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2019年1月号|2019年2月号|2019年3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定边采风 >> 阅读文章

守望白于山的春天

2010-12-08 11:26:21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225

•杨文海•


  江南杏花春雨的时候,也是中原柳树吐芽的时候;而这个时候的长城沿线仍然是满目荒凉。天空中梦游般漂移的是苍黄的太阳,空气中飞舞的是细细的沙尘,地面上漫摇的是枯萎的蒿草。山坡上伫立的是期待播种的北方汉子,院落里徘徊的是厚道如绵土的塞外婆姨。

  在梦里,当第一场春雪突然来临,那干涸了大半个年头的原野美美地拥抱了一回滋润;当头一次春雨迟迟到来,冻得几近迟钝的草木贪婪地不放过一丝湿气;当春风第一回吹拂,期盼早耕的牛儿也按捺不住叫唤上几声。

  但是,春天对这里向来吝啬,不是来倒春寒,就是连日不下雨,低温有雨对于花草没有意义,温暖缺雨对于树木亦是枉然。百姓们也被这经常不正常的气候时常折腾得叫苦连天。因此,白于山的春天是被自然界最后解放的。

  当理想被格式化成失望的习惯时,人们学会了忍受,学会了自我解脱,尤其是学会了等待。如同树等兔子;如同地球等哈雷。时光因为等待变得匆匆,心情由于等待变得甚至有一些迷茫。

  就在漫长的等待中,云倦低头,雾困停歇,暖阳升温,和风柔过,站在高高的白于山之巅,遥望贺兰山阙,俯瞰鄂尔多斯,驻目镇北古台,远眺秦岭插云,茫茫高坡驻足,终于感受到一丝湿润的气息,终于享受到阳光的和煦,这正是春天的气息,这正是春天的温度。

  雨虽然姗姗来迟,但还是执着地下个过瘾,太阳从东川升起,酣畅地从早到晚吐着无尽的热量。

  终于,候鸟啼鸣惊醒了冬眠的盐湖,沉睡的荒滩换上了嫩嫩的鹅黄,寂静的黄土高坡也是新芽顿上榆树梢。

  白于山是厚重的,他亘古沿袭的是不变的沉默;白于山是广袤的,驰骋千里也难以走出它的怀抱;白于山是慈祥的,承载不息的是它对生命的执拗。

  赤脚走在山脊,土很细而且柔软,热土的感觉让心情舒适而满足,身后长长的足印记录下亲切的回忆。天下山丘大概没有像白于山这样坦率的了,秋冬时节,裸露的是缺乏生机的荒凉;春夏之交,展示的是可以让心灵跳跃的烂漫;收获的季节,奉献的是堆积如山的土豆和小杂粮。

  我和这里的人们都爱白于山的春天;因为它带来的是美丽的景色,它送来的是丰收的憧憬;它赐来的是明天的幸福。所以,任何人都愿意等待春天,日复一日,在盼望中描画向往的喜怒哀乐;年复一年,在等待中体验生活的酸甜苦辣。有句俗话说:无所追求就无所畏惧。如果放下对未来的执着;那么,没有什么事情叫人忧愁。但是,有位伟人说:人总是应该有追求的。失去追求的人就只剩躯壳,而没有灵魂。

  芳草丛中过,片叶不缠身。踏遍青山觅诗境,春风已过万重山。假如没有春天,在山坳里我们会感到寂寞,在山畔上我们会满怀闲愁,在山底下我们会明白渺小,在山顶上我们会体验无助。

  清晨起来,看漫山杏花盛开,听长空群燕欢舞。不如找个画家吧。因为春天已到白于山!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报告文学》杂志

相关文章

2010-12-08 11:28:53
2010-12-08 11:28:33
2010-12-08 11:28:12
2010-12-08 11:27:36
2010-12-08 11:27:15
2010-12-08 11:26:47
2010-12-08 11:26:21
2010-12-08 11:25:26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