帐号: 密码: 站内搜索: 订阅资讯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精品导读>>2009年要目|定边采风|2010年要目|2011年1月号|2011年2月号|2011年3月号|2011年4月号|2011年5月号|2011年7月号|2011年8月号|2011年9月号|2011年10月号|2011年11月号|2011年12月号|2012年1月号|2012年2月号|2012年3月号|2012年4月号|2012年5月号|2012年6月号|2012年7月号|2012年8月号|2012年9月号|2012年10月号|2012年11月号|2012年12月号|2013年1月号|2013年2月号|2013年3月号|2013年4月号|2013年5月号|2013年6月号|2013年7月号|2013年8月号|2013年9月号|2013年10月号|2013年11月号|2013年12月号|2014年1月号|2014年2月号|2014年3月号|2014年4月号|2014年5月号|2014年6月号|2014年7月号|2014年8月号|2014年10月号|2014年11月号|2014年12月号|2014年9月号|2015年1月号|2015年2月号|2015年3月号|2015年4月号|2015年5月号|2015年6月号|2015年7月号|2015年8月号|2015年9月号|2015年10月号|2015年11月号|2015年12月号|2016年1月号|2016年2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3月号|2016年4月号|2016年5月号|2016年6月号|2016年7月号|2016年8月号|2016年9月号|2016年10月号|2016年11月号|2016年12月号|2017年1月号|2017年2月号|2017年3月号|2017年4月号|2017年5月号|2017年6月号|2017年7月号|2017年8月号|2017年9月号|2017年10月号|2017年11月号|2018年1月号|2018年2月号|2018年3月号|2018年4月号|2018年5月号|2018年6月号|2018年7月号|2018年8月号|2018年9月号|2018年10月号|2018年11月号|2018年12月号
您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精品导读 >> 定边采风 >> 阅读文章

毛乌素奇观

2010-12-08 11:27:15 来源:《文学界.中国报告文学》杂志社 浏览:2181

•蒋子龙•


  自陕西与内蒙交界的定边归来后,我心里一直存着一份感动,一份崇敬,还有一种不甘。于是想做点社会调查,每遇到熟人,碰巧又有说话的机会,便向对方提问:你知道石光银这个人吗?十有八次对方会大摇其头。有不摇头的也会发愣,用一种不解的奇怪眼神盯视着我,似乎听不懂我的问题。

  他们不懂,我还不懂哪!便不管三七二十一地继续往下叮问:杜芳秀呢?牛玉勤呢?王志兰呢?有人会由发蒙变发烦,反过来问我:这都是些什么人物,我为什么非要知道他们不可?这岂是三言两语能说得清楚的,我只好用“一言难尽”来搪塞。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网络时代,还会出现这样的“一问三不知”,也确实令人一言难尽。媒体时代,人们越来越会炒作自己,各种各样的名人也越来越多,但真正可感可佩、让人从心里钦服的人却并不多。倘若时间充裕,我对那些只会摇脑袋的人就多说几句:可惜呀可惜,连这些人都不知道,实在是你的损失。但他们并不是什么大人物,都是西北荒漠上最普通的农民,联合国粮农组织又称他们为“林农”。然而,他们确是当今社会最不普通的能惊天地泣鬼神的人物。如果你知道了他们的故事,心中就会多一片绿色,多一份纯净,多一份感激之心。懂得感激,心会柔软,精神也会相应地更加健旺、畅达。对现代社会、现代人,乃至对我们这个民族、这个国家都会多一份信心和希望。

  我说的是真心话,可人家显然不大相信:你说的太神了,难道他们是活神仙?

  那……你知道什么叫神仙吗?一辈子专心干成一件事,就真的是跟神仙差不多。这也是古人说的,“用志不分,乃疑于神。”既然已经扯开了话头,我不妨就再提一个问题,你有没有感觉到,已经有两三年来天上没有下沙子了,平时衬衣的领子也脏得慢了?

  这一问却大都能得到肯定的答复。不然也不会有如期举行的北京奥运会。于是我就再强调一番:就凭这一点,你该不该感激?我不能说这是上面提到的那些人的功劳,但肯定跟他们的劳作有关系……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再不讲讲这些人的故事,那我就是有意卖关子了。

  先说石光银。自打他记事起,就跟着父母搬了9次家,有时一年要搬两次。不为别的,就为躲避沙子,不搬不行,搬慢了都要被沙子埋住。那真是沙进人退呀!他8岁的时候,跟同村一个小伙伴在沙窝里放牛,只顾四下寻找那一点点发绿的东西,没提防天空骤然黑了下来。沙漠里大白天发黑是常有的事,但遮天蔽日的不是乌云,而是沙暴。顿时绝地朔风吼,沙翻大漠暗,刹那间他就人事不知了……

  一天后,父亲在几十里地以外的内蒙古找到了他,而他的伙伴却没有找到,连同那头被一家人视为命根子般的老牛,都永远地被漫漫荒沙吞没了。这件事在石光银的心里造成怎样的伤害,他从来没有说过。长大后话也不多,只是拼命干活,有事没事就爱跟沙子犟劲,20岁就当上了生产大队长。

  有些农村的大队长可以当成“土皇上”,他却一门心思摸索着各种治沙的法子。只要听到哪儿有治沙的能人或高招,一定要跑去取经,即便步行一、二百里,也全不在意。那时他肩上还挑着几百口人的饭碗,不敢成天光跟沙子玩漂儿。到1984年,国家发布新政策,私人可以承包荒漠。这好像是石光银等待了几辈子的机遇,他立刻辞职,一下子就承包了1.5万亩荒沙。签这么大的合同,兑现不了拿命都抵不了啊!

  家人不同意,亲戚朋友吓一跳,外人则开始叫他“石疯子”。这时候他说了一句话:“我这辈子就想实实在在地干一件事,治住沙子,让乡亲们过好日子。”

  一个不同凡响的人,在关键时刻总会有惊人之举。石光银这个原本再普通不过农民,因时势的变化,便逐渐显露出那非同一般的特质。可是,想治沙就要植树造林,要种树就得有树苗,买树苗就得用钱……他缺的恰恰就是钱,愁得夜里睡不着觉,忽听到羊圈里的羊叫了两声。这鬼使神差的两声羊叫,一下子提醒了他,第二天一早,就把家里的几十只羊和唯一的一头骡子要牵到集上去卖掉。

  这可真是疯了,要拿全家的日子往大漠里扔啊!妻子想从他手里夺下骡子的缰绳,又哪里争得过他?只能听凭他拿走全部家当换了小树苗。“务进者趋前而不顾后”。说也怪,正他这副铁了心的架式,却感动了六、七户平素就很信服他的农户。大家从他身上看到了绝漠中的一线生机、一线希望,与其这么一年年不死不活地凑合,还不如跟着石光银背水一战,兴许真能干出个前程。于是那几户农民也变卖家畜,把钱交给石光银去买了树苗。

  这下责任更大了,干不好毁掉的可就不光是他一家的日子呀!晚上妻子怎么也忍不住要唠叨几句,这个家并不光是他石光银一个人的……还没说上两句,石光银就截断了她的话头:“睡吧睡吧。”他并不多做解释,连一句劝慰的话都没有,可能他的心里也没有底。所幸他石光银的女人真是贤惠,男人叫睡就睡,即使睡不着也把嘴闭上了。

  但女人的直觉和担心却不是多余的。头一年种下的树全死了,第二年成活了不足10%,石光银真成了“往大风沙里扔钱的疯子”。这时候社会上有一种很时髦的理论,叫顺应自然,人是不能跟天斗。石光银说不出更多的大道理,只在心里不服气,凭啥我这儿的自然就是沙子欺负人,你叫我们祖祖辈辈顺应沙子?

  其实,“老天”最早安排的“自然”并不是眼下这个样子。古时候定边一带水草丰美,风光宜人,是后来的连年战乱,人怨天怒,气候逐渐发生变化。很难说是人祸引来天灾,还是天灾加剧了人祸,自唐代开始起沙,到明清便形成了茫茫大漠。这叫石光银该顺应哪个自然?如何顺应才自然?

  好在石光银身上有股异常的疯张和倔犟,牙关一咬就扛了下来。他带着干粮常常在沙窝里一干就是许多天,当干渴难捱的时候,就用苇管插到沙坑里吸点水喝。那就像嚼甘蔗,把水咽下去,将沙子吐出来。跟他一起干活的人们,常常取笑他受的是骡子的累,吃的是猪食。

  可能有人会问,在干燥的沙漠里能用苇管吸到水吗?或许这就是造化的公平。在毛乌素的沙窝里,扒下一尺多深,沙子就是湿的。沙漠里的地下水位远比沿海大城市里的地下水位高得多,打井到地下8米就能出水。“毛乌素”在蒙语里是“坏水”的意思,可现在毛乌素生产的“沙漠大叔”牌矿泉水,是水中的极品。这是后话。

  老天果然不负苦心人,第三年石光银成功了,种树的成活率达到90%以上。

  20多年来,石光银种树治沙22.5万亩,已形成400多平方公里的防护林带。莽莽苍苍,吟风啸雨,蔚成大观。有人或许对用平方公里计算的树木,形成不了具体的概念,那么就说的更形象一点:将石光银的树排成20行50米宽的林带,从毛乌素可一直排到北京。若改成单行,则可绕地球一圈还有富裕。

……
(未完)如需要阅读全文请购买《中国报告文学》杂志

相关文章

2010-12-08 11:28:53
2010-12-08 11:28:33
2010-12-08 11:28:12
2010-12-08 11:27:36
2010-12-08 11:27:15
2010-12-08 11:26:47
2010-12-08 11:26:21
2010-12-08 11:25:26

文章评论

现在有0人对本文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关于我们 | 服务条款 | 联系我们 | 发行方式 | 京ICP备10003538号-1
地  址:北京市朝阳区东土城路13号金孔雀大厦A座516室
联系邮箱:zgbgwx2009@126.com   邮编:100013  
电话:
010-51319114  传真:010-51319113
Copyright 2019, 版权所有 www.zgbgwxzzs.com.