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责任编辑/魏建军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