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2019年4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2019年4月号 >> 阅读文章

习习儒风孔子潮---【王筱喻】

2019-05-17 09:49:17 来源:《时代报告.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83

 

—— 践行习近平总书记复兴中华传统文化宏伟愿景纪实

 

引 言

楚国宋玉在《风赋》中与楚襄王谈论风时说:“大王之风,庶人安得而共之!”说大王之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侵淫溪谷,盛怒于土囊之口,缘太山之阿,舞于松柏之下……喻指大影响、大思潮从微细不易察觉之处源发。

习近平五年前一次短暂的曲阜之行,阵阵习风儒语,然而却也重振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雄风……

第一章

风起于青萍之末,总书记视察曲阜

叩响了复兴孔子文化的发令枪

习风儒语之一

“我到这里来,到曲阜、到孔子研究院,就是体现中央弘扬传统文化,建设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决心。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兴盛为支撑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以中华文化繁荣发展为条件。历史上尊孔、反孔、贬孔的很多,争辩很多,现在我们看得很清楚了,对孔子精华思想形成了一致的共识。对人类进步文明思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孔子影响很大。”

——20131126日,习近平在视察曲阜座谈会上开宗明义,一语道地。

——2014124日,素有中国传统文化领军人物之称的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许嘉璐在山东大学举行的“山东人文社科研究协作体年会研讨会上,立马对习近平总书记“曲阜之行”的意义进行了慷慨激昂地解读。

历史镜头之一:孔丘惨叹不复梦见周公

公元前472年,周敬王28年,鲁哀公3年。

郑国国都东门外一角荒凉贫瘠的山坡间,天色惨淡,山河无颜,落英纷飞,秋风瑟瑟。太阳也像患了瘟疫一样变得更加昏暗。

自谓“六十而耳顺”的孔丘不经意与众弟子走散,“累累若丧家之犬”,孤独地在等待弟子们来找。老夫子趔趄着依地而就,下意识正面朝向西方痴痴地凝望着,从那混沌而又深邃的双眼里,似乎望到了西方千里之外的岐山和洛邑......

恍兮惚兮,老人似乎在回想自己一生的命运坎坷,幼年亡父、少年丧母,晚年失妻丧子,生活清贫,颠沛流离。既受过座上宾的礼遇,也有过丧家犬的狼狈,吃闭门羹、受冤枉气、遭误抓错打,被撵得到处跑,被骂得满心伤;君王的将信将疑、半用半弃、若即若离、处处碰壁让孔子尴尬,同僚的排挤、陷害、嫉妒、诽谤让孔子愤懑。然而,更让他忧患的是眼下这种皆失其本的社会现实,“八佾舞于庭”,礼崩乐坏,以致“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史记.太史公自序》)。故一再感叹“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连做梦都想恢复周礼,施行仁政哉。

回过眼神,忽而又感叹嘲笑自己现实状“不知老之将至尔。”

忽然,他悲悲切切、踉踉跄跄、顿足捶胸地发出:“甚矣吾衰也,久矣吾不复梦见周公。”

“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几千年来,历代圣哲先贤无不都在尊崇和呼唤这位儒家元圣。

公元20131126日上午。

昨夜一场入冬清雨,把圣域曲阜洗刷的洁亮无比,一派日丽风和、气爽天高的郎朗万象。

坐落在市中心的孔子研究院,焕发出格外耀眼的光彩,似乎在迎接着一次历史性的检验。

院落东南角那一排硕大的银杏树上一枚枚、一枝枝、一片片金黄碧叶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偶见几束晶莹透亮的澄叶悠悠忽忽、忽忽悠悠地几乎垂直飘落在河边的绿荫草地上。

孔子研究院是国务院批准设立的国内唯一一家研究孔子思想和儒学的专门机构,集学术研究、学术交流、文献收藏、博物展览和人才培训于一体,国家投入,精心设计,体现了党和国家的重视,建院以来围绕“建设世界儒学研究中心,组织引领国际儒学研究”的目标,承担了多项国家、省部级科研课题,为开展社会科学项目研究搭建平台,取得了较好的研究成果。

孔子研究院坐落在曲阜市中心孔庙向南的延长线上,南临小沂河公园,与东侧的论语碑苑结合在一起,构成与孔庙南北对应的城市格局。当年该项目规划设计由中国双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吴良镛先生亲自担纲。总体设计将儒学“仁”、“和”的观念融入其中,借鉴“洛书”、“河图”和“九宫”格式及风水学说理论,匠心独具合理布局,其建筑充分表达了孔子的文化思想内涵,体现了民族性、时代性和纪念性。

1050分,刚刚主持完十八届三中全会和政治局集体学习的习近平总书记轻车简从,风尘仆仆走下车来,他依然穿着那件深蓝色的卡壳上衣,上下透着一身儒家风貌,神采奕奕微笑着迈进这个既有现代气息又具古香古色的院落。

1.“我此行就是要向社会传递一种

重视中华传统文化的重要信息”

跨过洙泗桥,站在辟雍广场上,总书记详细了解孔子研究院的筹建、发展以及现状,了解孔子研究院建筑所体现的传统文化内涵。总书记边听边看,一路谈论,走向展览大厅。

在仿西汉礼制建筑,以“高台明堂”为原型的主楼二楼展厅,习近平首先走向了正面的“山高水长”木雕壁画和“四子侍坐”青铜雕塑,在听过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的简短介绍后,直接走向右侧的孔子研究院科研成果展台,来到孔子研究院成果陈列室。桌子上摆放着展示孔子研究院系列研究成果的书籍和刊物,他一本本饶有兴趣地翻看。看到由杨朝明主编《孔子家语通解》《论语诠解》两本书,随即拿起来翻阅,对陪同视察的孔子研究院院长杨朝明和党委书记庄金兰说:“这两本书我要仔细看看。”

总书记日理万机,竟能拿回去仔细看看,仔细研究,这在全党全国人民留下了一种什么样的概念引领,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随后,在研究院会议室里,习近平认真听取了杨朝明和曲阜师范大学教授骆承烈等四位专家学者和当地社区组织的代表发言汇报后,习近平做了简要却又是震耳发聩的关键性讲话:

“我21年前来过曲阜,那是1992年我任福州市委书记时,住在阙里宾舍。这次到曲阜来,看了孔府,再到孔子研究院,专门安排这个小型的短时间的座谈会。围绕孔子研究,四位的发言,从不同的角度谈了对弘扬传统文化的心得体会。”几句开场白,只见总书记娓娓道来,一下拉进了距离。

“孔子和儒家思想的很多观点方法,对人类文明思想宝库有很大的贡献,提出了很多基本观念,有些是和世界其他国家思想家一致的,不约而同的,有些是独自的贡献。如‘仁’、‘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孔子集中代表中国传统文化重要部分,在历史上发挥了重要作用。应该说,孔子思想既有唯心的、保守的一面,又有进步的合理的精华。如‘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吾日三省吾身’、‘礼之用,和为贵’、‘为政以德’、‘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见贤思齐焉,见不贤而内自省焉’、‘德不孤必有邻’、‘温故而知新’、‘敏而好学,不耻下问’、‘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言必信,行必果’等。”说起孔子的名言警句,总书记如数家珍,脱稿随口而来,令在场的儒学专家们都惊叹不已。

最让大家惊异的是总书记把孔子思想一下提高到中国共产主义运动史高度的视角上来对待,大家犹如茅塞顿开,恍然醒悟。

会议室外,孔子研究院偌大院子的东南角,一条清澈的河水从相邻的小沂河公园潺潺流淌而来,掩映在一片郁郁葱葱的翠竹之中。这就是《论语》“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沂河。今天的洙泗之滨,这条古河一下把当年年少的孔子和当今大国领袖串联在了一起。

会议室里连同总书记不到十个人,总书记是在和这些工作在儒学一线专家学者们继续推心置腹的交心谈心。

“中国共产党从成立之日起,就既是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忠实传承者和弘扬者,又是中国先进文化的积极倡导者和发展者。要坚持古为今用,去伪存真,去粗取精,促进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建设,弘扬传统文化最精华的东西。”看到习总书记和中央的决心如此之大,动真格的了,在座的各位专家学者无比欣慰,如释重负。

漫步在长安古城,这里似乎聚集了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力量。

孔子没有到过长安,但他顶礼膜拜、梦寐以求的周公在岐山,他的学说在这里得到淋漓尽致的实现。董仲舒,他的墓地在西安已经渺然不见,但是他对汉武帝的影响,对今天中国的影响,依然那么强烈地刻在泱泱中华的版图之上。司马迁,这个孔子之后五百年出生的思想家,接续的果然是他自诩的天下一家的道统,他写什么历史几乎就是那个样子。为为往圣继绝学的北宋张载墓依然还卧在终南山北坡之麓。

西安事变,他想此事只有在西安才能发生,杨虎城、张学良辈只有到了西安才会激昂般地焕发出敢于“犯上”而“顾念天下苍生”的情怀。不到西安不会有天下之志,这句话在今天依然有效。

习近平在陕西插队生活七年之久的阅历,成就他提出“一带一路”和“人类命运共同体”这样穿越时空的思想。这依然接续了中国思想家固有的天下之路,接续了一种天下一家的文化道统。只因能有今日的“起于青萍之末”,盖缘于他先天的“夫风生于地”。

西望长安,由长安到西域,由西域到天下,那是张骞、那是法显、那是玄奘走过的探寻走往天下的道路。

西安的气象就是天下一家的气象;西安的气象就是和而不同的气象;西安的气象就是包容万有的气象。西安,在思想家那里永远不是“废都”,西安是古今思想家的永恒之城。

一部《史记》会告诉你,长安精神就是天下一家的精神,就是天下大同的精神,就是人类命运一体的精神。

刹那间,一颗亮丽的流星划破夜空。高述群似乎猛然间有了大彻大悟,从古捋到今,从脚下望全国,似乎悟出了总书记的豪迈气概和战略卓识。

刚才那颗的流星好像落在在了他的身上,浑身上下顿时充满了巨大的能量。

回到单位,高述群立马召集秘书处全体工作人员,研究酝酿下届尼山世界文明聊天的筹备工作方案。

晚上,他又像学生一样,趴在灯底下、电脑前一字一句地学习领会总书记曲阜重要讲话,翻箱倒柜查找资料,一篇泱泱两万言的论文《论儒家文明的历史地位和现代意义》脱稿而出:

文章中他开宗明义:在世界文明史上,儒家文明以历史悠久、内质独特、影响广远而著称。其最早的历史,可追溯到人类文明的早发期,并与古巴比伦文明、古埃及文明、古印度文明等并称。中古之后,随着世界其他几个古文明的消失和新的文明的发轫与崛起,儒家文明又与伊斯兰文明、基督教文明等并存与并列。在这些文明中,唯有儒家文明的历史较好地保持了连续性,因而有机会见证其他同样古老的文明的消失和一波又一波新文明的出现。

末了,关于儒家文明发展前景,他胸有成竹,自信满满:不要指望用西方文明或其他文明取代儒家文明,无论你喜好与否,儒家文明都是我们生息繁衍的文明基础。我们既然对自己的父母不能选择,我们对于儒家文明也就没有选择的余地。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使这个文明向着我们所希望的方向发展,不断给予这个文明以新鲜血液,使它永葆旺盛的青春与活力,呵护这一悠久文明传之千秋万世。

有了良好的指导思想,有了正确的决策力和执行力,第三届第四届尼山世界文明论坛开得风生水起,一届胜过一届。从开始的10个左右的国家和地区,几十名学者都后来的二三十个国家和地区,上百名专家学者与会,有如滚雪球一样,规模档次都体现出高大上的发展趋势。

每届文明论坛,高述群都是常务副秘书长的身份承上启下,根据宏观决策抓好贯彻执行。他领导的秘书处是一个精干的小团队,不分内外,不分你我,不分黑白。有人风趣地说他是,高述群带着一个最小的秘书处,干了一件世界上最大的事情。

智者千虑必有一失。第四届论坛期间,许嘉璐先生特邀的美国专家恩道尔前来报道时,具体接待责任人事先不清楚客人腿脚不适坐轮椅而来,安排不够周到细致,这位美国先生从北京下飞机后表露出不够满意的神态。高述群知道后,一是立即安排两位学生专程赶过去迎接;二是他立即用英文给恩道尔先生写了一封表示道歉的信带过去。恩道尔先生看后,十分感动,非常高兴地竖起了大拇指。

4、天下道统:从孔子“世界大同”

到习近平“人类命运共同体”

一部唐代魏征等《群书治要》,使高述群恍然间悟到中国文化两个精要观念,“君子与天下”,进而悟到何谓之“天下道统”。原来散居在地球第三极珠穆朗玛峰所属青藏高原东部广褒地区的人类先民,他们的思维有着非凡不一样的高度与宽度,这个高度就是天下,这个宽度就是君子世界。呜呼,一部中华文明史,一部中华民族的创世史诗,原来竟是这样的简单明了:“君子和天下”就构成了一切。进一步阅读发现,最初提出这样伟大思想的人群,称之为殷人,他们是孔子的先祖,生活在泰山一代,他们当时所能理解和仰望的高度不是珠穆朗玛峰,而是身边的接天之天“泰山”。

几千年过去了,到了今天的世界,中国人所能站立的高度已经不是泰山,而是向西登上了珠穆朗玛峰。高度就是眼界,天下就是君子,君子就是天下,道统就是气度,气度就是天下无外,天下无外就是一代接一代的君子世界。

高述群双手捧书,掩面沉思良久,心潮澎湃。呜呼,一部《群书治要》,一部《史记》,一部《二十四史》,演绎的就是君子与天下的二维画卷。天下无外,一切外部事情都是内部事情,一切相克皆成为一切相生。万物和不同乃为大道。万物相濡相成乃天下道统。此为天下君子一体,或为君子天下。

时空到了20186月的海滨城市帆船之都青岛,上海合作组织迎来其扩员后的首次峰会——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在中国青岛成功召开。

“山东是孔子的故乡和儒家文化发祥地。儒家思想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儒家倡导“大道之行,天下为公”,主张“协和万邦,和衷共济,四海一家”。这种“和合”理念同“上海精神”有很多相通之处。”习近平主席面带微笑,站在前排中央,同其他上合组织成员国、观察员国领导人和国际组织负责人等与会各方合影。他们身后的蓝色海洋背景板上以橄榄枝等构成的圆形会徽传递出上合组织这个世界上幅员最广、人口最多的综合性区域组织的理念。

“山东是孔子的故乡和儒家文化发祥地。儒家思想是中华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习主席在欢迎宴会祝酒辞中深情款款地介绍源远流长的中华文明,并多次引用古文典籍中的经典语句,贴切地表达了他对“上合”的期待,寄意年轻的“上合”拥有蓬勃生机。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成员国元首理事会第十八次会议讲话中开篇引用中国古代伟大思想家孔子名言,既表达着朋友相见的喜悦,也述说了友谊长存的珍贵。

一年前,联合国日内瓦总部。面对“世界怎么了、我们怎么办”的时代之问,到访的习近平主席郑重作答:“让和平的薪火代代相传,让发展的动力源源不断,让文明的光芒熠熠生辉,是各国人民的期待,也是我们这一代政治家应有的担当。中国方案是: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共赢共享。”

一直跟随总书记参与青岛上合峰会活动的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见总书记言不离孔子,话不离山东,亲耳聆听、亲眼目睹了总书记浓浓的儒家情怀,给了他无限激励和压力。会间,刘家义就召集省委常委、宣传部长等同志见缝插针地研究酝酿九月份的尼山世界文明论坛相关事宜,认真领会贯彻总书记的讲话精神,确定好大会主旨思想及其组织落实。

于是,筹备工作班子立即去了尼山现场,可大会会址尼山圣境还是一片工地,脚手架林立,搅拌机轰鸣……

省委果断做出决策,将尼山圣世界文明论坛由筹委会改为理事会,正式注册,既不另起炉灶提升规格,又强化领导合理合法,规范运作理事会,另成立学术委员会,仍有许嘉璐主持。

2018年中央电视台中秋晚会尼山现场上,投资上百亿打造的“尼山圣境”在全球观众面前横空出世,惊艳四方。紧接着的国庆七天长假,尼山圣境接待游客爆棚。像当年无锡灵山大佛、梵宫一般一举引爆旅游市场。

尼山位于曲阜、泗水和邹城三市交汇处,远离闹市,自古就是山清水秀之地。这里有五峰雁列,似五位老人,因此又称五老峰。尼山傲居正中,巍峨壮观。

它的对面就是上世纪60年代建成的尼山水库现在叫孔子湖,孔子湖有智源溪、夫子河、张马河、颜母河、田黄河五川汇流,碧波荡漾,水天一色一色。五座山峰环湖而立,又与水库相映生辉。构成了“五龙五峰拜尼山”独特的自然景观。

漫步在长约一公里的夫子长堤上,湖边芦苇随风飘动,垂手可得。湖中央小船数条,不时有鸥跃过水面。夕阳西下,美不胜收。智源溪虽已干涸,然而站在五川汇流处的孔子湖畔,同样可以感受两千多年前孔夫子的临川一叹。

201892628日,第五届尼山世界文明论坛开幕式在尼山圣境高大雄伟、富丽堂皇的大学堂中隆重举行。高悬如苍穹的大厅上面,布满了一串串闪烁耀眼的悬灯,灿若星辰。来自奥地利、智利、法国、德国、印度、意大利、日本、韩国、蒙古、尼泊尔、葡萄牙、俄罗斯、新加坡、英国、美国、越南等25个国家的500多位专家学者参加论坛。围绕本届论坛主题“同命同运,相融相通:文明的相融与人类命运共同体”,聆听世界不同声音,共话人类共同命运。

相比往年四届,今年的尼山论坛是“高台起飞”:不仅规格更加高大上,身份也实现了升级。将由民间国际学术活动升级为政府主办的学术思想交流论坛,并首次与孔子文化节相衔接。

尼山圣境的主体建筑大学堂以木色铝板和暗红色砂岩展现出传统木建筑的色调,上部屋顶则以灰色金属和平瓦展示传统屋面的意向。以青、赤、灰三色为主的大学堂掩在层林尽染的山峦中相得益彰,又在北方辽阔苍茫、浓郁的秋色下,更显示出其恢弘的气势。

山东省特聘儒学大家、美国著名学者安乐哲教授主体演讲到:“中国2013年年末开始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很快变成中国对世界影响的明显标志,成为对世界文化秩序改变的一大因素。美国出现民粹主义、民族主义;欧洲国家换届政府退出自由贸易协议,在环境恶化及气候变化等一些全球问题上失控,甚至提出异议或违背协议承诺。西方国家中间正出现朝着只企图单边赢的有限游戏迅速转向。如果中国实行儒家价值观,按照儒家思想内涵的“共赢”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与国际社会一道,营造一个“双赢”无限游戏的一套兼容并蓄模式,她就将能成为全球新秩序的一个唯一举足轻重角色。这个世界将会是一个令人刮目相看的不一样地方。

被称为大陆大师级儒学专家的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陈来在代表中国学者发言时说,人类命运共同体思想是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需要从政治、经济、文化等领域全面展开。其中,文化文明的角度非常重要,没有人类文明的共通相融意识,就不可能有人类命运共同体实践的顺利展开。

意大利米兰国立大学教授戴维福特当今世界处于大发展、大变革、大调整的历史时期,包括儒家思想在内的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为促进文明相融相通、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丰富的思想和文化支撑。尼山世界文明论坛是一场很完美的盛会,它响应联合国世界文明对话倡议,以促进世界文明对话交流、合作互鉴、融合发展,推动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是一个向世界介绍中国智慧、中国道路、中国方案的传播平台。

进入大学堂,即迈进大学之道。大学之道由八十一级台阶组成,两侧设立长明烛灯,代表孔子高举生命之道,弘扬心性仁学,丽如日月,朗照百代。

927下午,第五届尼山世界文明论坛关于文明的相融与人类命运共同体《主席声明》闪亮发布。韩国龙仁市市长白君基表示,从《主席声明》中发现了“和而不同”的含义。他说,尼山论坛标志中绚丽多彩的五朵云彩象征着五洲,各朵云彩中的五色标志着文化的多样性,云彩之间的连接意味着不同文明间的对话和交流。和而不同,追求内在的和谐统一,而不是表象上的相同和一致。

近年来,许多大陆学者发现一个令人欣喜的现象:一些原本活跃在海外的知名学者,现在都常年驻扎大陆甚至纷纷应聘来大陆工作。“这是世界儒学研究中心在向中国大陆迁移的最好证明。以山东大学为例,近几年刚成立的儒学高等研究院就成功吸引了多国学者来从事研究工作。”世界儒学文化研究的中心正在山东形成。

气势恢宏的大学堂核心空间有“仁、义、礼、智、信”五厅。其中“仁厅”居中,是最大的主厅。这是一个面积达到三千平米巨形的“课堂”,其空间让人感受为一个儒文化的图书馆,四周高大的书架一直延伸到屋顶,一如曲阜城里那座万仞墙。

印度学者阿润库马尔在会议间隙,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在济宁、济南、菏泽的游历。他颇有感触地说,山东是儒家思想的发源地和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之一,传统文化资源十分丰富,齐鲁文化源远流长。孔子的思想学说,早已超越了时代与国界,成为世界历史文化宝库中的重要遗产。尼山世界文明论坛在孔子的诞生地举办,全球各地的专家学者都慕名而来,抓住机会了解中国文化,深入探讨文明的相融以及人类文明共同体建设的途径,这正是尼山的魅力所在。

日本学者西山尚志在济南从事文化研究13,发表了诸多学术成果。他在论坛上表示,儒家思想从中国发源,辐射四方,尤其对周边的日本、韩国、越南产生重要影响。儒学不仅是中国的思想文化,而且是属于世界的思想文化。尼山论坛是一个学术性、国际性与开放性相结合的国际思想文化对话交流平台,而不同文明的交流对儒学研究十分有帮助,通过交流、对话可以令人更好地理解儒家思想。

“无智亦无得,亦无所得故”。高述群在主持世界女性论坛和“一带一路”市长分会论坛时也是落地有声:20世纪其实并不是儒家文明消亡的世纪,而是儒家文明内生力如火山般爆发的世纪,是儒家文明全面革新的世纪。正是在20世纪,儒家文明获得了新鲜血液:儒家文明对工业化、现代化和社会主义的吸收,使儒家文明进入到了第二个辉煌发展期。可以预料,儒家文明对世界各个优秀文明成果的吸收,将使儒家文明进入到第三个辉煌发展期,也就是正总书记所预言的一样,是一个“协和万邦”的发展期。

满口重庆普通话的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在致辞中,用近似诗一般的语言一口气讲了五座“尼山”。尼山,一座震古烁今的文明之山,历史文脉绵延不绝,文化薪火代代相传;尼山,一座弥高弥新的思想之山,儒家思想同中华其他优秀思想文化一道,汇聚成奔腾不息的文化长河;尼山,一座栖息心灵的精神之山,儒家思想深刻塑造着中国人的心性品格,濡染着华夏儿女的生命底色;尼山,一座弦歌不辍的教化之山,奠定了中国教育的基石,对中华文明赓续传承发挥着重要作用;尼山,一座光耀四海的智慧之山,穿越时空、悬照古今,播撒着东方智慧的灵光。

最后,他没忘了用政治家的胆识气魄发出号召:让我们从尼山起航,寻求文明共识的最大公约数,画出文化认同的更大同心圆,演绎出更加精彩的“尼山故事”。

结束语

2018年中秋节那个五彩缤纷的晚上,中央电视台中秋晚会现场就设在尼山夫子洞旁边。浩瀚一片灯光,氤氲几多烟火,赤橙黄绿青蓝紫托起人间彩虹,在尼山和孔子湖之间怦然绽放。二千年前就生长在尼山顶上那五颗排成凤凰模样的的“五老凤”柏树,瞬间死而复生,失而复得,在雄奇的全彩激光灯映射出长达数公里的时光隧道和漫天的云彩中,高达十馀米的烈焰从山顶喷薄而出,飞瀑飞流直下,在水与火的交融中,“五老凤”又展翅腾空,凤在歌鸣,凰在和弦,演绎一部五百年前的凤凰涅神话,一个流传千古的美丽梦想。

当年孔子曾发出“凤鸟不至,河不出图,吾已矣夫”的悲叹。如今天下清平,凤凰来仪,孔子九泉有知,当会欣然慰之。

巍巍尼山脚下,默默地淌着古老的泗水,波澜不兴,却声震历史长河。尼山奇不过三山,险不过五岳,高不过340多米,却是中华文化乃至世界人文精神景观的制高点和珠穆朗玛峰。“君子与天下”的天下道统猛不丁在这儿演绎的惟妙惟肖、如火如荼。

《论语》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世界第三极珠穆朗玛峰再高再险,终究有人登攀至顶,但这座仲尼之山,如同日月,永远可望不可即也。

作者简介:

王筱喻(王晓喻),男,山东青州人,中央党校研究生毕业,山东师范大学、山东财经大学兼职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山东省报告文学顾问、发展运营副总监。出版王筱喻报告文学集《尼山重光》、王筱喻散文集《石头的祭祀》、王筱喻短篇小说集《烟王》。201711月曾召开王筱喻文学作品研讨会。

责任编辑/魏建军

上一篇:没有了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